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第05章 篡卒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本篇论述关系战争胜负的一些重要因素。

  篡卒(1)

  孙子曰:兵之胜在于篡卒(2),其勇在于制(3),其巧在于势(4),其利在于信(5),其德在于道(6),其富在于亟归(7),其强在于休民(8),其伤在于数战(9)。孙子曰:德行者,兵之厚积也(10)。信者,兵[之](11)明赏也。恶战者,兵之王器也(12)。取众者,胜□□□也。孙子曰:恒胜有五:得主****,胜(13)。知道,胜。得众,胜。左右和,胜。量敌计险,胜。孙子曰:恒不胜有五:御将,不胜(14)。

  不知道,不胜。乖将,不胜(15)。不用间(16),不胜。

  不得众,不胜。孙子曰:胜在觉,明赏,选卒,乘敌之□。是谓泰武之葆。孙子曰:不得主弗将也…… * * *……令,一曰信,二曰忠,三曰敢。安(17)忠?忠王。安信?信赏。安敢?敢去不善。不忠于王,不敢用其兵。不信于赏,百姓弗德。不敢去不善,百姓弗畏。二百卅五(1)此是篇题,写在本篇第一简简背。篡借为选,篡卒即选卒,参看《威王问》注(51)。

  (2)军队打胜仗在于选用强卒。

  (3)士卒作战勇敢在于军法严明。

  (4)军队作战机动灵活,在于利用形势。

  (5)利,锐。意谓军队战斗力强,在于将帅言而有信。一说“利”即利害之利,此句意谓将帅有信,为军队的利之所在。

  (6)军队具有好的素质,在于将帅明白用兵的道理。

  (7)军用不绌,在于速战速决。亟(ji及),急。

  (8)军队战斗力强,在于养精蓄锐。

  (9)军队战斗力挫伤,在于频繁作战。

  (10)厚积,丰富的储备。意谓德行是军队的凭藉。

  (11)“之”字原简写脱,据文义补。

  (12)恶(wu勿),厌恶。恶战,不好战。王器,王者之器。

  意谓不好战才是用兵的根本。

  (13)将帅得到君主信任,有指挥作战的全权,可以胜利。

  (14)御,驾驭,控制。意谓将帅受君主牵制,不能自主,就不能胜利。

  (15)乖,离异。意谓将帅不和,不能胜利o(16)间,间谍。

  (17)安,疑问代词,相当于现代语的“哪里”。

  [ 原文]孙子曰:兵之胜在于篡卒,其勇在于制,其巧在于势,其利在于信,其德在于道,其富在于亟归;其强在于休民,其伤在于数战。孙子曰:德行者,兵之厚积也。信者,兵[ 之] 明赏也。恶战者,兵之王器也。取众者,胜囗囗囗也。孙子曰:恒胜有五:得主****,胜。知道,胜,得众,胜。左右和,胜。量敌计险,胜。孙子曰:恒不胜有五:御将不胜。不知道不胜。乖将不胜。不用间不胜。不得众不胜。孙子曰:胜在尽囗,明赏,选卒,乘敌之囗。是谓太武之葆。孙子曰:不得主弗将也..(以下为散简、缺文)..令,一曰信,二曰忠,三曰敢。安忠?忠王。安信?信赏。安敢?敢去不善。不忠于王,不敢用其兵。不信于赏,百姓弗德。不敢去不善,百姓弗畏。

  [ 译文]孙膑说:“用兵取胜的关键在于选拔士兵。士兵的勇敢在于军纪严明,士兵的作战技巧在于指挥得当,士兵的战斗力强在于将领的信用,士兵的品德在于教导。军需充足在于速战速决,军队的强大在于百姓休养生息,军队受损伤在于作战过多。”孙膑说:“品德高尚是用兵的深厚基础。讲信用,就是要对士兵明确颁示奖赏。能够进行殊死战斗的士兵是用兵的王牌。..”孙膑说:“常胜办法有五条:将领得到君王充分信任,得以全权指挥军队时,可以取胜;将领懂得用兵规律,可以取胜;将领得到广大士兵的拥护,可以取胜;军队上下左右同心同德,可以取胜;将领能够充分了解敌情,并能利用地形,可以取胜!”孙膑说:“常败的原因也有五条:将领受君王控制而不能独立指挥,不能取胜;将领不懂用兵规律,不能取胜:将领不和,不能取胜;将领不能得到广大士兵拥护,不能取胜。”孙膑说:“取胜在于..明确赏格,选拔士兵,趁敌军..这是用兵取胜建立奇功的法宝。”孙膑说,“得不到君王的信任是无法统兵作战的。..”..一是信,二是忠,三是敢。什么是忠?就是忠于君王。什么是信?就是对悬赏讲信用。什么是敢?就是敢于抛弃不正确的东西。如果不忠于君王,就不敢领君王的兵打仗。如果对奖赏不讲信用,就不能得到士兵的拥护。如果不能抛弃错误的东西,士兵就不会敬服。

