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第二讲:昔孟母,择邻处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下载MP3文件 >>
  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窦燕山,有义方,
  
  教五子,名俱扬。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昔:过去。
  
  孟母:孟子的母亲。
  
  择:选择。
  
  邻:邻居。
  
  处:住处。
  
  子:儿子,此处指孟子。
  
  机杼:织布机上用于穿引纬线的梭子。
  
  窦燕山:指五代末年的窦禹均。因他祖居蓟州,邻近燕山,故称。
  
  方:指做人应该遵守的规矩法度。后指家教。
  
  俱:都。
  
  扬:传扬。
  
  养:养育。
  
  过:过错。
  
  严:严格。
  
  惰:失职。
  
  孟子的母亲为什么要三次搬家,择邻而居?窦燕山是什么人?父母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负有什么责任?老师又应该怎样和学生相处?
  
  《三字经》在“教之道,贵以专” 之后,紧接着又是四句,“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这就是“ 孟母教子”的故事。
  
  “昔孟母,择邻处” 这六个字,以另外一种说法而闻名,就是 “孟母三迁” 。 “孟母三迁”出于西汉刘向的《列女传》,这本书讲历史上各种伟大的女性,而 “孟母三迁” 这个故事也在里面。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孟子小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家境非常贫寒,所以只能住在一个城外的破房子里头,这个破房子正好在墓地旁。由于经常有人出殡,办丧事,小孟子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就受到了熏染。所以,小孟子从小就学人家哭丧。他没事就哭,学各种各样的丧仪,这当然对孩子的成长是不利的。孟母看在眼中急在心里,怎么办呢?竭尽所能搬家。搬到哪里呢?搬到市集上,搬到商业街的附近。而隔壁恰好是个肉铺,天天要杀猪卖肉,天天要剁肉。小孟子没事干,又学着肉铺伙计天天也在那里剁肉,然后学人家讨价还价,变成了一个卖肉的小孟子。孟母当然更着急了。更何况,当时人们还是看不起商人的。孟母咬咬牙,再搬家。这对于一个生活很贫寒的家庭来讲,是非常艰难的事情。孟母这一次搬到一所学校的附近,弦歌不绝,书声朗朗。孟子受到了学校的熏染,从此开始学打躬、作揖,因为这是师生之间的规矩。又凭耳朵听在那儿学着背书,言行也变得彬彬有礼。这就是“ 孟母三迁” 的故事。这个故事说明,为了孩子的成长,必须给孩子营造一个好的学习环境、生活环境和成长环境。
  
  接下来,“子不学,断机杼” 是什么故事呢?小孟子长大了,要读书去了,但是孟子毕竟还是个孩子,自然有童心,为了孩子的成长,必须给孩子营造一个好的环境。文忠寄语他经常逃课。孟子感到读书烦,所以经常不去上课。有一天,小孟子听着听着课觉得没劲儿,于是就逃回来了。孟母正好在织布。那个时候孟母主要靠织布、卖布来维持生活。孟母看见儿子逃学回来,一句话没讲,就把织布的梭子给弄断了,这就意味着马上就要织成的一匹布全毁了,无数个夜晚的辛劳就白费了。孟子是个好孩子,非常孝顺自己的母亲,就跪下来问妈妈: 为什么要这样? 孟母就告诉他: 读书、学习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就像我织布,我必须从一根根线开始,先一小段一小段的,最后才能织成一匹布,而布只有织成一匹了它才有用,才可以做衣服,才可以做被单。读书也是这个道理,如果不能专心致志,持之以恒,像这样半途而废,浅尝辄止,怎么能够成才呢? 孟子受到了母亲的教训,从此以后,专心致志,一心向学,后来成为一代亚圣,成为中国儒家思想的代表性人物。这就是《三字经》中 “孟母教子”的故事。
  
  在中国封建社会中,父亲是一家之主,妇女的地位很低,甚至大多数妇女都不识字。那么,教育孩子当然首先应该是父亲的责任。但是,为什么《三字经》在提到教育孩子的问题时,却是先讲孟母如何教子,而不是先说父亲应该如何教育孩子呢?
  
