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第三讲:子不学,非所宜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下载MP3文件 >>
  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
  
  为人子,方少时,亲师友,习礼仪。
  
  非:不是。
  
  宜:应当。
  
  何为:能干什么呢?
  
  玉:玉石。
  
  琢:雕琢。
  
  器:器物。
  
  义:指道理。
  
  为:做。
  
  方:当。
  
  亲:亲近。
  
  友:朋友。
  
  礼仪:礼貌仪节。
  
  父母都对孩子宠爱备至,但同时也希望孩子能够出人头地。那么,父母究竟该如何教育孩子?怎样才能让孩子把学习变成自愿自觉的呢?这些传统文化的经典,穿越了历史的沧桑,至今仍然在教育孩子方面起到了警示的作用。那么,孩子究竟多大的时候开始学习,学习的效果才是最好的?孩子的教育,应该从哪三个方面抓起?如何才能让孩子把学习变成自愿自觉的呢?“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字面意思是非常清楚的,就是说孩子小的时候,如果不学习的话,肯定是不合适的,是不应该的。年轻的时候不学习,小的时候不学习,老了还能干什么呢?岳飞,是我们历史上的一个英雄人物,曾经写过一首大家都知道的词—《满江红》,里面就有“莫等闲,白了少年头”这样的词句。岁月蹉跎,时间一混就混过去了。一不小心,揽镜自照,两鬓华发早生,这个时候后悔没用了,已经来不及了。
  
  北朝的时候,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学者,叫颜之推。这个人写了一部书,叫《颜氏家训》。这部书里边讲的,大量的是怎么来教育自己的孩子,怎么关心孩子的学习情况、教育情况,如何做评论。颜之推有好几个孩子,他非常重视孩子小时候的教育,让孩子很小就开始读书。颜家的孩子,三岁开始读书。大家千万别忘了,古人的三岁,恐怕折合咱们今天的两岁,有时候可能两岁也未必到。孩子可能路还没走稳呢,先得跟着他爸爸读书。孩子嘛,大家都能理解,读书觉得累,因为古人小时候读书主要是背诵。孩子就跟爸爸说:“爸爸,难道我们非要读书吗?您看现在好多人,也没有读过什么书,也是高官厚禄,锦衣玉食,我们为什么非要读书呢?”颜之推就教育他孩子:
  
  “是的,确实有那么一些人,靠着祖上的福荫,当了大官,过上了好日子,生活也许比你们还好。但是,每到紧要关头,每到有大事的时候,这些人都是束手无策,毫无办法。为什么呢?就因为他们没有读书,他们没有知识。”孩子听了这个话,又问爸爸:“爸爸,那我知道了,应该读书。但是能不能稍微晚点让我们读书?等再长大一点,我们再读书呢?”颜之推又告诉孩子:“读书应该只争朝夕,应该趁小的时候,记忆力好,抓紧读书,尽早去接触圣贤之书,这样对你们将来读书,或者长大以后为国家服务,都有很大的好处。”
  
  按照传统的教育理论,十三岁以前是最佳的学习年龄。古人认为,十三岁以前念书,效果是最好的。为什么呢?因为十三岁以前的记忆力最好。古人非常强调记诵的功夫。孩子还小,好多深奥的道理先别跟他说,说了以后,孩子也琢磨不清楚,先想法让他记住。读书百遍,其义自见。你把书读得滚瓜烂熟了,自然会触类旁通。很多道理,自个儿就悟出来了。或者,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小时候背的东西,突然会在某一个人生时刻,激发他的联想,由此真正地领悟了精义。所以,古人认为十三岁以前,是学习的黄金时候,千万不能放松。
  
  我们现在的家长都很喜欢孩子文武双全。大家发现没有,现在孩子的名字当中有一个字非常普遍,叫“( yūn )”。这样一个字,现在越来越多地被用来做孩子的名字。每年大家去看报纸上,考进大学的名录,经常会看到这个字。好多人不知道怎么念。这个字过去不怎么用,现在用得很多。也就是说,父母首先认为孩子都是宝贝,然后希望孩子文武双全,这是对的。但是,怎么让孩子文武双全?怎么让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使他能够具备将来为社会服务的技能?我们还是应该回到历史中,回到古人身上去看一看。
  
