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宋书

彭城王刘义康传

2014-08-17 11:53:04
  彭城王刘义康,十二岁时宋朝任命他督豫、司、雍、并四州诸军事、冠军将军、豫州刺史。当时高祖从寿阳被召回京城辅佐皇帝,留下义康替自己镇守寿阳。又任司州刺史,进督徐州的钟离、荆州的义阳诸军事。永初元年(420),被封为彭城王,食邑三千户,进号右将军。永初二年(421)调监南豫、豫、司、雍、并五州诸军事,南豫州刺史,将军不变。太祖即皇帝位,给他增加食邑二千户,进号骠骑将军,加散骑常侍,给一部鼓吹乐班。不久加开府仪同三司。元嘉三年(426),改授都督荆、湘、雍、梁、益、宁、南北秦八州诸军事、荆州刺史,给他班剑三十人,持节。常侍、将军不变。义康小时就聪慧明察,等到担任官职时,政务处理得很好。

  元嘉六年(429)司徒王弘上表认为义康应该入京辅佐皇帝,所以朝廷征召他为侍中,都督扬、南徐、兖三州诸军事,司徒、录尚书、领平北将军、南徐州刺史,持节不变。义康和王弘两府皆设置佐领兵,二人共同辅佐朝政。王弘多病,并且凡事谦让皆推给义康,从此内外众务,全归义康一人处理。太子詹事刘湛任长史,当时他们关系密切,这时义康尤其重视刘湛,凡人物雅俗,举动事宜都向刘湛征求意见。所以义康在职前后,都有好的政绩,为远近百姓所称道。元嘉九年(432),王弘去世,义康又接任扬州刺史。这年太妃死,他解除侍中之职,辞去班剑。元嘉十二年(435),又领太子太傅,加侍中、班剑。

  义康生性喜欢做官,专心于公文案例,评判是非,无不精确详尽。义康总揽朝中大权后,事情由自己决断,生杀大事,由钅录命决断,他的所有奏折,皇帝都不予否决,方伯以下,全都让义康授用,从此朝野都以义康为中心,其权势威慑天下。义康也自强不息,从不懈怠疲倦。府第门前每天早上常有几百辆车子,即使是地位卑下或官职较小的人,也能被他接见。义康聪明过人,凡事一听就能记住,常有些偶尔碰到的事,能终生不忘,大庭广众之下,他常说起往事来表明他的聪明,人们更以此推崇佩服他。他对官职爵位特别吝惜,从未将官职私下赏赐于人。所有朝士中有才能的,他都召入自己府中,也不考虑会不会违背皇帝旨意,就让他们担任官职。因而手下非常乐意为他效力,不敢瞒骗他。太祖有虚损的疾病,成年卧床,每当心中想事情时就觉得心中痛裂,像被绳子勒紧一样。义康入宫侍奉太祖医药,尽心尽力,凡是汤药和饮食,不是亲口尝过不给太祖吃,有时甚至接连几个晚上不睡,数天不脱衣裳,朝廷内外一切事务,皆由他全权处理。元嘉十六年(439),进位大将军,领司徒,辟召掾属。

  义康一向不重学问,不顾客套礼节,兄弟至亲之间,没有一点君臣的样子,随心适意,毫无猜疑防备。私下设置僮仆六千多人。四方进贡物品,都将最好的送给义康,而以次等的进贡给皇上。曾有一年冬天,皇上吃柑桔,感叹桔子的形状味道不好,义康正在场说:“今年的柑桔特别好啊。”他派人到东府取来柑桔,竟比皇帝的大三寸。尚书仆射殷景仁为太祖宠爱,他和太子詹事刘湛关系一向很好,但后来却闹僵了。刘湛常常想借宰相的权力来整垮殷景仁,景仁被太祖保护,义康屡次进言皆不被皇上采纳,刘湛更加愤怒。南阳人刘斌,是刘湛的宗族,有才干,受到义康赏识,从司徒右长史被提拔为左长史。从事中郎琅王牙王履、主簿沛郡人刘敬文、祭酒鲁郡人孔胤秀,都在宫内,看到太祖病重,都认为该立长子为太子。皇上曾病危,让义康起草顾命诏书。义康回到府第,流着泪将这事告诉刘湛以及殷景仁,刘湛说:“天下艰难,哪里是幼主能控制得了的?”义康和景仁都未回答。而胤秀等则向尚书仪曹索取晋代咸康没有立康帝为太子的旧事,义康却不知道这事。等到太祖病好了后略微知道了一些情况。刘斌等人因被义康宠幸,再加朝中大权尽在宰相手里,就常想控制朝政,使皇帝继位问题按他们的意志去解决。因此,他们在朝中结为朋党,伺察省禁,如有尽忠报国而与他们不一条心的人,必定构造事端,加以治罪罢黜。他们还常常搜集殷景仁的把柄,有时甚至无中生有地向刘湛密告殷景仁。从此主相之间势不两立,朝廷内外的祸患就来临了。

