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卷七十四 史部三十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地理类存目三

△《吴兴掌故集》·十七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徐献忠撰。献忠字伯臣,一号长谷,华亭人。嘉靖乙酉举人,官奉化县知县。《明史·文苑传》附见《文徵明传》中。是编乃其寓居湖州时所作,分类十三,曰《宦业》,曰《乡贤》,曰《游寓》,曰《著述》,曰《金石刻》,曰《艺文》,曰《名园》,曰《古迹》,曰《山墟》,曰《水利》,曰《风土》,曰《物产》,曰《杂考》。考订多未详审。如所载寓贤,以作《渔隐丛话》之胡仔列入明代,尤为舛误也。

△《广东通志初稿》·四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戴璟撰。璟字孟光,号石屏,奉化人。嘉靖丙戌进士,官至佥都御史巡抚广东。是书乃璟於嘉靖乙未以临代之时两月而成,未免涉於潦草。其门类亦多未当,如《人物》之外别立《道学》一门,介於《学校》、《风俗》之间。虽本之《宋史》,而於地志为创闻。位置先后,亦非其所。又《政纪》一门,凡历代窜流岭表之人皆备书之。此自朝政,何与舆图。又《行次》一门,惟纪宋末崖山之事。此在史氏为大纲,在地志则轶事矣。别为标目,更未允惬也。

△《平凉府通志》·十三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赵时春撰。时春字景仁,号浚谷,平凉人。嘉靖丙戌进士,官至右副都御史巡抚山西,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以平凉为西北要地,旧未有志,因创修之。分十七门,曰《建革》,曰《山川》,曰《户口》,曰《田赋》,曰《物产》,曰《坛祠》,曰《藩封》,曰《官师》,曰《兵制》,曰《学校》,曰《人物》,曰《孝节》,曰《风俗》,曰《河渠》,曰《寇戎》,曰《寺观》,曰《祥异》。其考证叙述,具有史法,在关中诸志之内,最为有名。惜其漫漶磨灭,已不可缮写,故仅存其目於此焉。

△《南畿志》·六十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闻人诠撰。诠字邦正,馀姚人。嘉靖丙戌进士,官至湖广按察司副使。明以应天府为南京,称根本重地。有京城图志,仅载都城,未详郡县。诠以监察御史提督南畿学政,因与南京太仆寺卿陈沂纂辑是书。沂即撰《金陵古今图考》及《金陵世纪》者也。前三卷为总志,分子目凡八,次列十四府、四州,分子目凡十二。采掇尚为简核,而亦不免於讹漏。

△《湖州府志》·十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唐枢撰。枢有《易修墨守》,已著录。是书分《土地》、《人民》、《政事》三门。每门各缀以子目,与他志小异。然如《沿革》之中,参述祥异,体例亦未能精当也。

△《嘉兴府图记》·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赵文华撰。文华,慈谿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工部尚书。《明史·奸臣传》附见《严嵩传》中。是书乃文华官通政使时,遭忧家居,应郡守之请而作。分《方画》、《邦制》、《物土》、《人文》凡四门,而附以《丛记》。叙述颇有体例,其《方画》每朝为一地图,殊可为法。然文华小人之尤,其姓名人羞称之。故传本颇稀,此殆毁弃之馀欤。

△《滁州志》·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胡松撰。松字汝茂,滁州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南京吏部尚书。谥恭肃。事迹具《明史》本传。同时又有绩溪胡松,字茂卿。正德甲戌进士,官至工部尚书。《明史》以二人合传,以名姓相同故也。是编乃松官礼部精膳司郎中,以使事归里,知州林元伦属成此志。先述《天文》、《山川》、《物产》,各为一篇。次则皆以编年纪事,间附论断,与他地志分目者不同。然传记、舆图,各有本例。以志名而用史体,文虽创而义则乖矣。

△《嘉靖全州志》·六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谢少南撰。少南,上元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广西提学佥事。全州置於石晋,洪武元年,改州为府。九年复为州,领灌阳县。国朝始以全州、灌阳同隶桂林府。此志辑於嘉靖己酉。其时灌阳为州属,故各门皆载灌阳也。全州旧有志,少南重加修辑。凡为纲七,为目五十有八。其《建置门》所载沿革云:“隋平陈,改洮阳为湘源。”不知隋改隶永州,载於《隋书·地理志》甚详。又不载后周时地属南唐。洮水出洮阳县,载於《水经注》,亦未徵引。均未免脱略也。

△《嘉靖邵武府志》·十五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陈让撰。让字以礼。嘉靖壬辰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是编成於嘉靖癸卯,分《天文》、《地理》、《王制》、《人物》、《外志》五大纲,系以二十八子目,附以三国三表。其特创之例,在以应候附星野。遂使农家占验,冠於郡邑建置之前。盖牵於《天文》自为一门,不得不尔。其实分野之说,以二十八宿割属九州,既已聚讼。以岭外蛮荒之地,引而测验於扬州,益茫然矣。扬州占牛女,既已疑似;邵武一郡而亦占牛女,更牛之一毛矣。故刘基清类天文分野之书,今推步家不用。近时李光地注《禹贡》,亦主闽属扬州之说。是犹杨仆移关耳,非笃论也。又《人物》门中别立《李忠定世家》一篇,何、李二氏世家一篇,亦为创例。世家者以爵土世其家也,司马迁以特笔尊孔子,盖以子孙世守其祀。颜、曾、孟以下无不列传矣,李纲等虽曰贤者,岂可僣用孔子例乎!

