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卷一百二十四 子部三十四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杂家类存目一

△《於陵子》·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齐陈仲子撰。王士祯《居易录》曰:万历间学士,多撰伪书以欺世,如《天禄阁外史》之类,人多知之。今类书中所刻唐韩鄂《岁华纪丽》,乃海盐胡震亨孝辕所造。於陵子,其友姚士粦叔祥作也。凡十二篇,一曰畏人,二曰贫居,三曰辞禄,四曰遗盖,五曰人问,六曰先人,七曰辩穷,八曰大盗,九曰梦葵,十曰巷之人,十一曰未信,十二曰灌围。前有元邓文原题词,称前代《艺文志》、《崇文总目》所无,惟石廷尉熙明家藏,又称得之道流。其说自相矛盾。又有王鏊一引一跋,鏊集均无其文。其伪可验。惟沈士龙一跋,引扬雄《方言》所载《齐语》及《竹书纪年》、《战国策》、《列女传》所载沃丁杀伊尹,齐、楚战重邱,及楚王聘仲子为相事,证为古书,共说颇巧。然摭此四书以作伪,而又援此四书以证非伪,此正朱子所谓采《天问》作《淮南子》,又采《淮南子》注《天问》者也。士龙与士粦友善,是盖同作伪者耳。末有徐元文跋,词尤弇鄙,则又近时书贾所增,以冒称传是楼旧本者矣。

△《天禄阁外史》·八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汉黄宪撰。前有晋谢安,唐田宏、陆贽题词。每篇又有宋韩洎赞,而冠以王鏊之序。词旨凡鄙,显出一手。朱国桢《涌幢小品》载徐应雷《黄叔度二诬辨》曰:黄叔度言论风旨,无所传闻。入明嘉靖之季,昆山王舜华名逢年,有高才奇癖,著《天禄阁外史》,托於叔度以自鸣。舜华为吾友孟肃诸大父行,余犹及见其人,知其著《外史》甚确。自初出有纂入东汉文者,时舜华尚在。而天下谓《外史》出秘阁,实黄徵君著,则后世曷从核真赝乎?又李诩《戒菴漫笔》曰:《天禄阁外史》乃近年昆山王逢年所诡托者。迩有馀姚人御史某(案:即刻《两京遗编》之胡维新),沾沾以文学自喜,杂此文於左、国、司马诸篇中刊行,颁於苏常四郡学宫,令诸生诵习之,殆亦一奇事也。据其所记,则此书出王逢年,明人已早言之。考张孔教《云谷卧馀》,所言亦合。而流传之本仍题黄宪,殆不可解。王铖《读书蕞残》曰:其宾秦文中有《党锢》一篇,考《后汉书》本传,陈蕃为三公,临朝叹曰,叔度若在,吾不敢先佩印绶。是党祸未起,宪已谢世矣。又宾晋文有《董卓篇》,益不相见,辨其伪迹甚明。惟谓传自谢安,或者即其门下士及子弟所为,则仍为伪序所欺,失考甚矣。

△《化书新声》·(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清一撰。前有序自称先天风雷侍者,且言万历壬辰,自京师奏太后,请武当山道藏经回。止三公岩,大众推充都管。盖道士也。是编取谭峭《化书》,案节分章,各为注释。中如释大同章思火生暖,思水生凉诸语,亦时有理解。然大致摭采道家之言,氾滥恣肆,无所归宿。

