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宋书

胡藩传

2014-08-17 11:53:43
  胡藩字道序,豫章南昌人,他祖父胡随,官至散骑常侍。父亲胡仲任,官至治书侍御史。

  胡藩很小便死了父母,在丧事期间非常悲痛,以此著名。太守韩伯看见他,对他的叔父尚书胡少广说:“你的这个侄儿一定会以义气成名。”本州本府征调他,他没有应任,等待两个弟弟结婚后,他才当郗恢的征虏军事。当时殷仲堪当荆州刺史,胡藩的舅兄罗企生当仲堪的参军,胡藩请假回家,经过江陵,探望企生。殷仲堪邀请胡藩相见,接待他很隆重。胡藩趁便劝说殷仲堪:“桓玄意气不凡,每每不满于他的职务,足下对他太好,恐怕不利于将来。”仲堪脸上顿时露出不愉快的神色。胡藩退回对罗企生说:“倒着战戈给人一定会招致大祸。如果不早点打算避开,后悔就来不及了。”桓玄从夏口袭击殷仲堪,胡藩当桓玄的参后军军事。殷仲堪失败,罗企生果然因为跟从殷仲堪而遇到灾难。胡藩则转任参太尉、大将军和相国军事。

  刘裕的起义开始,桓玄被击败准备出逃,胡藩在南掖门拉住桓玄的马缰绳说:“今日羽林射箭能手还有八百人,他们都是桓家老部下,又是西楚人氏,一旦不利用他们,想回去哪有什么可能呢?”桓玄只用马鞭指着天说天命而已。于是胡藩和桓玄逃散分开。他到芜湖追赶上桓玄,桓玄看见胡藩,高兴地对张须无说:“你们州本来很多义士,今日又见到王叔治。”桑落州战役中,胡藩的船被烧,他穿着一身铠甲潜入水中行走三十余步,才得登岸。起义军逼近,胡藩不能向西,于是回家。高祖一向听说胡藩对殷仲堪讲真话,又为桓玄尽忠,召他为员外散骑侍郎、参镇军军事。

  胡藩随同征讨南燕慕容越,敌人屯驻临朐,胡藩对高祖说:“敌人屯兵城外,留下的守兵必然很少,现在前往攻城,敌兵看见城池陷落,必定一下子逃散,这也是韩信击败赵兵的法子。”高祖于是派檀韶和胡藩暗中前进,宋军一到,便攻下临朐城,燕兵一时间逃跑,回保广固城几个月。广固将攻拔的夜晚,宋军将佐都在座,突然有一只像鹅一样的青黑色的大乌鸦,飞入高祖的军帐,众人都非常惊骇,以为是不祥之兆。胡藩上前祝贺道:“青黑的颜色,正是胡人的颜色,胡人投降我们,这正是大吉的征兆。”第二天早晨,宋军攻城,拔下了广固。胡藩又随同讨伐在左里的卢循,连续战斗都有军功,被封为吴平县五等子爵,任正员郎。不久转任宁远将军、鄱阳太守。

  胡藩又随同讨伐刘毅。刘毅当初到荆州,上表请求走东面回到京口,辞别先人庐墓,离都城几十里,不到皇宫拜谒而过。高祖到倪塘会见刘毅。胡藩劝高祖在会见中杀了刘毅,高祖没同意。高祖到这时对胡藩说:“当年如果听从你在倪塘的计策,就不需要今日的行动了。”胡藩又随同征伐司马休之,再当参军,加号建武将军,在江津一带率领游军。徐逵之败亡,高祖非常愤怒,当天便在马头岸渡长江,但江岸险峭,耸立几丈高,司马休之在岸边布阵,官军无法上岸。高祖叫胡藩马上上岸,胡藩有些犹豫,高祖更加愤怒,叫左右的人把胡藩捆来,想将他斩首。胡藩不接受砍头的军令,回过头来说:“胡藩宁愿上前战死!”他用刀头凿岸壁,稍微能容脚掌,于是直接登上,随他上岸的人稍稍多起来。官军登岸之后,都拼死奋战,司马休之的部队挡不住,只好退却,官兵乘机追击,司马氏部队瞬间逃散。

  高祖征讨后秦姚泓,暂任胡藩为宁朔将军、参太尉军事,统率一支独立的部队。到河东,大风把胡藩的船只吹到北岸,魏人牵住这些船只,拿取其中的器物。胡藩非常愤怒,带身边十二人,乘小船直驶河北。敌人骑兵五六百看见胡藩都笑他胆大。胡藩向来会射箭,登上河岸便射击敌人,敌人应声而倒的有十来人,其他的人便连忙奔逃,胡藩把失落的船只物品全部收回。刘裕又派胡藩和朱超石等人追击在半城的魏人,魏人骑兵几层包围宋兵,胡藩和朱超石带的都是刚分配的新兵,不满五百人,但他们率兵激战,大败敌军。又和朱超石等人进击在蒲坂的姚业,朱超石败而退回。胡藩收集朱超石丢下的器械物资,慢慢地退回,姚业不敢追击。

  高祖回到彭城,胡藩当参相国军事。当时卢循余党和苏淫等亡命徒相互勾结,用苏淫为始兴相。高祖因平定打败司马休之和攻广固的功劳,封胡藩为阳山县男,食邑五百户。少帝景平元年(423),胡藩因为防守东府,擅自打开边门,被免去官职,不久又恢复他的职位。元嘉四年(427)胡藩迁任建武将军、江夏内史。七年(430)被征调为游击将军。到彦之北伐,南兖州刺史、长沙王刘义欣进据彭城,胡藩出外戍守广陵,代管州府事务。又转任太子左卫帅。十年(433),胡藩逝世,享年六十二岁,被谥为壮侯。他的儿子胡隆世继承他的职位。隆世去世,儿子胡乾秀继承。胡藩非正妻生的儿子有六十人,多数不遵守法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