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85章 天战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解析】

本篇以《天战》为题,乃取“天时”之义,其要旨是阐述发动战争的时机选择问题。它认为,要对敌国发动进攻,必须选择有利战略时机,而不能靠占卜“孤虚向背”来确定进攻的时日和吉凶。当敌国出现“君暗政乱”和“旱蝗冰雹”等人祸天灾之时,就是发动战争的有利时机。选择此种“天时”出兵攻战,便没有不胜利的。历史唯物主义认为,战争从其本原来讲,乃是物质的运动在军事领域的特殊表现,战争指导者要驾驭战争并获取胜利,必须从客观实际出发来研究和指导战争。实践经验表明,在已具备实施战争的客观物质条件的前提下,战略进攻的时机选择得是否恰当有利,将直接关系到战争胜负成败。本篇能够依据敌情实际着重论述了战略进攻时机的正确选择问题,摒弃了阴阳五行家在战争问题的玄虚迷信色彩,无疑是历史的一种进步,是应当予以充分肯定的。南北朝时期的北周灭亡北齐的战争,从一定意义上讲,是由于周武帝在实施战争指导上能够正确选择进攻时机的结果。当时,北齐后主高纬十分昏庸腐败,致使奸佞擅权,贤相受诛,天灾人祸,民怨沸腾,国家已呈“土崩之势”。周武帝宇文邕及时把握此种有利时机,于建德五年(公元576年)十月,亲率大军东征,以“破竹之势”(见《北史·周本纪下》),迅猛进攻,于次年正月攻占齐都邺城,一举而灭亡了北齐,为统一我国黄河以北地区,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译文】

大凡要出动军队,讨伐罪魁祸首,拯救受难百姓,必须选在天时条件对我有利的时机,而不是依靠占卜推算出兵日时的吉凶。(这里所说的天时有利),是指敌国君主昏庸,政治混乱;军队骄横,百姓饥困;贤臣遭贬,无辜被杀;干旱蝗灾,冰雹水涝等人祸天灾接连不断。如果敌国有这些情况发生,我便乘机出兵进攻它,就没有不胜利的。诚如兵法所说:“顺应天时而出兵攻战(就能克敌制胜)。”北齐后主高纬隆化元年(公元576年),提拔重用了一批邪恶谄媚之徒,让陆令萱、和士开、高阿那肱、穆提婆、韩长鸾等人操纵天下命运,陈德信、邓长颙、何洪珍等人参掌军国大政。他们拉帮结派各树党羽,提拔官员超越正常次序,官职爵位可用钱财买到,构陷冤狱能用贿赂铸成,紊乱国政残害无辜人民,从而导致旱涝蝗灾、土匪强盗同时发生;他们还猜忌仇恨正派的亲王大臣,结果都无罪而遭到迫害。例如贤明有功的丞相斛律光及其弟弟荆山公斛律羡,都是无罪而同时惨遭杀害的。就在北齐伏弱成衰之象逐渐显露,土崩瓦解之势很快便可看到的时候,北周武帝宇文邕乘此有利时机,亲率大军东征,一举而灭亡了北齐。

【原文】

凡欲兴师动众,伐罪吊民,必在天时①,非孤虚向背②也。乃君暗政乱,兵骄民困,放逐贤人,诛杀无辜,旱蝗冰雹,敌国有此,举兵攻之,无有不胜。法曰:“顺天时而制征讨。”③东齐④后主纬隆化元年,擢用邪佞,陆令萱⑤、和士开⑥、高阿那肱⑦、穆提婆⑧、韩长鸾⑨等宰制天下,陈德信⑩、邓长颙、何洪珍⑾参预机权。各领亲党,升擢非次,官由财进,狱以赂成,乱政害人,使旱蝗、水潦、寇盗并起;又猜嫌诸王,皆无罪受损,丞相斛律光及弟荆山公羡,并无罪受诛。渐见伏弱之萌,俄观土崩之势。周武帝乘此一举而灭之。⑿

【注释】

①天时:中国古代著作中常用的一个概念,其含义可因不同著作而各不相同。有指自然变化的时序;有指节气、气候、阴阳寒暑变化的;有指天命的;有指天灾的,等等。本篇这里是指敌国因天灾人祸而造成的为我所乘的时机。②孤虚向背:语见唐李筌《太白阴经·人谋上·天无阴阳篇》但马本及各本皆误作“孤虚向于”,故改。孤虚,是古代一种占卜推算日时的迷信,即以天干为日,地支为辰,日辰不全为孤虚,又称“空亡”。如占卜时得孤虚日,则认为不吉利,主事将不成。③顺天时而制征讨:语出《贞观政要·畋猎第三十八》,但原文为:“顺天道以杀伐”;又见于宋张预《注孙子·计篇》。④东齐:即南北朝时期的北齐。因其地理位置在北周之东,故又称“东齐”。⑤陆令萱:北齐天统年间(公元565—575年)左丞相穆提婆之母。因她为齐后主高纬的乳母而得胡太后昵爱,封为郡君,号称“太姬”。自此独擅威福于宫中,并伙同其子等奸臣把持朝政,卖官鬻爵,聚敛无厌,致使朝政日非,民怨沸腾。⑥和士开:齐后主时官至尚书令,封淮阳王。⑦高阿那肱:齐后主时官至右丞相,封淮阴王。⑧穆提婆:陆令萱之子,本姓骆,因母为齐后主乳母而得宠于皇后穆昭仪,奏引入侍,并赐穆姓,拜官左丞相。⑨韩长鸾:齐后主时官至领军大将军,与高阿那肱、穆提婆均为后主宠幸,时号称“三贵”。⑩陈德信:马本及各本皆误作“陈德言”,今据史校改。陈等以下三人事迹史无记载。⑾何洪珍:马本及各本皆误作“何洪玠”,今据史校改。⑿本篇史例出自《北史·齐本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