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卷五十九 史部十五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传记类存目一

△《孔子世家补》·十二卷(永乐大典本)

宋欧阳士秀撰。士秀,庐陵人,仕履未详。是书成於淳祐辛亥。大抵据《皇极经世》以驳《史记·孔子世家》之讹。然邵子精於数学,不闻精於史学,所书先圣事迹,亦未必尽确。《自序》又称虑夫事之精粗隐显,大小本末,错糅其间,而不易见。则著《年表》以提其纲,列《世本》以类其族,且缀《弟子年名》於其终。於以稽其是非,用决群疑,而祛己惑。今考《永乐大典》所载,已无所谓《年表》、《世本》、《弟子年名》者,则已非完书矣。

△《孔氏实录》·一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末一条云:大蒙古国领中书省耶律楚材奏准皇帝圣旨,於南京特取袭封孔元措令赴阙里奉祀(案元措以金承安二年袭封衍圣公)。此书或即元措等所撰欤。首录历代褒崇之典,凡碑文、诏旨皆载其略。末载孔氏乡官甚详。然叙次颇无体例。如首载圣母颜氏及圣配亓官氏,而孔子以上历世之事独不一叙,疑或传写佚脱,非完帙也。考明《文渊阁书目》有《孔子实录》一册,《永乐大典》所载则作《孔氏》,未详孰是。然《文渊阁书目》传写多讹,未足尽据。今仍从《永乐大典》之名著於录焉。

△《孔子论语年谱》·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旧本题元程复心撰。复心字子见,婺源人。皇庆癸丑,江浙行省以所撰《四书纂释》进於朝,授徽州路教授。致仕,给半俸终其身。是编以《论语》各章分隶於《孔子年谱》之内,而又杂采《左传》诸事附会之。如云九岁见季札,观乐於鲁。三十五岁从昭公出亡,留齐七年。此因旁文而牵合孔子者也。又云五十三岁孔子聘於齐,执圭鞠躬如也云云。此因《论语》而妄生旁文者也。又云六十三岁厄於陈蔡,不得已,浮海至楚,曰道不行,乘桴浮於海云云。陈蔡之间何由浮海,郢都又岂海道可通,尤梦呓之语,可资笑噱者矣。至所分隶之《论语》,以《子钓而不纲》章为三十一岁,以《子以四教》章、《子所雅言》章、《子罕言》章、《子不语》章、《自行束脩以上》章为三十四岁,以《八佾》、《雍彻》诸章为三十五岁,以《君子食无求饱》章为四十三岁,《道千乘之国》章为四十八岁之类,不可殚数,均不知其何所据而云然。复心师朱洪范,友胡炳文,虽亦讲学之家,原不究心於考证,然不应缪妄至於如是。考篇末辨季本《圣迹图考》之妄。本,王守仁之弟子,元人何自见其书。殆明季妄人所为,而传录者伪题复心之名欤。

△《孟子年谱》·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旧本题元程复心撰。复心既作《论语年谱》,更取《孟子》七篇为编年。其以某章为某年之言,缪妄与《孔子年谱》相等。其谓孟子邹人乃陬邑,非邹国也。语极辩而不确,亦好异之谈。盖与《孔子年谱》一手所伪撰也。考朱彝尊《经义考》载谭贞默《孟子编年略》一卷,今未见其书。然彝尊所载贞默《自述》一篇,则与此书之《自述》不异一字。疑直以贞默之书诡题元人耳,伪妄甚矣。

△《阙里志》·二十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陈镐撰,孔允植重纂。镐会稽人,成化丁未进士,官至右副都御史,巡抚湖广。允植,孔子六十五世孙,袭封衍圣公。阙里向无志乘,仅有《孔庭纂要》、《祖庭广记》诸书。弘治甲子,重修阙里孔庙成,李东阳承命致祭。时镐为提学副使,因属之编次成志。崇祯中,允植重加订补,是为今本。以《图像》、《礼乐》、《世家》、《事迹》、《祀典》、《人物》、《林庙》、《山川》、《古迹》、《恩典》、《弟子》、《譔述》、《艺文》分类排纂。而编次冗杂,颇无体例。如历代诰敕、御制文赞,不入《追崇恩典志》,而另为《提纲》。《碑记》本《艺文》中一类,乃别增《譔述》一门,均为繁复。

△《孔颜孟三氏志》·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刘濬编。濬,永嘉人,成化中官邹县教谕。邹,孟子所生也,孟庙在焉。濬因考证孔、颜、孟三氏世系,以及褒崇诸典,汇辑成书。先以《地图》,次以《世系年谱》,次以《庙制》,次以《志事》。附《述圣》於卷后。而前列《提纲》一卷,则壬子四月紫阳杨奂所述《东游记》也。壬子为元宪宗二年。而濬於“壬子”下注云:“元宪宗淳祐十二年。”纪年既误,而又以宋理宗年号移之於元,殊为疏舛。即此一端,其他可概见矣。

