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国学网 > 白话宋书

庐江王刘..传

2014-08-17 11:52:43
  庐江王刘祎字休秀,是宋文帝的第八个儿子。

  元嘉二十二年(445),刘祎十岁,被封为东海王,享受二千户的租税待遇。元嘉二十六年(449)他被用为侍中,冠军将军。兼管石头戍的事务。后升官冠军将军,南彭城下邳二郡太守,散骑常侍,管石头戍的事务照旧。接着外出当会稽太守,冠军将军的职务照旧。元嘉二十九年(452),升官使持节、都督广交二州、荆州的始兴临贺始安三郡诸军事、车骑将军、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刘邵杀文帝自封皇帝时,刘 祎被增加位号,为安南将军,还未上任,孝武帝便当了皇帝。刘祎再被用为会稽太守,加号抚军将军。第二年,刘祎被调为秘书监,加官散骑常侍,不久出外当抚军将军、江州刺史,增进位号平南将军,可以自己设置手下官吏,大明二年(458),被调为散骑常侍、中书令,兼任骁骑将军。被赐给鼓吹二套,常侍的职务照旧。又外出当南豫州刺史,常侍、将军照旧,又在自己的爵位的基础上兼开府仪同三司,兼任国子学祭酒,常侍照旧,大明五年(461),孝武下了一道诏书说:“当年韩氏、卫氏都是异性,但是可做大周王朝的贤明辅佐,实行三级爵位的封赏是以往晋代的好榜样。当今朝廷立法之际,更应该学习这一经验。我承受天命,统管四海,希望用前代的经验广泛地封建亲戚,永远留给后代,成为一种模式,在宪法上写清楚。弟弟们的土地封赏,应同时增加一千户。”大明七年(463)刘 祎升官司空,常侍、祭酒照旧,前废帝即位时,晋官太尉,加官侍中,中书监,被赏赐班剑二十人,再改封庐江王。

  在文帝的儿子们中,刘 祎尤其平庸而低劣,他的兄弟们都常讥笑他、鄙视他。南平王刘铄早死,刘铄的儿子刘敬渊结婚,刘祎前往庆贺,他要孝武帝借一些歌女助乐,孝武帝说:“婚礼是不需要音乐的,况且敬渊等父母早丧,那就更不应该。”此时,明帝给建安王的诏书说:“兄弟们既然不把西方公当回事,你便是亲王中最尊长的了。”当时刘 祎住在西州,所以被称为西方公。泰始五年(469),河东人柳欣慰谋反,想尊立刘祎当皇帝,因为刘祎和他交情很好。柳欣慰又结交征北咨议参军杜幼文、左军参军宋祖珍、前都县令王隆伯等人。刘 祎叫亲信徐虎儿赠给杜幼文一大块黄金,给宋祖珍,王隆伯两大只铜钵。杜幼文把这些事上告明帝,明帝于是下诏说:

  “当年周王朝正当隆盛之时,管叔蔡叔制造谣言,汉朝正当兴旺之际,七国愚蠢地反叛。这是古已有之的祸难。即使是圣贤在位,也免不了一些祸乱发生。太尉庐江王刘 祎以皇亲国戚身份很早便受到恩宠,小时他没有好品德,成人后又无好的声誉。对亲人刻薄,对行路之人则百般交好,和一些小人融洽,和正人君子疏远,我从拨乱反正、平定国家、应天受命以来,确实推崇亲情,对兄弟们很友好,所以增加他的封爵,让他当上大官。但刘 祎常常不满,并在这事上表现出来。你刘祎如果威望深重,应该当皇帝,我刚平定大乱,怎敢坐上皇帝玉座?自然推辞符节奉上玉玺,让皇位归于应该享有的人。况且我在皇位上、不敢专权,宗室中的事务,没有不向你请教的,没想到你欲壑难填,无故心生怨恨,积愤在心,终于犯下了谋夺皇位的罪行。

  前些年四方反叛,京畿之内布满军人,士大夫们忧心惶恐,仁人志士们非常愤怒,只有你一个人幸灾乐祸,以祸乱的爆发为喜事,白天便打猎游玩,夜晚则喝酒歌舞,暗中窥探,等待敌人的消息。司徒刘体仁等兄弟们,也跟你一样尊则兄弟,职则大臣,争相上前线,搏击敌人,各个担任一方统帅,披霜戴月,足踏荆棘之地,勤劳到极点,况且披坚执锐,时刻都可能被敌人伤害,安危不定,这些人都有忠诚的表现,但是你刘 祎未曾有一封声援的信,送半张纸的慰劳,坚决抛弃五个弟弟,亲身投降敌人,以为自己过去不是朝臣重官,没有参与朝政,希望敌人成功,以便捞个宰相当一当,到了朝廷胜利,群丑被消灭,九州同时欢庆,万国喜悦之时,而你呢?察着天道,面色和心意反而显得沮丧起来,竭力掩示自己的罪行,每每和旁门左道之士相结,经常诅咒祈祷,恭谨地奉侍邪恶的术士,常常披头散发,赤脚走动,向灾星磕头,以至把我的图像画出来,刻上我的名字,有时把刀箭插在我的图像上,或把图像扔进锅鼎之中,你在江州,得到一个汉江女子,听说能预言吉凶祸福,能够诅咒别人,你虔诚地供奉她,朝朝暮暮地参拜她,你那时衣装齐整,把那巫女当成神仙伺候,听她诅咒孝武帝及崇宪太后,祈祷皇帝的多灾多难,以便自己当皇帝。你的巫婆根据你的意思,说你一定会做皇帝,后来事情被揭露,巫女被处决,你把罪过推给别人,侥幸逃脱,得以免除惩罚,最近又有道士张宝,被你信任,事情揭露后,被处极刑,你却不知惭愧不知恐惧、仍然为他营救,之后又派左右心腹,为他经营丧事。你公然做坏事,不顾国法,又要挟宦官陈道明和亡命之徒勾结驿站中的小人传递讯息,把黄金宝玉赠送别人,作为信物。又派你府中的小官徐虎儿招呼边地将领,结好禁军,准备害死宰相进攻皇宫。

