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第03章 威王问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本篇记述孙膑与齐威王、田忌关于用兵的问答。前一部分就敌我兵力对比的不同情况,提出不同的作战方法。后一部分主要指出用兵最重要的是“必攻不守”。

  威王问(1)

  齐威王问用兵孙子(2),曰:“两军相当,两将相望(3),皆坚而固,莫敢先举(4),为之奈何?”孙子答曰:“以轻卒尝(5)之,贱而勇者将(6)之,期于北(7),毋期于得(8)。为之微阵以触其侧(9)。是谓大得。”威王曰:“用众用寡有道乎?”孙子曰:“有”。威王曰:“我强敌弱,我众敌寡,用之奈何?”孙子再拜曰:“明王之问。夫众且强,犹问用之,则安国之道也。命(10)之曰赞师。毁卒乱行(11),以顺其志,则必战矣。”威王曰:“敌众我寡,敌强我弱,用之奈何?”孙子曰:“命曰让威。必臧其尾,令之能归(12)。长兵(13)在前,短兵(14)在□,为之流弩,以助其急者(15)。□□毋动,以待敌能(16)。”威王曰:“我出敌出,未知众少,用之奈何?”孙子[曰](17):“命曰……威王曰:“击穷寇奈何?”孙子[曰]……可以待生计矣。”威王曰:“击均(18)奈何?”孙子曰:“营而离之(19),我并卒(20)而击之,毋令敌知之。然而不离(21),按而止(22)。毋击疑。”威王曰:“以一击十,有道乎?”孙子曰:“有。攻其无备,出其不意(23)。”威王曰:“地平卒齐(24),合(25)而北者,何也?”孙子曰:“其阵无锋也。”

  威王曰:“令民素听(26),奈何?”孙子曰:“素信(27)。”

  威王曰:“善哉!言兵势不穷(28)。”

  田忌问孙子曰:“患兵者何也?困敌者何也?壁延不得者何也?失天者何也?失地者何也?失人者何也?请问此六者有道乎?”孙子曰:“有。患兵者地也,困敌者险也。故曰,三里{氵籍}洳将患军(29)……涉将留大甲(30)。故曰,患兵者地也,困敌者险也,壁延不得者{洰虫}寒(31)也,……奈何?”(32)孙子曰:“鼓而坐之(33),十而揄之(34)。”

  田忌曰:“行阵已定,动而令士必听,奈何?”孙子曰:“严而示之利(35)。”

  田忌曰:“赏罚者,兵之急者(36)耶?”孙子曰:“非。夫赏者,所以喜众,令士忘死也。罚者,所以正乱(37),令民畏上(38)也。可以益胜(39),非其急者也。”田忌曰:“权、势、谋、诈,兵之急者耶?”孙子曰:“非也。夫权者,所以聚众也。

  势者,所以令士必斗也。谋者,所以令敌无备也。诈者,所以困敌也。可以益胜,非其急者也。”田忌忿然作色:“此六者,皆善者(40)所用,而子大夫(41)曰非其急者也。然则其急者何也?”孙子曰:“料敌计险(42),必察远近,……将之道也。

  必攻不守(43),兵之急者也。……骨也。”田忌问孙子曰:“张军(44)毋战有道?”孙子曰:“有。倅险增垒(45),诤戒(46)毋动,毋可□□毋可怒。”田忌曰:“敌众且武,必战有道乎?”孙子曰:“有。埤垒广志(47),严正辑众(48),避而骄之,引而劳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必以为久(49)。”田忌问孙子曰:“锥行者何也?雁行者何也(50)?篡卒(51)为士者何也?劲弩趋发(52)者何也?飘风之阵者何也?众卒(53)者何也?”孙子曰:“锥行者,所以冲坚毁锐也。雁行者,所以触侧应□[也]。篡卒力士者,所以绝阵取将(54)也。劲弩趋发者,所以甘战持久也。

  飘风之阵者,所以回□□□[也]。众卒者,所以分功有胜也。”

