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第07章 八阵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本篇前一段说明所谓“王者之将”应具备的条件。后一段论述用“八阵”作战,要根据敌情和地形确定战法,配备兵力。

  八阵(1)

  孙子曰:智不足,将兵,自恃也。勇不足,将兵,自广也。不知道,数战不足,将兵,幸也。

  夫安万乘国(2),广万乘王,全万乘之民命者,唯知道。知道者,上知天之道,下知地之理,内得其民之心,外知敌之情,阵则知八阵之经,见胜而战,弗见而诤(3),此王者之将也。

  孙子曰:用八阵战者,因地之利,用八阵之宜。用阵三分,诲阵有锋,诲锋有后(4),皆待令而动。斗一,守二(5)。以一侵敌,以二收。敌弱以(6)乱,先其选卒以乘之(7)。敌强以治(8),先其下卒(9)以诱之。车骑与(10)战者,分以为三,一在于右,一在于左,一在于后。易(11)则多其车,险则多其骑,厄(12)则多其弩。险易必知生地、死地,居生击死(13)。

  八阵(1)此是篇题,写在本篇第一简简背。古人讲布阵之法多称“八阵”。“八阵”不是指八种不同的阵。

  (2)万乘国,指可以出兵车万乘的大国。

  (3)诤(zheng证),借为静。意谓没有取胜的把握就按兵不动。

  (4)诲,疑借为每。锋,先锋部队。后,后续部队。

  (5)意谓以三分之一的兵力与敌交战,以三分之二的兵力等待时机。

  (6)以,犹言“而”。下文“敌强以治”同。

  (7)乘,凌犯。意谓先以精兵攻击敌人。

  (8)治,严整。意谓敌人战斗力强,阵容严整。

  (9)下卒,战斗力弱的士卒。

  (10)与,参与。

  (11)易,地形平坦。

  (12)厄(e饿),指两边高峻的狭窄的地形。

  (13)生、死,指生地、死地。
 

   [ 原文]孙子曰:智不足,将兵,自恃也。勇不足,将兵,自广也。不知道,数战不足,将兵,幸也。夫安万乘国,广万乘王,全万乘之民命者,唯知道。知道者,上知天之道,下知地之理,内得其民之心,外知敌之情,阵则知八阵之经,见胜而战,弗见而诤,此王者之将也。孙子曰:用八阵战者,因地之利,用八阵之宜。用阵三分,诲阵有锋,诲锋有后,皆侍令而动。斗一,守二。以一侵敌,以二收。敌弱以乱,先其选卒以乘之。敌强以治,先其下卒以诱之。车骑与战者,分以为三,一在于右,一在于左,一在于后。易则多其车,险则多其骑,厄则多其弩。险易必知生地、死地,居生击死。

  [ 译文]孙膑说:“智谋不足的人统兵,只不过是自傲。勇气不足的人统兵,只能自己为自己宽心。不懂兵法,又没有一定实战经验的人统兵,那就只能靠侥幸了。若要保证一个万乘大国的安宁,扩大万乘大国的统辖范围,保全万乘大国百姓的生命安全,那就只能依靠懂得用兵规律的人了。所谓懂得用兵规律的人,那就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在国内深得民心。对外要熟知敌情,布阵要懂得八种兵阵的要领,预见到必胜而出战,没有胜利的把握则避免出战。只有这样的人才是足当重任的将领。”孙膑说:“用八种兵阵作战的将领,要善于利用地形条件,选用合适的阵势。布阵时要把兵分为三部分,每阵要有先锋,先锋之后要有后续兵力,所有军兵都要等待将令才能行动。用三分之一的兵力出击,用三分之二的兵力守卫。用三分之一的兵力攻破故阵,用三分之二的兵力完成歼敌任务。敌军兵力弱而且阵势混乱时,就先进精兵去攻击敌军。敌军强大而且阵势严谨时,就先用一些弱兵去诱敌。用战车和骑兵出战时,把兵力分为三部分,一部分在右侧,一部分在左侧,一部分断后。地势平坦的地方用战车,地势险阻的地方则多用骑兵,地势狭窄险要的地方多用弓弩手。但无论在险阻还是平坦的地方,都必须先弄清楚,哪里是生地,哪里是险地,要占据生地,把敌军置之死地而后消灭。”

