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后汉书

后汉书卷七十二 董卓列传第六十二

2014-08-15 16:37:41
  (董卓)

  董卓字仲颖,是陇西临洮人。性情粗猛有谋略。年轻时曾在羌中游历,尽力和头领们结交。后来回家种地,众头领有来投奔他的,董卓为他们宰杀耕牛,和他们一块饮宴作乐,头领们感谢他的情意,回去后收罗到各类牲畜干余头来赠送他,从此他以勇健侠气知名。被任用为州裹的兵马掾,曾在塞下巡逻守备。董卓体力过人,佩带两个弓匣,左右奔驰发射,羌胡人都害怕他。

  桓帝末年,以六郡良家子弟的身份为羽林郎,跟从中郎将张奂做军司马,一起去攻打汉阳叛逆的羌人,打败了他们,被封为郎中,赏捆绢九千匹。董卓说: “记功的是我自己,立功的则是将士们。”于是全都分给将士,一点不留。逐步升任为西域戊己校尉,因事被免职。后来做并州刺史,河东太守。

  中平元年,任命他为束中郎将,持节,代卢植到下曲阳攻打张角,兵败被治罪。那年冬天,北地先零羌和袍罕河关群盗反叛,就共同拥立湟中归附的胡人北宫伯玉、李文侯为将军,杀护羌校尉泠征。伯玉等人劫持来金城人边章、韩遂,使他们专门管理军政,一同杀害金城太守陈懿,攻打焚烧州郡。第二年春天,带领数万骑兵入侵三辅,逼近皇家陵园,而假藉诛杀宦官的名义。朝廷下诏任命董卓为中郎将,做左车骑将军皇甫嵩的副手去征伐他们。皇甫嵩因没有成效而被免职召回,而边章、韩遂等气势大盛。朝廷又以司空张温为车骑将军,假节,执金吾袁滂为副手。任命董卓为破虏将军,与荡寇将军周慎一并受张温统辖。合并各郡步骑兵共十余万,驻扎美隧,以保卫皇家陵园。边章、韩遂也进兵美阳。张温、董卓与他们交战,总是失利。十一月,夜有流星如火,光芒长十余丈,照耀边章、韩遂营中,驴马一齐呜叫,贼寇认为不吉利,想回金球,董皇听说后大喜,第二天,就和右扶风鲍游等人合兵一起进攻,大败敌人,斩首数千级。边章、韩遂败逃到榆中,张温就派周慎带三万人追击他们。张温的参军事孙坚对周慎说:“贼兵城中无粮,会从外面运粮食,希望给我几万人截断他们的粮道,将军带大兵跟在后面,贼兵一定困乏不敢交战。如果逃入羌中,合力攻打他们,那么这州就可以平定。”凰垣不听,领兵围捡生城。而边童、整遂分兵屯驻整厘游,反断了j哩堕的粮道。周慎害怕,就丢弃辎重退兵。张温当时也派了董卓领兵三万讨伐先零羌,董卓在望垣北被差塑包围,粮食断绝,进退困难。于是在渡过的河上筑了一道堰,装作捕鱼,却悄悄地从堰北后撤回军队。等到贼寇来追他,放的水已经深了,不能渡过。当时各路军队败退,衹有董卓军队完整无损地退回,驻扎在扶风,封他为帘乡侯,食邑一千户。

  中平三年春天,朝廷派使者持符节到长安任命张温为太尉。三公在京城之外,张温首开其例。那年冬天,征召张温回京,韩遂就杀了边章和伯玉、文侯,领兵十余万,进军围攻陇西。太守李相如反叛,与韩遂联合,一起杀了凉州刺史耿鄙。而耿鄙的司马扶风马腾,也领兵反叛,又有汉阳王国,自称“合众将军”,都和韩遂联合。共同推举王国为头领,带着他们全部兵马,入侵抢掠三辅。中平五年,包围陈仓。朝廷于是任命董卓为前将军,与左将军皇甫嵩击败了他们。韩遂等人又共同废黜了王国,而劫持了原信都令汉阳间忠,让他统率各部,阎忠耻于被众人胁迫,气愤发病死去。韩遂等人之间逐渐争权夺利,自相残杀,其各路兵马也都分崩瓦解。