  [ 解析]这篇文章不长,子数不多,但内容十分丰富,论述了带兵用兵的一系列十分重要的问题,可谓句句精辟,字字珠玑,值得字斟句酌,细细品味。该文开宗明义地提出了“兵之胜在于选卒”这一观点,在进行了一系列论述之后,孙膑又突出强调“明赏、选卒..是谓太武之葆”。孙膑在两于多年前就提出这一主张,并将其突出为用兵取胜的法宝,这确实了不起,十分难能可贵。那时,虽然中国刚刚进入封建社会的战国时期,不像汉朝开始独尊儒术以后那样,把人严格分成“治人”和“治于人”两大类,突出少数统领人物的决定作用,但毕竟还不是都能认识和承认广大人民群众的决定作用,一般的认识和主张还是君王、将帅是战争胜败的决定因素。特别是当时武器装备水平低,更容易突出武艺高强的将领的作用。而孙膑却能独树一帜,旗帜鲜明地提出选拔士兵是用兵取胜的关键,说明他是一位高明的军事家,他的这种主张,为后代许多卓越的军事家所接受,并用于自己的用兵作战。在这里,我们首先想到了病死之后,曹真等大臣拥立曹睿继位,当时曹睿年幼,朝政实际靠曹真,曹休、陈群和司马懿四位顾命大臣支掌。诸葛亮想趁魏主曹睿年幼,司马懿训练兵马尚未成功之际,进兵伐魏,完成他统一中原的心愿。但诸葛亮仍然担心司马懿领兵作战,难于取胜。这时,马谡建议乘魏国新丧,曹睿刚登基,年龄又小,朝臣争权之机,用反间计除去司马懿。诸葛亮采纳马谡意见,派人去散布流言,张贴告示,说司马懿要谋反,这一计谋果然奏效,曹睿信以为真,太尉华韶和司徒王朗又乘机进言除掉司马懿。司马懿被罢去官职,回归故里,他所统领的雍,凉兵马,改由曹休统领。诸葛亮得报高兴极了,当即上《出师表》,请求出兵伐魏。后主当然批准。诸葛亮带领战将数十员,大军30 万,屯驻汉中。赵云自愿请战,担任先锋,由邓芝随同,带领副将十员,精兵五千,先行进入魏国境内。魏主得报,大吃一惊,慌忙向群臣问计,夏侯渊的儿子夏侯惇愿意前去抵敌,曹睿就任命他为大都督,统领关西兵马前去迎敌。蜀魏两军在凤鸣山相遇,魏军先锋韩德的四个儿子很快败在赵云手下,死的、伤的、被活捉的,无一幸免。韩德吓破了胆,抢先逃跑,八万军兵溃不成军。韩德回报,夏侯惇亲自出战,又是大败而回。后来诸葛亮领军到来,施用巧计,连破魏军几座城池,大军直出祁山,兵临渭水西岸,魏军的大都督夏侯惇早已成了蜀军俘虏。魏主曹睿得到警报,吓得要命,忙问:“谁能给我打退蜀兵?”魏国朝臣互相推诿,最后由曹真任大都督,王朗任军师,调集20 万大军前去迎战蜀军。结果,第一次对阵,诸葛亮就在阵前骂死了王朗,接着又将计就计,利用魏军前来劫寨的机会,大败魏军。以后又经几番较量,诸葛亮指挥蜀军兵将,连败魏军及魏军千方百计请来的15 万羌兵。曹真一筹莫展,赶忙派人回朝求援。曹睿得报,毫无主意,还是太傅钟繇奏请重新起用司马懿,才算有了转机。司马懿受封平西都督后,一面调集南阳军马赶赴长安,一面先斩后奏,及时处理了孟达谋反事变,避免了孟达归降蜀国抄魏军后路的严重局面。曹睿得报,又对司马懿表示一番歉意,并授予见机行事不必先奏的大权。不久,司马懿利用诸葛亮误用马谡的错误,攻下街亭,迫使诸葛亮退军。这个事例充分说明君王的信任和授权以及将领指挥的关键作用,当司马懿被罢官后,魏军统帅不善指挥,接连吃败仗,而司马懿复出后,马上扭转了局面,不但避免了局面进一步恶化,而且退了蜀军。这不仅有司马懿善用兵,指挥得当的因素,还有君王的信任和授权问题。试想,如果司马懿不敢先斩后奏,及时平息盂达谋反,那将会出现如下局面:等孟达直接插入魏国都城时,恐怕司马懿也无回天之力了。由此可见,军队的指挥权是多么重要。在这里,我们不禁会联想到我国许多国营企业的危机问题,其原因固然多种多样,但没有充分的自主权不能不说是重要原因之一。这和军队的指挥权问题,在本质上不是一样的吗?