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卷六十 史部十六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传记类存目二

△《草庐年谱》·二卷、《附录》·二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危素撰。素字太朴,金谿人,元至正中官至礼部尚书、参知政事、翰林学士承旨。出为岭北行省左丞,后退居房山。淮王监国,起为承旨如故。明洪武二年,授翰林侍讲学士。后因御史王著等论素不宜列侍从,谪居和州以卒。事迹具《明史·文苑传》。初,吴澄孙当尝编次其祖生平事迹为年谱。素为澄之门人,因重加订正,刻於至正乙巳。至明嘉靖甲寅,澄裔孙朝祯复增入《行状神道碑列传祭文》一卷及《历代褒典奏议文移》一卷,邹守益为之序,即此本也。

△《褒贤集》·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题撰人名氏。取宋元人著作有关范仲淹者及朝廷所降文牒等类,合为一书。一卷为传、碑、铭、祭文,二卷为优崇典礼,三、四卷为碑记,五卷为诸贤赞颂、论疏。中间载至元顺帝至正间,则明初人所编也。

△《滁阳王庙岁祀册》·一卷(左都御史张若溎家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明初追封郭子兴为滁阳王,立庙滁州,令有司岁时奉祀。此本前列洪武十五年敕谕一通,具载祀典规条及守庙人户。次为太常寺丞张羽所撰滁阳王庙碑文,盖即从庙中碑刻抄出别行者也。

△《钟鼎逸事》·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李文秀撰。文秀,昆明人,黔宁王沐英之阉竖也。是编皆纪英行事。前列《祠堂碑记》三篇,后为《言行拾遗录》十一条,各为之论。末附唐愚士赠文秀诗一篇,而冠以张紞、刘有年、王汝玉、王骥《序》四篇。《骥序》题洪武壬午,《汝玉序》则书元年十二月,而劖去年号二字。盖汝玉作於革除以前,而刻於革除以后,故削建文年号。《骥序》作於燕王篡立以后,故奉仍称洪武三十五年之诏耳。阍寺之作,本不足录。而英本名臣,文秀所录尚与史传相出入,无诡词夸饰、变乱是非之事。故姑存其目焉。

△《直道编》·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陈怡编。怡,吴县人,仕履未详。其祖祚,字永锡,永乐辛卯进士,授河南布政司参议,坐事落职,洪熙初,起为监察御史,终於福建按察司佥事。历官俱有直声。怡因辑其年谱、行状、墓表、挽诗之类,以成此书。吴宽为题此名。与《明史》祚本传亦大致互相出入。案《千顷堂书目》,载有孙堪《直道编》,纪御史陈祚事。堪,嘉靖中人。今未见传本。其与此书为一为二,莫之详矣。

△《翊运录》·二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刘廌编。廌诚意伯基之孙也。是书成於永乐中。集其祖父所得御书、诏诰及行状、事实,以为此录。取诰文中“开国翊运”之语为名。同郡王景为之序。成化中,巡按浙江御史戴用以版久漶漫,因增辑重梓,杨守陈为之序。嘉靖初,从处州府知府潘润之请,以基九世孙瑜袭爵。瑜因复增入袭封诰敕,及部议、题本、谢恩表之类,自为《后序》。二卷之首。杂入基表颂五篇,颇为不伦。以序文考之,即瑜所增入。盖徒欲侈陈祖德,为阀阅之光,而未知著述体例者也。

△《崔清献全录》·十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明崔子璲编。其书成於永乐中,皆其五世祖与之之遗事、遗文也。与之字正子,广州增城人,绍熙四年进士,理宗时累官广东安抚使,拜参知政事右丞相,致仕卒,谥清献,事迹具《宋史》本传。与之所著有《菊坡文集》,佚於兵火。又有《岭海便民榜》、《海上澄清录》二书,皆记其当时政事,后亦不传。仅存其《言行录》三卷、《奏札诗文》五卷,子璲因裒为一编。又以理宗御札及诸家诗文为《附录》二卷。其《言行录》三卷,《林钺跋》称宋太社司令李公裒辑,而不载其名。《宋端仪序》称略为更定。《甘镛跋》又称旁考史传,补其脱略。然则已非原本矣。又蒋曾荣家别有写本,分为二集。《内集》二卷,前卷为《言行录》,后卷为《奏札诗文》。《外集》三卷,上卷为所赐诏札,中卷为《宋史》本传及《续通鉴纲目》诸书所记与之事,下卷为题赠诗文。题其十世孙爌所重编,成於嘉靖庚申。前有《测引》一篇,称重编先录既成,有谓不当以行先言者,有谓不当以臣先君者。后见旧版篇次记号,乃知新本为后人剷改。爌所重编,实还其旧。今观其书,虽并十卷为五卷,而序次略与子璲本合。则所谓还其旧者,确不诬也。

△《陆右丞蹈海录》·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丁元吉编。元吉,镇江人。是书成於成化中,记宋陆秀夫海上死难事迹。采《宋史》本传及龚开所作《传》、黄溍所作《年谱》,益以诸家题咏,汇为一编。并载秀夫遗文二首。末附《桑海遗录序》、《大忠祠碑》及祭文一首。

△《张乖崖事文录》·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颜端、徐浣同编。端,应山人,官成都县教谕。浣,杭州人,官华阳县教谕。前有文安《邢表序》,盖弘治三年表为四川左布政使,以张咏为蜀名宦,故属二人辑录此编。一卷为《本传》及事实,二卷为遗文十二篇,三卷、四卷为同时赠答及后人祠记祭文之类。《咏全集》尚有传本,端等未见,故所辑颇挂漏焉。

