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辽史

天祚皇帝本纪

2014-08-27 16:00:40
  (一)

  天祚皇帝,名延禧,字延宁,乳名阿果。道宗的孙子,父为顺宗大孝顺圣皇帝,母为贞顺皇后萧氏。大康元年(1075)出生。六岁时封为梁王,加号守太尉,兼中书令。三年后,进封为燕国王。大安七年(1091),总北南院枢密使事,加尚书令,为天下兵马大元帅。

  寿隆七年(1101)正月十三日,道宗崩逝,延禧奉遗诏即皇帝位于柩前。群臣奉上尊号曰天祚皇帝。

  二月初一,改元乾统,大赦天下。下诏对于遭耶律乙辛所诬陷者,恢复其官职爵位,籍没者放出,流放者召回。初四,派使者向宋朝以及西夏、高丽告哀。十四日,以北府宰相萧兀纳为辽兴军节度使,加号守太傅。

  三月初六,诏令有司将张孝杰之家属分赐给群臣。十三日,征召僧人法颐在内廷设立斋戒。

  夏四月,天旱。

  六月初一,到庆州。初五,宋朝派遣王潜等前来吊唁祭祀。初七,高丽、夏国分别派使者慰唁祭祀。初九,以南府宰相斡特剌兼任南院枢密使。十一日,追谥懿德皇后为宣懿皇后。十三日,以宋魏国王和鲁斡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十六日,北平郡王耶律淳晋封为郑王。十八日,北院枢密使耶律阿思加号于越。二十二日,安葬仁圣大孝文皇帝、宣懿皇后于庆陵。

  秋七月初四,阻卜、铁骊前来进贡。

  八月二十五日,拜谒庆陵。

  九月十四日,拜谒怀陵。十七日,歇驾于藕丝淀。

  冬十月初五,拜谒乾陵。十七日,奉上皇考昭怀太子谥号曰大孝顺圣皇帝,庙号顺宗,皇妣谥曰贞顺皇后。

  十二月初二,以枢密副使张琳为知枢密院事,以翰林学士张奉皀为参加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初七,宋朝派遣黄实前来祝贺皇上即位。十一日,高丽、夏国均派遣使者前来祝贺。十九日,诏令对于先朝已经施行之事,不得上奏折议之。

  当初,任命杨割为生女真部节度使,其俗称呼为太师。到了这年(1101)杨割死去,传位于兄之子乌雅束,后来乌雅束死,其弟阿骨打即位。

  乾统二年(1102)春正月,皇上到鸭子河。

  二月初六,到春州。

  三月,酷寒,已化之冰再度封合。

  夏四月二十七日,下诏诛杀乙辛党人,迁徙其子孙到边疆;挖开乙辛、萧得里特之墓,剖开棺材,斩戮其尸体;将他们的家属分别赐给遭他们诬陷杀害者的家人。

  五月十一日,斡特剌进献耶睹刮等部俘虏和战利品。

  六月初八,因为天雨停止狩猎,歇驾于散水原。二十二日,夏国王李乾顺再度派使者请求下嫁公主于他。二十三日,南院大王陈家奴辞官。二十八日,李乾顺遭到宋人攻击,派李造福、田若水前来求援。

  闰六月初七,策试贤良。十九日,降惠妃为庶人。

  秋七月,出猎于黑岭,因连降大雨,拨给猎人马匹。阻卜前来进犯,斡特剌等击败之。

  冬十月初四,萧海里叛乱,劫掠乾州武库兵器甲胄。命令北面林牙郝家奴搜捕之,萧海里逃入陪术水阿典部。十五日,以南府宰相耶律斡特剌为北院枢密使,参知政事牛温舒为知南院枢密使事。

  十一月十四日,郝家奴因为未能捕获萧海里,被免去官职。二十一日,以上京留守耶律慎思为北院枢密副使。有司请求以皇上生日作为天兴节。

  三年(1103)春正月初一,到混同江。女真函盛萧海里首级,派使者前来进献。二十八日,皇上到春州。

  二月二十一日,因武清县发生特大水灾,解除对于陂塘湖泽之禁令。

  夏五月初十,因为猎人很多逃亡,严格定立禁令。二十七日,消夏于赤勒岭。二十八日,拜谒庆陵。

  六月十四日,夏国王李乾顺再次派使者请求皇上下嫁公主于他。

  秋七月,中京降冰雹,伤害了庄稼。

  九月二十八日,到中京。冬十月十三日,吐蕃派使者前来进贡。十四日,夏国再次派使者求援。二十三日,在观德殿祭祀先祖。

  十一月二十日,文武百官给皇上加尊号为惠文智武圣孝天祚皇帝,大赦天下,以宋魏国王和鲁斡为皇太叔,梁王挞鲁晋封为燕国王,以郑王耶律淳为东京留守,晋封越国王,百官分别晋升官阶一级。二十一日,以惕隐耶律何鲁扫古为南院大王。二十二日,因为接受尊号,祭告祖庙。二十九日,拜谒太祖庙。追尊太祖之高祖为昭烈皇帝,庙号肃祖,尊太祖之高祖妣为昭烈皇后;追尊太祖曾祖曰庄敬皇帝,庙号懿祖,曾祖妣曰庄敬皇后。召监修国史耶律俨纂修太祖诸帝《实录》。

  十二月初三,到藕丝淀。

  这一年,放榜录进士马恭回等一百零三人。

  四年(1104)春正月十三日,临幸鱼儿泊。二十七日,出猎于木岭。二十八日,燕国王挞鲁逝世。

  三月初四,鼻骨德派使者前来进贡。

  夏六月初三,歇驾于旺国崖。十三日,夏国派遣李造福、田若水前来求援。二十二日,吐蕃派使者前来进贡。

  秋七月,南京发生蝗灾。九日,出猎于南山。十二日,以西北路招讨使萧得里底、北院枢密副使耶律慎思同为知北院枢密使事。二十日,以同知南院枢密使事萧敌里为西北路招讨使。

  冬十月初九,凤凰出现于氵郭阴。十九日,临幸南京。

  十一月初五,御临迎月楼,赐钱给贫民。

  十二月初二,任命张琳为南府宰相。

  五年(1105)春正月初六,夏国派遣李造福等人前来求援,并请求讨伐宋国。二十一日,以辽兴军节度使萧常哥为北府宰相。二十八日,派遣枢密直学士高端礼等人讽谕宋国撤回伐夏的军队。

  二月初四,微服出行,探视百姓疾苦。初七,临幸鸳鸯泊。

  三月初四,以族女南仙封为成安公主,下嫁于夏国王李乾顺。

  夏四月十七日,在炭山射虎。

  五月初七,消夏于南崖。十六日,宋国派曾孝广、王戬回访。

  六月初九,夏国派使者前来致谢,并贡献土产。二十四日,临幸候里吉。

  秋七月,拜谒庆陵。

  九月十七日,歇驾于藕丝淀。二十一日,拜谒乾陵。

  冬十一月初四,禁止商贾之家应考进士。二十二日,高丽三韩国公王..逝世,其子王俣派使者前来告哀。

  十二月初六,夏国再次派遣李造福、田若水求援。初十,宋派遣林洙前来商议与夏国订立和约。

  六年(1106)春正月初八,派遣知北院枢密使事萧得里底、知南院枢密使事牛温舒出使宋国,劝谕宋国归还所侵占的夏国土地。

  夏五月,消夏于散水原。

  六月二十一日,夏国派遣李造福等前来致谢。

  秋七月初四,阻卜前来进贡。初五,皇上到黑岭。十一日,在鹿角山狩猎。

  冬十月十七日,宋与夏通使交好,派遣刘正符、曹穆前来告知。二十二日,以皇太叔、南京留守和鲁斡兼任惕隐,以东京留守、越国王耶律淳为南府宰相。

  十一月初八,任命谢家奴为南院大王,马奴为奚六部大王。初九,举行柴册礼。十一日,大赦天下,任命和鲁斡为义和仁圣皇太叔,越国王耶律淳晋封为魏国王,封皇子敖卢斡为晋王,习泥烈为饶乐郡王。十二日,拜谒太祖庙。十七日,祭祀木叶山。