△《孔孟事迹图谱》·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季本撰。本有《易学四同》,已著录。是书前说后谱,於孔孟事实颇有考核。如云孔子未尝至楚见昭王,孟子先至齐而后梁,此一二条皆有所见。然其馀大抵习闻者多。

△《素王记事》·(无卷数,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旧本卷首题明浙江严州府通判太原傅汝楫校正。则非汝楫所撰。卷末杨奂《东游记》之首,又题河南开封府知府西蜀黄濬辑录,则似为濬之所撰,然不列名於书首,而缀於书后。体例丛脞,殊不可晓。其书则摭拾《阙里志》为之,亦茫然无绪。盖当时书帕之本,本不以著书为事者也。(案:顾炎武《日知录》曰:昔时人觐之官,其馈遗一书一帕,谓之书帕。又曰:历官任满则必刻一书以充馈遗,此亦甚雅。而卤莽就工,殊不堪读。陆深《金台纪闻》亦称有司刻书,只以供馈赆之用。其不工反出坊本下。今藏书家以书帕本为最下,盖由於此。)

△《夷齐录》·五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张玭撰。玭字席玉,石州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南京户部右侍郎。永平府城西十八里孤竹故城有清德庙,以祀夷、齐。玭守永平时,因搜辑历代祀典、诸家艺文,编为一帙,据《目录》,原本有图。此本无之,盖为传写者所佚矣。

△《孔圣全书》·三十五卷(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

明蔡复赏编。复赏,巴陵人。卷端自题恩贡出身,南京户部修职郎,不知其为何官也。前有《自序》,称是书始成,就正於兵部侍郎姜廷颐。廷颐乃次为六卷。上卷曰《经书》,中卷曰《子史》,下卷曰《杂说》,首卷曰《帝王崇重盛典》,尾卷曰《经术经理世务》,六卷内复条分为四十卷云云。案《序》称上中下卷首尾卷只有五卷,不应称六卷。又书三十五卷与四十卷之数亦不合。其间鄙俚荒唐,庞杂割裂。鬼神怪诞之语,优伶亵诨之词,无不载入,谓之侮圣人可也。

△《尊圣集》·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陈尧道编。尧道里籍未详,嘉靖末,官大埔县教谕。是书分《图像》、《世家》、《事迹》、《遗泽》、《制敕》、《譔述》、《封事》七门。多剿袭《祖庭》、《纂要》诸书,无所考证。

△《仲志》·五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刘天和撰。天和字养和,麻城人,正德戊辰进士,官至兵部尚书,提督团营,谥庄襄,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乃天和官总督河道都御史时,以济宁仲家浅有先贤仲子祠,故志其建置之由,而并及其生平行事大略,名之曰《令名志》。崇祯中,仲子裔孙於陛等复增损旧本,易以今名。又绘像列图於卷首,殊不雅驯。

△《闵子世谱》·十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张云汉撰。云汉字倬侯,宿州人。是编兼及闵子后裔之事,故曰《世谱》。首《姓氏》,次《里居》,次《特传》、《列传》,次《祀典》,次《修葺》,次《官生》,次《世系》,次《迁徙》,次《复业》,次《列女》,次《艺文》,次《家约》。宿州旧有闵子墓,历代祠祀不绝。盖闵子本宿人。春秋时宿属青州,为齐地,故《家语》以为齐人云。

△《夷齐考疑》·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胡其久撰。其久,崇德人,隆庆丁卯举人,官龙南知县。是编以好事者所传《夷齐世系》,名字皆据《韩诗外传》、《吕氏春秋》而附会之。并以叩马、耻粟等事亦多不实,因各为驳正,而以先贤论定之语及传记诗文附其后。其议论亦颇博辨。然传闻既久,往事无徵,疑以传疑可矣,不必尽以臆断也。

△《夷齐志》·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白瑜撰。瑜字绍明,永平人,万历乙未进士,官至刑部左侍郎。事迹具《明史》本传。此书乃因张玭《夷齐录》损益而成,所载视旧《录》加详。

△《道统图赞》·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据卷首《樊维城序》,盖衍圣公家所刻。维城为万历己未进士,则此书出於明季也。即《圣迹图》旧本,而前增以伏羲、神农、黄帝、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十像,后附以颜、曾、思、孟林庙八图。虽以《图赞》为名,而仅图前有说数行,无所谓赞,尤不可解。

