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宋书

王玄谟传

2014-08-17 11:52:48
  王玄谟字彦德,太平郡祁县人。六世祖王宏,官至河东太守,封爵绵竹侯,因为堂叔司徒王允遇乱,辞官回家在新兴居住。后又继续当新兴雁门两郡太守,这是王玄谟自己说的。祖父王牢,在慕容氏那里做上谷太守。后被慕容德攻陷俘虏,住在青州,父亲王彦,早逝。

  玄谟小时候便与众不同,族父王蕤颇会相人之术,常常微笑着对人说:“这孩子气概不凡,有我们家祖中的太尉王允的风格。”宋武帝巡察徐州。选他为从事史,和他谈话时觉得他气概不凡。少帝末年,谢晦当荆州刺史,请求他当南蛮行参军,武宁太守。谢晦造反失败,因为他不是主帅而被原谅,元嘉年中,补任长沙王刘义欣镇军中兵参军兼任汝阳太守。

  当时魏人攻陷滑台,俘虏朱修之而去,王玄谟上了一道奏章说:“国家的土地刚开拓,马上便沦陷了,不仅有天时的原因,更是人力之故,虎牢、滑台的失守,不仅仅是将军的无能,更是因为国家根基不牢。国家根基不牢,则是因百姓害怕远方的征役。臣下请求从西阳的鲁阳、襄阳的南乡征调武器和士兵,分为两路,直接攻崤山,渑池,军队没有远距离运输的担心。将士们有经常休息的快乐。如果让我国东方部队来攻取虎牢和洛阳,道路遥远,攻克就更难了。”王玄谟多次呈进北伐的计策。文帝对殷景仁说:“听到王玄谟上来的奏策,让人有封狼居胥的气概。”以后他当义安侯刘义宾辅国司马,彭城太守。义宾死后,王玄谟上疏说由于彭城正当水路陆路的中心,请求让皇帝的儿子镇抚徐州,于是文帝让武帝刘骏来此镇守。

  到了大举北伐的时候,朝廷让王玄谟做宁朔将军,率前锋进入黄河,接受辅国将军萧斌的指挥,王玄谟率兵攻向石高石敖,敌人戍守的将领逃走。于是进围滑台,好几十天还没攻下,魏国皇帝拓跋焘正率领大军号称百万向南进攻。军鼓的声音,震动天地。王玄谟率领的军队也很严肃整齐,武器精锐,但王玄谟刚愎自用经常杀人立威。刚开始包围石高石敖时城内有很多茅屋,将领们请求用火矩绑在箭上射进去烧毁它们。王玄谟怕减少我们战利品的数量,没有听从。而城中的人马上便把这些茅屋撤掉。魏国诸将的救兵将到的时候,将领们请求用兵车筑成堡垒自保,王玄谟又不听从,将士们很有怨言。他捞取各种钱财一匹布要求调换人家八百只梨子,因为这些大失人心。到拓跋焘的军队来时,于是迅速退兵,他手下的士兵逃亡死亡光了。萧斌要杀掉他,沈庆之说:“拓跋焘威震天下,率百万大军南来,王玄谟怎么能抵挡,杀掉自己的将领削弱自己,不是好计策!”萧斌才没有杀。当初王玄谟刚要被杀,梦到人家告诉他:“朗颂观音经一千遍便可以免除这个灾难。”醒了,朗颂它正好一千遍,明日他将被处决,仍然朗颂不停。突然有人传呼停止行刑。他被派代替别人戍守石高石敖。江夏王义恭,当征讨都督,认为石高石敖不能防守,召他回来,他被魏军追击,王玄谟大败敌军,飞箭射中他的肩膀。元嘉八年(431)正月回到历城,刘义恭给王玄谟写的信说:“我听说你反败为胜,肩膀上的金疮,未必不是金印的前兆!”

