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后汉书

后汉书卷五十四 杨震列传第四十四

2014-08-15 16:38:03
  (杨震)

  ◆杨震传,杨震字伯起,弘农华阴人。八世祖杨喜,汉高祖时因功封赤泉侯。父亲杨宝,学《欧阳尚书》,哀帝、平帝时,不问世事,隐居教学。

  居摄二年(7),同龚胜、龚舍、蒋诩一道被征召,不受,逃跑,不知所在。光武帝非常赞赏他的气节。建武中,公车特别征召他,以年老多病,不应,在家去世。杨震少年时爱学习,从太常桓郁学《欧阳尚书》,通晓经术,博览群书,专心探究。当时儒生为之语说“:关西孔子杨伯起。”居住湖城,几十年不答州郡的礼聘。很多人说他年纪大了,应该出去做官了,杨震不仕的志概,更加坚决。后来有冠雀衔了三条..鱼,飞栖讲堂前面,主讲老师拿着鱼说:“蛇..,是卿大夫衣服的象征。三是表示三台的意思,先生从此要高升了。”五十岁才作州郡之官。大将军邓骘听说杨震是个人才,举他为茂才,四次升荆州刺史、东莱太守。当他去郡经过昌邑时,从前他推举的荆州茂才王密正做昌邑县长,去看杨震,晚上送金十斤给他。杨震说“:老朋友知道你,你为什么不知道老朋友呢?”王密说:“晚上没有人知道。”杨震说:“天知、神知、我知、你知,怎么说没有人知道呢。”王密惭愧地走了。后转涿郡太守。公正廉明,不接受私人请托。子孙蔬食徒步,生活俭朴,他的一些老朋友或长辈,想要他为子孙置产业,他说:“让后世的人称他们为清白吏的子孙,不是很好吗?”

  元初四年(117),征召作太仆,升太常。以前的博士选举大多名不副实,杨震推举通晓经术的名士陈留杨伦等,传授学业,得到儒生们的称赞。

  永宁元年(120),代刘恺为司徒。第二年,邓太后去世,安帝喜欢的一些后妃,开始骄横起来。安帝的奶娘王圣,困为抚养安帝有功,依靠帝恩,无法无天。王圣的子女伯荣出入宫中,贪赃枉法。杨震上疏。说:“我听说政治赖的是人才,治理国家必须去掉那些害人虫。所以唐尧虞舜时代,优秀的人才在位,浑敦、穷奇、..杌、饕餮四个坏人,都给流放到边远地方去了,人人心服口服,国家太平。道德堕落,宫廷里尽是一些卑鄙谄媚的人。王圣出身下贱,碰上千载一时的机会,养育圣躬,虽然有些洗洗涮涮的功劳,但得到的赏赐,已经远远超过她的劳苦了。而她贪得无厌,没完没了。在外面转相托请,扰乱天下,损害了朝廷,给皇帝脸上抹黑。《书经》警诫母鸡作公鸡叫,《诗经》讽刺妇人丧国。从前郑严公听从母亲的私欲,放纵骄傲的弟弟,为所欲为,几乎把国家灭亡了,然后再来治理。《春秋》曾经批评他,认为教育不好。那些女子小人,亲近她,就高兴;疏远她,就怨恨你。是很难对付的。《易》说‘:不能放纵,在厨房里就行了。’就是说妇人不得干预政治啊!应该赶快让王圣离开宫中,使她住在外面,与伯荣断绝关系,莫使他们往来,使有恩有德,上下都好。希望皇上去掉私爱,铲除不忍之心,留心国家大事,谨慎地挑选臣子,减少开支和赋税。使四方无不在位的优秀人才,朝廷的官员没有乱世做官的悔恨。《大东》讽刺乱世赋敛多的诗句不行于今天,人民也无‘迄可小康’之怨。效法往古,与历代圣哲同德,难道不好吗?”安帝看了给阿母王圣等,她们都怀恨在心。而伯荣骄奢淫乱更加严重,与前朝阳侯刘护从兄刘瑰勾搭,刘瑰居然娶了她为妻子,并袭了刘护的爵位,官至侍中。杨震恨透了,再上疏说:“我听说昔高祖与群臣相约,不是功臣不得封,治国的制度规定,父死子继,兄亡弟及,所以防止篡夺。今天子有诏封前朝阳侯刘护再从兄刘瑰袭刘护爵为侯,刘护的亲弟弟刘威还在。我听说天子专封封有功,诸侯专爵爵有德。现在刘瑰没有其他功绩,仅仅因为配了阿母女儿,一时之间,既位侍中又至封侯,不符旧制,不合经义,行人喧嚷,百姓不安。皇上应该吸取过去教训,遵守作帝之道。”疏上,皇帝不理。

  延光二年(123),代刘恺为太尉。帝舅大鸿胪耿宝荐中常侍李闺的哥哥给杨震,杨震不受。耿宝去问杨震,说“:李常侍国家所重,皇上想叫你推荐他的哥哥,我耿宝不过是传达皇上的意见而已。”杨震说“:如果朝廷想令三府推举,应该有尚书命令。”拒绝了他,耿宝恨极而去。皇后兄执金吾阎显也向杨震推荐他亲戚友好,杨震又不从。司空刘接听说了,马上推举这二个人,十天之内皆见提拔。因此,杨震更加遭怨。当时有诏遣使者为阿母王圣大肆建造房屋,中常侍樊丰及侍中周广、谢恽等更相鼓动,扰乱朝廷。杨震再上疏。说:“我听说古时九年耕种,一定有三年的储蓄。所以尧时洪水为灾,人民没有饥饿。现在灾害严重,百姓空虚,不能自给。加之螟蝗为害,羌虏抢掠,边疆不安,战斗至今不止,兵员粮草都不。

