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宋书

垣护之传

2014-08-17 11:53:43
  垣护之字彦宗,略阳桓道人。祖父垣敞,在苻坚的先秦作官,当长乐国郎中令。慕荣德进入青州,用垣敞为车骑长史。慕荣德的哥哥的儿子慕荣超继承慕荣德的伪帝位。垣护之的伯父垣遵、父亲垣苗再被委用,垣遵当尚书、垣苗当京兆太守。高祖围攻广固,垣遵、垣苗越城投降,高祖都把他们任为太尉行参军。太祖元嘉年中,垣遵当员外散骑常侍,垣苗为屯骑校尉。

  垣护之少时潇洒不俗、不拘小节,身材矮小,相貌丑陋,但气概过人,果敢能干。他随从高祖征讨司马休之,当世子中军府长史,兼行参军。永初年中,补任奉朝请。元嘉初年,当殿中将军,随同到彦之北伐,彦之将要退兵,护之写信劝谏说:“外面传说足下想回军返国,我有不同的看法。为什么呢?残余的敌人怕我们,望风而逃,八年来侵占我们的地盘,不经战斗便收复了。我们应该长驱漠北,穷追残余的胡虏。况且他们自动送死,不需我们远远地攻击。应该叫竺灵秀快速前进到滑台帮助朱修之固守,足下的大军前抵黄河以北,那虎牢、洛阳一带的敌人,自然退逃。当年有人连年作战,损兵折将,粮食缺乏,仍然放胆前行,不肯轻易退却。况且今年青州丰收,济河漕运流通,士兵吃得饱,战马养得好,威力没有受到损伤。如果丢弃滑台,白白地丧失已成功业,怎能符合朝廷给你的旨意呢?”到彦之没有采纳这个意见,败逃而归。太祖听说垣护之进谏之事,很是称赞。用垣护之补任为江夏王刘义恭的北行参军、北高平太守。因为偷运被禁止的物品,垣护之被逮捕入狱,不久被释放。又补任衡阳王刘义季征北长流参军,迁任宣威将军、钟离太守。

  垣护之随同王玄谟进入黄河,王玄谟进攻滑台,垣护之的一百多只军舰作先锋,进据石济戍垒。石济在滑台西南一百二十里处。到魏国援兵快到时,垣护之又派人带信给王玄谟,叫他马上进攻,说:“当年武帝进攻广固,死伤也很多。况且目前情势与当年不同,怎么能过多地考虑士兵的伤亡。我希望尽快攻下该城。”王玄谟没听从。玄谟败北,没时间报知垣护之。垣护之听说,魏兵已把王玄谟的水兵大船全部用铁链连住,布成三道,截断黄河,想堵住垣护之的退路。此时,黄河水流很急,垣护之从河流中飞速东下,每遇铁链,便用长柄巨斧砍断,敌人挡不住。垣护之只丢下一只小船,其余战船都完好无损。他留下戍守靡沟城。

  回来后,当江夏王刘义恭骠骑户曹参军,戍守淮阴。加号建武将军,兼领洛北太守。他率二千人再随张永进攻石高石敖。先占据委粟津。敌人杜道鯭和尚书伏连来援助,垣护之拒击敌人,敌人于是退兵向东。萧思话派垣护之到梁山迎接大军,敌人尚书韩元兴率领精兵突然袭来,垣护之凭借险要的地势抵抗,杀敌都军长史,兵士几千人,敌人才退。萧思话准备退回,骗垣护之说:“沈庆之救兵将至,应该马上在济口建桥。”垣护之知道萧思话的真意,马上分派百姓建桥。萧思话再派他渡过黄河戍守乞活堡,防守魏人追兵。

  元嘉三十年(453)春天,太祖被杀,垣护之回兵屯驻历下。听说世祖入京讨伐元凶刘邵。垣护之带领部下连忙回援,世祖很赞赏。用他当冀州、青州的济南、乐安、太原三郡诸军事、宁远将军、冀州刺史。

  孝建元年(454),南郡王刘义宣造反。兖州刺史徐遗宝是垣护之的舅兄,远远地相互连结,写信给垣护之,劝他拥戴刘义宣。垣护之派人把这事告诉世祖。遗宝当时戍守湖陆,垣护之留下儿子垣恭祖戍守历城,亲自率步兵和骑兵袭击徐遗宝,路过邹山,袭败徐遗宝的分支戍城部队。到湖陆约六十里处,徐遗宝烧城西逃。

