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后汉书

后汉书卷十九 耿弇列传第九

2014-08-15 16:38:49
  (耿弇)

  ◆耿弇传

  耿弇字伯昭,扶风郡茂陵县人。他的先祖在武帝时,以吏二千石从巨鹿迁徙到扶风。父耿况,字侠游,以通晓经术为郎,与王莽从弟王伋共学《老子》于安丘先生,后为朔调连率。

  耿弇少年时期就好学,学习他父亲的学业,由于经常看到郡尉考试骑士,建立旗鼓,练习跑马射箭的武功,由此耿弇对将帅产生了兴趣。等到王莽败,更始立,诸将掠夺土地,前前后后多擅自以自己的威权,动辄更换郡守县令。耿况自以为是王莽任命的,心中不能自安。这时耿弇年二十一岁,就辞父亲奉奏去更始,因而带着贡品,以求自固的门路。等到了宋子,恰好王郎冒称自己是成帝的儿子子舆,在邯郸起兵,耿弇的从吏孙仓、卫包在路上共同谋议说:“刘子舆是成帝的正统,不向他归降,还远行到哪里去?”耿弇按剑叱道“:子舆是骗人的盗贼,终成降虏呢。我到长安,为国家陈述渔阳、上谷兵马的用处,还出太原、代郡,反复数十天,回来时突发骑兵以攻乌合之众,就像摧枯拉朽一样容易,我看你们不明去就,族诛之祸就在眼前了。”孙仓、卫包不从,就去向王郎投降。耿弇在路上听说光武在卢奴,就北上晋谒,光武留他为门下吏。耿弇因此劝说护军朱..,请求让他回去发兵,以平定邯郸。光武笑着说“:小小年纪竟有大志啊!”因此数次召见他并加恩慰。耿弇因而跟光武北至蓟。听说邯郸兵刚到,光武将要南归,召集官属商议。耿弇说:“现在兵从南来,不可南行。渔阳太守彭宠,是公的同乡;上谷太守,就是我的父亲。发动起这两郡的人马,有万骑之众,邯郸是容易夺取的。”光武官属心腹都不肯,说:“死还要头向南面,奈何北行进入囊中呢?”光武指着耿弇说“:他是我北道的主人啊。”恰巧这时蓟发生骚乱,光武于是南驰,官属各自分散。

  耿弇到了昌平找到父亲况,因而说服况让寇恂东约彭宠,各发快骑二千匹,步兵千人。耿弇与景丹、寇恂及渔阳兵合军向南,沿途击斩王郎大将、九卿、校尉以下四百余级,得印绶一百二十五枚,符节二个,斩首三万级,平定涿郡、中山、巨鹿、清河、河间共二十二县,于是到广阿赶上了光武。当时光武正攻王郎,传说二郡兵马是从邯郸来的,都以为是王郎的救兵而惊恐。等到来军都到军营参谒光武。光武见耿弇等,很高兴,说:“当与渔阳、上谷的士大夫共此大功。”于是都升为将军,使他们回去领其兵。加封耿况为大将军、兴义侯,偏将裨将都由他自行安置。耿弇等就乘势攻拔邯郸。这时更始征召代郡太守赵永,而耿况劝赵永不要应召,让他去见光武。

  光武遣赵永回代仍任太守。赵永北还,代县县令张晔据城反叛,并招迎匈奴、乌桓以为援助。光武以耿弇弟耿舒为复胡将军,使他击张晔,攻破了。赵永就得复为郡守。这时五校贼二十多万北侵上谷,耿况与耿舒连击破贼,贼都退走。更始见光武声威日盛,君臣产生疑虑,于是遣使者立光武为萧王,令他罢兵与诸将中有功劳的一起回长安;派遣苗曾为幽州牧,韦顺为上谷太守,蔡充为渔阳太守,兼并北方。这时光武住邯郸宫,白天卧在温明殿。耿弇进入卧室,到床前乘光武有暇时,因而说:“今更始政治混乱,君臣淫乱,诸将在京畿之内擅自作威作福,王公贵戚们在京都纵横暴虐。天子之命,出不了城门,下面的州牧郡守,动不动就被迁徙更换,百姓不知所从,士民莫敢自安。虏掠财物,劫掠妇女,怀有金玉的大富显贵,没有能生还的。平民百姓捶胸顿足,反而更思王莽朝。又铜马、赤眉之属数十辈,每辈拥众数十百万,更始不能有成。更始的失败为期不远。公首举义旗于南阳,破百万之军;今平定河北,据有天府之地。以大义讨伐,发出号令,群起响应,天下只要传示檄文就可以平定。

