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卷六十二 史部十八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传记类存目四

△《历代相臣传》·一百六十八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魏显国撰。显国字汝忠,南昌人,隆庆丁卯举人。是书《明史·艺文志》著录,卷数与此本相合。大抵全钞史传原文,无所褒贬,亦无所考正。所叙历代相臣职名,如南朝制一条,以梁初罢相国置丞相,罢丞相置司徒,后又置相国,位列丞相上。不知置相国列丞相上乃陈制,非梁制。又谓唐魏徵以秘书监参预朝政,始有“参议得失”、“参知政事”之名。不知其时先以吏部尚书杜淹参议朝政,故有是名。又谓开元以后宰相为盐铁、转运、延资库使,名尤不正。不知其时以宰相兼摄是官,非以是官为宰相。况其时太微宫使、太清宫使多以宰相兼之,不仅延资库使也。又以李光弼列於宰相。不知光弼为河中节度,惟加平章,不治政事,乃唐之使相。唐末节度加侍中、中书令、三公、三师者甚多,皆使相,非宰相。载於史志者甚详。元之参议中书省事,乃六曹管辖,官止四品,亦非宰相。故《元史·宰相表》不列是官。又元制三公非相职,故别立《三公三师表》。今俱列於宰相,舛讹既甚,挂漏尤多。至於各史《宰相列传》,或采或置,茫无义例,更未免疏脱矣。

△《儒林全传》·二十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魏显国撰。所录自孔子至元吴澄,皆采录前史,与《相臣传》同。

△《历代守令传》·二十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魏显国撰。自宓不齐、仲由至刘秉直,为《历代循吏》二十一卷。又自郅都至敬羽,为《历代酷吏》三卷。於史传原文之外,间有所增,而亦多芜杂。

△《元相臣传》·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魏显国撰。其书纪元代丞相自耶律楚材至普颜不花二十六人,各自为传,全袭《元史》之文,未尝别有搜讨。又前后凌乱脱误。如《元史·宰相表》载安童为右丞相,始世祖至元二年乙丑,讫於二十七年庚寅。不忽术为平章政事,始至元二十八年辛卯,讫成宗元贞二年丙申。是不忽术后於安童凡二十七年。此书列不忽术於安童前,殊为倒置。又如世祖庚申元年王文统、赵璧为平章政事,尤在史天泽诸人之前。其相业俱见本传,而此书均汰之。盖不特於正史之外无所徵引,且於正史之中亦多所挂漏矣。

△《忠节录》·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朝瑞撰。朝瑞字子祯,海州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南京鸿胪寺卿。朝瑞以宋端仪《革除录》至郎瑛《萃忠集》,记逊国诸臣事者凡十七家,互有舛漏,因辑此书。载当时湔雪之旨於卷首,明非私撰。自第一卷至五卷,记徐辉祖以下凡一百六十三人,附录十六人。以官阶为叙,不分差等。第六卷曰《考误》。如辨建文於天顺中由滇至京,唯太监吴亮识之。当时“三杨”皆其旧臣,不应仅一吴亮能识旧主。而建文时年六十四,亦不得有九十馀岁。其考证最为明确。所列十七家书外,尚有高璧之《幽光录》、陆时中之《逸史》、姜清之《秘史》、王会之《野史》、袁褧之《奉天刑赏录》诸书,朝瑞未及搜考,然大概已备於此矣。

△《吴中人物志》·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撰。字景春,长洲人。是编成於隆庆庚午。所辑吴中人物,上自成周,迄於明代。分《孝友》、《忠义》、《吏治》、《荐举》、《宦迹》、《儒林》、《文苑》、《闺秀》、《逸民》、《流寓》、《列仙》、《方外》十二门,各系以论赞。同郡皇甫汸为之序。吴中人物,自王宾、杨循吉、祝允明、朱存理等递有撰述。此本因而广之,较诸家稍备。然事皆不著出典,未免无徵不信也。

△《辅世编》·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唐鹤徵撰。鹤徵有《周易象义》,已著录。是书取明代诸臣,次其行事。起洪武初李善长、刘基,讫嘉靖中曾铣、胡宗愈,凡五十二人。崇祯间,其门人陈睿谟巡抚湖广,为评校刊版。其叙称戎务孔亟之时,辄取名臣传略,仿其行事,多得变通之法。间尝抄书有得,多与我师凝庵唐先生《辅世编》合者,因综其成稿,翼以己意,勒成一书。则是编已不尽鹤徵原本矣。其所采诸人事实,多主战略。盖睿谟身在戎行,意切时用,有所为而为之者也。

△《圣门人物志》·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郭子章撰。子章有《蠙衣生易解》,已著录。是书则子章官晋阳时所辑。凡游於圣门与私淑而得从祀庙庑者,各为之小传,附以赞论。首《孔子世家》,次《先贤》,次《先儒》,而以有明之会典祀仪终焉。其中杂以周汝登、罗汝芳诸人之论。其时心学横流,故子章多主张其说。《孟子传论》谓孔子之学,以从心所欲不逾矩为的。颜子从之末由,而孟子云能者从之。又云:心之官则思,即孔子从心之旨。犹主持门户之见也。

