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后汉书

后汉书卷七十三 刘虞公孙瓒陶谦列传第六十三

2014-08-15 16:37:37
  (刘虞、公孙瓒、陶谦)

  ◆刘虞传,刘虞字伯安,东海郯人。祖父刘嘉,为光禄勋。刘虞最初被举荐为孝廉,升任幽州刺史,百姓与蛮夷被他的仁德所感动,鲜卑、乌桓、夫余、秽貊等部族都按时朝贡,不敢骚扰边境,受到百姓歌颂。因公事被免官。中平初年,黄巾作乱,攻破冀州诸郡,朝廷任刘虞为甘陵相,安抚灾荒后的百姓,以俭朴为下属榜样。后升任宗正。

  后来车骑将军张温讨伐贼寇边章等人,征调幽州乌桓三千骑兵,因军粮供应不上,都逃回本国。前中山相张纯私下对前太山太守张举说:“如今乌桓已经背叛,都想作乱。凉州贼人起事,朝廷不能禁止。又有洛阳人的妻子生下的孩子有两个头,这是汉朝气数已尽,天下有两主的征兆啊。你若和我一起率乌桓的部众来起兵,说不定可以成就大事业。”张举于是听信了他。中平四年,张纯等就和乌桓首领共同结盟,攻打蓟地,焚烧城郭,掳掠百姓,杀护乌桓校尉箕稠、右北平太守刘政、辽东太守阳终等,部众达到十余万,驻扎在肥如。张举称“天子”,张纯称“弥天将军安定王”,向各州郡传送文书,说张举要取代汉朝,让天子退位,命公卿来迎接。张纯又派乌桓峭王等人步骑兵五万,进入青冀二州,攻破清河、平原,杀害官吏百姓。朝廷因为刘虞素来有威信,对北方有恩德,第二年,又任命他为幽州牧。刘虞到蓟,裁减驻军,广布恩德。派人向峭王等人转达朝廷的宽宏恩德,为他们开辟光明正道。又悬赏捉拿退举、退锉。退垩、亟钟逃出塞外,其余的人都投降或四散。亟锤被他的门客型d杀死,把头送给型虞。玺童派使者去就地任型虞为太尉,封查丘堡。

  等到董卓执政,遣使授刘虞为大司马,进封襄贲侯。翅王元年,又召他接替塞驴为太傅。因道路不通,诏命竟没有送到。过去因为幽州地处偏远,耗费钱粮很多,每年常要割取青、冀二州的赋税两亿多,来给它供应补足。当时道路不通,运送不到,而刘虞实行宽大政策,鼓励农业生产,开放和上谷胡人贸易,与渔阳富饶的盐铁进行流通,民众欢喜,粮食丰收,谷子一石才三十钱。青州、徐州士绅百姓躲避黄巾之难跑到塑胪这裹来的有百余万IZl,他都收留慰问,为他们安排生计,流民都忘了自己是流民。刘虞虽然位居上公,但天性节俭,破衣草鞋,饭食没有两个肉菜,那些过于奢侈的有钱有势者,无不受其感化。

  当初,朝廷命公孙瓒讨伐乌桓,受刘虞指挥。公孙瓒衹是一心扩充势力,而放纵部下,很是侵扰百姓,而刘虞为政仁爱,总想有利于民众,因此和公孙瓒逐渐不和。初平二年,冀州刺史韩馥、勃海太守袁绍与山东诸将商议,因为皇帝幼小,受董卓逼迫,远隔关山,不知是否还活着,认为刘虞是汉宗室又是忠厚长者,想立他为君主。于是派原乐浪太守张岐等人带着他们商议的结果,给刘虞加皇帝的尊号。刘虞见了张岐等人,严厉地训斥他们说:“如今天下动乱,士上遭难。我受朝廷大恩,不能洗雪国耻。诸位各自统领一方州郡,应当共同努力,为王室尽心,却反而想出叛逆的主意,来玷污坑害我吗!”坚决拒绝了他们。韩馥等人又请刘虞兼尚书事务,以皇帝名义封官拜爵,他又不答应。随即把来人杀了。于是选派掾右北平田畴、从事鲜于银冒险秘密前往长安。献帝早想东归,见了田畴等人非常高兴。当时刘虞的儿子刘和任侍中,因此派刘翅偷偷从!困出发,告知刘廛领兵接驾。从直疆路过,后将军袁术听说此事,就扣押了刘和,派人告诉刘虞发兵一同西行。刘虞就派几千骑兵来接刘和一道儿去奉接天子,而袁术居然不放刘曲。

