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后汉书

后汉书卷六十九 窦何列传第五十九

2014-08-15 16:37:44
  (窦武、何进)

  ◆窦武传,窦武字游平,扶风郡平陵县人,安丰戴侯融的玄孙。父亲窦奉,定襄太守。

  窦武年轻时以经术德行而著名,曾经教授大泽中,不涉及时政,名声显著关西一带。

  延熹八年(165),长女被选进宫中,桓帝命为贵人,任窦武为郎中。这年冬天,贵人立为皇后,窦武升任越骑校尉,封槐里侯,五千户。

  第二年冬天,授城门校尉。任职期间,征召名士,廉洁奉公,深恶坏人坏事,不接受送礼贿赂,妻子衣食仅仅够吃够穿而已。这时羌蛮作乱,粮食歉收,人民饥饿,窦武将所得两宫的赏赐,全部分给太学诸生,又用车载粮食饭菜,在道路施给贫民。窦武哥哥的儿子窦绍,任虎贲中郎将,性情疏懒奢侈。窦武经常很严厉地训诫他,还不觉悟,于是上书请求把窦绍撤职,又自己责备不能训导好窦绍,应当首先受罪。从此窦绍便遵守节制,不论大小,凡是非法的,都不敢违犯。当时国家的政治失误很多,宦官专权,李膺、杜密等人因党事被逮捕审讯。

  永康元年(167),窦武上疏说:“我听说英明的皇帝,不怕人说讥刺的话,为的是了解一些黑暗的事实;忠臣不担心因谏诤皇上而招到祸害,为的是使国家万事顺畅。所以君臣和洽,名扬百世。我有幸遇上盛明时代,逢文武的教化,难道敢于保禄位以逃罪,对皇上不竭诚尽智?皇上最初是在藩国,后来才登上帝位的,天下欢欣,认为是国家中兴。但是,即位以来,没有看见好的政治措施。梁冀、孙寿、寇荣、邓万代,虽然诛灭,而常侍宦官继续为祸,欺侮陛下,争行诡诈,他们擅自创立制度,随便给坏人官爵,朝廷政治一天一天坏下去,奸臣一天一天强起来。窃思西汉放纵王氏,谄媚的臣子执政,终于丧失了天下。现在不考虑前事失败的教训,再走覆车的轨道;我恐怕秦朝二世胡亥的祸难一定要再现,赵高的变乱,不是早上就是晚上要到来了。最近奸臣牢..,制造党议,将前司隶校尉李膺、太仆杜密、御史中丞陈翔、太尉掾范滂等人逮捕审讯,牵连几百人,整年拘审,无事实根据。我想李膺等人立忠秉节,志在王室,这真是皇上稷、癇、伊、吕的辅佐,而反为奸臣贼子所诬陷,天下的人都为此感到寒心,全国人民为之失望。请陛下留心省察,即时处理,以满足人鬼的期望。我听说古时候的明主,一定要有贤明的辅佐,使政治清明。现在朝里亲近的臣子,尚书令陈蕃、仆射胡广、尚书朱寓、荀绲、刘..、魏朗、刘矩、尹勋等,都是国家可靠的人才,朝廷的好助手。

  尚书郎张陵、妫皓、苑康、杨乔、边韶、戴恢等,文质彬彬,熟悉国家的典章制度。朝廷内外的事,各种人才都在,随陛下任用。但是,陛下却委任接近一班小人,专门树立饕餮贪残的坏人,使他们在外任州郡大官,在朝廷内充当心腹。应当依次把他们贬谪罢去,按罪行大小惩处,剥夺宦官欺国的封爵,治他们非法欺君的罪,任用忠良,分清好坏,使邪正毁誉,各符其实,爱惜官位,只授予善人。这样,灾异可以消除,上天的感应可以立至。近来有嘉禾、芝草、黄龙出现。那些祥瑞是应嘉士而生,福来是由好人,在德为瑞,无德为灾。陛下做的,不合天意,不应称庆。”疏送上去,以病上还城门校尉、槐里侯印绶。帝不许,有诏原宥李膺、杜密等,自黄门北寺、若虚、都内诸狱,罪轻的犯人都释放出来了。这年冬天,桓帝逝世,没有儿子。窦武召侍御史河间刘鲦,问他国中王子侯中的好的,刘鲦说解渎亭侯刘宏好。