  十二月十二日,封耶律俨为漆水郡王,其余官员晋升爵位各有等差。

  七年(1107)春正月,在鸭子河钓鱼。

  二月,歇驾于大鱼泊。

  夏六月,驻于散水原。

  秋七月,到黑岭。

  冬十月,拜谒乾陵,在医巫闾山狩猎。

  这一年,放榜录进士李石等一百人。

  八年(1108)春正月,到春州。

  夏四月十六日,封高丽王王俣为三韩国公,追赠其父王..为高丽国王。

  五月,消夏于散水原。

  六月十三日,西北路招讨使萧敌里率领诸蕃前来朝见。十七日,行射柳礼以祈雨。二十三日,夏国王李乾顺因成安公主生子,派使者前来报喜。二十八日,皇上到黑岭。

  秋七月二十日,因天雨停止狩猎。

  冬十二月初四,高丽派使者前来致谢。

  九年(1109)春正月初一,皇上到鸭子河。

  二月,到春州。

  三月十四日,夏国因为宋不肯归还土地,派使者前来告知。

  夏四月初八,五国部前来进贡。

  六月初二,在特里岭消夏。

  秋七月,降霜,伤害了庄稼。十一日,出猎于候里吉。

  八月二十五日,下雪,停止打猎。

  冬十月初二,遥祭木叶山。初六,下诏免除今年的租税。

  十二月十四日,高丽派使者前来进贡。

  这一年,放榜录进士刘桢等九十人。

  十年(1110)春正月初二,先期举行立春典礼。到鸭子河。

  二月初一,歇驾于大鱼泊。

  夏四月初八,五国部首领前来进贡。十八日,先期举行再生礼。二十五日,出猎于北山。

  六月初七,消夏于玉丘。十六日,夏国派李造福等人前来进贡。二十七日,阻卜前来进贡。

  秋七月初四,拜谒庆陵。

  闰七月辛亥日,拜谒怀陵。己未日,拜谒祖陵。壬戌日,皇太叔和鲁斡逝世。

  九月初九,免行重九节典礼。

  冬十月,歇驾于藕丝淀。

  十二月十五日,改明年年号。

  这一年,大饥荒。

  天庆元年(1111)春正月,在鸭子河钓鱼。

  二月,到春州。

  三月十三日,五国部首领前来进贡。

  夏五月,消夏于散水原。

  秋七月,出猎。

  冬十月,歇驾于藕丝淀。

  二年(1112)春正月初一,到鸭子河。十九日,五国部首领前来进贡。

  二月初十,皇上到春州,临幸混同江钓鱼,境外生女真酋长在千里以内者,依旧例均要前来朝觐。适逢“头鱼宴”,酒至尽头,皇上凭临殿前栏杆,命诸位酋长依次起舞;独有阿骨打推辞说不会跳舞。再三劝谕之,始终不肯听从。后来一日,皇上私下对枢密使萧奉先说“:前天的宴会上,阿骨打意气豪迈,顾盼之间不同于常人,可以借口边境事务诛杀他。否则,必定会留下后患。”奉先说“:粗人不懂礼义,没有大的过错而诛杀他,恐怕会伤害向慕归化之心。他即使有叛离之心,又能有什么作为呢?”阿骨打之弟吴乞买、侄儿粘罕、胡舍等人曾经随驾狩猎,能够点鹿射鹿,刺杀虎,搏击熊。皇上高兴了,便晋升他们的官爵。

  夏六月初五,消夏于南崖。初九,和州回鹘前来进贡。十三日,成安公主前来朝见。十九日,阻卜前来进贡。

  秋七月初十,出猎于南山。

  九月初五,射得一只熊,宴饮群臣,皇上亲自弹奏琵琶。当初,阿骨打在混同江赴宴回府,怀疑皇上得知他有二心,于是举兵,先兼并附近部族。女真赵三、阿鹘产抵拒之,阿骨打掳获他们的家属。二人赶赴咸州申诉,详稳司送北枢密院处理。枢密使萧奉先当作平常之事上奏,仍旧送交咸州责问,想让他悔过自新。后来多次征召,阿骨打始终称病不肯到京。

  冬十月二十七日,高丽三韩国公王俣之母去世,前来告哀,当即派遣使者前往祭奠,让王俣起复续任。同月,歇驾于奉圣州。

  十一月初二,临幸南京。十四日,拜谒太祖庙。

  这一年,放榜录进士韩窻等七十七人。

  三年(1113)春正月十三日,赐钱给南京贫民。十四日,到大鱼泊。二十一日,严禁僧尼破戒。二十三日,出猎于狗牙山,酷寒,猎人大多冻死。

  三月,登记诸道民户,将大牢古山围场地之居民迁徙于外地。阿骨打在某日率五百骑兵冲至咸州,百姓大受惊恐。次日,到详稳司,与赵三等人在法庭上当面互相指责。阿骨打不服,送交主管部门审讯。在一天晚上逃走。派人向皇上分辩诉说,说是详稳司想杀他,所以不敢留下。此后征召再不肯来。

  夏闰四月,李弘借妖术左道聚众肇乱,将他肢解,将五段肢体分别拿到五京示众。

  六月初六,斡朗改国派使者前来贡献良犬。初七,夏国派使者前来进贡。

  秋七月,临幸秋山。

  九月,歇驾于藕丝淀。

  十一月十七日,以三司使虞融为知南院枢密使事,以西南面招讨使萧乐古为南府宰相。

  十二月初三,高丽派使者前来感谢祭奠。初六,回鹘派使者前来进贡。初七,以枢密直学士马人望为参知政事。初九,知枢密院事耶律俨逝世。十六日,高丽派使者前来感谢起复。

  四年(1114)春正月,皇上到春州。当初,女真起兵,因为纥石烈部人阿疏不从,女真派其部人撒改攻讨阿疏。阿疏之弟狄故保前来告急,下诏晓谕撒改不要攻打,撒改不听,阿疏前来投奔。这时女真派使者前来索要,皇上没有遣还阿疏。

  夏五月,消夏于散水原。

  秋七月,女真再次派使者来要阿疏,我朝不肯放回,又派侍御阿息保责问边境之上多建城堡之缘故。女真以轻慢的语气回答说:“如果归还阿疏,就像先前一样地朝贡;否则,筑城堡是不会停的。”于是征发浑河以北诸军,增补于东北路统军司。阿骨打便与其侄儿粘罕、胡舍等人商议,派银术割、移烈、娄室、..母等人担任军帅,会集女真诸部兵马,擒获辽障鹰官。及至进攻宁江州,东北路统军司奏闻。当时皇上在庆州射鹿,听说后毫不放在心上,派遣海州刺史高仙寿统领渤海军赴援。萧挞不也遭遇女真,接战于宁江之东,失败。

  冬十月初一,以守司空萧嗣先为东北路都统,静江军节度使萧挞不也为副统,征发契丹奚军三千人,中京禁兵及土豪两千人,另外选派诸路武勇两千余人,以虞候崔公义为都押官,控鹤指挥邢颖为副押官,率军屯驻于出河店。两军对垒,女真军暗渡混同江,突然袭击辽军。萧嗣先军溃散,崔公义、邢颖、耶律佛留、萧葛十等人战死,得免性命的只有十七人。萧奉先害怕其弟萧嗣先因战败获罪,便奏称东征溃败之军沿路抢劫,如果不赦免其罪,恐怕聚众成为祸患。皇上听从,萧嗣先只不过被免官而已。诸军互相传言说:“力战的会死去且没有功劳,退却的则获得生路,又没有罪。”所以士兵没有斗志,见到敌军便奔逃溃散。