  中平六年,征召董卓为少府,不肯就任,上书说:“我所带的湟中归附部落以及秦胡兵都来对我说:‘粮饷不齐,朝廷颁发的东西也都断绝,老婆孩子挨饿受冻。,扶着我的车子,使我不能上路。羌胡人狼心狗肺,臣不能禁止,只好斗胆违背旨意顺应他们进行安抚。有别的情况再上奏。”朝廷不能管辖,对他很是担心。等到灵帝得病,用玺印诏书任命董卓为并州牧,让他把兵交给皇甫嵩。董卓又上书说:“臣既无深谋远虑,又无壮举,承皇上错爱,使我掌管兵马十年。士卒大小关系亲近日久,留恋我对他们的养育之恩,愿意为臣尽力。请求把他们带NHC~H,效力于边疆。”于是驻兵河东,以观察形势变化。

  等到灵帝驾崩,大将军何进、司隶校尉袁绍谋划诛杀宦官,而太后不答应,于是他们私自召董卓带兵入朝,以胁迫太后。董卓得召后,当天上路。并上书说: “中常侍张让等人窃据恩宠,搅乱天下。臣听说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弄破恶疮虽疼,胜似它侵入内部。从前趟鞅兴晋阳之兵,以驱逐君主身边的恶人。如今臣则鸣鼓到洛阳,抓捕张让等人,以消除奸恶污秽。”董卓未到而何进败死,虎贲中郎将袁术就烧了南宫,要讨伐宦官,而中常侍段珪等劫持少帝和陈留王夜间逃往小平津。董卓从远处看到火起,领兵火速前进,天未明到城西,听说少帝在北芒,于是前去迎接。少帝看到董卓带着兵马来到,害怕而哭泣。董卓和他说话,他不能回答;和陈留王说话,才弄明白祸乱的事由。董卓认为陈留王贤明,而且是董太后所生,董卓自以为与太后同族,有了废立皇帝的打算。

  当初,董卓进京时,步骑兵不过三干,自己嫌兵少,怕不被远近各处所服,大约有四五天总是夜裹偷偷把军队从城裹开出来在附近扎营,天亮后却大张旗鼓回城,使人以为西边的军队又到了,洛阳城中无人知道。不久何进和他弟弟何苗先前率领的军队都归顺了董卓,董卓又让吕布杀了执金吾丁原而兼并了他的部众,董卓军队大大增多。于是示意朝廷罢免司空刘弘而自己取代他。接着又召集朝臣商议废立皇上。百官群集,董卓于是昂着头发话:“最大的是天地关系,其次为君臣关系,这是为政的根本。皇帝糊涂懦弱,不能够事奉宗庙,做天下的君主。如今想依照伊尹、霍光的旧例,改立陈留王,如何?”公卿以下无人敢说话。董卓又高声说:“从前霍光定决议,田延年按剑监督,有敢阻碍方针大计的,都以军法从事。”在座的都受到震撼。衹有尚书卢植说: “从前太甲即位以后昏暗,吕邑王罪过有一千多条,所以有废立的事。当今皇上尚且年轻,行为没有不当之处,不能和以前的事例相比。”董卓大怒,离席而去。第二天又在崇德前殿召集百官,接着就威逼太后,要她下诏废少帝。说:“皇帝在为先帝服丧期间,没有做儿子的心态,仪表举止不像个君主,如今废为弘农王。”于是立陈留王,造就是献帝。又指出太后逼迫永乐太后,使她忧郁而死,违背婆媳之礼,没有孝顺的品质,把她迁移到永安宫,接着被谋害而死。

  董卓升任太尉,代理前将军事务,加玺节乘驿站车马的凭证与斧铁虎贲武士,改封郡侯。董卓于是与司徒黄琬、司空杨彪,都带着鈇钻入朝上书,要求追查陈蕃、宝武以及诸党人,以顺从人们的意愿。于是完全恢复了陈蕃等人的爵位,提拔任用其子孙。

