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35章 山战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原文】

凡与敌战,或居山林,或在平陆,须居高阜,恃于形势,顺于击刺,便于奔冲,以战则胜。法曰:“山陵之战,不仰其高。”①战国秦伐韩,〔军于阏与〕。韩求救于赵,王②召廉颇③而问曰:“可救否?”曰:“道远险狭,难救。”又召乐乘④而问曰:“可救否?”乐乘对如颇言。又召赵奢⑤问,奢曰:“道远路狭,譬如两鼠斗于穴中,将勇者胜。”王乃令奢将,救之。兵去赵国都三十里,垒不进,而令军中曰:“有以军事谏者死。”秦军武安⑥〔西〕。有一人谏,奢立斩之。坚壁,留二十八日不行,复益增垒。秦间来入,赵奢善食而遣之。间以报秦将,秦将大喜,曰:“夫去国三十里而军不行,乃增垒,非赵地也。”赵奢既遣秦间,乃卷甲而趋之,二日一夜至⑦,〔令善射者去阏与五十里而军。军垒成〕,秦人闻之,悉甲而至。军士许历请〔以军事〕入谏,赵奢内之⑧。许历曰:“秦人不意赵师至此,其来气盛,将军必厚集其阵以待之。不然,必败。”奢曰:“请受教⑨。”历曰:“请受刑⑩。”奢曰:“须后令⑾至邯郸。”历复请〔谏〕曰:“先据北山者胜,后至者败。”赵奢曰:“诺。”即发万人趋之。秦兵后至,争山不得上,奢纵兵击之,大破秦军,遂解其围。⑿

【译文】

大凡对敌作战,无论是在山林地带,还是在平原旷野,都必须占据制高点,凭借此种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势,便于兵器击刺杀敌,利于部队奔冲陷阵,以此对敌作战就能取得胜利。诚如兵法所说:“在山陵地带作战,不要仰攻居高临下之敌。”战国时期,秦国进攻韩国而驻军于阏与,韩国向赵国求援。赵惠文王召见大将廉颇,问道:“可不可以前去援救?”廉颇回答说:“因为道路遥远险狭,难以去救。”赵王又召见乐乘来问:“可不可以前去援救?”乐乘所答与廉颇一样。赵王又召见赵奢询问,赵奢回答说:“虽然道路遥远险狭,(但在这种地方作战)恰似两只老鼠争斗在洞穴中,将是勇敢者取胜。”赵惠文王于是任命赵奢为将前往援救阏与。赵奢率军离开赵国都城邯郸三十里时,就构筑营垒不再前进了,并且命令部队说:“有谁敢为军事问题进谏的就处以死刑。”秦国军队进驻武安西。军中有一人建议火速去救武安,赵奢立即把他杀掉了。赵奢率军坚守营垒二十八天不行动,而且再次增筑营垒。秦军派遣间谍进入赵军驻地侦察,赵奢以好饭食招待后把他放走。间谍把赵军的情况报告给秦军将领,秦将非常高兴,说道:“赵军离开国都三十里就停止不再前进,并且一再增修营垒。这样看来,阏与将不是赵国的土地了。”赵奢在送走秦军间谍以后,下令部队收拾盔甲而快速前进,两天一夜赶到了前线,命令优秀射手到距阏与五十里的地方驻扎下来。营垒筑成后,秦军听到这个消息,全军立即赶来迎战。这时,军士许历为军事问题请求进言,赵奢让他进入帐中。许历说:“秦军意想不到赵军会一下子来到这里,但他们迎战的来势很猛,将军您必须集中兵力加强阵地以等待他们进攻。不然的话,一定要失败的。”赵奢说:“我愿意接受你的赐教。”许历说:“我请求接受您的刑罚。”赵奢说:“等回到邯郸后再听候命令吧。”许历于是进一步献策说:“谁先占领北山谁就胜利,谁后到达那里谁就失败。”赵奢听后采纳说:“那好吧。”随即发兵一万迅速占领了北山制高点。秦军后到,企图争夺北山,却又攻不上去;赵奢乘势挥军反攻,把秦军打得大败而逃,从而解除了阏与之围。

【解析】

本篇虽以《山战》为题,但实质所阐述的是控扼制高点对作战的重要性问题。它认为,无论是在山林或是平原对敌作战,都应先敌抢占制高点,从而使自己处于居高临下的有利态势。这样,既可以发挥兵器的击刺作用,又便于向敌人猛烈冲杀而取胜。这里所引“山陵之战,不仰其高”语,系出自三国时期著名军事家诸葛亮的《便宜十六策·治军第九》,意思是说,在山地作战,对于已经先于自己而占领了制高点的敌人,不要轻率对它实施仰攻,以免增大部队伤亡而失败。此种主张在冷兵器时代作战,是不无道理的。然而,在火器发达的时代作战,则并非对于先期控扼制高点的敌人一律不能实施仰攻,这要从战场态势的实际情况出发,根据需要和可能来确定是否采用仰攻战法,不可主观教条对待之。这是兵家不可不加具体分析研究的问题。战国末期,即周赧王四十六年(公元前269年)的赵国救韩反击秦军的阏与之战,赵军之所以能够比较顺利地打败秦军,重要原因之一在于赵军统帅赵奢作战指导的正确。他奉命率军离开国都邯郸三十里后,采取止军不前、增垒示敌以固守不战之法,来麻痹秦军,使敌人失去战斗警觉;尔后乘敌不备,“乃卷甲而趋之”,以突然行动迫近秦军,收到了“攻其无备,出其不意”之效。在双方即将展开决战之际,他又一反“有以军事谏者死”的前令,适时采纳了军士许历“先据北山”的正确建议,迅即发兵万人先敌控扼了北山制高点;待秦军刚到,立足未稳之际,立即“纵兵击之”,打敌措手不及,结果大败秦军,遂解除了阏与之围。

【注释】

①山陵之战,不仰其高:语出诸葛亮《便宜十六策·治军第九》。山陵之“陵”,马本及诸本皆作“上”,与原义不尽同,故据原著校改。②王:指赵惠文王。③廉颇:赵国名将。赵惠文王拜其为上卿。作战勇敢,屡败齐、魏等国。赵孝成王时,任相国,封信平君。④乐乘:战国赵将。本燕国将领乐毅之后,因燕王不听其计,出兵攻赵失败被俘而留于赵国,封为武襄君。⑤赵奢:战国赵将。初任田部吏,主治国赋;后任将军,善于用兵,因率军救韩大破秦军有功,被封为马服君。⑥武安:赵国城邑。位于今河北武安西南。⑦二日一夜至:马本及诸本皆误作“一昼夜至”,今据史校改。⑧内之:谓请许历进来。内,同“纳”,使进入;之,指许历。⑨请受教:史载原文作“请受令”,义同,不改。⑩请受刑:史载原文作“请就鈇质之诛”,义同,不改。鈇质,即古代腰斩人的用具。鈇,通“斧”,质,垫在下面的砧板。⑾须后令:史载原文作“胥后令”。古人“胥”“须”通用。须者,待也。须后令,谓待后令。“后令”是对前令“有以军事谏者死”而言。赵奢率军离开邯郸三十里后止军不进,乃是用以麻痹秦军的一种计谋,因恐人谏而破坏此谋,故出前令。现在即将交战,须得新谋策,不能再用前令,故云“须后令”。赵奢采纳军士许历“先据北山”的建议打败秦军,回到都城邯郸后,不但未治其罪,相反,赵惠文王还授任许历为国尉(执掌全国军政的长官)。⑿本篇史例出自《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