  当初,公孙瓒知道袁术奸诈,一再劝刘虞不要发兵,刘虞不听,公孙瓒于是偷偷劝袁术扣押刘和,以夺取刘虞的军队,从此刘虞和公孙瓒的仇恨更深了。刘和不久得以从袁术处逃脱回北方,又被袁绍扣留。公孙瓒已经屡次被袁绍所败,却仍旧不断向袁绍进攻,刘虞既担心他滥用武力,又怕他发展起来管制不住,坚决不许他出兵,而稍稍削减他的供应。公孙瓒发怒,屡次不听他的管束,又去侵犯百姓。刘虞赏赐胡人的财物,公孙瓒几次抢去。长期不能禁止,刘虞就派传递公文的使节向朝廷奏报他强暴掠夺之罪,公孙瓒也上告刘虞克扣他的钱粮,二人的奏书不断驰送朝廷,互相诋毁,朝廷衹能和稀泥而已。公孙瓒于是在蓟城筑起高台以防备刘虞。刘虞几次邀请公孙瓒,公孙瓒总是推说有病不去。刘虞于是密谋讨伐他,把这打算告诉东曹掾右北乎魏攸。魏攸说:“如今天下人都伸着脖子把您当作希望,谋臣武士不能没有啊。公孙瓒的文武才干都足堪使用,虽有小过,本应容忍。”刘虞才作罢。

  不久魏攸去世,而刘虞积下的仇恨却没有消除。初平四年冬天,自己率领各处驻军十万人去攻打公孙瓒。将要出发时,从事代郡程绪摘掉头盔上前劝说:“公孙瓒虽有罪过,但罪名不明确。明公不先告诫使他改正,而自相动兵,不利国家。再说胜败难料,不如把军队驻扎下来,向他显示武力,公孙瓒必定会悔过而来谢罪,这是所谓不战而使人屈服的办法啊。”刘虞认为程绪临战阻碍计划,便杀了他来示众。告诫军士说:“不要伤害别人,衹杀一个伯珪就是了。”当时有个州裹的从事公孙纪,公孙瓒曾因为是同姓对他很好。公孙纪知道了刘虞的计划而连夜报告了公孙瓒。公孙瓒当时部队分散在外头,慌乱之间怕自己不能幸免,于是挖开束城打算逃走。刘虞的兵士不惯于打仗,又爱惜民房,不让焚烧,一时攻不下来。公孙瓒于是挑勇士数百人,趁风纵火,径直冲杀过去。刘虞随之大败,与他的下属向北逃到居庸县。公孙瓒追击攻城,三天城陷,随即抓住刘虞和他老婆孩子回蓟,还让他管理州裹的公文。这时天子派使者段训给刘虞增加封邑,督率六州事务;拜公孙瓒为前将军,封易侯,假节,督率幽、并、青、冀四州。公孙瓒于是诬陷刘虞以前和袁绍等人打算称皇帝,胁迫段司0在蓟的街市上斩了刘虞。先坐下而祝告说:“如果刘虞当为天子,当降风雨相救。”当时干燥炎热,于是就斩了刘虞。公孙瓒让把他的头送到京城,他以前的下属尾敦在路上劫下刘虞的头埋了。公孙瓒上表请任命段训为幽州刺史。刘虞得人心,恩义遍布北部州郡,无论是本地人还是迁移来的百姓,无不为之悲伤。

  当初,刘虞一向保持俭朴的操守,帽子破了也不换,衹是补补而已。等到遇害时,公孙瓒的兵搜他家裹,他的妻妾却穿着锦缎,妆饰华丽,当世人因此怀疑他的作为。刘和后来跟从袁绍向公孙瓒报仇云云。