  我们可以举一个习武的例子。岳飞小时候的师傅是一个武林高手,叫周侗。岳飞和好几个师兄弟,王贵、张显、汤怀,都跟着周侗习武,都是岁数很小的时候开始的。这几个人刚开始差不多。岳飞跟他们师兄弟,基础是差不多的。但是,为什么后来岳飞会脱颖而出?而他另外的师兄弟,相对默默无闻?从一个故事就可以看出来。有一年的冬天,天特别冷,北风呼啸,大雪纷飞,天寒地冻,岳飞和他师兄弟当然都贪恋热被窝了,谁肯爬起来?都不愿意早晨练武。这个时候,只有岳飞把热被窝掀起来,出去练武,在雪地里舞剑。师傅周侗就看在眼里,当时就有一段话,他认定,在他的徒弟当中,岳飞将来成就最大,最有出息。当然,岳飞后来还是激励了他的师兄弟。这些师兄弟,后来也成为了将军,都带兵打仗,立有战功,但是跟岳飞都不能比。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从小开始打下学习的基础,形成学习的习惯是多么的重要。
  
  也许,好多父母会讲,孩子那么小,还是让他玩一玩,让他多一点童年的乐趣,这么说对吗?没有什么错。但是,这从小开始打下学习基础,形成好绝对不等于,你就可以不抓紧孩子的学习。孔子在《论语·宪问》里边有一句话,“爱之能勿劳乎?”什么意思啊?你爱他重要,能够让他不吃点苦吗?这是孔子的话。大家想想,对我们今天的父母,或者对我们今天教育孩子有没有启发意义呢?毫无疑问是有的。
  
  少年是一个人学习的关键期,这个时候打下的深厚基础,会在孩子成年后,充分地呈现出来。那么,当孩子还年幼时,父母究竟该如何教育子女呢?
  
  接下来《三字经》是哪四句呢?“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字面意思很清楚,一块玉石如果不经过雕琢,它是不能成为一件玉器,它只是一块玉石。人如果不学习的话,是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合适的,什么是不合适的。
  
  我在这里依然来举例子,说明这个问题,还是举岳飞。当岳飞已经成为手握重兵的大将以后,就有意识地去培养他的孩子岳云,也就是有意识地去雕琢他,希望能够把岳云培养成为一代名将。他是怎么培养岳云的呢?他把年仅十二岁的岳云,编入军队,编到岳家军里面,规定岳云:第一,不许穿丝绸,虽然你是大将之子,但你不许穿丝绸。第二,不得进酒肉。你不许喝酒,不许吃肉。每天跟着骑兵一起练习骑术。有一天,岳云跟着比他大好多的那些将士在练习骑术,一不小心,在过一道沟的时候,没注意,摔了下去,连人带马摔到沟里。放在今天会怎么样?放在今天,作为家长肯定会跑过去:“儿子,你是不是这儿摔一个疙瘩啊?是不是那儿骨头给摔坏了?要不这儿怎么给摔青了?”岳飞没有。他巍然不动,而且不许旁边的将领去把岳云扶起来。他是怎么处置的呢?喝令旁边执行军纪的军官打岳云军棍。才十二岁的孩子啊。旁边的将官当然是劝阻了,那么小的一个孩子,他跟着骑兵练习这些本领,已经为难他了,不小心摔了一跤,将军您还要打他军棍?很多人说情,可是岳飞不为所动,坚持用军棍责打了岳云。这也就是一种心态,孩子岳云是一块美玉,但是我要他成器,就必须从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细微的部分,来雕琢他,来培养他。果然,岳云后来成了一代名将。
  
  “玉不琢,不成器”出于《礼记·学记》,《三字经》里面好多句子,是从古代的经典当中摘出来的。我们也许会问,为什么要用玉来做比喻呢?中国大概是唯一一个有漫长悠久的玉文化的国家,过去讲究的是,君子每天都要佩玉,玉无故不得离身。为什么我们会形成这样一个漫长而悠久的玉文化呢?我们中国古代有个说法,叫做“君子比德于玉”。君子拿玉、美玉,来体现、来展现,或者来比喻君子所应该拥有的品德。所以,古人经常用拙玉来比喻自己。古人要使自己的修养,越来越完善,就像雕琢玉一样,所以《三字经》用“玉不琢,不成器”来做比喻。
  
  另外一点,今天我们挂在嘴边的话,切磋,说“咱俩切磋切磋”。现在咱们讲的“切磋切磋”基本上是电视剧里面的武打场景了,两个武林高手碰到一起,“来,咱们切磋切磋。”那接下来就应该动手了。古人不是这个意思。古人的“切磋切磋”是什么意思呢?切、磋、琢、磨,全部是古人玉器手工业上的用词。这四个字,全部是动词。采来一块玉石,外面可能是石头,先要把它切开,看里面有没有玉,有多少玉,这叫“切”。
  
  “磋”是指把玉和石头分离开来,把石头给磋掉,把玉给磋出来。“琢”就是把玉加以雕琢,让它形成一个大致的器具的样子。“磨”就是打磨,把这个玉器给磨光,最终形成一个作品,或者一个产品。所以《诗经》里讲“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讲的就是这个道理。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后,我们就可以看到,《三字经》所倡导的学习是一个过程,它像制玉一样,必须经过切、磋、琢、磨这样一个过程。
  
  俗话说,严是爱,宠是害,即使是美玉,也要下功夫雕琢。我们常常听说,有的孩子天资聪明,被人们誉为神童,但是,很多神童长大后,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这是为什么呢?
  
