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18章 客战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原文】

凡战,若彼为主、我为客,唯务深入。深入,则为主者不能胜也。谓客在重地①,主在 散地②故耳。法曰:“深入则专。”③ 汉韩信④、张耳⑤以兵数万,欲东下井陉⑥击赵。赵王⑦及成安君陈馀⑧聚兵井陉口, 众号二十万。广武君李左车⑨说成安君曰:“闻汉韩信涉西河⑩,虏魏豹⑾,擒夏悦⑿,新 喋血阏与⒀。今乃辅以张耳,议欲以下赵,此乘胜而去国远斗⒁,其锋不可当。臣闻千里馈 粮,士有饥色,樵苏后爨⒂,师不宿饱。今井陉之道,车不得方轨⒃,骑不得成列,〔行数 百里〕,其势粮食必在其后。愿足下假臣奇兵三万人,从间道⒄绝其辎重,足下深沟高垒勿 与战。彼前不能斗⒅,退不能还,〔吾奇兵绝其后,使〕野无所掠,不十日,两将之头可悬 麾下。愿君留意〔臣之计〕。否则,必为所擒。”成安君自以为义兵〔不用诈谋奇计〕,不 听,果被杀。⒆

【译文】

大凡战争,如果敌方是在本土防守,而我方处于进攻地位时,就务必要深入敌国腹心地 区。深入其腹心地区,就会使敌人不能取得胜利。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客军”深入敌国腹 心地区,因无返顾之路,只能拚命进击;而“主军”处于本国作战,士兵思乡恋土,易于逃 散致败的缘故。诚如兵法所说:“深入敌人腹心地区作战,将士就会专心致志地去杀敌。” 西汉初年,韩信与张耳奉刘邦之命率兵数万,企图东下井陉,进攻赵国。赵王歇和辅佐 他的成安君陈馀调集部队扼守井陉口,号称二十万众。广武君李左车劝成安君陈馀说:“听 说汉将韩信从黄河西岸东渡,俘虏了魏王豹,活捉了夏悦,刚刚血洗了阏与。如今又以张耳 为辅佐,商议要攻占赵国,此是乘胜而离开本国实施远征,其兵锋所向是不可阻挡的。但我 听说,从千里以外运送军粮,士兵就会面有饥色;临时打柴割草而烧火做饭,军队就不能经 常吃饱。如今井陉这条道路,车辆无法并列通行,骑兵不能并排行走,汉军行进在数百里的 狭长道路上,他们的运粮车势必落在部队之后。希望您暂且拨给我奇兵三万人,抄小路拦截 他们的辎重粮草;而您就凭据深沟高垒,固守防御,不与其交战。这样,他们向前无法交 战,退后无法撤兵,我用奇兵切断其后路,使他们在野外掠不到粮草,不出十天,韩、张两 将之头就会悬挂在将军的指挥旗下。希望您能认真考虑我的计策,不然的话,必将为他们所 擒获。”成安君陈馀自以为正义之师不使用诈谋奇计,根本不采纳李左车的计策,其后果然 被韩信部队所杀。