  窦武入宫中报告太后,于是征召刘宏立为皇帝,是为灵帝。任窦武为大将军,常居宫中。灵帝即位后,论定功劳,更封窦武为闻喜侯;子窦机,渭阳侯,任侍中;兄子窦绍为雩侯,升步兵校尉;窦绍的弟弟窦靖为西乡侯,为侍中,监羽林左骑。窦武辅朝以后,经常有诛杀宦官的想法,太尉陈蕃也久有此谋。他们在朝堂会议时,陈蕃悄悄地对窦武说:“中常侍曹节、王甫等,在先帝时就操弄国家权柄,把天下搞得乌烟瘴气,百姓纷扰,罪祸就是他们。现在不诛杀曹节等人,以后就难办。”窦武非常同意,陈蕃大喜,用手推开座席而起。窦武于是招引同志尹勋为尚书令,刘瑜为侍中,冯述为屯骑校尉;又征召被废黜的天下名士前司隶校尉李膺、宗正刘猛、太仆杜密、庐江太守朱寓等,齐集朝廷,请前越..太守荀翌为从事中郎,征召颍川陈萛为属,共同商定计策。

  于是天下雄才俊杰,知道了形势所趋,没有不抬着脑袋,踮起脚跟,想贡献自己的才智的。正逢五月日食,陈蕃再说窦武:“从前萧望之被一石显所害,近来李膺、杜密诸公祸害及于妻室儿女,何况今天石显有数十人呢!我已八十高龄的老人,想助将军除害,现在可以借日食为由,斥退罢黜宦官,以抵天变。又赵夫人和女尚书,从早到晚乱太后,应当赶快除掉她们。希望将军好好考虑啊!”窦武于是告诉太后说:“老规矩,黄门、常侍,但当供事宫中,守门户,掌管宫中钱物而已。现在竟使他们参与政事,任要职,到处有他们的子弟,专干贪污横暴的事。天下纷扰,就是这个缘故。应当全部诛杀,扫清朝廷。”太后说:“汉以来的老规矩,世代相传,只应当诛杀有罪恶的,难道可以全部废掉吗?”当时中常侍管霸有才略,专制宫中事。窦武先请诛杀管霸及中常侍苏康等,处死之后,窦武再次请诛杀曹节等,太后犹豫不忍,因此事情久拖未决。至八月,太白星出现在西方。刘瑜平常懂得天文,认为不祥,上书皇太后说“:太白星犯房星左骖,上将星入太微星,占卜的结果:应当关闭宫门,对将相不利,奸人在人主的旁边。请赶快防避。”又与窦武、陈蕃书,认为星辰错位,不利大臣,应该赶快决定大计。

  窦武、陈蕃接到刘瑜的信,准备发动诛杀宦官,于是以朱寓为司隶校尉,刘..为河南尹,虞祁为洛阳令。窦武奏请免去魏彪的黄门令,用他所亲信的小黄门山冰代替。使山冰奏请把一贯狡猾特别无行的长乐尚书郑飒,送北寺狱。陈蕃对窦武说:“这些家伙就应当立即收杀,还要审讯干啥!”窦武不听他的意见,命令山冰与尹勋、侍御史祝王晋杂乱地审问郑飒,飒的供词牵及曹节、王甫。尹勋、山冰就奏请收捕曹节等人,使刘瑜报告皇太后。这时窦武出宿归府,管理中书的先把他告到长乐五官史朱王禹。朱王禹偷了窦武的奏书看了,骂道:“宦官放纵非法的当然可以杀嘛。我们这些人有什么罪呢,何以应该一起族灭?”因此大呼喊道:“陈蕃、窦武奏请太后废帝,这是大逆不道!”于是晚上召集他的亲信强壮有力的长乐从官史共普、张亮等十七人,口含牲畜血共同立盟发誓要诛灭窦武等人。曹节听了,惊惶地告帝说:“外间非常紧张,请出御德阳前殿。”使皇上拔剑踊跃,让乳母赵娆等拥护保卫左右,收取入门的证件,把各禁门统统关闭。