  兖州平定,垣护之被调为游击将军,随同沈庆之等进击鲁爽,加号辅国将军。刘义宣率大兵抵达梁山,和王玄谟相僵持。柳元景率领垣护之及其弟弟垣询之、柳叔仁、郑琨等部队出镇新亭。王玄谟看见敌人很强盛,派司马管法济求援,非常急迫。世祖派柳元景等人进据南州,垣护之的水兵先行。敌人派将领庞法起率兵袭击姑孰,恰遇垣护之、郑琨等人来了。垣护之等奋勇攻击,大败敌兵,杀死很多敌人,其余都跳水被淹死。王玄谟又派人告诉柳元景说:“西城守不住,只剩下东城。敌众我寡,非常悬殊。我请求退还姑孰,再谈进攻。”柳元景不答应,带领所有的兵马前来赴救。垣护之劝元景分兵援助,元景同意他的计策。于是把精兵配给垣护之,抵达梁山。到战斗爆发,垣护之看到敌人船舰连接,对王玄谟说:“现在应该以火焚烧敌人船舰。”便马上派队长张谈等烧燃敌人船只。风很大,火很急,敌人因此逃散。梁山平定,垣护之率兵追时,恰会朱修之已平定江陵,到寻阳便返回了。垣护之迁任督徐、兖二州和豫州的梁郡诸军事、宁朔将军、徐州刺史,封爵益阳县侯,食邑一千户。

  他的弟弟垣询之,骁勇有力气。刘邵一向听说这个名声,叫垣询之作辅国将军张柬的副将。当时张超最先向文帝开刀,也带兵属于张柬管辖。垣询之想杀张超,担心张柬不同意。其实张柬内心也有这个打算,但又不知垣询之的真心,互相暗中观察。恰会张超来议事情。张柬颜色有变,垣询之觉察到了,便共同商议对策,派人召来张超。张超怀疑,不来,改住其他地方。垣询之不知张超已迁移别处,直接到张超的住处杀他。结果只在张超的床上杀了他的仆人,于是只好和张柬南逃。张柬落入秦淮河淹毙。垣询之保住性命。当时世祖已登位称帝,用垣询之当积弩将军。梁山之战,垣询之奋战不顾,被飞箭射中,死了,被追认为冀州刺史。

  二年(455),垣护之因为仗着有功而报私仇,被免去官职。后又再当游击将军。不久,迁任大司马、辅国将军,领南东海太守。还未赴任,再当督青、冀二州诸军事、宁远将军、青冀二州刺史,镇守历城。第二年(456),加号宁朔将军,督徐州的东莞和东安二郡诸军事。世祖认为历下是要害之地,想迁移青州治所共同镇守历城,朝廷建议不一。垣护之说:“青州北有黄河济水,又有很多草陂沼泽,不是敌人想进攻的地方。他们每次来侵略,必经历城。两州同时镇守于此,这是长远的计策。北边又邻近黄河,归顺投诚的人比较容易。近则消除人民的祸患,远则扬国家的威风,这是安定边防的妙计。”于是这个决定才被确定下来。

  大明三年(459),垣护之被调任右卫将军。还京路上听说司空竟陵王刘诞反叛,垣护之马上率部下接受车骑大将军沈庆之指挥。刘诞被消灭后,垣护之转任西阳王刘子尚抚军司马、临淮太守。第二年出外当使持节、督豫司二州诸军事、辅国将军、豫州刺史、淮南太守。再隶属沈庆之讨伐西阳蛮。护之所到任地,喜欢搜刮民财,钱物充满。七年(463),因此被投到监狱,免去官职。第二年(464),再起任为太中大夫,还未到任,当年去世,享年七十岁,被谥为壮侯。前废帝永光元年(465),被追认为冠军将军、豫州刺史。

  他的儿子垣承祖继承爵位,承祖去世,儿子垣显宗继位。齐国建立,封爵被取消。护之的次子恭祖,勇毅果敢,有父亲的遗风。太宗泰始初年,因战功当上了梁、南秦二州刺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