  我想有这么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像我以前讲的, “人之初,性本善”是孟子一系的思想,所以到举例子的时候,总要首先从孟子那一系来举,就举这个亚圣是怎么培养出来的例子。不巧,孟子从小父亲就去世了,父亲并没有对孟子的教育、孟子的成长产生多大的影响。孟子是在他母亲的教育之下开始做学问,开始成为亚圣的人生旅程。所以用孟母来作例子。另外一个原因是,也许母亲并没读过书,也许母亲连字都不识,但母亲的教育作用是巨大的。母亲是一个孩子最早的老师,更是一个孩子终生的导师。在中国传统社会当中,女性受教育的机会很少,大量的女性,甚至包括一些名门望族的女性,很多并不识字。我的老师季羡林先生的母亲就是不识字的。但是,每当回想起自己所接受的最早的教育,季先生也好,胡适也好,很多大学者也好,首先想到的却都是自己的母亲。尽管在传统社会当中母亲一般都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但是,对孩子道德的养成,对一些生活习惯的养成,对孩子人格的养成,母亲的作用绝对是至关重要的。母亲是孩子最早的老师,更是孩子终生的导师。
  
  我们常说,母亲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母亲对孩子的影响是终其一生的。那么,父亲应该对教育孩子负什么责任?在孩子的成长之中,父亲起了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呢?《三字经》接下来讲的是一个比较冷僻的故事,“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又是四句。窦燕山,是五代时期的人,是历史上一个真实的人物。他出身于富豪人家,非常有钱。但是,年少时的窦燕山为人不怎么样,虽然很有钱,却经常恃财傲物,不仅小心眼,还见难不救。年到三十,膝下依然无子。有一天他梦见自己的父亲,父亲教育他: 你现在这样的为人处事,这种做法和行为举止是不对的,你应该改过。你应该乐善好施,多做好事。 醒过来以后,窦燕山领受了父亲的教诲,
  
  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仗义疏财,修桥铺路,济难扶困,变成了名甲一方的一个好人,一个善人。不久以后,就有了五个儿子。按照传统的说法,年过三十才有子,几乎就是中年得子了。窦燕山牢牢记住自己的教训,呕心沥血地去教育这五个孩子,后来三个中了进士,两个中了举人。这就是 五子登科 这个成语的来历。《三字经》觉得仅仅讲“五子登科”的故事。
  
  接下来就是非常有名的六个字,“养不教,父之过”。“养”,养育的意思,做爸爸的,不能光把孩子生下来,而不教育他。你只管生他,只管养他,但不去教育他,那就是当父亲的过错。从历史上,可以找到一正一反的两个故事,来说明这六个字。汉宣帝的时候,有叔侄两个人,一个叫疏广,一个叫疏受。疏广是叔叔,疏受是侄子,叔侄两个人都当了比较大的官,一个是太子少傅,另一个是太子太傅,都是教育太子的大官。他们教育完太子以后,叔侄两个觉得应该告老还乡了。皇帝为感谢他们对太子的教育,就赏赐了他们一大笔钱。这叔侄俩回到老家以后,按照传统观念,该给孩子准备好多财富,留下好多钱,好多动产、不动产。但是,这叔侄俩很奇怪,怎么奇怪呢?回去以后没看见他们有这个动静,只看见他们两人经常在村里举办宴席,请自己的一些亲友,请村里的孤寡老人,请附近那些没有人去关心的、比较贫苦的人来赴宴,白吃白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皇帝赏赐的钱像流水一样地在花。疏广和疏受都有孩子。孩子们看着不敢说,但是心里担心: 你们这么折腾的话,拿什么留给我们呢? 就托族里的长老去跟疏广、疏受打招呼: 这么花钱,孩子将来怎么活?这样花钱,给孩子留下什么呢? 疏广、疏受就跟长老讲了这么一段话: 我们做父亲的,怎么会不爱自己的孩子?我们怎么不知道该给孩子留点东西呢?但是,我们疏家已经薄有田产,如果孩子勤劳一点、刻苦一点的话,是不会比别人过得差的。我们把那么多钱留给他们,只能使他们变得懒惰,变得依赖,从小锦衣玉食,消磨斗志,对他们恐怕没有什么好处。 这个长老把疏广、疏受的话传给他们的孩子,他们的孩子一下子领悟到父亲深意所在。
  
  在现代社会当中,人们也会经常考虑给孩子留点什么。孩子还很小,就琢磨着他将来要结婚,先把房子给他买好吧。孩子刚刚进入大学,就琢磨着给他买辆车吧。但是,在传统中国有一句话: 遗子千金不如遗子一经。 留给孩子千两黄金,不如留给他一本经书。当然, 遗子一经 这句话不能刻板地去理解,是指留给他知识。与其留给他千两黄金,还不如留给他一种安身立命的知识,给他创造一种受教育的机会。应该培养他对学习的渴望,和对学习的依赖,而不是对财产的依赖。
  
