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83章 受战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解析】

本篇以《受战》为题,旨在阐述处于被敌包围的情况下作战所应注意掌握的问题。它认为,凡在我军突然被敌重兵包围的情势下,不可轻易逃走,以防敌人尾随追击。应当在查明敌情后,布列圆形阵地以迎战敌人的围攻。纵然敌人包围我时留有缺口,我当自行予以堵塞,以此坚定士卒拚死奋战的决心。战争的历史经验表明,在被敌人重兵包围的形势下,是坚持抗击,还是撤离战斗,不可一概而论,应当根据敌情、我情、地形等各方面条件而定。正确的作战指导应该是,依据实际情况,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打得赢时不打,是保守主义,容易丧失战机;打不赢时硬打,是冒险主义,容易遭到失败。古今中外作战,情况虽异,其理则一。这是我们阅读《受战》篇不可不加考虑的问题。南北朝时期,北魏孝武帝永熙元年(公元532年),高欢率军击败尔朱兆等人进攻的邺城之战,就是在彼己双方兵力对比悬殊和己方处于被围的情况下取得胜利的。当时,已进占邺城的高欢所部骑兵不满二千、步兵不满三万,面对方尔朱兆则四路会攻,总兵力号称二十万,是高欢兵力的六倍多。但是,高欢面对即将被敌人重兵包围的严峻形势,却临危不惧,从容应战。他率军凭据韩陵山有利地形,布列成环形阵地迎战敌人。交战中,高欢利用敌人内部不和、缺乏统一指挥的弱点,采取集中兵力先攻一路、各个击破的战法,首先以精锐步骑兵击败了尔朱兆一路,然后逐次击败各路,从而创造了以少胜多的反包围作战的成功战例。

【译文】

大凡在作战中,如果敌人兵多我军兵少,敌人突然对我实施包围时,我必须在查明敌人众寡强弱情况后采取行动,不可轻易未经交战就逃走,这主要怕被敌人尾随追击。(在力量对比可以迎战敌人的情况下),我应布列成圆形阵地而外向,以迎战敌人的围攻;敌人即使留有缺口处,我军应当自己把它堵塞,以此坚定士卒拚死一战的决心,四面奋击围攻之敌,这样就一定能获得胜利。诚如兵法所说:“敌人如果兵力众多,就要在查明敌情后,准备在可能被包围的情况下迎战敌人。”《北史》记载:北魏节闵帝普泰元年(公元531年),高欢率兵讨伐并州刺史尔朱兆。孝武帝永熙元年(公元532年)春,高欢便攻占了邺城。这时,尔朱光率军自长安出发,尔朱兆率军自晋阳出发,尔朱度律率军自洛阳出发,尔朱仲远率军自东郡出发,企图四路会师于邺城地区围攻高欢军,共有兵力二十万人,凭据洹水而扎营。高欢领兵自邺南下进驻紫陌,其部队有骑兵不足二千人、步兵不满三万人,双方兵力相差悬殊。高欢将其部队于韩陵山布列成环形阵地,又把牛驴连缀一起堵塞了自己部队的退路。于是,部队将士都定下了拚死一战的决心。高欢挑选精锐步骑兵从阵地中突然冲出,四面袭击围攻之敌,结果大败尔朱兆等部队。

【原文】

凡战,若敌众我寡,暴来围我,须相察众寡虚实之形,不可轻易遁去,恐为尾击。当圆阵外向,受敌之围,虽有缺处,我自塞之,以坚士卒心。四面奋击,必获其利。法曰:“敌若众,则相众而受敌。”①《北史》:魏普泰元年,高欢讨并州刺史②尔朱兆③。孝武帝永熙元年春,拔邺④。尔朱光⑤自长安,兆自并州⑥,度律⑦自洛阳,仲远⑧自东郡⑨,同会于邺,众二十万,挟洹水⑩而军。欢出顿紫陌⑾,马不满二千⑿,步不满三万,〔众寡不敌〕。乃于韩陵⒀为圆阵,连牛驴以塞归路。〔于是〕将士皆为死志,选精锐步骑从中出,四面击之,大破兆等。⒁

【注释】

①敌若众,则相众而受敌:语出《司马法·用众第五》。但“受敌”原文作“受裹”,义同不改。②并州刺史:马本及各本皆误作“信都校尉”,今据史校改。③尔朱兆:鲜卑族。北魏秀容部落首领尔朱荣从子,曾任平远将军。荣死后,他据晋阳叛魏进攻洛阳,俘虏了孝庄帝元子攸。后为高欢击败自杀。④邺:即邺城。故址在今河南安阳。⑤尔朱光:即尔朱天光,尔朱荣从祖兄之子,官至左卫将军。后在攻邺作战中被高欢执杀。⑥并州:州名。治所晋阳,位于今山西太原西南。⑦度律:即尔朱度律,尔朱荣从父之弟。高欢率军进攻尔朱兆时,他虽引兵赴援,但因与尔朱兆有矛盾,故不战先退,为高欢所追杀。⑧仲远:即尔朱仲远,尔朱荣的从弟。在其配合尔朱兆进攻高欢作战中,为欢击败,逃往南朝梁,死于江南。⑨东郡:郡名。治所在今河南滑县东南。⑩洹水:亦称“安阳河”,源于今河南林县北,东向流经安阳。⑾紫陌:地名。原名“祭陌”。故址在今河南临漳西。⑿二千:马本及各本皆误作“三千”,今据史校改。⒀韩陵:即韩陵山,位于今河南安阳东北。⒁本篇史例出自《北史·齐本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