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后汉书

后汉书卷七十七 酷吏列传第六十七

2014-08-15 16:37:33
  (董宣、樊晔、李章、周纟亏、黄昌、阳球、王吉)

  ◆酷吏列传序,汉朝承接战国动乱不安的时代,影响所及,民多豪猾。那些用大吞小的,跨越邦邑,矫健桀骜的就在乡里称王称霸,州郡守宰辖地辽阔,户口又多。

  所以做官的得以独断专行,族灭奸宄、先斩后奏。逞其刚烈之气,成其不屈之威。排众议,用己见,以显露他难测的智慧。

  如严延年做河南太守,大家都说要杀的,他一朝把他放了,大家都说不该处死的,他假借缘由把他杀死。使人不知他的用意所在。至于深文罗致,横加罪名,迁怒及人,也不可胜数。有的甚至积尸满坑,流血十里。所以王温舒有虎冠的吏,严延年有屠伯的名声,这难道是假的吗?然而,他们中间那些挫压强势,摧抑公卿,以致碎裂头脑而不顾的人,也算得是很壮烈的啊。自从中兴以后,法律渐渐严密,官吏百姓犯法的,比前世少了。

  但宦官外戚,侵害天下。以至使阳球磔王甫的尸首,张俭剖曹节的墓。如此之类,虽然泄众愤,为大家所快意,也可说太残酷了啊。张俭是知名人物,所以附载《党人篇》中。

  ◆董宣传,董宣字少平,陈留郡圉县人。起初被司徒侯霸征召,推举为考绩优等的人,累升到北海郡国相。到任,任命大姓公孙丹为五官掾。公孙丹新建住宅,占卜的认为一定会有人死去,公孙丹于是让儿子杀了过路的行人,把尸体放在屋里,来抵挡他的灾祸。董宣知道了,便把公孙丹子逮捕杀掉。

  公孙丹宗族和亲信三十多人,拿着兵器到董宣官府,喊冤叫屈,董宣认为公孙丹以前曾经投靠过王莽,担心他们跟海贼串通,就全部逮捕起来,囚在剧县监狱里,派门下书佐水丘岑把他们统统杀死。青州刺史认为他杀得太多,向皇帝上书告发董宣,考查他的罪状,董宣获罪征召到廷尉。董宣在监狱里,早晚讽诵诗文,无忧色。到出狱受刑的时候,官属做了饭菜送他。董宣厉色说“:我董宣生平没有吃过别人的东西,何况在死的时候呢?”上车而去。当时一起受刑的九人,第二个轮到董宣。光武帝急忙派侍从骑士赶去,只赦免了董宣的死刑,并且命令他回到监狱去。派使者审问董宣多杀无辜的情况,董宣用全部事实回答使者,并说水丘岑是按他的旨意办事,罪不在他。愿意杀掉自己,而使水丘岑活下来。使者把这些情况告诉了光武皇帝,光武皇帝下诏将董宣降为怀县县长,令青州刺史不再查究水丘岑的罪行。水丘岑的官升到司隶校尉。后来江夏郡有巨贼夏喜等侵扰郡境。朝廷任命董宣为江夏太守。董宣到了江夏郡边界,发布文书说:“朝廷认为本太守能够捉拿奸贼,故接受了这个任务。现在在江夏郡界统率兵马,檄文到达之日,希望你们考虑自己的下场。”夏喜等听了,心里害怕,立即投降解散。外戚阴氏是江夏郡都尉,董宣轻视侮慢他,因此被免职。后来朝廷特征召董宣为洛阳县长。

  当时湖阳公主的奴仆白天行凶杀人,因为躲在公主家里,官吏不能去抓他。等到湖阳公主外出时,却用这个杀人的奴仆作陪乘。董宣在夏门亭等候湖阳公主,截住公主的车,拦住公主的马,用刀划地,大声列举公主的过错,呵叱那个奴仆下车,于是格杀了他。湖阳公主立即还宫告诉了光武皇帝,光武皇帝大怒,召见董宣,想用棍打死他。董宣叩头说:“我请求说一句话再死。”光武皇帝说:“想说什么?”董宣说:“陛下圣德中兴汉朝,却放纵奴仆杀害良民,将怎样治理天下呢?我不用棍打,请让我自杀吧。”就用头碰撞柱子,血流满面。皇帝命令小黄门扶持着他,让董宣向公主叩头谢罪,董宣不服从,小黄门强迫他叩头,董宣两手据地,始终不肯低头。公主说:“文叔当百姓时,隐藏逃犯和犯了死罪的人,官吏也不敢上门捉拿。现在作了天子,你的权威却不能加于一个县长吗?”光武帝笑着说“:天子不能同老百姓一样。”便命令这个硬脖子县长出去。赐给董宣三十万钱,董宣全给了手下的官吏们。从此,董宣打击豪强,没有不震惊发抖的,京师称他为“卧虎”,唱歌表扬他说:“董宣衙前无冤鼓。”董宣任洛阳县长五年,七十四岁,死在任上。皇帝下诏派使者到他家里看视,只见用布被盖了尸体,妻子儿女对着哭泣。家中有几斛大麦,一辆破车。光武帝悲伤地说:“董宣做官廉洁,死了才知道啊!”因为董宣曾做过二千石的郡太守,赐给他银印禄绶,用大夫礼安葬他。封他的儿子董并为郎中,后来董并官至齐郡国的相国。