  父亲对于孩子的教育作用很大,必须和母亲共同承担教应该培养孩子育孩子的职责。当然,父亲的教育功能和母亲的教育功能终对学习的依赖,而不是对财产的依赖。究还是有所区别的。我相信,父亲是一个孩子成长以后,终究能够理解的榜样。一般而论,父子感情比较紧张,母子感情很亲近。但是,当一个人成长起来以后,他往往会想起自己的父亲。
  
  父亲往往就是孩子无形中的榜样,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父亲都是合格的,也不是父亲的所有思想都是正确的。那么,对于父亲的教诲,是不是无论对错统统都要接受?如果父亲的观点是错误的,孩子应该怎么办呢?反面的例子也有。也是汉宣帝的时候,有一个御史大夫,类似于今天的监察部部长,叫陈万年。他也爱自己的孩子,也愿意教育自己的孩子。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谨小慎微,溜须拍马,谁都不得罪,看到皇亲国戚,看到政要就竭尽讨好之能。他的儿子陈咸,却是一个刚正不阿、仗义执言、执法如山的官员。儿子也是一个官,但官没他爸爸那么大,经常得罪人,不避权贵。父亲当然爱儿子,陈万年怎么会不爱陈咸呢,所以他也担心: 你小子这么弄下去,将来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看你得罪那么些人,还好有我在。我人缘好,位置高,还能罩着你,但我总有走的一天,我走了以后你怎么办?这不是要被人整死吗? 所以,有一天晚上,他下定决心找儿子谈谈。古时父子之间的规矩很严,陈万年年纪很大,躺在榻上,儿子恭恭敬敬站在屏风后,隔着一个帘。父亲在里面说话,儿子在外面聆听父亲的教诲。陈万年就教育他: 你应该像我一样,圆滑一点,变通一点,要明哲保身。 唠唠叨叨一番车轱辘话。陈咸站在那里也累了, “扑通 ”,头就撞到屏风上。这就把陈万年给惹火了:我好心好意在这儿通宵地教育你,你却在那儿打瞌睡!爬起来,举起拐杖要去揍陈咸。古人有说法, 小杖受,大杖走 。这也是儒家的规矩。儒家并没有说父亲要打儿子,儿子只能被打死。儒家的说法是,轻轻地打你就熬一熬,狠狠地打儿子是有权逃的。陈咸扭头就跑,跑的时候扭头扔下一句: 你问我为什么打瞌睡,我告诉你,你要说的话我都懂,无非是让我像你那样溜须拍马嘛!
  
  这两种教育方针,都是父亲教育儿子,两个父亲也都深爱着自己的儿子,可是哪种好呢?
  
  虽说“养不教,父之过 ”,但是父亲到底应该教给孩子什么,却是值得我们深思的。正确的教育,可以让孩子更加尊重父亲,而错误的教育,只会使父亲失去自己的威信。那么,教育孩子的责任,除了父母之外,还有谁很重要呢?
  
  教育当然是父母的职责,但是人终究要走进社会,要离开父母,去接受更完备的教育。那么,这又是谁的责任呢?老师。所以《三字经》接下讲的是, 教不严,师之惰。 不严格地进行教育,是老师的过错。惰,有疏忽、过错的意思,并不仅仅是懒惰的意思。不是说教不严,就是老师偷懒。而是说,教不严就是老师的过错。如果我们要从历史上找出故事来说明这六个字的话,那就太多了。我找一个皇帝家的老师来说明这个问题。朱元璋夺取了元朝的天下,登基做了皇帝。朱元璋本身没受过什么教育,但当了皇帝以后,就很关心皇子的教育,满世界找有学问的人,到皇宫里教他的这些龙子龙孙。终于找到了一位,叫李希颜,一代名儒,教书水平很高。这个老师,非常严格地来教育这些龙子龙孙。他完全以一种严格的态度,来履行自己的教师职责。严格到什么地步?他居然揍龙子龙孙,这些皇子上课不好好听讲他就揍,打得皇子嗷嗷叫,痛得受不了。也许大家会说,这个老师太野蛮了,皇子你还敢揍?但李老师照打。朱元璋有一个非常宠爱的小王子,就跑到父皇那里说: 这书没法念了,这老师把我给揍的,都快揍死了。 朱元璋当然就火了: 这还了得,敢打我的孩子? 就准备治李希颜先生的罪。这个时候,朱元璋的原配马皇后,就劝朱元璋: 这是你不对。 她就问那个孩子: 老师为什么揍你? 我不好好背书。 那你不该揍吗? 马皇后就跟朱元璋讲: 李先生这是以圣人之道,以一种非常严格的态度来教育我们的孩子,也是为了你的江山社稷考虑,我们应该感谢李先生,怎么还能责怪他呢? 朱元璋一下子明白了马皇后的话有道理,不仅没有治李希颜先生的罪,反而对他非常尊敬。李先生退休的时候,朱元璋专门赏赐了红袍。虽然李先生的官并没有那么大,并不见得可以穿这样的服饰,但还是赏赐了红袍,同时赏赐了大量的钱财,让李老师告老还乡。
  
  在封建社会制度中,皇帝是最高权威,为什么一个教书先生竟敢责打皇子?而贵为皇帝的朱元璋,为什么会对一个教书先生如此礼遇?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教师的地位到底有多高呢?
  