  ◆公孙瓒传,公孙瓒字伯珪,是辽西令支人。家中世代做二千石的官。公孙瓒因为生母低贱,于是就做了郡裹的小吏。他长得很漂亮,声音洪亮,报告公事聪明有口才。太守觉得他才干不一般,就把女儿嫁给他。后来跟着涿郡卢植在缑氏山中读书,多少浏览了一些书籍。被举荐为上计吏。太守刘君犯了事被用囚车解送京城,依朝廷法令不许下属接近,公孙瓒便化妆换了衣服,谎称是服侍他的兵卒,亲自带着路上的衣食用品,赶车到洛阳。太守要流放到曰南,公孙瓒在北芒上备下酒肉,祭祀祖先,洒酒祝告曰: “昔为人子,今为人臣,要到曰南去了。曰南多瘴气,恐怕回不来了,就此永别祖先坟墓。”感情激动悲伤哭泣,拜了又拜这才离去,观看的人无不叹息。上路以后,在半道被赦。

  公孙瓒回到郡裹,被举荐为孝廉,任辽东属国长史。曾带数十名骑兵出塞,猝然遭遇鲜卑数百骑兵。公孙瓒就退到一个空堡垒中,对跟从他的人说:“今天不杀过去,就会死光的。”于是自己手持两刃矛,直奔贼寇,杀敌数十人,他的人也死了一半,逭才得以幸免。

  中平年间,任命公孙瓒统领乌桓突骑,跟车骑将军张温讨伐凉州贼。碰上乌桓反叛,与贼人张纯等攻击蓟中,公孙瓒率领他的部下追击讨伐张纯等人有功,升任骑都尉。张纯又和背叛的胡人丘力居等侵犯渔阳、河闲、勃海,入平原,大肆杀人抢掠。公孙瓒追击战于属国石门,敌寇大败,丢弃妻子儿女越过边塞逃走,所抢走的男女全部被夺回。公孙瓒深入敌后无援,反而被丘力居等人包围在辽西管子城,过了二百多天,粮食完了吃马,马吃完了煮弓和盾上的皮革,力战不支,于是和士卒们诀别,分散突围,当时雨雪很多,十之五六都死在沟壑裹,敌寇也饥饿困乏,退到柳城。朝廷任命公孙瓒为降虏校尉,封都亭侯,又兼任领属国长史。他统率兵马,地连边寇。每次有敌情,公孙瓒总是一脸怒气,如同去寻找仇人,望到敌人的踪迹就冲杀过去,有时还继之以夜战。敌寇知道他的名声,害怕他的勇猛,无人敢和他对抗。

  公孙瓒经常带领几十名善射箭者,都骑白马,作为左右翼,自称“白马义从”。乌桓互相转告,避开白马长史。于是画了公孙瓒的像,骑在马上射它,射中了就高呼万岁。敌寇从此远逃塞外。

  公孙瓒立志打败乌桓,而刘虞想以恩德招降,因此和刘虞产生矛盾。初平二年,青州、徐州黄巾三十万进入勃海地界,想和黑山会合。公孙瓒带步骑兵二万人,迎击于东光之南,大破黄巾,斩首三万余级。贼寇丢弃其辎重车敷万辆,逃渡黄河,公孙瓒趁他们渡河时压过去,贼寇又大败,死了几万人,流血染红了河水,生擒七万余人,车辆盔甲财物敷不清,公孙瓒威名大震。封为奋武将军和蓟侯。