  在宋朝的时候,有一个小孩叫方仲永。他出生于一个贫寒的农家。这个农家完全没有读书人,家里当然不会有笔墨纸砚了。所以,方仲永从小不仅是书没有读过,而且连书都没有看到过。但是,这个孩子的天资实在是惊人。为什么呢?村庄里毕竟还有那么几个非常底层的读书人,经常在那里诗云子曰的,在念书。方仲永从小就听在耳朵里。到了四五岁的时候,有一天,方仲永在家里突然大哭,他的父母就去问他怎么了,为什么要哭呢,是要吃的呢,还是要喝的。他不,他要笔墨纸砚。方仲永突然要笔墨纸砚,父亲觉得很滑稽:“你这孩子,家里从来没这东西,你要这干嘛?”赶紧从邻居的读书人那里,借了一套笔墨纸砚,借回来以后,就问方仲永:“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你打算拿它干嘛呀?”方仲永说:“我要写诗。”当时就把父亲给吓愣了:
  
  “你还写诗?”谁知道方仲永拿起笔,就写了四句诗,而且还给这诗起了个题目,还很高雅。旁边的读书人一看,这是一首好诗啊。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从来不知道笔墨纸砚,从来没有见过书本的人,居然能够写这么好的一首诗,大家一致认为方仲永是天才。方仲永的父亲种了一辈子地,忽然有了这么一个儿子,有神童之名,当然很自豪,也很高兴。实际上就有点像咱们北方话讲的“显摆”,就叫儿子:“来!给叔叔作一首诗,给伯伯作一首诗。”方仲永都是出口成章。慢慢地,方仲永的名声传到了县城里。县城里好多富人,好多乡绅,就叫方仲永的爸爸把方仲永带来,来作诗给他们看,都觉得很棒。这些人也是出于好意,就开始资助方仲永的父亲:“你家出了一个神童,这是我们这一方乡土的荣耀,好好培养他,将来能够给我们这个地方争光。”谁知道方仲永的父亲就认为,方仲永既然是天才,那没什么必要再去培养了,整天就忙不迭地带着方仲永走街串巷,去展现本领。到了十二三岁的时候,方仲永依然还能作诗,但是这个诗和同龄人比起来,已经没什么差距了。到了二十岁的时候,方仲永还是能够写诗,但是他的诗歌,已经远远不如同龄人。这个故事就告诉我们,就算是天才,也需要后天进一步培养和教育。否则,天才只能泯灭,只能被浪费。我想这两个故事,从正反两个方面很好地说明了《三字经》的“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明白了这一点以后,《三字经》就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开始着手学习,在刚开始学习的时候,应该特别注意哪些问题。
  
  古时候,孩子的启蒙教育都是从哪三个方面着手的?而这些传统的教育内容,在当今社会中,是否还有保留的必要?
  
  《三字经》接下来讲的是,“为人子,方少时,亲师友,习礼仪。”孩子小的时候,应该特别注重三个方面:亲近良师,亲近益友,学习应对,即学习礼貌,懂规矩。《三字经》告诉我们,应该从这三个方面着手,来开始一个孩子的学习。在春秋的时候,郑国有一个乐师叫师文,他听说鲁国出了一个了不起的音乐大师叫师襄。于是,师文就远远地跑到鲁国去拜师襄为师。谁知道这个师襄眼界很高,轻易不招弟子,一再地回绝。师文当然一再地坚持,希望拜他为师,终于感动了师襄,收他为徒。但是,过去了两三年,师襄突然发现师文弹琴很怪,为什么怪呢?师文很勤奋,经常在那儿弹奏,在练琴,按理说这没什么不好。但是,师襄发现,师文从来都是弹几个乐章,弹几个片断,从来不演奏整篇的乐曲。师襄觉得很纳闷:“你跟我那么亲近,你学了两三年,居然连完整的曲子都不会弹,看样子你是没什么天分啊。得了,你回去吧,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师襄就把这个跟师文说了。师文怎么回答?师文说:“老师,我并不是不会弹完整的曲子,而是我知道,如果我一旦能够演奏完整的曲子的话,您就会认为我满师了,您就要让我走了,我就不会再有机会亲近老师了,所以我故意不弹。”师襄一听:“哦,你这学生还有这个心事,你弹一个来听听。”哪知道师文马上就演奏了一曲,非常完整。师襄终于认识到,这是怎样的一个学生。师襄破格同意师文慢点出师,你愿意跟着我还是跟着我。师文就接着亲近他的老师,细细地琢磨老师的技巧。师徒两个后来都成了齐名的一代音乐大师。这就是一个亲近老师的故事。
  
