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后汉书

后汉书卷十六 邓寇列传第六

2014-08-15 16:38:51
  (邓禹、寇恂)

  ◆邓禹传

  邓禹字仲华,南阳郡新野县人。十三岁时,就能朗诵诗篇,在长安从师学习,当时光武也游学京师,邓禹虽年幼,但见到光武后就知道他不是一位普通人,就与他亲近交往。数年后回家。等到汉兵起,更始即位,豪杰们多荐举邓禹,邓禹不肯相从。后来听说光武安定河北,邓禹就驱马北渡黄河,追光武到邺县。

  光武见到邓禹很喜欢,对邓禹说“:我有封拜官吏的特权,你远道而来,难道是想做官吗?”邓禹说“:不愿做官。”光武说:“即便这样,想干什么呢?”邓禹说“:但愿明公威德加于四海,我得为明公效尺寸之力,垂功名于史册哩。”光武大笑,就留他睡觉闲聊。邓禹进言说:“更始虽然定都关西,但现在山东没有安定,赤眉、青犊之流,劫辄以万数,三辅一带,往往群聚假借名号。更始既没有挫败过他们,而他们也不听指挥裁决,各将领都是些庸人崛起,志在发财,争用威力,早晚图快乐罢了,并没有忠良明智,深谋远虑,真想尊重主上安抚百姓的。四方分崩离析,形势清楚可见。明公虽然建立了辅佐王室的功劳,恐怕也难成大业。为今之计,不如延揽四方英雄,务必取悦民心,建立高祖的伟业,拯救百姓万民的生命。以公的德才平定天下,是足可以平定的。”光武帝大悦,因此令左右的人称邓禹为邓将军。让他住宿在帐中,共同商定策略计划。等到王郎起兵,光武从蓟到信都,派邓禹征发各郡国的“快速部队”,得数千人,令他亲自率领,另去攻拔乐阳县,又跟光武到广阿,光武住在城楼上,打开地图,指示邓禹说:“天下的郡国这样多,如今仅得了一个,你以前说以我的德才是足可以平定天下的,为什么呢?”邓禹说:“现在海内混乱,人们思念明君,就像婴儿思慕慈母一样。

  古代兴大业得天下的,在于德的厚薄,而不是土地的大小。”光武高兴。当时任用将领,多访问于邓禹,邓禹所荐举的人才,都能才职相称,光武认为邓禹知人。派他另率骑兵,与盖延等击铜马于清阳。盖延等先到,战不利,退回保城,被贼所困,邓禹进兵与贼战,把贼兵打败,活捉了他们的大将。从光武追贼到蒲阳,连战连胜,北州大致平定。等到赤眉西入关,更始派定国上公王匡、襄邑王成丹、抗威将军刘均及诸将,分别据守河东、弘农郡以相抵抗。赤眉部众大集,王匡等抵挡不住,光武预计赤眉军必破长安,想乘隙吞并关中,而他自己刚好忙于山东,不知把西征的事寄托谁好,以邓禹深沉有大将风度,所以授以西讨的战略。就拜邓禹为前将军持节,平分麾下精兵二万人,派遣他西入关,令邓禹自己挑选将佐以下可跟他一起西征的人选。于是以韩歆为军师、李文、李春、程虑为祭酒,冯忄音为积弩将军,樊崇为骁骑将军,宗歆为车骑将军,邓寻为建威将军,耿讠斤为赤眉将军,左于为军师将军,引军西去。

  建武元年(25)正月,邓禹自箕关将入河东郡,河东郡都尉守关不开,邓禹连攻十天,破关,缴获辎重一千多车。进围安邑,几个月没能攻下。更始大将军樊参率领数万人,渡过大阳准备进攻邓禹,邓禹派遣诸将迎击于解县南面,大破樊参军,斩樊参首。于是王匡、成丹、刘均等合军十多万,再共同击邓禹,邓禹军不利,樊崇战死。正好日暮,战事已罢,军师韩歆及诸将看到兵势已受到摧残,都劝邓禹乘夜离去,邓禹不听。第二天癸亥,王匡等认为,癸亥属于六甲凶日,整天没有出兵,邓禹因此得以停整兵器,重新调整部队。第二天早晨,匡全军出攻邓禹,邓禹下令军中不得妄动;王匡军既到营下,邓禹传令诸将鼓噪并进,大破王匡军。王匡等都弃军逃走,邓禹率轻骑急追,俘获刘均及河东太守杨宝、持节中郎将弭瞗,都杀了,收缴符节六个,印绶五百,兵器不可胜数,于是平定了河东郡。

