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宋书

王华传

2014-08-17 11:53:20
  王华字子陵,琅王牙临沂人,太保王弘叔祖的弟弟。祖父王荟,卫将军、会稽内史。父亲王貵,太子中庶子、司徒左长史。家住吴中,晋隆安初年,王恭起兵讨伐王国宝,当时王貵正服母丧在家,王恭下檄文命令他也起兵,他聚集民众响应,让自己的女儿任贞烈将军。国宝死后,王恭让王貵罢兵。貵起兵时杀了很多人,到此时已不能停下来,于是就以讨伐王恭的名义再次举兵。王恭派遣刘牢之攻打王貵,貵兵败逃亡,不知所终。长子王泰被杀死。王华当时十三岁,在军中与父亲走失,跟着和尚释昙永逃命。当时刘牢之搜索王华非常急迫,昙永让王华提着衣服跟在他后面,追查的士兵对他有些怀疑。王华走得慢,昙永责骂他:“奴才懒惰,还跟不上我!”用手杖打了王华几十下,众士兵不再怀疑,王华因此免除杀身之祸。

  遇大赦王华回到吴中。王华年少时就有志向,因为父亲生死不明,王华过着普通的平民生活,布衣疏食,不与外人交往,这样过了十几年,被当时人所赞美。高祖想要启用他,给王貵举行葬礼,让王华戴孝服丧。

  丧礼完毕后,高祖北伐长安,领镇西将军北徐州刺史,他征召王华为州主簿、又转为镇西主簿,治中从事史,各职任上都有好的名声。太祖镇守江陵,任王华为西中郎主簿,调任咨议参军,领禄事。太祖进号镇西将军,王华也随之调去。太祖没有亲自处理政事,所有行政事务都委派给司马张邵处理。王华性情尚物,不愿意别人比自己强,张邵性情豪纵,每次出行总用许多车辆,王华出行则用一辆牵车,随从不过两三人。两人曾在城中相遇,王华假装不知是张邵,对身边人说:“这声势非常浩大,肯定是皇帝出行。”他下了车,站立路旁,张邵过来非常震惊。张邵穿白衣服登城,被王华纠问,因此掉职,王华代任司马、南郡太守,管理府州的事务。

  太祖入朝继任帝位,因为少帝被害,疑虑而不敢下决断。王华建议说:“羡之等人被寄以重任,不容许他们轻易地叛逆。废主活着,他们就担心将来遭到灾祸,这样才导致少帝被害。人大多贪恋生命,怎敢一下子就抱有叛逆的念头。况且他们三个势力相当,互不相让,不过是想掌握大权巩固自己的地位,以此让少主重用依靠他们罢了。现在下诏行事,根本不用担心。”太祖听从了他的话,留王华全权处理宫内事务。太祖登基,任王华为侍中、领骁骑将军,没有接受,转任右卫将军,侍中之职不变。

  先前,会稽孔甯子任太祖的镇西咨议参军,因文章好被赏识。这时任黄门侍郎,领步兵校尉。

  甯子和王华都有富贵的愿望,自从羡之等人掌权后,羡之日夜在太祖面前陷害诽谤他们二人。甯子曾回到东部地区,到了金昌亭,手下人想在那里靠船,他命令离开并说:“这是杀君的亭子,不能停靠。”王华每次闲居在家,总是朗诵王粲《登楼赋》中“冀王道之一平,假高衢而骋力。”他外出碰到羡之等人,每次总是咬牙切齿,怒目相向,叹息着说:“应该能见到太平之时吗?”元嘉二年(425),甯子病逝。元嘉三年(426),诛杀羡之等人,王华升任护军,侍中不变。

  南朝宋只有王华和南阳刘湛不矫饰谦让,得到官职就接受,觉得是平常之事。王华的性情和行事与别人不同,从不参加宴饮聚会,终身不喝酒,有宴会都不去。到了王弘辅佐朝政,王弘的弟弟昙首被太祖任用,和王华职位相当。王华曾说自己力量使不完,常叹息说:“宰相一下子有好几个,天下怎能治理好。”元嘉四年(427),王华逝世,时年四十三岁。朝廷追赠他为散骑常侍、卫将军。元嘉九年(432),皇帝考虑王华诛灭羡之的功劳,追封他为新建县侯,食邑一千户,谥号为宣侯。世祖即位,将王华的灵位移入太祖的宗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