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分类读国学网 >蒙学 > 幼学琼林 >

《幼学琼林》(卷一)解释

  《幼学琼林》卷一

  天文

  【原文】

  混沌初开,乾坤始奠。

  气之轻清上浮者为夭,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

  日月五星,谓之七政;天地与人,谓之三才。

  日为众阳之宗,月乃太阴之象。

  虹名螮蝀,乃天地之淫气;月里蟾蜍是月魄之精光。

  风欲起而石燕飞,天将雨而商羊舞。

  旋风名为羊角,闪电号曰雷鞭。

  青女乃霜之神,素娥即月之号。

  雷部至捷之鬼曰律令,雷部推车之女回阿香。

  云师系是丰隆,雪神乃是滕六。

  歘火、谢仙,俱掌雷火;飞廉、箕伯,悉是风神。

  列缺乃电之神,望舒是月之御。

  甘霖、甘澍,仅指时雨;玄穹、彼苍,悉称上天。

  雪花飞六出,先兆丰年;日上已三竿,乃云时晏。

  蜀犬吠日,比人所见甚稀;吴牛喘月,笑人畏惧过甚。

  望切者,若云霓之望;恩深者,如雨露之恩。

  参商二星,其出没不相见;牛女两宿,惟七夕一相逢。

  后羿妻,奔月宫而为嫦娥;傅说死,其精神托于箕尾。

  披星戴月,谓早夜之奔驰;沐雨栉风,谓风尘之劳苦。

  事非有意,譬如云出无心;恩可遍施,乃曰阳春有脚。

  馈物致敬,曰敢效献曝之忱;托人转移,曰全赖回天之力。

  感救死之恩,曰再造;诵再生之德,曰二天。

  势易尽者若冰山,事相悬者如天壤。

  晨星谓贤人廖落,雷同谓言语相符。

  心多过虑,何异杞人忧天;事不量力,不殊夸父追回。

  如夏日之可畏,是谓赵盾;如冬日之可爱,是谓赵衰。

  齐妇含冤,三年不雨;邹衍下狱,六月飞霜。

  父仇不共戴夭,子道须当爱日。

  盛世黎民,嬉游于光天化日之下;太平天子,上召夫景星庆云之祥。

  夏时大禹在位,上天雨金;春秋孝经既成,赤虹化玉。

  箕好风,毕好雨,比庶人愿欲不同;风从虎,云从龙,比君臣会合不偶。

  雨旸时若,系是休徵;天地交泰,称斯盛世。

  【注释】

  混沌初开,乾坤始奠。 混沌:天地未形成之前的元气状态。

  气之较清上浮者为夭,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 气:指元气。凝:结也。

  日月五星,谓之七政;天地与人,谓之三才。 五星:指金、木、水、火、土五星。三才:三种有能力的事物。古人认为,天能覆物,地能载物,而人是万物之灵。

  日为众阳之宗,月乃太阴之象。宗:宗主,主宰。象:仪象。

  虹名螮蝀,乃天地之淫气;月里蟾蜍,是月魄之精光。 螮蝀:音地东。蟾蜍:传说后羿请不死药于西王母,其妻嫦娥窃而食之,奔月宫,遂化为蟾蜍。

  风欲起而石燕飞,天将雨而商羊舞。 石燕:零陵山之石燕,遇风雨即飞,雨止复变为石头。商羊:鸟名,传说只有一只。

  旋风名为羊角,闪电号曰雷鞭。 羊角:《庄子》“有鸟名鹏,翼若垂天之云搏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雷鞭:《淮南子》“雷以电为鞭,电光照处,谓之裂缺”

  青女乃霜之神,素娥即月之号。素娥:即嫦娥。

  雷部至捷之鬼曰律令,雷部推车之女曰阿香。 律令:《搜神记》“律令,周穆王时人,善走,死为雷部之鬼”。阿香:雷部推车之鬼。

  云师系是丰隆,雪神乃是滕六。

  焱(右加欠)火、谢仙,俱掌雷火;飞廉、箕伯,悉是风神。焱(右加欠) :雷火之作,因风而起,故雷部之鬼称为焱火。飞廉:神禽,能致风,鹿身,头如雀,有角,蛇尾豹纹。箕伯:《文苑》载:“风伯名言道彰,一曰即箕星也”

  列缺乃电之神,望舒是月之御。 列缺:闪电之神。望舒:《淮南子》“月御曰望舒”

  甘霖、甘澍,俱指时雨;玄穹、彼苍,悉称上天。 时雨:应时之雨。《尔雅》“久旱而雨曰甘霖,久雨不止曰愁霖,时雨澍生万物曰甘澍。玄:黑。苍:青。

  雪花飞六出,先兆丰年;日上已三竿,乃云时晏。六出:指雪花六角形。时晏:时候不早了。

  蜀犬吠日,比人所见甚稀;吴牛喘月,笑人畏惧过甚。 蜀地高山雾大,见日时少,每至日出,则群犬疑而吠之。吴地的水牛极畏热,见到月亮疑是太阳,所以气急而喘。

  望切者,若云霓之望;思深者,如雨露之恩。 霓是彩红。云兴而雨至,霓见而雨止。所以久旱不雨时,人们渴望见到云彩,但担心霓的出现。雨露:古人认为夜气之露是上天降下的祥瑞。

  参商二星,其出没不相见;牛女两宿,惟七夕一相逢。 参商:传说他们是古代高辛氏的两个儿子,因争斗不已,被安排在两个不能相见的位置上。

  后羿妻,奔月官而为嫦娥;傅说死,其精神托于箕尾。 傅说:商朝的大臣。箕尾:两个星宿名。传说傅说死后精神寄托在箕尾两个星宿之间。

  披星戴月,谓早夜之奔驰;沐雨栉风,谓风尘之劳苦。 沐雨:雨水洗淋头。栉(音至)风:风梳其髻。风尘:路途。

  事非有意,譬如云出无心;恩可遍施,乃曰阳春有脚。 唐代宋璟爱护百姓,人们称其为有脚阳春,谓其走到哪里,就把春天带到哪里。

  馈物致敬,曰敢效献曝之忱;托人转移,曰全赖回天之力。 献曝:古代有个农民冬天晒太阳觉着十分舒服,就去献给国君请赏。喻礼物虽不好,但态度很诚恳。

  感救死之恩,曰再造;诵再生之德,曰二天。 二天:喻头上两个天作主。

  势易尽者若冰山,事相悬者如天壤。

  晨星谓贤人廖落,雷同谓言语相符。 雷同:雷发声,物无不同时应者。

  心多过虑,何异杞人忧天;事不量力,不殊夸父追日。 夸父追赶太阳,半途渴死。

  如夏日之可畏,是谓赵盾;如冬日之可爱,是谓赵衰。晋国大夫赵盾,是赵衰的儿子。有人评价他们父子说:赵衰象冬天的太阳那样可爱,赵盾象夏天的太阳那样可怕。

  齐妇含冤,三年不雨;邹衍下狱,六月飞雪。 齐地孝妇窦氏被诬谋杀婆婆,太守处死了她,东海因此三年大旱不雨。邹衍:战国时人,燕惠王听住谗言把邹衍抓进监狱,邹衍受冤枉而爷天大哭,天降大雪。