△《嘉靖真定府志》·三十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雷礼撰。礼有《六朝索隐》,已著录。是编乃礼以吏部考功司郎中谪大名通判时奉檄所修。为图一,表四,纪四,志九,传十五。法纲目体,大书以叙事,分注以载言。又分立《诸侯王表》、《帝系传》、《后妃传》、《世家传》,均与地志之例不合。又表、传所载,事皆复出,尤非体也。

△《嘉靖河间府志》·二十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樊深撰。深号西田,河间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通政司通政使。事迹附见《明史·杨思忠传》。其以深为大同人,则因深以军籍登第也。是编成於嘉靖庚子。凡十六门,分子目六十有一。是时天津卫未分为府,兴济县亦尚未废。河间所属凡州二县十六,故今天津沧州、静海、青县、盐山、庆云、南皮皆并载志中。深自序称:“一方之山川坟土,习俗往迹,咸蒐辑罔遗。若夫述怪诞以表奇特,著事应以实祥异,增仙释以备观览,名教之所禁者,皆得而略焉。”其体例颇谨严。而采掇古事,不免贪多;假借附会,均所不免。仍不出明人地志之积习也。

△《陕西行都司志》·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千顷堂书目》作包节撰。考节字元达,华亭人,占籍嘉兴。嘉靖壬辰进士,官监察御史,出按湖广。抗疏劾守陵大珰廖斌不法,反被诬下诏狱。谪庄浪卫,卒於戍所。隆庆初,追赠光禄寺少卿。事迹具《明史》本传。此书纪事止於嘉靖,且庄浪卫正陕西地,当即节书矣。凡分《地理》、《建置》、《官师》、《兵防》、《岁计》、《人物》六门,而以所属各卫分载其中。能阙所不知,故简陋而不荒谬。凡例谓学校、祀典不立类,以建置大端,惟此二事,故统置於《建置》之下,例殊未允。自郡县、山川、人物以外,无一不从建置起,能全附之《建置》乎?

△《嘉靖贵州通志》·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张道撰,谢东山删正。道,里贯未详。官贵州宣慰司训导。东山,射洪人。嘉靖辛丑进士,官至右副都御史巡抚山东。其刊定此书时,则官贵州按察司副使也。书颇简略,以《孝义》、《隐逸》别於《人物》之外,而如陆京、张伯安诸人又以孝友入《人物志》,亦无体例也。

△《北地纪》·四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汪来撰。来字君复,天津卫人。嘉靖辛丑进士,官庆阳府知府。庆阳为汉北地郡,故以名书。不分门目,惟以时代先后为序。采事迹诗文之有关庆阳者,得八十一人。以后稷居首,次以淳维,而自附其名於末。故实、艺文,错杂互编;人物、名宦,混淆并列。为从来志乘所未有。其前三卷题来名,而四卷独标北地举人孙倌撰。盖末卷皆来之文章,嫌於自炫,故托之倌云。

△《括苍汇纪》·十五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何钅堂撰。钅堂字振卿,号宾岩,处州卫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江西提学佥事。钅堂以处州旧志,十邑各为一编,体例不当。又自成化以后,记载阙如,因汇为是编。考隋代始置处州,治括苍县,本以括苍山得名,今为处州。全府之志,不应以一县冠一郡。又不应以一山该一境。名实相乖,於义未允。然宋无吴郡,而范成大为《吴郡志》。则讹误相沿,亦不自钅堂辈始矣。

△《万历开封府志》·三十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曹金撰。金,祥符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兵部右侍郎,兼佥都御史,巡抚陕西。是书与他志体例略同。惟以《仙释》居前,《宦迹》居后。而《仙释》、《宦迹》之间又介以《艺文》,编次殊为无法。

△《嘉靖仁和县志》·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沈朝宣撰。朝宣字三吾,仁和人。官江陵知县。此志撰於嘉靖已酉,凡例谓义类悉依洪武《府志》,案《西湖游览志》云:“洪武初,徐一夔著《杭州府志》,颇称简明。”则所据者一夔本也。体例颇谨严,较他地志之冗滥,差为胜之。其称杭州府旧志备载诏赦,盖用《咸淳临安志》例。不知其时临安为都城,所以备录。明代已非都城,即为赘文,其说最协。至於碑刻之文,只载其目,使后世无从考证,则失之太简。又引用诸书,或足以己意,皆不著其所出,则益启杜撰之门矣。其书旧未刊板,万历中诸生郑圭有抄本,为邑令周宗建携去。国朝顺治丁酉,钱塘知县沈某,於宗建家求得之,邑人朱之浩始为传写之。浩跋称其时赘细注,略而不详,尚需增辑云。

