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后汉书

后汉书卷三十二 樊宏阴识列传第二十二

2014-08-15 16:38:31
  (樊宏、阴识)

  ◆樊宏传,樊宏字靡卿,南阳郡湖阳人,世祖的舅舅。其先祖周仲山甫,封于樊,因以为氏,为乡里显姓。父樊重,字君云,善农稼,好货殖。

  樊重性温厚,有法度,三世共同生活,子孙朝夕礼敬,常像公家。其经营产业,物无所弃,课童役隶,各得其宜,所以能上下同心戮力,财利每年倍增,于是开广田土三百余顷。其所起庐舍,都有重堂高阁,塘渠灌注。又池鱼牧畜,有求必给。曾想作器物,先种梓漆,当时人都讥笑,然而积以岁月,都得到利用,过去讥笑他的人都向他租借。资至巨万,而赈济赡养宗族,恩加乡闾。外孙何氏兄弟争夺财产,樊重感到羞耻,以田二顷解决他们的忿讼。县中赞美,推为三老。年八十多岁而终。其平时向他假贷的人债累数百万,樊重遗令焚烧文契。债家听说都很惭愧,争着向他家还债,诸子从父命,不肯接受。樊宏少有志行。王莽末年,义兵兴起,刘伯升与族兄刘赐都率兵攻湖阳,没有攻下。刘赐的妹妹是樊宏的妻子,湖阳因此逮捕樊宏妻子,令她晓谕伯升,樊宏因留不返。湖阳军帅欲杀其妻子,长吏以下都说:“樊重父子,礼义恩德行于乡里,虽有罪,且待以后再说。”恰好汉兵到,阳军惶恐着急,不敢杀樊妻,于是得以脱离危险。更始立,想以樊宏为将,樊宏叩头推辞说:“书生不懂兵事。”竟得免归,与宗家亲戚作营垒自守,老弱跟随者千余家。当时赤眉贼掠唐子乡,残杀百姓甚多,还想前去攻打樊宏营,樊宏遣人带着牛酒米谷,送给赤眉。赤眉长老先听说樊宏仁厚,都说:“樊君素来和善,而且现在这样优待我们,何必攻他呢。”于是引兵而去,樊宏得免于难。世祖即位,拜光禄大夫,位特进,仅次三公。

  建武五年(29),封长罗侯。十三年,封其弟樊丹为射阳侯,兄子寻为玄乡侯,族兄樊忠为更父侯。十五年,定封樊宏为寿张侯。十八年,帝南祠章陵祭祀,过湖阳,祭祀樊重墓,追谥樊重为寿张敬侯,立庙于湖阳。帝每次南巡,常祀其墓,举行赏赐大会。樊宏为人谦柔小心谨慎,不求侥幸。常戒其子说:“富贵过了头,没有能得到善终的。我不是不喜荣耀和权势,但天道厌恶盈满而好谦,前世贵戚的下场都是明戒哩。保身全己,岂不快乐吗?”每当朝会,常按期先到,俯伏在宫殿静待,到了时间才起来。帝听到,常令主驾车马的从骑临朝才告他,不让他事先赶到。樊宏所上对国家有利应办的奏章及讨论利害得失的发言,常亲手书写,销毁草本。公朝访逮,不敢众对。宗族感染其教化,未尝犯法。帝很重视他。等到病困,帝亲自看视,留宿,问他有何话要说。樊宏顿首自说:“我无功享食大国,诚恐子孙不能保全厚恩,使我的魂神惭愧于九泉之下,愿还寿张,食小乡亭。”帝其言,而不准所请。

  二十七年(51),去世。遗命薄葬,一无所用,只用棺柩埋葬,不宜厚殓,如有腐败,伤孝子之心,使与夫人同坟异臧。帝赞美其遗嘱,以书示百官,因而说“:今如果不顺寿张侯意,无以表彰其德行。而且我死以后,也要以此为模式。”赙钱千万,布万匹,谥为恭侯,赠以印绶,帝亲自为送葬。子樊矹嗣位。帝悼宏不已,复封小儿子樊茂为平望侯。樊氏封侯者共五国。

  第二年,赐樊矹弟樊鲔及从昆弟七人合钱五千万。史官评论道:以前楚顷襄王问阳陵君道:“君子的富如何呢?”阳陵君回答:“假贷给人的不自以为德,不责其报偿,给别人东西吃而不役使他,所以亲戚相爱,众人称善。”樊重的焚契止讼,也许可以说是君子的富吧!分地以用天道,实廪以崇礼节,以此理推之教化,也是可以推之于施政哩。与那些爱而敬畏的,有什么不同呢?

  ◆阴识传,阴识字次伯,南阳郡新野人。光烈皇后前母的哥哥。其祖先出自管仲,管仲的七世孙管修,自齐国到了楚国,为阴大夫,因而改为阴姓。秦汉时,开始定居新野。刘伯升起义兵,阴识这时游学在长安,听到了,弃学而归,率领子弟、宗族、宾客千余人前往会见伯升。伯升就以阴识为校尉。

  更始元年(23),迁偏将军,跟从攻宛,分别降服新野、氵育阳、杜衍、冠军、湖阳五县。二年,更始封阴识为阴德侯,行大将军事。建武元年(25),光武派遣使者迎阴贵人于新野,并征召阴识。阴识随阴贵人到,拜为骑都尉,更封阴乡侯。建武二年,以征伐军功增封,阴识叩头谦让说:“天下刚定,将帅中有功劳的很多,臣托属阴贵人之亲,仍加爵邑,不可以公示天下。”帝很赞美,以他为关都尉,镇守函谷。后迁侍中,以母丧辞归。建武十五年,定封原鹿侯。显宗立为皇太子后,以阴识守执金吾,辅导东宫。帝每巡郡国,阴识常留镇守京师,委以禁兵。入宫虽极言正议,但等到与宾客讲话,未尝言及国事。帝敬重他,常指阴识以令戒贵戚,激励左右。阴识所用掾史都是简明贤达之士,如虞廷、傅宽、薛忄音等,多做到公卿校尉。显宗即位,拜为执金吾,位特进。永平二年(59),去世,赠以本官印绶,谥称贞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