  公逊玺既然劝阻垫瞳派兵就塞街,怕塞姬知道了恨他,就让他的堂弟公孙越带着千余骑兵结交塞姬。塞姬派公逊越跟随他的部将逊坚,攻打塞垄的部将厘亚,公茎越被流矢射死。公逐玺因此痛恨袁绍,随即出兵驻扎在槃河,要向袁绍报仇。因此向朝廷上书说: “臣听说自伏羲以来,君臣之道显明,张扬礼仪来引导人们,设置刑罚以禁止强暴。如今车骑将军袁绍,凭藉先帝厚恩,得享高官厚禄。而他性本淫乱,行为浮薄。以前任司隶校尉时,正值国家多难,太后摄政,何氏掌权。袁绍不能选拔贤才,而专做奸邪谄媚之事,招引不轨之徒,贻误国家,致使丁原烧孟津,董卓作乱。这是袁绍第一条罪状。董卓不守臣礼,以君主为人质。袁绍不能出谋献策,来帮助君主,却丢弃符节,奔窜逃亡。辱没了他的职务,背叛了他的君主。这是袁绍第二条罪状。袁绍在勃海任职,应当攻打董卓,但悄悄准备兵马,不告诉自己的父兄,致使他叔父太傅袁隗一门,被杀,不仁不孝,这是袁绍第三条罪状。袁绍起兵以后,历时二年,不体恤国难,四处搜刮财物。大力储存粮食,专做不急之事,不择手段,勒索百姓,他所造成的痛苦,无不为之悲叹。这是袁绍第四条罪状。逼迫韩馥,非法夺取他的州郡,私刻金石,作为印玺,每次下发文书,总用黑绸袋子密封,题名为‘诏书’。王莽篡夺行为,也是逐渐发展而达到目的。观察袁绍的打算,一定将引出大乱。这是袁绍第五条罪状。袁绍命观星象的人察看吉凶,赠送他钱财,和他一起吃喝,选定日期,攻掠郡县。这难道是一个大臣应当做的吗?这是袁绍第六条罪状。袁绍与死去的虎牙都尉刘勋共同起兵,刘勋使张杨降服,屡次立功,而袁绍因为一点儿小仇冤枉地加以迫害。任用奸佞小人,帮助他为非作歹,这是袁绍第七条罪状。死去的上谷太守高焉,死去的甘陵相姚贡,袁绍贪婪地向他们要钱,钱没有备齐,二人一齐毙命。这是袁绍第八条罪状。依照《春秋》之义,子随母贵。袁绍之母身为婢女,地位实在低贱,他却身居高位,安享厚福。有侥幸进升之志,无谦虚退让之心,这是袁绍第九条罪状。另者长沙太守孙坚,从前领豫州刺史,能够驱逐董卓,打扫皇陵宗庙,忠心辅助王室,功劳很大。袁绍派遣小将非法占据他的位置,断绝他的粮食供应,使他不能深入,使董卓长期不能伏法。这是袁绍第十条罪状。以前周朝衰落,王道沦丧,天子迁徙,诸侯背叛,所以齐桓公设立柯亭之盟,晋文公召集践土之会,讨伐荆楚使其向天子纳贡,攻击曹、卫以昭示他们无礼。臣虽微贱,名声不比先贤,但蒙受皇恩,肩负重任,身负军职,奉命讨伐罪人,斗胆与诸将和各州郡共讨袁绍等人。如果大功告成,罪人都被擒获,或许能够续接齐桓、晋文忠诚的业绩。”随即发兵进攻袁绍,于是冀州各城都背叛袁绍而投向公孙瓒。

  袁绍惧怕,就把自己所佩带的勃海太守印绶授给公孙瓒的堂弟公孙范,派他到勃海去上任,想以此来与公孙瓒和解。而公孙范立刻背叛了袁绍,领勃海兵来帮助公孙瓒。公孙瓒就自己分派他的将帅任青、冀、兖三州刺史,又全部安排了郡守县令,与袁绍大战于界桥。公孙瓒兵败回蓟。袁绍派部将崔巨业领兵数万围攻故安不下,退兵南归。公孙瓒带步骑兵三万人追击到巨马水,大败袁军,杀死七八千人。乘胜南下,攻破一些郡县,接着到了平原,就派他的青州刺史田揩占有齐地。袁绍又派兵数万和田揩连战二年,双方粮食都吃完了,士卒疲惫,交替抢掠百姓,田野裹连青草都光了。袁绍就派他儿子袁谭为青州刺史,田揩与他作战,战败返回。

  当年,公孙瓒擒获刘虞,完全占有幽州之地,雄心更大。此前有童谣说: “燕南陲,趟北际,中间刚好大如砺,惟有此中可避世。”公孙瓒自认为说的就是易这个地方,随即迁到这裹。修营垒,筑楼观敷十座,临易河,通辽海。

