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后汉书

后汉书卷二十 铫期王霸祭遵列传第十

2014-08-15 16:38:47
  (铫期、王霸、祭遵)

  ◆铫期传

  铫期字次况,颍川郡郏县人。身长八尺二寸,容貌非常奇异,庄重严肃有威风。父铫猛,是桂阳太守,死后,铫期为其服丧三年,乡里都称赞他。光武掠地颍川,听说铫期颇有志义,召来任署贼曹掾,跟从攻蓟。当时王郎檄书到蓟,蓟中起兵响应王郎。光武车驾趋出,百姓聚集围观,喧呼挤满了道途,车驾不能通行,铫期骑马奋举手中戟,怒目大叫左右“警卫”,观众纷纷退避。到城门时,门已关闭,攻破城门而出。行到信都,以铫期为裨将,与傅宽、吕晏都属邓禹。攻旁县,又发房子兵,邓禹以铫期有能力,独拜偏将军,授给兵卒二千人,傅宽、吕晏各数百人。回后向光武报告情况,光武很称赞。使铫期另攻真定宋子,攻下了乐阳、高禾、肥..各县地。跟从邓禹击王郎将儿宏、刘奉于钜鹿下,铫期先登攻陷敌阵,手杀五十多人,额部被创,用头巾裹伤再战,于是大破敌军。

  王郎灭后,拜铫期为虎牙大将军。于是乘机对光武说:“河北之地,与边塞接界,人们习兵战,号称精锐勇敢。现在更始失败,汉的大统处于危急之中,海内无所归往。明公据河北山河之固,拥精锐之众,以顺万人思汉之心,那么天下谁敢不从?”光武笑着说“:你想像以前一样大呼警..吗?”当时铜马数十万众进入清阳、博平,铫期与诸将迎击,连战不利,铫期就更加背水而战,杀伤敌甚多。恰逢光武救兵到,于是大破敌军,追到馆陶,铜马都投降了。跟从击青犊、赤眉于射犬,贼兵袭击铫期辎重,铫期还击,亲手杀伤数十人,身上有三处受了伤,而他继续苦战,于是破敌并将其驱走。

  光武即位,封为安成侯,食邑五千户。当时檀乡、五楼贼进入繁阳、内黄、又魏都大姓几次反覆,而更始将卓京,正策划相率反于邺城,帝以铫期为魏郡太守,行使大将军事务。铫期发郡兵攻击卓京,攻破,斩首六百余级。卓京奔到山中,铫期追斩其将校数十人,俘获了卓京妻子儿女。又进击繁阳、内黄,又斩首数百级,郡界清平。督盗贼李熊,是邺中豪强,李熊弟李陆想策划城中谋反以迎檀乡。有的人报告铫期,铫期不应,告三四次,铫期就召问李熊。李熊叩头自首服罪,愿与老母就死。铫期说:“做官吏如果比不上做贼快乐,你可以与老母回到李陆那里去。”派官吏送他出城。李熊出走求见李陆,将到达邺城西门。李陆不胜惭愧感激,就自杀以谢铫期。铫期嗟叹,以礼安葬,而恢复李熊原来职务。于是魏郡中都心服其威信。

  建武五年(29),光武行幸魏郡,以铫期为太中大夫。跟从光武回洛阳,又拜卫尉。铫期重于信义,自从为将,常有降兵下城,但未尝虏掠百姓。在朝廷供职,忧国爱主,有不得不谏的事,必是犯颜诤谏。帝曾经轻身与期门进出,铫期在车驾前叩头说:“臣听说古今的警戒,事变往往生于不意之中,实在不愿陛下微行数出。”帝为之回车而还。

  建武十年(34)去世,帝亲临赠送死者衣物,赠以卫尉、安成侯印绶,谥封为忠侯。子铫丹嗣位。又封铫丹弟铫统为建平侯。后来徙封铫丹为葛陵侯。铫丹去世,子铫舒嗣。铫舒去世,子铫羽嗣。铫羽去世,子姚蔡嗣。