  不久进封董卓为相国,可以入朝不趋,带剑穿鞋上殿。封他母亲为池阳君,并为她设置令丞等官员。

  当时洛阳城中帝王亲族的宅第相连,金帛财产,家家都积蓄很多。董卓放纵士兵,冲进他们家裹,奸淫掳掠妇女,抢劫财物,把这叫作“搜牢”,人心崩溃恐慌,朝不保夕.等到何后下葬,又挖开文陵,董卓把墓中的珍宝全都取走。又奸污骚扰公主,霸占抢掠宫女,滥施酷虐的刑罚,有一点仇的一定杀死,宫廷内外的百官没人能够自保。董卓曾派军队到阳城,当时人们正在土地庙前集会,董卓命令上前把人们全都杀死,把车上的财物拉走,装上抢来的妇女,把人头系在车辕上,唱着喊着回京城。又毁坏五铢钱,改铸小钱,尽数搜取洛阳和长安铜人、钟虚、飞廉、铜马之类,来充作铸钱的材料。因此钱贱物贵,谷子一石值钱数万。另外他铸的钱没有轮廓花纹,不便于人们使用。当世人认为秦始皇在临洮见到长人,于是铸造了铜人。董卓,是临洮人,如今却毁了它。虽说铸造熔毁不同,凶暴却是相似的。

  董卓一向听说天下人都痛恨宦官诛杀忠良,等到他把持朝政,虽说不行正道,却也还矫饰性情,提拔任用众多士人,任命如吏部尚书汉阳周秘、侍中汝南伍琼、尚书郑公业、长史何显等。任用没有官职的士人荀爽为司空。那些受党锢牵连的陈纪、韩融等人,都做了列卿。沉沦埋没的人士,多被提拔。任用尚书韩馥为冀州刺史,侍中刘岱为兖州刺史,陈留孔佃为豫州刺史,颖川张咨为南阳太守。董卓的亲信,并不处于显要职位,衹是将校而已。初平元年,韩馥等到任,与袁绍等十余人,各兴义兵,结盟讨伐董卓,而伍琼、周秘密作内应。

  当初,灵帝末年,黄巾余党郭太等又在西河白波谷起事,转而侵犯太原,接着攻破河东,百姓流亡到三辅,称他们为“白波贼”,部众十余万。董卓派中郎将牛辅攻打他们,不能退敌。等听到东方讨伐董卓的兵兴起,董卓恐惧,就用鸩酒毒死弘农王,要迁都长安。召集公卿商议,太尉黄琬、司徒杨彪在廷上力争不成,伍琼、周耻又极力劝阻。董卓于是大怒说: “我刚入朝时,这二人劝我用有德之士,因此就听从了,而各位到任后,却举兵来打我。这二位出卖我,我有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于是斩了伍琼、周琐。杨彪、黄琬害怕,到董卓那裹道歉说:“小人留恋旧地,不是想要阻止国家大事啊,请治我们考虑不周的罪过。”董卓杀了伍琼、周泌后,很快也就后悔了,因此上表请任命杨彪、黄琬为光禄大夫。于是把天子迁往西都。

  当初,长安遭受赤眉时的动乱,宫室与文武官舍都被焚烧毁坏,逭时衹剩高庙、京兆府邸,于是择吉日让皇帝搬了进去。后来又挪到未央宫。于是把洛阳数百万人El都迁往长安,步骑兵一路驱赶逼迫,互相践踏,又遭饥饿掠夺,路上堆满了尸体。董卓自己驻留在毕圭苑中,把周围宫庙官署民宅全部烧毁,二百里以内再无人烟。又派吕布挖开各皇帝陵墓,以及公卿以下百官的坟茔,搜罗其中的珍宝。

  当时长沙太守孙坚也率领着豫州各郡兵马讨伐董卓。董卓先派将军徐荣、李蒙四出掳掠。徐荣在梁城遇到孙坚,和他交战,大败孙坚,生擒颖/I[太守李曼,煮杀了他。董卓所掳获的义兵士卒,都用布缠裹,倒立在地上,用热油灌死。

  当时河内太守王匡屯兵河阳津,想要攻打董卓。董卓派疑兵挑战,而让精兵偷偷从小平津过渡口北,打败王匡,把他的兵几乎杀光。第二年,孙坚收集打散的兵卒,进驻梁县的阳人。董卓派部将胡轸、吕布进攻他。吕布与胡轸不和,军中惊恐,士卒四散。孙坚追击他们,胡轸、吕布败走。董卓派将军李催到孙坚那裹求和,孙坚拒绝不接受,进军大谷,距洛阳九十里。董卓亲自出兵和孙坚在众皇陵地带交战,董卓败走,退兵驻守龟池,在陕地集结兵马。孙坚进洛阳宣阳城门,又攻打吕布,吕布又战败逃走。孙坚于是打扫皇家宗庙,填补被挖开的各处陵墓,分兵出函谷关,到新安、醒池之间,以截断董卓后路。董卓对长史刘艾说:“关东诸将战败几次了,干不出什么名堂了。衹有孙坚有点气,各位将军要小心。”于是派东中郎将董越驻醒池,中郎将段煨驻华阴,中郎将牛辅驻安邑,其余中郎将、校尉分布在各县,以抵御山东的军队。