  十一月二十一日,都统萧敌里(即萧嗣先)等人安营于斡邻泊以东,又为女真所袭击,士卒大量死亡。二十三日,萧敌里也因兵败免官。三十日,以西北路招讨使耶律斡里朵为行军都统,以副点检萧乙薛、同知南院枢密使事耶律章奴为副统。

  十二月,咸、宾、祥三州及铁骊、兀惹均反叛附于女真。萧乙薛前往增援宾州,南军诸将实娄、特烈等前往增援咸州,均为女真击败。

  (二)

  天庆五年(1115)春正月,下诏亲征,派遣僧家奴带着书信要求订立和约,信中直呼阿骨打之名姓。阿骨打派遣赛剌回信,如果归还叛人阿疏,将黄龙府迁到外地,然后才可商谈和议。都统耶律斡里朵等人与女真军交战于达鲁古城,失败。

  二月,饶州渤海古欲等人反叛,自称大王。

  三月,派萧谢佛留等攻讨古欲。派遣耶律张家奴等六人挟带书信出使女真,直呼其主姓名,希望他们赶紧投降。

  夏四月十四日,萧谢佛留等为渤海古欲击败,以南面副部署萧陶苏斡为都统,前往再战。

  五月,萧陶苏斡与古欲交战,失败。张家奴等人带着阿骨打书信前来,再派张家奴前往女真。

  六月初一,消夏于特礼岭。十四日,张家奴等人回京,阿骨打回了信,又直呼其名晓谕于他让他投降。十五日,以亲征晓谕诸道。十八日,萧陶苏斡招抚擒获古欲等人。二十五日,以惕隐耶律末里为北院大王。同月,派遣萧辞剌出使女真,因书信用词不卑不亢而被扣留。

  秋七月初四,宋国派使者送来助战的银两和绢帛。初九,出猎于岭东。同月,都统斡里朵等人与女真交战于白马泊,失败。

  八月二十七日,中止狩猎,赶赴军中,因斡里朵等人兵败,免去其官职。二十九日,以围场使阿不为中军都统,耶律张家奴为都监,率番、汉兵十万;以萧奉先充任御营都统,诸行营都部署耶律章奴为副统,率精兵两万担任先锋。其余分五部作为正军,贵族子弟一千人作为硬军,扈从百司作为护卫军,从北出骆驼口;以都点检萧胡睹姑为都统,枢密直学士柴谊为副统,率领汉军马步军三万从南出宁江州。从长春州分路进发,发给几个月的军粮,相期一定要剿灭女真。

  九月初一,女真军攻陷黄龙府。初三,出贬知北院枢密使萧得里底为西南面招讨使。辞剌回来,女真又派赛剌带着书信前来知会:如果归还我国叛人阿疏等人,便当班师。皇上亲征。粘罕、兀术等带着书信奉上,表面做出卑下哀恳之辞,实际上却想求战。书信上达,皇上震怒,下诏有“女真作过,大军翦除”之语。女真主聚众,以刀割面,显出悲愁之状,仰天痛哭说:“当初我与你等起兵,是因为苦于契丹残忍,想自己立国。现在主上亲征,该怎么办呢?除非人人拼死作战,否则无法阻挡。不如杀死我一族,你等去投降,转祸为福。”诸军都说:“事已至此,惟命是从。”十月初九,耶律章奴反叛,奔上京,图谋迎立魏国王耶律淳。皇上派驸马萧昱领兵前往广平淀保护后妃,派行宫小底乙信带着书信飞驰告知魏国王。当时章奴先派王妃亲弟萧谛里用其谋划劝说魏国王。魏国王说“:这又不是小事,皇上自有诸王可以立为后继,北、南面大臣不来,而你言及此事,这是为何?”暗中命令左右拘执之。不久,乙信等人带着皇上亲笔信前来,详细说明章奴等人想要废父立子之事。魏国王当即将萧谛里等人斩下首级进献,单骑抄小路前往广平淀待罪。皇上待他像先前一样信任。章奴得知魏国王不听,率领部下攻掠庆、饶、怀、祖等州,结连渤海群盗,人马发展到数万人,进军至广平淀想要加害皇上,顺国女真阿鹘产率三百骑一次交战就取得了胜利,擒获其贵族两百余人,一概斩首示众。将章奴之妻子儿女配到绣院服苦役,或者散发给近侍做婢女,其余得以逃脱者都投奔了女真。章奴伪装是使者,想投奔女真,为巡逻人员逮获,捆缚送至行宫所在,将他腰斩于市,剖出其心以祭献祖庙,又将他肢解后拿到五路示众。

  冬十一月,派遣驸马萧特末、林牙萧察剌等率领骑兵五万、步兵四十万、亲军七十万到驼门。

  十二月初十,耶律张家奴反叛。十三日,皇上亲自率兵与之交战于护步答冈,失败,辎重全部丧失。二十四日,锦州刺史耶律术者叛乱以响应张家奴。二十五日,北面林牙耶律马哥攻讨张家奴。二十八日,以北院宣徽使萧韩家奴为知北院枢密使事,以南院宣徽使萧特末为汉人行宫都部署。

  六年(1116)春正月初一,东京城夜里有恶少年十余人,乘着酒兴手执利刃,翻越围墙进入留守府,问明留守萧保先住处后说:“现在发生了兵变,请赶紧做好防备。”萧保先出门,恶少年刺杀了他。户部使大公鼎得知发生了乱子,当即摄理留守事务,与副留守高清明集中奚、汉兵一千人,尽数捕获乱人,并将他们斩首,安抚稳定当地百姓。东京为渤海故地,太祖力战二十余年才得到其地。而萧保先严苛酷虐,渤海苦不堪言,所以发生了这次事变。其裨将渤海高永昌僭号称帝,称隆基元年,派遣萧乙薛、高兴顺招抚之,高永昌不从。

  闰正月初四,派萧韩家奴、张琳讨伐高氏。二十三日,贵德州守将耶律余睹据广州渤海反叛,依附高永昌,我军击败之。

  二月初四,侍御司徒挞不也等讨伐张家奴,接战于祖州,我军败绩。二十一日,派遣汉人行宫都部署萧特末率领诸将攻讨张家奴。二十四日,张家奴招诱饶州渤海及中京贼人侯概等万余人,攻陷高州。

  三月,东面行军副统萧酬斡等人在川州擒获侯概。

  夏四月初五,亲征张家奴。初十,击败之。初八,诛杀叛党,饶州渤海之乱平定。十三日,赏赐平定叛贼的将士各有等差;而同时,萧韩家奴、张琳等人再度为贼军所败。

  五月,消夏于散水原。女真军攻下沈州,又攻陷东京,活捉了高永昌。东京州县之族人痕孛、铎剌、吴十、挞不也、道剌、酬斡等十三人均投降于女真。

  六月初三,登记诸路兵马,有杂畜十头以上者均令充为军用。十八日,魏国王耶律淳晋封为秦晋国王,任都元帅;以上京留守萧挞不也为契丹行宫都部署兼副元帅。二十五日,知北院枢密使事萧韩家奴任上京留守。