  父仇不共戴夭,子道须当爱日。 爱日:意为子女侍奉父母的时光有限,应该珍惜时光。

  盛世黎民,嬉游于光天化日之下;太平天子,上召夫景星庆云之样。 景星:一名德星,君王德政,景星就会出现。庆云:五彩祥云。

  夏时大禹在位,上天雨金;《春秋》《孝经》既成,赤虹化玉。 《史记》载:大禹治水成功后,天雨金三日,又雨稻三日三夜。孔子完成《孝经》后,赤虹从天而降化为黄玉,长三尺,上有刻文,孔子跪而受之。

  箕好风,毕好雨,比庶人愿欲不同;风从虎,云从龙,比君臣会合不偶。 箕,毕:二星宿名。古人认为它们一个与风对应,一个和雨对应,正象征人们的愿望各不相同。

  雨旸时若,系是休徵;天地交泰,称斯盛世。 雨旸时若:下雨和出太阳都顺应时令。旸:音阳,日出。若:顺从。休徵:美好的征兆。

 


 

  地舆

  【原文】

  黄帝画野,始分都邑;夏禹治水,初奠山川。

  宇宙之江山不改,古今之称谓各殊。

  北京原属幽燕,金台是其异号;南京原为建业,金陵又是别名。

  浙江是武林之区,原为越国;江西是豫章之地,又曰吴皋。

  福建省属闽中,湖广地名三楚。

  东鲁西鲁,即山东山西之分;东粤西粤,乃广东广西之域。

  河南在华夏之中,故曰中州;陕西即长安之地,原为秦境。

  四川为西蜀,云南为古滇。

  贵州省近蛮方,自古名为黔地。

  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此为天下之五岳;饶州之鄱阳,岳州之青草,润州之丹阳,鄂州之洞庭,苏州之太湖,此为天下之五湖。

  金城汤池,谓城池之巩固;砺山带河,乃封建之誓盟。

  帝都曰京师,故乡曰梓里。

  蓬莱弱水,惟飞仙可渡;方壶员峤,乃仙子所居。

  沧海桑田,谓世事之多变;河清海晏,兆天下之升平。

  水神曰冯夷,又曰阳侯,火神曰祝融,又曰回禄。

  海神曰海若,海眼日尾闾。

  望人包容,日海涵;谢人思泽,曰河润。

  无系累者,曰江湖散人;负豪气者,曰湖海之士。

  问舍求田,原无大志;掀天揭地,方是奇才。

  凭空起事,谓之平地风波;独立不移,谓之中流砥柱。

  黑子弹丸,漫言至小之邑;咽喉右臂,皆言要害之区。

  独立难持,曰一木焉能支大厦;英雄白恃,曰丸泥亦可封函关。

  事先败而后成,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事将成而终止,曰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以蠡测海,喻人之见小;精卫衔石,比人之徒劳。

  跋涉谓行路艰难,康庄谓道路平坦。

  硗地曰不毛之地,美田曰膏腴之田。

  得物无所用,曰如获石田;为学己大成,日诞登道岸。

  淄渑之滋味可辨,泾渭之清浊当分。

  泌水乐饥,隐居不仕;东山高卧,谢职求安。

  圣人出则黄河清,太守廉则越石见。

  美俗曰仁里,恶俗曰互乡。

  里名胜母,曾子不入;邑号朝歌,墨翟回车。

  击壤而歌,尧帝黎民之自得;让畔而耕,文王百姓之相推。

  费长房有缩地之方,秦始皇有鞭石之法。

  尧有九年之水患,汤有七年之旱灾。

  商鞅不仁而阡陌开,夏桀无道而伊洛竭。

  道不拾遗,由在上有善政;海不扬波,知中国有圣人。

  【注释】

  黄帝画野,始分都邑;夏禹治水,初奠山川。 相传黄帝最早将中国划分为若干区域。

  宇宙之江山不改,古今之称谓各殊。 宇:上下四方。宙:古往今来。

  北京原属幽燕,金台是其异号;南京原为建业,金陵又是别名。

  浙江是武林之区,原为越国;江西是豫章之地,又曰吴皋。福建省属闽中,湖广地名三楚。 三楚:即东楚,西楚,南楚,湖广地区别号三楚。

  东鲁西鲁,即山东山西之分;东粤西粤,乃广东广西之域。

  河南在华夏之中,放曰中州;陕西即长安之地,原为秦境。

  四川为西蜀,云南为古滇。 滇:音顛。

  贵州省近蛮方,自古名为黔地。

  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此为天下之五岳;

  饶州之鄱阳,岳州之青草,润州之丹阳,鄂州之洞庭,苏州之太湖,此为天下之五湖。 五湖:其中的鄱阳湖、洞庭湖,太湖现仍在。青草湖已与洞庭湖连在一起,丹阳湖逐渐淤塞。

  金城汤池,谓城池之巩固;砺山带河,乃封建之誓盟。 汉高祖封功臣,盟誓说“黄河如带,夫山如砺,国以永宁,爱及苗裔。

  帝都曰京师,故乡曰梓里。 古人房前屋后种植桑树或梓树,后来就用桑梓代表家乡。

  蓬莱弱水,惟飞仙可渡;方壶圆峤,乃仙子所居。 蓬莱,方壶,圆峤:传说中东海之仙山。

  沧海桑田,谓世事之多变;河清海晏,兆天下之升平。 河:指黄河。晏:安宁。

  水神曰冯夷,又曰阳侯,火神曰祝融,又曰回禄。海神曰海若,海眼曰尾闾。 冯夷:传说是轩辕之子,死后为水神。又天帝署其为河伯,故称阳侯。祝融:伏羲时有祝融氏,以火为纪,名赤帝。海眼:《十洲记》记载海中叫尾闾的地方,有一块石头圆四万里,海水全部从下面流走。

  望人包容,曰海涵;谢人思泽,曰河润。 河润:黄河水可以滋润周围广大的地区。

  无系累者,曰江湖散人;负豪气者,曰湖海之士。 唐代陆龟蒙常乘小船,载着书、茶、灶、笔、床、钓具,往来烟波之上,号曰“江湖散人”。湖海之士:汉代陈登,狂傲有豪气,被许汜称为“湖海之士”。