△《万历湖广总志》·九十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徐学谟撰。学谟有《春秋亿》,已著录。学谟四任湖广,习其故事,此其万历中为左布政使时作也。不以州郡分卷,惟以事类编辑。分三十二门,命曰《总志》。其削去各志所书《礼乐》一门、《纪事》一门。以会典通行,不为一地而设;国史事秘,本非外臣所窥。其论亦颇有裁制。然通行之典制,本不专系於一地,删之可也。至於朝廷政令专为一地而发者,有诏谕可稽,有奏议可考,亦有案牍可寻,实不待披求国史,然后能知。此则欲省编辑之力,姑为托词者矣。

△《定远县志》·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高鹤撰。鹤字若龄,山阴人。嘉靖庚戌进士,官定远县知县。是书自序称“杜门三日而成”。世无此理,或刊本讹月为日欤?其记载甚简略,而体例乃颇冗杂。列《疆域道路》於《建置沿革》之前,是未出县名,先胪县境。所谓四界八至,不知为何地而言,端绪殊觉倒置。至於《屯田》一门仅四行,《惠政》一门仅三行。又《职官题名》之下各书其人之字号,如书肆宦籍之式,亦皆非体也。

△《续朝邑县志》·八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学谟撰。学谟字子扬,朝邑人。嘉靖癸丑进士,官至大同左卫兵备道。初,正德己卯,韩邦靖作《朝邑县志》,当时号为佳本。学谟此志,成於万历甲申,继邦靖之志而作,故以续名。然名为续邦靖书,而邦靖所录,此志仍录。盖病邦靖之略,而欲以详赡胜之。特以邦靖名重,不敢讼言相攻,故讳曰续耳。自序谓匠意缀词,稍稍自异,其大旨可见。观所叙录,视冗滥之舆记尚为有法,然笔力去邦靖远矣。

△《三郡图说》·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传》,已著录。是编乃其官分守九江道时所作。三郡者,一饶州,二南康,三九江,皆所隶也。凡地之冲僻,俗之浇淳,民之利病,皆撮举其大端,而不以山川、古迹、登临题咏为重。盖犹有古舆图之遗法。末有世懋自跋,称直指使者东莱赵公命郡县长吏图其地境,而系说於图后。既而以所说失实,属世懋改定之,故以《图说》为名,而不具其图云。

△《万历广东通志》·七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郭棐、王学曾、袁昌祚同撰。棐,南海人。嘉靖壬戌进士,官至布政使,加光禄寺卿。学曾履贯未详,官光禄寺丞。昌祚,东莞人。隆庆辛未进士,官布政司参议。是书成於万历壬寅,凡为《藩省志》十三卷,《郡县志》四十九卷,《艺文志》三卷,《外志》七卷。其《藩省志》舆图之后,即列《事纪》五卷,茫无端绪。惟《仙释》、《寺观》列之《外志》,较他志体例为协。又增《罪放》、《贪酷》二门,以示讥贬。则仿佛《嘉靖江西志》例也。

△《嘉靖贵州图经新志》·十八卷(两淮盐政采进{ԌE{Ԍ߀赞,叶榆人。官贵州宣慰使司儒学教授。是编成於嘉靖中。其凡例谓旧志考究采掇,挂漏可笑,然此书亦殊舛陋。如第二卷内所载题咏,每诗皆取一句,大书於上,而以全诗细字分注於下,是何体例也?

△《万历四川总志》·三十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魏朴如、游朴、童良同撰,提学副使南海郭棐裁正之。朴如题叙州府同知,良题诸生,皆不知其里贯。朴,福宁人。万历甲戌进士,官成都府推官。是书凡《省志》四卷,《郡县志》十四卷,《经略志》附以《杂记》,共十四卷,《文》八卷,《诗》四卷。其书於尹吉甫、商瞿、董永、杨时之类,旧志误收者,颇有驳正;於赵戒、张商英之类,旧志滥美者,亦颇有简汰。惟《职官》不载守令,未免疏略。而以先代《帝纪》列於前,亦非舆记之体也。

△《安邱县志》·二十八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明马文炜撰。文炜字仲韬,号定宇,安邱人。嘉靖壬戌进士,官至右都御史,巡抚江西。是志成於万历己丑,体例颇为谨严,其《沿革》、《封建》、《秩官》、《贡举》、《貤封》俱列为表,《艺文》惟列古人著述。较他志亦为清省。惟《典礼》、《雅乐》,国家通制,非安邱所独有,而各为一考。此刘知几所论“《天文》诸志误学《史记》者也”。(《史记》括黄帝以来,故可立《天官》一书,至历代非各有一天,无庸复志。其说具《史通·表志篇》中。)《艺文》之末,附诗二十首,文九篇,可谓删除冗滥矣。然何不用范成大《吴郡志》例,散载各条之下乎?《总记》二篇,尤多泛滥。汉惠帝七年,日食于危。文帝七年,水土合于危后。七年,有星孛于西方,其末指虚。此果为安邱垂象耶?汉封刘常为安邱侯,此就国者也,於法当书。唐封张说为安邱侯,此与安邱风马牛矣。可入说传,不必入《安邱志》也。盖虽稍廓地志之恶习,而犹未能免俗云。