  秋七月,出猎于秋山。春州渤海二千余户反叛,东北路统军使整顿兵力追及,尽数俘获而回。

  八月,乌古部反叛,派中丞耶律挞不也等人招降之。

  九月十六日,拜谒怀陵。

  冬十月初七,因张琳兵败,削夺其官职。二十日,乌古部前来降附。

  十一月,东面行军副统马哥等进攻曷苏馆,失败。

  十二月十六日,追封庶人萧氏为太皇太妃。二十二日,削夺副统耶律马哥之官职。

  七年(1117)春正月二十五日,削减供给厩马之粟米,挪出分给诸局。同月,女真军进攻春州,东北面诸军不战自溃,女古、皮室四部及渤海人均投降,女真又攻下泰州。

  二月,涞水县贼人董庞儿聚众一万余人,西京留守萧乙薛、南京统军都监查剌与之交战于易水,击败之。

  三月,庞儿党徒再度聚合,乙薛又在奉圣州击破之。

  夏五月初三,东北面行军诸将涅里、合鲁、涅哥、虚古等被处以弃市。十八日,对于诸围场之空地,任从百姓樵柴采集。

  六月二十四日,以同知枢密院事余里也为北院大王。

  秋七月十七日,出猎于秋山。

  八月十一日,出猎于笰斯那里山,命都元帅秦晋王前往边境沿线,会集四路兵马防备夷人趁秋高马肥时入侵。

  九月,皇上自燕地到达阴凉河,设置怨军八营:自宜州募得者称前宜、后宜,自锦州募得者称前锦、后锦,自乾州和显州募得者称为乾,称为显,又有乾显大营、岩州营,总计二万八千余人,屯驻于卫州蒺藜山。十二日,出猎于辋子山。

  冬十月初一,到中京。

  十二月十三日,都元帅秦晋国王耶律淳遭遇女真军,接战于蒺藜山,我军败。女真又攻取显州附近州郡。十七日,下诏自责。二十日,派遣夷离毕查剌与大公鼎到诸路募兵。二十四日,以西京留守萧乙薛为北府宰相,以东北路行军都统奚霞末为知奚六部大王事。

  这一年,女真阿骨打采用铁州杨朴之谋略,即皇帝位,建元天辅,国号金。杨朴又说,自古以来英雄开国或者受禅即位,必定先求得大国封册,于是派遣使者议和,以求封册。

  八年(1118)春正月,临幸鸳鸯泊。初四,派遣耶律奴哥等人出使金国议和。初七,保安军节度使张崇以双州二百户降于金。东路诸州盗贼蜂起,掳掠百姓随身携带,饿即杀之以充食。

  二月,耶律奴哥自金回国,金主回信说“:如能以兄长之礼事奉朕,每年贡献土产,退还我国的上京、中京、兴中府三路之州县;以亲王、公主、驸马、大臣子孙为人质;归还我国使者及信符原件,以及宋、夏、高丽与我国往来之书信诏书、表牒,则可以按约行事。”

  三月十二日,再次派奴哥出使金国。

  夏四月初九,以西南面招讨使萧得里底为北院枢密使。

  五月初一,奴哥带着金主书信前来,约定不超过本月就可做出答复。十七日,再度派奴哥出使金国,希望能订立折中之议案。同月,到纳葛泊。贼人安生儿、张高儿聚众二十万,耶律马哥等人在龙化州杀死安生儿,张高儿逃入懿州,与霍六哥合并。金主派胡突衮与奴哥一同带着书信前来,回复说按照先前所订和约不变。

  六月十六日,派奴哥等人携带宋、夏、高丽给金国的书信、诏令、表牒到金国。霍六哥攻陷海北州,进军义州,军帅回离保等人击败之。通、祺、双、辽四州百姓八百余户投降金国。

  秋七月,出猎于秋山。金国再度派胡突衮前来,免取人质及上京、兴中府所属州郡,裁减岁币的数量,并声言“,如果能够以兄长之礼事奉于朕,封册采用汉人礼仪,可以按约行事。”

  八月二十日,派遣奴哥、突迭出使金国,商议封册之礼仪。

  九月,突迭被扣留,打发奴哥回来,转达金主的话说“:所要求的如果不能听从,不要再派使者来了。”

  闰九月十七日,派奴哥再度出使金国,而同时萧宝、讹里等十五人分别率所辖民户投降于金。

  冬十月,奴哥、突迭带着金人书信回来。龙化州张应古等四人率众降金。

  十一月,副元帅萧挞不也逝世。

  十二月初七,议定封册之礼仪,派遣奴哥出使金国。宁昌军节度使刘宏率懿州民户三千投降于金。这时山前诸路发生大饥荒,乾、显、宜、锦、兴中等路,一斗粟价值数匹细绢,百姓削榆树皮为食,接着又出现了人吃人现象。

  这一年,放榜录进士王踂等一百零三人。

  九年(1119)春正月,金国派遣乌林答赞谟带着书信前来迎接封册。

  二月,皇上到鸳鸯泊。贼人张撒八引诱中京射粮军反,僭号称帝,南面军帅余睹擒获撒八。

  三月初一,派遣知右夷离毕事萧习泥烈等人册立金主为东怀国皇帝。初三,乌林答赞谟、奴哥等先行带着书信告知。

  夏五月,阻卜补疏只等人反叛,拘执招讨使耶律斡里朵,都监萧斜里得战死。

  秋七月,出猎于南山。金国再次派遣乌林答赞谟前来,指责册文中没有“兄事”之语,不称“大金”而称“东怀”,乃是小邦可以德怀柔之义;又册文中有“渠材”二字,用语显得轻慢;至于“遥芬多戬”(正解意为“传之四海的品德必将带给你无穷的吉祥福庆”,反解意为“千里迢迢来和解实在强似被翦灭”)等语,都不怀好意,也与封册之正仪体式相差太远。如果能依前次书信所定,然后才可以听从。杨询卿、罗子韦率众降金。

  八月,以赵王习泥烈为西京留守。

  九月,到西京。再次派遣习泥烈、杨立忠先行带着册文的草稿出使金国。

  冬十月初一,耶律陈图奴等二十余人谋反,被诛杀。同月,派遣使者送乌林答赞谟带着书信回国。

  十年(1120)春二月,临幸鸳鸯泊。金国再次派遣乌林答赞谟带着书信及册文副本前来,又指责我国向高丽请求援兵。

  三月初九,百姓拥有马群者,十匹中抽取一匹,供给东路军。二十日,因金人所定文本中“大圣”二字,与先世帝王称号相同,再派习泥烈前往商议。金主发怒,于是断绝了议和。

  夏四月,出猎于胡土白山,得知金国再度发兵,耶律白斯不等挑选精兵三千人以济助辽军。

  五月,金主亲自进攻上京,攻克外城,留守挞不也率众出降。

  六月十六日,以北府宰相萧乙薛为上京留守,知盐铁内省两司、东北统军司事。

  秋,出猎于沙岭。

  冬,再次到西京。

  (三)

  保大元年(1121)春正月初一,改元,赦免犯人。当初,金人举兵内侵,我国郡县丢失了将近一半。皇上有四子:长子赵王,母为昭容;次子晋王,母为文妃;再次秦王、许王,均为元妃所生。国人都知道晋王贤明,深孚众望。元妃的哥哥枢密使萧奉先担心秦王不能立为太子,暗里图谋陷害晋王。文妃姊妹共三人:长姊嫁于耶律挞曷里,次为文妃,再次嫁给余睹。一日,姊妹三人一同在军前相会,奉先委婉地劝别人诬蔑驸马萧昱及余睹等人阴谋扶立晋王为帝且事情败露,萧昱、挞曷里等人被诛杀,文妃也被赐死;独有晋王皇上不忍心给他加以罪名。余睹在军中,听说后十分恐惧,当即率千余骑叛逃至金。皇上派遣奚王府事萧遐买、北府宰相萧德恭、大常衮耶律谛里姑、归州观察使萧和尚奴、四军太师萧干率所部兵马追赶余睹,在闾山县追赶上了。诸将商议说:“皇上宠信萧奉先,奉先将我们看得一钱不值。余睹乃是宗室豪俊,平时不肯屈服于奉先。如果捉住余睹,将来我们这些人也会一个一个走余睹的老路!不如放他走。”回来,便诳称说“:追赶不及。”奉见既已眼见余睹出逃,恐怕日后诸位也反叛,于是劝皇上骤然加给他们爵位赏赐,以揽结众人之心。以萧遐买为奚王,萧德恭试中书门下平章事兼判上京留守事,耶律谛里姑为龙虎卫上将军,萧和尚奴为金吾卫上将军,萧干为镇国大将军。