  董卓示意朝廷派光禄勋宣瑶持符节拜董卓为太师,位置在诸侯王之上。于是退兵回长安。百官到路边迎接参拜。董卓非分使用超越他身份的车马服饰,乘坐有金花的青伞盖车,勾画车厢两边的障板,当时人称为“竿摩车”,是说他的服饰近于天子。任命他的弟弟董曼为左将军,封鄂侯,哥哥的儿子董璜为侍中、中军校尉,都掌握军队。于是宗族内外,都居官位。他的子孙即使还是幼儿,也都男的封侯,女的为邑君。

  董卓数次与百官大摆酒筵,纵欲狂欢。自己在长安城东扎寨居住。又在鄘修筑城堡,高厚各七丈,称为“万岁坞”。储蓄了三十年的粮食。自己说: “事情成功,就雄据天下;不成功,守在这裹也足以养老。”曾到鄘巡视城堡,公卿以下百官都到横门外为他设祭送行。董卓搭起帐篷摆设酒宴,把诱降来的北地反叛者数百人,在筵席上杀死,先割下舌头,再砍掉手脚,再挖去眼睛,放进锅裹煮。没死的,在筵席间翻滚挣扎。与会者吓得发抖,拿不住筷子,而董卓饮食神色自如。诸将有言语失当的,便就地杀死。又逐次诛杀关中旧时的名门大族,诬陷他们叛逆罪。

  当时太史观测云气,说会有大臣被杀死。董卓就使人诬告卫尉张温和袁术勾结,于是在街市上鞭打张温,杀了他,以应付天象的变化。以前张温出京驻兵美阳,命令董卓与边章等作战而不胜,张温召他又不及时返回,到了以后又言语不逊让。当时孙坚做张温的参军,劝张温布置军队杀了他。张温说: “董卓有威名,正要靠他向西进兵呢。”孙坚说:“明公亲自率领朝廷军队,威震天下,有什么要依赖董卓的呢?我听说古时的名将,仗剑治军,没有不斩杀以示威武的。所以穣苴斩庄贾,魏绛杀杨干。今天如果放过他,自损威望,后悔莫及!”张温不采纳,而董卓还是心裹怀恨,因此张温遭了难。

  张温字伯慎,年轻时有声誉,逐步升至公卿,也暗地与司徒王允共同谋划杀董卓,还未来得及动手而被害。越骑校尉汝南伍孚,恨董皇凶残,一心要亲手杀他,就在朝服襄藏了刀去见董卓。伍孚说完话告辞离去,董卓起身送他到阁中,用手拍他的后背,鱼呈就抽出刀来刺董皇,没有刺中。董卓自救得免,急喊左右捕杀他,大骂伍孚说:“贼奴想造**吗!”伍孚大喊道:“恨不得把奸贼在大街上剁成碎块,以告慰天地!”话未说完就被杀死。

