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第08章 地葆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本篇从军事上论述各种地形的优劣。篇题原写在篇末。

  孙子曰:凡地之道,阳为表,阴为里(1),直者为纲,术(2)者为纪。纪纲则得,阵乃不惑。直者毛产(3),术者半死。凡战地也,日其精也,八风(4)将来,必勿忘也。绝水(5)、迎陵(6)、逆流(7)、居杀地(8)、迎众树(9)者,钧举也,五者皆不胜。南阵之山,生山也。东阵之山,死山也。东注之水,生水也。北注之水,死水。不流,死水也。

  五地之胜(10)曰:山胜陵,陵胜阜,阜胜陈丘,陈丘胜林平地。五草之胜曰:藩、棘、椐、茅、莎。五壤之胜:青胜黄,黄胜黑,黑胜赤,赤胜白,白胜青。五地之败(11)曰:谿、川、泽、斥。五地之杀(12)曰:天井、天宛、天离、天隙、天柖(13)。五墓(14),杀地也,勿居也,勿□也。春毋降,秋毋登。军与阵皆毋政前右,右周毋左周(15)。地葆二百(1)阳,疑指高亢明敞的地形。阴,疑指低洼幽暗的地形。

  (2)术,疑借为屈。

  (3)毛和产都有生长的意思,“毛产”与下文“半死”相对。

  (4)八风,八方之风。古人认为风的方向、大孝疾徐都与战争胜负相关。

  (5)绝水,渡水。

  (6)迎陵,面向高陵。

  (7)逆流,军阵处于河流下游。

  (8)杀地,极不利的地形。

  (9)迎众树,面向树林。

  (10)五种地形的优劣。

  (11)五地之败,五种败地。此下简文仅列举四地,疑漏抄一字。

  (12)五地之杀,五种杀地。

  (13)《孙子·行军》言险地种类有天井、天牢、天罗、天隙、天陷五类。天井,指四边高中间低洼之地。天离即《孙子》天罗(离、罗二宇古代音近通用),指草木茂密如罗网之地。天隙,指出道少而狭的地形。天宛,疑与《孙子》天牢相当。《孙子》“天陷”,银雀山竹简本《孙子兵法》作“天{尧召}”,本篇“天柖”当为“天{尧召}”的异文。

  (14)五墓,疑即指天井、天宛等五种杀地。

  (15)周,周匝环绕。左周、右周,疑指山陵高地在军阵的左侧或右侧。古兵书多认为军阵右背山陵为有利。

  [ 原文]孙子曰:凡地之道,阳为表,阴为里,直者为纲,术者为纪。纪纲则得,阵乃不惑,直者毛产,术者半死。凡战地也,日其精也,八风将来,必勿忘也。绝水、迎陵、逆流、居杀地、迎众树者,钧举也,五者皆不胜。南阵之山,生山也。东阵之山,死山也。东注之水,生水也。北注之水,死水。不流,死水也。五地之胜曰:山胜陵,陵胜阜,阜胜陈丘,陈丘胜林平地。五草之胜曰:藩、棘、椐、茅、莎。五壤之胜:青胜黄,黄胜黑,黑胜赤,赤胜白,白胜青。五地之败曰:谿、川、泽、斥。五地之杀曰,天井、天宛、天离、天隙、天柖。五墓,杀地也,勿居也,勿囗也。春毋降,秋毋登,军与阵皆毋政前右,右周毋左周。

  [ 译文]孙膑说:“就地形的一般状况而言,向阳的地方是表,背阴的地方是里,大路为纲,小路为纪,掌握了大小道路的分布状况,布阵用兵就可以自如了。大路畅通的地区有利于运动作战,而小路难行的地区就不便于运动作战了。凡是用于作战的地方,日照的条件都很重要,对于四面八方风向的变化,千万不能忘记观察了解。渡河涉水,向山陵进发,处在河流下游,在死地扎营驻守,靠近树林,在这五种情况下,都容易招致失败,用兵时要特别注意。适于南面布阵的山是生山。运于东面布阵的山是死山。向东流的水是生水,向北流的水是死水,不流动的水也是死水。就五种地形对用兵的优劣比较而言,山地胜过丘陵,丘陵胜过土山,土山胜过小土丘,小土丘又胜过有树林的平地。五种草的优劣依次是:知母草、荆棘、灵寿木、茅草、莎草。五种土壤的优劣比较是:青土胜过黄土,黄土胜过黑土,黑土胜过红土,红土胜过白土,白土又胜过青土。五种可能导致作战失败的地形是:山溪、河流、沼泽、盐碱地..。五种可能导致全军覆没的地形是:似天井般四周封闭的洼地,四周是高山、易进难出的地方,草木丛生有罗网的地方,两面高山夹峙的狭窄山沟,沼泽地区。这五种地形犹如军队的坟墓一般,都是凶多吉少的‘杀地’,不能在这里驻扎..。春天不能在低洼地扎营,秋天不能在高处扎营。驻军和布阵时,都不要改变右前方的有利地形,要选择右翼有丘陵或高地作屏障,而不要左翼有屏障。”

