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谷梁传》隐公(元年~十一年)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隐公元年

  元年春,王正月。虽无事,必举正月,谨始也。公何以不言即位?成公志也。焉成之?言君之不取为公也。君之不取为公何也?将以让桓也。让桓正乎?曰不正。《春秋》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隐不正而成之,何也?将以恶桓也。其恶桓何也?隐将让而桓弑之,则桓恶矣。桓弑而隐让,则隐善矣。善则其不正焉何也?《春秋》贵义而不贵惠,信道而不信邪。孝子扬父之美,不扬父之恶。先君之欲与桓,非正也,邪也。虽然,既胜其邪心以与隐矣,已探先君之邪志而遂以与桓,则是成父之恶也。兄弟,天伦也。为子受之父,为诸侯受之君,已废天伦而忘君父以行小惠,曰小道也。若隐者可谓轻千乘之国,蹈道则未也。

  三月,公及邾仪父盟于眛。及者何?内为志焉尔。仪,字也。父,犹傅也,男子之美称也。其不言邾子何也?邾之上古微,未爵命于周也。不日,其盟渝也。眛,地名也。

  夏,五月,郑伯克段于鄢。克者何?能也。何能也?能杀也。何以不言杀?见段之有徒众也。段,郑伯弟也。何以知其为弟也?杀世子母弟目君,以其目君,知其为弟也。段,弟也而弗谓弟,公子也而弗谓公子,贬之也。段失子弟之道矣,贱段而甚郑伯也。何甚乎郑伯?甚郑伯之处心积虑成于杀也。于鄢,远也。犹曰取之其母之怀中而杀之云尔,甚之也。然则为郑伯者宜奈何?缓追逸贼,亲亲之道也。

  秋,七月,天王使宰咺来归惠公、仲子之賵。母以子氏,仲子者何?惠公之母,孝公之妾也。礼,賵人之母则可,賵人之妾则不可。君子以其可辞。受之,其志不及事也。賵者何也?乘马曰賵,衣衾曰襚,贝玉曰含,钱财曰赙。

  九月,及宋人盟于宿。及者何?内卑者也。宋人外卑者也。卑者之盟不日。宿,邑名也。

  冬,十有二月,祭伯来。来者,来朝也。其弗谓朝何也?寰内诸侯非有天子之命,不得出会诸侯。不正其外交,故弗与朝也。聘弓鍭矢不出竟埸,束修之肉不行竟中,有至尊者不贰之也。公子益师卒。大夫日卒,正也。不日卒,恶也。

  ◇隐公二年

  二年春,公会戎于潜。会者,外为主焉尔。知者虑,义者行,仁者守,有此三者然后可以出会。会戎,危公也。

  夏,五月,莒人入向。入者,内弗受也。向,我邑也。无侅帅师入极。入者,内弗受也。极,国也。苟焉以入人为志者,人亦入之矣。不称氏者,灭同姓,贬也。

  秋,八月庚辰,公及戎盟于唐。

  九月,纪履緰来逆女。逆女,亲者也。使大夫,非正也。以国氏者,为其来交接于我,故君子进之也。

  冬,十月,伯姬归于纪。礼,妇人谓嫁曰归,反曰来归,从人者也。妇人在家制于父,既嫁制于夫,夫死从长子。妇人不专行,必有从也。伯姬归于纪,此其如专行之辞何也?曰非专行也。吾伯姬归于纪,故志之也。其不言使,何也?逆之道微,无足道焉尔。纪子伯、莒子盟于密。或曰纪子伯莒子而与之盟。或曰年同爵同,故纪子以伯先也。

  十有二月乙卯,夫人子氏薨。夫人薨不地。夫人者,隐之妻也。卒而不书葬,夫人之义从君者也。郑人伐卫。

  ◇隐公三年

  三年春,王二月己巳,日有食之。言日不言朔,食晦日也。其日有食之何也?吐者外壤,食者内壤。阙然不见其壤,有食之者也。有,内辞也。或,外辞也。有食之者,内于日也。其不言食之者何也?知其不可知,知也。

  三月庚戌辰,天王崩。高曰崩,厚曰崩,尊曰崩。天子之崩,以尊也。其崩之何也?以其在民上,故崩之。其不名何也?大上,故不名也。

  夏,四月辛卯,尹氏卒。尹氏者何也?天子之大夫也。外大夫不卒,此何以卒之也?于天子之崩为鲁主,故隐而卒之。

  秋,武氏子来求赙。武氏子者何也?天子之大夫也。天子之大夫,其称武氏子何也?未毕丧,孤未爵。未爵使之,非正也。其不言使何也?无君也。归死者曰賵,归生者曰赙。曰归之者,正也。求之者,非正也。周虽不求,鲁不可以不归。鲁虽不归,周不可以求之。求之为言,得不得未可知之辞也。交讥之。

  八月庚辰,宋公和卒。诸侯日卒,正也。

  冬,十有二月,齐侯、郑伯盟于石门。癸未,葬宋缪公。日葬,故也,危不得葬也。

  ◇隐公四年

  四年春,王二月,莒人伐杞,取牟娄。《传》曰:言伐言取,所恶也。诸侯相伐取地于是始,故谨而志之也。戊申,卫祝吁弑其君完。大夫弑其君,以国氏者,嫌也,弑而代之也。

  夏,公及宋公遇于清。及者,内为志焉尔。遇者,志相得也。宋公、陈侯、蔡人、卫人伐郑。

  秋,翬帅师会宋公、陈侯、蔡人、卫人伐郑。翬者何也?公子翬也。其不称公子何也?贬之也。何为贬之也?与于弑公,故贬之也。

  九月,卫人杀祝吁于濮。称人以杀,杀有罪也。祝吁之挈,失嫌也。其月,谨之也。于濮者,讥失贼也。

  冬,十有二月,卫人立晋。卫人者,众辞也。立者,不宜立者也。晋之名,恶也。其称人以立之,何也?得众也。得众则是贤也。贤则其曰不宜立,何也?《春秋》之义,诸侯与正而不与贤也。