  当月,光武在高阝即位,派遣使者持节拜邓禹为大司徒。封官的命令说“:诏令前将军邓禹:深执忠孝,与我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孔子说过:‘自从我有了颜回,弟子们日益亲密。’斩将破军,平定山西,功勋尤著。如果百姓不亲,缺少五常的训导,你作为司徒,应对百姓施行五常的教化,五常的教化在于宽厚。今派遣奉车都尉授你印绶,封为赞阝侯,食邑万户。”邓禹这时只有二十四岁。于是邓禹渡过汾阴河,进入夏阳县。更始中郎将左辅都尉公乘歙,带其部众十万,与左冯翊兵共同拒邓禹于衙县,邓禹再次将其攻破赶走,而赤眉军就进入长安。这时三辅的军队接连覆败,赤眉军所过之处残暴掠夺,百姓不知所归。听说邓禹每每乘胜独克而部队纪律严明,于是都望风携老扶幼迎接邓禹军队,归从的日以千数,人众号称百万。邓禹每到之处,常停车住节,慰劳问好,父老童稚,白发垂髻,挤满在他车下,莫不感激欢乐,于是邓禹名震关西。帝赞扬他,几次写信赞美他。诸将豪杰都劝邓禹直接攻长安。邓禹说“:不然,现在我部众虽多,但能打仗的却少,前面没有可依赖的积蓄,后面也没有可供转运的资财。赤眉军刚刚攻取长安,财富充实,士气锐不可挡。然而盗贼群居,无整天的打算,财谷虽多,变故万端,哪能坚守下去呢?上郡、北地、安定三郡,地广人稀,谷米牲畜多,我们暂时整军北道,就粮养士,以观察赤眉军的弱点,才可以设法进攻他们哩!”于是引军北至縌邑县。邓禹所到之处,击破赤眉军别将诸营保,郡县都开门归附。西河太守宗育遣儿子手奉邓禹晓谕各地的文书归降,邓禹派遣他到国都去。帝以关中未定,而邓禹又久不进兵,就下达命令说“:司徒,是尧;亡贼,是桀。长安的官吏民众,惶惶无所依归。应掌握时机进讨,安定抚慰西京,以维系百姓的心。”邓禹还是坚持前面的意见,就分遣将军另行攻打上郡诸县,更征集兵力引进粮食,回到大要县。派遣冯忄音、宗歆守縌邑。二人争权互相攻打,冯忄音杀了宗歆,并反击邓禹,邓禹派使者报告光武帝。帝问使者“:忄音最亲爱的是谁?”使者说“:是护军黄防。”帝猜度冯忄音和黄防不能久和,势必发生对抗。因此告诉邓禹说:“逮捕冯忄音的,必是黄防。”于是派遣尚书宗广拿着符节招降黄防。

  后月余,黄防果然逮捕冯忄音,率领其部众归罪。更始诸将王匡、胡殷等都到宗广处投降,与宗广一起东归。到了安邑,王匡等想中途逃跑,宗广把他们都杀了。冯忄音到洛阳,赦免不杀。

  建武二年(26)春,遣使者改封邓禹为梁侯,食邑四县。这时赤眉军西走扶风,邓禹才往南至长安,驻军昆明池,用酒食大宴士卒。率领诸将军沐浴更衣斋戒,选择吉日,演习礼仪祭祀高祖庙,收了十一帝的神主,派使者捧到洛阳,因而巡视园陵,特安置官吏士卒奉祀守陵。邓禹率兵与延岑战于蓝田,不胜,再就食云阳。汉中王刘嘉到邓禹处投降。刘嘉相李宝傲慢无礼,邓禹把他杀了。

  李宝的弟弟收集李宝部众击邓禹,杀了将军耿讠斤。自从冯忄音反邓禹以后,邓禹的威望受到损害。这时赤眉军再次还入长安,邓禹与之战,败走,到了高陵,军士饥饿,都吃枣菜度日。帝于是召邓禹回来,诏令说:“赤眉缺粮,自然会向东而来,我只要折断策马的杖去鞭打他就可把他打败。不是诸将值得忧虑的,不要再妄动进兵。”邓禹以受任而功不成为惭愧,几次驱饥饿之兵去征战,常不利。

  三年(27)春,与车骑将军邓弘击赤眉,被赤眉打败,部众死的死散的散,独与二十四骑还归宜阳,归还大司徒、梁侯印绶以谢罪。诏命还侯印绶。数月,拜右将军。延岑自败于东阳,就与秦丰合作。