△《圣贤图赞》·(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此书摹仁和县学石刻而不著刊书人姓名。首冠以明宣德二年巡按浙江监察御史海虞吴讷《序》。谓像为李龙眠笔,高宗於绍兴十四年即岳飞第作太学。三月临幸,首制《先圣赞》。后自颜回而下亦譔词。二十六年十二月,刻石於学。又称旧有《秦桧记》,磨而去之。则是石刻之题识,非木本之跋语。故颜、曾二子后皆有高攀龙《赞》,知为近时人刻也。考《玉海》,绍兴十四年三月十一日己巳,幸太学,览唐明皇帝及太宗、真宗御制赞文,令有司取从祀诸《赞》悉录以进。二十四日乙亥,御制御书《宣圣赞》,令揭於大成殿刻石,颁诸路州学。二十五年,又制《七十二贤赞》,亲札刻石颁降焉。二十六年十二月戊午,廷臣请颁诸州郡学校,从之。据此,则高宗所撰《宣圣赞》,刊石在绍兴十四年;《七十二贤赞》,刊石在绍兴二十五年。《讷序》谓《先圣》及《七十二贤赞》俱於三十六年十二月刊石,殊误。所列七十二子,较《史记》及《唐六典》所载七十七人少十人,增五人;与《宋史·礼志》所载八十二人则少十人;与唐宋典制皆异。考《玉海》卷一百十三又云:高宗《七十二子赞》,去《史记》公良孺、公夏首、公肩定、颜祖、鄡单、句井疆、罕父黑、申党、原亢、颜何、公西舆如十一人,增申枨、蘧伯玉、陈亢、林放、琴牢、申堂续六人,遂为七十二人,与此书人数正合。然《玉海》谓所去十一人内有申党,而此书仍列申党;《玉海》称增申堂续,而此书於申党之外乃增申枨;互相剌谬。又如颜子封复圣公,曾子封宗圣公,皆始於元至顺中。绍兴中作《赞》,安得标此?又考唐开元二十七年赠颜子兖公,闵子以下至卜商九人皆侯,曾参以降六十七人皆伯。宋祥符二年,赠闵子以下至卜商九人皆公,曾参以下七十二人皆侯。今书标爵皆袭开元,高宗作《赞》亦不应近废祥符,而远从唐制,疑非宋之原石。且李公麟北宋人,安得至绍兴中作图。其图画诸贤,多执书卷,既非古简策之制。而樊迟名须,即作一多髯像;梁鳣字叔鱼,即作手持一鱼像;尤如戏剧,其妄决矣。

△《阙里书》·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沈朝阳撰,陈之伸补。朝阳,江宁人,天启间贡生,官池州府学教授。之伸,海盐人,仕履未详。是编杂采圣贤事迹,凑合成篇。每篇各系以《赞》,词意肤浅,考订甚疏。如《越绝书》所载子贡事之类,皆无所辨正。

△《圣门志》·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吕元善撰。元善字季可,号冠洋,海盐人,天启中官山东布政司都事,后殉流寇难。其书一卷为《圣门表传》,二卷为《从祀列传》,三卷为《四氏封典》,四卷为《礼乐》,五卷为《古迹》,六卷为《东野氏仲氏世系》,分子目六十有五。盖元善官山东时,所得孔氏诸家谱牒为详,因辑其宗系,述为此编。又取后代理学诸儒,附於弟子之后。然如魁名内阁,无关道统,而详悉胪列,别次於从祀诸儒之末,殊为不伦。又以诸儒未入祀典者,别载拟祀三十五人。中如岳飞之精忠,不在乎阐明理学;钱唐之直谏,亦未闻其诠释圣经;乃欲例诸历代儒林,拟议亦为失当。元善书成未梓,其子兆祥重加校订。海盐令樊维城为刻入《盐邑志林》中。末附崇祯初曲阜祠祀元善及四氏子孙等给匾案牍,冗杂尤甚。

△《三迁志》·五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吕元善撰。盖因史鹗、胡继先二家旧本为之订补。未脱稿而元善殉寇难。其子兆祥、孙逢时,乃续成之。所载孟庙事迹。每卷之中又各分三子卷,凡二十一类。每类前为四言赞一首,纪载颇详。而体例标目,俱未能雅驯。

