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第10章 兵情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此篇题为编者所加。本篇以矢、弩、发者分别比喻士卒、将帅和君主,认为只有三方面都合乎要求,才能胜敌。此篇字体与《势备》篇相同,文章思路也近似,有可能就是《势备》篇的后半。

  孙子曰:若欲知兵之情,弩矢其法也。矢,卒也。弩,将也。发者,主也(1)。矢,金在前,羽在后(2),故犀而善走(3)。前……今治卒则后重而前轻,阵之则辨,趣之敌则不听(4),人治卒不法矢也。弩者,将也。弩张柄(5)不正,偏强偏弱而不和,其两洋之送矢也不壹(6),矢虽轻重得,前后适,犹不中[招也]……将之用心不和……得,犹不胜敌也。矢轻重得,前[后]适,而弩张正,其送矢壹,发者非也,犹不中招也(7)。

  卒轻重得,前……兵……犹不胜敌也(8)。故曰,弩之中彀(9)合于四,兵有功……将也,卒也,□也。故曰,兵胜敌也,不异于弩之中招也。此兵之道也。

  * * *

  ……所循以成道也。知其道者,兵有功,主有名。

  (1)发者,指发射的人。主,君主。

  (2)金,箭簇。羽,箭羽。

  (3)犀,犀利。走,疾行。

  (4)辨,同办。以上两句意谓使之列阵,虽能办到,但使其进攻敌人,则不听命。

  (5)柄,指弩臂。

  (6)洋,疑借为翔。两翔,两翼。此句意谓由于弩臂不正,弩弓两翼发矢的力量就不一致。

  (7)招,箭靶。犹,仍然。这几句的意思是说:弩和箭都合标准,但发射的人有错误,仍不能射中箭靶。

  (8)本句残缺,大意似谓将与卒都合标准,君主不能善用,也不能胜敌。

  (9)彀(gou够),箭靶。
 

  [ 原文]孙子曰:“若欲知兵之情,弩矢其法也。矢,卒也。弩,将也。发者,主也。矢,金在前,羽在后,故犀而善走。前..今治卒则后重而前轻,阵之则辨,趣之敌则不听,人治卒不法矢也。弩者,将也。弩张柄不正,偏强偏弱而不和,其两洋之送矢也不壹,矢虽轻重得,前后适,犹不中[ 招也] ..将之用心不和..得,犹不胜敌也。矢轻重得,前[ 后] 适,而弩张正,其送矢壹,发者非也,犹不中招也。卒轻重得,前..兵..犹不胜敌也。故曰,弩之中彀合于四,兵有功..将也,卒也,□也,故曰,兵胜敌也,不异于弩之中招也。此兵之道也。(以下为散简)..所循以成道,知其道者,兵有功,主有名。

  [ 译文]孙膑说:如果想要明白用兵之道,去体会弩弓发射的道理就行了。箭就好比士兵,弩弓就如将领,用弩弓射箭的人就是君王。箭的结构是金属箭头在前,羽毛箭翎在后,所以箭能锐利、迅速并且射得远,..现今用兵却是后重而前轻,这样用兵布阵,只能造成混乱,而去攻打敌军则会调动不灵,问题就在用兵的人不去效法射箭的道理。弩弓就好比是将领。开弓射箭时,弓把没有摆正,用力过强或过弱不能及时察觉,弓两端发箭的力量就不一致,即使箭头和箭尾的轻重是合适的,前后顺序也没有颠倒,还是不能射中目标。这个道理在用兵中也是一样,尽管士兵配置得当,但将领不和,仍然不能战胜敌军。如果箭头和箭尾的轻重得宜,前后顺序也正确,同时开弓时也把得很正,整张弓的发射力量也协调一致,但是射箭的人不得要领,不能正确发射,也还是不能射中目标。这就好比用兵时,士兵配五得当,将领也协力同心,而君王却不能正确使用这支军队,那也照样不能战胜敌军。所以说,箭射中目标的条件是箭、弩弓、射箭人和目标四项全都符合要求,而军队要战胜敌军,也必须士兵配五得当,将领之间同心协力,君王能正确使用军队。由此可见,用兵战胜敌军,和用箭射中目标没有任何不同。这正是用兵的规律。..如能从弩弓发射之中悟出道理,就会领会用兵的规律,按这个规律去用兵,就能建立功勋,君王也能威名远扬

