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05章 步战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原文】

凡步兵与车骑战者,必依丘陵、险阻、林木而战则胜。若遇平易①之道,须用拒马枪②为方阵,步兵在内。马军、步兵中分为驻队、战队。驻队守阵,战队出战;战队守阵,驻队出战。敌攻我一面,则我两哨出兵,从旁以掩之;敌攻我两面,我分兵从后以捣之;敌攻我四面,我为圆阵,分兵四出以奋击之。敌若败走,以骑兵追之,步兵随其后,乃必胜之方。法曰:“步兵与车骑战者,必依丘陵、险阻,如无险阻,令我士卒为行马、蒺藜。”③

《五代史》:晋将周德威④为卢龙节度使,恃勇不修边备,遂失榆关⑤之险。契丹⑥每刍牧于营、平⑦之间,陷新州⑧,德威复取不克,奔归幽州⑨。契丹围之二百日,城中危困。李嗣源⑩闻之,约李存审⑾步骑七万,会于易州⑿救之,乃自易州北行,逾大房岭⒀,循涧而东。嗣源与养子从珂将三千骑为先锋,进至山口,契丹以万骑遮其前,将士失色;嗣源以百骑先进,免胄扬鞭,胡语谓契丹:“汝无故犯我疆场,晋王⒁命我将百万骑众,直抵西楼⒂,灭汝种族。”因跃马奋挝,三人其阵,斩契丹酋长一人。后军齐进,契丹兵却,晋兵始得出。李存审命步兵伐木为鹿角阵⒃,人持一枝以成寨。契丹环寨而过,寨中发万弩齐射之,流矢蔽日,契丹人马死伤塞路。将至幽州,契丹列阵待之。存审命步兵阵于后,戒勿先动,令羸兵曳柴、燃草而进,烟尘蔽天,契丹莫测其多少;因鼓入战,存审乃趋后阵,起而乘之,契丹大败,席卷其众自北山口遁去,俘斩万计,遂解幽州之围。⒄

【译文】

大凡以步兵对敌战车、骑兵作战时,必须依托丘陵、险隘或林木丛生之地形而战,才能取得胜利。倘若遇到开阔无险的地形,必须使用拒马枪排成方阵,置步兵于阵内,再把骑、步兵分别编为驻队和战队交替战守。驻队守阵时,战队出战;战队守阵时,驻队出战。当敌人攻我一面时,我就从两翼出击,侧袭进攻之敌;敌人攻我两面时,我就分兵迂回敌后袭击之;敌人攻我四面时,我就列成圆阵,分兵四面奋力阻击之。敌人如果败走,我就立即使用骑兵追击之,而今步兵随后跟进,这是步兵对敌车骑兵作战的必胜战法。诚如兵法所说:“步兵与车、骑兵作战,必须凭据丘陵、险要地形列阵,如无险要可资利用,就令我士卒制作行马、木蒺藜作为屏障。”

《旧五代史》记载:晋王李存勖的大将周德威出任卢龙节度使时,由于恃勇轻敌,放松边备,而失陷榆关这一险要关隘。致使契丹人得以南下放牧于营州与平州之间,并乘隙攻占了新州,周德威率兵复夺未克,败归幽州城。契丹兵乘胜进围幽州长达二百天,迫使城中陷入危境。晋将李嗣源获此消息后,便约李存审等将率领步骑兵七万人会师于易州,准备援救危困中的周德威。他们从易州北出,越过大房岭,沿着山涧向东前进。嗣源与其养子从珂率三千骑兵为先锋,当进至山口之时,契丹以一万骑兵拦截在前,晋军将士惊惧失色;李嗣源率领百名骑兵先行前进,他摘掉护首头盔,高高扬起马鞭,用契丹语厉声指斥敌人说:“你们无故侵犯我国疆土,晋王命令我率领百万骑兵,直捣你们西楼老巢,灭掉你们契丹种族!”说完,立即跃马奋击,三次冲入敌阵,击杀一名契丹酋长。晋军后续部队乘势齐头并进,契丹兵向后败退,晋军这才得以越出山口向幽州进发。李存审命令步兵砍伐树木设置鹿角阵,每人手持一枝结成营寨。契丹兵绕寨而过时,寨中万箭齐发,箭矢盖天遮日,契丹触箭而死伤的人马堵塞了道路。当晋军即将进至幽州时,契丹部队又列好阵势等待之。存审把步兵部署在敌军背后,戒令他们不得先动;又令一些老弱残兵拖着树枝,点燃柴草前进,顿时烟尘漫空蔽日,致使契丹兵无法测知晋军究竟多少。晋军乘机擂鼓交战,李存审急趋敌军阵后,亲率事先部署在那里的步兵发起突袭,契丹军被打得大败,其首领席卷其余众从北山口向北逃去。此战晋军俘斩契丹军以万计,幽州之围得以解除。