△《李卫公通纂》·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王承裕撰。承裕字天宇,三原人,吏部尚书恕之子,弘治癸丑进士,官至南京户部尚书,谥康僖,事迹附见《明史》恕传。承裕与唐李靖为同里,故既为建祠,又纂其遗事为此书。《明史·艺文志》著录,作四卷。此本凡《史牒纂》一卷、《遗作纂》一卷、《文集纂》一卷、《存迹纂》一卷,与《明志》合。所载皆习见之文。至《李卫公问对》一书,出自阮逸伪托,而一概列入,绝无辨证,可知其考订之疏矣。

△《阳明先生浮海传》·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陆相撰。相字良弼,馀姚人,弘治癸丑进士,官至长沙府知府。是书专纪王守仁正德初谪龙场驿丞,道经杭州,为奸人谋害,投水中。因飘至龙宫,得生还之事。说颇诡诞不经。论者谓守仁多智数,虑刘瑾追害,故弃衣冠,伪托投江,而实阴赴龙场。故王世贞《史乘考误》尝力辨此事为不实。而同时杨仪《高坡异纂》亦载此事,与相所纪略同。盖文人之好异久矣。

△《朱子实纪》·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戴铣编。铣字宝之,婺源人,弘治丙辰进士,官至给事中,以疏弹太监高凤,下诏狱,廷杖创甚而卒,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详述朱子始末。首曰《道统源流》、《世系源流》,次《年谱》,次《行状》、《本传》,次《庙宅》,次《门人》,次《褒典》,次《赞述》,次《纪题》。其书本因《年谱》而作,其标曰《实纪》者,铣《自序》称,谓之《年谱》则绍乎前、彰乎后者不足谈。必曰《实纪》,然后并包而无遗。盖《年谱》主於明朱子学问之序,出处之道。而铣是书则主於以推崇褒赠,夸耀世俗为荣。其立意本各有取也。

△《韩祠录》·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叶性、谈伦同编。性,里籍未详,官潮州府同知。伦,上海人,天顺丁丑进士,官至工部右侍郎。然是编前有翰林院检讨盛端明《序》,称性编录未成,以述职北上。伦时为潮州知府,因续成之。考书成於正德甲戌,上距天顺丁丑,已五十八年。且作《序》之盛端明为弘治壬戌进士,上距天顺丁丑,亦四十六年。与伦似不相及。即伦老而尚存,亦不应七八十岁尚为知府,后乃忽至九卿。疑为别一谈伦,名姓偶同也。其书首载《韩愈遗像》及《韩山书院》、《鳄鱼》、《韩木》诸图,次《唐书》本传及愈谪潮州时所作诗文,次记祠制、祭仪及后人碑记、诗赞,末附载赵鼎《得全书院记》、陆秀夫《马发祠记》。以皆在潮地,故并录之。其《南珠亭记》一篇,则又以潮之人物代兴,归美於愈云。

△《奕世增光录》·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道行编。道行字明南,阳曲人,嘉靖庚戌进士,官至左布政使,是为续五子之一,《明史·文苑传》附见《王世贞传》中。是书乃其官常镇兵备副使时为魏校所刊也。第一卷至五卷载敕命、祭文以及同时诸人赠答书启,第六卷载校行状、诔词及遗事,七卷、八卷则文稿备遗也。因校诰敕中有“永增奕世之光”语,遂以名其书焉。

△《薛文清行实录》·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鸿撰。鸿,河津人,官石灰山关税大使,薛瑄之曾孙婿也。是编第一卷为瑄像赞、行状、神道碑、事实。二卷为《请从祀疏》七篇。三卷为祠堂、书院诸记六篇,祭文三篇。四卷为《读书录》、《文集》诸序四篇,诗五首。第五卷则杂录柱联之类,而附以《薛氏历世科贡传芳图》。前有《乔宇序》,作於正德辛未。而奏疏有隆庆五年,祭文有万历二十六年,所记科贡有崇祯壬午、癸未。则瑄后人以次续入,非鸿之旧也。

△《商文毅公行实》·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商汝颐编。汝颐,商辂孙也。以辂遗集两毁於火,恐先德不传,乃裒为是书。凡王献所作《行实》一篇,尹直所作《墓志铭》一篇,杨子器所作《神道碑》一篇。末有正德十年汝颐《自跋》。正德十六年刊版,王子言又为之跋。

△《商文毅年谱》·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商振伦撰。振伦,辂之玄孙也。书前有小像八幅,自乡试第一迨官至谨身殿大学士皆图画之,殊未能免俗。其《言行录》一卷,则辂孙汝泰所作,振伦并刊之也。

△《传信辨误录》·一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陈虞岳撰。虞岳,泰和人。正统间辅臣陈循五世孙也。土木之变,循在内阁为首揆。及景帝欲废英宗太子,循依违不能匡正,以此为当世所讥。陈建通纪载其事。虞岳以为诬蔑其祖,乃作此书以辨之。首为诸名公叙略节略。次为传信六条,一曰《首定储宫之策》,一曰《力沮南迁之议》,一曰《计退德胜之围》、一曰《密运回銮之略》,一曰《保护南宫苦忠》,一曰《请复南迁谠疏》。所引诸书,惟《力沮南迁》一条,《弇山堂别集》及《丛记》载有循名,其五事则皆无确证。次辨诬五条。一曰《辨不诤易储之误》,一曰《辨徐有贞馈玉带之误》,一曰《辨请治龚遂荣狱之误》,一曰《辨翰林用杂流之误》,一曰《辨申明制科之误》。其意与《孤儿吁天录》同,亦孝子慈孙不得已之苦心也。