△《心传录》·三卷、《日新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宋于恕编。恕张九成之甥。此二书皆录九成语也。前有淳熙元年恕序云,无垢张先生,乃予母之兄。顷为春官宗伯,以议忤时相,一斥岭下十四年。寓横浦僧舍,嗜书不厌。晚年目昏,立短檐下展卷就明,向暮不辍,石间双趺隐然。南安守张公见而叹息,标记於柱,今犹在也。案《宋史·九成本传》,称九成召除宗正少卿,权礼部侍郎,兼侍讲,兼权刑部侍郎,谪守邵州。秦桧又令司谏詹大方论其与径山僧宗杲谤讪朝政,谪居南安军,在南安十四年。以《横浦集》考之,其到南安在癸亥三月,乃绍兴十三年。其横浦僧舍题柱字,据恕此序,是南安张守所记。而《南安府志》载宝界寺题柱识语为九成自题,又失张守之名,误矣。陈振孙《书录解题》曰:张九成《无垢语录》十四卷,《言行编遗文》共一卷,九成之甥于恕所编《心传录》,及其门人郎昱所记《日新录》。近时徐鹿卿德夫,教授南安,复裒其言行,系以岁月及遗文三十篇附於末。今此本止三卷。恕序称与其弟宪徒步三千馀里,抵岭下,得侍讲论。难疑答问,莫不备录,名之曰《心传》。后恕以思亲归,弟宪独住。各以所得,合为一集。又学生郎昱,粗得数语,纂为录,故人刁骏序之。而后卷《日新录》亦题甥于恕编,盖非陈振孙所谓徐鹿卿裒集之本。中间止有序记等文凡八篇,亦与所谓三十篇者不合,故仍旧名曰《心传》,曰《日新》,而不名语录,是尚未经合订者矣。明人刻《横浦集》,已收入之。此其别行之本也。

△《经鉏堂杂志》·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宋倪思撰。思有《班马异同》,已著录。是编乃其晚年劄记之文。其学杂出於释、老,务为恬退高旷之说。然如谓妻子无论贤不肖,皆当以冤家视之,害理殊甚。其他亦皆浅陋无味,明代陈继儒一派,发源於此。又议论空疏,多无根据。如颜斶生王死士之论,与安步晚食之语,同出一时,而思引斶前王前一段,附论其下曰,此即晚食以当肉,安步以当车之颜斶耶,抑别一人耶?是并《战国策》未读也。贾谊谪长沙王傅,作《鵩赋》之后,年馀而死。而思谓贾谊陈治安之策,乃在於《鵩赋》之后,岂其涉历世故,於事理讲明,尤更深究耶?是并《汉书》、《史记》亦未详考也。《宋史》思本传载,陈晦《草史》弥远制词,用昆命元龟语。思以为类董贤策文用允执厥中之文,上疏争之,坐是罢去。考刘克庄《后村诗话》,称思驳论时晦累疏,援引唐人及宋代累朝命相皆用此语,以驳思,思遂削秩。则晦虽曲贡谀词,而转据典文,思虽力持正论,而疏於考证。是书之陋,固其宜矣。

△《善诱文》·一卷(内府藏本)

宋陈录撰。录不知何许人,自称丹穴老人。其书皆通俗劝善之言。盖明袁黄等之所祖。前有嘉定辛巳其弟炼序,末有木石居士虞舜徒跋,皆以阎罗王为说,词旨颇鄙。

△《樵谈》·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旧本题宋许棐撰。棐字忱父,海盐人。嘉熙中居泰溪,于水南种梅数千树,自号梅屋。是编皆劝戒之言。然核其词气,如出屠隆、陈继儒一辈人口,殊不类宋人之作。

△《几上语》·一卷、《枕上语》·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宋施清臣撰。清臣号东洲,淳祐间人,自称赤城散吏。是书皆宗二氏之旨,而以儒理附会之,词多俪偶,明人小品,滥觞於斯。其谓《易》可通修炼之旨,亦魏伯阳等之绪馀,无足采录也。

△《千古功名镜》·十二卷、《拾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宋吴大有撰。大有字勉道,号松壑,嵊县人。宝祐间游太学,率诸生上书言贾似道奸状,不报,遂退处林泉,与林昉、仇远、白珽等以诗酒相娱。元初辟为国子检阅,不赴。是书分十五类,皆阐扬因果之说,以警世劝善。然有所为而为之,假以诱掖愚蒙则可,若士君子之学,为所当为,则固无取於是焉。