  天下是最为重要的,不可让他姓得到。听说有使者从西方来,要你罢兵,千万莫听。今官吏士卒死亡的多,我愿回幽州去,增发精兵,以成大计。”光武大悦,就拜耿弇为大将军,与吴汉北发幽州十郡的兵马。耿弇到上谷,收拾更始派出的太守韦顺、蔡充并把他们杀了;吴汉也杀了更始派出的幽州牧守苗曾。于是尽发幽州兵,引而南向,跟从光武击破铜马、高湖、赤眉、青犊,又追尤来、大枪、五幡于元氏,耿弇常常率领精骑为先锋部队,将贼兵攻破驱走。光武乘胜战顺水上,贼危急,作拼死战。这时军士疲惫,于是大败奔回,筑壁垒坚守于范阳、小广阳、安次,连战都胜。光武回蓟,再派遣耿弇与吴汉、景丹、盖延、朱..、邳彤、耿纯、刘植、岑彭、祭遵、坚镡、王霸、陈俊、马武十三将军,追贼到潞东,到平谷,再战,斩首一万三千余级,于是穷追于右北平无终、土垠之间,到俊靡而还。贼散入辽西、辽东,或被乌桓、貊人所抄击,大多完蛋。

  光武即位,拜耿弇为建威大将军。与骠骑大将军景丹、强弩将军陈俊攻厌新贼于敖仓,贼都被破归降。

  建武二年(26),改封耿弇为好..侯,食好..、美阳二县。三年,延岑自武关出攻南阳,攻下数城。穰人杜弘率其众以从岑。耿弇与延岑等战于穰,大破延军,斩首三千余级,活捉其将士五千余人,得印绶三百。杜弘降,延岑与数骑遁逃东阳。耿弇从光武到舂陵,面见光武自请北收上谷未发之兵,定彭宠于渔阳,取张丰于涿郡,还收富平、获索,东攻张步,以平齐地。帝壮其意气,就准许了。

  四年(28),诏耿弇进攻渔阳,耿弇以父亲据在上谷,本与彭宠功劳相同,又兄弟都不在京师,自起疑虑,不敢独进,上书请回洛阳。帝以诏书回报说“:将军一出身就举亲为国,所向克敌,功劳尤著,还避什么嫌疑,而要求征召呢?暂且与王常共屯涿郡,再仔细考虑方略。”耿况听说耿弇求征,也自感不安,就派耿舒弟耿国到京入侍。帝以为很好,晋封耿况为阝俞麋侯。就令耿弇与建义大将军朱..,汉忠将军王常等击望都,故安西山贼十余营,都攻破了。这时征虏将军祭遵屯兵良乡,骁骑将军刘喜屯兵阳乡,以拒彭宠。彭宠派弟彭纯率领匈奴兵二千多骑兵,彭宠自己引兵数万,分兵两路以击祭遵刘喜,匈奴兵经过军都,耿舒攻破其众,斩匈奴两王,彭宠于是退走。耿况再与耿舒攻彭宠,取军都。

  五年,彭宠死,天子嘉奖耿况的功劳,派遣光禄大夫扶迎耿况,赐以衣甲住室,奉朝请。封耿舒为牟平侯。遣耿弇与吴汉击富平、获索贼于平原,大胜,贼投降的达四万余人。因此诏令耿弇进讨张步。耿弇收集所有降卒,建立编制单位,设置将吏,率骑都尉刘歆、太山太守陈俊引兵向东,从桥阳桥济河以渡。张步听到消息,就派他的大将军费邑屯军历下,又分兵屯祝阿,另外又于太山钟城列营数十以待耿弇。耿弇渡河先击祝阿,自清晨攻城,不到中午就攻下来了,耿弇故意撤开一角的围兵,让其部众得以奔归钟城。钟城人听到祝阿已溃败,大恐惧,于是都全家逃走。费邑分别派遣弟费敢守巨里。耿弇进兵先威胁巨里,命令部下多砍伐树木,扬言要把坑坑洼洼填平。数日,有投降的人说费邑听说耿弇要攻巨里,准备来救援,耿弇就严令军中立即修造攻城工具,传令各部,三天后全力攻巨里城。又故意放松对俘虏的看守,使他们得以亡归逃去。归去的人以耿弇的进攻日期报告费邑,费邑到期果然率领精兵三万来救援。耿弇喜,对诸将说:“我之所以修攻具,就是为了诱费邑来救援,今费邑来了,正是我所希求的。”随即分三千人围守巨里,自率精兵上山岗高地,乘高合击,大破费邑军,临阵斩费邑。而以费邑首级晓示巨里城中,城中恐惧,费敢率领所有部下逃归张步。