  刘虞的从事渔阳鲜于辅等人,联合率领州裹军队,要一起来找公孙瓒报仇。鲜于辅以为燕国阎柔一向有信义,推举他为乌桓司马。阎柔招募引诱胡汉数万人,和公孙瓒所任命的渔阳太守邹丹战于潞北,斩邹丹军首级四千多。乌桓峭王感戴刘虞的恩德,率领同族人及鲜卑人的七千多骑兵,和鲜于辅一起南下迎接刘虞的儿子刘和,和袁绍部将曲义合兵十万,一起攻打公孙瓒。兴平二年,在鲍丘击败公孙瓒,斩首二万余级。公孙瓒于是保守易京,屯田种粮,逐渐得以自给。相持一年多,曲义军粮吃完,士卒饥饿困乏,有一股数千人退走。公孙瓒截击了他们,全部缴获他们的车辆辎重。

  当时因早灾蝗灾谷价昂贵,以致人吃人。公孙瓒仗恃自己的才干和势力,不爱惜百姓,专记别人的过失而不记别人的好处,一点小怨仇必定报复,州裹有德之士名声超过他的,他必定加上罪名而杀害。常说: “做官的都是命中注定享受富贵,不用感谢别人的好处。”因此他所宠爱的,大多是商贩之类的常人。所到之处欺凌强暴,百姓怨恨。于是代郡、广阳、上谷、右北平各自杀死公孙瓒所任命的官吏,又与鲜于辅、刘和军队联合,公孙瓒怕生出意外,于是居住在高台上,用铁门。斥退左右的人,男人七岁以上不许进入易京大门。衹让姬妾们服侍,所有公文书信都用绳子吊上去。命令周围的女人们练习大嗓门,使声音可以传敷百步,以传达他的命令。疏远宾客,谁也不信任,因此他的谋臣猛将,逐渐生出二心或离他而去。从此以后,很少再去作战。有人间他原因,公孙瓒说: “我以前在塞外驱逐叛胡,在孟津扫荡黄巾,当那个时候,认为天下稍作指挥就可以平定。到了今天,战事还是方兴未艾,看来不是我所能解决的,不如罢兵耕田,救济荒年。兵法上说百楼不攻,如今我各营楼台千里,积蓄谷物三百万斛,有这些吃的就足以等待天下的变化。

  建安三年,袁绍又大举进攻公孙瓒。公孙瓒派儿子公孙续向黑山各首领求救,而打算自率精锐骑兵突围,沿西山以断袁绍后路。长史关靖劝阻说:“如今将军的将士人心涣散,之所以还能在这裹守卫,是舍不得自家的老小,而倚赖将军是他们的主人罢了。坚守日子长了,或许可以让袁绍自己退兵;如丢下逭裹冲出去,身后没有威重人物的镇守,易京的危亡,立等可到啊。”公孙瓒才作罢。袁绍逐步进逼,公孙瓒的军队E1趋困难,于是后退,修筑三层营垒来加固防御。

  建安四年春天,黑山贼首领张燕与公孙续率兵十万,分三路来救公孙瓒。未到以前,公孙瓒秘密派使者带书信告诉公孙续说:“从前周朝末年大乱,尸体遍地,据推测,总不相信有遣样的事。不料今天自己真赶上了。袁氏攻击,行动如同鬼神,架梯冲上来在我楼顶上跳跃,战鼓号角在地下q岛响,形势一天天危急,没有喘息的功夫。飞乌无处可栖只好投入人的怀抱,湍急的水流会漫上高坡,你要拼命求告张燕,飞奔前去告急。父子天然之情,无须言语也会有所感应。请火速带五千铁骑到北边的低湿地带,点火为号,我会从城内杀出,振奋神威,在那裹决一死战,不然,我死之后,天下虽大,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袁绍的侦察兵截获逭封信,按约定时间点火,公孙瓒以为救兵到了,于是便出城交战。袁绍设下埋伏,公孙瓒于是大败,又退回守卫其中的小城。自忖定难活命,于是把他的姐妹妻子儿女全部勒死,然后点火自焚。袁绍的兵士冲到台上斩了他。

  关靖见公孙瓒败亡,叹息痛恨说:“先前如果将军自己冲出去,未必不能成功。我听说君子误把人引入危难,一定和人共同承受,怎能自己活着呢!”于是打马奔向袁绍阵中而死。公孙续被屠各杀死。田揩与袁绍交战而死。