△《厚德录》·四卷(内府藏本)

宋李元纲撰。元纲有《圣门事业图》,已著录。此录盛陈果报,兼以神怪。如言张孝基以还产为山神,及福州张生捐资救缢遇锺离权得道事,不一而足,殊非儒者立言之道。与《圣门事业图》如出两手,不可解也。

△《乐善录》·二卷(内府藏本)

宋李昌龄撰。昌龄始末未详。书中引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及叶梦得《岩下放言》,盖绍兴后人。大旨皆谈罪福因果。所记宋事为多,亦间及汉以来事。然如淳、于棼南柯入梦诸条,殊於《乐善》无与。记小儿胞胎一条,杂引道家符箓之说。凡数百言,更为泛滥也。

△《西畴常言》·一卷(内府藏本)

宋何坦撰。坦,旴江人,是编分讲学、律己、应世、明道、莅官、原治、评古、用人、正弊九门,大抵因旧说而衍之。其讲学篇谓性与天道子贡不得闻,而以后世学者窃袭陈言,自谓穷理尽性为妄。明道篇谓儒者之待异端,甚於拒寇敌。盖皆有为而发。然其论心如槃水,措之正则表里莹然,微风过之,则湛浊动於下,方未动时,非有以去其滓污也,澄之而已。风之过,非有物入之也,挠动则浊起也。所见颇近於禅。又谓孟子之辟杨、墨,深排峻拒,词费而力殆,其说皆不可训也。

△《东谷所见》·一卷(内府藏本)

宋李之彦撰。之彦,永嘉人,东谷其所自号。书中教导一条,称游湖海五十年,教公卿大夫之子孙屡矣,教寻常白屋之类亦多。则老塾师也,是书凡十三则,皆愤世疾俗,词怨以怒。末载太行山戏语一条,谓是非不必与世人辨,盖其篇中之寓意。前有自序,题咸淳戊辰小春,正宋政弊极之时也。

△《鸣道集说》·一卷(永乐大典本)

旧本题金李之纯撰。案元好问《中州集》、刘祁《归潜志》并云李纯甫字之纯,则此书当为李纯甫作。《金史·文艺传》及《大金国志》作纯甫字之甫,殆传写误也。纯甫,宏州襄陵人,承安中登进士,前后三入翰林。正大末出倅坊州,未赴,改京兆府判官。卒於南京。是书列周、程、张、邵、朱、吕、蔡诸儒之说而条辨之。末附自作文数篇。大旨出於释氏,殊为偏驳。《归潜志》曰:之纯自类其文,凡论性理及关佛、老二家者号内稿,其馀碑志诗赋号外稿。又解楞严、金刚经,《老子》、《庄子》,又有《中庸集解》、《鸣道集解》(案:解字当为说字之讹,今姑仍原本录之),号为中国心学,西方文教,数十万言。尝曰,自庄周后,惟王续、元结、郑厚与吾或谈儒、释异同。环而攻之,莫能屈。又曰,屏山(案:屏出即纯甫之号)平日喜佛学。尝曰中国之书不及西方之书。作《释迦赞》云,窃吾糟粕,贷吾粃糠。粉泽邱、轲,刻画老、庄。尝论伊川诸儒,虽号深明性理,发明六经圣人心学,实皆窃吾佛书者也,因此大为诸儒所攻云云。可谓之无忌惮矣。《中州集》但云於书无所不闚,而於庄周、列御寇、左氏、《战国策》尤长。三十岁后,遍观佛书,能悉其精微。既而取道学书读之,著一书,合三家为一,犹讳而浑其词也。

△《中说》·三卷(永乐大典本)