  你心肠凶恶,才能低劣,当年勉强到江州任职,因为没有成绩被调回,出任会稽太守,又因罪被贬官。没听说你能研究古代文化,你性情残暴而不近情理,你就连冬天夏天也搞不清楚,你的恩惠连家人都不曾领受,你被朝廷民间人士共同轻视,被所有的士大夫鄙薄,你怎么能胜任宰辅的重任,更不用说能管理人民了,这并不是今天如此,而是从来都这样。

  大明年间、一直到永光时期,你常常留在朝廷,未曾到外任职,为什么到今日,才出现矛盾。你从小到大,从不知什么叫悲痛。在拜谒高祖陵墓时,在祭祀灵神时,面上无半点悲戚之色,无半点眼泪,无一丝虔敬之心,对长辈晚辈兄弟嫉忌,当年在孝武帝的宴会上,你心怀鬼胎,那时义阳王本不被孝武喜欢,遭到你的谗言后,更被猜疑和厌恶。我当时处境艰难,没办法说清自己的无辜,幸好崇宪太后百般为我说情,稍稍被谅解,才免除灾祸。景和是个疯子皇帝,几乎可以说是流毒四海,开始时屠杀宰相,正肆意地发泄他的豺狼心性。他在建童宫召见我和兄弟们。逼迫我们喝酒,要我们喝醉,你乘着几分醉意,说了一些坏话,说我和休仁,和太宰相近,说我们来往必然趁空闲的时候,说我们相互送对方珍贵的礼品。我当时非常惶恐和害怕,五脏乱似翻江倒海,幸好当时你语无伦次,很块地结束。往年又曾在寻阳长公主家中,兄弟们共聚一处,你忽然在酒席上发怒,声色俱厉地指责我,说我的行为举止与众不同,如果你得志的话,定会对我进行惩罚。想起你的心愿,确实是想消灭我,幸喜老天保佑善人,我得以做皇帝,让恶人不能得势,使你的险恶的希望不能实现。

  大明时代以来的积累物资,因为国家的动荡和人民的贫困,加上景和奢侈和暴虐,库存几乎都耗尽了。我登位不久,体贴群臣爱护人民有目共睹,因为遭到一些反叛逆贼的捣乱,便朝廷每日都要耗费万两黄金,从公卿大臣到平民百姓,无不尽力贡献他们的财物给国家。才使公家的财物丰富起来。我即位开始时,你请求得到前太宰仓库的钱财,一共几百万,你对内不供养亲人,对外不帮助国家,把它们都散发赏赐给那些阿谀奉承的人,给每一个仆从很多好处。考察你的行为,体会你的心理,以至一些小人在其中煽风点火,于是你准备邪恶的打算,不轨的行为。这些已为老百姓所传说。如果你肩负宰相的重任,握有生杀大权,对人民有大德,功高四海,而不感到安全,那还情有可原。但是你既然不是这种栋梁之材,只不过是被人容允,守着大官,无人爱戴,充其量不过是安分过日子,但却制造罪恶,自己招致麻烦,也因为我的真诚不能感动你的凶狂,以至于此,想起这些不幸,我就感慨不已。

  凡是人们的行动,各有其特点,我一向崇尚仁义,博爱众人,从来如此,我还是能宽容仇敌饶恕有罪的人,凡遇事都是如此,怎么会轮到你反而不如此?不能容允呢!但是祸乱的萌芽容易生长,除去罪恶应该迅速,我肩负国家的重任,怎么能看着你胡作非为?况且野草滋生,不容易除去,一点火星,应该扑灭,煽风点火的人,应该立即铲除。已命令有关部门,对有罪者依法判刑,你身为皇室的尊长,我考虑到亲情和礼节,按照常法来处理,我心不忍。但仍应遵守国家法律,以惩罚不仁的行为,现在将淮南,宣城,历阳三郡集中建南豫州,降你的官当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豫州刺史,削去食邑一千户,侍中,王爵照旧。”

  刘 祎出外镇守宣城,明帝派心腹杨运长带兵防卫他。他的同党柳欣慰、徐虎儿、陈道明、宁敬之、阊丘邈之、樊平祖、孟敬祖同时被处决。第二年六月,明帝又叫有关人员上奏说:“刘 祎怨恨不已。口出恶言,请免去他的官职,削除爵位和土地,把他交付宛陵县监狱,根据法律追究到底。”不被明帝同意。于是,明帝派大鸿胪持节兼宗正的副手带上诏书斥责刘 祎,逼他自杀,当时他三十五岁,被葬在宣城。

  他的儿子刘玄明,官至辅国将军,南彭城东莞二郡太守。后被废,迁移到新安郡歙县安置,后废帝即位时,被允许回到京城,顺帝升明二年(478)死,时年二十八岁,没有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