  四年(28)春,再侵犯顺阳一带。派邓禹保护复汉将军邓晔、辅汉将军于匡,击破延岑于邓;追到武当,再次破延岑。岑逃奔汉中,余党都投降了。

  建武十三年(37),天下平定,各功臣都增加了户邑,定封邓禹为高密侯,食高密、昌安、夷安、淳于四县的赋税。帝以邓禹功高,封邓禹弟邓宽为明亲侯。后来左右将军的职衔撤销了,按特进朝见皇帝。邓禹内尚文明,行为忠厚淳朴而且周密,服事母亲非常孝顺。天下已经平定,常常想疏远名势。有子女十三人,让他们各掌握一门技艺。整饬家规,教养子孙,都可以成为后世的楷模。一切用度都取之于封地赋税,不修私产不谋私利。因此帝更加尊重他。

  中元元年(56),再代理司徒职务。从帝巡视山东,到泰山筑坛祭天。显宗即位,因邓禹是先帝元勋,拜为太傅,朝见时令他东向站立尊如宾客,甚见尊宠。居岁余,卧病,帝几次亲临问候。

  永平元年(58),邓禹年五十七岁逝世。谥曰元侯。

  史官评论道:在变动的年代,君臣互相选择,这是作事最初谋划时的关键。邓公挑着粮食徒步奔走,在纷乱中独奔光武,可以说是知其所从明其所会的了,于是中分一半的军队,以击山西的空隙,至使河东关西震动,投奔到他麾下来的人如回到了家里一样。功业虽没有完成,道义德行却得到了弘扬。后来虽威损..邑,兵散宜阳,上交了司徒的印绶,但仍以侯爵卒其岁月,光荣憔悴而在下始终无二色,封官进爵,失意回朝光武对他始终没有猜疑,使君臣之美,后世看不到一点瑕疵和隔阂,这难道不是仁人君子的最完美的作为吗?

  ◆寇恂传

  寇恂字子翼,上谷郡昌平县人,世代都是显姓。寇恂起初为郡功曹,太守耿况很器重他。王莽失败,更始即位,派遣使者向各郡国宣示“:先归降的恢复爵位。”寇恂跟从耿况在界上迎接使者,耿况呈上印绶,使者接受了,一夜也没有退还印绶的意思。寇恂带着兵器入见使者,请退还印绶。使者不肯给,说:“我是天王使者,功曹想胁迫我吗?”寇恂说“:不是敢胁迫使君,我私下里是为使君计谋之不周而悲伤哩。现在天下初定,国家的信誉没有得到宣示,使君建符节衔使命,以临四方,郡国上下莫不伸着颈子倾着耳朵,望风归命。现在你初到上谷而毁了大信,沮丧了全郡归向顺化之心,产生了离心背叛的隙缝。你将怎样再号令其他的郡呢?而且耿府君在上谷,久为官吏人民所亲信,现在将他更易,如继任的是个贤者则耿介不安,如是不贤之人则只能更生离乱。为使君计议,莫如复耿况太守之职以安百姓。”使者不答应,寇恂怒叱左右的人以使者命召耿况,耿况至,寇恂进取印绶给耿况。使者不得已,就秉承皇帝旨意恢复耿况职务。耿况受职而归。等到王郎起兵,派遣将领攻取上谷,急令耿况发兵。寇恂与门下掾闵业共同对耿况说:“邯郸突然兴起,难于信赖归向。以前王莽时,只有刘伯升最难得。现在听说大司马刘公,是刘伯升的同母弟,尊贤下士,士多归附于他,可以攀附。”耿况说:“邯郸现在很强盛,我们力不能独拒,怎么办?”寇恂说:“现在上谷完整充实,有士卒万骑,具备大郡的条件,可以详细选择去就取舍。我请求东约渔阳太守,齐心合众,邯郸不值得考虑。”耿况同意,就派寇恂到渔阳,结谋彭宠。寇恂回来,到昌平,袭击邯郸派来的使者,把他杀了,夺了他的军队,于是与耿况的儿子耿..等都到南追及光武于广阿。光武拜寇恂为偏将军,号承义侯,跟从击破群贼。多次与邓禹谋议,邓禹奇其才,因而奉上牛酒与他共饮交欢。光武南定了河内,而更始大司马朱鲔等以大兵占据洛阳。又并州未得安定,光武对河内交谁把守颇感为难。问邓禹说“:诸将中有谁可使守河内的呢?”邓禹说“:以前高祖任命萧何于关中,再也没有西顾之忧,所以得以专门精心策划山东,终成大业。今河内傍临黄河,十分牢固,户口殷实,北面通上党,南面迫近洛阳。寇恂文武备足,有治理百姓驾御众人的才能,非他不可使哩。”光武于是拜寇恂为河内太守,代理大将军事。光武对寇恂说:“河内完好富裕,我将因此而兴起。以前高祖留萧何镇守关中,我今把河内委托给你,坚守转运,给足军粮,率领鼓励士卒,防守遏制其他兵马,不让他们北渡就行了。”光武于是再北上征伐燕、代。寇恂移书各属县,论述军事练习骑射,砍伐淇园的竹子,制成箭矢百余万,养马二千匹,收租四百万斛,都转运到前线。朱鲔听到光武北上而河内势孤,就使讨难将军苏茂、副将贾强率兵三万多人,渡过巩河向温进攻。檄书到,寇恂即率军奔出,并转告各属县,发兵会师于温下。军吏们都劝谏说:“现在洛阳兵渡河,前后不绝,应等到各处兵马集齐后,才可以出击。”寇恂说:“温,是郡的藩篱屏蔽,如温失守,则郡就不可守住。”于是驰赴到温。天明时合战,而偏将军冯异派遣救兵以及各属县兵恰好都到了,兵马四集,幡旗蔽野。寇恂于是命令士卒乘城击鼓呼叫,大呼:“刘公兵到!”苏茂军听到,阵角松动,寇恂率军冲击,大破苏茂军,追到洛阳,斩了贾强。