△《豫章书》·一百二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郭子章撰。是书盖江西之总志,全用史体为之。分《大记》二十卷、《志》二十二卷、《表》十卷、《事纪》二卷、《列传》六十八卷,前无《序》而有《总目》。其《总目》以为《列传》六十六卷,刊本误也。其体例盖本诸《华阳国志》。然冗杂太甚,去常璩所撰远矣。

△《国士懿轨》·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余养蒙撰。养蒙,临海人。《自序》谓禀大中丞耿公之命而为之者。案《明史·耿定向传》,弟定力,隆庆辛未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右侍郎。时方为南京都御史,故称大中丞也。书前有《定力序》,复有谕官属文一首。大旨以当时专重科目,名实不副,故取古今来士子出於太学及以赀郎起家者,自列国讫明初,凡一百二十七人,删节诸史及志乘各为之传。意欲以矫偏重之弊。然举一代之进士,概以笼鹰槛驹目之,殊不免於矫枉过直矣。

△《春秋名臣传》·十三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姚咨撰。咨字舜咨,无锡人。初,其邑人邵宝为是书未毕,咨续成之。始於周之辛伯,迄於虞之宫之奇,凡一百四十八人,传末各附以小赞。大旨与宋王当《春秋列国臣传》相出入。而其义例乃讥当书用鲁史编年之非。然既标以《春秋》,则自应用《春秋》之年月。若各从列国,转致错互难明。以是议当,未为允也。

△《战国人才言行录》·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秦瀹撰。瀹,无锡人。是书成於隆庆中。类次战国人物,起魏文侯,迄荆轲,凡一百四十九人,皆抄录《战国策》、《史记》之文而稍删节之。

△《镇平世系记》·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朱睦撰。睦有《易学识遗》,已著录。永乐元年,封周定王第八子有爌为镇平王,睦其六世孙也。以明代玉牒於正德以后多略,遂纂述有爌以下八世支派,以成此书。前曰《例义》,次《世系》,次《世传》,次《内传》,次《述训》。

△《江右名贤编》·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喻均、刘元卿同撰。均,新建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按察使副使。元卿有《易大象观》,已著录。万历中,巡按江西御史临清陈大夔议修通志。因先欲辑《名贤》一门,属均与元乡司其事。分《名臣》、《节义》、《理学》、《忠谏》、《方正》、《清介》、《隐逸》、《儒行》、《治功》、《文学》、《孝友》十一目。所纪凡二百四十有八人。门类太多,颇涉琐碎。又所载有明一代人物,尤为泛滥。前有巡抚都御史边维垣及大夔《序》,后有元卿《序》。元卿谓理一而已,安得纷纷区目。则知分目冗复,出於均意,即元卿亦心非之矣。

△《宗谱纂要》·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王应昌撰,其子錟续成之。应昌字亮之,嵊县人,万历癸酉举人。錟字长颖,入国朝官上海县知县。是书叙历代理学源流。分《开天一世祖》、《承天第一宗》、《达天第一宗》、《翼天第一宗》。标目已近乎二氏。至以荀卿、扬雄与孔子并列,尤为失伦。其分载诸儒支派,大率与黄宗羲《明儒学案》相出入。盖为门户而设,不为学问而设也。

△《貂珰史鉴》·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张世则撰。世则,诸城人,万历甲戌进士,官至四川安绵兵备副使。是书尝於万历二十年进呈,得旨下礼部,礼部覆疏附焉。书凡六条。一曰《主君》,首载明太祖禁抑内臣不得干预外事,然后叙历代宠阉之弊。二曰《弼臣》,载历朝相臣与宦寺离合之迹。三曰《妍范》,载阉之贤者。四曰《媸戒》,载阉之恶者。五曰《国祚》,载秦汉以来寺人之尤能乱国者。六曰《沿革》,则阉宦职官志也。宦寺贤者,万中不得一二。世则方指陈炯戒,将以启迪君心。而所列《妍范》一条,如勃鞮之斩袪、缪贤之荐士、裴寂之宫人私侍、高力士之赞立太子,皆目为佳事,殊多谬戾。又列及明代寺人,而以阮安预其间,益不可训矣。

△《圣学宗传》·十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周汝登编。汝登字继元,又字海门,嵊县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南京尚宝司卿,《明史·儒林传》附载《王畿传》。末称王守仁传王艮,艮传徐樾,樾传颜钧,钧传罗汝芳,汝芳传杨起元及汝登。起元清修姱节,然其学不讳禅。汝登更欲合儒释而会通之,辑《圣学宗传》,尽采先儒语类禅者以入。盖万历以后,士大夫讲学者多类此云云。即此书也。首载《黄卷正系图》,其序自伏羲传至伊川程子。下分二支。一支朱子以下,不系一人。一支则陆九渊之下系以王守仁。并称卷是图信阳明笃,叙统系明,与《圣学宗传》足相发明云。

△《历朝珰鉴》·四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徐学聚撰。学聚字敬舆,兰谿人,万历癸未进士,官至副都御史,巡抚福建。是编辑录历代宦官事迹,自周秦以迄於明。分“善可为法”、“恶可为戒”二种,而於明代纪载尤详。第所录仅至世宗朝而止,则仍不免有所避忌。又元李邦宁,即尝入太学代祀孔子,致大风灭烛之异者,其狂妄可知,乃入之“善可为法”中,进退亦未甚允也。

△《盐梅志》·二十卷(内府藏本)