△《夏忠靖遗事》·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夏崇文撰。崇文字廷章,湘阴人,成化戊戌进士,官至南京太仆寺少卿。盖夏原吉之孙也。是编追述原吉历官始末甚详。於世所传慈感蚌珠事,删之不载,体便颇为严谨。然原吉治水,功在东南,其方略亦不备载。殆以事具国史耶。惟燕王篡立,原吉称臣,此所谓范质生平惟欠周世宗一死者也。而此云“或执之以献燕王”,是则子孙之词矣。

△《云林遗事》·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顾元庆撰。元庆字大有,号大石山人,长洲人。都穆之门人也。此书皆纪倪瓒事迹,分《高逸》、《诗画》、《洁癖》、《游寓》、《饮食》五门。崇祯间,常熟毛晋别有刻本,云从天竺僧寮见之,不著作者名氏,较此本所载稍繁。而此本后附赠诗及志铭二首,则毛本无之。江宁李蘅尝刻其本於所辑《璅探》中,题云顾元庆撰。虽未知所据,然考元庆所著,尚有《瘗鹤铭考》、《夷白斋诗话》,盖亦雅士。《苏州府志》载其兄弟皆纤啬治产,惟元庆以图书自娱。王穉登往访之,年七十五,犹酬对不倦。是其志趣与瓒相近。或辑此编以明所尚,亦事理所有矣。

△《旌孝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载成化十一年旌表朱灏孝行事。考朱观潜跋朱存理遗文后曰:野航先生著述甚富。自铁网珊瑚世有刊本、珊瑚木难好事传抄外,只购《楼居杂志》一卷、《旌孝录》一卷,并诗文数十篇云云。则此编存理所辑也。灏字景南,长洲人,即存理之父。亲殁负土成坟,庐於其侧,有驯乌之异,诏旌其门。存理字性甫,博雅工文,终於布衣。

△《岳庙集》·四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旧本题明徐阶编,张庭校,焦煜刊。而首载《阶序》,称从黄山焦子请所辑武穆祠诗文读之。又云:“因不自量,谋於五山张子而去取之。”则煜之初稿,而阶与庭为之删定。《庭序》则云:黄山子谓少湖子与庭曰:“盍校之,我将刊焉。”因取汪氏所辑抄本往复参校,则初稿又非煜作矣。大抵杂出众手,不可名以一人也。原本凡《传》一卷、《制》一卷、《议序记》一卷、《辞乐府诗》一卷,而附以《岳武穆遗文》一卷。今以《武穆遗文》析出,别入《集部》,故此本以四卷著录焉。阶字子升,华亭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武英殿大学士,谥文贞,事迹具《明史》本传。庭自署曰眉山。煜自署曰宛陵。考太学进士题名碑,嘉靖癸未科有张庭,四川夹江人;焦煜,南直隶太平人,皆阶之同年,当即此二人。至所谓汪氏者,则不可考矣。

△《吴疏山集》·十七卷(江南巡抚采进本)

明吴悌撰。悌字思诚,疏山其别号也。金谿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兵部侍郎,谥文庄,事迹具《明史·儒林传》。其学出於王守仁,然清苦刚介,卓然不愧於儒者,非姚江末流,提唱心学,恣为横议者比。集止三卷。然据原《跋》,则尚有赝作《聂氏墓志》、《胡氏表》二篇窜入。第四卷为《言行录》,乃悌门人李约所编。第五卷以下皆诰敕及表章颂美之文,其后人屡屡重刊,辗转附益者。盖原本名《纪实录》,乃传记之流,体例不妨如是。此本改题曰《集》,遂使附录之文至十四卷。末大於本,失其初编之旨矣。今从《崔与之集》之便,仍入之《传记类》焉。

△《胡梅林行实》·(无卷数,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胡桂奇编。桂奇,绩溪人,兵部尚书宗宪之子。此书即纪宗宪行实。梅林者,宗宪别号也。宗宪平倭之功,载在史册,不容湮没。至其比附严嵩、赵文华,公论亦不可掩。此书出其后人之手,固未可据为徵信矣。

△《忠烈编》·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孙堪、孙墀、孙升同编。三人皆巡抚江西副都御史馀姚孙燧之子也。燧遇宸濠之变,抗节被戕。堪等汇其制诰、卷牍、碑状、志传以及诔祭之文,编为此集。曰忠烈者,嘉靖初所赠谥也。《序》为嘉靖辛亥严嵩撰。其言不足为燧荣。盖其后人印行,偶失刊削耳。

△《郑端简年谱》·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郑履淳撰。履淳字叔初,海盐人,嘉靖壬戌进士,官至光禄寺少卿,事迹具《明史》本传。履淳为郑晓之子,故追述晓事,以成此谱。凡晓所作奏疏、诗文皆一一附载其中。如《盐政坏於折色》及《海盐官军宜掣回卫所操练》诸疏,颇足补史志所未备,然冗漫亦由于此。末附祭文、诰谕、恤典、墓志、行略之类,於谱例已为复出。又以履淳所作思亲诗文附镌於末,多至三卷,於体裁尤不协矣。