  ◇隐公五年

  五年春,公观鱼于棠。《传》曰常事曰视,非常曰观。礼,尊不亲小事,卑不尸大功。鱼,卑者之事也,公观之,非正也。

  夏,四月,葬卫桓公。月葬,故也。

  秋,卫师入郕。入者,内弗受也。郕,国也。将卑师众曰师。

  九月,考仲子之宫。考者,何也?考者,成之也,成之为夫人也。礼,庶子为君,为其母筑宫,使公子主其祭也。于子祭,于孙止。仲子者,惠公之母。隐孙而修之,非隐也。初献六羽。初,始也。谷梁子曰:舞《夏》,天子八佾,诸公六佾,诸侯四佾。初献六羽,始僭乐矣。《尸子》曰:舞《夏》,自天子至诸侯皆用八佾。初献六羽,始厉乐矣。邾人、郑人伐宋。螟。虫灾也。甚则月,不甚则时。

  冬,十有二月辛巳,公子彄卒。隐不爵命大夫,其曰公子彄何也?先君之大夫也。宋人伐郑,围长葛。伐国不言围邑,此其言围何也?久之也。伐不逾时,战不逐奔,诛不填服。苞人民,殴牛马,曰侵。斩树木,坏宫室,曰伐。

  ◇隐公六年

  六年春,郑人来输平。输者堕也。平之为言,以道成也。来输平者,不果成也。

  夏,五月辛酉,公会齐侯,盟于艾。

  秋,七月。

  冬,宋人取长葛。外取邑不志,此其志何也?久之也。

  ◇隐公七年

  春,王三月,叔姬归于纪。其不言逆何也?逆之道微,无足道焉尔。滕侯卒。滕侯无名,少曰世子,长曰君,狄道也。其不正者名也。

  夏,城中丘。城为保民为之也。民众城小则益城。益城无极。凡城之志,皆讥也。齐侯使其弟年来聘。诸侯之尊,弟兄不得以属通。其弟云者,以其来接于我,举其贵者也。

  秋,公伐邾。

  冬,天王使凡伯来聘。戎伐凡伯于楚丘以归。凡伯者何也?天子之大夫也。国而曰伐,此一人而曰伐,何也?大天子之命也。戎者卫也。戎卫者,为其伐天子之使,贬而戎之也。楚丘,卫之邑也。以归,犹愈乎执也。

  ◇隐公八年

  八年春,宋公、卫侯遇于垂。不期而会曰遇。遇者,志相得也。

  三月,郑伯使宛来归邴。名宛,所以贬郑伯,恶与地也。庚寅,我入邴。入者,内弗受也。日入,恶入者也。邴者,郑伯所受命于天子而祭泰山之邑也。

  夏,六月己亥,蔡侯考父卒。诸侯日卒,正也。辛亥,宿男卒。宿,微国也。未能同盟,故男卒也。

  秋,七月庚午,宋公、齐侯、卫侯盟于瓦屋。外盟不日,此其日何也?诸侯之参盟于是始,故谨而日之也。诰誓不及五帝,盟诅不及三王,交质子不及二伯。

  八月,葬蔡宣公。月葬,故也。

  九月辛卯,公及莒人盟于包来。可言公及人,不可言公及大夫。螟。

  冬,十有二月,无侅卒。无侅之名,未有闻焉。或曰,隐不爵大夫也。或说曰,故贬之也。

  ◇隐公九年

  九年春,天王使南季来聘。南,氏姓也。季,字也。聘,问也。聘诸侯,非正也。

  三月癸酉,大雨,震,电。震,雷也。电,霆也。庚辰,大雨雪。志疏数也。八日之间再有大变,阴阳错行,故谨而日之也。雨月,志正也。侠卒。侠者,所侠也。弗大夫者,隐不爵大夫也。隐之不爵大夫何也?曰不成为君也。

  夏,城郎。

  秋,七月。无事焉,何以书?不遗时也。

  冬,公会齐侯于防。会者,外为主焉尔。

  ◇隐公十年

  十年春,王二月,公会齐侯、郑伯于中丘。

  夏,翬帅师会齐人、郑人伐宋。

  六月壬戌,公败宋师于菅。内不言战,举其大者也。辛未取郜,辛巳取防。取邑不日,此其日何也?不正其乘败人而深为利、取二邑,故谨而日之也。

  秋,宋人、卫人入郑。宋人、蔡人、卫人伐载。郑伯伐取之,不正其因人之力而易取之。故主其事也。

  冬,十月壬午,齐人、郑人入郕。入者,内弗受也。日入,恶入者也。郕,国也。

  ◇隐公十一年

  十有一年春,滕侯、薛侯来朝。天子无事,诸侯相朝,正也。考礼修德,所以尊天子也。诸侯来朝时正也,特言同时也,累数皆至也。

  夏,五月,公会郑伯于时来。

  秋,七月壬午,公及齐侯、郑伯入许。

  冬,十有一月壬辰,公薨。公薨不地,故也。隐之,不忍地也。其不言葬何也?君弑,贼不讨,不书葬,以罪下也。隐十年无正,隐不自正也。元年有正,所以正隐也。

上篇 目录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