明李茂春撰。茂春字蔚元,杞县人,万历癸未进士,是编采取历代贤相嘉言善行,录成一编。始於皋陶,终於范纯仁,凡六十六人。

△《汉唐宋名臣录》·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李廷机撰。廷机字尔张,晋江人,万历癸未进士,官至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谥文清,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所录,自汉文翁至宋杜衍,凡六十人。《黄吉士序》,谓其录取严而用意微。盖借以讽当时廷臣,有为而发,故不求全备云。

△《栖真志》·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夏树芳撰。树芳字茂卿,江阴人,万历乙酉举人。是编取周秦至元代之修真栖静者,各详其事迹,陈继儒为之序。其中时代颇颠舛。至於江淹、谢灵运、李贺、欧阳修、苏轼、黄庭坚、秦观、朱子诸人,凡谈论词章,语意偶类释老者,即引而入《志》,尤牵合不伦。

△《献徵录》·一百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焦竑撰。竑有《易鉴》,已著录。是书采明一代名人事迹。其体例以《宗室》、《戚畹》、《勋爵》、《内阁》、《六卿》以下各官分类标目。其无官者则以《孝子》、《义人》、《儒林》、《艺苑》等目分载之。自洪武迄於嘉靖,搜采极博。然文颇泛滥。不皆可据。又於引据之书或注或不注,亦不免疏略。考竑在万历中,尝应陈于陛聘,同修国史,既而罢去。此书殆即当时所辑录欤。

△《熙朝名臣实录》·二十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焦竑撰。此书《明史·艺文志》不著录。前有《自序》,谓明代诸帝有《实录》,而诸臣之事不详,因撰此书。自王侯、将相及士庶人、方外缁黄、僮仆、妾伎无不备载。人各为传,盖宋人《实录》之体。凡书诸臣之卒,必附列《本传》,以纪其始末。而明代《实录》则废此例,故竑补修之。其书郭子兴诸子之死,及书靖难诸臣之事,皆略无忌讳。又如纪明初有通晓四书等科,皆《明史·选举志》及《明会典》所未载。韩文劾刘瑾事,有太监徐智等数人为之内应,亦史传所未详。颇足以资考证。然各传中多引《寓圃杂说》及《琐缀录》诸书,皆稗官小说,未可徵信。又或自序事,或仅列旧文,标其书目,於体裁亦乖。所附李贽《评语》,尤多妄诞,不足据为定论也。

△《四侯传》·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士骐撰。士骐有《驭倭录》,已著录。是编摭文成侯张良、忠武侯诸葛亮、武侯王猛、邺侯李泌四人行事,以正史及稗官野乘相参而成。盖隐寓尚友之意。

△《历代内侍考》·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毛一公撰。一公字震卿,遂安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给事中。其书取古来阉寺事迹辑为一编。自春秋及宋,以时代次之。各序其善恶而加以论断,大旨褒少而贬多。一公,天启末苏州巡抚一鹭之兄也。一鹭党魏忠贤,事具《明史》。其兄此书,傥亦有为而作乎。

△《友于小传》·二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明纪廷相撰。廷相字柱石,献县诸生。是书成於万历甲申。前有《自序》,称孝友皆天性,而人情日薄,往往知爱其亲而不推其爱於兄弟。故摭拾旧迹以感发其彝良。不录帝王之事,分位殊也。不录圣贤之事,亦不录奇行异节舍生蹈义之事,不强以所不能也。分二卷。上曰《循常》,下曰《处变》,皆士庶人家庭细务。末有其子尧卿《跋》,称族有阋墙者,托词避暑,借其书室,日日挥汗录此编,竟愧而复睦云。

△《明十六种小传》·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江盈科撰。盈科字进之,号绿萝山人,湖广桃源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四川提学副使。是书采辑明代轶事,分四纲十六目。一曰《四维》,分《忠》、《孝》、《廉》、《节》四目。二曰《四常》,分《慈》、《宽》、《明》、《慎》四目,三曰《四奇》,分《隐》、《怪》、《机》、《侠》四目。四曰《四凶》,分《奸》、《谄》、《贪》、《酷》四目。大抵委巷之谈。《自序》曰:因阅国乘,摘出三百馀年新异事者,妄也。如方孝孺之灭族,由杀蛇之报,国史安有是事哉。其分配诸目如薛瑄入《节》类、于谦入《廉》类、姚广孝姊入《隐》类,亦往往无义例也。

△《夥壤封疆录》·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魏应嘉撰。应嘉,兴化人,万历戊戌进士,官至兵部左侍郎。是书前有应嘉《自序》,称取刘方壶所胪列未尽者,具名於左。皆天启中诸臣之不附魏忠贤者也。其词狂谬之甚。所列执政一人、司礼大珰一人、部堂五人、卿寺三人、翰林七人、台谏十六人、部署二人。书后有《跋》,不知何人所作。诋应嘉为京、卞、惇、确。然应嘉依附奄党,代为抟噬。观其《自序》,殆不知世有廉耻事,实京、卞、惇、确之所不为者也。