  问舍求田,原无大志;掀天揭地,方是奇才。 问安居之宅,求腴颊之四,故胸无大志。

  凭空起事,谓之平地风波;独立不移,谓之中流砥柱。 砥柱:黄河三门峡中的一座石山,立在黄河激流之中。

  黑子弹丸,漫言至小之邑;咽喉右臂,皆言要害之区。 黑子:黑痣。弹丸:弹弓用的泥丸。

  独立难持,曰一木焉能支大厦;英雄自恃,曰丸泥亦可封函关。

  事先败而后成,回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事将成而终止,曰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东隅:太阳升起的地方。桑榆:太阳落山后余光照在树上,因此用桑榆表示日落的地方。仞:古代七尺为一仞。九极言其高。篑:盛土的筐。

  以蠡测海,喻人之见小;精卫衔石,比人之徒劳。 蠡:用葫芦做的瓢。《东方塑传》有“以管窥天,以蠡测海”。精卫:《山海经》记载,炎帝之女溺死于东海,化为精卫鸟,常衔西山之木石欲填平东海。

  跋涉谓行路艰难,康庄谓道路平坦。 跋:登山。涉:过河。康庄:《尔雅》“五达谓之康,六达谓之庄”

  硗地曰不毛之地,美田曰膏腴之田。 硗:音悄,土地坚硬而瘠薄。膏腴:膏是油脂,腴是肥肉。

  得物无所用,曰如获石田;为学己大成,曰诞登道岸。 岸:指学业,真理的彼岸。

  淄渑之滋味可辨,泾渭之清浊当分。 淄渑:指淄水,渑水,都流经山东。传说齐国易牙善烹调,能够分辨出淄水和渑水的滋味。泾渭:指泾水,渭水,都流经陕西。泾水清澈,渭水混浊,合流三百余里,水之清沌不杂。

  泌水乐饥,隐居不仕;东山高卧,谢职求安。 泌水:涌出的泉水。《诗经》有“泌之洋洋,可以乐饥”。东晋谢安年轻时在会稽之东山筑屋居住,朝廷征召不至,人称其高卧东山。

  圣人出则黄河清,太守廉则越石见。 传说黄河五百年变清一次。越石见:传说福州城东有越王石,平常隐没在云雾里,太守中贪婪的都不能见到它,只有五代宋时晋安太守虞愿公正廉明,越王石才出现。

  美俗曰仁里,恶俗曰互乡。 仁里:有仁厚风俗的乡里。互乡:交相为恶之乡。

  里名胜母,曾子不入;邑号朝歌,墨翟回车。 曾子:曾参,古代孝子。曾参到了胜母里,认为里名不孝,就没有进去。墨翟:他来到朝歌城,认为名字不好,就驾车返回。

  击壤而歌,尧帝黎民之自得;让畔而耕,文王百姓之相推。 让畔而耕:传说文王治理的地区,风俗仁义,耕田的人互相推让田界。畔:田界。

  费长房有缩地之方,秦始皇有鞭石之法。 《神仙传》中说,费长房向壶公学习道术,壶公问他想学什么,费说,要把全世界都看遍,壶公就给他一根缩地鞭,想到哪里,就可用缩地鞭缩到眼前。《三齐略》中说,秦始皇欲渡东海观日出,有神鞭石作桥,石头行动不迅速,神人用鞭子抽得石头流血。

  尧有九年之水患,汤有七年之旱灾。

  商鞅不仁而阡陌开,夏桀无道而伊洛竭。 商鞅废井田,开阡陌,秦国因此强大起来。阡陌,田地之间的道路和地界。伊洛:指伊水和洛水。桀无道,上天使二水干枯以警告他。

  道不拾遗,由在上有善政;海不扬波,知中国有圣人。 周成王时,交趾国的使者称赞周国说:“天无烈风淫雨,海不扬波三年矣。意者中国其有圣人乎?”

 


 