△《宗圣志》·十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吕兆祥撰。案曾子祠墓皆在今山东嘉祥县。嘉靖中,诏录其后为五经博士世袭。求得其裔孙贤粹,居江西之永丰。令还嘉祥,世守祠庙。而历代崇祀本末,记载未备。兆祥始修订成书。卷一为《像图志》,卷二为《世家志》,卷三、卷四为《追崇志》,卷五、卷六为《恩典志》,卷七、卷八为《事迹志》,卷九至卷十二为《艺文志》。书成於崇祯中,而《世家志》述其谱系,乃载及国朝康熙中事,《恩典志》内亦载及顺治初年,不知何人所增,盖非尽兆祥之旧矣。

△《陋巷志》·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吕兆祥撰。颜子陋巷,相传在曲阜孔庙东北六百步,旧无记载。正德中,提学副使陈镐始为作志。万历中,御史杨光训又续编辑之。而兆祥是编盖因二家之本,重为订定。所载皆历代崇祀典礼,而冠以《退省》、《从行》诸图。

△《东野志》·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海盐吕兆祥撰,裔孙东野武订。考兆祥与武皆明末人。而是编二卷之末附录顺治、康熙中奏议,详载圣祖仁皇帝恩授东野沛然为五经博士。盖即沛然因兆祥旧志稍为续补也。前有吕化舜、方应祥《原序》。而《粘本盛跋》则作於康熙壬寅,《陈良谟序》则作於康熙丙寅,亦续刻所加也。考《元和姓纂》载,伯禽少子别为东野氏,则东野氏系出周公,更无疑义。世承厥职,原非滥膺。惟是所叙世谱,称第三代生二子,长晖次晞;六代生二子,长缙次绅。其人皆在春秋以前,则兄弟联名已在应玚、应璩之前。又二代东野宗,於田中胜处建祠以安先灵,则大夫之庙可不建於家。十六世东野获,字获德,号白云,则别号已见於战国。二十一代东野质,遭楚灭鲁,负子携谱,窜於东吴。是别族不必於太史,而战国之末尚延吴祚。盖谱牒之学,古来即不一说。司马迁叙五帝世系,往往与载籍牴牾。而白居易自叙世系,亦与《左传》相违。记载异同,固不足怪也。

△《孔子年谱纲目》·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夏洪基撰。洪基字元开,高邮人。其书成於崇祯中。於先圣事迹,分年编辑。各提其要为纲,而详载其事为目。於诸书异同,稍有订正,而亦未一一精核也。

△《孔门弟子传略》·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夏洪基撰。其书合《家语》、《史记》所载孔门弟子,得八十人。卷首《凡例》称,《家语·弟子解》止记姓名邑里,而言行散见别卷。《史记》杂撮经书,语无伦次。《四书人物考》及《备考》收录群书,庞乱无纪。是编各传首叙圣贤教学,次及行事,终以评语。於经史典确者大书,列为正传。事琐文异者小书附焉。妄诞者杂录备览。其搜择颇勤。然《论语》、《礼记》之文,人人习读,亦一字一句备录不遗,未免冗赘。卷末附录者九人,为仲孙何忌、仲孙说、左丘明、伯鱼、子思、孟子、颜涿聚、公罔之裘、序点,其辨仲孙说与南宫适为二人,颜涿聚与颜雠由为二人,《论语》左丘明与传《春秋》者为一人,皆为典核。至公伯寮之列於弟子,虽据《史记》,然明代已罢其祀,洪基仍滥载入,则不免失考也。

△《圣门志考略》·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惟书中自称其名曰淐。“桧树”一条后称崇祯三年庚午春,随其大父登岱,诣孔林。“祀典”一条后称康熙八年以廷对留京,则国朝人也。而考康熙庚戌进士题名碑,是科无名淐者,殆贡生也。其书杂抄阙里诸志为之,殊不足以资考证。

△《阙里广志》·二十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国朝宋际、李庆长同撰。际字峨修,庆长字简臣,俱松江人。《阙里志》自前明陈镐后,屡有修辑,皆芜杂不足观。康熙十二年,际为孔庙司乐,庆长为典籍,相与搜求典故,因旧志而增损之。分《图像》、《世家》、《礼乐》、《林庙》、《山川》、《古迹》、《恩典》、《弟子》、《职官》、《圣裔》、《贤裔》、《艺文》十二门。所载於故实较详,然亦不能有所考订也。

△《三迁志》·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孟衍泰、王特选、仲蕴锦同撰。书成於康熙壬寅。以吕元善旧志岁久漶漫,而国朝尊崇之典,及子孙世系、林庙增修,亦未纂录成编。乃以次辑补,分为二十一门。特选,滕县人。蕴锦,济宁人。衍泰为孟子六十五代孙,世袭五经博士。