  ◆樊晔传,樊晔字仲华,南阳郡新野县人。与光武年轻时相好。建武初,征召任侍御史,升河东都尉,在云台引见。起先,光武贫贱时,曾经因事被拘于新野,樊晔任市吏,送了一箱干粮给光武,光武感他的恩德,没有忘记,多次请樊晔吃饭,并给车马服饰。因开玩笑说“:一箱干粮得都尉,怎么样?”樊晔叩头致谢。到郡后,诛讨大姓马适匡等人,盗贼肃清,官吏百姓都怕他。几年之后,升扬州牧,教育百姓耕田种树治家的方法。任职十多年,因犯法降任轵县长。隗嚣被消灭后,陇右不安宁,于是授樊晔为天水太守。为政严猛,喜好申不害韩非之法,善恶当机立断。有人犯了他的禁令,大都莫想从监狱里活着出来,官吏百姓及羌胡都害怕他。道路上丢了东西,也没人拾。

  旅行的人到了晚上,把衣服行李放在道旁,说:“已经托付樊公了。”凉州人做了一首歌说“:游子常常贫困,勤劳的人自然富足。宁愿看乳虎的洞,不进天水寺。大笑之时必定死,忿怒时或者可以得生。唉!我的樊府君啊,哪里可以再遇上他呀!”任职十四年,死在任上。永平中,显宗追念樊晔在天水时的政绩,认为后人没有能够赶得上他的,下令赐家属钱百万。子樊融,有俊才,好黄帝老子之术,不肯为吏。

  ◆李章传,李章字第公,河内郡怀县人。家五代都是二千石。李章学《严氏春秋》,明经之后,教授诸生,历任州郡吏。光武为大司马,平定河北,召李章置东曹属,多次从光武征伐。光武做了皇帝,授李章为阳平令。这时,赵、魏豪强聚集一起,清河大姓赵纲就于县界筑坞壁,修造兵器,危害地方。李章到任,举行宴会,请赵纲会晤。赵纲带着文剑,披羽衣,率卫士百多人来。李章与他对饮,一会儿,李章手剑斩赵纲,原先埋伏的士兵也出来把赵纲的卫士统统杀了,然后奔驰到坞壁,用突然袭击的方法破了,官吏百姓得到安宁。升千乘太守,因诛杀盗贼太滥,征召下狱免去太守之职。半年授侍御史,出任琅邪太守。这时,北海安丘大姓夏长思等人反叛,囚太守处兴,占据了营陵城。李章得到消息,马上发兵千人,奔驰进击。掾史阻止李章说“:二千石行不得去郡,兵不得擅发。”李章按剑发怒说:“反虏如此胆大,囚劫郡守。这哪里可以容忍!如果我因讨贼而死,我无遗恨啊!”于是带兵去安丘城下,招募一些勇敢之士烧城门,与长思战,杀了长思,获三百余首级,得牛马五百余头而回。

  处兴回到郡里,把这件事报告了皇上,把所得全部颁赐慰劳吏士。后来因度量人的田不实,被征,因李章有功,只作司寇(同伺寇,刑罚名)论罪,罚往边地戍守防敌。一个多月后免刑归。再被征召,适值病逝世。

  ◆周纟亏传,周纟亏字文通,下邳徐人。为人刻削少恩,好韩非法术。年轻时任廷尉史。永平中,补南行唐长。到职后,告诉官吏说“:朝廷不以我为不肖,要我来治理老百姓,我天性仇视奸猾的官吏,立志除去豪贼,你们不要以身试法!”因杀县里特别厉害的坏家伙几十个人,官吏百姓大为震惊。升博平令。收捕隐藏的奸人,没有一个能够从监狱里活着出来的。因有威名升齐相,也很严酷,专以法治,又擅长案牍条例,为州内所法。

