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29章 导战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原文】

凡与敌战,山川之夷险,道路之迂直,必用乡人引而导之,乃知其利,而战则胜。法曰:“不用乡导者,不能得地利。”①汉武帝时,匈奴比岁②入寇,所杀掠甚众。元朔五年春,今卫青③将三万骑出塞,匈奴右贤王④以为汉兵不能至此,遂醉卧帐中。汉兵夜至,围右贤王,虏大惊,独与其爱妾一人、骑兵数百,溃围夜逃北去。汉遣轻骑校尉⑤郭成等追四百里,弗及,得虏裨将十余人,男女万五千余口⑥,畜数十百万。于是,青率兵而还。至塞,天子使使者持大将军印,即军中拜青为大将,诸将皆以兵属,立号而归。皆用校尉张骞⑦以尝使大夏⑧留匈奴久,导军,善知水草处,军得以无饥渴。⑨

【译文】

大凡同敌人作战,对于山川的平坦或险要,道路的曲折或直捷,一定要用当地人来引导,才能了解哪里地形对我有利,这样,打起仗来,就能取得胜利。诚如兵法所说:“作战中不使用乡导的,就不能获得地利之助。”西汉武帝时期,匈奴连年入侵边境,所过杀人掠物甚为严重。元朔五年(公元前124年)春天,武帝命令卫青率领三万骑兵北出边塞,对匈奴实施反击。时匈奴右贤王认为汉军到达不了他的军营、于是醉酒而安卧于军帐之中。汉军乘夜抵达这里,迅速包围了匈奴军营,右贤王大惊失色,独自和爱妾一人,在数百骑兵的护卫下,突出重围连夜向北逃走。汉军派轻骑校尉郭成等将随后追击四百里,没有追上右贤王,但俘获其偏将十余人、男女一万五千余人,缴获其牲畜数百万头。于是,卫青率兵凯旋而归,到达边境时,汉武帝所派使者手捧大将军印,就在军营中授任卫青为大将,其余诸将都以其所部统归卫青指挥,并给以封号而回。汉军此次反击匈奴作战的胜利,是因为用了曾经出使大夏时长期困留于匈奴的汉朝校尉张骞作向导,熟悉哪些地方有水草,从而使汉军免遭饥渴威胁的结果。

【解析】

本篇以《导战》为题,取义“导引”,旨在阐述使用乡导对于作战的重要作用问题。它认为,对于作战地区的地形条件怎样,只有以当地人作向导,才能了解和掌握;也只有在充分利用地形条件时,打起仗来才能获胜。战争总是在一定的空间地域中进行。作战地区的地形条件怎样,对作战双方都是有很大影响的。因此,避开不利地形,而利用有利地形,这历来是为兵家所极为重视的问题。在利用地形上,要做到趋利避害,使用当地熟悉情况的人作向导,这在侦察手段和侦察技术落后的古代作战中,是被经常采用的有效方法。本篇引录《孙子兵法》的“不用乡导者,不能得地利”的论述,恰好真实地证明了“乡导”在古代作战中具有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西汉元朔五年(公元前124年),大将军卫青奉汉武帝之命,率领骑兵反击匈奴右贤王入侵的战争,汉军之所以能够比较顺利地取得作战的胜利,就一定意义上讲,是有熟悉匈奴地理情况的随军校尉张骞起了重要向导作用的结果。张骞是西汉著名外交家,汉武帝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他奉命第一次出使西域,中途竟被匈奴扣留长达十一年。在此期间,他注意了解和掌握匈奴的自然地理情况和风物人情。回国之后,于元朔五年参加了卫青所指挥的反击匈奴入侵的作战,为大将卫青实施正确作战指导,提供了真实可靠的匈奴地形条件情况,使汉军虽深入荒漠之中,却能“知水草处,军得以不乏”(见《汉书·张骞传》),从而确保了汉军自卫反击作战的完全胜利。

【注释】

①不用乡导者,不能得地利:语出《孙子兵法·军争篇》,又见同书《九地篇》。②比岁:每年,连年。③卫青:西汉名将。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西南)人,字仲卿。汉武帝的卫皇后之弟。本为平阳公主家骑,因其姐子夫得选入宫,为汉武帝所重用,官至大将军,封长平侯。多次率军击败匈奴贵族对汉朝北部边境的攻掠,战功卓著。④右贤王:本谓“右屠耆王”,匈奴官名。冒顿单于时,他除自领中部外,又设左、右屠耆王,分领东、西二部,由单于子弟担任。“屠耆”,匈奴语,意谓汉语“贤”,故汉族称其左、右屠耆王为左、右贤王。⑤轻骑校尉:即统率骑兵的武官。校尉,汉代军中官职,略次于将军。⑥万五千余口:马本及诸本皆误作“五千余口”。今据史校改。⑦张骞:西汉杰出外交家。汉中城固(今属陕西)人。官至大行(掌礼宾),封博望侯。曾奉汉武帝之命两次出使西域,为加强中原和西域少数民族的联系,发展同中亚各国友好往来,促进经济文化交流,作出了积极贡献。其中第一次出使西域大月氏、大夏等地,历时十三年,途中被匈奴扣留达十一年之久,因此他对匈奴的风物人情、地理状况比较熟悉,为其后卫青率军反击匈奴的作战,提供了不少当地的自然地理情况。⑧大夏:中亚古国,所辖地区当今阿富汗北部。⑨本篇史例出自《汉书·卫青传》,又见于《史记·卫青列传》和《史记·大宛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