  召集尚书官佐,用刀胁迫,使他们作诏板。任王甫为黄门令,持皇帝的命令至北寺狱逮捕尹勋、山冰。山冰怀疑,不接受诏令,王甫就把他杀了。于是杀尹勋,把郑飒放了出来。返回来共同劫持太后,夺了玺书。命令中竭者守南宫,闭门,断绝复道。使郑飒等持皇帝命令,和侍御史、谒者收捕窦武等人。窦武不接受诏令,跑进步兵营,与窦绍共射杀使者。召集北军五校士数千人驻都亭下,命令军士说:“黄门宦官反叛,尽力诛杀的封侯重赏。”诏令少府周靖行车骑将军,加节,与护匈奴中郎将张奂率五营士讨伐窦武。深夜,王甫率领虎贲、羽林、厩马刍、都侯、剑卓戈士,共一千多人,出屯朱雀掖门,与张奂等的部队会合。

  第二天清晨,全军驻宫门下,与窦武的部队对阵。王甫的兵慢慢增多了,命令战士大呼窦武军道:“窦武反,你们都是禁兵,应当保卫宫省,为什么跟着反叛的人呢?先投降的有赏!”营府平日畏服宦官,于是窦武的军队稍稍归王甫。自早晨到食中午饭时,窦武的部队投降得差不多完了。窦武、窦绍逃跑,被王甫的军队追捕包围,都自杀,示首洛阳都亭。收捕他们的宗亲、宾客、姻属,全部诛杀,刘瑜、冯述,都夷灭宗族。把窦武的家属徙到日南,迁太后于云台。这时,凶恶的宦官得志,正直的人都丧气不敢吭声。

  窦武的府掾桂阳胡腾,年轻时从窦武学习,一个人为窦武收尸埋葬,因此被禁锢,不得为官。窦武的孙子窦辅,当时仅两岁,因为逃避,没有受害。后来被发觉了,曹节等人收捕紧急。胡腾和令史南阳张敞一起帮助窦辅逃到零陵境里,假称已经死了。胡腾认为自己的儿子,并且为他娶了妻子。后来被举为桂阳孝廉。

  建安中,荆州牧刘表听说了,征召为从事,使他复为窦姓,以他的事实上报朝廷,遇刘表逝世,曹操平定荆州,窦辅与他的族人徙居于邺,征召入丞相府,从征马超,被流矢所中而死。起先,窦武的母亲生窦武的同时生下一条蛇,把蛇送入山林中。后来窦武的母亲死了,埋葬时还未下棺,有条大蛇自林中出来,直到丧地,用头击柩,涕血双流,俯仰盘屈,似哀泣的样子,好一会儿才离去。当时人知道是窦氏的祥瑞。

  胡腾字子升。起先,桓帝出巡南阳,用胡腾为护驾从事。公卿贵戚随从人员以万计,征求钱财劳役,没有止境。胡腾上书说“:天子没有内外,乘舆所到的地方,就是京师。我请以荆州刺史比司隶校尉,我自己则是同都官从事。”皇帝依了他的。自是以后,随从不敢擅自有所求了,胡腾以此著了名。党禁解除以后,官至尚书。

  ◆何进传、何进字遂高,南阳宛县人。异母弟女选入宫中为贵人,灵帝喜欢她,任命何进为郎中,再升虎贲中郎将,出作颍川太守。光和三年贵人立为皇后,征召何进入京,任侍中、将作大匠、河南尹。