  孙子曰:“明主、知道(55)之将,不以众卒几(56)功。”孙子出而弟子问曰:“威王、田忌臣主之问何如?”孙子曰:“威王问九,田忌问七(57),几(58)知兵矣,而未达于道(59)也。吾闻素信者昌,立义……用兵无备者伤,穷兵(60)者亡。齐三世其忧矣(61)。”

  * * *

  ……善则敌为之备矣。”孙子曰……

  ……孙子曰:“八阵已陈……

  ……孙子……

  ……险成,险成敌将为正,出为三阵,…………倍人也,按而止之,盈而待之,然而不□…………无备者困于地,不□者…………士死□而傅……


  (1)此是篇题,写在本篇第一简简背。

  (2)齐威王问用兵的道理于孙膑。

  (3)相望,对峙。

  (4)先举,先采取行动。

  (5)尝,试探。

  (6)将,率领。

  (7)期,预期。北,败北。

  (8)得,得胜。

  (9)微,隐蔽的。意谓以一部分隐蔽的兵力袭击敌军的侧面。

  (10)命,名。

  (11)卒,古代军队组织的一种单位。行,指队列。意谓故意使阵列显得混乱,以诱惑敌人。

  (12)臧,疑借为藏。意谓隐蔽好后面的部队,以便撤退。

  (13)长兵,长柄兵器,如戈矛。

  (14)短兵,短柄兵器,如刀剑。

  (15)弩,用机械发箭的弓。流弩,即机动的弩兵。意谓在危急的时候,以机动的弩兵救应。

  (16)《通典》卷一百五十九引《孙子》佚文:“敌鼓噪不进,以观吾能。”“能”宇用法与此相近。

  (17)“曰”宇原简写脱,据文义补。

  (18)击均,攻击势均力敌的敌人。

  (19)营,迷惑。离,分离。意谓迷惑敌人,使之分散兵力。

  (20)并卒,集中兵力。

  (21)不离,谓敌人不分散兵力。

  (22)指我方按兵不动。

  (23)此二句见于《孙子·计》。

  (24)平,平敞。齐,严整。此句意谓地形和士卒条件都很好,却打败仗。

  (25)合,交战。

  (26)素,平时,一贯。听,听从命令。

  (27)信,守信用。

  (28)一说此句应读作:“善哉言!兵势不穷……”此简与下一简之间尚有缺简。

  (29){氵籍}洳,即沮洳(ju ru巨入),沼泽泥泞地区。意谓周围若有三里沼泽泥泞地带,则将为军队的患害。

  (30)大甲,疑指全副武装、铠甲坚厚的兵卒。

  (31){洰虫}寒,疑借为渠幰,即渠{巾詹},亦称渠答,张在城上防矢石的设备。一说渠答就是蒺藜。关于蒺藜,参看《陈忌问垒》注(4)。

  (32)此处下引号与前一上引号无关。“……壁延不得者{洰虫}寒也……”是孙膑的话,“……奈何?”应是田忌的话,其间有脱简。

  (33)鼓,击鼓。古代用鼓指挥进攻。坐,疑借为挫。此句可能是说用进攻来挫败敌人。

  (34)揄,引。疑此句意谓以多种办法引诱敌人。

  (35)意谓要有严明的法纪,又要有奖励。

  (36)急者,最要紧的事情。

  (37)正乱,整饬军纪。

  (38)畏上,敬畏上级。

  (39)益胜,有助于取胜。

  (40)善者,指善战者。

  (41)子大夫,敬称,此处指孙膑。

  (42)分析敌情,审察地形。

  (43)指以进攻为主,而不是以防御为主的战略。

  (44)张军,即陈兵。

  (45)倅,借为萃,居止的意思。意谓凭据险要,增高壁垒。

  (46)诤(zheng证),借为静。戒,戒备。意谓加强戒备,按兵不动。

  (47)埤,同卑。广志,发扬士气。意谓修筑低垒,表示无所畏惧,以激励士气。

  (48)正,疑借为政。辑,团结。意谓严明法令,以团结士卒。

  (49)意谓必须持久。

  (50)锥行、雁行,皆阵名,参看《十阵》。

  (51)篡,借为眩选卒,经过挑选的善战的士卒。

  (52)劲弩,强弩。趋发,利箭。

  (53)众卒,与选卒相对,指一般士卒。

  (54)绝阵取将,破敌阵、擒敌将。