△《孟子生卒年月考》·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阎若璩撰。若璩有《古文尚书疏证》,已著录。是编博引诸书,考孟子出处始末。初辨孟子所生之邹是邾非鄹。次考来往梁、齐、滕、宋之年月,中间旁及万镒、百镒之数,与所以去齐不入燕之故。而於生卒年月,卒无的据。案《山堂肆考》,具载孔孟生卒,谓孟子生於周定王三十七年四月二日,卒於赧王二十六年正月十五日,年八十四。若璩独不引之。盖先儒诂经,多不取杂书。郑玄注《礼记》“南风之诗”不引《尸子》,郭璞注《尔雅》“西王母”不引《穆天子传》、《山海经》,皆义取谨严,非其疏漏也。

△《孔子年谱》·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杨方晃撰。方晃字东阳,号鹤巢,磁州人。是书中三卷为年谱,以天、地、人分纪之。其前一卷曰《卷首》,末一卷曰《卷尾》。中间於《史记世家》历聘纪年、《阙里旧志》诸书颇有纠正。然注太冗琐,又参以评语,皆乖体例。至《卷首》本《祖庭广记》作《麟吐玉书图》,殊未能免俗。《卷尾》泛引杂史,为身后异迹。如鲁人泛海见先圣,七十子游於海上,及唐韩滉为子路转生诸事,连篇语怪,尤属不经矣。

△《至圣编年世纪》·二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灼、黄晟同编。灼字松亭,嘉定人。晟字晓峰,歙县人。是书成於乾隆辛未。一卷至十六卷为《至圣年谱》。十七卷至二十四卷为历代至国朝尊崇之典。冠以灼所作《孔子生日说》、《孔门出妻辨》、《增祀孔璇论》三篇。其《生日说》,谓《公羊》、《穀梁》二传与《史记》所记差一年。《公》、《穀》记其怀妊之年,司马迁记其诞生之年,殊为穿凿。自古及今,未闻以怀妊之年笔之於书者也。至《孔门出妻》,谓之记载舛误则可,必谓庶氏之母为庶子之母,子思嫡长,安得谓之庶乎。书中辨野合之说,病亦同此。周道衰微,百氏横议,造作言语以诬圣者,不可殚陈。史迁妄采,张华误述,不过断以一语,斥诸名教之外耳。乃附会其词,以为祷於尼山,野宿怀孕,故曰野合。是又愈凿而愈舛矣。

△《洙泗源流》·(无卷数,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前有《自序》,亦不署年月。《序》称所采始於尧、舜,以为洙泗之源。终於颜、曾、思、孟,为洙泗之流。今考其书,仅自唐、虞讫孔门弟子二十馀人至子思而止,未及孟子。盖不全之本。前有钱曾二印,一曰虞山钱曾遵王藏书,一曰雒阳忠孝家。篆刻拙恶,朱色犹新,盖庸陋书贾所赝托也。

──右“传记类”圣贤之属三十二部、二百三十一卷,内三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案:孔子称伯夷、叔齐为古之贤人。孟子亦曰:伯夷,圣之清者也。故孤竹之录得入《圣贤》。其馀非亲炙邹鲁之堂者,概不滥预焉。盖圣贤之名,惟圣贤能论定之。司马迁叙仲尼弟子为列传,而七十子之门人不及焉,孟子弟子亦不及焉,慎之至也。)

△《别本晏子春秋》·六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齐晏婴撰。其书原本八卷,已著於录。此本为乌程闵氏朱墨版。以《外篇》所载已见《内篇》者,悉移缀其文附於《内篇》各条之下。与梅士享所刻《管子》,同一窜乱古书。然今代所行,大抵此本。恐久而迷其原第,因附存其目,以著其失焉。

△《王文正公遗事》·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王素撰。素字仲仪,旦之幼子也,举进士,官屯田员外郎,历工部尚书,谥曰懿,事迹具《宋史》本传。是编所述旦事,虽子孙扬诩之词,然大概与史传相出入,旦本贤相故也。惟记真宗东封西祀之后,令近臣编录符瑞。旦言:两为大祀使,所奏符瑞,一一非臣目睹。今堂吏取司天监邢中和状,称有此瑞。乞令编修官实录臣奏,不可漏落一事云云。於事理殊为不近。盖旦於符瑞斋醮不能匡正,论者有遗议焉。故素以此阴解之,非实录也。晁公武《读书志》作四卷,注称凡五百条。此本仅一卷,盖非完书。然陈振孙《书录解题》已称一卷,则南宋末已行此节本矣。

△《韩魏公家传》·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记宋韩琦平生行事。陈振孙《书录解题》以为是其家所传。晁公武《读书志》则以为其子忠彦所撰录。公武去忠彦世近,当有所据也。其书随年排次,颇为繁冗。公武引陈瓘之言,谓魏公名德,在人耳目如此,岂假门生子姓之间区区自列。其说当矣。