  在传统的中国,老师是什么地位?在传统的社会当中,孩子正式入学的第一天,要向孔子的牌位磕头,因为这是至圣先师。孩子要向一个牌位磕头,上面写着 天、地、君、亲、师 。上有天,下有地,中有皇帝、有父母、祖父母。接着天地君亲,第五个就是师。这就是老师的地位。
  
  在1905年中国废除科举制度之前,私塾门口一般都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四个字: 溺爱免送 。如果你要溺爱你的孩子,拜托,你别送来,我不教。这是中国传统的师生关系,即便贵为帝王,也得懂得这个道理。清朝,皇子入学就很有讲究。大家看宣统皇帝溥仪的回忆录,他去读书的时候,会找一些同宗的人陪。为什么要请亲贵陪伴?就是让老师骂的。因为老师必须教训你,你不好好读书,小动作不断,要骂你。但是,你是皇帝,不好骂。然而,老师总得指桑骂槐吧,总得教训你吧。怎么教训呢?就找小皇帝的几个叔伯兄弟作陪,尽管也都是贝勒、贝子,但总还可以指着骂骂,但是,他不能骂溥仪。比如骂一个贝勒: 你看你,上课不好好听,动手动脚,言语轻浮,你像个什么样子啊? 其实是溥仪在动。那个叔伯兄弟并没有动,正好好地在听老师讲课,但是他得替皇上挨骂。这是一套制度。这也就是说明了,在中国的传统当中,老师必须严格教育学生,连皇上也不能例外。
  
  “教不严,师之惰” ,不仅强调了老师的责任,同时也强调了老师的尊严。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 师道尊严 。但是,这种师道尊严,会不会使有些不合格的老师有恃无恐,误人子弟呢?
  
  有些老师也不那么合格,那的确是有的。鲁迅先生就举过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有一个老师教孩子读《论语》,读到一句叫 “都都平丈我” 。学生一下子就晕了,什么叫 “都都平丈我 ”?学生问什么意思。这个老师比较蛮横:你背就完了,我教你,你就背,你管那么多? 这个学生很小心地问: 您老人家是不是有可能记错了? 老师怎么会记错,就是“都都平丈我” 。 但原文是什么呢?“郁郁乎文哉” 。这位老师是个白字先生, “郁郁 ”他不知道怎么看成 “都都” 了, “乎” 看成了“平 ”,“文” 看成了 “丈” , “呜呼哀哉 ”的“哉 ”看成了“我”。所以,老师居然就把“郁郁乎文哉” 读成了 “都都平丈我” 。这样的老师,毫无疑问是不合格的。
  
  儒家文化十分强调教师的绝对权威。但是,为人师表者,未必都合格。那么,我们现代人,应该如何看待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这些问题?传统中的师生关系,是不是完全过时了呢?
  
  中国传统的师生关系的优缺点,我们还没有好好地反思过,长处在哪里?短处在哪里?有些短处是很明显的,比如体罚,这个在今天是应该予以批判的,不能继承下来,现在的老师绝对不能对孩子施以体罚。但是,老师的严格教育是不是就不对了?是不是老师就可以纵容孩子了?我想,时代进步了,老师应该用新的教育方法和手段,把新的教学内容教给孩子。孩子还是应该以一种尊敬老师的心态,刻苦学习的心态,从
  
  老师那里领受知识和教诲。现在,好多教师对孩子不敢严格要求。因为好多家长未必理解老师,怕严格要求委屈了孩子。家里就这么一个独苗,就这么一个宝宝,实在舍不得,动不动就对老师兴师问罪。 应该以一种尊敬老师、刻苦学习当然,我还是要强调,传统的教育有它的毛病。但是,传统的教育难道就一点道理都没有了吗?难道 “教不严,师之惰 不对吗?自然,老师自己也应该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教育水平,以 一种敬业的精神来履行自己的职责。那么,孩子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来接受教育、珍惜教育、领悟教育呢?这是《三字经》
  
  接下来要讲的又一个重大问题,请听下一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