  二月,临幸鸳鸯泊。

  夏五月,到曷里犭戊。

  秋七月,出猎于炭山。

  九月,到南京。

  冬十一月初二,以西京留守赵王习泥烈为惕隐。

  二年(1122)春正月十五日,金军攻克中京,进而攻下泽州。皇上出居庸关,到鸳鸯泊。得知余睹引领金人娄室孛堇猝然而至,萧奉先说:“余睹乃是王子班的后代,这次前来不过是想立其外甥晋王为帝罢了。如果为社稷着想,不吝惜一个儿子,明正其罪而诛杀之,可以不必交战而余睹自行撤回了。”皇上于是赐晋王死,素服三日,耶律撒八等人均被诛杀。晋王一向得人心,诸军听说他死了,无不潸然泪下,从此人心涣散。余睹引领金人进逼行宫,皇上率领卫兵五千余骑临幸云中,将传国玺遗失于桑干河中。

  二月初一,日食,为日全食。初五,知北院大王事耶律马哥、汉人行宫都部署萧特末同时担任都统,太和宫使耶律补得为副统,率兵屯驻于鸳鸯泊。初十,金军击败奚王霞末于北安州,于是收降其城。

  三月初二,皇上得知金军将出击岭西,于是前往白水泊。初六,群牧使谟鲁斡降金。初七,皇上到达女古底仓。听说金兵正在逼近,无计可施,乘轻骑进入夹山,这才明白了萧奉先不忠。恼怒地说“:你们父子俩误我到今天这一步,如今就是想杀你,又于事何补!恐怕军士心中忿怒怨恨于你等避敌苟安,造出祸事来必定会连累于我,你不要跟随我入山。”奉先下马,哭拜而离去。走不上几里,左右抓住他们父子,捆绑后送交金兵。金人杀死其长子萧昂,将奉先及其次子萧昱戴上刑具送交金主。途中遇到辽军,夺回奉先父子回国,于是一同赐死。斥逐枢密使萧得里底。召挞不也典掌禁卫。初八,以北院枢密副使萧僧孝奴为知北院枢密使事,以同知北院枢密使事萧查剌为左夷离毕。初九,同知殿前点检事耶律高八率领卫士降金。初十,侦人萧和尚、牌印郎君耶律哂斯为金军所俘获。十四日,因诸局百工大多逃亡,凡是随从人员不限为吏为民,一律授予官职。当初,诏令留下宰相张琳、李处温与秦晋国王耶律淳守卫燕京,处温听说皇上逃入夹山,一连几天命令不通,便与其弟李处能、儿子李..商议,在外借助怨军之力,在内结连都统萧干,打算立耶律淳为帝。于是与众大臣耶律大石、左企弓、虞仲文、曹勇义、康公弼会集蕃汉百官、诸军及父老数万人到晋王府。处温邀请张琳前来,告知其事。张琳说:“如果为摄政则可行。”处温说:“天意人心已定,请您站到朝班上去吧。”处温等人请耶律淳接受大礼,耶律淳这才出来,李..手持赭袍披到他身上,命令百官拜舞,山呼万岁。耶律淳惊骇无比,再三推辞,不得已便听从了。任命李处温为守太尉,左企弓为守司徒,曹勇义为知枢密院事,虞仲文为参知政事,张琳为守太师,李处能代理枢密院,李..为少府少监,提举翰林医官,李爽、陈秘十余人曾参与废立大计,一并赐予进士及第,授给官职各有等差。以萧干为北枢密使,以驸马都尉萧旦为知枢密院事。改怨军为常胜军。于是赦免囚犯,自称天锡皇帝,改元建福,降封天祚为湘阴王。于是据有燕、云、平以及上京、辽西六路。天祚所拥有的,只是沙漠以北,西南、西北路两都招讨府,诸蕃部族而已。

  夏四月初三,西南面招讨使耶律佛顶降金,云内、宁边、东胜等州均投降。阿疏为金兵所擒获。金人已经攻取西京,沙漠以南部族都投降了。皇上于是逃到讹莎烈,这时北部谟葛失赠送马、骆驼和食羊给皇上。

  五月十七日,都统马哥收集溃散逃亡的队伍,会集于沤里谨。十九日,任命马哥为知北院枢密使事、兼都统。

  六月,耶律淳卧病,听说皇上传檄于天德、云内、朔、武、应、蔚等州,会合诸蕃精兵五万骑,约定在八月进入燕京;并派人慰问,索要皮毛衣物、茶药。耶律淳十分惊慌,命令南、北面大臣商议。而李处温、萧干等人有迎秦王拒湘阴王的想法,召集蕃汉百官商议。听从其意见的,东向而立;只有南面行营都部署耶律宁面西而立。处温等问其缘故,耶律宁说:“天祚果真能率领诸蕃兵马大举夺取燕京,则是天数未尽,怎么能抗拒得住?否则,秦王、湘阴王,是父与子,要抵制就同时抵制。自古哪有迎接儿子而抵制父亲的道理?”处温等人相视微笑,想以耶律宁惑乱军心为罪名杀掉他。耶律淳靠在枕上说“:他是个忠臣啊,怎么能杀他呢?天祚要是真的前来,我有死而已,又哪里还有脸去与他相见呢?”不久耶律淳死了,众人于是商议立其妻为皇太后,主持军国大事。奉耶律淳遗命,迎立天祚次子秦王为帝。太后于是称制摄国政,改元德兴。处温父子害怕被定罪,于是在南与宋之童贯相交结,想挟持萧太后向宋纳地称臣,在北与金人交结,想做金人内应,对外自称有扶立帝后之大功。萧太后骂道:“迷惑并贻害于秦晋国王,都是你们父子所为!”一一列数其罪过数十条,赐死,碎割其子李..,将处温处以剐刑;籍没其家,得到钱七万缗,金玉宝器数量也与此相当,这些都是在任宰相几个月之内所搜括而来的。谟葛失派兵前来援救我国,为金人击败于洪灰水,金人并擒获其子陀古以及亲属阿敌音。夏国援兵前来,也为金人击败。

  秋七月初一,敌烈部皮室反叛,乌古部节度使耶律棠古讨伐平定之,棠古加号太子太保。初九,上京毛八十率领两千户投降于金。十五日,夏国派遣曹价前来问候皇上起居。

  八月十二日,皇上遭遇金军,交战于石辇驿,我国失败,都统萧特末及其侄儿撒古被俘。十五日,会合众军于欢挞新查剌,金兵急切追赶,我军抛弃了辎重逃走。

  九月,敌烈部反叛,都统马哥平定之。

  冬十月,金兵攻蔚州,蔚州降。

  十一月初十,得知金兵到了奉圣州,皇上率领卫兵驻扎于落昆髓。秦晋王耶律淳之妻萧德妃五次上表于金,请求册立秦王,金主不肯,德妃便派精兵把守居庸。及至金兵逼近居庸关,崖石自行崩塌,守军大多被压死,不战而溃。德妃逃出古北口,前往天德军。