  后来因为杀了无罪的人,再次降为博平令。建初中,任勃海太守。每逢朝廷的赦令到郡,常隐闭不公布,先派人到所属把刑犯处决完了,才公布诏书。获罪征赴廷尉,免官归家。周纟亏廉洁无财产,常筑砖坯生活。肃宗听说了,怜悯他,又用他为郎,再升召陵侯相。廷掾畏周纟亏严明,想挫折他的威气,于是清晨取一个死人,断了他的手足,立寺门。周纟亏知道了,就走到死人旁边,装着与死人说话的样子。暗暗观察口眼有稻芒,于是秘密地问守门人说:“你知道谁载稻稿进城?”守门的人回答说“:只有廷掾一人呢。”又问门下“:外面有人怀疑我与死人说话的没有?”回答说“:廷掾怀疑您。”于是收捕廷掾拷问,承认说:“不杀人,实取道边死人。”后人再也不敢欺骗他了。征授洛阳令,到任之日,先问大姓主的名字,官吏一五一十以闾里的豪强回答他。周纟亏厉声发怒说:“我是问贵戚如马、窦等人,难道是为了知道这些卖菜贱夫吗?”于是部吏承着他的旨意,争着以激切干事。贵戚小心戒惧,京师肃清。皇后弟黄门郎窦笃从宫中回家,晚上走到止奸亭,亭长霍延拦住窦笃,窦笃的随从与霍延争执起来,霍延拔出剑来指着窦笃,并且破口大骂。窦笃上表皇帝,诏令召司隶校尉、河南尹到尚书谴责,派剑戟士收捕周纟亏送廷尉诏狱。几天后,赦出。

  皇帝知道周纟亏奉法疾恶奸邪,不巴结贵戚,但是苛刻惨酷过度,多次被有司奏劾,八年,免去了他的官职。后来任御史中丞。和帝即位,太傅邓彪奏周纟亏做官过于严酷,御史中丞在外督部刺史,在内领侍御史,纠察百官,典司京辇不合适。免官回到乡里。其后窦氏贵盛窦笃兄弟掌权,些小旧怨,没有不被严重打击报复的。周纟亏自己想不会保全生命,于是柴门自守,等待大祸临头。然而窦笃等认为周纟亏公正,怨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就不再加害他。

  永元五年(93),再征任御史中丞。诸窦氏虽然已经诛杀,但夏阳侯..还在朝廷。周纟亏恨他,于是上疏说:“我听说臧文仲事君,看见有礼于君的,他对之如孝子的养父母;看见无礼于君的,诛杀他,如鹰..鸟般地驱逐鸟雀。夏阳侯..,本来就出身轻薄,心怀邪僻,学业上不通经术,但擅自建造讲舍,在外招集儒生门徒,实际上是聚集奸宄猾桀。轻视皇上的威权,侮辱傲慢王室,又作巡狩封禅书,蛊惑百姓,多行不道,应当处以死刑,主管的人营私舞弊,不为国家着想。涓涓细流,渐渐地成为江河;点点火星,终能燎原。‘履霜坚冰至’,难道对他不应惩办吗?应当接受吕产专权之乱与王莽篡逆之祸的教训,上安国家之计,下解万夫的疑惑。”适值夏阳侯..归国,周纟亏升司隶校尉。六年夏干旱,皇上亲自去洛阳视察囚犯,有两个人被打伤,身上生了虫,因此被降职任骑都尉。七年,升将作大匠。九年,死在任上。

  ◆黄昌传,黄昌字圣真,会稽郡余姚县人。出身孤苦微贱。住在学官附近,常常看到诸生学习学校的礼仪,因此爱学习,于是学习经学,又学习文书法律,在郡里任决曹。刺史出巡,见黄昌,赞赏他,推举为从事。后来任宛县令,为政主张严猛,喜欢揭发那些暗藏的奸邪之徒。有人偷了他的车盖,黄昌开始不说什么,后来秘密派亲客到门下主管盗贼的人的家里,乘其不备,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捉得,并且把他的家属也都逮捕起来,一并杀掉。世家大族都为之颤惧,都说他神明。朝廷选举贤能之士,黄昌升蜀郡太守。前任太守年老为政多错乱,百姓受冤屈。等到黄昌到任,官吏百姓起诉的有七百多人,全都弄得清清楚楚,没有处理不当的。秘密逮捕了一个盗贼头子,迫使他把各县里的强暴之人的姓名住址一条一条写出来,于是派人分别捉拿或讨伐,没有一个逃脱或跑掉的。那些恶贯满盈的大坏蛋,都跑到别的郡境去了。