△《董子故里志》·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李廷宝撰。廷宝字国用,号浍溪,曲沃人,嘉靖中官景州知州。考《汉书》称董仲舒广川人。而广川地大,今山东德州、直隶景州、枣强县皆其故地。故三邑皆祀董子,皆有董子故迹。其作志书,皆自以董子为乡人。德州斥景州之牵引,景州斥德州之附会,枣强又出而斥二州之影占。数百年来,喧如聚讼,迄今未有所归。廷宝官於景州,故据广川里名,定仲舒为景州人。而所载马伟《董子辨》一篇,又以董学村割隶故城,欲引之以为故城重。夫惠、跖兄弟,不以惠而宽跖;向、歆父子,不以向而荣歆。况夫前代乡贤,何关后人之事。郡邑志乘,锢习相仍,纷纷为无益之争,皆其所见之小也。

△《濂溪志》·九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李桢撰。桢字维卿,安化人,隆庆辛未进士,官至南京刑部尚书,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虽以濂溪为名,似乎地志,实则述周子之事实。首载《太极图说》、《通书》,次墓志及诸儒议论、历代褒崇之典,次古今纪述,次古今题咏并祭告之文。

△《濂溪志》·十三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明李嵊慈撰。嵊慈字元颖,龙城人,官道州知州。是编因李桢《旧志》稍为辑补,无所考证阐明。

△《东方类语》·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维陛撰。维陛,海盐人。是书皆类聚汉东方朔事迹。自《列传》、《别传》、《外传》以及《琐语》、《神异经》、《十洲记》诸书,无不采撮。创立十目,分为内外二篇。《内篇》记其常事,《外篇》则涉神仙家言。其条例内辨史记东郭先生为临淄人,与东方朔之为厌次人,地各不同。自来引用多误,亦稍有考核。然其徵引猥杂,究不能出小说之门径,不足据也。

△《二程年谱》·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唐伯元撰,国朝黄中订补。伯元字仁卿,澄海人,万历甲戌进士,官至南京吏部文选司郎中,事迹具《明史·儒林传》。中字平子,号云瀑,舒城人。考二程遗书,有《伊川年谱》而无《明道年谱》。《宋文鉴》所载《明道墓志》,朱子又偶未见,故别为之行状。此书取《明道行状》改为《年谱》,又取《伊川年谱》小变其体例,均无所考正,仅因袭旧文而已。

△《涑水司马氏源流集略》·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司马晰编。晰字宗晦,夏县人,万历癸卯举人,宋司马光十七世孙也。卷首《自序》云:自先文正公居於河洛,竁於鸣条,而曾孙开国公扈迁东粤,家於会稽。南北相距殆四千里,代次相承凡十馀世。於是北人以涑水氏为无后,南人以山阴氏为失祖。是编所辑,先之以行事系籍之实,继之以制诰图跋之传,终之以纪述标题之富。其意盖将搜采以备家乘。而第八卷中有积德之什,乃载晰由山阴复归於夏县,万历癸卯乡试第一,里人赠贺之作。是又蔓延附载,不出谱牒之窠臼矣。

△《武侯全书》·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士骐撰。士骐有《驭倭录》,已著录。是编述诸葛亮始末。首《三国志》本传。次张栻《补传》。次《鼎立》、《继统》、《连吴》、《南征》、《北伐》、《遗命》、《调御》、《法简》八篇,以补张《传》。次《心书》。次《新书》。次《阵图》。次《篇翰》。次《世系》。次《朱子纲目》。又附录后人评论、诗赋、杂文三卷终焉。按陈寿《进诸葛氏集表》云:删除重复,随类相从,凡为二十四篇,具列其目於传后。今其书久不可见。是书搜罗完备,而《心书》、《新书》之类,真伪芜杂,未能删汰。诸篇分隶,亦或未当。后杨士伟因士骐此本,别改定为《诸葛书》,较为精核。以创始者为士骐,故仍存其目焉。

△《米襄阳外纪》·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范明泰撰。明泰字长康,嘉兴人,万历庚子举人。是编纪米芾遗事,分《恩遇》、《颠绝》、《洁癖》、《嗜好》、《麈谈》、《书学》、《画学》、《誉羡》、《书评》、《杂记》、《考据》十二门,多不著出典,未足依据。亦时有舛讹,如《恩遇》第一条云:皇祐二年诏米芾以黄庭小楷作《千字文》。考芾生於皇祐三年辛卯,则所称写《千字文》在生前一年矣,有是理乎?

△《米芾志林》·十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亦题明范明泰撰。与《襄阳外纪》并同,惟后附刻《襄阳遗集》一卷,为明泰所辑。盖未见《宝晋英光集》,故有是刻。又《海岳名言》、《宝章待访录》、《研史》各一卷,则皆芾之遗书。然《书史》、《画史》竟不编入,亦殊疏漏矣。

△《精忠类编》·八卷(左都御史张若溎家藏本)

明徐缙芳撰。缙芳字奕开,晋江人,万历辛丑进士。官至监察御史,事迹附见《明史·刘策传》。是编辑录宋岳飞事实艺文。首为《表类》,纪姓氏世系之属。次为《传类》,记生平始末。次为《遗翰类》,皆飞诗文。次为《宸纶类》,皆高宗所赐,载於《金陀稡编》者。次为《褒赠类》,皆历代制诰案牍。次为《家集》类,皆岳珂之文有关於飞者。次《异感类》,纪诸灵应。次《诗类》、《文类》,则皆后人题述之作也。编次颇无条理。而《异感类》中如疯魔行者骂秦桧、胡迪入冥之类,尤类传奇、演义。飞之忠烈,自与日月争光,不假此委巷之谈,侈神怪以相耀也。