  岁时

  【原文】

  爆竹一声除旧,桃符万户更新。

  履端,是初一元旦;人日,是初七灵辰。

  元日献君以椒花颂,为祝遐龄;元日饮人以屠苏酒,可除疠疫。

  新岁曰王春,去年曰客岁。

  火树银花合,谓元宵灯火之辉煌;星桥铁锁开,调元夕金吾之不禁。

  二月朔为中和节,三月三为上巳辰。

  冬至百六是清明,立春五戊为春社。

  寒食节是清明前一日,初伏日是夏至第三庚。

  四月乃是麦秋,端午却为蒲节。

  六月六日,节名天贶;五月五日,序号天中。

  端阳竞渡,吊屈原之溺水;重九登高,效桓景之避灾。

  五戊鸡豚宴社,处处饮治聋之酒;七夕牛女渡河,家家穿乞巧之针。

  中秋月朗,明皇亲游于月殿;九日风高,孟嘉帽落于龙山。

  秦人岁终祭神曰腊,放至今以十二月为腊;始皇当年御讳曰政,故至今读正月为征。

  东方之神曰太皡,乘震而司春,甲乙属本,木则旺于春,其色青,故春帝曰青帝。

  南方之神曰祝融,居高而司夏,丙丁属火,火则旺于夏,其色赤,故夏帝目赤帝。

  西方之神曰蓐收,当兑而司秋,庚辛属金,金则旺于秋,其色白,故秋帝曰白帝。

  北方之神曰玄冥,乘坎而司冬,壬癸属水,水则旺于冬,其色黑,放冬帝曰黑帝。

  中央戊己属土,其色发,故中央帝曰黄帝。

  夏至一阴生,是以天时渐短;冬至一阳生,是以日晷初长。

  冬至到而葭灰飞,立秋至而梧叶落。

  上弦谓月圆其半,系初八、九;下弦谓月缺其半,系廿二、三。

  月光都尽谓之晦,三十日之名;月光复苏谓之朔,初一日之号;月与日对谓之望,十五日之称。

  初一是死魄,初二旁死魄,初三哉生明,十六始生魄。

  翌日、诘朝,言皆明日;谷旦、吉旦,悉是良辰。

  片晌即谓片时,日曛乃云日暮。

  畴昔曩者,俱前日之谓;黎明昧爽,皆将曙之时。

  月有三浣:初旬十日为上浣,中旬十日为中浣,下旬十日为下浣;学足三馀:夜春日之馀,冬春岁之馀,雨者睛之馀。

  以术愚人,曰朝三暮四;为学求益,曰日就月将。

  焚膏继晷,日夜辛勤;俾昼作夜,晨昏颠倒。

  自愧无成,曰虚延岁月;与人共语,曰少叙寒暄。

  可憎者,人情冷暖;可厌者,世态炎凉。

  周末无寒年,因东周之懦弱;秦亡无燠岁,由嬴氏之凶残。

  泰阶星平曰泰平,时序调和曰玉烛。

  岁歉曰饥馑之岁,年丰曰大有之年。

  唐德宗之饥年,醉人为瑞;梁惠王之凶岁,野莩堪怜。

  丰年玉,荒年谷,言人品之可珍;薪如桂,食如玉,言薪米之腾贵。

  春祈秋报,农夫之常规;夜寐夙兴,吾人之勤事。

  韶华不再,吾辈须当惜阴;日月其除,志士正宜待旦。

  【注释】

  爆竹一声除旧,桃符万户更新。 桃符:画在桃木板上的门神,古人以桃木能驱邪,故新年风俗都换桃符。

  履端,是初一元旦;人日,是初七灵辰。 履端:开端。人日:传说天地初开时,第一日为鸡日,依次为狗日,猪日,羊日,牛日,马日,七日为人日,八日为谷日。其日晴,则主所生之物盛,其日阴,则有灾难。

  元日献君以椒花颂,为祝遐龄;元日饮人以屠苏酒,可除疠疫。晋朝人刘臻之妻陈错,在元旦向皇帝献《椒花赋》,祝皇帝万寿无疆。遐龄:高龄。屠苏酒:唐人孙思邈在除夕教人把药浸入井中,元旦那天取井水加入酒中,虽我了可以使人不生疫病,即屠苏酒。

  新岁曰王春,去年曰客岁。 春秋时,君王懦弱,孔子作《春秋》写道:“元年春,王正月”以示尊重君王。客岁,即旧岁

  火树银花合,谓元宵灯火之辉煌;星桥铁锁开,调元夕金吾之不禁。 金吾:汉代禁止夜行的官。古代通常在城中实行霄禁,这里星桥铁锁开,指元霄取消了夜禁。

  二月朔为中和节,三月三为上巳辰; 二月朔:二有初一。唐德宗时将这天定为中和节,人们在这天互相赠送瓜果百谷。上巳节:三月上旬的巳日,称上巳。后来定为三月三日。

  冬至百六是清明,立春五戊为春社。 戊是天干的第五位,五戊是立春后的第五个戊日。社:祭祀土地神的活动,春社始春天祭祀土地神。根据历法,立秋后五戊为秋社。

  寒食节是清明前一日,初伏日是夏至第三庚。 介子推帮助晋文公复国有功,但不愿做官,隐于山中,晋文公纵火烧山,想逼他出来,但介子推抱树不出而被烧死。晋文公命令百姓每年在这一天禁火,故名寒食。

  四月乃是麦秋,端午却为蒲节。 麦熟四月,故曰麦秋。蒲节:端五将菖蒲泡在酒中,饮之避瘟疫,

  六月六日,节名天贶;五月五日,序号天中。贶:音况。赏赐之意。宋哲宗元符四年六月初六,有人报告降下天书,故名天贶。

  端阳竞渡,吊屈原之溺水;重九登高,效桓景之避灾。 屈原投汨罗江而死,楚人造龙舟竞渡救他,后来传为风俗。重九登高:相传费长房对桓景说,九月九日,你家中有难,只有全家人插着茱萸登山饮菊花酒,才能避祸,桓景听从了他的话。晚上回家一看,家中的鸡犬牛羊都死了。以后重九登高成为风俗。

  五戊鸡豚宴社,处处饮治聋之酒;七夕牛女渡河,家家穿乞巧之针。 五戊:指春社和秋社。这天到处吃鸡吃肉喝酒,据说这天的酒喝了可以治耳聋。乞巧:七夕女孩子晚上在月亮底下穿针,求得一双灵巧的手。

  中秋月朗,明皇亲游于月殿;九日风高,孟嘉帽落于龙山。 中秋时,罗公远以杖为桥,引明皇到月宫一游,明皇觉得月宫的音乐很好听,就凭记忆谱写了一首《霓堂羽衣曲》。孟嘉:晋代人,桓温的参军,曾随桓温重九登高,帽子吹落却没有感觉到,桓温叫人不要告诉他,良久命人交还给他,并命孙盛作文嘲笑阵嘉,孟嘉也作文应答,言辞非常得体。

  秦人岁终祭神曰腊,故至今以十二月为腊;始皇当年御讳曰政,故至今读正月为征。

  东方之神曰太皞,乘震而司春,甲乙属本,木则旺于春,其色青,故春帝曰青帝。南方之神曰祝融,居 离而司夏,丙丁属火,火则旺于夏,其色赤,故夏帝曰赤帝。西方之神曰蓐收,当兑而司秋,庚辛属金,金则旺于秋,其色白,故秋帝曰白帝。北方之神曰玄冥,乘坎而司冬,壬癸属水,水则旺于冬,其色黑,故冬帝曰黑帝。中央戊己属土,其色黄,故中央帝曰黄帝。 皞:音浩。古人用阴阳五行来解释季节和方位,将金木水火土五行与东西南北中及春夏秋冬相配,又和八卦及天干对应,他们的对应关系是:中央:戊己,黄色,属土。

  春:东方,甲乙,青色,震位,属木

  夏:南方,丙丁,红色,离位,属火

  秋:西方,庚辛,白色,兑位,属金

  冬:北方,壬癸,黑色,坎位,属水

  夏至一阴生,是以天时渐短;冬至一阳生,是以日晷初长。 晷:日影。日晷:利用日影测量时间的的仪器。

  冬至到而葭灰飞,立秋至而梧叶落。 用芦苇灰测量冬至时刻,是古代一种测量方法。在用布缦密封的房间内,放好测量用的律管,在律管的两端堵上芦苇灰,等到冬至时刻,阳气就会生长,将灰吹得飞起来。梧叶落:传说有一种金井梧桐,立秋时至,则落一叶。

  上弦谓月圆其半,系初八、九;下弦谓月缺其半,系廿二、三。

  月光都尽谓之晦,三十日之名;月光复苏谓之朔,初一日之号;月与日对谓之望,十五日之称。 望:月满之日,日在东方升起,月在西方落下,遥遥相望,故称望日。

  初一是死魄,初二旁死魄,初三哉生明,十六始生魄。月之质为魄。

  翌日、诘朝,言皆明日;谷旦、吉旦,悉是良辰。 翌:明也;诘朝:平旦也。《左传》载:“诘朝相见”。谷:善。《诗经》载:“谷旦于差”