  先前,黄昌任州书佐,他的妻子回娘家,在路上遇贼被捉,于是流离转徙到四川嫁了人。她的儿子犯事,不得已到黄昌那里起诉。黄昌怀疑他的母亲不像四川人,因问她的情况,她回答说“:妾本会稽郡余姚戴次公的闺女,州书佐黄昌的妻子。在归家的途中,被贼所掳,才到了这里的。”黄昌惊怪,叫她到面前说:“你怎么识别黄昌呢?”她回答“:黄昌左足心有黑子,他曾经自己说当作二千石的官。”黄昌于是伸出左足让她看。于是互相拥抱悲泣,复为夫妇。任职四年,朝廷征召,再升为陈相。县人彭氏是个老豪强,建筑起很大的房子,高楼就在路旁。黄昌每外出检查工作,彭氏妇人就登在高楼看他。黄昌不高兴,就下令逮捕她关进监狱,审讯处死。又升为河内太守,又再升颍川太守。

  永和五年(140),征召任为将作大匠。汉安元年(142),进补大司农,降为太中大夫,死在任上。

  ◆阳球传,阳球字方正,渔阳郡泉州县人。世代为大姓和官僚之家。他能击剑,学骑射。生性严厉,喜欢申不害、韩非的学说。有个郡府的官吏侮辱了他母亲,阳球集合了几十个年轻人,杀了那个官吏,灭了他全家,因此出了名。最初被举为孝廉,补尚书侍郎。阳球熟悉历史,他的章奏和对事情的处理,常常得到尚书们的推崇信任。出任高唐县令,因为严酷苛刻,被郡守抓起来治罪,正好遇赦免罪。征辟到司徒刘宠府任职,经考核列为优秀。九江郡山中盗贼作乱,几个月没有平息。太尉、司徒、司空三府上奏阳球有处理奸贼的才能,任命他为九江太守。阳球到任,设计谋,消灭了凶贼,并且将郡里犯法作奸的官吏逮捕,全部处死。调升平原相。发布命令说“:我以前做高唐县长,志在扫除奸邪。因而为贵郡推举。

  从前齐桓公不计较管仲射中他带钩的仇恨,汉高祖赦免季布逃亡的罪行。我虽然无德,不敢忘记前人的大义。何况君臣名分已定,怎么可以计较过去的错误呢?现在我把你们过去的罪过,一笔勾销,以观后效。如果接到我的命令之后,仍不改正奸恶行径的人,就不能再容忍了。”郡中上下都害怕而服从他。当时天下大旱,司空张颢上奏列出苛刻、残酷、贪污的官吏,一律罢免。阳球因为严酷,召到廷尉,应当免官。汉灵帝因他在任九江太守时有功,授阳球议郎之职。升为将作大匠,因事被弹劾。不久又任尚书令。上奏罢去鸿都文学,说:“有诏书命令中尚方为鸿都文学乐松、江览等三十二人画像并写赞语,用以勉励学者。我听说《左传》上说‘:君主做的事情,一定要记下来。记载的如果不足以效法,后代子孙看什么呢?’据查乐松、江览等人,都出身微贱卑下,他们依附外戚,巴结权豪,俯首低眉,察言观色,在太平时代,侥幸得到信任。他们有的献赋一篇,有的在竹简上写满鸟篆,就升官为郎中,还要为他们画像,留名史册;也有的字都不会写,说话词不达意,请别人代写,妖伪百出,也没有不蒙受皇上特别恩宠的,有如蝉脱壳污泥中一样。

  所以有识之士掩口而笑,天下的人都为之振叹不已。我听说图像的设立,是为了勉励好的,惩戒不好的,想让皇上随时可以看到自己行动的得失。没有听说小人虚伪地作了几篇歌颂的文章,就可以窃取朝廷的官职,在洁白的绢上留上图像的。现在太学、东观足以宣扬圣贤的教化,希望罢除鸿都学士的选拔,消除天下的讥讽谤讪。”奏上,汉灵帝没有理会。当时,中常侍王甫、曹节等人奸邪暴虐,玩弄权柄,宫廷内外,为之摇动,阳球曾经拍着大腿气愤地说“:如果阳球做司隶校尉,哪里容得这帮家伙呢?”光和二年(179),升为司隶校尉。