△《东林点将录》·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绍徽撰。绍徽,陕西咸宁人,万历戊戌进士,官至吏部尚书,事迹具《明史·阉党传》。其书以《水浒传》晁盖、宋江等一百八人天罡、地煞之名,分配当时缙绅。今本阙所配孔明、樊瑞、宋万三人,盖后人传写佚之。卷末有《跋》,称甲子乙丑於毗陵见此《录》,传为邹之麟作。所列尚有沈应奎、缪希雍二人,与此本不同。盖其时门户蔓延,各以恩怨为增损,不足为怪。又称许其孝、陈保泰、杨茂春、郭巩四人后列逆案,不知何以厕名。或作此书时,四人尚未附忠贤耶。阎若璩《潜邱札记》亦有《与王宏撰书》曰:“顷闻《点将录》果出贵乡王绍徽手否,先生以此书实出阮大铖。王偶失阉欢,谋所以解之术於阮。阮授以此书,而王上之,而世遂以名之。细思之,殊不然。儿时读《点将录》,记没遮拦穆弘乃大铖,岂有自作此《录》而窜入己姓名者”云云。则当时已传闻异词。然崇祯钦定逆案,以此《录》属之绍徽。於时公论方明,谅非诬蔑。《明史》本传亦以此书属绍徽。然则辗转传写,虽或有窜改。其造谋之人,要终不能以浮词他说解也。

△《东林籍贯》·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所列北直八人,南直四十一人,浙江十一人,江西十六人,湖广二十人,河南七人,福建五人,山东十三人,山西十五人,陕西十八人,四川五人,广东、云南、贵州各一人。其北直郭巩、陕西薛贞,后皆名丽逆案。是又当考其究竟,不当以一时之记录为断矣。

(案:此书及《东林同志录》、《东林朋党录》、《天鉴录》、《盗柄东林夥》皆天启中书。其作者虽不可考,要皆万历时旧人也。今附诸魏应嘉、王绍徽后,从其类也。)

△《东林同志录》·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题下注曰:“续点将录。”所列《政府》韩爌以下六人,《词林》孙慎行以下十九人,《部院》李三才以下五十七人,《卿寺》顾宪成以下七十三人,《台省》魏大中以下七十六人,《部曹》王象春以下四十一人,《藩臬郡邑》顾大章以下二十六人,《赀郎武弁山人》吴养春以下二十一人。

△《东林朋党录》·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前载赵南星等九十四人。后列东林胁从顾秉谦等五十三人。各系以科分、籍贯、座主姓名,而注以“已处”、“未处”及“在籍”、“现任”字。考《明史·阉党传》,称卢承钦,馀姚人,由中书舍人擢御史,请以党人姓名罪状榜示海内。魏忠贤大喜,敕所司刊籍,凡党人已罪、未罪者悉编名其中。后承钦官至太仆寺少卿云云。此书中“已处”字与所言已罪、未罪相合,其是时之官本欤。

△《天监录》·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题下注曰“真心为国,不附东林,横被排斥,久抑林野,及冷局外转者,凡一百三人”。皆魏忠贤之党也。

△《盗柄东林夥》·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分初、盛、中、晚四门。详列其姓名官爵,而各注其罪状、词极丑诋。杨涟、左光斗诸人名下,已注“毙狱”字,则此书成於天启末年也。

△《事编内篇》·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孙慎行撰。慎行字闻斯,武进人,万历乙未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介,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采史传中名臣事迹,自公孙侨至王守仁,凡十八人。隐逸六人,以隐寓行藏之旨。附以张玮、薛寀评语。慎行《自序》云:尚有《外篇》、《杂篇》。然检其子士元所作《凡例》,则但刊《内篇》,其《外篇》、《杂篇》未刊也。

△《廉吏传》·(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黄汝亨撰。汝亨有《古奏议》,已著录。是书以宋费枢所作《廉吏传》自春秋迄五季止百十有四人,尚为阙略。因搜采诸史,五季以前增入三十三人。又考《宋》、《元》二史,续载六十四人,各以时代为序。复以旧传不分优劣,乃定为三等,於传首姓名之上各署“上”、“中”、“下”字以别之。《正编》之外又有《廉蠹》一编,所载为郅都、张汤等十人,亦有评语。姓名之上则署以“酷”、“谲”、“陋”、“忍”、“赃”、“奸”诸字,体例颇为杜撰。传末附评一二语,亦皆肤浅。且汝亨既因费枢旧本增辑成编,自当以孰为原书,孰为续补,分别标识。乃混而为一,但署己名,尤不免於掠美矣。

△《历代名臣芳躅》·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金汝谐撰。汝谐字启宸,平湖人,万历甲辰进士。是编采摭前人事迹,自周秦以迄於明,分《忠贞》、《节义》、《良吏》、《恬退》、《纯孝》、《友于》、《范俗》、《仁恕》、《学术》、《言行》九类。大抵详於明人,而略於前代,挂漏已不待言。且排比失伦,品题多谬。《学术》类以子贡、师旷同称,殊嫌庞杂。甚至以杨溥、李东阳归之《节义》一门。溥固长者,东阳亦不失文士。然一则迁就於靖难革除之间,一则依违於奄竖擅权之日。目以《节义》,岂足厌后世之心乎?