  (55)道,法则,规律。

  (56)几,这里作指望讲。

  (57)九和七疑指威王与田忌所问问题的数目。据上文,威王所问有“两军相当……”、“我强敌弱……”、“敌众我寡……”、“我出敌出……”、“击穷寇”、“击均”、“以一击十”、“地平卒齐……”、“令民素听”等九个问题,田忌所问有“患兵者何也……”、“……奈何”、“行阵已定……”、“兵之急者”、“张军毋战”、“敌众且武必战”、“锥行者何也……”等七个问题,与此处所说的数字正相符合。

  (58)几,这里作接近讲。

  (59)未达于道,意谓还没能达到掌握战争规律的境地。

  (60)穷兵,指穷兵黩(du读)武。

  (61)齐国在威王、宣王时,国势很强,至湣王末年为燕国所败之后,国势遂衰。自威王至湣王,恰为三世。由此看来,孙膑兵法有可能是孙膑后学在湣王以后写定的。

  [ 原文]齐威王问用兵孙子曰:“两军相当,两将相望,皆坚而固,莫敢先举,为之奈何?”孙子答曰:“以轻卒尝之,贱而勇者将之,期于北,毋期于得。为之微阵以触其侧。是谓大得。”威王曰:“用众用寡有道乎?”孙子曰:“有。”威王曰:“我强敌弱,我众敌寡,用之奈何?”孙子再拜曰:“明王之问!夫众且强,犹问用之,则安国之道也,命之曰赞师。毁卒乱行,以顺其志,则必战矣。”威王曰:“敌众我寡,敌强我弱,用之奈何?”孙子曰:“命曰让威。必臧其尾,令之能归。长兵在前,短兵在□,为之流夸,以助其急者。□□毋动,以待敌能。”威王曰:“我出敌出,未知众少,用之奈何?”孙子[ 曰]: “命曰..”威王曰:“击穷寇奈何?”孙子[ 曰]: “..可以侍生计矣。”威王曰:“击均奈何?”孙子曰:“营而离之,我并卒而击之,毋令敌知之。然而不离,按而止。毋击疑。”威王曰:“以一击十,有道乎?”孙子曰:“有。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威王曰:“地平卒齐,合而北者,何也?”孙子曰:“其阵无锋也。”威王曰:“令民素听,奈何?”孙子曰:“素信。”威王曰:“善哉言!兵势不穷。”..田忌问孙子曰:“患兵者何也?困敌者何也?壁延不得者何也?失天者何也?失地者何也?失人者何也?请问此六者有道乎?”孙子曰:“有。患兵者地也,困敌者险也。故曰,三里沮洳将患军..涉将留大甲。故曰,患兵者地也,困敌者险也,壁延不得者寒也。□..”.. “奈何?”孙子曰:“鼓而坐之,十而揄之。”田忌曰:“行阵已定,动而令士必听,奈何?”孙子曰:“严而示之利。”田忌曰:“赏罚者,兵之急者耶?”孙子曰:“非。夫赏者,所以喜众,令士忘死也。罚者,所以正乱,令民畏上也。可以益胜,非其急者也。”田忌曰:“权、势、谋、诈,兵之急者耶?”孙子曰:“非也。夫权者,所以聚众也。势者,所以令士必斗也。谋者,所以令敌无备也。诈者,所以困敌也。可以益胜,非其急者也。”田忌忿然作色:“此六者,皆善者所用,而子大夫曰非急者也。然则其急者何也?”孙子曰:“料敌计险,必察远近,..将之道也。必攻不守,兵之急者也。..骨也。”田忌问孙子曰:“张军毋战有道?”孙子曰:“有。倅险增垒,净戒毋动,毋可□□,毋可怒。”田忌曰:“敌众且武,必战有道乎?”孙子曰:“有。埤垒广志,严正辑众,避而骄之,引而劳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必以为久。”田忌问孙子曰:“锥行者何也,雁行者何也?篡卒力士者何也?劲弩趋发者何也?飘风之阵者何也?众卒者何也?”孙子曰:“锥行者,所以冲坚毁锐也。雁行者,所以触侧应□[ 也] 。篡卒力士者,所以绝阵取将也。劲弩趋发者,所以甘战持久也。飘风之阵者,所以回□□□[ 也] 。众卒者,所以分功有胜也。”孙子曰:“明主、知道之将,不以众卒几功。”孙子出而弟子问曰:“威王、田忌臣主之问何如?”孙子曰:“威王问九,田忌问七,几知兵矣,而未达于道也。吾闻素信者昌,立义..用兵无备者伤,穷兵者亡。齐三世其忧矣。”

