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辽史

萧兀纳传

2014-08-27 15:57:02
  萧兀纳,又名挞不也,字特免,六院部人。其先祖曾任西南面拽剌。

  兀纳身材魁梧,庄严持重,擅长骑射。清宁初,其兄图独因事入京朝见,道宗问族人中谁人可以任用,图独回答说是兀纳,皇上补兀纳为祗候郎君。迁任近侍敞史、护卫太保。

  大康初,任北院宣徽使。当时乙辛已经陷害了太子,于是称宋魏国王和鲁斡之子耶律淳可以立为太子,群臣无人敢言,只有兀纳及夷离毕萧陶隗劝谏说:“放弃嫡孙不立,这是把国家给予别人。”皇上犹豫不决。五年(1079),皇上出猎,乙辛请求留下皇孙,皇上想听从。兀纳奏道“:我私下听说皇上出游,准备留下皇孙,倘若保护者不称职,恐怕会生变故。果真要留下,我请求侍从皇孙左右。”皇上领悟,命令皇孙从行。从此,皇上开始怀疑乙辛。

  不久,任同知南院枢密使事,出贬乙辛、耶律淳等人。皇上嘉许他的忠心,封为兰陵郡王,人们说他很像古时扶持社稷的重臣。授殿前都点检。皇上对王师儒、耶律固等人说:“兀纳忠诚纯正,即使是狄仁杰辅佐唐室,屋质扶立穆宗,都没法超过他。我的看法你们要转达给燕王知道。”从这以后,皇上令兀纳辅导燕王,更加受到优待宠信。大安初,诏令让他娶越国公主,兀纳坚决推辞。改任南院枢密使,上奏请求对于掾史应按月升迁叙用,皇上从之。寿隆元年(1095),拜为北府宰相。

  当初,天祚尚未即位时,兀纳多次因为直言拂逆了其心意。待到即位,出贬兀纳为辽兴军节度使,守太傅。因佛殿小底王华诬陷兀纳借用内府犀角,诏令审讯他。兀纳上奏说:“我在先朝时,诏令准予每天取用十万钱作为私下费用,我不曾胡乱取用一钱,难道会借用犀角吗?”天祚更加恼怒,褫夺其太傅官职,降为宁边州刺史,不久,改任临海军节度使。

  兀纳上书说:“自从萧海里逃到女真,女真便有轻视朝廷之心,应该增加兵力以防不测。”皇上没有作答。天庆元年(1111),任黄龙府知府,改东北路统军使,又上书说:“我的治所与女真接壤,观察其行为,志向不小。应当在他们发动之前,派兵攻打它。”奏章几度呈上,皇上不听。及至金兵前来进犯,交战于宁江州,兀纳的孙子移敌蹇战死,兀纳退逃入城。留下属吏防守,自己率三百骑渡混同江西行,府城便陷落了。后来与萧敌里在长泺拒战金兵,因兵败免官。五年(1115),天祚亲征,兀纳殿后,又失败了。数日之后便与百官入宫朝见,授为上京留守。六年(1116),耶律章奴叛乱,前来进攻京城,兀纳发放府库钱物赏赐士卒,晓谕他们以顺逆之理,修缮城池,拼死拒战。章奴一无所获便离开了。因功授副元帅,不久任契丹都宫使。

  天祚因兀纳为前朝重臣,有定策扶立之大功,每每请他来询问政事,兀纳总是恳切率直作答。皇上尽管待他十分宽容,终究没能重用于他。因病去世,年七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