  当时王允与吕布和仆射士孙瑞谋划杀董卓。有人在布上写了个“吕”字,背着在集市上走,唱着:“布啊!”有人告诉董卓,董卓没有悟出来。初平三年四月,皇帝的病刚好,在未央殿举行盛大集会。董卓身穿朝服登车,接着马受惊掉在泥裹,回屋内换衣服。其妾不让他去,董卓不听,就出发了。于是夹道排列军队,从他的驻地营垒到皇宫,左右步兵骑兵,一层层严密护卫,令吕布等在前后警戒。王允和士孙瑞秘密上奏杀董卓之事,让士孙瑞自己写下韶书送给吕布,令骑都尉李肃和与吕布同心的勇士十余人,穿上董卓卫士的服装在北掖门内等着董卓。董卓快走到时,马受惊不肯往前走,他觉得奇怪害怕想回去。吕布劝他进宫,于是就进了宫门。李肃用戟刺他,董卓裹面穿着销甲刺不进,手臂受伤掉下车来,回头大叫: “吕布在哪裹?”吕布应声说:“有诏书讨伐贼臣。”董卓大骂:“喂养的狗竟敢这样!”吕布应声持矛刺董卓,促令士兵杀了他。主簿田仪和董卓的奴仆跑到他尸体前,吕布又杀了他们。使人骑马带着赦免的韶书,号令宫廷内外。士卒都高呼万岁,百姓们在街道上载歌载舞。长安城中男女卖掉珠宝衣服买酒肉庆贺的,挤满了街上的店铺。朝廷命皇甫嵩到鄘坞攻打董卓的弟弟董曼,杀了他母亲妻子男女老少,把他的家族全部杀光。于是把董卓的尸体扔在街上示众。天气当时渐热,董卓一向肥胖,尸体的油脂流到地上。守尸的官吏用芯子点上火放在董卓肚脐眼裹,一直燃烧到天亮,这样延续了好几天。袁氏的门生们又把破碎的董卓尸体聚拢起来,烧成灰撒在道路上。他的城堡中藏有金子二三万斤,银子八九万斤,锦帛谷米珍奇玩物堆积如山。

  当初,董卓以牛辅为女婿,平素十分亲信,派他带兵驻扎陕。牛辅分派他的校尉李催、郭汜、张济带步骑兵数万,在中牟打败河南尹朱俊。趁机抢掠陈留、颖Jl[各县,杀掳男女,所过之处抢掠一光。吕布就派李肃带着朝廷韶命到陕地讨伐牛辅等人,牛辅等与李肃交战,李肃败逃到弘农,吕布杀了他。后来牛辅营中无故大惊,牛辅害怕,就带着金银珠宝翻城墙逃走。他的随从贪图他的财物,斩了牛辅,把他的头送到长安。

  李催、郭汜等人因为王允、吕布杀了董卓,因此恨并州人,把在他们军队中的数百名并州男女统统杀死。牛辅死后,众人无所适从,打算各自散去。李催等人害怕,就先派人到长安,乞求赦免。王允认为一年内不能两次赦免,不答应他。李催等人更加害怕,不知该怎么办。武威人买谢当时在李催军中,鼓动他们说:“听说长安城裹议论要杀光凉州人,各位如果丢下军队独自行路,那么一个亭长就能把你们绑起来。不如一起领兵向西,以攻打长安,为董公报仇。事情成功,奉国家以匡正天下;如果不成,再逃走也不晚啊。”李催等人认为说得对,互相议论说:“京城不赦免我们,我们要以死相拼。如果打下长安,就得天下了;打不下,就抢了三辅的妇女财物,西归故乡,还可以多活几天。”众人认为对,于是共同结盟,率领敷千军队,昼夜西行。王允听说后,就派董卓过去的将领胡轸、徐荣在新丰迎击。徐荣战死,胡轸带着兵投降。李催沿途收罗散兵,等到长安,已经十余万人,与董卓的旧部下樊稠、李蒙等人会合,包围长安。城墙高陡不能攻打,守了八天,吕布军中有蜀兵在城内叛变,接应李催军得以入城。城被攻破,纵兵掳掠,死的有一万余人。杀了卫尉种拂等人。吕布战败逃出城外。王允保护天子守在宣平城门楼上。这时大赦天下。李催、郭汜、樊稠等都封为将军。于是包围了门楼,共同上表要司徒王允出来,问他“太师有什么罪”。王允无奈只好下来,几天后被杀。李催等人把董卓葬在郡,并收取董氏焚尸骨灰,放在一口棺材裹下葬。下葬那天,风大雨大,雷击董卓墓,雨水流进墓穴,把棺材漂了起来.

