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辽史

耶律休哥传

2014-08-27 15:58:19
  耶律休哥,字逊宁。祖父释鲁,隋国王。父绾思,南院夷离堇。休哥少时有三公和辅相之器局。初时,乌古、室韦三部反叛,休哥随北府宰相萧干讨伐之。应历(951~969)末,为惕隐。

  乾亨元年(979),宋侵燕地,北院大王奚底、统军使萧讨古等兵败,南京被围。皇上命休哥代奚底为将,率五院军前往救援。遇大股敌军于高梁河,与耶律斜轸分左右两翼,击败之。追杀三十余里,斩首万余级。休哥身上受了三处伤。次日晨,宋主逃走,休哥因受伤不能骑马,乘轻车追至涿州,没有追上,便回来。

  这年冬,皇上命韩匡嗣、耶律沙伐宋,以报复南京围城之役。休哥率本部兵马随匡嗣等在满城作战。次日正要再战,宋人请降,匡嗣相信了。休哥说“:他们的队伍整齐而精锐,必定不会屈服,正是引诱我军之计。应当严整军队待之。”匡嗣不听。休哥引兵马登高而望,不一会儿南兵大举前来,鼓噪着飞速冲驰过来。匡嗣仓卒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士卒抛下旗鼓逃走,于是被打败了。休哥整肃军队进击,敌人这才退。诏令总南面戍兵,为北院大王。

  次年(980),皇上亲征,围瓦桥关。宋兵来救,守将张师突围而出。皇上亲自督战,休哥杀死张师,余众退逃入城。宋人列阵于水南。将要开战,皇上因休哥的马甲独为黄色,担心为敌人认出,便赐予玄甲、白马换下来。休哥率精骑渡水,击败敌人,追至莫州。横尸满道,箭篓中的箭也用完了,休哥活捉得数将来献。皇上大喜,赐予御马、金盂,勉励他说“:你的勇敢超过了传言中的名声,如果人人都像你,哪里还怕不能打胜仗呢?”大军回,拜为于越。

  圣宗即位,太后行使皇帝权力,令休哥总理南面军务,以便便宜从事。休哥对戍兵加以调节,建立更休法,劝课农桑,修治武备,边境大治。统和四年(986),宋再次来犯,其将领范密、杨继业兵出云州;曹彬、米信兵出雄州、易州,夺取歧沟、涿州,攻陷固安,设立屯所。当时北南院、奚部兵马未到,休哥兵力太少,不敢出战。夜里以轻骑出于两军之间,杀伤其单弱者以威胁余众;白天则以精锐虚张声势,使敌人忙于防御,从而疲累其人马。又设埋伏于林间草野,断其粮道。曹彬等因粮运不继,退守白沟。一个多月后,又前来。休哥以轻兵逼近之,乘敌人早起在草席上进食之机,攻击其离群单出之人,且战且退。因此南军自救不暇,结为方阵,在地两边挖濠沟而前行。士兵干渴又无井,从泥沼里汲水过滤而后饮之,共花了四天才到达涿州。听得太后兵到,曹彬等冒雨而逃。太后增补以精兵,追上了敌人。敌人无计可施,环绕粮车自卫,休哥包围了他们。到夜里,曹彬、米信率数骑逃走,其余人马全部溃逃。追到易州东,打听得宋军还有几万人,正在沙河边上做饭,急忙率兵前往攻击。宋军望见扬尘便逃窜不迭,从岸上跌入水中以及互相踩死者过半,沙河为之不流。太后凯旋班师,休哥收集宋兵尸体垒为京观。封宋国王。

  又上奏说,可以乘宋衰弱,掠地至黄河为界,奏书上达,没有被采纳。待到太后南征,休哥担任先锋,败宋兵于望都。当时宋将刘廷让率数万骑沿海路出兵,约定与李敬源合兵,扬言攻取燕地。休哥得知后,先派兵扼守战略要地。待到太后兵到,交战,杀李敬源,刘廷让逃至瀛州。七年(989),宋遣刘廷让等乘夏热多雨前来进攻易州,诸将害怕;只有休哥率精兵迎战于沙河之北,杀伤数万,缴获辎重不可胜数,献于朝廷。太后嘉赏其功,诏令免予朝拜、不直呼其名。从此宋人不敢北上。当时宋人想阻止小儿啼哭,便说:“于越来了!”

  休哥因为燕地百姓困苦穷乏,减省赋税徭役,抚恤孤儿寡母,禁令戍兵不得进犯宋境,即使是马和牛跑到北边来了也尽数还给他们。远近仰慕归化,边疆因此得到了安宁。十六年(998),薨。圣宗下诏为他建祠于南京。

  休哥智谋才略广博高远,料敌如神。每当作战取胜,总是让功于诸将,所以士卒乐于为之所用。身经百战,不曾杀一无辜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