二是军队上下左右同心同德的问题,其中将领之间的团结和谐更加重要。国家也是如此。人们都知道历史故事《将相和》,廉颇和蔺相如消除误解和隔阂,同心协力辅佐赵王,才使赵国这样一个弱国能抗住强秦的各种压力,粉碎秦国的各种阴谋,保卫国家的独立完整。至于领军将领因同心协力而战胜强敌,或因不和因而败给弱敌的事例,古今中外都不罕见。而在这里,人们还不得不进一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有团结同心或不和的现象呢?鄙人以为,关键是当事者以什么为重。蔺相如之所以对廉颇的歧视侮辱一忍再忍,是为了国家利益;廉颇之所以去向蔺相如负荆请罪,也是出于对蔺相如一心为国的高尚品格的崇敬,同样是为了国家利益。将相同为国家利益,自然就和了。再看当今我国的一些单位、企业,往往也由于领导不团结而使得工作无法搞好,究其原因,不外乎个人利益的纠缠。本文附录的残简中论述了“信”、“忠”和“敢”三个字,说明这三条也是带兵中极其重要的。文章说,做不到这三条就不能得到广大军兵的敬畏、信任和拥护,那结果将是统兵将领的灾难。这三条都很重要,但其中的“信”和“忠”是人们谈论最多的,本书其他篇章也谈到。而“敢”字,孙膑将其界定为“敢去不善”,值得作点分析。“敢”的含义很广,且都和统兵用兵大有关系,但孙膑全不涉及,唯独提出“去不善”,这说明孙膑确有过人的独到见解。作为统兵将领,勇敢、敢做敢为等固然必不可少,但敢于承认错误、改正诸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更少有人认识到这一点在统兵中的重要,把这一条当做一个关键因素提出来。孙膑将这一条和“信”与“忠”并列,值得深思。有这样一个事例,那是曹操带兵去讨伐张绣路上发生的事。曹军进兵之时,正当麦熟季节,但行军路上,曹操却不见百姓收麦。他了解到这是怕兵,不敢下地收割。于是,曹操派人到远近各村传谕百姓及各处地方官员:“我奉天子诏命,出兵讨伐叛逆,为民除害。现在正当麦子成熟的时候,我因不得已的原因现在起兵,为保护百姓,我命令官兵凡是经过麦田,有践踏麦子的,一律斩首!我的军法很严,众百姓不用惊疑。”百姓听了传谕,无不欢呼称颂,遥望尘土遮天的行军道路跪拜。曹军官兵严格遵守曹操的命令,经过麦田时,全部下马行走,用手扶住麦子,相互传递通过,无人敢践踏麦子。当曹操骑马行进时,忽然田里一只斑鸠惊飞起来,曹操骑的马受惊窜进了麦田,踩坏了一大片麦田,曹操当即叫来行军主簿,议处自己践踏麦田的罪。主簿说,“怎么能议丞相的罪呢?”曹操说:“我自己制订法规,我又自己违犯了法规,怎么能让众人心服呢?”当即抽出佩剑要自杀,众人急忙劝止。谋士郭嘉说:“古时《春秋》上有记载,‘法不加于尊’。丞相总领大军,怎么能自戕呢?”曹操沉吟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既然《春秋》上有‘法不加于尊’这一说法,那我就姑且免死吧!”随即用剑割下自己的头发,扔在地上说:“割下头发权且代替首级!”又派人把头发传给三军将士看,并告之:“丞相践踏麦田,本来应该斩首,以便执行号令,现在割下头发代替。”全军将士全都十分敬畏,无人敢不遵守军令。这个故事正好说明统帅“敢去不善”的作用。批评和自我批评,是中国共产党章程规定的党员必须遵守的一条准则,但愿所有的共产党员,担任领导职务的共产党员,切实做到为人民的利益坚持好的,为人民的利益去掉“不善”,带领全国人民,搞好改革、开放,尽快把我国建设成繁荣昌盛的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