  [ 解析]这篇文章是专门论述地形的。地利是用兵的三要素之一,而善于利用地形则是地利的核心内容。作者在本文中对各种地形在用兵作战中的利弊作了详细的论述,特别详细地指出了“死地”、“杀地”的种种地形,告诫统兵将领勿入“死地”,勿陷“杀地”。这些论述和告诫对统兵将领确实非常有益,值得仔细思索。地形对于用兵作战的重要性可说尽人皆知,但更重要的是巧妙利用。三国时期,蜀汉建兴十二年春天,的羽翼,再会师荥阳,与项羽最后决战。刘邦欣然同意,并命令韩信统兵北伐,去消灭代、赵、燕。当韩信灭了代,正向赵国进军时,赵王已接到警报,立即集中军队,在井陉口外扎下营垒。这井陉口在太行山东面,形势十分险要,易守难攻。赵国又有20 万大军在此扼守,真可说是难以逾越的关隘了。赵国有一个很会用兵的将领叫李左车,他分析了当时的形势后指出,韩信所带的汉军刚打了胜仗,乘胜前进士气高昂,其兵锋是不易正面抵挡的。但是,汉军前来,补给不易,要从千里之外运军粮来,还得拾取柴草做饭,士兵劳累,吃饭没有保证,而且井陉口道路狭窄难行,有几百里长,骑兵只能成单行前进,运粮十分困难,必定跟不上。李左车提出,由他带三万人马,从小路插过去,截住汉军的辎重,断绝汉军的后路。而由赵歇带领大军,深沟高垒,从正面阻注汉军的进路,但不要交锋。这样,汉军往前无法越过赵军坚固的防御阵地,后退又被李左车堵住退路,将被困在井陉口的山路之中,不出10 天,汉军必定溃散,赵军可以不战而胜。这确实是利用井陉口的地利消灭汉军的最佳方案,可惜曾帮助赵歇恢复王位、身为代王的陈余根本听不进去。这个自以为熟读兵书,通晓兵法的陈余对李左车说,“兵书上说:‘十倍于敌人,就包围敌人;一倍于敌人,就进击敌人。’现在韩信号称有几万人马,实际只有几干,而且是八千里之外赶来,早已疲惫不堪了。我军有20 万,又是以逸待劳,难道还要害怕它、躲避它吗,那岂不让人笑话,让诸侯以为我们胆怯,都来欺负我们!”陈余不听李左车的意见,李左车也无能为力。这个情况,早有细作报告韩信。韩信听了,十分高兴,当即领兵直向井陉口进发,急行军几百里,在离井陉口30 里的地方驻扎下来。韩信和曾是赵歇助手、后被陈余赶走的张耳密商之后,立即调兵遣将。他先派出两千骑兵,各带一面红旗,从山中小路绕到赵军背后的山沟里埋伏,只等赵军出动,营垒空虚时,立即冲进敌军营地,把赵军的旗帜全部拔去,换插上汉军的红旗,并待机夹击赵军。又派出一万人马,开出井陉口,背靠井陉东面的绵蔓河列阵。赵军没发现埋伏的两千汉军,只看见背水列阵的汉军,全都大笑韩信没有军事常识,竟把一万军兵抛在一个既不能进又不能退的死地之中。韩信部署完毕,等到天亮,使命令部下竖起汉军的旗号,带领主力,擂着战鼓,气势雄壮地走出井陉口。赵军早已等得不耐烦了,一见汉军,立即冲出堡垒,迎杀过去。双方战斗十分激烈,打了一阵,汉军退向背水阵地,旗帜战鼓扔得满地都是。赵军以为消灭汉军的时机到了,立即全军离开营垒,争先恐后去捉拿韩信、张耳。汉军背水面敌,无路可退,只有横下一条心,拼命厮杀。正当汉赵两军在河边激战时,埋伏的两千汉军,乘机冲入赵军营垒,把赵军旗帜全部拔去,换上了汉军红旗。赵军一时不能消灭河边汉军,刚想退回去休整一下,猛然看见自己营垒中红旗耀眼,全都吓傻了。赵军随即乱纷纷地抢先逃命,赵军将领竭力制止,并当场处斩数人,仍不能奏效。占领赵军营垒的汉军一看时机到了,立即冲去,与从河边追击赵军的汉军配合,夹击逃敌。