△《圣学嫡派》·四卷(内府藏本)

明过庭训撰。庭训字成山,平湖人,万历甲辰进士,官至福建按察使,擢应天府丞,未及上而卒。其书自汉董仲舒至明罗洪先,所取才三十六人。各略录其言行,皆昭昭耳目,无烦复为表章者也。

△《大臣谱》·十六卷(内府藏本)

明范景文撰。景文字梦章,一字质公,号思仁,吴桥人,万历癸丑进士,官至东阁大学士,殉流寇之难,国朝赐谥文忠,事迹具《明史》本传。其书皆纪明代大臣。内阁、七卿各为二卷。起自洪武,迄於泰昌,皆用编年之体而不分列传。《凡例》称一凭《实录》,不置褒贬。其铨除去就,国史有佚者,则采传志补之。或人非大臣,而章奏事与大臣相关者,亦附见焉。此本世罕流传,前后无序跋,而有景文二私印。中多墨笔添改之处,盖即其家初印覆校之稿本也。

△《宰相守令合宙》·十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吴伯与撰。伯与字福生,宣城人,万历癸丑进士,官至广东按察司副使。是书序文题曰《宰相守令合宙》。而此本十三卷,乃有宰相而无守令,盖非完书矣。所录虽多采史传,而不免杂以稗官。又删节《本传》,往往遗其大而识其小,体例殊为冗琐。至於以李斯为礼贤尚德,而以赵高附《斯传》,尤为乖舛。又唐初不载裴寂、刘文静、窦抗、陈叔达诸人,而先叙萧瑀。宋曹彬同平章事,盖沿唐、五代使相之制,实不预政,乃列於真宰相中,亦为失考也。

△《毗陵人品记》·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吴亮撰。亮字采于,武进人,吴中行之长子也,万历辛丑进士,官至大理寺少卿,事迹附见《明史·中行传》。是书因毛宪旧本而增修之。自商迄明,采摭颇富。然十卷之中,历代居六而明乃居其四。虽曰时近易详,亦少乖谨严之旨矣。至於泰伯、仲雍,未免借材。梁武子孙,亦殊泛载。皆未免地志之旧习也。

△《名世编》·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吴亮撰。初,亮罢官归田,尝辑古高隐事为《遯世编》。及再起,又辑此编。皆不采於史传,惟剽剟唐顺之《左编》、李贽《藏书》、李廷机《名臣记》三书而成。去取绝无义例,编次亦多颠倒。如首列大禹,乃帝王而非人臣。以例推之,何以刊除虞舜,程婴乃赵氏之臣,鲁仲连、侯嬴乃平原、信陵之客,皆未登官籍。以例推之,此类何可胜收。百里奚、蹇叔列管仲前,蘧瑗列百里奚前,屈原列蘧瑗前,尤属瞀乱而失次也。

△《安危注》·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吴甡编。甡字鹿友,南直隶兴化人,万历癸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辑汉、晋、唐、宋将相之事,用陆贾言“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将”之语,以名其书,意在讽时事也。

△《明表忠记》·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钱士升撰。士升有《周易揆》,已著录。是书载建文死难诸臣。首殉二亲臣,次《殉难》,次《死义》,次《死事》,次《死战》,次《从亡》,次《隐遯》,次《后死》,次《三不忠》,次《正讹》。并附载《表忠祠碑记》。大旨坚主建文帝出亡之说,非疑以传疑之义也。

△《壶天玉露》·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钱升撰。升字元履,海盐人,万历戊午举人。其书亦费枢《廉吏传》之流,而兼收隐逸,为例小殊。所载始於春秋,终於明之万历。所录凡二百九十六人。去取踳驳,颇无义例。如解扬、申包胥当以忠论,尉迟敬德当以勇论,庄周、列御寇当以隐论,田基当以节论,江上丈人、侯嬴当以侠论,赵括母当以识论,西门豹当以术论,概以廉称,未当其实。又公孙弘之诈俭、扬雄之失节、华歆之佐逆,滥与斯列,亦殊混淆。至舟之侨、介之推合为一事,则误从《说苑》;严君平、严遵分为二人,则不考《后汉书》,尤疏舛之显然者也。是书以《壶天玉露》为名,而《序》文题为《壶天玉露廉鉴》。每卷之首亦各别标“廉鉴”字。岂《壶天玉露》乃其著书之总名,《廉鉴》乃其一种欤?末又附《清士》一卷,自齧缺而下六十馀人,各为小传,而系以诗。卷端亦题“壶天玉露”字,殆其中之又一种也。

△《浙学宗传》·(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刘鳞长撰。鳞长字孟龙,号乾所,晋江人,万历己未进士,官至南京户部郎中。是编乃其为浙江提学副使时所编。以周汝登所辑《圣学宗传》颇详古哲,略於今儒,遂采自宋讫明两浙诸儒,录其言行,排纂成帙。大旨以姚江为主,而援新安以入之。故首列杨时,次以朱子、陆九渊并列。陈亮则附载於末,题曰《推豪别录》。又以蔡懋德《论学》诸条及鳞长所自撰《扫背图》诸篇缀於卷后。懋德、鳞长非浙人,入之浙学已不类。而自撰是书自称刘乾所先生,与古人一例,尤於理未安也。

△《榕阴新检》·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徐撰。初字惟起,更字兴公,闽县人。聚书数万卷,并手自丹黄。以博洽名一时,竟终於布衣。《明史·文苑传》附见《郑善夫传》中。兹编采摭古事,分《孝行》、《忠义》、《贞烈》、《仁厚》、《高隐》、《方技》、《名儒》、《神仙》八门。所载多闽中事,大旨表章其乡人也。

△《为臣不易编》·(无卷数,内府藏本)