【解析】

本篇以《客战》为题,旨在阐述深入敌境实施进攻作战的“客军”应注意掌握的问题。 它认为,进攻固守本土的敌人,只有深入敌境纵深地区作战,才能战胜敌人而不被敌人所战 胜。因为,这是由于深入敌境纵深地区,士卒无路可逃,只能拚死作战;敌人在本国作战因 思乡恋土容易逃散的缘故。“深入则专”出自《孙子兵法·九地篇》,意思是说,深入敌境 纵深地区,就能专心致志地对敌作战。战争的地理条件,虽然是影响部队作战心理的一个因 素,但决定军心士气消长的,主要是战争的性质和目的。本篇取义于《孙子兵法》的有关思 想观点,进一步阐述了地理条件对部队作战心理的影响作用,不能说没有一定道理,然而, 如果仅仅看到地理条件对军心士气的影响,而忽视战争性质和目的对军心士气消长的决定性 作用,这就失之偏颇了。对此是不可不加注意的。 西汉初年,汉将韩信攻赵的井陉之战,赵军的失败,主要是由于赵军主帅陈馀作战指导 失误造成的。当时,陈馀率众号称二十万,从兵力对比看,明显优于汉军(数万),他恃众 轻敌,急欲同汉军决战。谋臣李左车根据汉军“去国远斗,其锋不可当”和千里运粮、供应 困难的实际情况,建议采取深沟高垒、坚壁不出的方针,以奇兵迂回汉军背后,夺其辎重, 断其粮道,置汉军于“前不得斗,退不得还”(见《史记·淮阴侯列传》,下同)的困难境 地,然后伺机决战,必能获胜。但是,身居主帅之位的陈馀却以“义兵不用诈谋奇计”为 辞,拒绝了李左车的正确战略主张,从而失去了固守待机、以计取胜的条件。而汉军主帅韩 信正是利用了陈馀恃众轻敌、急于决战的骄躁心理,采取正面列阵诱敌出战与设伏袭占敌营 相结合的指导方针,一举歼灭赵军,击斩陈馀,活捉了赵王歇,创造了“客军”深入敌境实 施进攻作战的成功战例。

【注释】

①重地:《孙子兵法》所使用的军事术语。谓深入敌境,背后有许多敌人城邑的地区。 ②散地:《孙子兵法》军事术语。马本及诸本皆误作“轻地”。据《孙子兵法·九地 篇》称:“主军”乃是“自战其地”,而“自战其地为散地”,故改。 ③深入则专:语出《孙子兵法·九地篇》。 ④韩信:西汉初名将。淮阴(今江苏清江西南)人。初从项羽,后归刘邦,被任为大 将。楚汉战争中,刘邦采其策,攻占了关中。刘邦在荥阳、成皋间与项羽相持时,派韩信抄 袭项羽后路,破赵取齐,占据黄河下游地区,被封为齐王;不久率军与刘邦会合击灭项羽于 垓下(今安徽灵壁南)。汉朝建立,改封其为楚王。后因被告谋反,为吕后所杀。 ⑤张耳:秦末大梁(今河南开封)人。陈胜起义时,他与陈馀从武臣北定赵地,武臣为 赵王,他为丞相。陈胜起义失败后,他受项羽分封为常山王。后因与陈馀有隙,弃项投刘 邦,改封赵王。 ⑥井陉:故址在今河北井陉西北。 ⑦赵王:即赵王歇。 ⑧陈馀:秦末大梁人。陈胜起义后,奉命与张耳从武臣进占赵地。 武臣被杀后,他与张耳共立旧贵族赵歇为王;后迫走张耳,自为代王。 在韩信破赵之战中兵败被杀。 ⑨李左车:西汉初赵王歇之谋士。 ⑩西河:指黄河。 ⑾魏豹:战国时魏国贵族。秦末陈胜起义时立其兄咎为魏王。秦将章邯攻魏,咎被迫自 杀,豹逃至楚,借兵攻下魏地二十余城,自立为魏王。项羽大封诸侯,改封豹为西魏正,后 为韩信所虏杀。 ⑿夏悦:西汉高帝元年(公元前206年)七月,夏悦奉陈馀命与张同往说齐王田荣共 击常山王张耳,大破之。其它事迹不详。 ⒀阏与:古邑名。战国韩地,后属赵。故址在今山西和顺。 ⒁远斗:马本及唐本皆误作“远阏”,今从王本、汪本。 ⒂樵苏后爨:谓打柴烧饭。樵苏,打柴割草;爨(cuàn),烧火煮饭。 ⒃方轨:两车并行谓之方轨。 ⒄间道:偏僻小路。 ⒅斗:马本及诸本皆作“进”,不尽原义,故据史校改。 ⒆本篇史例出自《史记·淮阴侯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