元敖撰。,古文渊字,见夏竦《古文四声韵》。其爵里皆无可考。是书大旨,本乎图书,杂以佛、老。首之以先后天理数图,又有求仁尽性诸图。其尽性图有曰:吸蒂思不出位,呼根不失赤子之心。又有曰:服气为上,服药为下。又曰:数息,禅学之长。抱玄,玄学之长,仙山人也,不以身许人者也。可以见其宗旨矣。

△《学问要编》·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元刘君贤撰。君贤字文定,本泰和人。元末兵乱,依母族袁氏於雩昌,遂冒姓袁。故左修品序称刘文定,而郑应桂序则称袁文定。然修品序又谓今其子孙为袁氏,而乡贤祠则仍称刘。此本题刘君贤盖从祀典也。是书初名《雩昌集》。应桂序称,自元及明,仅有写本,藏其后裔家。康熙庚辰,雩都县知县卢某始为刊行。其分天地、理学、经济、伦纪、论古、杂说六类,及八十六子目,亦卢所编定。修品重刊序则称据袁氏家谱,知《雩昌集》乃其诗文,而是书乃所著《学问要编》。考古人杂著笔记,往往编入诗文集,是书必原在集中,卷帙标题相属,故诗文虽佚,而是书仍冒《雩昌集》名。今既别行,则修品所改是也。编中所论,虽以洛学为宗,而诸所援据,乃尽属小说家言,实以杂学佐雄辩。又其好还类中第二条,称金俘宋於青城,元人俘金亦在青城。果为君贤所作,断无当元之世,自称元人之理,相其文格,亦全类明万历以后清言小品之蹊径。元人敦笃,无此体裁,毋乃后人伪托,抑或有所窜乱欤。

△《虑得集》·四卷、《附录》·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元华悰韡撰。悰韡字公恺,自号贞固处士,无锡人。入明之后,不仕而终。是编乃其贻训子孙之书,一曰家劝,二曰祭礼习目,三曰冠婚仪略,四曰治丧纪要。又辑其诗文杂著为二卷,附录於后。其曰《虑得集》者,取千虑一得之义也。后其八世孙继祥校刊,卷首增以赵友同所作贞固处士传一首,陈鉴所作墓表一首。

△《郁离子》·二卷(内府藏本)

明刘基撰。基有《国初礼贤录》,已著录。是书原本十卷,分十八篇,一百九十五条,今止二卷,盖后人所并也。基初仕元,不得志,因弃官入青田山中,著此书。天台徐一夔序曰:郁离者,离为火,文明之象,言用之,其文郁郁然为盛世文明之治也。已附载《诚意伯集》中,此盖其别行之本。

△《青岩丛录》·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王祎撰。祎有《大事记续编》,已著录。此书论纬书及释、道两家源流,堪舆、医书同异,凡五篇。已见祎本集。曹溶《学海类编》摘出别行,并别立此名。

△《华川卮辞》·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王祎撰。此书杂论处世为治之理,间用喻语。取卮言日出之义,名曰卮词。亦载祎本集中。曹溶摘出别行,华川二字,亦溶所加也。

△《空同子瞽说》·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苏伯衡撰。伯衡字平仲,金华人。本宋苏辙之裔,以辙子迟守婺州,因家於婺。元末贡於乡,洪武初徵入礼贤馆,后为国子学正,以荐擢翰林编修。宋濂以翰林承旨致仕,荐以自代,辞不拜。后起为处州教授。以表笺忤旨逮治,卒於狱。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是书仿诸子文体,多托物寓意之词。已载入《伯衡文集》第十六卷,此其别行之本。后李梦阳亦著《空同子》,与此同名,实两书也。

△《笔畴》·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达撰。达字达善,号耐轩居士,无锡人。洪武中以明经荐,为县学训导。改大同府学,后迁国子助教。永乐初擢编修,官至侍读学士。是书多抑郁愤世之谈。前有题词,称远居塞外,盖官大同时作也。又有太仓陆之箕序,称是书本载达所著《天游集》中,凡百有七篇。王澄之弟渊,先刊其二十二篇,续又得五十二篇刊之,尚阙其三之一,之箕复为校补成完书,付渊全刊焉。各条之下,间附之箕案语,亦肤浅罕所考正。