△《韩魏公别录》·三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宋王岩叟撰。岩叟字彦霖,清平人,乡举、省试、廷对皆第一,调栾城簿,历枢密直学士,签书院事,事迹具《宋史》本传。岩叟尝在韩琦幕府,每与琦语,辄退而书之。琦殁后,乃次为《别录》三篇。上篇皆琦奏对之语,中篇乃琦平日绪言,下篇则杂记其所闻见也。《读书志》称以国史考之,岁月往往牴牾,盖失之诬。其书《读书志》作四卷。《书录解题》载有《语录》一卷,亦称与《别录》小异而实同。《别录》分四卷。此总为一篇,皆与此本三卷不合。其为何时所并,不可考矣。

△《韩忠献遗事》·一卷(内府藏本)

宋强至撰。至字几圣,钱塘人。诸书不详其始末。此书结衔称群牧判官、尚书职方员外郎。以其《祠部集》中诗文考之,则登第之后,谒选得泗州掾。以荐历浦江、东阳、元城三县令。终於三司户部判官、尚书祠部郎中。其《上河北都运元给事书》所谓四历州县、三任部属者,虽不尽可考,参以此书所题,尚可见其大略也。至尝佐韩琦幕府,故此编叙琦遗事颇详。世所传琦《重阳诗》“不嫌老圃秋容淡,且看黄花晚节香”句,诸家诗话,递相援引。其始表章者,实见至此篇焉。

△《丰清敏遗事》·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宋李朴撰。朴字先之,兴国人,绍圣中进士,官至国子祭酒,事迹具《宋史》本传。是书编次其师礼部尚书丰稷事迹。《宋志》著录一卷,与今本同。末有绍熙二年朱子《后序》,并附《墓志》、《本传》於后。稷历仕神宗、哲宗、徽宗三朝,屡著谠论,时称名臣。朴所叙录,较史传为详。书末又有《稷注孟子》三章、《幸学诗》一首及曾巩所赠歌行、袁桷《祠记》,则明景泰中其十一世孙河南参政庆所搜讨增入也。

△《种太尉传》·一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宋赵起撰。起字得君,自称河汾散人。河汾地广,不知其里贯何所也。其书专记龙骧四卫指挥使知延州种谔事迹。谔为世衡次子,与兄古、弟诊号“关中三种”,颇著威名。《宋史》附载《世衡传》后。起所叙述,较史加详。末云“次其行事,作《种谔传》”,而此本前题《种太尉传》。考史不言谔官太尉,此传亦无此文。盖自唐以后,武臣显贵者往往加至太尉,遂习为尊称,不必实居是职。如李煜归宋后只为特进陇西郡公,而徐铉奉诏往谒,乃语阍者,称愿见太尉。盖当时流俗有此等称谓,意其犹宋人旧题也。史称谔虽名将,而喜事贪功,实开永乐之衅。今《传》中无贬词,殆亦不无溢美矣。

△《三苏年表》·二卷(永乐大典本)

宋孙汝听撰。陈振孙《书录解题》载《三苏年表》三卷,右奉议郎孙汝听编,即此本也。然《永乐大典》所载惟存《苏洵》一卷、《苏辙》一卷。《苏轼》则别收王宗稷《年谱》,而汝听之本遂佚。盖当时编录,不出一手,故去取互异如是。今仍以《三苏年表》著录,从其本名也。

△《东坡年谱》·一卷(永乐大典本)

宋王宗稷撰。宗稷字伯言,五羊人。自记称绍兴庚申随外祖守黄州,到郡首访东坡先生遗迹,甲子一周矣。思诸家诗文皆有年谱,独此尚阙。谨编次先生出处大略,叙其岁月先后为《年谱》云云。今刻於《东坡集》首者,即此本也。迨国朝查慎行补注苏诗,於此《谱》多所驳正,皆中其失。盖创始者难工,踵事者易密,固事理之自然耳。

△《范文正年谱》·一卷、《补遗》·一卷、附《义庄规矩》·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年谱》一卷,宋楼钥撰。钥字大防,鄞县人,隆兴元年进士,官至参知政事,除资政殿大学士,提举万寿观,卒谥宣献,事迹具《宋史》本传。《补遗》一卷,不知何人所作。前有《自识》一条,谓取《旧谱》所未载者,见之各年之下。所摭《前谱》阙遗颇多,亦足以互相考证。元天历三年,仲淹八世孙国俊与《文正奏议》同刊行之。其《义庄规矩》一卷,则仲淹尝买田置义庄於苏州,以赡其族。创立规矩,刻之版榜,后其法渐隳。治平中,其子纯仁知襄邑县,奏乞降指挥下本州,许官司受理,遂得不废。南渡后,其五世孙左司谏之柔,复为整理,续添规式。其本为范氏后人所录,凡皇祐二年仲淹初定规矩十条,又熙宁、元丰、绍圣、元祐、崇宁、大观间纯仁兄弟续增规矩二十八条。其庆元二年十二条,则之柔所增定。书中称二相公者谓纯仁,三右丞者谓纯礼,五待郎者谓纯粹,皆其子孙之词也。

