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辽史

萧奉先传

2014-08-27 15:56:53
  萧奉先,天祚元妃之兄长。外表宽厚内心忌刻。因元妃为皇上所宠爱和倚重,奉先累任枢密使,封兰陵郡王。

  天庆二年(1112),皇上临幸混同江钓鱼。按旧例,生女真酋长在千里以内者都要前往行宫朝见。适逢头鱼宴上,皇上让各位酋长依次唱歌跳舞作乐,轮到阿骨打,其人只是端坐正视,推辞说不会。皇上再三劝谕,阿骨打不从。皇上私下对奉先说:“没想到阿骨打如此跋扈!可借口边事诛杀他。”奉先说“:他是个粗人,不知礼义,况且没有大的过错,杀掉他将会伤害各部向慕归化之心。假如真有异心,弹丸之地的小国,又能有什么作为呢!”皇上便罢了。

  四年(1114),阿骨打起兵进犯宁江州,东北路统军使萧挞不也交战失利。皇上命奉先之弟嗣先担任都统,统率番、汉军队前往攻讨,屯驻于出河店。女真便暗渡混同江,乘我军不备前来袭击。嗣先败绩,将士大多逃走。奉先害怕其弟被诛杀,便奏称“东征溃败之军带罪逃亡,所到之处便四处抢劫,如果不赦免他们,恐怕会结伙为盗,成为祸患”。皇上从之。嗣先到宫中等候处罚判罪,只不过免去官职而已。从此士卒再无斗志,遇到敌人便溃逃,郡县失陷者一天多似一天。

  当初,奉先诬陷耶律余睹勾结驸马萧昱阴谋扶立其外甥晋王而事情败露,诛杀萧昱。余睹在军中听说后恐惧,便逃奔女真。保大二年(1122),余睹为女真监军,率兵突然前来,皇上十分忧心。奉先说“:余睹乃是王子班的后裔,这次前来确实不会有灭辽之心,是想扶立晋王罢了。如果为社稷着想,不吝惜一个儿子,诛杀了他,可以不必交战而敌人自退。”于是赐死晋王。内外官员无不伤心流泪,人心更加离散。

  当女真军队还未前来时,奉先逢迎宽慰天祚,说:“女真尽管能进攻我国上京,到底不能远离自己的巢穴。”然而忽然一日金兵进军三千里直捣云中,奉先无计可施,只好请皇上流离迁住于夹山。天祚这才醒悟,回头对奉先说:“你父子二人误我到了这一步,杀掉你又有何益!你走吧,不要跟着我去。恐怕军心忿恨恼怒,造出乱子必然连累于我。”奉先父子痛哭着离去,为左右抓获送给女真兵。女真兵杀死其长子萧昂,送奉先及次子萧昱到其国主处。途中遇到我国士兵,夺回,天祚将他们一并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