△《黎子杂释》·一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明黎久之撰。久之字未斋,临川人。官高要县知县。书中有永乐、宣德年号,则宣宗后人也。其书杂举奇幻之事,推求其理,词极辨博,而大旨仍归於神怪。如炼铜为银,点石成金,以及器之能聚宝者,皆以为有理可推,其言颇谬。末缀论文二条。一谓诗即文,文即诗,杜诗即其文,韩文即其诗。一缀鲁两生礼乐百年后兴语,董仲舒道之大原出於天语,韩愈尧以是传之舜数语,为汉、唐人精於讲学之证,举《太极图说》,《通书》,东、西铭等数篇为宋、元人工於文章之证,皆务反旧说,未为确论。

△《类博杂言》·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岳正撰。正字季方,号蒙泉,漷县人。正统戊辰进士第一。由编修改修撰。天顺中入阁预机事。以谋去石亨曹吉祥不成,谪钦州同知。后逮系,杖戍肃州。宪宗立,复本官,留侍经筵。又以忤大学士李贤,出为兴化府知府。嘉靖初追赠太常寺卿,谥文肃。事迹具《明史》本传。此书杂论阴阳、五行及医、卜、星、算之说,中间论大衍之数及《皇极经世》之数,亦颇有发明。《明史·艺文志》作二卷。今已编入《正类博稿》中。此本乃曹溶《学海类编》所收,仅存六页,非其全也。

△《警时新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胡澄撰。澄字景高,临川人。是书末附澄墓志,称生於永乐丙申,卒於宏治乙卯。是书则作於天顺庚辰,凡五十篇,篇有标题,皆警戒下愚之语,故其词不文。各证以见闻实事,亦多芜杂。

△《桑子庸言》·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桑悦撰。悦字民怿,常熟人。成化乙酉举人。官至柳州府通判。《明史·文苑传》附载徐祯卿传中,称其怪妄狂诞。考悦《思元集》中有道统论曰,夫子传之我。又学以至圣人论曰,我去而夫子来。可谓肆无忌惮,史所诋者不虚。史又称悦在长沙著此书,自以为穷究天人之际,今观所论,实无甚精奥也。

△《祝子罪知》·七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祝允明撰。允明有《苏材小纂》,已著录。是编乃论古之言。其举例有五,曰举,曰刺,曰说,曰演,曰系。举曰是是,刺曰非非,说曰原是非之故,演曰布反复之情,系曰述古作以证斯文。一卷至三卷皆论人,四卷论诗文,五卷、六卷论佛、老,七卷论神、鬼、妖、怪。其说好为创解。如谓汤、武非圣人,伊尹为不臣,孟子非贤人,武庚为孝子,管、蔡为忠臣,庄周为亚孔子一人,严光为奸鄙,时苗、羊续为奸贪,谢安为大雅君子,终弈折屐非矫情。邓攸为子不孝,为父不慈,人之兽也。王珪、魏徵为不臣,徐敬业为忠孝,李白百俊千英万夫之望,种放为鄙夫,韩愈、陆贽、王旦、欧阳修、赵鼎、赵汝愚为匿非。论文则谓韩、柳、欧、苏不得称四大家,论诗则谓诗死於宋,论佛、老为不可灭,皆剿袭前人之说,而变本加厉。王宏撰《山志》曰:祝枝山,狂士也。著《祝子罪知录》。其举刺予夺,言人之所不敢言。刻而戾,僻而肆,盖学禅之弊。乃知屠隆、李贽之徒,其议论亦有所自,非一日矣。圣人在上,火其书可也,其说当矣。《千顷堂书目》载《祝子罪知》十卷,此本仅七卷,而佚去八、九、十三卷。卷为一册。惟第五卷并入四卷之后,藏书者未经繙阅,以为阙第五卷,乃改七卷七字为五字,搀入六卷之前。不知五、六两卷皆论佛、老,安得参以七卷之神、鬼、妖怪也。殆坊肆贾人无知者之所为欤。然如是之书,不完亦不足惜也。