  [译文]齐威王和孙膑谈论用兵问题时,问孙膑:“如果两军旗鼓相当,双方的将领对阵,阵势都十分坚固,谁也不敢先发动攻击时,应该怎么办呢?”孙膑回答道:“先派出少量兵力,由勇敢的低级将领带领去试探敌军,要做好试探失败的准备,不要只想取胜,试探的军队要用隐蔽的行动,攻击敌阵侧翼。这就是取得大胜的方法。”威王问:“用兵多少有一定的规律吗?”孙膑说:“有。”威王问:“在我强敌弱,我方兵多敌方兵少时,该怎么办?”孙膑向齐成王行礼后回答道:“真是英明君王提的问题。在本方兵多势强的形势下,还问如何用兵,这种谨慎的态度,确实是安邦的根本。在这种形势下,可以采用诱敌之计,叫做‘赞师’,即是故意让本方军队队形散乱,迎合敌方心理,引敌方和本方交战。”威王又问:“如果敌方兵多,敌强我弱,又该怎么办呢?”孙膑说:“要采取退避战术,叫做‘退威’,避过敌军的锋锐。但要做好后卫的掩护工作,让自己的军队能安全后退。后退军队持长兵器的军兵在前,持短兵器的军兵在后,并配备弓箭,作为应急之用。..我方军队要按兵不动,等待敌军疲惫时再伺机出击。”威王问:“我军和敌军同时出动,而又不知放军兵力多少时,该怎么办呢?”孙膑说:“叫..”威王问:“如何追击穷寇?”孙膑说:“..”威王问,“对势均力敌的敌军该怎么办?”孙膑回答道:“要迷惑敌军,使其兵力分散,我军抓住战机,在敌军尚未发现之时,给以突然袭击。但是,在敌军兵力没有分散时,要按兵不动,耐心等待战机。千万不要中敌军疑兵之计,盲目出击。”威王问,“如果我军和敌军兵力为一比十时,有攻击敌军的办法吗?”孙膑回答道:“有!可以采用‘攻其无备,出其不意’的战术,对敌军发动突然袭击。”威王问:“在地利和兵力都相当的情况下,却吃了败仗,又是什么原因呢?”孙膑回答,“这是由于自己的军阵没有锋锐。”威王问:“怎样才能使得军兵听命?”孙膑答道:“靠平时的威信。”