  奎值又升任车骑将军,开府,领司隶校尉,假节。室巡为后将军,:叁姻为右将军,退渣为镇东将军,都封列侯。奎值、塾担、坠周共同执掌朝政。张搪出京驻守至递。任命买翅为左冯翊尹,还要给他封侯。贾翅说:“我造主意不过是救命之计,哪有什么功劳!”坚决推辞才作罢。改任为尚书典选。

  第二年夏天,大雨昼夜不停下了二十多天,百姓被冲走淹死,风冷得如同冬天。皇帝派御史裴茂审理钦犯案子,原来关押的有二百多人,其中有被李催冤枉的,李催怕裴茂把他们放出来,就上表奏告裴茂擅自释放囚徒,怀疑他别有用心,要求把他抓起来。朝廷下诏说:“灾害和反常的事物不断出现,淫雨成灾,使者奉命布施皇恩,赦免那些罪过轻微的,以求符合天意。想化解冤仇还能再加罪于他吗!什么也不再追问。”

  当初,董卓入关时,邀韩遂、马腾一起共谋山东。韩遂、马腾见天下将乱,也想依靠董卓起兵。兴平元年,马腾从陇右来朝见皇帝,驻扎霸桥。当时马腾私下有求于李催,没达到而发怒,于是就和侍中马宇、右中郎将刘范、前凉州刺史独劭、中郎将杜禀合兵来打李催,连战几天不分胜负。韩遂听到了,就率部众来想使马腾、李催和解,不久又和马腾联合起来。李催派他哥哥的儿子李利和郭汜、樊稠与马腾等人战于长平观下。韩遂、马腾战败,斩首万余级,种劭、刘范等都战死。韩遂、马腾逃回凉州,樊稠等人又追击。韩遂派人对樊稠说:“天下事反覆无常难以预料,你我同乡,今天虽有些小摩擦,恐怕还会走到一起的,想和你谈一谈。”于是二人并马拉着手臂,说笑了很久。军队撤回后,李利告诉李催说: “樊稠、韩遂并马说笑,不知说的什么,但看看关系很亲密。”于是李催、樊稠开始互相猜疑。但还是让朝廷加任樊稠与郭汜开府,与三公合为六府,都参与选拔举荐官吏。

  当时长安城中盗贼管制不住,白Et抢劫,李催、郭汜、樊稠于是把城中分成三份,各守其地,还是不能控制,而他们的子弟横行不法,侵害百姓。当时谷米一斛五十万钱,豆麦二十万,人吃人,白骨堆积,污秽满路。皇帝派侍御史侯汶搬出太仓米豆为饥民做粥,过了几天死的人数并未下降。皇帝怀疑赈济有假,便亲自做粥检验,得知虚假后,派侍中刘艾出朝责备有关人员。于是尚书令以下都到宫门前谢罪,奏请逮捕侯汶审问。下诏说: “不忍把侯汶送去审判,可以杖五十。”从此以后百姓多得到救济而保全性命。

  第二年春天,李催乘聚会之机把樊稠杀死在座位上,从此诸将互相猜疑,李催、郭汜又整顿兵马互相攻杀。安西将军杨定,是董卓旧时部将,害怕李催加害,就和郭汜合谋把天子接到他们的营内。李催得知了他们的计谋,立刻派他哥哥的儿子李暹带数千人包围皇宫,用三辆车子接天子、皇后。太尉杨彪对李暹说:“自古以来的帝王,没有住在臣子家裹的。各位做事,要上顺天意,怎么能这样!”李暹说:“将军主意已定了。”皇帝于是就到了李催的营中,杨彪等人都徒步跟随。乱兵进入宫内,抢劫宫女财物,李催又把宫廷里的金帛车辇器物服饰搬走,而放火把宫殿官署烧光。皇帝派杨彪与司空张喜等十余人劝李催、郭汜和解,郭汜不答应,遂即把公卿扣作人质。杨彪对郭汜说:“将军懂得人世间的道理,怎么能君臣相争,一人劫持天子,一人扣押公卿,这样做可以吗?”郭汜发怒,要拿刀杀了杨彪。杨彪说:“你尚且不服从朝廷,我难道还求生吗!”左右之人多来劝解,郭汜才作罢。于是领兵攻打李催,箭射到了皇帝跟前,还射穿丁李催的耳朵。李催的将军杨奉本是白波贼头领,带兵来救李催,于是郭汜的军队才退回。