△《綦崇礼年谱》·一卷(永乐大典本)

宋綦焕撰。焕,崇礼孙也,仕至通直郎,知饶州德兴县,主管劝农事。是《谱》详叙历官,而系以所作诗文。崇礼有《北海集》,岁久散佚。近始搜《永乐大典》所载编次成帙。此《谱》颇可考其著作年月之前后焉。

△《吕忠穆公遗事》·一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陈振孙《书录解题》载之,亦不云谁作。所记吕颐浩言行,每条必曰公於某事云云。盖其后人所述也。

△《吕忠穆公年谱》·一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中颇载颐浩诗句,与他家年谱体例小异。

△《涪陵纪善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冯忠恕撰。忠恕,临汝人,绍兴初官黔州节度判官。其父理,师事伊川程子,与尹焞为同门友。忠恕又师事焞。焞自金人围洛,脱身奔蜀,绍兴四年止於涪。时忠恕官峡中,及迁黔州,往来必过涪。绍兴六年,焞被召赴都。明年,忠恕以鞫狱来涪,因?绎旧闻,辑而录之,以成此编。忠恕之侍焞多在涪,涪为程子谪居之地,而是书之成又適在涪,故以《涪陵纪善录》为名。前有忠恕《自序》。《宋史·尹焞传》称,焞言行见於《涪陵纪善录》为详,则修史时即采此书也。

△《尹和靖年谱》·一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和靖,尹焞谥也。据书中称谓,盖其门人所编。焞讲学以存养为先,著述无多。又立朝不久,亦无所表见。故是《谱》所记事迹,殊甚寥寥,又不及《涪陵纪善录》矣。

△《周子年谱》·一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宋度正撰。正字周卿,合州人,绍兴元年进士,官至礼部侍郎,事迹具《宋史》本传。是编乃嘉定十四年正官於蜀时所作。自云於周子入蜀本末为最详。其他亦不能保其无所遗误。此本前有《像赞》,后附《行录》、《志铭》及《宋史》本传。盖后人又有所增入,非正原本矣。明张元祯尝与《朱子年谱》合刻之。

△《二梅公年谱》·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梅询年谱》一卷,宋淳熙中陈天麟撰。《梅尧臣年谱》一卷,元至元中张师曾撰。二人皆籍宣城,与梅氏为同里也。明万历中,梅一科合而刻之。又於《询谱》后载《诗略》一卷、《附录》一卷,《尧臣谱》后载《文集拾遗》一卷、《附录》一卷。

△《韩柳年谱》·八卷(编修汪如藻藏本)

《韩文类谱》七卷,宋魏仲举撰。仲举,建安人,庆元中书贾也。尝刊《韩集五百家注》,辑吕大防、程俱、洪兴祖三家所撰《谱记》,编为此书,冠於集首。《柳子厚年谱》一卷,宋绍兴中知柳州事文安礼撰,亦附刊集中。近时祁门马曰璐得宋椠《柳集》残帙,其中《年谱》完好,乃与《韩谱》合刻为一编,总题此名云。

△《朱子年谱》·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宋袁仲晦撰。案《朱子年谱》,宋洪友成刻者为洪本,闽省别刻者为闽本,明李默刻者为李本。此本前有朱子后裔怀庆《序》,谓因各本不同,因订正重刊。然校以王懋竑本,此本犹多漏略,不能一一精核也。

△《君臣相遇录》·十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载宋韩琦事迹。考晁、陈二家书目,自今所传《韩魏公家传》、《韩魏公别录》、《韩忠献遗事》外,尚有《韩魏公语录》一卷。又韩忠彦所撰《辨欺录》一卷。《语录》即《别录》之文,而颠倒其先后,惟卷末多一条。《辨欺录》为忠彦记其父嘉祐末命事,与文富诸人辨。今虽未见其本,而书中大旨皆可考。惟此书晁、陈皆不著录,不知何人所作。盖南宋时其家子孙所为。合《辨欺录》、《别录》所载裒为一书。观书末载曾孙名十二人,而无侂胄,盖讳而削之,知其成於开禧后矣。