  片晌即谓片时,日曛乃云日暮。 曛:太阳落山的余光。

  畴昔、曩者,俱前日之谓;黎明、昧爽,皆将曙之时。 曙:天将晓也。

  月有三浣:初旬十日为上浣,中旬十日为中浣,下旬十日为下浣;学足三馀:夜者日之馀,冬者岁之馀,雨者睛之馀。 三浣:古代官员每十天发一次傣禄,休息一次,洗衣洗澡,称为一浣。三余:汉末董遇好学,对人说“学者当利用三余,夜者日之余,冬者岁之余,雨者晴之余”

  以术愚人,曰朝三暮四;为学求益,曰日就月将。

  焚膏继晷,日夜辛勤;俾昼作夜,晨昏颠倒。 膏:灯油。晷:日影。俾:音比,把。俾夜作昼:形容夜以继日地工作。俾昼作夜:形容不分昼夜地寻欢作乐。

  自愧无成,曰虚延岁月;与人共语,曰少叙寒暄。 暄:温暖。指叙说天气寒暖之类的话。

  可憎者,人情冷暖;可厌者,世态炎凉。

  周末无寒年,因东周之懦弱;秦亡无燠岁,由嬴氏之凶残。 寒年:寒冷的年份。燠岁:暖热的年份。皆不正常之年景。

  泰阶星平曰泰平,时序调和曰玉烛。 泰阶星:由六颗星组成,古时认为这些星分别代表天子、诸侯、卿大夫、和士庶人。泰阶星平正,天下就大治,称不泰平,后来写作太平;泰阶星斜则天下大乱。玉烛:古人认为烛龙之神主宰四季和白天黑夜,龙衔玉烛则时序调和。

  岁歉曰饥馑之岁,年丰曰大有之年。 古不熟为饥,菜不熟为馑。

  唐德宗之饥年,醉人为瑞;梁惠王之凶岁,野莩堪怜。 醉人为瑞:时闹饥荒,无人酿酒。如果偶尔有人喝醉,大家都认为是祥瑞之兆。莩:同殍,音漂,上声。饿死之人。另读作浮,一种草。

  丰年玉,荒年谷,言人品之可珍;薪如桂,食如玉,言薪米之腾贵。

  春祈秋报,农夫之常规;夜寐夙兴,吾人之勤事。 夙:早。

  韶华不再,吾辈须当惜阴;日月其除,志士正宜待旦。 除:去。

 


 

  朝廷

  【原文】

  王皇为皇,五帝为帝。

  以德行仁者王,以力假仁者霸。

  天于天下之主,诸侯一国之君。

  官天下,乃以位让贤,家天下,是以位传子。

  陛下,尊称天子;殿下,尊重宗藩。

  皇帝即位曰龙飞,人臣觐君曰虎拜。

  皇帝之言,谓之纶音;皇后之命,乃称懿旨。

  椒房是皇后所居,枫宸乃人君所莅。

  天子尊崇,故称元首;臣邻辅翼,故日股肱。

  龙之种,麟之角,俱誉宗藩;君之储,国之贰,首称太子。

  帝子爰立青宫,帝印乃是玉玺。

  宗室之派,演于天潢;帝胄之谱,名为玉牒。

  前星耀彩,共祝太子以千秋;嵩岳效灵,三呼天子以万岁。

  神器大宝,皆言帝位;妃嫔媵嫱,总是宫娥。

  姜后脱簪而待罪,世称哲后;马后练服以鸣俭,共仰贤妃。

  唐放勋德配昊天,遂动华封之三祝;汉太子恩覃少海,乃兴乐府之四歌。

  【注释】

  王皇为皇,五帝为帝。 三皇:指天皇,地皇,人皇。五帝:有多种说法,一般指伏羲,神农,黄帝,尧,舜。

  以德行仁者王,以力假仁者霸。 力:武力。假:代理,非正式。

  天子天下之主,诸侯一国之君。诸侯:周代天下分为许多小诸侯国,国君称为诸侯。诸侯有公、侯、伯、子、男等。

  官天下,乃以位让贤;家天下,是以位传子。 尧、舜时实行禅让制,由贤人继承君位,到禹时君位传给了儿子。据《湘山野录》载:宋真宗问李仲容“何谓官家?”李仲容答“五帝时是官天下,三王时家天下,兼有五帝三皇之德,故称为官家”

  陛下,尊称天子;殿下,尊重宗藩。 宗藩:指与天子同姓的诸侯。

  皇帝即位曰龙飞,人臣觐君曰虎拜。 觐:拜见。

  皇帝之言,谓之纶音;皇后之命,乃称懿旨。 纶音:《礼记》“王言如丝,其出如纶。王言如纶,其出如脖(左换纟)。

  椒房是皇后所居,枫宸乃人君所莅。 汉代后宫墙上多以椒涂墙,用以取暖避恶气,故后宫称椒房;在帝王殿前多种植枫树,故帝王所居之处称为枫宸。

  天子尊崇,故称元首;臣邻辅翼,故日股肱。 元首:头脑。股肱:大腿和胳膊。

  龙之种,麟之角,俱誉宗藩;君之储,国之贰,皆称太子。

  帝子爰立青宫,帝印乃是玉玺。爰: 曰,称为。

  宗室之派,演于天潢;帝胄之谱,名为玉牒。 演:长流。潢:水池。帝胄:帝王或贵族的后代。牒:册。

  前星耀彩,共祝太子以千秋;嵩岳效灵,三呼天子以万岁。 古人认为三星中的中星代表天子位,前星代表太子位,后星代表庶子位。据史书记载,汉武帝登嵩山,皇帝和身边的人都听到高呼万岁的声音出现三次,被认为是嵩山山神显灵。

  神器大宝,皆言帝位;妃嫔媵嫱,总是宫娥。 嫔、嫱是女官,媵是随从皇后陪嫁过来的女子。

  姜后脱簪而待罪,世称哲后;马后练服以鸣俭,共仰贤妃。 姜后:周宣王的皇后,《列女传》载:周宣王晚起,姜后即脱簪请罪,曰“吾之过,使君王好色而忘德,失礼晚起”。宣王曰“吾之过,非卿之过也”于是处理政务很勤奋。马后:汉明帝的皇后。《汉书》载:马后穿素色衣服,饮食节俭,以作天下表率。

  唐放勋德配昊天,遂动华封之三祝;汉太子恩覃少海,乃兴乐府之四歌。 唐放勋:指尧帝。尧帝到华山巡视,华山封人祝愿他多福多寿多男子,称为“华封三祝”,后来成为颂扬人的祝颂语。放勋:极大的功勋,一说放勋乃尧帝之名。《汉书》载,汉明帝为太子时,乐人作了四章颂扬太子德行的歌:第一章为“日重光”,第二章为“月重光”,第三章为“星重辉”,第四章为“海重润”。覃:达到,延及。