△《薛文清年谱》·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明杨鹤撰。鹤字修龄,武陵人,万历甲辰进士,官至兵部尚书,总督陕西三边军务,事迹具《明史》本传。考是书后有鹤《自跋》,称本薛瑄门人张鼎所编。岁久版佚,瑄八代孙士宏偶以旧本示满朝荐及鹤。朝荐属鹤订定,鹤因命其子嗣昌重以《瑄集》考正年月,并采《集》中诗文佚事补之。然则此本虽题鹤名,实出嗣昌手耳。嗣昌字文弱,万历庚戌进士,官至东阁大学士,事迹具《明史》本传。

△《苏米谭史》·一卷、《苏米谭史广》·六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郭化撰。化字肩吾,宣城人,始末未详。《谭史序》题辛亥,盖万历三十九年也。是编杂采苏轼、米芾轶事可资谈柄者,各为一卷。又广苏轼事为四卷,米芾事为二卷,皆摭拾小说,无他异闻,又皆不著所出,弥难依据。

△《海珠小志》·五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李韡撰。韡,番禺人,万历中官至武定府知府,宋龙图阁待制吏部侍郎李昴英之裔也。广州城外珠江有海珠石,屹立水中。昴英常读书其地,捐资创寺曰慈度,后人即寺祠焉。明万历中,韡因考寻古迹,辑为此志,凡四卷。国朝康熙丁丑,其后人文炤重加校刻,增以近人诸作,共为五卷。前一卷载图像、诸记、行实、祭文,后四卷则游览谒祠诗词也。

△《襄阳外编》·(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顾道洪编。道洪字嗣图,无锡人。是编作於万历中。首绘孟浩然像,并录采史书《本传》暨诸家赠答题咏之作,复以古今诗话附列於后。所采上起於唐,下迄乎明。然王士元《浩然集序》,近在耳目之前,乃反佚之,何也?

△《程朱阙里志》·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赵滂编。滂,歙县人。是书前有《高攀龙序》,则成於万历中也。大旨谓朱子系出新安,二程祖墓亦在焉,故合志之。分为七门,案阙里乃孔子里名,非推尊之号。宋咸淳五年诏婺源祠所称文公阙里,已为失实。今程子亦称阙里,则尤承讹踵谬,习焉而不察者也。

△《考亭朱氏文献全谱》·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钟文撰。钟文字吾沧,朱子十二世孙,官大足县知县。新安朱氏,支派非一。其北洛墩头之朱,本不出於考亭。时方醵金购谱建祠,钟文恐其乱宗,乃溯唐茶院公以来世次,纂纪本末。搜讨颇详,分类凡十三门,曰《广睦》,曰《明宗》,曰《溯本》,曰《尊祖》,曰《著居》,曰《庭训》,曰《褒典》,曰《汇文》,曰《列传》,曰《宦达》,曰《女德》,曰《外戚》,曰《杂纪》。冠以朱子所作《世谱原序》。

△《温公年谱》·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马峦撰。峦字子端,夏县人,与司马光为同里。以光旧无年谱,因撰此编,以补史传所不及。其大旨以光行状为主,参以史传及《名臣言行录》,润以光所著《传家集》。其馀诗话、小说皆详为考订,分年编载。其不可专属一年者,则总为附录於末焉。

△《梅墟先生别录》·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李日华、郑琬同撰。日华字君实,号竹懒,嘉兴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太仆寺少卿,《明史·文苑传》附载《王维俭传》中。琬字翰卿,自称闽人,其始末未详。是编为嘉兴周履靖而作。履靖字逸之,能诗好事,与其妻桑贞白自相唱和,多刊书籍以行。《夷门广牍》即其所编。盖亦赵宧光、陈继儒之流,明季所谓山人者也。上卷为日华所撰,载其生平甚悉。下卷为琬所撰,亦略具事实,而录其诗中摘句尤多。

△《苏米志林》·三卷(内府藏本)

明毛晋撰。晋有《毛诗陆疏广要》,已著录,是书掇苏轼琐言、碎事集中所遗者,编为二卷。又以米芾轶闻编为一卷。大概与《苏米谭史》互相出入。

△《顾端文年谱》·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顾与沐编。入国朝后,其孙泾、曾孙贞观相续成之。与沐,无锡人,顾宪成之子,由举人官至夔州府知府。泾亦举人。贞观官中书舍人。其书前冠以崇祯二年《谕祭文》及志铭、行状,复附宪成没后奏请赠谥诸疏。於原文皆删节存略,视他家较简核有体。

△《张抱初年谱》·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冯奋庸撰。奋庸字则中,寿安人。师事渑池张信民,因纪其生平事迹为《年谱》。信民字孚若,号抱初,渑池人,由乡贡官怀仁县知县。

△《关帝纪定本》·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戴光启、邵潜同编。光启字方廷,潜字潜夫,皆江都人。初,元至大间,胡琦曾辑关帝事迹成书,明弘治、嘉靖、天启间,吴濬、吕楠、薛三省诸人皆有纂录。光启、潜因诸家之本,删补以成此编。首《世系》,次《年谱》,次《封号》,次《诰命》,次《实录》,次《遗迹》,次《论辨颂赞》,次《奏疏碑记》,次《诗》,次《祭文》,次《灵异》。刻於崇祯戊辰,姚希孟为之序。