  中平元年(184),黄巾贼张角等起,以何进为大将军,率领左右羽林五营驻都亭,修理器械,保卫京师。张角别党马元义阴谋起兵洛阳,何进发现了他的奸计,因功封慎侯。

  四年(187),荥阳贼几千人暴动,攻打焚烧郡县,杀中牟县长,诏命何进的弟弟河南尹何苗抗击,何苗击败群贼,平息暴乱还京师。诏派使者至成皋欢迎,授命何苗为车骑将军,封济阳侯。

  五年(188),天下更加乱了,望气的人认为京师会有大兵,两宫流血。大将军许凉、假司马伍宕说何进:“《太公六韬》有天子将兵事,可以威镇四方。”何进认为对,入朝廷对皇帝说了。于是就诏令何进大发四方兵,讲武平乐观下。盖了一大坛,上面建十二层五彩华盖,十丈高,坛的东北建小坛,再建九层华盖,九丈高,横列步兵,骑士几万人,结营为阵。天子亲自出来检阅,驻大华盖下,何进驻小华盖下。礼毕,灵帝身披甲介马,称“无上将军”,绕阵三圈而还。诏令何进率领全军驻观下。这时设置西园八校尉,以小黄门蹇硕为上军校尉,虎贲中郎将袁绍为中军校尉,屯骑都尉鲍鸿为下军校尉,议郎曹操为典军校尉,赵融为助军校尉,淳于琼为佐军校尉,又有左右校尉。

  灵帝认为蹇硕壮健而有武略,特别亲信他任用他,以为元帅,督率司隶校尉以下,虽大将军也归他领导。蹇硕虽然在朝廷专掌兵权,但还有些害怕忌妒何进,于是与各常侍共说灵帝,要他派何进西击边章、韩遂。灵帝听了他们的,赏赐何进兵车百辆,虎贲斧钺。何进暗中知道这是阴谋。于是上奏请派袁诏东击徐、兖二州兵,要等袁绍返回来,就出兵,借此拖延时间。起先,何皇后生皇子辩,王贵人生皇子协。群臣请立太子,灵帝认为辩轻薄无威仪,不可以作人君,然而皇后得到灵帝的宠爱,何进又掌握重权,所以迟迟不决。

  六年(189),灵帝病重,托蹇硕辅佐刘协。蹇硕既受遗诏,并且一向看不起、忌妒何进、何苗兄弟。灵帝逝世时,蹇硕在宫内,想先杀何进立协为帝。及何进从外入,蹇硕司马潘隐与何进很早以前就相好,欢迎何进而用眼睛示意,何进惊恐骑马从近道归营,带兵入驻百郡邸,因此托病不进去。蹇硕的阴谋没有实现,皇子辩于是即皇帝位。何太后临朝听政,何进与太傅袁隗辅政,兼领尚书事。何进久知宦官为天下所共疾恶,加以痛恨蹇硕阴谋害他,及掌握朝廷大权,就暗中布置诛灭宦官。袁绍也久有谋划,使何进亲客张津劝何进说:“黄门常侍权重已很久了,又与长乐太后专通奸利,将军应当选拔贤良的人才,整顿天下,为国家除害。”何进认为说得对。又袁氏累世宠贵,得到海内的人拥护。袁诏善于养士,豪杰之士愿为他所用。他的从弟虎贲中郎将袁术也喜气侠,所以都厚相结纳。因此更广泛地征聘智谋之士逢纪、何..、荀攸等,与他们结为心腹。蹇硕怀疑不安,与中常侍赵忠等写信说“:大将军兄弟执政专权,现在与天下党人谋划诛杀先帝左右亲近的,消灭我们这些人,只因为我统领禁兵,所以暂时犹豫不决。现在应当共同把上阁关闭,急捕杀之。”中常侍郭胜,何进同郡人。太后和何进的贵幸,郭胜出了力,帮了忙。所以郭胜亲信何氏,于是与赵忠等商议,不依蹇硕的计策,并且把蹇硕的信交给了何进。何进使黄门令逮捕蹇硕,杀了,自己统率其驻兵。袁绍又劝说何进“:从前窦武想诛杀内宠而反为所害,是因为他说的话漏泄出去了,五营百官服从宦官,害怕宦官。现在将军有大舅这样的重要地位,兄弟同统率劲兵,部下将吏又都是英俊名士,乐于尽力报命,事情在于掌握,这是天助的时机啊。将军应当为天下除害,名垂后世。