  ◆王霸传

  王霸字元伯,颍川颍阳人。世代爱好法制,父亲为郡决曹掾,霸自己年轻时也为狱吏。时常感慨不乐于吏职,其父感到奇怪,派遣他西到长安学习。汉兵兴起,光武过颍阳,王霸率领宾客去谒见,说:“将军兴义兵,我不知自量,贪慕将军威德,愿参加行伍。”光武说:“我梦想贤士,以共成功业,岂有两样!”于是从光武击破王寻、王邑于昆阳,后在乡里休息。等到光武为司隶校尉,道过颍阳,王霸请示其父,希望跟从光武。其父说:“我老了,不能胜任军旅,你去,好好干吧!”王霸跟光武到洛阳。等到光武为大司马,就以王霸为功曹令史,从渡河北。宾客跟从王霸的数十人,逐渐离去。光武对王霸说:“颍川跟从我的人都已离去,而你独留。努力!疾风知劲草哩。”王郎起兵时,光武在蓟,王郎移檄书悬赏捉拿光武。光武令王霸到市中招募人员,准备攻击王郎。市人都大笑,举手揶揄嘲弄,王霸惭愧怯懦而回。光武立即南驰到下曲阳。传闻王郎兵在后,跟从的人都害怕。等到了滹沱河,侦察的官吏回来报告河水流动着冰块,无船只,不能渡过。官属听到大惧。光武令王霸去看看。王霸恐怕惊吓了众人,想渡河,被阻于水,回来即诈称说:“冰坚可渡。”官属都欢喜。光武笑着说“:侦察的官吏果然是瞎说呢。”于是往前。等到了河边,河冰也合拢了,就令王霸保护渡河,还剩数骑没过完河而河冰解冻了。光武对王霸说“:安定部众使大军得以安全渡河的,是你的功劳啊。”王霸答谢说:“这是明公的至德,神灵的庇..,虽是武王白鱼的感应,也比不上呢。”光武对官属们说“:王霸因权诈以济事,真是天降之瑞啊。”以王霸为军正,爵关内侯。既到信都,发兵攻拔邯郸。王霸追斩王郎,得王郎印绶,封为王乡侯。跟从平定河北,常与臧宫、傅俊共营,王霸独善于抚慰士卒,士卒死了脱自己的衣以安殓,伤了亲自为他们疗伤。光武即位,以王霸懂军事爱护士兵,可独任,就拜他为偏将军,并率领臧宫、陈俊的兵马,而以臧宫、陈俊为骑都尉。

  建武二年(26),更封王霸为富波侯。

  建武四年(28)秋,光武驾幸谯,使王霸与捕虏将军马武东讨周建于垂惠。苏茂率领五校兵四千余人救援周建,而先派遣精锐骑兵遮击马武军粮,马武前往救护。周建从城中出兵夹击马武,马武依仗王霸的援助,作战不甚出力,被苏茂、周建所击败。马武军奔过王霸营地,大呼求救。王霸说:“贼兵强盛,出战必将两败,努力而已。”于是关闭营门坚壁而守。军吏都争着出战。王霸说“:苏茂兵很精锐,其部众又多,我们的官吏士卒心中恐惧,而捕虏将军与我军互相依仗,两军不一致,这是失败的道路。现在闭营固守,表示出不相救援的姿态,贼兵必然乘胜轻进,捕虏将军眼见没有救援,必将加倍苦战。这样,苏茂军众疲劳,我们攻其疲惫,就可战胜了。”苏茂、周建果然集中兵力攻马武,交战很久,王霸军中壮士路润等数十人截断头发请战。王霸知士卒心锐,就开营后门,出精骑袭击其背后。苏茂、周建前后受敌,惊乱败走,王霸、马武各归营。贼兵再聚众挑战,王霸坚壁不出,正饱飨士卒作歌舞乐会。苏茂发箭如雨点一般射向营中,射中王霸面前的酒樽,王霸安坐不动。军吏们都说“:苏茂前日吃了败仗,现在容易击破哩。”王霸说“:不然,苏茂兵远来,粮食不足,所以几次挑战,以求侥幸一时之胜。我今闭营休士,正所谓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是最好的战术哩。”苏茂、周建求战不得,就引军回营。其夜,周建的侄子周诵造**,闭住城门抵抗,苏茂、周建逃去,周诵举城投降王霸。

  建武五年(29)春,帝使太中大夫持符节拜王霸为讨虏将军。

  建武六年(30),屯田新安。

  建武八年(32),屯田函谷关,击荥阳、中牟的盗贼,都平定了。

  建武九年(33),王霸与吴汉及横野大将军王常、建义大将军朱..、破奸将军侯进等五万多人,攻击卢芳将领贾览、闵堪于高柳。匈奴派遣骑兵助卢芳,汉军遇到下雨,作战不利。吴汉回到洛阳,令朱..屯兵常山,王常屯涿郡,侯进屯渔阳。玺书拜王霸为上谷太守,领屯兵一如过去,捕击胡虏,无拘于郡界。第二年,王霸再与吴汉等四位将军以六万人出高柳击贾览,诏令王霸与渔阳太守陈讠斤率军为诸军前锋。匈奴左南将军率数千骑救贾览,王霸等与其连战于平城下,破敌兵,追击出塞,斩首数百级。王霸及诸将回入雁门,与骠骑大将军杜茂会攻卢芳将尹由于崞县、繁..县,没有取得胜利。