△《浮物》·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祝允明撰。是编取韩愈文气水也,言浮物也之义命名。皆务为新奇之论,甚至以《诗》三百篇、《春秋》二万言为圣人之烦,则放言无忌可知矣。盖允明平生以晋人放诞自负,故持论矫激,未能悉轨於正云。

△《读书笔记》·一卷(户部尚书王际华家藏本)

明祝允明撰。凡三十四条,言颇近理,不似其他书之狂诞。前有自议,称於乙巳居忧时偶有所得,随笔笺记,就有道而正之。乙巳者,成化之二十一年。盖其少时所作,犹未荡然礼法之外也。

△《空同子》·一卷(户部尚书王际华家藏本)

明李梦阳撰。梦阳字献吉,庆阳人,徙扶沟。弘治癸丑进士,官至江西提学副使。事迹具《明史·文苑传》。其书分化理篇二,物理篇一,治道篇一,论学篇二,事势篇一,异道篇一,凡六目,八篇,已编入《空同集》中。此本乃后人摘出别行。梦阳文摹拟秦、汉,多艰深诘屈之语,为后人所诋訾。此书亦仿扬雄《法言》之体,其发明义理,乃颇有可采,不似其他作之赝古。

△《空同子纂》·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载曹溶《学海类编》中。取李梦阳《空同子》每篇摘抄十之三四,故题曰纂。其去取殊无义例,大抵庸劣坊贾所为,以绐藏弆之家者也。

△《濯旧稿》·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俊撰。俊字机翁,弋阳人。宏治癸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庄。是书多以周子、程子、邵子、张子之言击排朱子,亦颇攻陆九渊,而其说仍多堕於虚渺。后附诸诗,尤多同禅偈。

△《雅述》·二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廷相撰。廷相有《慎言》,已著录。慎言虽多偏执,犹不大悖於圣贤,此书则颇多乖戾。自序谓宋儒才情有限,沾带泥苴,使人不得清澄宣朗,以睹孔门之景。余於读书之暇,时置一论,求合道真。积久成卷,分为上下二篇,名曰《雅述》。谓述其中正经常,足以治世者云尔。今观其书,标举中庸修道之谓教为本,而多斥枯禅寂坐之非,未为无见;而过於摆落前人,未免转成臆断。如谓人性有善有恶,儒者不计与孔子言性背驰与否,而曰孟子言性善,是弃仲尼而尊孟子矣,况孟子亦自有言不善之性者,何独以性善为名云云,是其所见与告子殆无以异。又谓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於物而动,性之欲也。此非圣人语,然则圣人之动,亦皆欲而非天耶?是又不以情言欲,直以私言欲,无怪其并性善而疑之矣。至谓雷搏击成声乃物之所为,但非人间可得而见,尤涉於小说家神怪之言。廷相以诗名一时,而持论偏驳乃尔。盖宏正以前之学者惟以笃实为宗,至正、嘉之间,乃始师心求异。然求异之初,其弊已至於如此,是不待隆、万之后始知其决裂四出矣。

△《大复论》·一卷(户部尚书王际华家藏本)

明何景明撰。景明有《雍大记》,已著录。此书盖仿《昌言》、《中论》而作。曰严治,曰上作,曰法行,曰任将,曰势成,曰功实,曰用直,曰敌中,曰固权,曰处与,曰策术,曰心迹,凡十二篇。已载入《大复集》中,此乃其别行之本。

△《经世要谈》·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郑善夫撰。善夫字继之,闽县人。弘治乙丑进士,官至南京吏部验封司郎中。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此书泛论立身为治之理,多老生之常谈。