  当天,李催又把皇帝搬到他的北城堡,衹有皇后、宋贵人和皇帝在一起。李催派校尉把门,断绝内外联系。不久又想把皇帝迁到池阳黄白城,君臣都害怕起来。司徒趟温解说了半天,才作罢。朝廷派谒者仆射皇甫郦劝和李催、郭汜。皇甫郦先去劝说郭汜,郭汜就答应了。又到李催那里,李催不听。说: “郭多是个盗马贼罢了,怎么敢和我一样呢!一定要杀了他。你看我的用兵韬略和军队,够不够收拾郭多?郭多又劫持公卿,做出这样的事,而你还想帮助他吗!”郭汜又名郭多。皇甫郦说:“如今郭汜扣押公卿,而将军胁迫君主,谁轻谁重呢?”李催发怒,呵斥赶走皇甫郦,又命令虎贲王昌追杀他。王昌假装没追上,皇甫郦得以幸免。李催就自封为大司马。和郭汜一连几个月互相攻杀,死者以万计数。

  张济从陕来调解二人,想把皇帝暂时迁到弘农。皇帝也思念旧京,于是派人恳请李催要求东归,去了十趟才获准。车驾即日出发。李催离长安驻扎曹阳。封张济为骠骑将军,又回陕驻守。升郭汜为车骑将军,杨定为后将军,杨奉为兴义将军。又封牛辅以前的部下董承为安集将军。郭汜等人一起护送天子车驾。郭汜又想胁迫皇帝到郦去,杨定、杨奉、董承不答应。郭汜怕出事,就丢下军队回去找李催。车驾走到华阴,宁辑将军段煨准备了服饰车马和公卿以下官员的生活物资,请皇帝到他营中去。当初,杨定和段煨有矛盾,于是就诬蠛段煨要造**,于是攻打他的营寨,十几天打不下来。而段煨仍旧供给皇帝膳食,供养百官,始终没有二心。

  李催、郭汜已后悔放天子束归,于是来救段煨,趁机想劫持皇帝西行。杨定被郭汜拦截,逃奔荆州。而张济和杨奉、董承不和,就反而联合李催、郭汜,一起追赶皇帝车驾,大战于弘农束涧。董承、杨奉兵败,死了的百官士卒数不清。都丢下女眷辎重,皇帝用的器物符契简策法典图籍,丢得精光。射声校尉沮俊受伤落马,李催问左右的人说: “他还能活吗?”沮俊骂他说:“你们这些凶徒逆贼,逼迫天子,乱臣贼子没有像你们这样的!”李催叫人杀了他。天子于是露宿在曹阳。董承、杨奉假意和李催等人联合,而秘密派人到河东,联合以前白波的头领李乐、韩暹、胡才以及南匈奴右贤王去卑,一同率领他们的部众数千骑而来,和董承、杨奉共同攻击李催等人,大败他们,斩首数千级,皇帝的车驾才得以前进。董承、李乐护卫左右,胡才、杨奉、韩暹、去卑做后卫。李催等又来攻战,杨奉等大败,死的人比在束涧时还多。从束涧开始四十里当中攻杀连续不断,好不容易到陕,于是扎营守卫。当时遭难之后,虎贲羽林卫士不满百人,都有离去的心思。董承、杨奉夜裹偷偷商量过黄河,让李乐先去准备船只,举火为应。皇帝步行出营,到了黄河边要过河,岸高十几丈,就用绢系着缒下去。其余人有的从岸边往下爬,有的从上面跳下来,死亡伤残,不知有多少。争着往船上爬的,难以禁止,董承用兵器乱砍,船仓裹剁下的手指头一捧一捧的。同天子一起过河的衹有皇后、宋贵人、杨彪、董承以及皇后的父亲执金吾伏完等数十人。宫女都被李催的兵抢走,冻死淹死的很多。到了大阳以后,住在百姓家裹,然后天子到李乐营裹去。百官饥饿,河内太守张杨派数千人背米进贡粮饷。皇帝这才坐着牛车,定都在安邑。河东太守王邑奉献布帛,都给予公卿以下百官。封王邑为列侯,拜胡才为征东将军,张杨为安国将军,全都假节、开府。其他带兵的小人,争相来求封官,以至刻印来不及,就用锥子刻画。有人带酒肉来天子逭裹吃喝。皇帝又派太仆韩融到弘农,与李催、郭汜等人讲和。李催这才放回公卿百宫,也归还一些宫女家眷,以及皇帝的车驾器物服饰。