△《鄱阳遗事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陈贻范撰。贻范,天台人。初,范仲淹尝守鄱阳,有善政,饶人为之立祠。绍圣乙亥,贻范为通判,因取仲淹在饶日所修创堂亭遗迹及其游赏吟咏之地,采而辑之,以志遗爱。自《庆朔堂》至《长沙王庙记》,凡十有三目。前有贻范《自序》。

△《范文正遗迹》·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辑范仲淹生平游历。自其出於吴中,长於山东,以及洛阳、陕西、睦池、饶润诸地为仕宦所经,后人传为遗迹者。采其名目,共为一编。间附以前人题咏碑刻。至於西夏堡寨,亦并载之。中有《文正书院》等六图,为仲淹裔孙安崧所绘,盖亦其后人所编也。

△《言行拾遗事录》·四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记范仲淹言行事迹为《行状》、《墓志》所未载者,故曰《拾遗》。大抵取诸《实录》、《长编》、《东都事略》、《九朝通略》诸书,而说部之可采者亦附列焉。其第四卷所录,则仲淹子纯佑、纯仁、纯体、纯粹四人遗事也。

△《道命录》·十卷(内廷藏本)

宋李心传编。心传有《丙子学易编》,已著录。是书载程子、朱子进退始末。备录其褒赠、贬谪、荐举、弹劾之文。《宋史》心传本传作五卷。此本十卷,与本传不合。考卷首元至顺癸酉新安程荣秀《序》,称宋秀岩先生李公《道命录》五卷,刻梓在江州,毁於兵。荣秀尝得而读之,疑其为初稿,尚欲删定而未成者。斋居之暇,僣因原本,略加釐定,汇次为十卷如左云云。然则此为荣秀所编,非心传之旧稿矣。《永乐大典》载有心传原本。然所记惟程子事,与此本前六卷相同者过半。此本所有而《永乐大典》不载者凡二十八条。《永乐大典》所有而此本不载者凡八条。第七卷以下《永乐大典》全无之。则荣秀大有所增删,亻并所记朱子诸条亦疑为荣秀所附益。则所谓略加釐正者,特讳不自居於改窜耳,非其实也。其大旨不出门户之见。其命名盖以孔子比程朱,然於道命之义亦未得其解。御制《诗序》及《识语》已辟之至悉,兹不具论焉。

△《饶双峰年谱》·一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双峰,宋饶鲁号也。鲁自称从黄幹、李燔游,距朱子仅再传。当时重其渊源,多相趋附。历主讲於东湖、白鹿、西涧、安定诸书院。故是《谱》所记,亦惟讲学之事为详。案周密《齐东野语》,深致不满於鲁,且称其自诡为黄幹弟子。疑以传疑,盖莫能明,然亦不足深辨也。

△《许鲁斋考岁略》·一卷(永乐大典本)

元耶律有尚撰。有尚字伯强,号迂斋,东平人,以伴读功授助教,历昭文馆大学士,谥文正,事迹具《元史》本传。世祖时,许衡除中书左丞,固辞不受。因上奏取旧门生十二人为伴读,有尚其一也。是编载衡言行较史为详。然大端已具於史矣。

△《刘文靖公遗事》·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元苏天爵撰。天爵有《名臣事略》,已著录。是编乃所述容城刘因行实也。考天爵《名臣事略》第十五卷,即纪因事。然此卷所述,皆《事略》所未言。天爵於《事略》既成之后,别采旧闻,补其所阙,故命曰《遗事》。《元史》刘因本传多采用此卷,亦以后来搜辑较为详备欤。

△《辜君政绩书》·二卷(永乐大典本)

元陶凯撰。凯字中元,江都人。以至正七年丁亥乡试榜授永丰教谕。适永丰令辜中受代去,县之父老子弟愿以中善政刻诸石。凯因序中政绩,为此书,以《赠言》、《学记》等篇附焉。

△《思贤录》·五卷、《续录》·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元谢应芳撰。应芳字子兰,武进人。至正中荐授三衢清献书院山长,阻兵不能赴。明洪武中,归隐横山以终。自号龟巢老人。事迹具《明史·儒林传》。是编为其乡宋宝文阁直学士邹浩而作。《正录》成於至正十五年,分为五目,曰《事实》,曰《文辞》,曰《祠墓》,曰《祠墓废兴》,曰《古今题咏》。有杨惟桢、郑元祐二《序》。《续录》则皆应芳及知府张度等祭墓之作,成於明洪武十二年。其中又载有洪武十三年以后祭文、碑记诸篇,迄於正统十年,则后人所附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