  苏茂兵士自己投黄河而死的达数千,活捉万余人。寇恂与冯异过黄河而回。自此洛阳震动恐惧,白天都紧闭城门。这时光武传闻朱鲔破了河内,没多久寇恂的檄书到了,光武大喜说“:我知道寇子翼是可以胜任的哩!”诸将军庆贺,因而为光武呈上尊号,光武于是即帝位。当时军粮急缺,寇恂以人力车马车转运军粮,前后不绝,尚书仅以升斗之粮以禀百官。

  光武帝几次以简策书牍慰劳寇恂,同门生茂陵人董崇对寇恂说:“皇上新即位,四方尚未平定,而君侯在这个时候占据着大郡,内得人心,外破苏茂,威震邻敌,功名显赫,这是奸谗之徒侧目窥视产生怨祸的时候哩!以前萧何守关中,明悟采纳了鲍生的建议而高祖大喜。现在你率领的,都是刘氏宗族昆弟,只怕是要以前人为鉴戒哩!”寇恂以为然,假称有病不视事。

  帝将攻洛阳,先到河内,寇恂请求从军。帝说“:河内不可离开你哩!”几次坚决要求,帝不听,于是派遣兄的儿子寇张、姐姐的儿子谷崇率领突击队愿为军先锋。帝称赞,都以为偏将军。

  建武二年(26),寇恂由于牵涉到考查上书的案子而被免职。这时颍川人严终、赵敦聚合部众万余人,与密人贾期连兵为盗寇。寇恂免官数月,又被拜为颍川太守,与破奸将军侯进共同攻击。数月,斩贾期首,颍川郡全部平定。封寇恂雍奴侯,食邑万户。执金吾贾复在汝南,他的部将在颍川杀了人,寇恂将他逮捕入狱。当时法制草创,军营犯了法,多半是宽恕容忍,而寇恂却将他斩首于市。贾复以此为羞耻叹息。他回来路过颍川,对左右说:“我与寇恂并列将帅,现在被他所陷害,大丈夫岂有蒙受侵怨而不决斗的?今见寇恂,我必亲手杀了他!”寇恂知道他的计谋,不想与他相见。谷崇说:“我是将军,可带剑在侧侍候,突然有变,可以抵挡得住。”寇恂说“:不然。以前蔺相如不害怕秦王而屈让廉颇,是为了国家哩!区区赵国,尚且有这种义举,我难道可以忘记吗?”于是命令各属县大张供具,储足酒醪,执金吾军队入界,每人都可以得到两个人的酒食。寇恂于是出迎于道,然后假称有病而回。贾复想率兵追赶,而官吏兵卒们都喝醉了,于是过去。寇恂派谷崇向帝说明情况,帝于是召见寇恂。寇恂到洛阳被引见帝,当时贾复先在座,准备起身回避。帝说:“天下还没有平定,两虎怎能够私斗呢?今天我为你们和解。”于是共坐在一起,极为欢快,就共乘车出城,结成好友而别。寇恂回到颍川。