  在你刚开始学习的时候,除了有良师以外,你怎么去结交朋友,怎么能够找到益友,这里面有很大的学问。我们知道,古人极其重视、极其强调朋友的重要性,儒家的学说一向认为,朋友是建立在共同理想、共同道追求的基础上,共同的人格基础上的一种友好关系。中国古代有太多太多关于交友的故事,最有名的是桃园上的一种友好关系。我在这里也给大家讲一个交友的故事,虽然不像桃园三结义那么有名,但是好多人可能也听说过,这也是我们一个成语—“割席断交”的来源。汉朝的时候,有一对好兄弟,两小无猜。一个叫管宁,另一个叫华歆。两个人非常要好,要好到什么地步呢?坐在一张席子上一起读书,天天如此。古人坐在一张席子上,就等于咱们今天同坐一条板凳了,因为古人没有床,也没有今天这样的椅子,都席地而坐。有一天,两个人都在埋头读书,突然听到外面声音很响,很热闹。管宁依然读书,不受所扰,充耳不闻。而华歆,一下子跳起来,跑到门外面看热闹。回来告诉管宁:“兄弟,外面太好看了,太热闹了,我们这个地方来了一个新的官,正好在游街,你不去看看吗?”管宁拔出随身携带的刀子,一下子把他们同坐的那张席子割开,也就是说,我从今不跟你坐一块儿了,在古代就意味着断交。管宁就跟华歆说:“我们两个不是一类人,你太好那些浮名虚节,外边有一个新的官来,到我们这边来就任,鼓吹热闹,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啊?咱们现在应该一心读书啊。所以我看啊,咱们断交。”后来这兄弟两个果然分开。临分别的时候,管宁再一次跟华歆讲了这个道理,华歆也听不进去。后来的结果,华歆是被杀的,因为他趋炎附势。管宁虽然后来流落到了辽东,但是到了辽东以后,用仁义道德教化当地的百姓,得到百姓的爱戴和拥护,在历史上留下了不俗的名声。这就是“割席断交 ”的故事。也就是说古人把选择朋友,看成是多么严肃、多么重要的事情。
  
  除了尊师、择友,我们的古人还非常重视礼仪,把这三项内容,看成是儿童必备的启蒙教育。而在现代社会中,我们也一样重视礼仪,提倡讲文明、懂礼貌。所以中华民族一直都有礼仪之邦的美誉。那么,这种传承了千年之久的“礼”,它的实质究竟是什么呢?
  
  人应该怎样来体现自己对礼仪的感悟呢?《礼记》的第一句就是,
  
  “勿不敬,俨若思。”你千万不要不敬,你做什么事情,见什么人,都应该心怀敬意,应该尊重对方,应该有敬畏之心。你要端正颜色,像经常有事情在想,不要轻佻。所以,我们古代的小孩好多就是小大人。当然,我们今天可以去讨论,如此是不是把孩子的童趣都给消磨掉了。古人也再三地提出,千万不要把礼仪庸俗化,这也是今天我们特别要注意的一点。我们今天也非常讲究礼尚往来,但是,是不是就掌握了中国传统礼仪的真谛呢?未必。孔子就在《论语·阳货》里面讲,“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孔子的话是说:“礼啊,礼啊,难道讲的就是玉帛吗?”玉,古人非常珍贵的礼物。帛,就是很好的丝织品,古人是作为贵重礼物来送的。孔子就哀叹,当时好多人已经把礼仪给庸俗化了,把礼仪等同于礼物。孔子看不惯了,于是就发出了
  
  这样的感叹,也是一种告诫。所以,在现代社会,我们要讲礼仪,要真正把握中国传礼仪,就要真正把握中国传统礼仪的精神实质。统礼仪的实质。接下来,《三字经》讲的就是教学的内容与次第,孩子应该怎么样一步一步接受教育,应该按照怎样的轻重顺序来学习知识,这就是下一讲要讲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