  [ 解析]这篇文章虽然题目是“八阵”,但并不是具体讲述八种兵阵的布阵方法和具体运用的,而是从宏观上论述用兵的基本规律,着重于对将领的要求和使用阵法的基本原则。文章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集中论述对统兵将领的基本要求,第二部分则论述使用阵法的基本原则,而从全文的主旨来看,还是着重于论述统兵作战的将领应该而且必须具备的军事素养。本文从“智、勇、道”三个方面论述统兵作战的将领应该而且必须具备的素养。文章从反正两方面,以对比的方法,先说明“智不足”、“勇不足”、“不知道”三者的后果,接着又以排比的句式,突出强调为保证大国的安全和发展,必须而且唯有知“道”才行。在此基础上,再把“知道”归结为七项具体内容:上知天之道,下知地之理,内得其民之心,外知敌之情,阵则知八阵之经,见胜而战,弗见而诤。最后强调说明,只有懂得这七项的将领才是足以担当重任,能保国安民的“王者之将”!“智”和“勇”,是统兵将领必不可少的军事素养,可说尽人皆知,但很少有带兵将领敢于承认自己“智”或“勇”不足。可以说,古今中外真正足智而又勇敢的将领并不多,而智勇双全,又精通用兵之道的将领、统帅就更加难得了。我们可以看两个实例。唐高祖李渊在长安登基之后,便想平定陇西,以解除后顾之忧。当时,占据陇西的薛举也已称帝,且有数十万军兵,实力很强。他有一个儿子名叫仁杲,善于骑马射箭,武艺高强。他有个绰号,叫做“万人敌”,据说有万夫莫挡之勇,在陇西从无敌手,只是在的部署后,诸葛亮才以姜维任先锋,亲自统领大军由斜谷去攻打墌城。再说马谡带2.5 万精兵到达街亭后,看了看地势,就笑诸葛亮太多心了,他料定魏军绝不敢来。于是,把诸葛亮的谆谆嘱咐全抛到脑后去了。王平要在五路总口当道下寨,马谡却要上土山屯军。王平说:“如果魏军来围住土山怎么办?”马谡不屑地大笑说道:“你真是女人的见解!兵法不是早就说了‘居高临下,势如破竹’吗?魏军如果来,我一定杀他一个片甲不回!”王平又说:“我多次随丞相出征,每到一处,丞相都尽心指教。我看这座山是个绝地。如果魏军切断我军水道,我军将会不战自乱。”马谡说:“你不要乱说!孙子说:‘置之死地而后生。’如果魏军断我水道,蜀兵还能不拼命死战吗!我军定可以一当百!我一向多读兵书,丞相还事事问计于我,你凭什么拦阻我?”王平说服不了他,又请求分出一部分兵力,在山下扎一个小寨,成为犄角之势,可互相呼应。就连这一主张,马谡也不同意。这时逃难的百姓已纷纷拥来,说魏军到了。王平仍坚持分兵扎寨,马谡才勉强拨给五千人,还说:“等我破了魏军,你可别到丞相面前去分享功劳!”王平不理他,自去山下扎寨,并画好地图,派人给诸葛亮送去。再说司马懿听到司马昭探路回报说,街亭已有守军,只得叹息道:“诸葛亮真是神人!我不如他。”司马昭又笑着说,蜀军屯兵山上,司马懿这才放下心来。随后,司马懿又亲自去察看。马谡见了,竟大笑说:“他们如果要命,就不要来围山!”司马懿察看完毕,命张去拦住王平,派申仪、申耽去围山、断水道。司马懿随即指挥大军把土山四面围住。蜀军众兵一见满山遍野都是魏军,十分严整,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下山。马谡连连摇动红旗指挥冲杀,可蜀军兵将谁敢去冲呀!马谡勃然大怒,亲自杀了两员将领,众蜀军害怕,才奋力往山下冲击。但在魏军严密围困下,哪里冲得动呀!蜀军兵将只好退回山上。马谡这才知道事情不妙,下令坚守待援。但王平被张拦住。蜀军被困了一天,滴水皆无,吃不上饭,嚷嚷不止。到了半夜,山南的蜀军就打开寨门,下山投降魏军去了。司马懿又命人沿山放火,蜀军更是大乱。马谡一看守不住了,就什么也不管了。驱赶残兵冲杀下山,往西逃跑。司马懿放他过去,张却带兵追来,亏得魏延挡住,张才退去。由于马谡瞎指挥,蜀军大吃败仗,魏延、王平、高翔也无力回天,只好退到阳平关去。马谡的夫败,使诸葛亮不得不冒险唱了一出“空城计”,方才侥幸退了魏军,避免了更大损失。马谡自恃精通兵法,刚愎自用,实则大大不“智”。再者,事到临头,他一见不妙,又慌忙逃跑,说明他不勇。马谡违背军事常识部署军队,说明他根本不懂用兵之“道”。不智、不勇、不知“道”,不败才怪!什么是真“智”、真“勇”、真“知道”,从上述两个事例不难看出。和用兵打仗一样,要干好任何一领事业,同样需要从事该项事业的人,尤其是其领导人,必须有真“智”、真“勇”,真知“道”。现今是科技大发展的时代,对领导人的素质要求,仍可概括为“智、勇、道”,“智”者,是要有现代科学知识和现代管理知识,能够掌握国内外各方面的情况,审时度势地作出正确的决策和指挥,来不得半点主观臆断和虚伪。“勇”是敢于及时正确决断,那种“研究研究”,久拖不决,不敢负责的作风只会误事,要勇于决断,敢于负责。知“道”,就是要真正掌握事物的固有规律,精通业务,会领导,善管理。时代需要有真知的见的、大智大勇的、真正懂行的领导人,但愿在现代化建设中涌现出越来越多的“王者之将。”文章的后一部分讲的是统兵将领应该具备的排兵布阵的基本素质和一些基本原则,这些原则当然都很重要,统兵将领必须懂得。这些问题其他篇章还有专门论述,这里不再多作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