  建武十三年(37),增加邑户,更封王霸为向侯。这时,卢芳与匈奴、乌桓连兵,侵掠抢劫更频繁,边疆愁苦。诏令王霸率解除枷锁的刑徒六千余人,与杜茂治理飞孤道,堆石头布土方,筑起亭障,自代到平城三百多里。王霸共与匈奴、乌桓大大小小数十百战,颇识边防事务,几次上书说宜与匈奴和亲,又呈说运输可从温水漕运,以节省陆运转输之劳苦,这些都被采纳了。后来南单于、乌桓归降了。北边安静无事。王霸在上谷二十多年。

  建武三十年(54),定封淮陵侯。

  永平二年(59)。以病免职,后数月去世。子王符嗣位,徙封为轶侯。王符卒,子王度嗣位。王度娶显宗女浚仪长公主,为黄门郎。王度卒,子王歆嗣位。

  ◆祭遵传

  祭遵字弟孙,是颍川颍阳人。年轻时喜爱经书。家里富裕,而祭遵恭谨俭朴,不爱穿华丽衣服。母死后,背土起坟。曾被衙吏欺凌,祭遵结交宾客杀了衙吏。起初,县中以为他柔弱,以后都害怕他了。光武破了王寻等,回往颍阳,祭遵以县吏身份几次进见,光武喜爱他的容貌仪表,令他暂为门下吏。从征河北,为军市令。舍中儿犯了法,祭遵把他杀了。光武发怒,令将祭遵拘捕。这时主簿陈副劝谏说:“明公常想要众军整齐,现在祭遵奉行法令不避权势,正是教化法令所需要的哩。”光武就赦免了他,令他为刺奸将军。对诸将说“:对祭遵要多加小心!我舍中儿犯法他照样杀了,对你们是绝不会徇私的。”不久又拜偏将军,跟从平定河北,以功封为列侯。

  建武二年(26)春,拜为征虏将军,定封颍阳侯。与骠骑大将军景丹、建义大将军朱..、汉忠将军王常、骑都尉王梁、臧宫等入箕关,南击弘农、厌新、柏华蛮中贼。祭遵中了弩箭,伤口流血,众人看到祭遵受伤,逐渐引退,祭遵呼叫斥骂不止,士卒都加倍苦战,于是大破贼兵。当时新城蛮中山贼张满,屯结兵士于险要之处为害人民,诏令祭遵去攻击,祭遵断绝了张满的粮道,张满几次挑战,祭遵坚守壁垒不出。而厌新、柏华的残余重新与张满会合,于是攻下了霍阳聚,祭遵于是分兵予以击破迫其投降。

  建武三年(27)春,张满饥饿困倦,祭遵攻破其城,活捉张满。起初,张满祭祀天地,自己说当为王,既被捉,叹道“:谶文误了我!”于是把他及其妻子儿女都斩了。祭遵引兵南击邓奉弟邓终于杜衍,攻破了。这时涿郡太守张丰捉住使者举兵造**,自称无上大将军,与彭宠连兵。

  建武四年(28),祭遵与朱..及建威大将军耿..、骁骑将军刘喜共同攻击张丰。祭遵兵先到,急攻张丰,张丰的功曹孟..捉住张丰投降。起初,张丰喜好方术,有道士说张丰当做天子,以五彩囊裹着石头系在张丰的肘子上,说石中有玉玺。张丰相信了,就造**。既被捉当斩,他还说:“肘有玉玺。”祭遵将其石椎破,张丰才知被道士骗了,仰天叹道:“当死无所恨!”诸将都引回,祭遵受诏命留屯良乡抵拒彭宠。因而派遣护军傅玄袭击彭宠部将李豪于潞,大破其军,斩首千余级。相拒一年多,几次挫败其锋,彭宠党徒许多都投降。等到彭宠死,祭遵进军以平定其地。

