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辽史

耶律屋质传

2014-08-27 15:58:46
  耶律屋质,字敌辇,世系上出自孟父房。资质简约沉静,富有器局与见识,看重对别人的承诺。遇到仓猝间发生的突然事变,能够从容处置,他人无法想象。博学多识,通晓天文。

  会同年间,任惕隐。太宗崩逝,诸大臣立世宗,太后听说,十分恼怒,派皇子李胡派兵迎击,与安端、刘哥等人相遇于泰德泉,兵败而回。李胡将世宗之臣僚家属全部抓住,对看守的人说:“我要是没有获胜,先杀了这伙人!”人们都惊骇无比地互相传言说:“如果真的打起来,那就是父子兄弟互相残杀了!”大军驻扎于潢河两岸,双方隔着河岸互相拒战。

  当时耶律屋质跟随太后左右,世宗因为屋质善于筹划,想离间他与太后的关系,便写了想侍奉太后的书信,来试探太后。太后得到书信,拿给屋质看。屋质读完信,说道:“太后辅佐太祖平定天下,所以我愿意竭尽死力来辅助。如果太后对我有疑心,我就是想要尽忠,能行吗?现下可行的办法,不如通过言语沟通来和解,事情一定能成;要不然就该赶紧交战,以决定胜负。然而人心一旦动摇,给国家酿出的祸患一定不浅,还请太后明察决断。”太后说“:我如果对你有疑心,怎么会把书信给你看呢?”屋质回答说“:李胡、永康王都是太祖的子孙,帝位又不是转移到了外族,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太后就应该考虑个长远之策,与永康王和谈。”太后说“:谁可以出使呢?”回答说“:太后如果不疑心我,就请让我去。万一永康王听从劝解,就是祖宗国家之福祉了。”太后便派屋质将信送给世宗。

  世宗派宣徽使耶律海思回信,很多言辞不客气。屋质劝谏说“:书信口气如此,只怕国家的忧患还没有止息。如果愿意消除怨恨以安定社稷,那么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只有和好。”世宗说“:他们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怎么能抵挡我?”屋质说“:即使他们抵挡不住,你又能把骨肉兄弟做何处置呢?何况还不知谁取胜,假如您很幸运地获胜了,那么各位大臣之家属族亲中为李胡所拘执的人就将没有活路了。照这么看来,只有和为上策。”左右听到此语的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隔了很久,世宗问他:“要怎么样才能和解?”屋质回答说:“与太后见面,彼此解除怨恨,要和解就不难了;否则,要决战还不晚。”世宗觉得他言之有理,便派海思到太后处约定和好。来来往往几天,和议才算定下来。

  双方刚开始见面时,互相埋怨指责对方,毫无和解之心。太后对屋质说:“你应当为我想个办法。”屋质进言说:“太后与大王如果能够消除怨恨,我才能说出我的想法。”太后说“:你只管说。”屋质借用谒者之签筹捏在手中,对太后说:“当初人皇王在,为什么要立嗣圣皇帝?”太后说:“立嗣圣,乃是太祖遗旨。”屋质又对世宗说:“大王您为什么擅自自立,不禀告一下祖母大人?”世宗说“:人皇王当立而没有被立,所以我舍弃祖母之亲不加禀告。”屋质变了脸色,说:“人皇王舍弃父母之国而逃到唐国,为子之道应当是这样的吗?大王见到太后,没有丝毫的谦逊自责之心,只是一个劲地重申旧怨。太后为偏爱之心所牵累,假托先帝遗命,妄自传授帝位。像这么做又怎么想望和解呢?你们还是赶紧开战吧。”掷下筹签退了下去。太后哭着说“:从前太祖遭逢诸弟之乱,天下百姓饱受残害,至今战争创伤未能平复,悲剧怎么能重演呢!”于是要了一根筹签。世宗说“:父亲没有做的由儿子来做,又有谁会怪罪呢?”也取了一根筹签握在手中。左右之人触景伤情,大放悲声。

  太后又对屋质说:“和议既已确定,帝位究竟归谁呢?”屋质说“:太后如果将帝位给予永康王,顺乎天意,合乎人心,又有什么好迟疑的呢?”李胡厉声说道:“有我在,兀欲怎么能够继立!”屋质说:“按礼制应传位给嫡长子,不传位给弟弟。当年嗣圣皇帝之即位,人们还认为不对,何况您暴虐残忍,人们大多对您怀有怨望之心。众口一辞,都愿立永康王,人心不可强夺。”太后回头对李胡说“:你也听到这句话了吗?事实上是你自己造成的啊!”于是答应立永康王。

  世宗对屋质说“:你与朕的属下更亲近些,何以反而去帮助太后?”屋质回答说“:臣以为社稷最为重要,帝位不可轻易授受,所以这么做。”皇上喜欢他的忠心。

  天禄二年(948),耶律天德、萧翰因为谋反入狱,惕隐刘哥及其弟盆都勾结天德等人作乱。耶律石剌暗中将情况告知屋质,屋质赶紧领他进宫见皇上,揭露此事。刘哥等人不服,事情也就作罢。不久,刘哥邀请皇上观看樗蒲,举杯祝寿,袖藏短刀给皇上进酒。皇上发现了,下令拘捕他,亲自审问此事。刘哥发誓没有谋害皇上之意,于是皇上又不再继续察问此事。屋质上奏说“:应当让刘哥与石剌对质,不能随便就宽恕了。”皇上说“:你替朕审讯吧。”屋质率领善于击剑的勇士前往讯问,天德等人伏罪,便将天德斩首,杖击萧翰,将刘哥贬职,派盆都出使辖戛斯国。

  三年(949),屋质上表列举泰宁王察割阴谋谋反之事,皇上不听。五年(951),任右皮室详稳。这年秋天,皇上祭祀让国皇帝于行宫,与群臣都喝醉了,察割杀害了皇上。屋质听得有人说“穿紫衣的人不可放走”,便换了衣服出门,赶紧派人召集诸王,又号召禁卫长皮室等同力讨伐反贼。适逢寿安王回帐中,屋质派弟弟耶律冲前去迎接他。寿安王到来之后,还有些犹豫不定。屋质说:“大王乃是嗣圣皇帝之子,贼人如果抓住您,必定不会让您活。那样,群臣将奉谁为主上?社稷将仰赖谁人来维持?万一帝位落入贼人之手,到那时后悔何及?”寿安王这才明白大局。诸将听说屋质出面,相继赶来。黎明时分便整顿好了队伍,完全出乎贼人的意料,迅速地包围了他们,于是诛杀了察割。

  叛乱平定以后,穆宗即位,对屋质说“:朕的性命,实在是由你保全下来的。”于是命他总管国事,将逆党的财产全部赐给屋质,屋质坚决推辞。应历五年(955),任北院大王,总管山西事务。

  保宁初年,宋包围了太原,屋质率军前往救援,兵至白马岭,屋质派精兵连夜从小道风驰电掣般赶赴太原西面驻扎,并擂响战鼓,高举火炬。宋兵以为我大军已到,害怕起来,乘夜逃遁。因功加号于越。四年(972),汉刘继元派使者前来进贡,送给屋质一些钱,屋质如实奏闻,皇上命他收下。五年(973)五月逝世,终年五十七岁。皇上沉恸哀悼,为之停止上朝三天。后来道宗诏令在上京为他建祠堂祭祀,立碑以记录其功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