△《嘉靖江都县志》·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葛洞撰。洞字近园,江都人。初,江都以附郭无专志,嘉靖壬戌,知县赵讷属洞因府志而增葺之,凡八门。艺文用《吴郡志》例,附各门之内。其《人物》一门则讷所裁定也。草创之初,记载殊为简略。每条末所系论赞,皆以“知县赵曰”四字冠之。是县令谕示乡民之体也,以入志书,不学甚矣。

△《绍兴府志》·五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张元忭、孙鑛同撰。元忭字子荩,山阴人。隆庆辛未进士,官至左谕德,事迹具《明史·儒林传》。鑛有《月峰评经》,已著录。是志分十八门,每门以图列於书后。较他志易於循览,体例颇善。末为《序志》一卷,凡绍兴地志诸书,自《越绝书》、《吴越春秋》以下,一一考核其源流得失,亦为创格。

△《丰润县志》·十三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石邦政撰。邦政,丰润人。其书成於隆庆庚午,门目冗杂,绝无义例。且於历代帝王妄为区别,以行款高下,示其予夺,尤为无理。

△《隆庆永州府志》·十七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史朝富、陈良珍同撰。朝富,晋江人。嘉靖癸丑进士,官永州府知府。良珍,南海人。官永州府推官。《永州志》编於成化,续於嘉靖。朝富谓前志核而简,后志详而杂。因斟酌其间,以为此志。成於隆庆庚午,凡《图经》一,《纪》一,《表》三,《志》七,《传》五。其《人物表》一卷,自汉讫明,第其差等,后加论赞。谓周濂溪乃三代以上人物,虽宗《汉书》之例,而非志书体也。又既作《郡邑纪》,复作《郡邑表》,亦未免冗杂。

△《万历江都县志》·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陆君弼撰。君弼,江都人。万历中贡生。是书因嘉靖壬戌葛洞旧志重修,而以史法变其体例。曰《纪》,曰《表》,曰《志》,曰《传》。《纪》之目一,《表》之目五,《志》之目七,《传》之目十。夫史之有纪,为帝王作也,称之一邑则僣矣。其表较他志颇善,然既作《郡县纪》,又作《郡县表》,繁复与《永州志》同。提封万井,周制也,以名疆域,不免鶠阁虬户之讥。其《郡县纪》中称建兴中吴主亮使卫尉冯朝城广陵,三年冬十月,魏主以舟师击吴,登广陵故城。案,吴城广陵在五凤二年,当魏正始二年,曹丕击吴则在黄初三年。先后颠倒三十年,不知何以舛误至是也。

△《万历衡州府志》·十五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伍让撰。让,衡阳人。万历甲戌进士,官至贵州提学佥事。是志成於万历乙酉,旧本签题《弘治衡州府志》,误也。凡十一门,又各有附录。然如并天文於地理,用《汉书》例可也。统词章於学校,是何例乎?其《沿革门》云“宋元嘉中以衡阳湘东为王国”,不知宋时只衡阳国为衡州地。又云“唐天宝元年改为衡阳郡”,不知先已改衡山郡。大抵草略成编耳。

△《天启赣州府志》·二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谢诏撰。诏,赣县人。万历甲戌进士,官至四川左布政使。赣州旧志修於嘉靖丙申。天启元年辛酉,诏续修之。为类十四,为目七十九。其体例颇为舛互,亦多错误。如亭馆旧迹,例应叙於《古迹门》,乃悉归之《营建志》。则古来胜地,似悉建於明代矣。又《乡贤志》分《行业》、《忠义》、《孝友》各门,又别立《质行》一门,未免繁复。又《沿革门》谓晋太康三年改为南康郡。今考《晋书》,乃太康二年,非三年也。

△《万历德州志》·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李撰,,长洲人。万历二年以贡生官德州学正。是编为目凡十一。明制,德州领德平、平原二县,而志惟载本州,不及属邑。凡例谓二邑各自有志,故不载,是犹可也。於《建置志》特立《坊表》一门,已觉浅陋;至寓贤即属流寓,并非尽通籍之人,乃叙於《宦绩》,更为庞杂。且德州为漕运孔道,《山川》一门,不载运河,则脱略已甚矣。是书所列职官,至天启中止。即学正一官,后尚有二十人,则又续有增益,非旧本矣。

△《通州志》·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沈明臣撰。明臣字嘉则,鄞县人。嘉靖中诸生,尝与徐渭同参胡宗宪幕府。《明史·文苑传》附见《徐渭传》中。明南直隶、北直隶皆有通州。此编南通州《志》也。书成於万历丁丑,其《秩官》、《科第》诸门,皆括之以表,於例颇善。