  [ 解析]这篇文章论述的是军队的内部关系,作者把这些关系分为三个层次,并从各自的特点指出应该注意处理好这些关系。这三层是:兵士、将领和君王。从这三层人员的关系来说,有同一层次的人之间的相互关系,也有三层人之间的相互关系,要细说这些关系,那就十分繁杂了。但作者只是抓住对用兵取胜关系最大的一点进行分析阐述,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孙膑实在高明。看来孙膑很善于运用比喻来论述抽象而深奥的道理,能非常形象而生动地说明问题,给人留下鲜明而深刻的印象,孙膑在这篇文章中以弓箭及开弓放箭作比喻来说明军队内部的各种关系,非常贴切,很容易把道理讲清。孙膑说:“矢,卒也。”非常肯定地说出士兵好比是箭,并从箭的结构说明该如何配置士兵。他用箭头是金属、箭尾是羽毛箭翎的,箭才能锐利、迅速,并且射得远的道理,非常确切地说明了兵力配置必须前“重”后“轻”,即必须把精锐主力放在前锋线上,孙膑还进一步指明人们用兵的后重而前轻的错误,并肯定地说,这只能造成混乱,用以攻敌必然调动不灵。这一兵力配置的原则是重要的,正如人们常说的“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一样。当年抗金的故事。岳飞训练出了一支技术精良的岳家军,全军将士在岳飞统领下,上下一致,左右齐心,誓死打败金兵,收服国土,所以连战连胜。岳飞正要挥师直捣黄龙,痛饮胡虏血之际,南宋皇帝却连下12 道金牌,硬逼岳飞退兵,还把岳飞捉回临安害死,使得收复失地、恢复中华统一的希望破灭。这不正说明君王不能正确使用军队的结果吗!岳飞是精忠报国的统帅,其部下将领同仇敌忾,誓死收复失地,岳家军的全体兵士英勇善战,令敌军丧胆。可南宋皇帝却不让这样一支军队去打金兵,收复国土,而是听信秦桧的馋言,一心屈膝求和,反而嫌岳飞及其军队妨碍了他的和议策略,要捆住这支军队的手脚,在此情况下,岳家军有天大的本事也是无能为力!还有一个事例也能很恰当地说明孙膑见解的正确。秋收起义和井岗山会师后,毛主席和朱总司令亲手缔造了中央苏区,随后苏区军民又在毛主席正确战略思想指导下,接连粉碎了蒋分石的四次围剿,不但巩固而且扩大了苏区,壮大了红军力量。可是,“左”倾机会主义者却夺去了领导权,把毛主席等排斥在领导层之外,去搞什么“御敌于国门之外”,让人数和装备都比国民党军队差得很远的红军去和敌人打阵地战,拼消耗,结果是红军打不破蒋介石百万大军的第五次围剿,而不得不开始大转移。长征初期仍是处处挨打,连吃败仗。然而,遵义会议后,毛主席重新指挥,形势立即大变,红军由被动变为主动,最终胜利到达陕北根据地,开创了革命发展的新局面。同样的红军队伍,在军力最强大时,由于“左”倾机会主义者瞎指挥,不能正确使用,就连吃败仗,损失惨重,而当毛主席正确指挥时,则能扭转形势,战胜强敌,这不正是“君王”能否正确“射箭”的道理吗?其实,何止用兵,一个国家的各项事业,一个单位的工作、生产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冗员充斥,人浮于事,领导不和的单位,绝不可能把事情办好。

  学学孙膑的论述,悟出点道理,会于事有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