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第25章 将败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本篇列举将帅品质上的种种缺点,这些缺点都会导致战争失败。

  将败(1)

  将败:一曰不能而自能。二曰骄。三曰贪于位。四曰贪于财。[五曰]□。六曰轻。

  七曰迟。八曰寡勇。九曰勇而弱。十曰寡信。十一[曰]……十四曰寡决。十五曰缓。十六曰担十七曰□。十八曰贼(2)。十九曰自私。廿曰自乱。多败者多失。

  (1)此是篇题,单独写在一简上。

  (2)贼,残暴。

  [ 原文]将败:一曰不能而自能。二曰骄。三曰贪于位。四曰贪于财。[ 五曰□。]六曰轻。七曰迟。八曰寡勇。九曰勇而弱。十曰寡信。十一[ 曰] ..十四曰寡决。十五曰缓。十六曰怠。十七曰□。十八曰贼。十九曰自私。廿曰自乱。多败者多失。

  [ 译文]统兵将领遭致失败的原因有以下种种:第一种是自己本来没有能力却自认能力高强;第二种是骄傲自大;第三种是贪图权位;第四是贪图钱财;第五种是..第六种是轻敌;第七种是反应迟钝;第八种是缺乏勇气;第九种是表面勇敢,实际懦弱;第十种是缺乏信誉;第十一种是..第十四种是优柔寡断;第十五种是行动迟缓;第十六种是懈怠懒惰;第十七种是..第十八种是暴虐;第十九种是自私;第二十种是自己把事情搞乱。将领的毛病越多,失败就越多。