  十二月,得知金主已安抚平定南京,皇上便由扫里关出居于四部族详稳家中。

  三年(1123)春正月初三,奚王回离保僭号称帝,称天复元年,皇上命都统马哥讨伐之。初十,平州降金。当初,张..任辽兴军节度副使,众人推举他代理平州知州。秦晋王耶律淳死后,萧德妃派时立爱为平州知州。张..知道辽国必亡,便操练军士,畜养马匹,登记丁壮为后备军。立爱到平州,张..不肯接纳他。金军将领粘罕进入幽都,首先向前参知政事康公弼询问平州事宜。公弼说“:张..狂妄而缺少谋略,尽管拥有乡兵,那些人能管什么用?向他表明对他没有疑心,再慢慢吃掉他不晚。”金人招时立爱前往军前,升张..为临海军节度使,仍为平州知州。接着粘罕又想率精兵三千先攻下平州,捉拿张..。康公弼说:“如果对平州用兵,是促使张氏反叛。”公弼请求让自己前往侦察一下。张..对公弼说“:辽国八路,其中七路已经降金,只有平州不曾放下武器,我是想为金国防范萧干来取平州。”厚赠公弼让他回去。公弼又对粘罕说“:此人不足为虑。”金人于是改平州为南京,升张..为试中书门下平章事,判南京留守事。二十六日,宜、锦、乾、显、成、川、豪、懿等州相继都投降了,上京卢彦伦反叛,杀契丹人。

  二月初一,兴中府降金。来州归德军节度使田颢、权隰州刺史杜师回、权迁州刺史高永昌、权润州刺史张成,都将所管户口登记造册降于金人。初二,皇上诛杀萧德妃,降耶律淳为庶人,对其党人一概释免。初九,兴中、宜州重新据城防守。

  三月,歇驾于云内州南。

  夏四月初一,以知北院枢密使事萧僧孝奴为诸道大都督。十三日,金兵到达居庸关,活捉了耶律大石。十五日,金兵在青冢包围了辎重家小,硬寨太保特母哥偷偷带着梁王雅里逃走,秦王、许王、众王妃、公主、从臣均陷入敌人手中。十七日,梁宋大长公主特里逃回。十九日,金派人前来招降。二十日,皇上答应求和。二十三日,金兵送族人亲属和辎重东行,又派兵在白水泊拦击我军,赵王习泥烈、萧道宁均被俘。皇上派牌印郎君谋卢瓦送兔纽金印到金营伪降,于是一行人西逃云内。同月,特母哥带着雅里前来,皇上恼恨他不能将诸子全都救出,重重地诘责了他。

  五月初三,夏国王李乾顺派使者请皇上前往夏国。初八,军将耶律敌烈等人乘夜劫持梁王雅里出奔于西北部,立梁王为帝,改元神历。初九,皇上渡过黄河,歇宿于金肃军北。回离保为部众所杀。

  六月,派使者册立李乾顺为夏国皇帝。

  秋九月,耶律大石从金营逃回。

  冬十月,再度渡黄河往东回行,居于突吕不部。梁王雅里死,耶律术烈继立。

  十一月,术烈为部众所杀。

  四年(1124)春正月,皇上前往都统马哥军中。金人前来攻击,皇上弃军营北逃,马哥被俘。谟葛失前来迎驾,馈赠马匹、骆驼、羊,又率领部人防卫。当时侍从缺粮已有数日,便以衣服换羊。到乌古敌烈部,以都点检萧乙薛为知北院枢密使事,封谟葛失为神于越王。特母哥降金。

  二月,耶律遥设等十人阴谋反叛,被诛杀。

  夏五月,金人在攻下幽都之后,驱使幽都府大户人家东迁,将幽都空城以及涿、易、檀、顺、蓟六州交给宋人以敷衍盟约。左企弓、康公弼、曹勇义、虞仲文均随之东迁。幽都百姓流离于道路,无法忍受其苦,进入平州,对留守张..说“:宰相左企弓不策划守卫燕京,致使我们这些百姓流离失所,无处安身。您如今抚临大镇,手握强兵,如能对大辽尽忠,必定能使我们回归故土,人心也都会向着您。”张..于是召集众将领商议。都说:“听说天祚兵势重振,在漠南一带活动。将军如果仗义勤王,迎回天祚帝,以图谋辽室中兴,先点数左企弓等人叛变降金之罪而诛杀之,将燕京百姓全部遣返,让他们恢复旧业,同时据平州归附于宋,那么宋人没有不接纳之理,平州便成为藩镇了。即使日后金人派兵来攻,我们在内用平州之军,在外得宋人之援助,又有什么可害怕的呢!”张..说:“此乃大事,不可草率行事。翰林学士李石足智多谋,可召他前来商议。”李石前来,所言与众将相合。于是张..便派遣张谦率领五百余骑,传南京留守命令,召宰相左企弓、曹勇义、枢密使虞仲文、参知政事康公弼到滦河西岸,派议事官赵秘校前往列举他们十条罪状,说:“天祚帝流离于夹山,并不立即迎接,罪之一;劝皇叔秦晋王僭号称帝,罪之二;诋毁攻讦君父,将他降封为湘阴王,罪之三;天祚帝派遣知阁王有庆前来商议大事却杀了他,罪之四;皇上檄书刚到,你等便有迎秦王拒湘阴之谋议,罪之五;不谋求守卫燕京却出降金人,罪之六;不顾大义,称臣奉事于金,罪之七;将燕民财产搜括尽净,取悦于金人,罪之八;致使燕人飘泊迁徙失去本业,罪之九;教唆金人派兵先攻平州,罪之十。你等有罪行十条,杀之不足以解恨。”左企弓等人无言以对,赵秘校将他们全部缢杀。张..仍称保大三年,绘制天祚画像,早晚拜谒,有事必先于画像前奏告而后施行,并采用辽之官制封官。

  六月,张..出榜晓谕燕人恢复旧业,旧有田产为常胜军所侵夺者,全部归还。燕民既已得以返乡,皆大欢喜。翰林学士李石改名安弼,偕同前三司使高党前往燕山,劝宋将王安中说:“平州有甲兵一万余人,张..有文武全才,可以利用来屏障拱卫;不然,将会成为近边的心腹之患。”王安中深以为然,命安弼与高党前往宋廷。宋主诏令帅臣王安中、詹度对他们好生安抚,免去他们三年的常规赋税。张..听说后,自认为这一步走对了。

  秋七月,金人屯驻于来州,..母得知平州依附于宋,派二千骑讨伐其罪,先进入营州。张..率精兵一万骑击败了..母。宋朝将平州建制为泰宁军,任命张..为节度使,以安弼、高党为徽猷阁待制,下令由宣抚司发放银绢数万加以犒赏。张..大喜,远道迎接。金人侦察得知,派兵前来攻袭,张..无法回平州,便逃奔燕京。金人攻克平、滦、营三州之后,这才来索要张..,王安中说没有。金人追得急了,王安中便杀了一个长相类似的人送去。金人说,这不是张..,派兵来取。安中不得已,杀了张..,函盛其首级送至金国。天祚既已得到耶律大石率兵归附,又得到阴山室韦谟葛失的兵力,自认为得到天助,想图谋再次出兵,收复燕、云二州。大石林牙全力谏阻说:“自从金人初次攻陷长春、辽阳,皇上便无法前往广平淀,而建都中京;及至攻陷上京,皇上则建都燕山;待到攻陷中京,皇上来到云中,又从云中流离到夹山。从前有全国之兵而不肯谋划攻战守备,致使全国之汉地均为金人占有。国家形势到了这一步,这才求战,这不是办法。应当息养兵力等待时机发动,不可轻举妄动。”天祚帝不听,耶律大石便杀死萧乙薛及坡里括,设置北、南面官属,自立为王,率领所部奔西而去。皇上便率领诸军出夹山,下渔阳岭,夺取了天德、东胜、宁边、云内等州。又南下武州,遭遇金人,接战于奄遏下水,军队再度溃散,皇上直奔山阴。