  大司农国库虚空,不是国家安宁的时候。诏书为阿母兴建津城门内第舍,合二而一,连里通街,雕刻修饰,极为华丽。现在正当夏天,土旺之时,上山采石,大匠左校别部将作共数十处,互相催促,耗费何止亿万!周广、谢恽兄弟,与国家无骨肉之亲,依靠一班奸佞之徒,与樊丰、王永等分威共权,连络州郡,架空大臣。宰司征召,全按上面意旨办,招来海内贪污之人,接受他们的贿赂,至有赃贿不用之辈,再次重用。混淆黑白,不分清浊,天下哗然,都说:‘财货上流,是为朝廷结下讥怨。’我听老师说:‘上之所取,钱财尽了,就生怨;劳力尽了,就生叛乱。’怨叛的人,不可再用。所以说:‘百姓不足,君谁与足?’希望皇上考虑。”樊丰、谢恽等看到杨震多次切谏不见采纳,没有什么顾忌了,假作诏书,调用国库钱谷、大匠,征用材木,各起家舍、园地、庐观,劳役、费用,无法统计。杨震因地震,又上疏。曰:“我蒙恩供职台府,不能宣扬政化,调和阴阳,去年十二月四日,京师地动。我听老师说:‘地属阴精,当安静承阳。’现在动摇,是阴道太盛的缘故。那天戊干辰支并地动,三者皆土,位在中宫,这是中臣近官操权用事的象征。

  我想皇上因边境不宁,自己非常刻苦,官殿垣屋倾斜,也只用一根支柱撑撑罢了。土木不兴,想使远近都知道政化清廉,京师庄严雄伟,不在乎崇楼高阁。而一些谄媚之徒,不能与皇上同心,骄奢越法,浪用劳役,大修房屋,作威作福。道路议论纷纷,大家耳闻目睹。地动的变异,就在京城附近,大概就是因此发生。又冬无宿雪,春节未雨,百官焦急,而修建不止,真是致旱的先兆。《尚书》说:‘僭恒阳若,臣无作威作福玉公。’就是说:只有君王得专威福,为美食。请皇上发扬刚健中正的精神,抛弃那些骄奢之徒,杜塞妖言的来源,秉承皇天的警戒,莫令威福久移在下,大权旁落。”杨震前后所上,言词激切,帝已经不高兴他,而樊丰等又都侧目憎怨,只是因为他是名儒,不敢加害。不久,河间男子至朝廷上书,言朝政的得失。帝发怒,下令逮捕入狱,定为欺上不道。杨震又上疏救他,说:“我听说尧舜时,谏鼓谤木,立于朝廷;商周圣哲之主,小人怨,还自我检查,勉励自己。这是为了广开言路,集思广益,使下情上达。现在赵腾以攻击诽谤获罪,与杀人犯法有差别,请皇上减罪,保全腾的性命,启发百姓敢于说话。”帝不理,赵腾被杀掉。

  到了三年(124)春,皇帝东登泰山,樊丰等乘机竞修房屋。杨震部掾高舒召大匠令史稽查这件事。获得赵丰等的假诏书,写了奏书,要等皇上回来再送上。樊丰等听说了,惶恐万状。正好太史说星变倒行,就一起诬陷杨震说:“自赵腾死后,杨震深为怨怒。并且为邓骘的旧部,怀恨在心。”等皇上返回,在太学待吉日入宫,晚上派使者持令收了杨震太尉印绶,杨震于是闭门绝宾客。樊丰等还是恨他,竟请大将军耿宝奏杨震大臣不服罪,心怀怨恨,有令送归原籍。杨震走到城西几阳亭,慷慨地对他的儿子、学生说“:死是一个人不可免的。我蒙恩居位,痛恨奸臣狡猾而不能诛,恶嬖女倾乱而不能禁,还有什么面目见天下呢?身死之日,用杂木为棺,布单被只要盖住形体,不归葬所,不设祭祠。”于是服毒而死,时年七十余岁。弘农太守移良奉樊丰等旨意,派吏在陕县留停杨震丧,露棺道旁,责令杨震诸子代邮行书,道路之人,皆为之流泪。岁余,顺帝即位,樊丰、周广等诛死,杨震学生虞放,陈翼至朝廷申诉杨震事。朝廷都称杨震忠。下诏授二子为郎,赠钱百万,以礼改葬杨震于华阴潼亭,远近毕至。葬前十几天,有大鸟高丈余,飞到杨震丧前,俯仰悲鸣,泪流湿地,葬完,才飞去。

  郡里将这一情况报告上去。当时灾异连续出现,帝觉得杨震为冤案,下诏说“:已故太尉杨震,正直为怀,使他辅佐时政,而小人颠倒黑白,谄害忠良,上天降威,灾害屡作,求神问卜,都说是杨震枉死之故。我的昏庸,加重了这种罪过。山岳崩塌,栋梁折断,我是多么危险啊!现在使太守丞用中牢具祠,魂而有灵,或者来享受我的这些祭品吧。”于是人们立石鸟像于杨震墓前,以纪念他。杨震被诬陷,高舒也获罪,作减死论。等到杨震事平反,高舒拜侍御史,至荆州判史。杨震五个儿子。长子杨牧,任富波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