这一仗,占尽优势的赵军全军溃散,损失惨重。那位自以为是的陈余被汉军追杀,赵王也成了俘虏。韩信背水一战大破赵军,是我国历史上的著名战例之一。仅从利用地形这一点来说,这个战例就是提供了很好的正反两方面的经验。赵国本来有绝对有利的地形条件,如果照李左车的意见据险坚守,再切断汉军后路,那汉军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但陈余舍弃极其有利的地形条件,离开险要的营垒去和舍死拼杀的汉军对垒,这是弃长就短,结果吃了大败仗。这是不懂得利用地利,不会用兵的典型,和前文解析中提到的马谡失街亭倒是十分相似,都是只知生搬硬套兵法上的字句,断章取义。而韩信却是巧用地形的典范,他充分了解敌情和当地地形,并针对当时的敌我态势,巧妙部署兵力,既引诱敌军离开坚固的营垒,又充分发挥自己的战斗力,从而克敌制胜。这里有两点值得特别注意,一是韩信知己知彼,活用兵法。他把一万汉军放到既不能进又不能退的“死地”,而且是在赵军注视下这样排兵,他正是用这一大背兵法常规的办法才成功地引出赵军。但他绝不是像马谡那样盲目地套用“置之死地而后生”,而是建立在科学分析的基础上的。战斗结束后,韩信和部下将领有一段对话,将领问:“兵法上说,军队列阵时,应该右边和背后靠近山陵,前面和左边靠近水泽。但是你却正好相反,让我们背靠河水列阵,我们当时确实既不理解又不信服。然而结果我军却大获全胜,这究竟是什么道理呢?”韩信回答说:“这个道理兵法书上也早就说过了,叫做:‘陷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我们的士兵多半是新兵,没有受过严格的训练,缺乏实战锻炼,战斗意志不很坚强。所以,必须把他们放在没有退路的‘死地’或‘亡地’,他们才会拼命战斗,死里求生。如果把他们放在安全地带,万一抵挡不住敌人的攻势,他们就会逃跑,哪里还能够指望他们呢?我让他们背水列阵,就是‘陷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的实际应用。”这段对话充分说明韩信是科学用兵,韩信反用兵法而取胜,还不只在于巧用诱敌军兵,还在于巧用伏兵。第二点就是韩信在敌军毫无觉察的情况下,把两千骑兵埋伏在敌后,收到了出奇制胜的效果。试想,如果没有这两千军兵占据敌军营垒,给敌军造成那种心理震慑和军事压力,汉赵两军交战将会是一种什么结果,恐怕胜的就不是汉军了。可见,韩信巧设这支伏兵实在是取胜的关键,也正体现了韩信用兵的高明。这也可以和马谡用兵作点比较,马谡只知把军队“置之死地而后生”,却没有相应措施保证其生,所以只能有惨败的下场。用兵之中能够出制胜绝招,这正是统兵将领指挥水平高的反映。两个实例给我们以很大的启示:发挥地利是一个系统工程,而不是简单地选择一个有利地形就可奏效的,诸葛亮和韩信的成功不仅在于利用地形,更主要的还在于巧计诱敌上钩,以便充分发挥地利,克敌制胜。这个道理发人深省。当前,在改革开放中,我国各地都十分注重发挥地区优势,引进外资和先进技术,但实际成效却大不一样,这和当事人的实际运作水平关系极大。诸葛亮和韩信那种知己知彼,审时度势,胸有全局,巧妙布局的指挥才能值得学习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