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17章 主战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原文】

凡战①,若彼为客、我为主②,不可轻战。为吾兵安,士卒顾家,当集人聚谷,保城备 险,绝其粮道。彼挑战不得,转输不至,候其困敝击之,必胜。法曰:“自战其地为散 地。”③ 《晋书》④:后魏武帝⑤,亲征后燕慕容德⑥于邺城⑦,前军⑧大败绩。德又欲攻之, 别驾韩医曰:“古人先决胜庙堂⑨,然后攻战。今魏不可⑩击者四,燕不宜动者三。”德 曰:“何故?”曰:“魏垂军⑾远入,利在野战,一不可击也。深入近畿,致其死地,二不 可击也。前锋既败,后阵必固,三不可击也。彼众我寡,四不可击也。官军自战其地,一不 宜动。动而不胜⑿,众心难固,二不宜动。城隍⒀未修,敌来无备,三不宜动。此皆兵家所 忌,不如深沟高垒,以佚待劳。彼千里馈粮,野无所掠,久则三军靡费⒁,则士卒多毙,师 老衅生,起而图之,可以捷也。”德曰:“冶鸺葜言,真良、平⒂策也。”⒃

【译文】

大凡战争,如果敌方入侵我境,我方在本土实施防御作战时,不可轻易与敌决战。为使 我军安全无危,鉴于士兵恋乡易散,应当征集丁壮,储备粮谷,保卫城镇,守险拒敌,断敌 粮道。从而使敌人欲战不能,粮草不济,待它完全陷入困疲不堪之时,再出兵反击它,必定 能胜利。诚如兵法所说:“在本国境内作战的地区叫做‘散地’。” 《晋书》记载:北魏道武帝拓跋珪亲率大军进攻驻守邺城的后燕大将慕容德,魏前军拓 跋章部被后燕军所击败。慕容德打算乘胜再攻击北魏军,他的别驾韩医见说:“古人用兵 打仗,都是首先搞好战略谋划,然后再出兵攻战。现在,对魏军不能攻击的理由有四条,而 我军不宜轻易行动的理由有三条。”慕容德问道:“都是些什么理由?”韩一卮鹚担骸拔 军远离本土入侵我境,利于在平原旷野与我速战速决,这是魏军不可攻击的第一条理由;魏 军深入我京都附近,已经置于死地必定拚命奋战,这是魏军不可攻击的第二条理由;魏军前 锋遭到挫败,其后续部队必然固守阵地,这是魏军不可攻击的第三条理由;魏军众多,我军 寡少,这是魏军不可攻击的第四条理由。而我军是在自己国土上作战,士兵恋乡容易逃散, 这是我军不宜轻易出击的第一条理由;倘若出击而不胜,军心势必动摇,这是我军不宜轻易 出击的第二条理由;我们的护城壕尚未修好,敌人来攻,我无法防守,这是我军不宜轻易出 击的第三条理由。上述诸点,都是兵家所忌讳的问题。因此,不如凭据深沟高垒,固守防 御,以逸待劳。魏军从千里之外运送军粮自然困难异常,而就地解决则现在野外又无粮食可 以掠夺。这样,时间一长,就会因为消耗过大,而使士兵困毙增多。魏军长时间出征在外, 其弱点就会逐渐暴露无遗,那时我军乘机奋起攻击它,便可以取得胜利了。” 慕容德听了韩业囊幌话后,十分赞赏地说道:“你所讲的这些话,真像张良、陈平为 刘邦所献的谋策啊!”

【解析】

本篇以《主战》为题,旨在阐述在本土上实施防御作战的“主军”应注意掌握的问题。 在人类战争史上,大凡处于战略进攻的一方,其实力往往比处于战略防御的一方,要强大得 多。在强敌进攻的形势下,防御一方怎样才能打败进攻之敌而最终夺取战争的胜利,这常常 是战争指导者所极为关注和探讨的重要问题。本篇正是从战略防御作战的角度,提出不要轻 率、过早地同敌人进行战略决战,而要采取“保城备险”以消耗敌人、“绝其粮道”以困敝 敌人的方针,然后待敌疲惫不堪之时,再集中兵力歼灭它。这对力量弱小而处于防御地位的 一方,无疑是比较稳妥可行的正确作战方针。 北魏皇始元年(公元396年),后燕慕容德破北魏拓跋珪进攻的邺城防御作战,就是 较好地体现上述作战方针的一个成功战例。从当时的战略态势看,是魏攻燕守;从双方兵力 对比看,是魏众燕寡。燕军统帅慕容德在取得击败魏军前锋部队的初战小胜后,打算乘胜大 举反攻,与魏军主力决战。但别驾韩胰慈衔决战条件不成熟,他根据“魏不可击者四,燕 不宜动者三”(《晋书·慕容德记》,下同)的对双方实际情况的具体分析,提出了“深沟 高垒,以佚待劳”,积蓄力量,伺机决战的正确方针。慕容德采纳了韩业恼铰灾髡牛于是 召还部队,固守邺城,并亲自抚慰将士。因此,全军上下,“人感其德,皆乐为致死”。其 后,乘魏军内部矛盾激化而“各引军潜遁”的有利时机,慕容德及时派将率军追击,结果大 败魏军,取得了邺城保卫战的胜利。

【注释】

①凡战:马本及诸本皆作“凡敌”。从前后文义看,且对照下篇《客战》起句,当为 “凡战”,故改。 ②若彼为客、我为主:这里所说的“主”与“客”,乃是中国古代常用的军事术语,一 般指在本国实施防御作战的军队为“主军”,而深入敌国实施进攻作战的军队为“客军”。 ③自战其地为散地:语出《孙子兵法·九地篇》。所谓“散地”,是指在本国境内作战 的地区,由于官兵思乡恋土,易于逃散,故称此种作战地区为“散地”。 ④《晋书》:马本及诸本皆误作《北史》,今据史校改。 ⑤后魏武帝:即北魏太祖道武帝拓跋珪。 ⑥慕容德:十六国时期南燕国的建立者。鲜卑族,慕容垂之弟。慕容垂建立后燕,封他 为范阳王。其后北魏攻占河北,后燕被截成南北两部。慕容德率众南迁至滑台(今河南滑县 东南)称王,后又东取广固(今山东益都东北),占有今山东一带称帝立国,史称“南燕”。 ⑦邺城:十六国时属后燕地,位于今河南安阳东北。 ⑧前军:指北魏将领拓跋章所率进攻邺城的前锋部队。 ⑨庙堂:古代帝王祭祀和商议军国大事的地方。出战之前,必先议决于庙堂之上,然后 出兵攻战,因之又称谋划战事为“庙算”。 ⑩不可:马本及诸本皆作“不宜”,既与下文四个“不可”不一致,又与史载原义不 符,故据史校改。 ⑾垂军:史载原作“悬军”,《百战奇法》原作者因避讳宋太祖赵匡胤始祖嫌名(“玄 朗”之“玄”)而援引时改“悬”为“垂”。 ⑿动而不胜:马本脱“动”,今从唐本。 ⒀城隍:即护城壕。 ⒁靡费:耗费。 ⒂良、平:指汉高祖刘邦的重要谋臣张良、陈平。 ⒃本篇史例出自《晋书·慕容德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