明黄廷鹄撰。廷鹄爵里未详。据书前《周延儒序》,称与廷鹄定交,此编即夙昔所共讨论。则万历末人也。所录古来名臣自皋陶至文天祥,凡百人。各为之传,而系以《序赞》。

△《令史高山集》·七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曰临川令江左吴用先体中编纂。不著时代。核其纸版,乃明万历中式也。其书辑古贤令事迹,以寓高山景行之意。为目十七,为事三百八十有九,皆不注所出之书。其标目如《循令》、《廉令》之类,尚成文义。如《自清》、《令荐》、《举令》之类,则拙鄙甚矣。第一卷别名《令谱》,而隶事与诸卷例同,尤不可解。

△《晋陵先贤传》·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欧阳东凤编。东凤字千仞,潜江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常州府知府。谢病归,起山西按察司副使,又起南京太仆寺少卿,并不赴。事迹附见《明史·顾宪成传》。是编取常州先哲寓贤自吴延陵季子讫明钱一本,共六十九人。采史传郡志人各为传。传末各附以《颂》。其《传》,於古人必详所据之书,於近人则率注其文为某撰,以明有据,体例颇谨严。然亦间有不注者,疑为疏漏云。

△《明词林人物考》·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兆云撰。兆云字元桢,麻城人。是编录明一代文士,起於洪武,迄万历。仿《昭明文选》之例,其人见在者不登。每人各详其事迹与所著作,凡四百二十三人。又补遗四十四人,共四百六十七人。其叙述颇无法则。如《刘基》一传至二千言,所记皆望气占梦,委巷流传之事。惟《传》末附所著有《刘诚意伯集》一语,并所著《犁眉公集》亦漏载。此自小说家言,何关文苑。又《凌稚隆传》称其纂辑《五车韵瑞》,大为词林诸公所鉴赏,亦未免滥美矣。

△《弇州史料》·三十卷(左都御史张若溎家藏本)

明董复表编。复表字章甫,华亭人。是书皆采掇《王世贞文集·说部》中有关朝野纪载者,裒合成书,无所考正。非集非史,四库中无类可归,约略近似,姑存其目於传记中,实则古无此例也。然世贞本不为史,强尊为史,实复表之意。胡维霖《墨池浪语》称,《弇州史料》,凡请弇州作传志者,虽中材亦得附名。未请传志,虽盖代勋名节义亦所不载。后之耳食,未可以此为定案云云。是又误以为出世贞之意,非其实矣。

△《两浙名贤录》·五十四卷、《外录》·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徐象梅撰。象梅字仲和,钱塘人。其书取两浙先贤自唐、虞迄明隆庆,别为二十二门。又《外录》《元元》、《空空》二门,以载释、道二家。名目既多,体遂冗杂。如辅弼经济,无故区分。文苑儒硕,过加轩轾。又诸传皆标题官爵,独《道学》一门称先生而不书其官,於体例亦未画一。至所列之人,本正史者十仅二三,本地志者乃十至六七。以乡闾粉饰之语,依据成书,殆亦未尽核实矣。

△《古今贞烈维风什》·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许有穀撰。有穀字子仁,宜兴人。其书大旨为表扬贞烈而作。按舆志区分,各以人系其地。由古迄明,每地分列传标题、列名不标题二类。其标题者各题七言绝句,不标题者粗举事迹而已。凡例称词虽浅俚,意取劝扬。是书长短,有穀已自道之矣。

△《忠义存褒什》·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许有穀撰。是书记建文殉难诸臣事迹,每一《传》后系七言绝句一首。

△《续列女传》·九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邵正魁撰。正魁字长孺,休宁人。是书以续刘向《列女传》,仍其体例,分别七门。唯其中《节义》、《贤明》各分一子卷。大抵采摭各史《后妃》、《列女传》,分类汇叙。间有略益以他书者,不过十之二三。每《传》末必引诸经为咏叹之词,以求肖向书之体,可谓王之学华,皆在形骸之外。末附汪汇所作正魁母《郑氏传》一篇,尤古无此例也。

△《逸民史》·二十二卷(内府藏本)

明陈继儒编。继儒有《邵康节外纪》,已著录。是书杂采自周至元史传郡志隐逸之士为二十卷。其末二卷以《元史》隐逸不详,搜取志铭之类辑为《元史隐逸补》。然是书所载,如张良、两龚之类,皆策名登朝,未尝隐处者。若吾邱衍、王冕之类,皆淹蹇不遇,并非高逸者,亦滥入之,未免择之不精焉。

△《东越文苑》·六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陈鸣鹤撰。鸣鹤字汝翔,侯官人,天、崇间诸生。《福建通志》称其早弃举业,与徐熥兄弟共攻声律。是编纪闽中文人行实,起唐神龙,迄明万历,为四百十一篇。唐、五代五十人,宋、元三百八十五人,明百有六人。

△《姑苏名贤小记》·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文震孟撰。震孟字文起,长洲人,天启壬戌进士第一,官至东阁大学士,谥文肃,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大意,以当世目吴人为轻柔浮靡,而不知清修苦节之士可为矜式者不少。故择长洲、吴县人物卓绝者各为之传,而系以《赞》。首高启,终王敬臣,凡五十人。盖既以表前贤,又以励后进也。震孟以天启二年及第,而是书成於万历甲寅,盖其未遇时命意已如此。其立朝清介,有自来矣。