  虽周朝的申伯,也不算什么!现在人主的灵柩在前殿,将军受诏统率禁兵,不应该随便出入宫省。”何进深以为是,于是托病不入陪丧,又不送葬。即与袁绍定计策,并把所定计策告诉了太后。太后不听,说:“宦官统领禁省,自古到今,汉家老规矩,不可废。且先帝刚逝世,我怎么堂而皇之与士人共事呢?”何进不能违反太后意旨,且想诛杀那些为首的。袁绍认为宦官亲近皇上,出入号令,现在如果不全部消灭,以后一定要为害。太后的母亲舞阳君及何苗多次接受各宦官的贿赂,晓得何进要杀害他们,多次告诉太后,要太后庇护他们。又说:“大将军擅杀左右亲信,专权以弱皇上。”太后怀疑认为是这样的。

  宦官在皇上左右者有的已几十年,封侯贵宠,内外勾结极为巩固。何进新当重任,平常也害怕他们,虽外有大名,而心中不能决断,所以事情久不能定下来。袁绍等又为何进谋划,多召集四方猛将及大批豪杰,使他们都引兵向京城,威胁太后。何进同意。主簿陈琳劝谏说“:《易》称‘鹿放走了,就不可捕得了。’俗话说‘:蒙着眼睛捕雀。’微小的东西,尚且不能用得志来欺骗它,何况国家大事,岂可用诈来取得呢。现在将军总皇威,掌握兵权,龙骧虎步,或高或下,全在您的心中。这好比烧着火炉子燎毛发,有什么为难?合于道,违于经,为天人所顺。反抛弃利器,寻找外援。大兵集合起来,强的为雄,这是所说的干戈倒拿,把柄给别人,功决不成,徒徒地成为乱恶的台阶。”何进不听。

  西召前将军董卓驻关中上林苑,又使府掾太山王匡发动他所在郡的强弩手,召东郡太守桥瑁驻城皋,使武猛都尉丁原烧孟津,火光照得城里通红,都说要诛杀宦官。太后还是不同意。何苗对何进说“:开始我们一路从南阳来,都因贫贱,依靠宫中获得贵富。国家的事,也不容易!倒了的水不可收回的,应当好好考虑,应与宫中保持和好。”何进的思想更加狐疑了。袁绍担心何进改变主意,于是威胁他说:“互相结合的形势已经露出来了,事情不办,就要发生变故,将军还等待什么,为什么不早决定呢?”何进于是用袁绍为司隶校尉,持符节,专命击断;从事中郎王允为河南尹。袁绍派洛阳方略武吏监视宦官,使董卓等驰驱驿上,准备进兵平乐观。太后害怕起来,罢退全体小黄门,使还里舍,只留何进平素亲近的人,守卫省中。

