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63章 远战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解析】

本篇以《远战》为题,旨在阐述采用“远而示之近”的佯动战法奇袭歼敌的指导原则问题。它认为,凡与敌人隔水相拒,如果打算从远处渡水击敌时,就伪装成从近处渡水的样子,以吸引敌人兵力,然后乘其远处空虚之隙,迅速渡河进击敌人。它还强调指出,一旦缺少渡船时,可用竹木、蒲苇、罂缻等就便器材扎成排筏作为渡河工具。本篇所引“远而示之近”与下篇《近战》所引“近而示之远”,均系孙子用兵“诡道十二法”之一。战争实践经验证明,采用此种制造假象、佯动误敌的“示形”战法,既可掩盖我方真实意图不为敌人所窥知,又可调动敌人就范,从而使之陷入顾此失彼的被动挨打局面。这样,我便可以乘敌兵散势虚之隙,在我所选定的突袭方向(远处或近处),出其不意,突然进击,就可收奇袭歼敌之功。因此,采用以制造假象、佯动误敌为内容的“示形”之法,是中国古代兵家所常倡导的有效战法。汉高祖二年(公元前205年)八月,韩信奉命进击魏王豹之战,就是采用“远而示之近”的佯动战法取胜的。当时,魏王豹率众据守安邑,韩信为吸引其注意力,乃于临晋陈放大批船只,伪装成要从此近处临晋渡河的样子,把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在此处后,韩信则亲率汉军主力偷偷北上,从远处夏阳方向东渡黄河,出敌不意地一举袭占了安邑,擒获了魏王豹,创造了佯动奇袭的成功战例。

【译文】

大凡与敌人隔河对抗时,我如要从远处渡河出击敌人,可多置一些船只于河边,伪装成要从近处渡河的样子,敌人就必定要集中兵力来阻击,这样我便可以从敌人防守薄弱的远处渡河袭击敌人。倘若没有渡河船只,则可以用竹木、蒲苇、罂缻、瓮囊、枪杆等就便器材扎成排筏,都可用以渡河。诚如兵法所说:“打算从远处进攻敌人,就伪装成从近处出击的样子。”西汉初年,魏王豹开始时归降了汉朝,不久又以母病为辞请求回去探望,一回到封地,立即切断黄河西岸临晋关的交通,反叛了汉朝,而与楚国订约讲和。汉帝刘邦派遣郦食其前往游说魏王豹重新归顺朝廷,但魏王豹执意不听。刘邦于是任命韩信为左丞相率军进击魏王豹,而魏王豹则在蒲坂驻扎重兵,封锁临晋关。韩信针对此情,就采用增设疑兵之法,摆开船只,伪装成要从临晋渡河的样子,而以隐蔽前进的主力部队从夏阳方向乘坐木罂渡过黄河后,径直袭击安邑。魏王豹惊慌失措,匆忙领兵迎战韩信部队,韩信挥军奋战,一举俘获魏王豹,平定了魏地,置为河东郡。

【原文】

凡与敌阻水相拒,我欲远渡,可多设舟楫,示之若近济,则敌必并众应之,我出其空虚以济。如无舟楫,可用竹木、蒲苇、罂缻①、瓮囊②、枪杆之属,缀为排筏,皆可济渡。法曰:“远而示之近。”③汉初,魏王豹④初降汉,复以亲疾请归,至国,即绝其河关⑤反〔汉〕,与楚约和。汉王遣郦生⑥往说豹,不听。汉王以韩信为左丞相击豹。〔魏王〕盛兵蒲坂⑦,塞临晋⑧;信乃益为疑兵,陈船欲渡临晋,而伏兵从夏阳⑨以木罂〔缻〕⑩渡军,袭安邑⑾。魏王豹惊,帅兵迎战,信遂虏豹,定魏〔为河东郡〕。⑿

【注释】

①罂缻(yīngaeǒu):罂,一种陶制的盛酒器;缻,同“缶”,一种陶制的炊具。此两种器具,其形状均为小口大腹,在渡河无舟的情况下,可以将其与竹木、蒲苇连缀在一起,作为渡河用的飘浮工具。②瓮囊:也是一种形如罂状的盛器。③远而示之近:语出《孙子兵法·计篇》。④魏王豹:即魏豹,战国时魏国贵族子弟。秦灭魏后,与其兄咎皆被贬为庶人。秦末,陈胜起义攻下魏地,立咎为魏王。后咎被秦将章邯击败而自杀,豹逃往楚,楚怀王予以援兵收复魏地,被立为魏王。后从项羽入关,被徙至河东郡,封为西魏王。刘邦定三秦,豹叛楚归汉,不久又叛汉归楚。汉高祖二年(公元前205年)八月,为韩信击败被俘,后在荥阳被杀。⑤河关:指黄河渡口临晋关,后改名蒲津关,故址在今陕西大荔东的黄河西岸。⑥郦生:即郦食其,刘邦的谋士。⑦蒲坂:邑名。即今山西永济西之黄河东岸的蒲州镇。⑧临晋:县名。故址在今陕西大荔东,与旧关相对。⑨夏阳:县名。故址在今陕西韩城西南之黄河西岸。⑩木罂缻:即以木押缚罂缻作为渡河工具。一说以木为器如罂缻。⑾安邑:战国魏都,汉置为县。位于今山西夏县西。魏豹据此反汉。⑿本篇史例出自《史记·淮阴侯列传》;又见《汉书·淮阴侯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