【解析】

本篇以《步战》为题,旨在阐述步兵对车、骑兵作战应当注意把握的指导原则。它认为,步兵对车、骑兵作战时,一要充分利用有利地形,如无险要地形可资利用,就要使用就便器材设置障碍物。二要区别不同情况,采取相应有效战法,诸如对于从一面向我进攻之敌,“我两哨出兵,从旁以掩之”;对于四面向我进攻之敌,则应“分兵四出”还击之;对于败退之敌,则应奋力追歼之,等等。这些都体现了从实际出发,不同情况采取不同战法这一重要军事原则。

五代初期,晋(后唐前身)将周德威,由于恃勇轻敌,不修边备,而为契丹所乘,丧失榆关之险,被围困于幽州长达二百多天不得解脱。后得李嗣源、李存审等援兵救助,击败契丹兵,遂解幽州之围。综观晋兵最后战胜契丹兵之原因,固然与兵力增强、将士勇敢有直接关系,而晋将李存审在作战指导上能够根据敌情、地形实际,采取巧妙战法,实施灵活用兵,乃是晋军破敌取胜的主要原因。他从实际出发,先是“命步兵伐木为鹿角阵”,并“发万弩齐射之”,以阻塞契丹骑兵前进之路;继则命步兵出敌阵后,以“羸兵曳柴、燃草”而施放烟尘,致使“契丹莫测其多少”,最后乘敌迷惑狐疑之际,挥军直驱契丹后阵,一举而败之,取得了俘斩万计,解除幽州之围的辉煌战绩。

【注释】

①平易:马本及唐本作“平阳”,但与下篇《骑战》对照,以“平易”为好,故从王本及汪本。

②拒马枪:古代作战中使用的一种能移动的障碍物,系以木材做成人字架,将枪头穿在横木上,使枪尖向外,设于要害处,主要用以防御骑兵突击,故名拒马枪。

③“步兵与车骑战者”以下诸句:语出《六韬·犬韬·战步第六十》。但本篇是摘要引证,并非全文。引文中提到的“行马”、“蒺藜”

均系古代作战中使用的防御工具。

④周德威:五代后唐前身晋的名将,官至节度使。公元918年在与后梁军作战中阵亡。

⑤榆关:亦称“渝关”,即今之山海关。

⑥契丹:中国古族名兼政权名。

⑦营、平:即营州、平州;前者治所在今辽宁朝阳,后者治所在今河北卢龙。

⑧新州:治所在今河北涿鹿。

⑨幽州:治蓟县,位于今北京城西南。

⑩李嗣源:代北应州(今山西应县)人、沙陀族。本名邈佶烈,后为李克用收为养子,赐姓名李嗣源。曾任蕃汉内外马步军总管。后唐同光四年(公元926年),庄宗李存勖在洛阳兵变中被杀,李嗣源乘乱进入洛阳称帝,是为明宗,改名曰亶,成为五代后唐的第二个皇帝。

⑾李存审:马本及诸本皆误作“李存勖”,今据史载校改。李存审,后唐名将,本姓符,晋王李克用收为养子,赐姓李。从李存勖破后梁军,与大将周德威齐名,官至节度使。

⑿易州:治易县,今属河北。

⒀大房岭:今北京市房山县西北的大房山。

⒁晋王:这里指李存勖,沙陀族首领李克用之子。唐僖宗中和二年(公元882年)后,李克用因助唐镇压黄巢起义,被封为晋王。后梁开平二年(公元908年),李克用病死,李存勖即王位,龙德三年(公元923年)称帝,是为庄宗,都洛阳,国号大唐,史称“后唐”。

⒂西楼:契丹之都城,故址在今辽宁巴林左旗之波罗和屯。⒃鹿角阵:即以形似鹿角的树枝设置的阵地,以阻挡敌人前进。

⒄本篇史例出自《旧五代史·唐书·庄宗本纪第二》,又见《资治通鉴》卷270《后梁纪五·均王贞明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