  义康想让刘斌做丹阳尹,告诉太祖刘斌家里贫苦。皇上看出了他的用意,义康话还没说完,皇上就说:“让他做吴郡尹。”后来会稽太守羊玄保请求从任上回京城,义康又想让刘斌接替他。禀告太祖说:“羊玄保想回来,不知应让谁做会稽尹?”皇上这时还未拟定出合适人选,义康匆忙说:“我已用了王鸿。”从元嘉十六年(439)秋起皇上不再到东府去。皇上觉得朝中冲突肯定将导致大祸患,元嘉十七年(440)十月,逮捕了刘湛交给狱官,刘湛被杀。又杀了刘斌以及大将军、录事参军刘敬文,曹参军孔邵秀,中兵参军邢怀明,主簿孔胤秀、丹阳丞孔文秀,司空从事中郎司马亮、乌程县令盛昙泰等人。将尚书库部郎何默子,余姚令韩景之,永兴令颜遥之,刘湛弟弟黄门侍郎刘素、刘斌弟弟给事中刘温流放到广州,将在家里的王履废除官籍。胤秀一开始任书记,后逐渐参预密谋,文秀、邵秀都是他的哥哥,司马亮及孔氏兄弟都是由胤秀推荐的。怀明、昙泰被义康重用。默子、景之、遥之,都是刘湛的同党。

  那天,皇上令义康入宫,留住在中书省,晚上分别抓获刘湛等人,晋州刺史杜骥带领军队驻扎宫内,以应付不测。皇上派人宣读圣旨,将刘湛等人获罪之事告诉义康,义康上表请求退位。皇帝改任他为都督江州诸军事、江州刺史、持节、侍中、将军不变,因此出朝镇守豫章。离开京城前十余天,桂阳侯义融、新喻侯义宗、秘书监徐湛之皆来安慰探望义康。义康到皇帝那儿辞别后就上了船。皇帝看着他只是大声哭泣,没有说一句话,又派和尚慧琳看望义康。义康问慧琳:“弟子能不能回来?”慧琳说:“我为你不读几百卷书感到遗憾失望。”征虏司马萧斌,过去被义康宠幸、刘斌等人不满他受宠,就说他们坏话,义康就让萧斌任咨议参军,领豫章太守,无论大小事件,都交给他办理。司徒主簿谢综,一向被义康宠幸,义康让他任记室参军,谢所喜欢的人,都任由他们一起到豫章。义康辞去州刺史,被朝廷批准,皇帝又增加他督广、交二州的始兴的诸军事。给他的待遇非常优厚,对他十分信任,赏赐不断。朝中的大事,都通报给他。义康没出事的时候,东府大厅前的一口井的水突然涌出,野鸡江鸥都飞到所住的房子前面。

  龙骧参军巴东扶令育到京城上书给太祖,要求召回义康。太祖看了后就将扶令育抓进建康监狱,赐死。

  会稽长公主,在太祖兄弟姐妹中排行最长,是太祖最为尊敬亲密的人。义康到南方后,好长一段时间,太祖一次曾参加公主的宴会,心情十分欢快,公主起身对着太祖两次拜伏叩头,悲痛不已。太祖不知她的用意,亲自将她扶起。公主说:“车子年老了,你肯定容不下他,现在我特意请求您饶他一命。”说着大哭不止。皇上也流着眼泪,抬手指着蒋山说:“千万不要担心这个。我如果违背今天的誓言,就是辜负了高祖。”太祖马上将自己喝的酒封起来赐给义康,并且写信给他说:“会稽的姐姐饮宴时,想起弟弟,剩余的酒现在封起来送给你。”车子是义康的小名。

  元嘉二十二年(445),太子詹事范晔等人谋反,事情牵涉到义康,有关事件在《范晔传》之中。太祖下诏破例赦免义康的死罪。从此废义康及他的儿子泉陵侯允,女儿始宁、丰城、益阳、兴平四县县主为庶人,流放安成郡。让宁朔将军沈邵任安成公相,率兵看守义康等人。义康在安成读书,看到淮南厉王长的事情,抛开书叹息说:“前代已经有这样的事,我如今获罪是应该的。”

  元嘉二十四年(447),豫章胡诞世、前吴平县令袁恽等人谋反,杀了豫章太守桓隆、南昌县令诸葛智之,聚众占领城池,想再次拥戴义康为皇帝。太尉录尚书江夏王义恭等人上奏章给太祖,认为应将义康流放到广州去,以便杜绝隐患。太祖同意了,仍以安成公相沈邵到广州去监视义康。还没有出发,恰好沈邵病逝,索虏入侵到了瓜步,天下纷扰动乱。太宗当时镇守彭城,屡次上书陈述该除去义康,太子以及尚书左仆射何尚之都认为该如此。元嘉二十八年(451)正月,太祖派中书舍人严龙带毒药赐义康死。义康不肯服毒药,说:“佛教里自杀的人来世不能再转为人身,随你采取其他办法吧。”于是义康被用被子捂死,时年四十三岁,朝廷以王侯的礼节将他安葬在安成。

  义康有六个儿子:允、肱、王旬、昭、方、昙辩。允开始被封为泉陵县侯,食邑七百户。昭、方都早亡。允等人留在安成,元凶得逞后,派人将他们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