 


 

  文臣

  【原文】

  帝王有出震向离之象,大臣有补天浴日之功。

  三公上应三台,郎官上应列宿。

  宰相位居台铉,吏部职掌铨衡。

  吏部天官大冢宰,户部地官大司徒。

  礼都春官大宗伯,兵部夏官大司马。

  刑部秋官大司寇,工部冬官大司空。

  都宪中丞,都御史之号;内翰学士,翰林院之称。

  天使,誉称行人;司成,尊称祭酒。

  称都堂曰大抚台,称巡按曰大柱史。

  方伯、藩侯,左右布政之号;宪台、廉宪,提刑按察之称。

  宗师称为大文衡,副使称为大宪副。

  郡侯、邦伯,知府名尊;郡丞、贰候,同知誉美。

  郡宰、别驾,乃称通判;司理、廌[zhi]史,赞美推官。

  刺史、州牧,乃知州之两号;廌史、台谏,即知县之以称。

  乡宦曰乡绅,农官曰田畯。

  钧座、台座,皆称仕宦;帐下、麾下,并美武官。

  秩官既分九品,命妇亦有七阶。

  一品曰夫人,二品亦夫人,三品曰淑人,四品曰恭人,五品曰宜人,六品曰安人,七品曰孺人。

  妇人受封曰金花诰,状元报捷曰紫泥封。

  唐玄宗以全瓯覆宰相之名,宋真宗以美珠箝谏臣之口。

  金马玉堂,羡翰林之声价;朱幡皂盖,仰郡守之威仪。

  台辅曰紫阁名公,知府曰黄堂太守。

  府尹之禄二千石,太守之马五花骢。

  代天巡狩,赞称巡按;指日高升,预贺官僚。

  初到任曰下车,告致仕曰解组。

  藩垣屏翰,方伯犹古诸侯之国;墨绶铜章,令尹即古子男之帮。

  太监掌阉门之禁令,放曰阉宦;朝臣皆缙笏于绅间,故曰缙绅。

  萧曹相汉高,曾为刀笔吏;汲黯相汉武,真是社稷臣。

  召伯布文王之政,尝合甘棠之下,后人思其遗爱,不忍伐其树;孔明有王佐之才,尝隐草庐之中,先主慕其令名,乃三顾其庐。

  鱼头参政,鲁宗道秉性骨鲠;伴食宰相,卢怀慎居位无能。

  王德用,人称黑王相公;赵清献,世号铁面御史。

  汉刘宽责民,蒲鞭示辱;项仲山洁己,饮马投钱。

  李善感直言不讳,竟称鸣凤朝阳;汉张纲弹劾无私,直斥豺狼当道。

  民爱邓侯之政,挽之不留;人言谢令之贪,推之不去。

  廉范守蜀郡,民歌五裤;张堪守渔阳,麦穗两歧。

  鲁恭为中牟令,桑下有驯雉之异;郭汲为并州守,儿童有竹马之迎。

  鲜于子骏,宁非一路福星;司马温公,真是万家生佛。

  鸾凤不栖枳棘,羡仇番之为主簿;河阳遍种桃花,乃潘岳之为县官。

  刘昆宰江陵,昔日反风灭火;龚遂守渤海,令民卖刀买牛。

  此皆德政可歌,是以令名攸著。

  【注释】

  帝王有出震向离之象,大臣有补天浴日之功。 震、离:匆拙В鸫矶剑氪砟戏剑弁蹙拖筇粢谎佣缴穑谀戏秸找煜隆T∪眨焊粝丛琛?/font>

  三公上应三台,郎官上应列宿。 三台:三台星。三公:一般指太师、太保、太傅。郎官:帝王的侍从官。

  宰相位居台铉,吏部职掌铨衡。 台:指三台星。铉:举鼎用的器具。铨衡:度量工具。

  吏部天官大冢宰,户部地官大司徒,礼都春官大宗伯,兵部夏官大司马,刑部秋官大司寇,工部冬官大司空。 《周礼》中官职称为天官、地官、春官、夏官、秋官、冬官。

  都宪中丞,都御史之号、内翰学士,翰林院之称。 都御史:明代监察机构御史台的长官。翰林院:翰林学士是负责为皇帝起草文书的官员。

  天使,誉称行人;司城,尊称祭酒。 行人:古代传达皇帝诏令的官员。祭酒:代管理国了监学府的官员。

  称都堂曰大抚台,称巡按曰大柱史。 大抚台:明代巡抚兼任都察院副都御史,故称大抚台。大柱史:称巡抚为大柱史,又称侍御、总马、执法大夫、绣衣使者。

  方伯、藩侯,左右布政之号;宪台、廉宪,提刑按察之称。 布政:掌管一省户政赋役的行政长官。按察:掌管一省的刑法事务。

  宗师称为大文衡,副使称为大宪副。文衡:掌管一省教育的官。宪副:是监察史的副手。

  郡侯、邦伯,知府名尊;郡丞、贰候,同知誉美。 秦灭诸侯,设置郡,郡设郡守,辖地相当于方伯诸侯。唐代改郡为州,改太守为刺使。同知:是一府的副长官。

  郡宰、别驾,乃称通判;司理、弃史,赞美推官。 通判:即督粮长官。通判跟随刺史巡视,另乘一辆车,故称别驾。推官:是府中理刑办案的官员。

  刺史、州牧,乃知州之两号;弃史、台谏.即知县之以称。

  乡宦曰乡绅,农官曰田畯。 古代管农事、田法的官。

  钧座、台座,皆称仕宦;帐下、麾下,并美武官。 大将行军,设置帷帐居住,故称为帐下。麾:旗帜。士卒进退,以麾指挥,故称麾下。

  秩官既分九品,命妇亦有七阶。一品曰夫人,二品亦夫人,三品曰淑人,四品曰恭人,五品曰宜人,六品曰安人,七品曰孺人。 命妇:受诰命之妇。凡担任官职的人,他的母亲和妻子都可以接受诰命。

  妇人受封曰金花诰,状元报捷曰紫泥封。 唐玄宗诰封群夫人,用金花罗纸书写,称为金花诰。唐代进士及第,用泥金帖书写报告喜讯,称为紫泥封。

  唐玄宗以全瓯覆宰相之名,宋真宗以美珠箝谏臣之口。 唐玄宗将要任命宰相,写好名字用金盆盖住,正好太子进来,玄宗问太子:“你认为谁能担任宰相呢?”太子回答:“难道不是崔琳、卢从愿吗?”原来他们二人很有声望,所以太子能猜中。宋真宗想到泰山封禅,担心大臣王旦反对,就赐给王旦一尊酒,说“回家与妻儿共同享用。”王回家打开一看,里面装满了珍珠,知道是皇上叫他不要反对封禅的事,于是再不敢提出异议了。

