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37章 情势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夫将有勇而轻死者,有急而心速者,有贪而喜利者,有仁而不忍者,有智而心怯者,有谋而情缓者。是故勇而轻死者,可暴也;急而心速者,可久也;贪而喜利者,可遗也;仁而不忍者,可劳也;智而心怯者,可窘也;谋而情缓者,可袭也。

【译文】将帅的性情对作战有直接的影响。有的将帅勇猛顽强不惧怕死亡,有的将帅性情急躁没有耐心一味追求速决,有的将帅贪爱小功、小财,有的将帅过于仁慈失去了威严,有的将帅虽有计谋但常常犹豫不决,有的将帅则谋略有余而不能身体力行。所以,对待上述不同性情的将帅要采取不同的策略,对待仅有匹夫之能的将帅要设法使其暴躁起来然后消灭他;对待性情急躁没有耐心的将帅,要用持久战、消耗战去消灭他;对待贪图功利的将帅,要用财、色去贿赂引诱他;对待仁慈有余威严不足的将帅要使用各种办法使他整日奔忙;对待智而心怯的将帅,可以用猛烈的进攻使他陷入窘迫的境地;对待谋而情缓的将帅可以用突然袭击的办法使他彻底灭亡。

 

【解析】本篇文章论述对敌战术。指出对不同的敌人要使用不同的战术,从而克敌致胜。文章把敌军将领分为六种类型,进而说明对付这些不同敌将的不同策略。文章对敌军将领的分析细致入微,因此提出的策略针对性很强,切实可行。

 

【拓例】刘邦因敌择将帅

刘邦于同年8月任命韩信为左右丞相,与曹参、灌婴一道率兵攻打魏王豹,以打通汉军与汉中的通道。刘邦在发兵前把郦食其叫来询问魏王豹的情况。刘邦问:“魏大将是谁?”郦答:“是柏直。”刘邦点头微笑道:“柏直是个乳臭未干的人,缺少作战经验,他不是我韩信的对手。”接着又问:“魏骑将是哪位?”郦答:“是马敬。”刘邦用手捋了一下胡子笑着说:“原来是马敬。他是秦将马无择的儿子,这个人虽然有些才华,但敌不过我灌婴。”刘邦再问:“那么魏步卒将是谁?”郦立即回答:“是项它。”刘邦眼睛一亮,马上说道:“是项它,他更不是曹参的对手,这样看来,我破魏是没问题了。”于是,刘邦在胜利在握,胸有成竹的情况下,立刻传令,向魏王豹进击。

此时正值雨季,黄河水位高涨,魏王豹为阻止汉军的攻击,早已把重兵屯于黄河东岸的蒲板(今山西省永济县西),严密封锁了渡口。当韩信率军来到与蒲坂隔河相望的临恶渡口时,发现魏军早已严阵以待。沉着老练的韩信望着对岸的魏军和那涛涛东去的黄河水,心中盘算着:看来在此渡河已不可能,我何不来个将计就计呢?于是,韩信令一部分军队抓紧筹集船只,摆出要从临晋强渡的架势。暗中却乘夜暗率主力北上来到夏阳(今陕西韩城县南)。韩信令部队连夜迅速砍伐树木,制造了很多大木瓮,用绳索连结起来,漂在水上,代替船只,出其不意地渡过了黄河,奔袭魏军后方重镇安邑。魏王豹得知后,大吃一惊,慌忙引兵赶往安邑,迎击韩信。韩信针锋相对,挥师大战魏军。魏军不堪一击,很快被杀得溃不成军。汉军乘胜追杀,斩杀魏军无数,魏王豹最终没能逃脱被擒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