  建武三年(27),帝遣使者就拜寇恂为汝南太守,又使骠骑将军杜茂率兵助寇恂讨伐盗贼。盗贼被肃清,郡中安静无事。寇恂向来好学,于是修建乡校,教学生徒弟,聘请能讲授《左氏春秋》的人,他自己也亲听老师讲学。

  建武七年(31),代朱浮为执金吾。第二年,跟随光武击隗嚣,而颍川盗贼群起,帝于是引军退还,对寇恂说“:颍川迫近京师,当早日平定。想起来只有你能平定群贼哩,从九卿的高位上复出,以忧虑国家着想好了。”寇恂回答说“:颍川剽悍轻捷,听说陛下远征险阻,去对付陇、蜀,所以狂悖狡猾之徒乘机作乱罢了。如果听说陛下南向,盗贼们必定惶惧归降。我愿率精锐以为前驱。”即日车驾南征,寇恂跟从到颍川,盗贼全部归降,而竟没有拜他为郡守。百姓群集夹道而说道“:希望从陛下那儿再借寇君一年。”于是把寇恂留在长社,以镇抚官吏人民,接受其余的归降者。起初,隗嚣部将安定人高峻,拥兵万人,占据高平县第一城,帝派遣待诏马援去招降高峻,由此打开了河西通道。中郎将来歙承帝命拜高峻为通路将军,封关内侯,后来归属大司马吴汉,共围隗嚣于冀。等到汉军退,高峻逃回故营,再助隗嚣拒守陇阝氐。隗嚣死后,高峻占据高平县,畏诛坚守。建威大将军耿..率太中大夫窦士、武威太守梁统等围高平,一年也未能攻下。

  建武十年(34),帝入关,准备亲自征讨,寇恂当时跟从光武,劝谏说“:长安处在洛阳高平之间,应接方便,安定、陇西必定感到震动畏惧,这是安逸于一处可以制服四方哩。现在兵马疲倦,刚刚从险阻中走出来,这不是陛下安国之良策,前年颍川发生的历史事件,可为至戒。”帝不听从。进军到了..县,高峻还是攻不下,帝商议派遣使者去说服高峻投降,就对寇恂说:“你以前制止我这次行动,现在为我走一趟。如高峻不立即投降,我将率耿..等五营发起攻击。”寇恂奉玺书来到第一城,高峻派遣军师皇甫文出来谒见,言词礼节都不屈从。寇恂怒,准备杀皇甫文。诸将劝谏说“:高峻精兵万人,有着许多强弩,遮住了西部的陇道,连年都没有攻下。现在要他投降而反杀其来使,只怕是不行吧?”寇恂不答应,就杀了皇甫文。让其副使回去告诉高峻说:“军师无礼,已被杀了。要投降,请赶快;不想投降,就固守好了。”高峻惶恐,即日开城门投降。诸将都庆贺,因而说:“请问杀了他的来使而高峻以全城投降,这是什么原因?”寇恂说“:皇甫文,是高峻的心腹,高峻的计谋都取之于他。现在他来了,言词不屈,必无归降之心。放他回去则高峻得了他的计谋,把他杀了则高峻吓破了胆,所以来投降了。”诸将都说“:我们没有想到哩。”于是逮捕高峻回到洛阳。寇恂通晓经术修养德行,名望重于朝廷,所得的俸禄,都拿来厚施给朋友、故旧及跟从他的吏士。常说“:我依靠士大夫的帮助才有今天,怎么能够独享富贵呢?”当时的人把他视为长者,以为他有宰相的器才。

  建武十二年(36)去世,谥为威侯。子寇损嗣位。寇恂的同母弟及兄之子、姐之子以军功被封为列侯者共八人,都终身为侯但不传于后代。起初与寇恂一起谋事的闵业,寇恂多次向帝说明他的忠心,帝赐爵他为关内侯,官至辽西太守。

  建武十三年(37),再封寇损庶兄寿为氵交侯。后来徙封寇损为挟柳侯。寇损死后,子寇厘嗣位,徙封为商乡侯。寇厘死后,子寇袭嗣位。寇恂的孙女儿是大将军邓骘的夫人,因此寇氏在安帝永初年间很得志。寇恂的曾孙寇荣。

  史官评论道:《左传》上称“喜怒有节的很少,而喜怒无常的就多了”。喜而不朋比,见怒而想到别人的难处的,只有君子吧?孔子说:“伯夷、叔齐不记念人家欺侮过他的旧事,所以人家也不积怨于他。”在寇公身上我们可以见到这种品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