△《崇祯阁臣行略》·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盟撰。盟号鹤滩,富顺人,天启壬戌进士,官至吏部右侍郎,兼翰林院学士,加礼部尚书。是编首列崇祯一朝五十阁臣年表,次各为小传。据其载及姜瓖叛逆、李建泰伏诛之事,则其书当成於桂王未灭时也。所列小传,各有评断,而大抵深致憾於门户。夫明以门户亡国,其憾之是也。然称温体仁小心谨毖,兢兢自持,既与门户不协,眈眈伺隙,遂绝私交,谢绝情面。称薛国观之赐死,士论冤之。称李建泰以人望荐举督师。无一贬词。颠倒是非,至於如是,其褒贬尚可信乎?亦仍一门户而已矣。

△《王谢世家》·三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韩昌箕撰。昌箕字仲弓,乌程人。是书成於天启壬戌。考南朝王、谢二家人物,各为之传。冠以《谱系图》及《同名考》。王氏分四派:一曰琅琊,凡十四卷;二曰太原正派,凡四卷;三曰太原支派,凡二卷;四曰太原别派,凡二卷。谢氏则惟阳夏一派。皆止於六朝,唐以后不预焉。

△《名臣志钞》·二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吴孝章撰。孝章字平子,嘉兴人。是书前有天启癸亥《吴中伟序》,谓其抄郑晓《吾学编》、王世贞《四部稿》而稍节之。然如《孙一元传》乃殷云霄所作,则亦不全据郑、王矣。所录始於洪武,迄於隆庆,凡一百五十三人。卷中有自为赞词者,如《李善长传》末是也。有袭《弇州史稿》者,如《汤信传》末是也。然若刘基与李善长同卷,而赞词独不及於刘。冯胜、傅友德、蓝玉同卷,而赞词独不及於冯、蓝。则未知命意之所存。其所载事实,颇为阙略。而《徐达传》之附增寿、《李文忠传》之附景隆,此自史家备详世系之体。若惟志名臣,乌容及此。至《于谦传》之附石亨,益无理矣。《中伟序》全仿《史记自序》、《汉书叙传》之例,行以韵语,殊乖体裁,谓之不善学步可也。

△《历代相业军功考》·二卷、《明代相业军功考》·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沈梦熊撰。梦熊字兆扬,归安人。是书成於天启癸亥。所录历代相业,自伊尹至陆秀夫,四十七人。军功自吕望至孟珙,五十人。明代相业,自杨士奇至申时行,十三人。军功自徐达至王崇古,三十人。前载事实,末附评语。大抵节录史文,别无考证,评语亦皆陈因之谈。

△《银鹿春秋》·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陆嘉颖撰。嘉颖字子垂,又字明吾,嘉定人,天启中尝官主簿。是编辑古来义仆事迹。其以《银鹿》为名者,银鹿为唐颜岘家僮,事颜真卿终身,至祸患不避去故也。然奴不负主,古来不止一银鹿,银鹿亦不必为义仆第一。取以立石,不甚可解。殆以二字新颖,故采为标目耳,殊无理也。所列自栾布以下凡七人,女奴十一人,颇多漏略。如萧颖士仆,人人耳熟之事,而遗之不载,则无论他僻事也。其中有嘉颖裔孙鐀《续补》一十六条。然杂列其间,不可分别,尤无义例,所载史汉后刘武,即嘉颖家仆。徐永清,即鐀家仆。事皆不足传,而跻之古人之列,亦不伦甚矣。

△《孝友传》·二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郭凝之撰。凝之字正中,海宁人,天启甲子举人,官至兖东兵备副使。是书采摭商至元末孝义事迹,按代编次。然体例猥杂殊甚。如君陈绝无事迹,以成王孝友一言列之,犹有说也。颜子并不专以孝称,而亦虚载其名。晋文公对秦使乃舅犯之谋,而亦浪标厥目。至《论语》问孝四人,以子夏为主,子游附传,已属妄分宾主。孟懿子、孟武伯亦与子游同附,则不知二人之孝以向为据矣。

△《明孝友传》·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郭凝之撰。此书采摭明代之事,以续所作《孝友传》。上自士大夫,下迄沙弥、乞丐,人各为传,共四百二十九人。

△《逊国忠记》·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周镳撰。镳字仲驭,金坛人,崇祯戊辰进士,官至刑部员外郎,福王时为马士英、阮大铖所杀,事迹附见《明史·姜曰广传》。是书统载建文死事诸臣,而以职官分类,体例小殊。然笃信从亡之事,於诸臣名姓,备录无遗。又如钱士升《表忠记》载,建文潜出西华门,沿河得空舟。而此载舟子梦高皇帝命舣舟以待,更神其说矣。

△《古今宗藩懿行考》·十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曰潞王编,不著其名。按《明史·诸王年表》,穆宗隆庆五年,封第四子翊镠为潞王。万历四十六年,翊镠庶子常淓袭封。此书成於崇祯九年,则当为常淓所辑也。所采皆历代宗臣之贤者,自周迄明,凡百馀人。各著事迹梗概,加以评论。中间如刘歆依附王莽,倾覆宗邦,而得与其数,殊乖衮钺之公。又曹彰、司马孚等虽非无可节取,而俨然与周、召并列,亦拟不於伦矣。

△《明经济名臣传》·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贺中男撰。中男,永新人。是编载明代名臣自洪武迄万历之季,凡文臣五十五人,武臣二十一人。据其子善来所述《凡例》,称为未竟之本。其挂漏犹为有说。至於李东阳之固位取容,张孚敬、桂萼之希旨求媚,其经济安在;而滥列於名臣,不亦颠乎?