  当初,皇帝入关时,三辅的户口还有数十万,自从李催、郭汜互相攻杀,天子束归以后,长安四十多天成为空城,身体强壮的四处逃散,衰弱的被人吃掉,二三年之内,关中再无人烟。建安元年春天,诸将争夺权利,韩暹攻打董承,董承投奔张杨,张杨让董承先修缮洛阳的宫殿。七月,皇帝回到洛阳,入杨安殿。张杨把这看成是自己的功劳,所以就用“杨”字来给宫殿命名。他对诸将说: “天子应当是天下人的天子,人人都有保护的责任,朝廷裹自有公卿大臣,我应该出外抵御外患,在京城裹干什么?”就回了野王。杨奉也出京驻扎在梁。于是朝廷封张杨为大司马,杨奉为车骑将军,韩暹为大将军,兼任司隶校尉,全都授予符节斧钹。韩暹和董承都留在京中守卫皇宫。

  韩暹居功自傲为所欲为,扰乱政事,董承感到忧虑,秘密召引兖州牧曹操。曹操于是到朝廷贡奉物品,赠给公卿以下百官,趁机奏报韩暹、张杨的罪过。韩暹怕被杀,单骑投奔杨奉。皇帝因为韩暹、张杨有保驾之功,下诏说一切不再追问。于是封卫将军董承、辅国将军伏完等十余人为列侯,追赠沮局为弘晨太守。酉操以洛阳残破为由,即把皇帝迁到许。杨奉、韩暹想要阻拦车驾,没有赶上,曹操攻击他们,杨奉、韩暹投奔袁术,即在扬州、徐州一带肆意作恶。第二年,左将军刘备诱杀了杨奉。韩暹害怕,逃回并州,路上被人杀死。胡才、李乐留在河东,胡才被仇家杀害,李乐病死。张济军无粮,离开自己的地盘到南阳,攻穣,战死。郭汜被他的部将伍习杀死。

  建安三年,朝廷派谒者仆射裴茂持韶书命关中诸将段煨等人讨伐李催。灭其三族。任命段煨为安南将军,封闵乡侯。

  建安四年,张杨被他的部将杨丑杀死。任命董承为车骑将军,开府。

  自从迁都许之后,曹操掌权,天子自顾不暇,百官都是充数而已。献帝恨曹操专权逼迫,于是秘密下诏给董承,让他结交天下义士共同除掉曹操。董承就和刘备一起谋划,还未动手,碰上刘备出征,董承又和偏将军王服、长水校尉种辑、议郎吴硕合谋。事情泄漏,董承、王服、种辑、吴硕都被曹操所杀。

  韩遂与马腾自从回到凉州,战争不断,攻下陇地占据关中。曹操当时正对付河北,怕他们乘机作乱,建安七年,就让朝廷封马腾征南将军,封韩遂征西将军,均开府。后来征召段煨为大鸿胪,段煨病死。又征召马腾为卫尉,封槐里侯。马腾应召而去,留下儿子马超带领他的部队。建安十六年,马超与韩遂以关中地区反叛曹操,曹操击败了他们,韩遂、马超败逃,马腾因此被减三族。马超又攻杀凉州刺史韦康,再次占据陇右。建安十九年,天水人杨阜击败马超,马超逃到汉中,投降了刘备。韩遂跑到金城羌地,被其部下杀死。当初,陇西人宗建在抱罕,自称“河首平汉王”,分封百官三十多年。曹操就派夏侯渊攻打宗建,斩了他,凉州全部平定。

  论曰:董卓当初本性凶暴强悍,因为赶上天下动乱的形势,所以得以践踏常理,祸害天下,以他那种剖腹取肝断人脚历的残忍性情,则杀尽天下苍生也不能满足他的快意,然而尚能谦抑对待官绅士人,也并未决心对皇室欺凌篡夺,还算存有盗贼之道。到后来贼寇又乘势作乱,翻山倒海,烈火毒焰,从此而燃,天下动荡,至此达到顶点。呜呼,人活着真难啊!天地真是太不仁德丫啊!

  赞曰:逢百六阴极注定厄运,国家失度小人得志成灾祸。董卓罪恶滔天,天怒地愤人怨。天下崩溃沸腾,京城烽烟滚滚。多行无礼虽殃及自身,遣下祸患却随之蔓延。流矢飞到天子车旁,刀兵环绕皇家宫阙。天下动荡,入神不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