  八月,国舅详稳萧挞不也、笔砚祗候察剌投降金国。同月,金主阿骨打死去。

  九月,建州投降于金。

  冬十月,皇上纳娶突吕不部人讹哥之妻谙葛,任命讹哥为本部节度使。昭古牙率众降金。金军进攻兴中府,兴中府降。

  十一月,随行之人举兵叛乱,北护卫太保术者、舍利详稳牙不里等击败之。

  (四)

  五年(1125)春正月初九,党项小斛禄派人请皇上前往其辖地。十六日,皇上前往天德,过沙漠时,金兵突然到来。皇上徒步出逃,近侍进献珠帽,没有接受,乘坐张仁贵之马得以逃脱,到达天德。十七日,遇到下雪,没有御寒之物,术者进献貂裘帽;途中绝粮,术者进献麦和枣子;皇上想休息,术者便跪坐下来,让皇上靠在身上和衣打盹。术者等人则只好啃食冰雪以缓解饥饿。经过天德。到夜里,准备歇宿于百姓家中,诳称是侦骑,那一家人知道是皇上,便在马前叩头,跪在地上失声痛哭,偷偷地住在他家中。过了几天,嘉许其忠心,遥授为节度使,于是赶往党项。任命小斛禄为西南面招讨使,总知军事,又赐予其子及众将校爵位赏赐各有等差。

  二月,皇上来到应州新城以东六十里,为金人完颜娄室等人所俘获。

  八月初四,皇上到金国。初七,降封为海滨王。因病去世,年五十四岁,在位二十四年。金皇统元年(1141)二月,改封为豫王。五年(1145),安葬于广宁府闾阳县乾陵旁。

  耶律淳所建之国,后世称之为北辽。淳乳名涅里,兴宗第四孙,南京留守、宋魏王和鲁斡之子。清宁初,太后收养了他。成年之后,十分爱好文学。昭怀太子获罪之后,道宗皇上想以耶律淳为继承人。后来皇上恼怒耶律白斯不,得知他与耶律淳交好,便出贬耶律淳为彰圣等军节度使。

  天祚即位,耶律淳进位为郑王。乾统二年(1102),升为越王。六年(1106),拜为南府宰相,首倡制定两府礼仪。皇上很高兴,迁封他为魏王。其父和鲁斡逝世,皇上当即让他承袭父亲的南京留守一职。每逢冬、夏,两次进京朝见皇上,宠幸冠于诸王之上。

  天庆五年(1115),皇上东征,都监耶律章奴渡鸭子河,与耶律淳之子阿撒等三百余人逃回,先派敌里等人以废天祚立淳之谋划向耶律淳报告,耶律淳斩下敌里之首进献于皇上,进封为秦晋国王,拜为都元帅,赐给金券,免除依汉仪的三跪九叩首之拜礼,不直呼其名。准予自择将士,于是召募燕、云一带的精兵。东下锦州,队长武朝彦作乱,劫持耶律淳。耶律淳躲藏起来,得免被劫,收捕朝彦诛杀之。适逢金兵前来,耶律淳会集兵马与之交战于阿里轸斗,失败,收集逃散之兵数千人再行抵御。耶律淳入京朝见,皇上释免其罪,诏令在南京刻石纪功。

  保大二年(1122),天祚进入夹山,奚王回离保、林牙耶律大石等人援引唐朝肃宗灵武即位之旧例,商议准备扶立耶律淳。耶律淳不听从,属吏们劝进说:“主上蒙尘在外,中原混乱不堪,如果不扶立王爷您,百姓到哪里去找归宿呢?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耶律淳于是即位。百官奉上帝号曰天锡皇帝,改保大二年(1122)为建福元年,大赦天下。放榜录进士李宝信等一十九人,遥降天祚为湘阴王。燕、云、平、上京、中京、辽西六路,归耶律淳管辖;沙漠以北、南北路两都招讨府、诸蕃部族等,仍隶属于天祚。从此辽国分裂了。耶律淳封其妻普贤女为德妃,以回离保为知北院枢密使事,军旅作战事务全部委托于耶律大石。又派使者访宋,免除其应缴的岁币,结为友好。宋人派兵前来问罪,耶律淳击败之。不久派使者向金国上表,请求做附庸国。事情还没有决定下来,耶律淳病死了,年六十岁。百官伪谥之曰孝章皇帝,庙号宣宗,安葬于燕京西面香山永安陵。

  遗命遥立秦王耶律定以保全社稷,德妃为皇太后,称制摄国政,改建福为德兴元年,放榜录进士李球等一百零八人。时逢宋军前来进攻,我军击败之,因此人心大为悦服,士气日益高涨。宰相李纯等人暗中接纳宋兵,居民也自城内响应,守城士兵被杀的很多。次日,宋军攻内东门,卫兵全力作战,宋军全盘溃退,翻越城墙逃走,死者互相枕藉。德妃五次向金国上表,请求册立秦王,金人不从。既而金兵大举前来,德妃投奔天德军,见天祚。天祚发怒,诛杀了德妃,降耶律淳为庶人,将他从宗室谱籍中除名。

  耶律雅里,天祚皇帝第二子,字撒鸾。七岁时,皇上想立他为太子,另外为他设置禁卫,封梁王。

  保大三年(1123),金军包围了青冢寨,雅里当时在军中。太保特母哥带着他出逃,抄小路来到阴山。听说天祚帝兵败后已前往云内,雅里赶紧前往。当时雅里有随从千余人,多于天祚。天祚担心特母哥发生变乱,想诛杀他。指责他不能将诸王全部救出,准备审讯他。天祚手持利剑召来雅里问道“:特母哥教你怎么做?”雅里回答说“:没有说什么。”于是释免了特母哥。

  天祚渡黄河投奔夏国,队帅耶律敌列等人劫持雅里北逃。到沙岭,见到一条蛇横穿道路而过,有见识者认为不吉利,三日之后,百官一同商议立雅里为帝。雅里于是即位,改元神历,命令官吏百姓上奏陈说应当采行之事。

  雅里生性宽厚,讨厌杀人。捉住逃亡者,笞击一下就算了。如有自动归附的,就授给官职。顺便对左右说:“想依附于我的就来;不想附从我的就可离开。何必要强行逼迫他们呢?”每每取出唐朝的《贞观政要》以及林牙资忠所做的《治国诗》,命令侍从诵读。乌古部节度使纠哲、迭烈部统军挞不也、都监突里不等人分别率领部众前来归附。从此诸部相继到来。然而雅里日渐纵逸怠惰,喜欢击鞠。特母哥直言极谏,雅里于是不再出游。任命耶律敌列为枢密使,特母哥为枢密副使。敌列弹劾西北路招讨使萧纠里炫惑众心,有不再称臣屈服之心,于是将他连同其子麻涅一同处死。任命遥设为招讨使,与诸部交战,多次败绩,皇上杖击遥设并罢免其官职。

  随从之人有疲乏困顿者,便赈济给养之。直长保德劝谏说“:现在国家财力空虚,像这样赏赐,将拿什么来给养呢?”雅里恼怒地说:“从前在福山田猎时,你诬陷猎官,现在又说这种话。要是没有诸部,我将从何处征取赋税呢?”不肯采纳他的劝谏。当初,命令群牧运送盐泊仓库之粟米,而有百姓盗取之,商议登记其数量责令他们赔偿。雅里便自己拟定其价值:每盗一车粟米,赔偿一只羊;三车赔偿一头牛;五车赔偿一匹马;八车赔偿一头骆驼。左右说“:现在一只羊想换两斗粟都做不到,竟然可以用来赔偿一车粟!”雅里说“:民有就是我有。如果让他们全部赔出来,老百姓怎么受得了呢?”