△《宗圣谱》·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邹泉撰。泉字子静,常熟人。是书分八目,曰《孔圣谱》,曰《四配谱》,曰《十哲谱》,曰《群贤谱》,曰《理学谱》,曰《经儒谱》,曰《史氏谱》,曰《著作谱》。盖欲合《儒林道学源流本末》汇为一书,以便检阅。而体例丛脞,编次多乖。如《经儒谱》内书传列伏生、欧阳、夏侯,不列孔安国,而别列安国於《儒拾遗》之内。《史氏谱》内列李焘《续通鉴长编》,不列司马光《资治通鉴》,而别列《通鉴》於《史拾遗》之内。进退失伦,绝无义理。其《著作谱》杂录书名,皆取材於《经籍考》中,又十不存一。盖随意抄撮,以供里塾占毕之用。虽以“宗圣”为词,实兔园册也。

△《辨隐录》·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赵凤翀撰。凤翀字文举,爵里未详。《自序》称十载为郎,一麾出守。盖官至知府也。此书为归田后所作。列古人之隐居者,分《龙隐》、《高隐》、《知隐》、《神隐》、《石隐》、《痴隐》、《仕隐》七门。强生分别,殊无义例。《高隐》列张觷,殆忘其屈节蔡京。《石隐》列郭璞,殆忘其见戮王敦。《痴隐》以屈原、雪菴和尚与焦光、朱桃椎连名。《仕隐》以胡广、谯周、冯道与柳下惠同传。皆几於黑白不分。至李泌入《龙隐》、张良又入《神隐》、庄周入《高隐》、列御寇又入《知隐》,亦不知其何以分优劣也。

△《陆氏世史钞》·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陆浚源撰。浚源,平湖人,自称陆贽二十九世孙。是书采陆氏名见正史者,自汉迄元得一百二十人。各录其本传,裒为一编。亦自诵清芬之意。然氏族源流,最为丛杂。唐人世传谱牒,以门第相高,而白居易自述姓源,且不免以蹇叔之子指为出自羋胜。况自宋以来,此学不讲,支分派别,尤莫能稽。浚源是书,既首列《唐书世系表》,明吴郡之陆出自田齐,为妫姓之后。又引王应麟《姓氏急就篇注》,谓出自陆终。又引陈留《风俗传》,谓出自陆浑之国。是本原先已传疑。又称唐陆鸿渐姓由卜筮,北魏步陆孤氏亦复姓省文。是末派尤难考信。乃取上下数千年中陆姓之人,不问异同,联为一谱。然则尼山殷后,可与孔圉称宗;懿仲齐卿,可与国侨合族。此亦千古谱牒之通病矣。

△《衡门晤语》·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潘京南撰。京南自号寿栎生,新都人。是编摘录古今隐逸闲适之事,分前、后、续、别四集。《前集》广成子而下七十五人,自上古逮魏。《后集》孙登而下七十五人,自晋逮元。《续集》伯成子高而下百五十人。《别集》则摭其议论及所作诗赋。亦皇甫谧《高士传》之支流。其曰“晤语”,则千载一堂之意云尔。

△《楚宝》·四十五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明周圣楷撰。圣楷字伯孔,湘潭人。是书编录楚中人物名胜,分二十五门。曰《大臣》,曰《名臣》,曰《大将》,曰《智谋》,曰《谏诤》,曰《文苑》,曰《良史》,曰《命使》,曰《典故》,曰《真儒》,曰《诸子》,曰《孝友》,曰《忠义》,曰《独行》,曰《真隐》,曰《列女》,曰《方伎》,曰《异人》,曰《宦绩》,曰《迁寓》,曰《山水》,曰《名祀》,曰《列仙》,曰《名释》,曰《祖灯》。悉录史志原文,亦间有考证。前有《总论》四条。一曰定区域以尊王,二曰别人物以徵传,三曰约论注以归雅,四曰考遗胜以阙疑。《高世泰序》,称其人物十九、名胜十一、古文十九、今文十一。大致以人物为主,而稍以山水古迹附之。既非传记,又非舆图,在地志之中别为一例。姑从其多者为主,附之《传记类》焉。

△《道南录》·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亦无序跋。道南书院在福州,疑闽人所为也。其书节录明道程子、杨时、罗从彦、李侗、朱子言行。末附祠祀始末。道者公器,传道者亦统为天下万世之计,不仅求为一乡一邑之荣。况五大儒事迹著述,照耀古今,亦不复藉此以显。是特夸耀桑梓,非为表章道学也。所见亦云小矣。

△《国殇纪略》·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以书中所自叙考之,盖郭姓,湘乡人,前明崇祯丙子举人也。是编纪明末楚中死节之士。前为何腾蛟、堵胤锡、章旷、傅作霖四人遗事。各系以诗,盖用《靖康小雅》之体。后附周兖、张世英、王士璞、何应瑞、李有斐五人《小传》。胤锡以病卒於军,不得援死绥之义。士璞为其弟士琳所构,死於囹圄,亦非兖等四人死於张献忠者比。未免为例不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