  王甫在家休假,阳球到宫里向顺帝谢恩,上奏请逮捕王甫和中常侍淳于登、袁赦、封曰羽等阿谀谄媚宦官,应当一并处死。于是把王甫、段赹及王甫的儿子永乐少府王萌、沛国相王吉逮捕押送到洛阳狱。阳球亲自审讯,鞭、捶、灼、徽、墨等五种刑具全都用到了极点。王萌对阳球说“:我父子既然该死,请宽待老父,少用肉刑。”阳球说:“你罪大恶极,死有余辜,还想宽待吗?”于是王萌骂道“:你从前侍奉我们父子像奴仆一样,奴仆敢反对主子吗?今天拷打我,不久将轮到你了!”阳球命人用土堵塞王萌的口,棍棒交加,父子都死在杖下。段赹也自杀了。于是阳球在夏城门车裂了王甫的尸体,在榜上大写“贼臣王甫”。没收了王甫的全部家产,妻子儿女都迁徙到比景县。阳球杀了王甫以后,还想逐个劾奏曹节等人,便命令中都官从事说:“暂且先除掉大恶霸,下一步就该审讯豪强。”权门豪族听了,没有敢吭声的。各种奢侈华丽的东西,都封存收藏,不敢再摆出来,京师畏惧震动。当时顺帝的虞贵人下葬,百官参加葬礼后回城,曹节看见道旁王甫车裂的尸体,悲慨地抹着眼泪说:“我们可以自己相食,哪能让狗舔他的血汁呢?”告诉各常侍,暂且先回宫,不要回到家里去。曹节径直进宫,报告灵帝说:“阳球原是个残暴的官吏,以前三司奏劾他应当免官。因为有九江的小小功劳,又被提拔使用。

  有罪的人,往往肆意妄为,不宜担任司隶校尉,使他得以残酷暴虐。”于是灵帝贬谪阳球为卫尉。这时,阳球正外出拜谒皇陵。曹节指示尚书令把他召回授官,不得拖延诏书的下达。阳球被紧急召回,求见灵帝,向灵帝叩头说“:我没有清高的德行,被委以打击邪恶的重任,以前虽然诛杀了王甫、段赹,但漏掉了曹节这些狐狸,不足以向天下表明朝廷的圣明。请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一定使豺狼鸱枭统统服罪。”阳球叩头流血,殿上呵叱:“卫尉阳球抗拒诏命吗?”呵叱再三,阳球才接受了卫尉的任命。这年冬天,司徒刘..与阳球商议逮捕张让、曹节,曹节等知道了,共同诬告刘..等人。此事已见《陈球传》。于是逮捕阳球送洛阳狱,处死,妻子儿女被流放到边疆。

  ◆王吉传,王吉,陈留郡浚仪县人,中常侍王甫的养子。王甫在《宦者传》。王吉年少时喜欢读书传,好名声,但性情很残酷。因为他父亲有权有势,受皇上宠信,二十多岁时,任沛相。通晓政事,能够判断考察疑难的案件,揭发奸邪隐藏的坏人,比一般人高明。令郡内各举奸吏豪人,常有小过酒肉为赃的,虽数十年以前的事,还加以贬弃,注销他们的名籍。专门挑选一班剽悍的吏员,打击非法。如果有生子不养,就把父母杀了,合土掩埋。凡杀人,都磔尸载在车上,公布他的罪状,宣示属县。夏月,天气热,尸体腐烂,就用绳子把尸骨连起来,游遍一郡才止,看见的人都害怕。任职五年,共杀了一万多人。其余惨刻毒辣的事,不可胜数。郡中恐惧,人人自危,不敢自保。阳球奏劾王甫时,才被收执,死于洛阳狱中。

  史官评论:古时候的人宽厚,善恶容易分明。犯了罪,画衣冠,异服色,人就不敢犯罪了。末世风俗变薄,上下相欺,德义不能使人和睦相处,化道不足以惩恶,于是用严刑痛杀,随时处理,致使刻深的吏员,按暴理奸,靠了疾恶邪乱的公直心,助长了惨酷的虐情。汉世所说的酷能的人,是不少的。都是因为敢捍精敏,巧附文法,雷厉风行,威誉宣赫。与那些专诚守道的官吏,为什么优劣相差这么远呢?所以严延年嗤笑黄霸宽恕为化的治术,密县人笑单茂的措施猛到了极点,还不能致治。然朱邑不用笞辱人,袁安没有用臧罪讯人,却猾恶自然禁止了,人不敢欺。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威力与刑罚已经用了,苟且的行为就兴起来,仁信之道,为人所感。苟且侥幸的人,在威力的空隙,奸心又生出来,被感化的人,人去了而思念还在。由一邦以论天下,刑讼繁措的得失,可以知道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