△《心斋类编》·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元鼎编。元鼎,泰州人,王艮之后。书中《纶音首简》、《庙谟首录》二跋,自称艮之玄孙。《汇选标题跋》又自称艮之曾孙。刊版必有一讹也。是书纪崇祯四年艮从祀孔庙始末。上卷为《奏疏类篇》,录嘉靖间巡抚刘节、御史吴悌荐艮二疏,并诸廷臣请从祀三疏,请谥一疏。下卷为《别传类编》,录万历辛丑翰林馆课以王艮传命题,诸词臣所拟传十六篇。上卷之前,冠以崇祯三年谕旨一道,题曰《纶音首简》。又载崇祯辛未会试策题一道,问明从祀文庙诸人数及艮名者,题曰《庙谟首录》。而以乡绅揭帖尺牍附卷末。又列诸家著述之有涉於艮者曰《汇选标题》。列公私祠祀及艮者曰《禋祀类》,纪元鼎《闻邸报志喜诗》四首,亦编其中,体例颇为繁碎。考《明史·儒林传》,以艮附《王畿传》中,纪其终始甚详,然不载有从祀孔庙事。今两庑俎豆,亦无艮位。不知元鼎何以有此书也。

△《邵康节外纪》·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陈继儒编。继儒字仲醇,号眉公,华亭人,事迹具《明史·隐逸传》。是编取邵伯温《闻见录》所载邵子事迹,略为诠次始末。并其自称“伯温”及称“康节先公”诸字,亦未刊削,殆不免葛龚作奏之诮。又附载伯温《易学辨惑》与查颜散《先天方圆图说》、余孟宣《经世要旨》及家传《心易数序》三篇,而终以邵子及伯温《本传》。继儒号为隐君,其作此书,殆以自寓。然伯温之录具在,何必复述其文也。

△《逊志斋外纪》·二卷、《续集》·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姚履旋撰。履旋,上元人。是编采诸书所纪方孝孺殉难后事及文移案牍之属,汇为一编。共分十类。曰《表扬》,曰《像赞》,曰《传铭》,曰《记状》,曰《赐言》,曰《赠遗》,曰《碑记》,曰《祭吊》,曰《复姓》,曰《祠典》。其《复姓》一类,载孝孺幼子德宗,冒姓余氏,及归宗建祠事,颇具始末。其书成於崇祯中。后有《续集》二卷,则国朝康熙中娄县训导徽州项亮臣所补辑也。

△《周元公集》·十卷(编修朱筠家藏本)

明周沈珂编。沈珂,吴县人,周子裔也。是集卷一为图像,卷二为世系年谱,卷三为遗书,卷四为杂著,卷五为诸儒议论,卷六为事状,卷七为褒崇优恤,卷八为祠墓诸记,卷九、卷十皆附录后人诗文。虽以集为名,实则周子手著仅五之一。今入之《传记类》中,从其实也。

△《周氏遗芳集》·五卷(编修朱筠家藏本)

明周沈珂及其子之翰编。先是,周子十七世孙与爵辑其先世著述事迹,自周子四世孙兴裔以下,为《遗芳集》。凡历代褒崇诏谕及传志、记序诸作,以次附焉。沈珂父子重为编次,而与爵以下则仍无所增益。

△《灵卫庙志》·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夏宾撰。宾始末未详。宋建炎三年,金兵攻临安,守臣康允之弃城走。钱塘令朱跸,偕县尉金胜、祝威率民兵力战死之。杭人赖其捍御,得乘隙以逃,为立祠於死所。是书以建庙封侯本末,并祀典碑记汇为一编。见有功必报之礼,亦风起忠烈之志也。

△《雍略》·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念先撰。念先,慈谿人。其八世祖敬宗,字光世,永乐甲申进士,宣德间由司业升祭酒,官南雍者二十年,严重有师法,与北雍祭酒李时勉齐名,世称“南陈北李”。念先於崇祯末至南雍,搜辑《雍志》所载,参以年谱、文集、编年纪录,以成是书。盖惟备敬宗一人居官之始末,非纪南雍事也。

△《宋四家外纪》·四十九卷(内府藏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四家者,蔡襄、苏轼、黄庭坚、米芾也。《蔡纪》成於徐,《苏纪》成於王世贞,《黄纪》成於陈之伸,《米纪》成於范明泰,本各自为书。此本盖明季坊贾所合刻也。

△《罗江东外纪》·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国朝闵元衢撰。元衢字康侯,乌程人,自号欧馀生。自以终身不第,有似罗隐,故作此书。盖一时寓意之作也。

△《贺监纪略》·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国朝闻性善暨其弟性道同编。性善字与同,性道字天迺,宁波人。其书备摭贺知章遗文轶事及唱酬题咏之词,汇为一编,采撷颇富。然如唐明皇帝《送知章诗》有二本,方回《瀛奎律髓》具载朱子之说。又韦縠《才调集》所载《杨柳枝词》,标题误增“枝”字,遂以天宝以前之绝句为长庆以后之乐府。皆未考定,则亦多疏舛矣。徵引古书,每事必造一标题,尤类小说体例也。