△《万历应天府志》·三十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一化撰。一化里贯、始末皆未详。其作此书时,则官应天府教授也。应天在明为南京,而旧无府志。万历丁丑,一化始创是编。凡为《纪》三,《表》九,《志》十一,《传》九。如《郡纪门》引《金陵志》、《水经注》、《荆州记》诸书以证扬州之三江,又引《括地志》以证丹阳之属秦鄣郡,援据颇为该洽。又如引宋《景定志》及《通鉴注》,谓丹阳治所即汉之宛陵,亦足证旧志之误。又《明会典》,及《明史·职官志》诸书,皆载明封爵,惟公、侯、伯三等。志中《封爵表》,详载孙炎之追封男爵,颇足补史传之阙佚。然如灵谷诸寺,创自齐、梁,旧迹见於《景定志》、《建康志》、《丹阳记》诸书者甚详,乃遗漏不载,则疏漏亦尚未免也。

△《闽书》·一百五十四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何乔远撰。乔远字稚孝,号匪莪,晋江人。万历丙戌进士,官至南京工部右侍郎。事迹附见《明史·洪文衡传》。闽自唐林谞有《闽中记》,宋庆历中林世程重修之。历南宋及元,皆无总志。明成化间,莆人黄仲昭始为《八闽通志》。王应山复为《闽大记》、《闽都记》、《全闽记略》,皆草创未备。乔远乃薈萃郡邑各志,参考前代载记,以成是书。分二十二门,曰《分野》,曰《方域》,曰《建置》,曰《风俗》,曰《版籍》,曰《扞圉》,曰《前帝》,曰《君长》,曰《文莅》,曰《武军》,曰《英旧》,曰《方技》,曰《宦寺》,曰《方外》,曰《闺阁》,曰《岛夷》,曰《灵祀》,曰《祥异》,曰《萑苇》,曰《南产》,曰《蓄德》,曰《我私》。其标目诡异,多乖志例。《扞圉志》载兵防及将弁兵士额数,而复有《武军志》以详其人。《文莅志》则合职官、名宦而为一,分并均失其当。《前帝志》载宋端宗及少帝昺,端宗虽即位於福州,然正史已详,不宜复入志中。且帝昺即位於粤之碙洲,尤与闽无涉。《英旧志》载人物,而复分《缙绅》、《弁韐》、《关柝》、《韦布》、《闾巷》、《侨寓》、《裔派》为七类,转觉淆杂。《宦寺志》专载五代林延遇,明张敏、萧敬三人,亦非志中所应有。《蓄德志》杂载丛谈逸事,并及诗话文评,於名为不称。《我私志》则乔远自志其宗族,虽仿古人自叙之例,而称名不典,语多鄙野。其文辞亦好刊削,字句往往不可句读。盖不能出明人纤佻矫饰之习。《明史》本传亦称“所撰《闽书》一百五十卷(案书实一百五十四卷,盖刊本误脱一四字),颇行於世,然援据多舛”云。

△《万历济宁州志》·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国桢撰。国桢字翼廷,安邑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济宁兵河道副使。以州志旧本残阙,属诸生朱梦得、张维屏分纂,而国桢为之裁定。列目凡八,又分子目五十。仅三月而成书,故其间踳驳挂漏,不一而足。

△《南康志》·十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田琯撰。琯,大田人。隆庆辛未进士,官南康府知府。是书成於万历癸巳。门目虽繁,而条贯有序,犹舆记中之不甚猥杂者。

△《顺天府志》·六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谢杰撰,沈应文续成之。杰有《使琉球录》,已著录。应文字徵甫,馀姚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南京吏部尚书。是书成於万历癸巳,颇为简略。所立《金门图》、《京兆图》诸名,粉饰求新,尤明季纤佻之习。

△《万历信阳州志》·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刘尚朴撰。尚朴,信阳人。万历乙未进士,官至山东布政司参政。先是,州人礼部侍郎何洛文撰州志未成。尚朴采其遗稿,续作此书。凡为类十九,成於万历丁巳。序次冗杂,殊乖体要。

△《万历饶州府志》·四十五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陈大绶撰。大绶,浮梁人。万历乙未进士,官至福建布政使参议。饶州自正德辛未刘录撰志以后,百有馀年,大绶始撰此志。分十三门,又分子目八十。书成於万历乙卯,其中如寺观之建自唐宋者,应叙於《古迹》,乃归於《秩祀门》。二氏非秩祀也。《舆地志》既分《山》、《水》为二门,而《古迹门》内又载石城山。殊无条理。《沿革门》载汉建安十五年孙权置鄱阳郡,治旧县,不知初治在鄱阳,后徙治吴芮故城。亦考之未详也。

△《岳郡图说》·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黄元忠撰。元忠字整菴,鄞县人。万历中由国子监学正出为岳州府通判。是编具述岳州郡城及所属一州七县三卫形胜,然题曰《图说》,而止有说无图,疑佚其半也。