  威王说:“你说得太好了!你讲的用兵的奥妙真让人受用无穷啊!”田忌问孙膑:“用兵的忧虑是什么?使敌军陷入困境的办法是什么?不能攻占壁垒壕沟的原因是什么?失去天时的原因是什么?失去地利的原因是什么?失去人和的原因是什么?请问,这六项有没有规律可循?”孙膑回答道:“有。用兵最大的忧虑是不得地利。让敌军落入困境的办法是据险。所以说,几里沼泽地带就能妨碍军队行动..由此可见,用兵的忧虑是不得地利,困敌的办法是据险。不能攻克壁垒壕沟的原因则在于没有障碍物。..”孙膑说:“击鼓作出进军的样子而实际上不动,坐待敌军来攻,千方百计引诱敌军。”田忌问:“进军部署已经确定,在行动中怎样让军兵完全听从命令呢?”孙膑回答说:“严明军纪,同时又明令悬赏。”田忌问:“赏罚是用兵中最要紧的事项吗?”孙膑说:“不是。赏赐是提高士气,使得军兵会死忘生作战的办法;处罚是严明军纪,让军兵对上畏服的手段。赏赐有助于取得胜利,但不是用兵最要紧的事项。”田忌又问:“那么,权力、威势、智谋、诡诈是用兵最紧要的事项吗?”孙膑回答:“也不是。权力是保证军队整体指挥的必需,威势是保证军兵用命的条件,智谋可以使敌军无从防备,诡诈能让敌军落入困境。这些都有助于取得胜利,但又都不是用兵最要紧的事项。”田忌气得变了脸色地说:“这六项都是善于用兵的人常用的,而您却说这些都不是最要紧的事项,那什么才是最要紧的呢?”孙膑说:“充分了解敌情,根据当时形势和战局将会出现的变化,利用好地形..这就是领兵打仗的规律。善于进攻而不消极防守,这才是用兵最要紧的。..”田忌再问孙膑:“敌军摆开阵势却不进攻,有办法对付吗?”孙膑说:“有办法。利用险要地形增加堡垒,约束士兵,不许轻举妄动,不要被敌军的挑衅所激怒。”田忌问:“敌军兵多而且勇猛,有战胜敌军的办法吗?”孙膑说:“有。要增加堡垒,广设旗帜,用以迷惑敌军,并且严申军令,约束士兵,避敌锐气,使敌军骄傲,并设法牵引敌军,使敌军疲劳,然后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消灭敌军力量,同时还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田忌问孙膑:“采用锥形队形有什么作用?用雁形队形有什么作用?选拔强壮士兵作什么用?使用发射强弩硬弓的士兵起什么作用?用飘风一般快速机动的队形起什么作用?普通士兵又起什么作用?”孙膑说:“采用锥形队形,是为了冲破敌军坚固的阵地,摧毁敌军的精锐部队。运用雁形队形是对敌时便于本方相互策应。选拔强壮士兵是为了决战时拿敌军将领。使用发射强弓硬弩的士兵是为了在双方相持不下时能够持久作战。使用飘风式机动快速队形..。普通士兵则是配合作战,保障战斗胜利。”孙膑又说:“明智的君王和精通兵法的将领,都不会用普通士兵去完成关键任务。”问答完毕,孙膑走出来。他的弟子问他:“威王和田忌问策的情况怎么样?”

  孙膑说:“威王问了九个问题,田忌问了七个问题,可以算懂得用兵之道,但还没有完全掌握战争规律。我听说,一贯讲信用的君王,其国家必然昌盛..没有做好准备而用兵的人必定失败,穷兵黩武的人必定灭亡。齐国已传了三代,应该有忧患意识啊!”

  [ 解析]这篇文章以孙膑与齐威王和田忌问答的形式,详尽地论述了用兵的一系列战略和战术原则,从用兵的主导战略思想,到两军对垒时各种情况下的战略、战术,孙膑都是有问必答,而且是准确实用,足以为用兵将领解决诸多疑难,提供有益的指导。孙膑回答齐威王的九个问题,说明的是各种情况下应敌取胜的办法,对于用兵作战当然都有指导作用,但其中最值得人们重视的应该是“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和“素信”这两条。的二三事。第一件事是在李世民统兵征讨王世充时,李世民每天晚上都要查营。