△《姑山事录》·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肃公、杜名齐同撰。肃公有《诗问》,已著录。名齐始末未详。是编述明末沈寿民事实。寿民字眉生,宣城人。崇祯中,巡抚张国维以贤良方正荐,徵赴阙下。抗疏劾杨嗣昌夺情误国,熊文灿不能制敌之罪。疏奏,留中不报,遂归隐姑山。肃公、名齐皆其门人,因作此书以记其出处。卷一即劾杨嗣昌、熊文灿疏,及答荐辟书数篇。卷二以下皆抚按荐疏公揭,及同时友人来往书启,而终以投赠篇什。福王时,寿民又为马、阮所恶,几遭毒手。别有书记其事,曰《甲乙存略》,见肃公所作《凡例》中。今未见传本,其存佚不可知矣。

△《谢皋羽年谱》·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国朝徐沁撰。沁字野公,会稽人。尝刊谢翱《晞发集》,因复搜采遗事为作是《谱》。中间如紥木杨喇勒智(原作杨辇真加,今改正)发宋陵事,以《元世祖本纪》参核,当在至元戊寅,不当在乙酉。沁则据周密《癸辛杂识》,定为乙酉。黄宗羲为作《序》,颇疑其非。又姜夔《乞正雅乐》在宁宗庆元间,而《谱》以为理宗时,亦沁之误也。

△《宁海将军固山贝子保越平闽实绩》·一卷(内府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所纪乃惠献贝子富喇塔奉命讨逆藩耿精忠,统兵在温州击贼及暂回处州之事。起康熙十五年二月十四日,迄六月初九日,按日纪载。盖即取宁海将军行营塘报,凑集成帙,故词句多不雅驯。且所录仅四月之事,首尾亦未完具。

△《保台实绩录》·一卷(内府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纪台州兵巡道杨应魁政绩。应魁字斗垣,射洪人,以兵部郎出巡台州。适闽逆耿精忠遣兵犯关,囤台州,应魁从贝子富喇塔驻台,拊循兵民,条画守御,颇著惠爱。故郡人作此以志其功。自固根本,至修庶政,共分二十目,目各为一篇云。

△《杨公政绩记》·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黄家遴撰。家遴,奉天人,官至嘉兴府知府。是编述明杨继宗遗事。继宗字承芳,阳城人,天顺初进士,由刑部主事历官云南巡抚佥都御史。家遴以继宗曾任嘉兴府知府,号为循吏,因裒其事迹以成此书。末附《继宗本传》一篇,较《明史列传》为详,然不及载其追谥,亦不知《传》出谁手也,岂即家遴所作欤。

△《杨文靖年谱》·二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国朝张夏编。夏有《雒闽源流录》,已著录。是编以《杨时年谱》旧本,详略失宜,乃参稽史册语录文集,订为上下二卷。考《宋史》时本传,称时安於州县,未尝求闻达,而德望日隆。有为蔡京谋者,以为事势必败,宜引旧德老成,置诸左右,庶犹可几及。蔡京然之,乃荐为秘书郎。此编於七十一岁书宣和五年癸亥四月,有旨召赴都堂审察,以疾辞。其下分注虽略及张觷语,而归其事於高丽王问时安在,副使傅墨卿以闻,故有是召。於七十二岁书六年甲辰十月,召为秘书郎,仍令上殿。十二月至京师入对。其下分注又以高丽使臣将至,傅墨卿再荐於朝为辞。并注曰:“是时蔡京已斥。”若欲泯蔡氏荐辟之迹者。然时赴蔡氏之荐,《朱子语录》亦深言其失。自非圣人,孰无过举,原不以是没其生平也。夏以东林托始之故,曲为文饰,仍不免门户之见矣。

△《忠武志》·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鹏翮撰。鹏翮字运青,遂宁人,康熙庚戌进士,官至大学士,谥文端。是编载汉诸葛亮始末。首《本传》,次《年表》,次《世系》,次《心书》,次《新书》,次《遗文》,次《遗制》,次《遗事》,次《用人》,次《胜迹》,次为后人诗文。其《遗文》不收《黄陵庙记》之类,颇有甄别。而《心书》、《新书》确为伪托,乃并载之,则仍芜杂也。既收《心书》、《新书》,姑存其旧,而《十六策》仍不载,则又疏漏也。《梁甫吟》词意虽浅,然见於欧阳询《艺文类聚》,其来已久。又增一《白鸠篇》,则不知其何来矣。

△《周忠介公遗事》·(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彭定求撰。定求字访濂,长洲人,康熙丙辰进士第一,官至翰林院侍讲。是书述周顺昌忤珰被逮本末。首载顺昌历官敕诰,次载顺昌子茂兰鸣冤请祠谥二疏,末载书传碑记并《茂兰传》,兼附朱祖文及颜佩韦等五人《传》於后,定求皆为之跋。

△《别本朱子年谱》·二卷、《附录》·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中撰。是编刻於康熙戊午。冠以《画像》、《世系》、《题名录》、《别录》,附以《庆元党籍》、吕祖泰书及历代褒典。其《别录》惟载朱子言行七条,不知其去取之意与编次之例安在。又以朱子名字号谥夹注於末,益不可解。《年谱》中多附以议论,大旨主於颂美,无所考证。其附录之《序》,谓程朱之显晦,关宗社之存亡。中以《李德裕论邪正》一条,列於真德秀之后、张浚之前,似不知德裕为唐人也。