  诸常侍小黄门都去何进那里请罪,听何进怎么处置。何进对他们说:“天下纷纷扰扰,正是诸君为害啊!现在董卓很快就要到了,诸君为什么不早日各就国呢?”袁绍劝何进就在这时处决他们,一而再,再而三,何进不许。袁绍又写信告各州郡,假传何进的意旨,使逮捕宦官亲属。何进筹谋太久,事情泄漏,宦官害怕想变。张让子妇,太后的妹妹,张让向子妇叩头说:“老臣得罪,应该与新妇都归私门。思累世受恩,现在要远离宫殿,恋恋难舍,请再一次进宫,能够暂时看望太后、皇上颜色,然后回去,死也无遗憾了。”子妇对舞阳君说,舞阳君告诉了太后,于是诏命各常侍都复进宫。八月,何进入长乐告诉太后,请尽诛杀诸常侍以下,选三署郎进宫守宦宫的住房。诸宦官互相说“:大将军托病不居丧,不送葬,现在忽然到宫中来,想干什么呢?从前窦氏事竟再起吗?”又张让等人派人窃听,完全听了他所说的话,于是带领常侍段王圭,毕岚等几十人,拿着兵器悄悄地自侧门进,埋伏宫中。等到何进出来,便假称太后诏召进。

  何进入坐宫中,张让等责问何进说:“天下大乱,也不仅仅是我辈的罪。先帝曾经与太后不和,几乎把太后废了,我们哭泣解救,各人拿出家财千万作为礼物,和悦皇上之意,只想依托您何氏的门户而已。现在居然要杀灭我们的种族,有点过分吧?您说宫中污秽肮脏,公卿以下忠诚廉洁的是谁呢?”于是尚方监渠穆拔剑斩何进于嘉德殿前。张让、段王圭等下诏,用故太尉樊陵为司隶校附,少府许相为河南尹。尚书得诏板、怀疑有假,说“:请大将军出来共同商议。”中黄门把何进的脑袋掷给尚书,说:“何进谋反,已经杀掉了。”何进的部属将吴匡、张璋,是何进的亲信,在外面听说何进被杀害,想带兵入宫,宫阁关闭,不得入。

  袁术与吴匡合力砍斫进攻,中黄门持武器守阁。正值日暮,袁术因放火烧南宫九龙门及东西宫,想威胁张让等出来。张让等人进去告诉太后,说大将军兵反,烧宫,攻尚书门,因此劫持太后,天子及陈留王,又劫宫中官属,从复道走北宫。尚书卢植拿着戈在阁道窗下,抬头骂段王圭。段王圭害怕了,就释放了太后。太后跳阁得以未劫去。袁绍与叔父袁隗假称皇帝诏召樊陵、许相杀了。何苗、袁绍于是带兵驻朱雀阙下,逮捕了赵忠等人杀了。吴匡等久就抱怨何苗不与何进同心,又怀疑他与宦官同谋,于是命令军中说:“杀大将军的就是车骑,你们能够为大将军报仇吗?”何进对部属本有仁恩,士卒都流泪说“:愿以死相报!”吴匡就带兵与董卓的弟弟奉车都尉董..攻杀何苗,把尸体抛在苑中。袁绍就关闭北宫门,指挥兵吏捕捉宦官。无分大小,统统杀掉。有的无须被错认为是宦官杀死,有的自己发露身体然后才得免遭杀死。死了二千多人。

  袁绍因进兵排宫,有的上端门屋进攻宫中。张让、段王圭等人围困不得出,于是劫持皇上与陈留王几十人步出..门,逃奔小平津。公卿都从平乐观出来,没有跟着他们跑的,只有尚书卢植晚上骑马奔驰河上,王允派河南中部掾闵贡跟在卢植后面。闵贡到,拿剑斩了几个人,其余的都跳河而死。第二天,公卿百官奉迎天子还宫,用闵贡为郎中,封都亭侯。董卓于是废了灵帝,迫杀太后,杀舞阳君,何氏亡了,而汉室也自此败乱。

  史官评论曰:窦武、何进以大舅的身份,掌握辅政的大权,宫内依靠太后临朝听政的威势,外面迎来群英乘风的有利条件,终于为宦官所败,身死功坠,为世人所悲,难道智力不足而权位有余吗?《左传》说:“天之废商久矣,君将兴之。”老天爷好久就抛弃商朝了,您想兴起来吗?这就是宋襄公败于泓的原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