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62章 致战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解析】

本篇以《致战》为题,旨在阐述对敌作战中如何争取战场主动权的问题。它认为,调动敌人前来交战(“政敌来战”),就会使敌人处于兵势常虚、被动不利的地位;我不受敌人调动(“不能赴战”),就会使我军处于兵势常实、主动有利的地位。作战中,只要千方百计地调动敌人就范,就可以无往不胜。本篇引自《孙子兵法》的“致人而不致于人”,乃是大军事家孙武对古代作战主动权的一种科学表述,其意思是,作战中我要能够调动敌人而不被敌人所调动;其实质是,通过调动敌人而掌握战场主动权问题。所谓战场主动权,就是军队作战行动的自由权。有了自由权,军队才能打胜仗;失去自由权,军队就要打败仗。可见,“敌人而不致于人”,乃是虚彼实己、争取主动,调动敌人、战胜敌人的一条重要军事原则。本篇依据孙子这一光辉思想,以《致战》为专题进一步论述了争取主动权对于作战胜利的重要性,这是非常宝贵的。东汉初年,大将耿弇平定割据济南郡地的张步之战,就是较好体现“致人而不致于人”作战原则的成功战例。建武五年(公元29年)十月,建威大将军耿弇奉光武帝之命率军东进,割据势力张步闻讯后,急令其大将军费邑率兵据守历城,同时又分兵屯驻祝阿,于泰山、钟城等地列阵布兵,企图阻截汉军东进。耿弇率军渡过黄河后,首先攻占了祝阿,迫使钟城的张步守军不战自逃。此时,坐镇历城的费邑一面凭城固守,一面遣其弟费敢率兵一部进守巨里。耿弇根据当面的实际敌情,采取佯攻巨里以调动费邑出击的战法,命令部队赶造攻城器械,并故意扬言“后三日当悉力攻巨里城”(见《后汉书·耿弇传》,下同)以欺骗和迷惑敌人。费邑对此竟信以为真,到第三日果然亲率精兵三万来救巨里。据此,耿弇一面分兵一部向巨里以阻困费敢,一面亲率主力占据有利地形,挥军“乘高合战”,一举歼灭了费邑军于野战运动之中,尔后急速转兵向巨里。拒守巨里的费敢见汉军来势迅猛,慌忙出城“悉众亡归张步”,汉军不战而克巨里,其后,耿弇乘胜“纵兵攻诸未下者”,连克四十营,迅速攻占历城,为尔后夺取平定张步割据势力的全面胜利,奠定了基础。耿弇以佯动惑敌战法,创造了调动敌人就范的成功战例。

【译文】

大凡调动敌人前来与我交战,就使敌人处于兵势常虚、被动不利的地位,我军不为敌人调动去战,就使我军处于兵势常实、主动有利的地位。作战中,应当采用多种方法调动敌人来战,我军凭据有利地形条件而等待敌人,这样就没有不胜利的。诚如兵法所说:“作战中要能够调动敌人而不被敌人所调动。”东汉建武五年,光武帝刘秀命令建威大将军耿弇全部收编投降的士卒,组成建制,置设将吏。然后,耿弇奉命亲率骑都尉刘歆、泰山太守陈俊等部队,东进讨伐割据济南称雄的张步。张步获悉这一消息后,派其部将费邑率兵进驻历城,又分遣一部兵力屯驻祝阿,又在泰山、钟城置设数十营垒以防耿弇来攻。耿弇率军渡过黄河后,首先攻克了祝阿城。在其围攻祝阿作战中,耿弇故意留下一个缺口,让敌众得以出城逃往钟城。钟城守军听说祝阿已被攻破,十分恐惧,于是弃城而逃亡。费邑分兵一部令其弟弟费敢率领去守卫巨里城。耿弇挥军首先进逼巨里,并且严令部队尽快修造攻城器械,向各部宣告三天后将全力以赴地攻打巨里城,同时暗中放出一些被俘人员,故意让他们逃归后将耿弇预定攻城的日期报告费邑。费邑果然到这一天亲率精兵三万余人前去援救巨里。耿弇见此情形,便高兴地对部将们说:“我之所以修造攻城器械,为的是诱使费邑前来就范。现在放着这些驻营野外而无防御设施的敌军不打,为什么硬要强攻设防坚固的城池呢?”于是,耿弇分兵一部继续围攻和牵制巨里的敌人守军,自己亲率精锐部队抢占制高点,以居高临下之势与敌交战,大败敌军,击斩了费邑。然后砍下费邑首级展示给巨里的守敌,敌人望见后异常恐惧,费敢慌忙逃往据守剧地的张步处。耿弇全部收缴了巨里城里敌人所存之军资粮储,同时又挥军继续攻打尚未攻克的敌军营垒,先后攻克了四十多座敌人营垒。于是最终平定了济南地区。