  鲜于辅带领他的部众投靠了曹操,曹操任命他为度辽将军,封都亭侯。阎柔带着部下跟随曹操攻打乌桓,被任为护乌桓校尉,封关内侯。

  退憨被直钮打败后,部众逐渐散去。萱提将要乎定冀州时,他率领部众到邺投降,拜平北将军,封安国亭侯。

  论曰:从来皇家王公的后代都是娇生惯养,不懂得生产劳动,那些能够修炼操行约束自己,优异出众者,还没有听说过。刘虞守正道重名声,以忠厚自律。多么美好啊,漠末有名望的皇室后代!如果刘虞公孙瓒二人没有矛盾,同心协力,收集民众修城聚粮,蓄积力量保守燕、蓟富饶之地,修缮甲兵显示威武,来抓住群雄的破绽,不依靠天运,致力于人事,那么要建立古人一样的功业,还能差多远吗!

  ◆陶谦传,陶谦字恭祖,丹阳人。年轻时是读书人,在州郡内做官,经过四次升迁任车骑将军张温的司马,到西方讨伐边章。适时徐州黄巾起事,任命他为途业刺史,攻打茎生,把他们打败并赶走,境内太平安定。

  当时董阜虽已被杀,而奎值、塑担在腿生作乱。此时四方断绝交通,陶谦屡次派人秘密出行,到酉塞奉献贡品。朝廷下诏升任他为徐州牧,加安束将军衔,封溧阳侯。当时徐州地方人El众多,粮食充足,流民很多跑到那裹去。但陶谜用人不当,不理政事。别驾从事趟昱,是知名人士,而因为忠直坦率被疏远,出京任广陵太守。萱塞等奸佞小人,E眯对他们却很信任重用,好人多被他们残害。徐州从此渐乱。下邳鱼暄自称“天子”,B眯起初和他联合,后来把他杀死而兼并了他的部众。

  当初,曹操的父亲曹嵩到琅邪避难,此时陶谜的部将守堕垩,士兵贪图萱崖的财宝,于是袭击杀了他。初干四年,曹操攻打陶谦,打下彭城垡匮。堕逮退守逊城,萱垒打不下来,于是退兵。路过时攻下取虑、雎陵、夏丘,都进行了屠杀。杀死男女共数十万人,鶸犬不留,泅水因此而堵塞不流通,从此五县地界之内,再没有人的踪影。当初三辅遭受李催之乱,百姓流亡到陶谦逭裹的全被杀光。

  兴平元年,曹操又攻打陶谦,攻克琅邪、东涂等县,迪谜害怕不能幸免,打算逃回且屋。赶上张邈招引吕布占据兖州,曹操回军迎战吕布。当年,陶谦病死。

  当初,同郡人笮融,聚众数百人,去投奔陶谦,陶廉让他督管广陵、下邳、彭城运粮。于是他就扣下了三郡输送的资财,大举营造佛寺。上面有层叠的黄金承露盘,下面是层层楼阁,又有堂阁环绕,可容纳三千来人,做镀金佛像,给它们穿上锦缎。每到浴佛节,总要设置大量饮食,在路上摆下桌案,来吃饭和观看的差不多有一万多人。等到曹操攻打陶谦时,徐州地方不安全。笮融就带领男女数万人、马三千匹跑到广陵。广陵太守趟昱用贵宾之礼接待他。笮融贪图广陵富饶,于是乘喝酒时杀了趟昱,纵兵大肆抢劫,带着东西渡过长江,南奔豫章,杀死郡太守朱皓,进入占据了他的城池。后来笮融被杨州刺史刘繇打败,逃到山裹,被人杀死。

  赵昱字元达,是琅邪人。以清廉律己痛恨恶行,专心致志好学不厌,即使是亲友也很少见到他。为人耳不斜听,眼不乱看。太仆种拂荐举他为方正。

  赞曰:襄贲侯厉行仁德,于是在夔北筑城。行仁义能和睦下属,尽忠心以保卫朝廷。值丝粗豪强悍,矫捷勇猛。型卢仁爱不得善终,重题与他不能并行。途业惨遭杀戮,实为垄盛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