  [ 解析]这篇文章仍然是论述统兵将领的品德修养和指挥素养,但和前面两篇不同,不是正面论述将领应有的品质,而是从反面为将领设镜,把可能招致失败的种种缺陷、错误一一列出,足以让将领们引以为戒。这篇论述实际是前两篇的继续和补充。孙膑把将领们常犯、易犯和可能犯的错误分门别类地逐条列出,竟达20种之多,可谓十分详尽,十分具体,可见孙膑对此研究根深,分析很细,也可见他对此十分重视。孙膑最后警告说:“将领的毛病越多,失败就越多!”可做为统兵将领的一面明镜。细读孙膑所列各项,可说条条都是致命错误,一条也犯不得。谓予不信,可看下面实例。唐朝开国之初,隋末反叛群雄并未全部降服,隋朝将领也还有的尚在顽抗。宇文化及便是隋未的一员大将,他杀了隋炀帝之后,自称大丞相,仍拥有重兵,几经转战到了魏县。在这个地区既有自称夏王的窦建德,又有奉唐高祖李渊的诏命进击魏县的唐将淮南王李神通。宇文化及抵挡不住李神通率领的唐军的进攻,只得放弃魏县,用隋朝宫中的珍宝买动山东的反王王薄,一同拒守聊城。宇文化及支持了一些时日,城中粮食将尽,又听说窦建德要来攻城,军心开始动摇。宇文化及十分恐慌,派人向李神通送信,表示愿意投降。谁知李神通却怒骂,“弑君逆贼,还想屈膝求生吗?”李神通的副使崔世干进谏道:“他既愿意投降,不妨允许。”而李神通却斥责说,“我军征战已久,无非是为了诛杀逆贼。现今逆贼已经粮尽计穷,旦夕之间我军便可攻克,我正要进城诛杀逆贼,以扬国威,并且夺取他的钱财珍宝赏给将士,如果今天接受他投降,试问,我还能以什么名义出动军队去惩罚他?我又拿什么东西去奖赏众军呢?”崔世干又说:“现今窦建德马上就要到了,宇文化及又未能平定,我军内外受敌,必败无疑!现今如若受降,可以不战而取得聊城,平定逆贼,为什么却要因贪图敌军的财物而拒绝其投降呢?”这番话说得十分中肯,分析透彻入理,谁知李神通不但不听,反而勃然大怒,把崔世干关在军营之中。随后,宇文上及给宇文化及运来了粮食,宇文化及也不再谈投降之事。当时有一位贝州刺史赵君德,也归李神通指挥,他带领军兵攻城,正当他身先士卒,奋勇登上城头之际,李神通反而鸣金收军,赵君德孤掌难鸣,只好退下,结果功亏一篑。赵君德回营后诘问李神通,为什么让他收兵,李神通说:“窦建德的军兵马上就到,我军不能继续攻城了。”赵君德遥望东方,并未看见一兵一卒到来,知道是李神通妒忌争功,只好一声叹息。过了一夜,才听见锣鼓喧天,窦建德督促军兵杀来。李神通一见夏军声势浩大,不敢迎战,领兵退走。李神通功败垂成,就是犯了孙膑所说的错误,而且不止一条,他本来没有能力却自认高明,不肯听取副使崔世干的正确意见,拒绝受降。他对当时的形势没有全面认识,不能及时决策,贻误战机,使得宇文化及得到补给,又遭夏军威逼,说明他反应迟钝,优柔寡断。他在赵君德已登上城头,胜利即将到手之际,反而鸣金收兵,更反映了他品质很差,自私忌功,置军队和国家利益于不顾。他不但不听崔世干的正确意见,反而将其关了起来,既是自大,又是暴虐,自乱军心。李神通犯的错误可谓多了,难怪他不但失去到手的胜利,被迫退走,后来还连吃败仗,丢城失地,最后他自己也成了窦建德的俘虏,正应了孙膑说的“将领毛病越多,失败就越多”的论断。东晋末年,在北方有一南燕,向南侵犯,刘裕带兵前去征讨。当时南燕君主是慕容德,在位七年,死后其兄长的儿子慕容超继位。这个慕容超专宠信公孙五楼,而对亲族十分猜忌,屡次加以诛戮,又派部将领兵侵入河南境内,掳掠数千男女;还到淮北大肆抢掠,捉走了阳平太守和济南太守。刘裕调集大军,经沂、淮河入泗水,到达下邳后,留下船舰辎重,领兵徒步向琅琊进军。所经过的地方筑城并派人守卫。随从诸将中有些有不同看法,拦住刘裕的马进谏:“燕人听说我军远道而来,我料定他们不敢与我军交战,然而,他们如果据守大岘山,实行坚壁清野,我军无处得到粮食,必将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那将如何是好!”刘裕笑着说:“诸君不必害怕!我早已摸透燕人,他们生性贪婪,从来没有长远打算,只图近利,只知掳掠,他们退走时舍不得毁掉禾苗,而且,他们会认为我们孤军深入,必定难于持久。他们只须进据临胸,最多是退守广固,便可无事,所以他们不会据守天险。那么,当我军进入岘山时,他们一定会大出意外,惊惶失措,我们还愁不能攻克敌军吗?我现在就和大家约定,我们只管奋勇上前,一定可以灭掉燕贼!”刘裕催着众军昼夜不停地进军。而南燕皇帝慕容超果然和刘裕所料一样,不听公孙五楼的计谋,放弃大岘山天险,只去加固都城,整备车杖兵马,等着决战。刘裕带领军兵过了大岘山,仍没有燕兵出现,知道自己所料不错,不禁举起手来指着天说:“我军幸亏得到老天爷保祐,能够轻松地过了这处险关,消灭贼虏,便在此一举了!”当时慕容超任命公孙五楼为征虏将军,带领部将及五万步、骑军兵,屯兵临胸。听说东晋大军到达,慕容超又亲自统领四万步兵和骑兵,出来接应。幕容超让公孙五楼到离临胸城40 里的巨蔑水去守卫。待公孙五楼到达该河岸边时,晋军前锋已经到达,两军相争,燕军抵敌不住,往后退去。晋军有四千辆战车,分为左右两翼,徐徐推进,直达临朐城外10 里,慕容超带领所有军兵前来,两军展开一场恶斗,战了一天,仍是旗鼓相当,未分胜负。刘裕的一名参军向刘裕献计:“现在燕军全体出动前来接战,城中必定空虚,将军为什么不派兵抄小路去袭击敌军城池呢?这就是当年韩信破赵用过的妙计呀!”刘裕连声说好,当即派兵数千,由两员部将率领,绕过燕军后面,前去袭击临朐城。此时城内只有老弱残兵守卫,城南有一营垒,也不过军兵千名,遭受晋军突然袭击,哪有抵抗之力。晋军轻易占领了临朐城。慕容超得知临朐城池已失,大吃一惊,便不顾燕军大队,单人独骑跑了回去。燕军失去主子,顿时大乱,纷纷逃跑,刘裕挥兵追击,吓得慕容超马失前蹄,摔下马来,差点儿被晋军捉住。亏得公孙五楼替他换了一匹马,保护他得以逃脱。慕容超拼命逃跑,跑回广固城中,尚来不及整顿人马,晋军已经追到,突入了外城。慕容超和公孙五楼退入内城死守。晋军猛攻,一时未能攻下,刘裕便下令筑起长围困敌,堡垒高达三丈,还有三道堑壕相连。一面派人招降远近人众,选拔贤德之人加以任用,当地汉族和夷族人士都很高兴,很拥护刘裕。慕容超困守孤城,万般无奈,派尚书郎张纲,夜里缒出城外,去向秦国求援,救兵没请来,张纲却成了晋军俘虏。刘裕大喜,亲自为张纲解绑,赐酒压惊,张纲便归顺了刘裕。慕容超没盼来秦国援兵,却见到张纲站在晋军的楼车上劝降。燕军大为惊恐,慕客超派人向刘裕求和,刘裕斥退了来使。慕客超无计可施,第二次派尚书令韩范去向秦国求援。秦国自己尚且吃紧,哪里派得出援兵,只派了一名使臣去威胁刘裕,要刘裕退兵,说是如若不退,秦军10 万铁骑将来攻打晋军。刘裕很清楚这是虚声恫吓,便怒斥来使:“你去向你的主子姚兴传话,等我平定青州之后,便要进函谷关了,如果姚兴想早死,那就让他快来吧!”张纲善于制造攻城器具,刘裕便让他设计监造,果然十分巧妙,攻城之时,可以保护自己不受损失便能登城。韩范见孤城难保,也投降刘裕。刘裕让韩范到城下招降守将,城中军兵更失信心,陆续出城投降。刘裕见时机成熟了,便发动了总攻。南燕尚书悦寿见势不妙,便开城迎进晋军。慕容超带领数十人马逃跑,不到一里路,就被晋军捉回。征服南燕,就刘裕来说是知己知彼,算度准确,用兵得当。而在慕容超来说,却是犯了几大错误,首先是残杀亲族,不得人心;其次是南征掳掠,行为残暴;第三、也是最严重的一条是放弃天险,退守孤城;第四是只图近利,没有远谋,把粮食留给晋军;第五是盲目出战,没有后援;第六是一旦失败,只顾自己逃命,导致全军溃乱..这诸多错误,使他败得很惨。李神通、慕容超两人所犯错误相似,其下场也类似——当了俘虏。人们可以从他们的事例中看出,孙膑所列各项,确实是用兵之大忌。当然,孙膑的这些论述,也不仅仅适用于用兵之人,而是适用于各行各业,从事各项工作的人,如若犯了类似错误,必定遭致失败,“毛病越多,失败越多”,值得人们自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