△《海盐县图经》·十六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胡震亨撰。震亨字孝辕,晚自称遯叟,海盐人。万历丁酉举人,由固城县教谕历官兵部员外郎。是书凡七篇,首《方域》,次《食货》,次《戍海》,次《堤海》,次《官师》,次《人物》,次《杂识》。盖与姚士粦参修而成。然不署士粦之名,仅见卷首樊维城序中。其不曰《志》而曰《图经》者,用北宋州县图经例也。

△《万历容城县志》·七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蒋如苹撰。如苹字宾王,益都人。由贡生官容城县知县。初,隆庆间邑令李蓁春创为县志,自隆庆三年以后,事迹无徵。万历甲辰,如苹增补为是编。凡十类,其创立《宫室门》,已失县志之例。又《舆地志》所载唐复置县,后罢,宋代复置。不知五代晋时归於辽,宋时仅置县於拒马河,此沿革之大者,不应脱略。又濡水在县西,亦曰北易水;雹水在县南,即鲍水。载於《水经注》及《寰宇记》诸书者甚详,亦脱漏不载,则其疏舛亦可见矣。

△《万历嘉定县志》·二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韩浚撰。浚字邃之,淄川人。官嘉定县知县。元至元中秦辅之始创县志。明自洪熙至嘉靖,凡经四修。浚於万历乙巳复续为是编,颇胜他志之鄙陋,然亦时有疏舛。如以《水利》列於《人物》之后,已觉不伦。以古迹及寺观叙於《杂记门》中,更为非例。又如《疆域考》称“自宋分昆山之东境以置县”,不知《南畿志》载“宋割昆山安亭等五乡,於练祁市置县”,《舆地考》载嘉定县原名疁城乡也。

△《万历严州府志》·二十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是书为万历甲寅所修。首页题名,丛杂无绪。或曰主修,或曰同修,或曰纂修,或曰续修,或曰汇集,莫知撰人为谁。盖与事者争欲附名,故瞀乱如是。前载旧志凡例,颇见体裁。是志乃不肯遵用之,多所更张,务求谐俗。则其书可知矣。

△《天台县志》·二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张宏代撰。胡来聘续修。宏代,灵壁人。来聘,全州人。皆天台知县也。宏代书不知成於何年,来聘所续则成於万历乙卯。前十三卷,随事立类,为大目十一,小目五十有八。诗文别为七卷,附於后。

△《泰州志》·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刘万春撰。万春字公孕,泰州人。万历丙辰进士,官至浙江布政司参政。是书成於崇祯癸酉,与他志体例略同,而意主黜伪存真,颇不徇其乡曲。其论学究而蓦理学之堂,方技而割隐君之席,及谀墓之文,虽工不录者,皆切中州郡志书之弊也。

△《万历馀杭县志》·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戴日强撰。日强,蒙城人。官馀杭县知县。是编成於万历丙辰,分十门,子目六十有二。中间纪载多舛误,如《沿革门》云:“汉高帝时属荆吴国。”不知汉时馀杭为西部都尉治,仍属会稽郡。《城墉门》云:“古城在今县溪南,莫详所始。”不知《咸淳临安志》载汉熹平二年所改,经两次迁移,至后唐时号为清平军。殊为疏於考订。至第一卷既立《山川》一门,而九卷又别立《径山志》;既有《古迹》一门,又别立《洞霄志》,更为冗复矣。

△《万历温州府志》·十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光蕴撰。光蕴字季宣,温州人。官至宁国府同知。是编成於万历丁巳,凡为类十二,为目七十四。颇多舛略,如《形胜门》只略叙旧志数行,而梁邱迟《永嘉郡教》所称“控山带海”云云,祝穆《方舆胜览》所称“郡当瓯越之冲”云云,皆未之载。此皆失诸眉睫之前。《学校门》只载梅溪、雁山两书院,而永嘉书院之建於宋时,载於王圻《续文献通考》者,亦不及详。其挂漏可想。又《治行志》中分《郡良吏》、《邑良吏》为二门,体例亦嫌繁碎也。

△《万历襄阳府志》·五十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卷首宜城胡价序,称郡守吴公勒成。凡为目二十有六。明封襄藩於襄阳,故叙历代藩封,别作《襄世家》一卷,於例应尔。至以孔子曾适楚国,遂於《古迹》之外别出《圣迹》一门,则冗碎甚矣。

△《清江县志》·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秦镛撰。镛,无锡人。崇祯丁丑进士,官清江县知县。清江向无志,崇祯壬午,镛始创修。凡分八目,视他志稍为简明。

△《崇祯砀山县志》·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刘芳撰。芳字百子,石屏人。官砀山县知县。先是,万历戊午,知县陈秉良属邑人王文焕撰县志,二旬而成。崇祯己卯,芳复与邑人汪用霖续修此编。其《沿革》载“东汉为梁国砀山县”,不知东汉时沛国亦分界其地。又云“晋省归夏邑”,不知《南畿志》载“晋下邑即砀地”,非省并也。又以下邑作夏邑,更误矣。又分门至四十二,率多冗杂。如既以《水土》为一门,又以《风俗》为一门;以《古迹》为一门,又以《八景》为一门,殊纷纭少绪也。