  一天晚上,李世民又去查营,发现降将寻相不见了,他帐下的河东降兵也大多逃亡了。和寻相一同归降的尉迟恭自然也受到怀疑,李世民手下的将领屈突通、殷开山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尉迟恭抓了起来,前去向李世民报告:“尉迟敬德非常勇猛,恐怕以后会叛乱为祸,不如现在趁早杀掉,以绝后患。我们已将他捉住,听侯处决!”李世民大惊说道:“你们二位以为寻相叛逃,就怀疑敬德吗?你们应该知道,敬德如果想叛逃,他一定不会落在寻相后面。现在敬德还在这里,显而易见他并没有叛逃的意思!”说到这里,李世民急步走出帐外,亲自给尉迟敬德解开绑绳,把他领进卧室,拿出黄金相赠,说道:“大丈夫因为意气相投而互相信任,请不要把一点小误会放在心上。你如果一定要投向别处,那就请用这点金子作路费,这也算是我的一点兄弟情谊吧!我怎么会因为谗言而加害正人君子呢?”尉迟恭听了李世民的话,当即拜倒在地,流着泪说道:“大王这样对待我,我尉迟恭并不是草木石头,能不知道感恩吗! 我誓死为大王效力,但这样丰厚的赠金,我实在不敢接受。”李世民扶起尉迟恭,说道,“将军既肯于屈驾留下,这金子就请收下吧!”尉迟恭仍坚决推辞,不肯收。李世民说:“那就算预支的赏金吧!”尉迟恭这才收下,一再拜谢,然后退回本寨。事情也真巧,第二天李世民带领五百骑兵在战地巡视时,突然被王世充的一万多步兵和骑兵包围。正当李世民被王世充的部将单雄信用长枪杀得手忙脚乱之时,尉迟敬德突然冲了过来,一枪把单雄信刺落马下,保护李世民冲出重围,然后又返身冲入敌阵,打乱敌军,配合唐军援兵,杀敌一千余人,吓得王世充抱头鼠窜。尉迟恭不但在这一次救了李世民,后来在玄武门事变中又力保李世民登上帝位,直至终身都效忠于李世民。第二件事是,李世民组织了一支两千人的精锐骑兵,全都穿黑衣黑甲,他亲任统帅,秦叔宝、程咬金、尉迟恭,翟长孙任副帅。每次作战,李世民总是亲自统领这支骑兵部队,冲杀在前,当真是无坚不摧,所向无敌。这样一支敢死队之所以有如此强大的威力,正是李世民平时对他们严格训练,而作战时又身先士卒,以身作则,在将上们心中树立了榜样,建立了威信的结果。第三件事是,李世民登基后做了一个作为皇帝来说可谓空前绝后的决定:让宫廷卫士们在宫中庭院里练习射箭,他自己一有空闲还亲自去教练,并对众军士说:“戎狄等外族入侵,哪朝哪代都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每当边境稍为安定一点,那些身为一国之主的人便只知玩乐,忘了战备,所以,当外族入侵的警报传来时,就没有人敢去抗御了。我现在不用你们开挖游池、修筑花园,只希望你们练习射箭,只要我有空,就来教你们。突厥一旦入侵,我就担任你们的统帅,那时,我国人民就可以比较安宁了。”但是,有些朝臣却甚为担心,对李世民说:“按照历代朝廷的律例,凡是带着兵器到皇上跟前的,应当处以绞刑。现在陛下命令军士在宫廷中射箭,万一有心怀不轨的人借机谋害陛下,那后果将不堪设想啊!”唐太宗李世民却微微一笑,说道:“帝王把四海看作自己一家,全国人民都是我的赤子,我对他们全都推心置腹,完全相信,还怕他们不服我吗?既然如此,为什么却首先就不相信宫中的警卫军士呢?”众将士听了唐太宗这一番话,更是深受感动和鼓舞,更加勤奋地练箭习武,没用几年,全都成了精兵强将,死心塌地为唐太宗效命。从李世民的三件事,我们可以进一步悟出,“素信”的信,有三点含义:

  一是威信,统兵将领也好,一国之君也好,必须以身作则,身为表率,从而取得军队和人民的信任;二是信誉,身为领导者,必须言而有信,言出必行,赏罚分明;三是信任,既有领导者对下属的信任,也有下属对领导者的信任。有了这“三信”,必然形成一个上下同心的局面,那还有什么敌人不能战胜,什么困难不能克服的呢?而这种“ 信”必须建立在“素”的基础上,要靠“平时”、“一贯”去形成,才能有真正的“信”,如果平时无信,到关键时刻哪怕悬出重赏,信誓旦旦,那也是无用的。只有“索信”,才能“令民素听”。“素信”不但在统兵作战中十分重要,在其他方面也同样重要。无论哪一行、哪一级的首领,如果没有“素信”,其下属就不会“素听”,他的指挥就会失灵。即使靠其他手段,例如强迫命令,恐吓利诱,金钱哄骗等等,即使收到一时的效果,那也必定不会很理想,也难以持久。这样的事例很多很多。当今搞市场经济,有些人就以为靠钱就能解决一切,而一味依靠经济手段办事,可实际上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却办不成,办不好,最终还得靠“素信”。对于这一点,连许多西方资本家都能认识到。应该牢记,只有取信于民,才能万民拥戴,才能众志成城!在齐威王之后,田忌又问了七个问题。田忌是带兵将领,所问问题当然不像威王那样,从宏观上谈论用兵战略,而是从领兵作战这一较为具体的问题上谈论战略,七个问题最核心的是“兵之急”,也就是带兵作战最首要最急迫的是什么。文中十分巧妙地用“排他法”,或者叫“穷举法”,由田忌把带兵当中很重要的赏、罚、权、势、谋、诈诸项一一提出,而孙膑都说不是“用兵之急”,以致田忌急问: “此六者,皆善者所用,而子大夫曰非急者也。然则其急者何也?”孙膑这才从容不迫地说出:“必攻不守,兵之急者也。”文章以这种方式摆出观点,确实有奇效,一方面突出了论点,同时更显出了这个论点不同寻常,超出常人的认识。田忌作为一名高级将领,把他所知道的善于用兵者认为十分重要的六项全举了出来,孙膑却一一否定,从而有力地证明了他的认识,他的观点,超过像田忌这洋的善于带兵作战的将领。这种表述方法确实很巧妙。孙膑在这里提出的“必攻不守”,就是主张积极主动进攻,反对消极防守。在军事上,这种主动积极进攻的主张是十分有效的制胜战略思想。人们常说,进攻是最好的防守,制敌机先,方能争得主动仅,先发制人,常常可以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而消极防守是很难守得住的。法国为了防止德国进攻,修建了举世闻名的马其诺防线,这条防线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但是,德军来了个迂回作战,巧妙地绕过防线,打到法军防线后面去了,结果法军一败涂地。这个事例很能说明问题。其实,任何战争,最后都要靠进攻解决问题。抗日战争,毛主席提出了持久战的作战方针,把整个抗日战争分为三个阶段: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且不说第三阶段要以进攻夺取最后胜利,就是在战略防御阶段,毛主席主张的也是积极防御而不是消极防御,以游击战争手段在各个局部积极主动地打击敌人,消耗敌人。正是在这一正确战略思想的指引下,广大抗日军民上动出击,以游击战消灭了日军大量有生力量,直至最后胜利。当然,孙膑在那个时代还不可能十分全面地论述进攻与防御的辩证关系,提出一套完整的进攻和防御战略。但是,我们要吸取其精华,着重领会“必攻不守”这一主张所体现出的积极主动精神,以积极主动的战略思想去从事各项事业,必将受益匪浅。

  再拿我们都十分喜爱的体育比赛来说,如果没有积极主动进攻,是绝对不可能取胜的;就算坚不可破的防守,也只能是保平不输,而不可能取胜。另如当今人们十分关心的反腐败问题,如果不能积极主动去预防,去清查处理,而只是去堵,那将是堵不胜堵,越堵越多,越堵越严重。我们应该大力倡导,极力鼓励积极主动的进攻精神。文章最后总结的“素信者昌”、“用兵无备者伤”、“穷兵者亡”诸项,值得人们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