△《王文成集传本》·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奇龄撰。奇龄有《仲氏易》,已著录。王守仁之辟宋儒与奇龄合。又馀姚、萧山为同郡,有乡党谊,故奇龄特为守仁作传,上诸史馆。后佚其半,奇龄子远宗又摭拾足之。《传》中凡低一格者,皆附录杂事。其标附字者,则辨论考证之词也。末附门人名籍与袭爵始末。夫史传非讲学之书,守仁一代伟人,亦不必以讲学始重。奇龄提唱良知,哓哓不已,不免门户之见。其辨诸附会标榜之事,以为文成无妄,起於门人及诸记述,则至言也。

△《梅里志》·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存礼撰。存礼,奉天人,官至江南巡抚。考《史记·吴世家张守节正义》,称泰伯居梅里,在常州无锡县东南。存礼以吴氏出自泰伯,因为是书,以述其祖德。

△《朱子年谱》·六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国朝朱世润编。世润,朱子十八世孙,袭翰林院五经博士。《朱子年谱》旧本,明戴铣增之为《实纪》。李默修之,复称《年谱》。国朝又有洪去芜本,王懋竑本。诸家之中惟懋竑本最精核,他家皆不免疏舛。是编意主铺张,不求考核,故未免踵讹袭谬。至於李公晦叙述朱子生平数万言,见《性理大全》,洪本有之。新闽本、王本所载则更多於《大全》,盖即其所作《言行录》也。今乃载《魏序》而不载李书。又朱子五十六岁辨陆学之非,辨陈学之非,旧谱有之,惟李默本删去,以默传金谿之学故也。此从李本,亦似非朱子之意。且以年谱为名,而《年谱》仅居第三卷。自第四卷为行状外,其馀褒崇题咏之类,乃占前后四卷。末大於本,於体例亦未协也。

△《陆象山年谱》·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绂撰。绂字巨来,号穆堂,临川人,康熙己丑进士,官至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陆九渊年谱》为其门人袁燮、傅子云同编。宝祐四年,李子愿又重辑之,刘林为刊版於衡阳。绂病陆氏家祠所刻,凡文与本集重见者,多所刊削,又病其不载陆九龄、陆九韶事迹。乃重加补辑,定为此本。大旨申王守仁朱子晚年定论之说。

△《考订朱子世家》·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江永撰。永有《周礼疑义举要》,已著录。永家婺源,与朱子同里,故取《年谱》旧本重加删订,各附考证,而终以婺源子孙承袭博士支派。后附《天宁寺会讲辨》一篇,专论《学会录》所载庆元丙辰朱子至新安会讲天宁寺事,为明季良知之徒凿空撰出,以厚诬朱子云。

△《左忠毅年谱》·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左宰编。宰,桐城人,左光斗之曾孙也。光斗事迹具载《明史》本传。乾隆己未,宰复网罗散失,参以祖父传闻,旁及文集所载,与同难诸人所述以补成此《谱》。於当日情事始末,较为详备。

△《胡忠烈遗事》·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史珥编。珥,鄱阳人,乾隆甲戌进士,官吏部主事。是编纪建文末大理寺少卿胡闰遗事,与后人题咏诗文,而闰女郡姐及连坐亲属并载焉。珥十一世祖秉方为闰之壻。闰既死节,壻家亦连坐。故珥述其殉节始末,成此书。先是,纪闰事者有《英风纪异》,史桂芳所刊,而杨际会名之者也。又有《风忠录》,瞿凤翥所刊,而文德翼序之者也。又有《忠义类编》,史乘古所名,其例言则屠叔方所纂者也。珥汇合诸书,考证颇详。如闰妻汪氏非方氏。《贞姑传》中所云王安人者,乃史氏之妇,非闰妻。颇有纠讹订舛之功。惟旧《录》载万历十二年十月八日诏雪革除诸臣,张榜於县门,忽风掣其榜入云中,飞舞空中,自午至申,乃堕。故有风烈、英风诸名,纪其实也。而史桂芳所作《诗序》,乃谓闰之风异,放而往,周流六虚;卷而还,收摄完聚。明明有圣学景象,区区以忠臣目之,恐不足以慰在天之灵云。其说似高而实谬。文天祥不云乎:“孔曰成仁,孟曰取义,读圣贤书,所学何事?”其言至为明白,奈何以忠臣为区区,而曰别有圣贤乎?

△《朱子文公传道经世言行录》·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舒敬亭撰。敬亭字孝徵,铜山人。是书取朱子言行汇为一编。前有朱子小像及父师题辞。又有自题赞及诸人先后题赞。卷一、卷二为年谱、行状。卷三为道学渊源。其中《濂溪事实记》,盖取之《文公文集》,《明道行实》则取之《二程文集》。卷四为伊川行状及道体。卷五为学存养克己。卷六教人儆戒。卷七观圣贤,辨异端。卷八治道。皆取之《文集》、《近思录》,而以《读书志不自弃》文终焉。皆抄撮习见之文,於朱子之学不能有所发明也。

△《曹江孝女庙志》·十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国朝沈志礼撰。志礼字范先,会稽人,官至广东按察使。是编纪孝女曹娥事实。其《自序》谓有同里印文学君素初编,张明经噩续纂,俱未成。志礼乃因旧志重辑。孝女事在汉顺帝汉安二年,见於邯郸淳所撰碑。今法帖所传本,与此志互有同异,可以相证。后二卷附志宋英宗时孝女朱娥与明初孝女诸娥事。二女亦皆以身救其亲,又皆与曹娥同里,故以配食於庙,并录其传志、歌咏之文於后焉。

──右“传记类”名人之属,一百五部、五百卷,内三部无卷数,皆附《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