△《海昌外志》·(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谈迁撰。迁字孺木,一字仲木,海宁人。是志题曰“海昌”,以海宁为吴海昌郡,从古名也。书不分卷帙,所列凡《舆地》、《食货》、《职官》、《建置》、《选举》、《人物》、《丛谈》、《艺文》八门。以篇页计之,当为八卷,偶未标题耳。迁学颇博涉,较旧志多所考证。而人物琐分门类,典籍不详卷帙,犹沿地志之积习焉。

△《西宁志》·七卷(内府藏本)

国朝苏铣撰。铣,交河人。顺治丙戌进士。由卫辉府推官行取监察御史,巡按山西。裁阙改补西宁道,又调岭东道。是编即其顺治十二年官西宁道时所作。西宁在国初为军民指挥使司,本临边之地,文献罕徵。故其书亦潦草冗杂,绝无体例。盖创始者难工也。

△《续安邱志》·二十五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国朝王训撰。训字敷彝,安邱人。顺治丁亥进士,官万全县知县。是编续马文炜之书,体例相近。凡例称马《志》二十八卷,今《续》二十五卷者,地理封建,本无可续。如俷德不至,害及一邑,则亦略之。恶恶短也。

△《永平府志》·二十四卷(内府藏本)

国朝宋琬撰。琬字玉叔,号荔裳,莱阳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四川按察使。琬与施闰章齐名,时号“南施北宋”。而此志不见所长,卷端题永平府知府萧山张朝琮重修,其窜乱失真欤?

△《杞纪》·二十二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贞撰。贞字起元,号杞园,安邱人。康熙壬子拔贡,官翰林院孔目。是书以安邱东北界接高昌诸邑,为杞国旧地,爰采史传之有关於杞者,综其条目。曰《图考》,曰《星土》,曰《舆地》,曰《山川》,曰《系年》,曰《沿革》,曰《封建》,曰《年表》,曰《世次》,曰《原古》,曰《分国》,曰《系家》(案,司马贞《史记索隐》改世家为系家,乃避唐讳,此误袭其名),曰《苗裔》,曰《春秋经传》,曰《经传别解》,曰《人物》,曰《遗书》,曰《艺林》,曰《杂缀》。王士祯序,称其“有良史才”。以安邱一隅,上溯太康斟鄩之故居,下迄国朝数千年事谈,所采之书凡四百馀种,可谓勤矣。然以为杞之故墟,既於《系年》录《春秋》经文之载杞事者,复为《年表》、《世次》、《系家》,不几於叠床架屋乎?且又全录《春秋》经传及《经传别解》为四卷,不更赘乎?於《遗书》录《夏小正》,於《人物》收姮娥,其泛滥抑又甚矣。《艺林》内录《齐风·汶水汤汤》之诗,则以徐州入济之汶为青州入濰之汶。至如《振鹭》、《有瞽》,顾炎武《大禹陵》诗,皆一例采入,尤不免地志之锢习也。

△《杭志三诘三误辨》·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奇龄撰。奇龄有《仲氏易》,已著录。是编因杭州旧志称“今地本皆江水,由隋、唐来人力畚筑而成”,因为此辨。三诘者,一诘秦定会稽郡有海盐、馀杭、钱塘、富春四县,何以钱塘独无地;二诘西部都尉为重镇,何以僻处灵隐山中;三诘由富春以至海宁,无不两岸平地,缘江如线,何以上一折甫接吴山,忽西翻灵隐,下一折不走龛赭,忽北越临平。三误者,一由刘道真《钱塘记》误读《汉书》“西部都尉治武林山,武林水所出,东入海”之文。不以“西部都尉治”为句,而以“治武林山”为句;二由不考刘昭注《郡国志》已驳秦始皇由馀杭渡江之说,而仍袭其误;三由江水东合临浦,而刘氏误以临浦为临湖,又误以临湖为临平湖。又附载宋之问《灵隐寺诗》、“吴越王铁幢浦”二条。以为不足辨者,不在所诘所辨之数焉。

△《萧山县志刊误》·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奇龄撰。以萧山新修县志踳驳失考,因逐各条为之釐正。凡沿革之误二条,称名之误一条,封属之误二条,坊里之误二条,古迹之误三十八条,人物之误三十五条。

(案,毛奇龄此二编,本非郡县志书。而列於郡县志书中者,以所刊正者乃郡县志书,犹《新唐书纠缪》列於正史之例也。)

△《台湾纪略》·一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林谦光撰。谦光字芝楣,长乐人。是编乃康熙二十三年平定郑克塽以后所作。分十三篇,一曰《形势》,二曰《沿革》,三曰《建置》,四曰《山川》,五曰《沙线礁屿》,六曰《城郭》,七曰《户役赋税》,八曰《学校选举》,九曰《津梁》,十曰《天时》,十一曰《地理》,十二曰《风俗》,十三曰《物产》,而附以《澎湖版图》。开辟之初,规模草创。故其文皆略存梗概,不及新志之详明。然固新志之椎轮也。