  建武六年(30)春,诏令祭遵与建威大将军耿..、虎牙大将军盖延、汉忠将军王常、捕虏将军马武、骁骑将军刘歆、武威将军刘尚等从天水伐公孙述。军队停留长安,光武车驾也到了,而隗嚣不想让汉兵上陇,借故推脱以为辞说。光武召集诸将商议。都说“:可以暂时拖延隗嚣日月之期,加封他手下的将帅,以促其分散瓦解。”祭遵说:“隗嚣怀挟奸谋已久。现在如果按兵不动拖延时日,就会促使他诈谋更深,而使公孙述增加警备,所以不如直接进兵。”光武听从了,就派遣祭遵为先锋。隗嚣派其将王元拒于陇坻,祭遵进击,破王元军,追到新关。等到诸将到,与隗嚣战,都失败了,引军退陇。光武诏令祭遵屯军于..,令耿..屯军于漆,令征西大将军冯异屯军于..邑,令大司马吴汉等回军长安。自此以后祭遵几次挫败隗嚣。事见《冯异传》。

  建武八年(32)秋,再从光武上陇。等到隗嚣破灭,光武东归经过..,到祭遵军营,慰劳饱飨士卒,作黄门武乐,深夜才停止。这时祭遵有病,诏赐厚厚的坐褥,上面覆盖着皇帝用的御盖。再令他进兵陇下。等到公孙述派兵援救隗嚣,吴汉、耿..等全都逃奔而回,只有祭遵独留不退却。

  建武九年(33)春,在军中去世。祭遵为人廉洁约束小心,克己奉公,所得赏赐常常尽数给予士卒,家里没有私人财产,身穿韦带布衤夸,盖布被,夫人的衣服不加彩,帝因此看重他。他死后,怜悯悼念尤甚。祭遵灵柩到河南县,帝诏遣百官先到治丧场所会齐,光武身着白色丧服驾临,望着哭泣哀恸。回经城门,阅过丧车,涕泣不能自已。丧礼成,又亲自以太牢之礼祭祀,如宣帝办霍光丧事一样。诏大长秋、谒者、河南尹护丧事,大司农负责费用。博士范升上疏,追称祭遵说:“臣闻先王崇高的德政,尊崇美好,扌屏弃丑恶。以前高祖大圣,深见远虑,分爵割地,与部下分功,把功臣的事迹记载在簿籍上,歌颂他们的美德。在生时以特殊礼节以示宠爱,奏事免于报名,入门不必急走。死了以后封以爵邑,令其无绝嗣位,又颁赐使其世世代代享受特权的契券,使其恩宠传于无穷。这是我大汉对功臣后代赐给的长久恩德,所以累及十多世,历数两百余年,废而复兴,绝了又为之续嗣。陛下以至德而受命,光大先祖之道,依次表彰辅佐,封赏有功之臣,与祖宗的法度相符合。征虏将军颍阳侯祭遵,不幸早逝。陛下仁恩,为之感伤,远迎河南。忧伤哀恸,表现于圣躬,治丧用度,由国家献给,重赐妻子儿女,不可胜数。送给死者有加于生者,厚赙亡者以慰抚亲属,矫正世俗振励教化,高如日月。古时臣病了君来看望,臣死了君来吊丧,这是深厚的君德。但这种君德遭到破坏已很久了。陛下重新恢复这种仪礼,臣下都为之感动,莫不自相激励。臣私下看到祭遵修行积善,竭忠于国,北上平定渔阳,西上抗拒陇、蜀,先登陇坻,深取略阳。各路兵马都退了,而他独留不退。他能制约驾御士兵,使他们不逾越法度。他军队所在地的官吏民众,不知军队的存在。清名传播于海内,廉洁清白著名于当世。他所获得的赏赐,常常尽数分给吏士,身上没穿过稀贵的衣服,家里没有私人财产。同母弟祭午以他无子,为他娶妾送给他,祭遵使人拒不接受,自以为身任国事,不敢贪图生活考虑继嗣的私事。临死前还遗嘱叮诫用牛车载灵柩,薄葬洛阳。问他的家事,始终无所言。任重道远,死而后已。祭遵为将军,选拔人才都用儒术,对酒设乐,必唱雅诗投壶。又为孔子建庙立后,奏置《五经》大夫。虽身在军旅,不忘祭祀,可说是遵礼仪悦礼乐,死守善道的人了。礼,生时有爵位,死了就应谥封,爵位是用来区分尊卑,谥封是用来明白善恶。臣以为应在祭遵死后,论叙众多功劳,详细按照谥法,以古礼成全之。以显示国家遵守古代章法制度,为后世立定嗣法。”帝于是把范升的奏章下示给公卿。等到安葬,帝车驾再亲临,赠以将军、侯的印绶,用漆红了轮子的车子装着,让武士们排成军阵送葬,谥封为成侯。安葬完毕,光武再亲临其坟,妥为安置其夫人家室。其后会朝,帝常叹道:“怎能得到忧国奉公的像祭遵那样的大臣呢?”祭遵之见思于光武其深如此。无子,封国废除。兄祭午,官至酒泉太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