【原文】

凡致敌来战,则彼势常虚;不能赴战,则我势常实。多方以致敌之来,我据便地而待之,无有不胜。法曰:“致人而不致于人。”①后汉建武五年,光武②诏耿弇③,悉收集降附,结部曲④,置将吏,弇帅骑都尉刘歆、泰山太守陈俊将兵而东。张步⑤闻之,使其将费邑军历下⑥,又令兵屯祝阿⑦,别于泰山⑧、钟城⑨列营数十以待之。弇渡河先击祝阿,拔之,故开围一角,令其众得奔归钟城。〔钟城〕人闻祝阿已溃,大恐,遂空壁亡去。费邑分兵遣其弟费敢守巨里⑩,弇进兵先胁巨里,严令军中趣修攻具,〔宣敕诸部〕:后三日〔当〕悉力攻巨里城。阴缓生口,〔令得〕亡归,以弇期告邑。邑至日果自将精兵〔三万余人〕来救〔之〕。弇〔喜〕谓诸将曰:“吾所以修攻具者,欲诱致⑾之耳。野兵不击,何以城为?⑿”则分兵守巨里,自帅精锐上冈阪⒀,乘高合战,大破之,斩邑。既而取首级以示巨里,城中惧,费敢〔悉众〕亡归张步。弇悉收其积聚,纵兵攻诸未下者,平四十余营,遂定济南。⒁

【注释】

①致人而不致于人:语出《孙子兵法·虚实篇》。②光武:即东汉光武帝刘秀。③耿弇东汉名将。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东北)人,字伯昭。西汉末,从刘秀起兵,任大将军。刘秀称帝后,任建威大将军,封好畤侯。建武五年(公元29年),奉诏率军击灭称雄于济南郡地的割据势力张步。④部曲:本谓中国古代军队编制之称,后又为家仆之称。本篇这里指军队编制。⑤张步:东汉初地方分裂割据势力。琅邪不其(今山东即墨西南)人,字文公。新莽末,刘秀起兵,张步亦乘机拥众据济南郡地,自称五威将军。刘秀建立东汉政权后,曾派使持节授步为东莱太守,但步杀使自立齐王,成为东汉初盘据山东济南一带的地方割据势力。建武五年为耿弇击败投降,后因谋叛被杀。⑥历下:亦作“历城”,济南郡治,位于今山东济南。⑦祝阿:县名。故址在今山东济南西。⑧泰山:郡名。治所奉高,位于今山东泰安东。⑨钟城:故址在今山东济南南。⑩巨里:故址在今山东章丘西。⑾诱致:马本及各本皆误作“又致”,今据史校改。⑿野兵不击,何以城为:此两句出自《资治通鉴·汉纪三十三》耿弇语,而《后汉书·耿弇传》则为“今来,适其所求也。”⒀冈阪:据《尔雅》释义称:山脊为冈,山坡为阪。冈阪,在这里可作“山顶”或“制高点”解。⒁本篇史例出自《后汉书·耿弇传》和《资治通鉴·汉纪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