△《登封县志》·十卷(内府藏本)

国朝张圣诰撰。圣诰字紫书,号韦菴,广宁人。官登封县知县。初,顺治五年,圣诰之叔父朝端知登封,始创修县志。康熙十八年,圣诰族兄壎亦知是县,又续增之。康熙三十一年,圣诰又知是县,复因旧本重修。一姓相承,递相纂辑,其事颇异。书分九门,曰《图绘》,曰《舆地》,曰《岳祀》,曰《建置》,曰《山川》,曰《职官》,曰《方外》,曰《物产》,曰《艺文》。体例与他志略同。惟他志景必有八,八景之诗必七律,最为恶习。圣诰力破是例,差有识云。

△《琅盐井志》·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沈鼐撰。鼐字枚臣,长洲人。由贡生官云南琅盐井盐课提举。是书成於康熙壬辰,因来度旧志重为增辑。首列《图考》,次分《天文》、《地理》、《建设》、《赋役》、《官师》、《学校》、《选举》、《祠祀》、《人物》、《艺文》,凡十类。

△《师宗州志》·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管棆撰。棆,武进人。官师宗州知州。是书成於康熙丁酉,分九《图》,五《纪略》,九《考》,四《传》。师宗旧无志,是书草创简略,粗具大纲。附艺文於各门中,用宋人旧例。惟多录己作,殆成纪游之集,则未免舆记之结习耳。

△《辽载前集》·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林本裕撰。本裕字益长,奉天人。是编备载盛京故事,自序云:“折衷於《盛京志》。《前集》则仿龙门志乘,《后集》则仿涑水编年。”今《后集》未见,此其《前集》也。首《总论》,次《图考》,馀分二十一门,亦颇勤於搜采。然留都记载,而地名仍题前代之称,於体例终为乖迕。是亦不检之过也。

△《扬州府志》·四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国朝张万寿撰。万寿字鹤秋,浮山人。康熙中官扬州府知府。《扬州府志》自明成化至万寿,凡经五修,而益繁芜。考书首载万历中杨洵旧志序,历叙门目,其端绪尚为清整。万寿多所增益,其体例转不及原书也。

△《河套志》·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履中撰。履中字执夫,商邱人。官至分巡宁夏兵备道。是志成於乾隆壬戌。凡河套之建置、沿革、山川、城堡、关塞、古迹、物产,悉分门汇载。末附以《艺文》二卷。如引《魏书》以证涿祁山之为榆林府地,引《册府元龟》药彦稠为邠州节度使,补五代沿革之阙。又证后魏代郡之即汉朔方郡。据《通鉴注》大城之属朔方,以证《汉书》列传之大城塞,徵引颇为繁富。

△《湖南通志》·一百七十四卷(通行本)

国朝大学士陈宏谋等监修。湖南省治即唐之武安军,原与荆鄂兼立节镇。宋代亦分荆湖南北两路,至明代始并隶湖广布政使。而幅广阔,形势各殊。本朝康熙三年,始析置湖南布政司,以控制岭峤。其后修通志者,仍合湖南北为一编。又书局开於武昌,未免详近而略远。故湖南事迹,未能赅备。乾隆二十一年,宏谋巡抚湖南,因与藩臬诸臣创修此志,以补其阙。共分三十七门。其中如《山川》一门,全志每县只载数条,此则分列方隅。《职官》一门,全志文职至知府,武职至游击而止,此则同知、通判、守备,具录无遗。《选举》一门,全志详文而略武,此则两途并登。故所载虽止九府四州,而卷帙则较全志赢几十之四五云。

△《续河南通志》·八十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河南巡抚阿思喀监修。《河南通志》修於雍正九年,阿思喀以乾隆三十一年奉诏纂修《一统志》,徵诸省志书送馆,乃续修此编。其事迹皆与前志相接。惟前志分四十二目,不立总纲。此编则分《舆地》、《河渠》、《食货》、《学校》、《武备》、《职官》、《人物》、《艺文》八志,而各系以子目,为小异云。

△《澳门记略》·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印光任、张汝霖同撰。光任字黻昌,宝山人。官至太平府知府。汝霖字芸墅,宣城人。由拔贡生官至澳门同知。考濠镜澳之名见於《明史》,其南有四山离立,海水交贯成十字,曰十字门,今称澳门,属香山县。乾隆九年,始置澳门同知。光任、汝霖相继为此职。光任初作是书,未竟,至汝霖乃踵成之。凡为三篇。首《形势》,次《官守》,次《澳番》。《形势篇》为图十二,《澳番篇》为图六。考《明史·地理志》只载南头屯门、鸡栖佛堂门、十字门、冷水角、老万山、零丁洋澳诸名,与虎头山关之类,其他皆未记其详。此书於山海之险要,防御之得失,言之最悉。盖史举大纲,志详细目。载笔者各有体裁耳。

──右“地理类”都会郡县之属,一百八部、二千四百六十七卷,内三部无卷数,皆附《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