  后来在查剌山狩猎,一天之内射得黄羊四十只,狼二十一只,因此得了病,去世,年三十岁。

  耶律大石所建,后世称为西辽。大石字重德,太祖第八代孙。通晓辽、汉文字,擅长骑射,天庆五年(1115)中进士,提升为翰林应奉,不久升任承旨。辽以翰林为林牙,所以称之大石林牙。历任泰、祥二州刺史,辽兴军节度使。

  保大二年(1122),金兵日益逼近,天祚帝流亡,大石与众大臣立秦晋王耶律淳为帝。淳死,立其妻萧德妃为太后,以守卫燕京。及至金兵到来,萧德妃回到天祚处,天祚恼怒,诛杀德妃并责备大石说“:我还没死,你怎么敢立耶律淳?”大石回答说:“陛下拥有全国的力量,不能去阻挡一下敌人,抛弃了国家社稷远远逃遁,致使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即使立十个耶律淳,都是太祖的子孙,岂不强似去乞求别人来宽宥性命?”皇上无言以对,赐给酒食,赦免其罪。

  大石心中不能自安,于是杀死萧乙薛、坡里括,自立为王,率领铁骑二百乘夜逃遁。向北走了三天,过黑水,见到白达达详稳床古儿。床古儿进献马匹四百只、驼二十只、羊若干。向西行至可敦城,驻军于北庭都护府,会集威武、崇德、会蕃、新、大林、紫河、驼等七州以及大黄室韦、敌剌、王纪剌、茶赤剌、也喜、鼻古德、尼剌、达剌乖、达密里、密儿纪、合主、乌古里、阻卜、普速完、唐古、忽母思、奚的、纠而毕十八部王之众,晓谕他们说:“我祖宗历经艰难创下大业,经历了九代二百年。金人作为臣属,逼迫我国家,残杀我黎民,屠杀毁灭我城邑,使我们的天祚皇帝陛下逃难于外,想到这些我日夜都痛心疾首。我现在仗义西行,想借助众蕃部的力量,翦灭我们的仇敌,恢复我国的领土疆域。你们众人之中也有顾念痛惜我们国家,忧虑我们的社稷,思量共同救出君父,济助生民于苦难之中的人吗?”于是得到精兵一万余人,设置官吏,编列排甲,准备仪仗器具。

  次年(1123)二月初十,以青牛、白马祭祀天地、祖宗,整顿队伍向西进发。先写信给回鹘王毕勒哥说“:从前我国太祖皇帝北征,经过卜古罕城,就曾派遣使者到甘州,下诏给你们祖先乌母主说:‘你思念故国吗,朕马上就可以为你恢复,你担心不能回去吗,我已经拥有这片土地了。我拥有,也就是你拥有了。’你的祖先当即上表致谢,认为国家迁来此地,已有十几代人,军民都留恋现有国王,不愿迁居异地,所以我也就不能重返故国了。这表明我国与你们国家的交好已有多年历史了。现在我准备向西前往大食,向你们国家借道,你们切不可生疑。”毕勒哥接到书信,当即到客舍迎接,大宴三日,临走之前,又进献六百匹马、一百只骆驼、三千只羊,并愿以子孙为人质做附庸,送至境外。所经过之处,为敌的击败之,降附的安抚之。行军万里,有好几个国家归附,获得的骆驼、马匹、牛、羊、财物,不可胜数。兵力日益强大,士气日益高涨。

  到寻思干,西域各国合力举兵十万,号称忽儿珊,前来拒战。两军相距大约两里。大石晓谕将士说“:敌军虽多但是没有谋划,攻击它,便会首尾不能相救,我军必定会获胜。”派六院司大王萧斡里剌、招讨副使耶律松山等率兵两千五百人攻击其右路,枢密副使萧剌阿不、招讨使耶律术薛等人率兵两千五百人攻其左路;自己率众进攻其中路。三军一齐攻击,忽儿珊大败,伏尸数十里。大石驻军于寻思干共九十日,回回国王前来降附,贡献土产。

  又西行至起儿漫,文武百官册立大石为皇帝,以甲辰岁(1124)二月五日即位,年三十八岁,号称葛儿罕。又奉上汉制尊号曰天佑皇帝,改元延庆。追谥祖父为嗣元皇帝,祖母为宣义皇后,册立元妃萧氏为昭德皇后。于是对百官说“:我与你们行程三万里,跋山涉水过沙漠,日夜艰辛前行。仰赖祖宗之福佑,你等众人之力,我冒昧地登了大位。你们的祖、父都应该加以存恤善后,以共享荣耀。”从萧斡里剌以下四十九人的祖父和父亲,封号爵赏各有等差。

  延庆三年(1126),班师向东返回,马行二十日,得到一块好地方,于是建立了都城,称为虎思斡耳朵。改延庆为康国元年(1134)。三月,以六院司大王萧斡里剌为兵马都元帅,敌剌部前同知枢密院事萧查剌阿不为副元帅,以茶赤剌部秃鲁耶律燕山为都部署,护卫耶律铁哥为都监,率领七万骑兵东征。以青牛白马祭天,树立旗帜向众人立誓说:“我大辽自从太祖、太宗艰难地创立大业,后来即位之君王沉溺于享乐,毫无节制,不顾念国家政事,以致盗贼纷起,天下土崩瓦解。朕如今率领你们众人,远远来到朔北沙漠,以期恢复大业,以光大中兴。这里并不是朕与你等世代居住之地。”向元帅斡里剌下达命令道:“现在你努力前去,要赏罚分明,与士卒同甘共苦,选择肥美的水草之地扎营,估量好敌人的实力再进军与之交战,不要自己招来祸患和失败。”斡里剌等人行军一万余里,一无所获,牛马死去很多,只好整顿兵马回来。大石说:“皇天不顺我们的心意,此乃天数!”康国十年(1143)去世,在位二十年,庙号德宗。

  子夷列年幼,遗命由皇后临时执掌国政。皇后名塔不烟,号感天皇后,称制,改元咸清,在位七年(1144~1150)。子夷列即位,改元绍兴。将百姓十八岁以上登记造册,得到八万四千五百户。在位十三年(1150~1163)后去世,庙号仁宗。

  其子年幼,遗诏由胞妹普速完临时执政,称制,改元崇福,号承天太后。后来与驸马萧朵鲁不之弟朴古只沙里私通,出贬驸马为东平王,罗织罪名杀之。驸马之父斡里剌率兵包围皇宫,射杀普速完及朴古只沙里。普速完在位十四年(1164~1177)。

  仁宗次子直鲁古即位,改元天禧,在位三十四年(1178~1211)。时逢秋天,出猎,乃蛮王屈出律以伏兵八千活捉了他,从而夺了皇位。于是袭用辽之衣冠制度,尊直鲁古为太上皇,皇后为皇太后,早晚问候起居,一直侍奉到他们去世。直鲁古死,辽之世系便断绝了。

  耶律淳在天祚之世,历封大国之王,受赐金券,参拜皇上时赞礼之人不直呼其名。所享受的恩遇,一时无与伦比。当天祚帝流亡之时,耶律淳作为都元帅留守南京,难道就不能愤激大义以激励燕京百姓及众大臣,兴勤王之师,东拒金人从而迎回天祚吗?竟然自取帝位,是之谓篡。何况忍心贬天祚为王呢?

  大石既已立耶律淳为帝而贬天祚为王,后又回归天祚身边。天祚以大义责备他,他竟自立为王而出走了。有幸凭借祖宗之余威及余智,在万里之外建号立国。尽管是寡母弱子,互相更迭继承,将近九十年,也实在是难能可贵了。

  然而耶律淳与雅里、大石之自立为帝,均在天祚之时。有君王而又自立为君,怎么可行呢?诸葛武侯为汉献帝发丧,然后再立先主为帝,此举比起三人所为,真是不可同日而语了。故此记下他们的行事以为鉴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