  耿弇再收其积聚,率兵攻击未下的营邑,平定四十余营,济南平定了。这时张步定都于剧,派遣他弟弟张蓝率精兵二万守西安,诸郡太守合万余人守临淄,两地相距四十里。耿弇进军中,处在二城的中间。耿弇看到西安城小但很坚固,而且张蓝的兵也精,临淄名气虽大而实际上易攻,于是命令诸将听令,后五日攻西安。张蓝听到后,日夜警戒严守。到了后四日夜半,耿弇命令诸将都天没亮就吃饱饭,天一亮就赶到临淄城下。护军荀梁等争辩,以为应速攻西安。耿弇说“:不然。西安听说我们要攻它,日夜作了准备;临淄出其不意而到,必定惊扰,我攻它一天就能拿下。攻下临淄西安就孤立了,张蓝与张步隔绝,必定再逃亡而去,这就是击一而得二的良计。若先攻西安,一时攻不下,屯兵在坚城之下,死伤必多,即使能攻下,张蓝引军还奔临淄,合并兵力,坐观虚实,我深入敌地,后面粮草供应不上,十日之间,不战而困了。诸君的意见,不见得合。”于是攻临淄,半天就攻拔了,进据城内。张蓝听到后大惧,就率部逃到剧去了。耿弇就命令军中不得妄自侵掠,到剧城下,必须等到张步到了才发起进攻,以激怒张步。张步听到后大笑说“:以尤来、大彤十多万众,我都就其营而打败他。今天耿弇兵比他们少,又都疲劳,有什么可怕呢!”于是与三弟张蓝、张弘、张寿及过去大彤大帅重异等兵号称二十万,到临淄大城东,将攻耿弇,耿弇先出淄水上,与重异相遇,突击骑兵想出击,耿弇恐怕挫败了他们的锋芒,张步就不敢进攻了,就故意示弱以盛其气焰,就回兵小城,陈兵于城内。

  张步气盛,直攻耿弇营,与刘歆等合战,耿弇登上王宫的坏台观看,看到歆等交锋,就自率精兵从侧面突击张步阵于东城下,大破张步。飞矢射中耿弇股部,耿弇第二天清晨又勒兵出战。这时帝在鲁,听说耿弇被张步所攻击,亲自前往援救,还没有到。陈俊对耿弇说:“剧贼兵强盛,可暂时闭营休养士卒,以等待帝到来。”耿弇说:“天子将到,臣子应杀牛洒酒以等待百官的到来,反而还要以贼虏来麻烦君上吗?”于是出兵大战,自清晨至黄昏,再次大破张步军,杀伤无数,城中沟壑都填满了尸体。

  耿弇知道张步兵困将退,预先设置左右两翼伏兵以待。到深夜,张步果然引兵退去,两翼伏兵奋起纵击,追到钜昧水,八九十里死尸相连,收得辎重两千多辆。张步回剧,兄弟各自分兵散去。

  几天后,光武亲自到临淄劳军,群臣大会。帝对耿弇说“:以前韩信破齐兵于历下以开基,今将军攻祝阿以发迹,这都是齐的西界,功劳足以相当。而韩信袭击已降,将军独胜劲敌,其功劳比韩信更难能可贵了。又田横烹杀郦食其,后田横归降,高祖诏令郦食其的弟弟郦商不得报复。张步以前杀过伏隆,假使张步来归命,我也当诏令伏隆的父亲大司徒伏湛释其仇怨,这事就更相似了。将军前在南阳提出讨伐张步的战略决策,以为疏阔难以实现,现在是有志者事竟成啊!”耿弇因而再追张步,张步奔平寿,于是脱去上衣裸露肢体身负斧..请罪于军门。传令张步到行辕,而勒兵进据其城。树立所属的郡旗下,部众还有十多万人,辎重一千余辆,都罢遣回乡。耿弇再引兵至城阳,收降五校余党,齐地全部平定。振兵回京师。

  六年(30),西拒隗嚣,屯兵于漆。八年,从帝进攻陇。第二年,与中郎将来歙分兵平定安定、北地诸营堡,都攻克。耿弇一生平定的郡共四十六个,攻下的城市共三百座,没有遭到过失败和挫折。

  十二年(36),耿况抱病,光武帝几次亲临看望,等到耿况死,谥封烈侯。

  十三年(37),增加耿弇的食邑,上大将军印绶,免去大将军后,以列侯身份奉朝请。帝每遇四方有不同意见,经常召见耿弇顾问筹策。年五十六,永平元年卒。谥封为愍侯。

  史官评论道:韩信当着刘邦的面评论项羽,周密预料楚汉的形势,就知道高祖必胜了。耿弇决策河北,定计南阳,也看到光武的帝业必成。然而自从耿弇攻拔全齐以后,就没有再立什么新功了。难道是不想再立新功?或者是当时的法度不容许他再立新功吗?三世为将,道家以为是不吉祥而忌讳的,而耿氏却能世世代代以功名而自终其身,难道耿家的用兵是想以杀止杀吗?为什么独能兴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