  金马玉堂,羡翰林之声价;朱幡皂盖,仰郡守之威仪。 汉代宫门称为金马门,玉堂是翰林院的别名。汉代郡守的仪仗有红色的旗幡和黑色的伞盖。

  台辅曰紫阁名公,知府曰黄堂太守。 台辅:指三公,又称为紫禁、紫阁。古代太守的正堂用雌黄涂墙,所以称为黄堂。

  府尹之禄二千石,太守之马五花骢。 府尹:即京府之尹。五花骢:汉代太守乘坐五匹马拉的车。骢:青白色的马。

  代天巡狩,赞称巡按;指日高升,预贺官僚。

  初到任曰下车,告致仕曰解组。 致仕:官员退休。组:系印的绳子。

  藩垣屏翰,方伯犹古诸侯之国;墨绶铜章,令尹即古子男之帮。 墨绶:黑色的系印的带子。铜章:铜铸的官印。令尹:即县官,管理的地方相当于古代的子国和男国。

  太监掌阉门之禁令,故曰阉宦;朝臣皆搢笏于绅间,故曰搢绅。 朝廷的大臣都把笏插在衣带中间。笏:大臣上朝时拿的用于记事的版子。绅:衣带。

  萧曹相汉高,曾为刀笔吏;汲黯相汉武,真是社稷臣。 萧曹:萧何、曹参,先后任汉高祖的丞相。汲黯:汉武帝时大臣,常当面指出别人的过失。

  召伯布文王之政,尝舍甘棠之下,后人思其遗爱,不忍伐其材;孔明有王佐之才,尝隐草庐之中,先主嘉其令名,乃三顾其庐。 召伯:召公奭,被封于召,尝居甘棠树下。后人记念他,写下《甘棠赋》

  鱼头参政,鲁宗道秉性骨鲠;伴食宰相,卢怀慎居位无能。 鲁字为“鱼”头,卢怀慎:唐时与姚崇同时作宰相,他认为自己才能不如姚崇,故事务都推给姚崇处理。

  王德用,人称黑王相公;赵清献,世号铁面御史。 王德用:宋人,治军有方。赵清献:即赵汴,谥号“清献”,宋神宗是作御史,弹劾不避权贵。

  汉刘宽责民,蒲鞭示辱;项仲山洁己,饮马投钱。 刘宽:汉人,担任南阳太守,为人宽容,民有过错,只用蒲草鞭子处罚,以示耻辱。项中山:《世说新语》载,项是安徽人,非常廉洁,每次在河边饮马,都要投钱三文。

  李善感直言不讳,竟称鸣凤朝阳。汉张纲弹劾无私,直斥豺狼当道。 李:唐朝时任监察御史,皇帝想封五岳,他力谏阴止。人们认为他的劝谏是鸣叫的凤凰朝向太阳。张纲:汉御史,皇帝派其到外地巡视,张埋掉车轮,说:“现在是豺狼当道,去抓什么狐狸。”于是上朝弹劾大将军梁冀兄弟的不法行为。

  民爱邓侯之政,挽之不留;人言谢令之贪,推之不去。 邓侯:指邓攸,晋代时任吴郡太守,离任时百姓挽留不让离去。其前任谢太守非常贪财,人们于是作歌曰:“邓侯留不住,谢令推不去”

  廉范守蜀郡,民歌五袴;张堪守渔阳,麦穗两歧。 廉范:汉蜀郡太守,鼓励百姓劳动致富,百姓唱“过去没有衣穿,现在有五条裤子。”张堪:汉朝人,作渔阳太守,百姓做歌曰“桑树上没有多余的枝条,麦子上长出个穗”

  鲁恭为中牟令,桑下有驯雉之异;郭伋为并州守。儿童有竹马之迎。 汉代鲁恭任中牟令时,桑树下的雉鸡都很驯服,连小孩都知道要抚养幼雉而不去捕捉它们。汉郭伋作并州太守时,广布恩德,其出行时,数百儿童骑竹马在道旁欢迎。

  鲜于子骏,宁非一路福星;司马温公,真是万家生佛。 鲜于子骏:宋人,担任京中转运使,司马光赞扬他是“一路福星”。司马光:宋宰相,被封为温国公,恩德遍布,被誉为“万家生佛”。

  鸾凤不栖枳棘,羡仇香之为主簿;河阳遍种桃花,乃潘岳之为县官。 仇香:汉代某县主簿,县令王涣说:“鸾凤不应落在枳棘丛中”,送他入太学,后仇香声名大振。潘越:晋代人,任河阳尹,百姓负债还不上,即命其种桃树,官府代其还债。其离任时,县里种满了桃树,开满桃花,被誉为“花县”

  刘昆宰江陵,昔日反风灭火;龚遂守渤海,令民卖刀买牛。刘昆:汉人,任江陵令时,发生火灾,其对火叩头,风转过头来将火扑灭。龚遂:汉代人,任渤海郡守,适时饥荒四起,龚传令不要追捕盗贼,于是盗贼都带着刀剑来迎接他,他乘机劝他们卖刀买牛,全力耕作。

  此皆德政可歌,是以令名攸著。 攸:长远之意。

 


 