  刘邵杀文帝时,王玄谟当冀州刺史。孝武帝讨伐刘邵。王玄谟派洛南太守垣护之率兵参加讨伐行动大事平定,调他当徐州刺史,加都督号,在南郡王刘义宣和江州刺史臧质造反时,朝廷暂任王玄谟辅国将军,拜官豫州刺史和柳元景共同向南讨伐。他的军队驻守梁山。夹着大江修成弯月形的堡垒。

  不久又当豫州刺史,淮河流域的亡命之徒,司马黑石推举夏侯方进当皇帝,改他的姓为李弘,用此蛊惑众人。王玄谟攻打并消灭他们,升官宁蛮校尉,雍州刺史加上都督,雍州的人多是北方迁来的侨居者,王玄谟请求以当地的地界为线划这些人为当地人。当时的百姓不愿属于当地籍贯,此事作罢,当年,王玄谟又叫九品以上的官员上交租税,缩小穷富之间的距离。雍州境内的官员无不怨恨,民间谣传王玄谟想造反,当时柳元景正掌权,元景的弟弟僧景做新城太守,柳僧景借助元景的声望,下令南阳、顺阳、上潘新城各郡同时调集军队讨伐王玄谟。王玄谟叫他手下的人安静不动,以解除众人的怀疑,又派人迅速向孝武帝报讯。陈述事情的来龙去脉,孝武帝知道真情,迅速派主书吴喜公安慰他,又写信谈梁山的问题,“开始时我并不在乎,君臣之间正应相互保护,你姑且开心一笑,让你眉头开朗”。王玄谟性格严肃,从未轻笑,当时的人说王玄谟眉眼从来没有舒畅过。所以孝武帝用这来戏答,以后他又当金紫光禄大夫。兼任太常官职,创建明堂时,又以本官兼起部尚书。再领北方人的选拔工作。

  孝武帝亲近和侮辱群臣,根据各人的相貌安排每人的外号,须多的人称他为羊,颜师伯缺几颗牙齿,称他为齿彦。刘秀之吝啬,称为老悭。黄门侍郎宗灵秀身体肥胖,朝拜起立不方便,每到君臣集会时,总是赐给他很多物品。想叫他谢恩。拜跪时翻倒在地,作为笑话。又刻画木头做宗灵秀父亲光禄勋宗叔献像,送到他家厅堂正中树立起来,柳元景垣护之都是北方人。而只王玄谟被称为老伧。孝武帝的称谓在下给各地的文告都照样,有次孝武帝替王玄谟作了一首四时诗说:“堇荼花供应春季的饮食,细粟的浆当做夏天的餐食,瓞瓜酱当做秋天的菜羹,白醋解除冬天的寒凉。”孝武帝又宠爱一个山昆山仑奴隶,名叫白主,常常安排在左右,叫他拿拐杖打众大臣,从柳元景以下都遭到毒打。

  王玄谟,不久升官平北将军,徐州刺史加上都督号。当时北方正在发生饥荒。于是他散发自家的谷物十万斗,牛一千头用来拯救饥民。又兼官领军将军。

  孝武帝逝世,他和柳元景都接受临终托付。外面的军事事务委托王玄谟。当时朝廷权力出自好几个人。王玄谟因为严肃刚正不被容纳。转官青州、冀州二州刺史,加都督号,前废帝已屠杀了颜师伯、柳元景等。犯乱一天比一天狠,又用领军将军的职号征调王玄谟。他的儿子侄儿都劝他称自己有病,王玄谟说:“我蒙受先帝的大恩,怎么能怕灾难。”于是即日起程。到后多次上书进谏劝说。又当面流泪请求缓和刑罚不要屠杀,来安定天下人民,前废帝大怒。

  明帝即位,对他待遇很好,当时四方反叛,朝廷让王玄谟做大元帅率领水军向南讨伐,因为脚有病,允许他乘车出入。不久被调为车骑将军,江州刺史,在赭圻做建安王的副将。并赐给他诸葛亮的紧袖铠甲。不久,做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兼护军将军。再任南豫州刺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