  武职

  【原文】

  韩柳欧苏,固文人之最著;起翦颇牧,乃武将之多奇。

  范仲淹胸中具数万甲兵,楚项羽江东有八千子弟。

  孙膑吴起,将略堪夸;穰苴尉缭,兵机莫测。

  姜太公有《六韬》,黄石公有《三略》。

  韩信将兵,多多益券;毛遂讥众,碌碌无奇。

  大将曰干城,武士曰武弁。

  都督称为大镇国,总兵称为大总戎。

  都阃即是都司,参戎即是参将。

  千户有户侯之仰,百户有百宰之称。

  以车为户曰辕门,显揭战功曰露布。

  下杀上谓之弑,上伐下谓之征。

  交锋为对垒,求和曰求成。

  战胜而回,谓之凯旋;战败而走,谓之奔北。

  为君泄恨曰敌忾;为国救难曰勤王。

  胆破心寒,比敌人慑服之状;风声鹤唳,惊士卒败北之魂。

  汉冯异当论功,独立大树下,不夸己绩;汉文帝尝劳军,亲幸细柳营,按辔徐行。

  苻坚自夸将广,投鞭可以断流;毛遂自荐才奇,处囊便当脱颖。

  羞与哙等伍,韩信降作淮阴;无面见江东,项羽羞归故里。

  韩信受胯下之辱,张良有进履之谦。

  卫青为牧猪之奴,樊哙为屠狗之辈。

  求士莫求全,毋以二卵弃干城之将;用人如用木,毋以寸朽弃连抱之材。

  总之君子之身,可大可小;丈夫之志,能屈能伸。

  自古英雄,难以枚举;欲详将略,须读武经。

  【注释】

  韩柳欧苏,固文人之最著;起翦颇牧,乃武将之多奇。 韩柳欧苏:唐代文学家韩愈、柳宗元,宋代文学家欧阳修、苏轼。起翦颇牧:指秦国大将白起、王翦,赵国大将廉颇、李牧。

  范仲淹胸中具数万甲兵,楚项羽江东有八千子弟。北宋时范仲淹任延州知州防御西夏,治军严整,西夏人谓其:“胸中有百万甲兵”。项羽于秦末年起兵,率江东八千子弟渡江作战。

  孙膑吴起,将略堪夸;穰苴尉缭,兵机莫测。 孙膑:战国时齐国军事家,著《孙膑兵法》。吴起:战国时魏国军事家,善于带兵,著有《吴子兵法》。穰苴:音让(阳平)居,战国时齐国军事家,著有《司马法》。尉缭:战国是魏国军事家,著有《尉缭子》

  姜太公有《六韬》,黄石公有《三略》。 六韬:文武龙虎豹犬。三略:相传亦为姜尚所著,汉代黄石公加以完善,传与张良。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毛遂讥众、碌碌无奇。 高祖曾问韩信能带多少兵,信曰“多多宜善”。秦攻赵国,毛遂自荐随平原君往楚国求救,并按剑上前说服楚王出兵。事后,讥其余十九人为碌碌无为之辈。

  大将曰干城,武士回武弁。 干:盾牌。城:城墙。武弁:弁,音便,头巾。武士是士卒中的头目,犹如巾是戴在头上的衣服一样。

  都督称为大镇国,总兵称为大总戎。

  都阃即是都司,参戎即是参将。 阃:音捆,本意郭门,借指领兵在外的将帅或外任的大臣

  千户有户侯之仰,百户有百宰之称。

  以车为户曰辕门,显揭战功曰露布。 辕:用车围出的营门。古代君王出行扎营时,用两车车辕相对作门,称为辕门。露布:后魏时,每次做战胜利,就在旗上写下战功,名为露布。

  下杀上谓之弑,上伐下谓之征。 下杀上,如臣杀君为弑。

  交锋为对垒,求和曰求成。 《左传》“楚武王侵随,使袁章求成焉”

  战胜而回,谓之凯旋。战败而走,谓之奔北。

  为君泄恨,曰敌忾;为国救难,曰勤王。忾:愤恨。

  胆破心寒,比敌人慑服之状;风声鹤唳,惊士卒败北之魂。 慑服:因畏惧而屈服。淝水之战中前秦的军队被打败,逃跑途中,听到风声与鹤的叫声,都以为是晋兵追杀。

  汉冯异当论功,独立大树下,不夸己绩。汉文帝尝劳军,亲幸细柳营,按辔徐行。 冯异:东汉光武帝刘秀手下的大将。大将们都坐在一起评论功劳,唯独冯异立在大树下,因此被称为大树将军。

  【细柳营】《史记•绦侯周勃世家》:文帝之后六年,以周亚夫为将军,军细柳。“上自劳军。至霸上及棘门军,直驰人,将以下骑送迎。已而之细柳军,军士吏披甲,锐兵刃,毂弓弩,持满。天子先驱至,不得入。先驱日:‘天子且至!’军门都尉曰:‘将军令曰:“军中闻将军令,不闻天子之诏。”’居无何,上至,又不得入。于是上乃使使持节诏将军:‘吾欲入劳军。’亚夫乃传言开壁门。壁门士吏谓从属车骑曰:‘将军约,军中不得驱驰。’于是天子乃按辔徐行。”至营,将军亚夫以军礼见。天子为动,成礼而去。“既出军门,群臣皆惊。文帝曰:‘嗟乎,此真将军矣!曩者霸上、棘门军,若儿戏耳。”’O咏治军有方、军容整肃。唐王维《观猎》:“忽过新丰市,还归细柳营。”另参见地理部•城建“细柳”。地理部•城建“泪上”、武备部•军旅“如儿戏”、人物部•将相“亚夫”。

  苻坚自夸将广,投鞭可以断流;毛遂自荐才奇,处囊在当脱颖。 前秦苻坚南伐晋国前,吹嘘自己兵力有百万之众,投鞭于江,足以断流。结果为晋所败。脱颖:毛遂自荐去楚国当说客,平原君说:人才就像是锥子放在布袋中,锥尖马上可以看见,而先生在我这里三年,还没有听说你做了什么事情。”毛遂说:如果让臣处于布袋中,将脱颖而出。”颖:针尖。

  羞与哙等伍,韩信降作淮阴;无面见江东,项羽羞归故里。 刘邦因韩信势盛而降其为淮阴候。一次他到樊哙那里,樊啥称臣,韩信说:竟然与樊哙为伍啊。项羽兵败乌江,乌江亭长请他渡江,项羽说“我与江东八千子弟渡江作战,现在没有一个人同我回来,有何颜面见江东父老”,于是拔剑自刎。

  韩信受胯下之辱,张良有进履之谦。 韩信少年时喜欢佩剑,家乡中有无赖侮辱他说:“不怕死,就刺死我,怕死,就从胯下钻过。”韩信看了他很久,就从胯下钻过。后来韩信还召那个无赖少年做了楚中尉。进履:指张良为黄石公穿鞋而得书之事。

  卫青为牧猪之奴,樊哙为屠狗之辈。 汉武帝时大将卫青年少时曾牧猪,汉高祖手下大将樊哙曾以屠狗为业。

  求士真求全,毋以二卵弃干城之将;用人如用木,毋以寸朽弃连抱之材。 卵:鸡蛋。荀燮作小吏时曾吃过百姓两个鸡蛋,子思仍然向卫候推荐他作大将,子思说“用人如用木,不要因为一寸朽木就抛弃几个人合抱的木材。

  总之君子之身,可大可小;丈夫之志,能屈能伸。 老子说“君子之身可大可小也”。孟子说“丈夫之志能屈能伸也”

  自古英雄,难以枚举;欲详将略,须读武经。武经:古代兵书总经。

Copyright © 读国学www.duguoxue.cn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