△《惜阴录》·十二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顾应祥撰。应祥有《人代记要》,已著录。此书乃其致仕以后所作,时年八十有二矣。自序谓古今人物之贤否,政治之得失,笔之於册。前数卷论理、论学诸篇,皆主良知之说。首附录礼论一篇,盖嘉靖初议大礼时所作。其说欲但尊以天子之号,而别立一庙,与桂萼初议相同。其论曾为王守仁所取,故弁於首卷。盖守仁於大礼亦以张、桂为是也。《明史·艺文志》列之儒家。然其中颇及杂说,不专讲学,今改入杂家类焉。

△《西原遗书》·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薛蕙撰。蕙字君采,亳州人。弘治甲戌进士,官至吏部考功司郎中。事迹具《明史》本传。此编为嘉靖癸亥南充王廷所刊,皆其晚年与朋友往还讲学之书,附以语录。大旨尊陆九渊、杨简之说,毅然不讳其入禅。至谓释氏於六度万行未尝偏废,殊为驳杂。蕙本诗人,足以自传於后,乃画蛇添足,兼欲博道学之名,又务立新奇,遁入异教。其谓《中庸》根本在未发之中,六经皆不出此旨,借李侗之说而广之,实非侗之本意。虽辞辨蜂起,终不免於臧三耳也。

△《约言》·(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薛蕙撰。是编乃其退居西原时学养生家言,后读《中庸》喜怒哀乐之未发句,自谓有得,因作此书。分为九篇,曰天道、性情、潜龙、时习、君道、学问、君子、立言、春秋。其学以复性为宗。故性情篇云,静者性之本,主静者复性之学也。又云,静者自然之本体,动者后来之客感。夫自有阴阳,即不能有静而无动。以动为客感。是二氏元寂之旨也。又曰,理即此心,此心即理,夫理具於吾心,不可谓心之虚灵不昧者即理也。即心即理,是姚江良知之宗也。其去濂、洛、关、闽之学,固已远矣。

△《钱子测语》·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钱琦撰。琦字公良,海盐人。正德戊辰进士,官至思南府知府。是书乃其劄记之语。分象元,繇庚、浮风、治本、检精、鉴远、规世、导儒八门,不出明人小品之习。然正、嘉时人犹淳实无此佻薄体裁。末有其孙孺穀跋,称昔眉公陈先生手牍索览云云。疑隆、万间伪体盛行,琦之子孙趋当时风气,依托为之也。

△《百感录》·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陈相撰。相字汝弼,号古埜道人,怀宁人。前有正德庚午曾汉序,称其年四十贡成均,历司封。明制,吏部必甲科,不知相何以得入,其始末莫能详也。是书仿《庄子》夔蚿罔两、《战国策》桃梗土偶之意,取虫鱼鸟兽作为寓言,以寄其不平之感。托意浅近,亦多未雅驯。

△《拘虚晤言》·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陈沂撰。沂有《维桢录》,已著录。此书皆所著杂说,共三十四条。大旨用两事比类取譬,申明其义於下,颇近连珠之体,而不用韵。然意主修词,不必尽名言至理也。

△《竹下寤言》·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王文禄撰。文禄有《廉矩》,已著录。是编凡分十四篇。中称廉子者,皆自谓也。其中如诋韩愈之学不如柳宗元,张子《西铭》可不必作之类,皆失之舛驳。又谓君子贵无心,古今天地如在大梦中,参杂佛、老,亦不可训。至恶戒篇解说轮回,尤非儒者立言之道矣。

△《海沂子》·五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王文禄撰。是编分真才、作圣、稽阐、仪曜、敦原五篇,篇各为卷,持论往往偏驳。如真才篇以于谦、石亨、石彪之不令终,同归之天命;作圣篇混儒、释而一之;稽阐篇论《大学》孔门之元理,《中庸》孔门之元神,仪曜篇纯举释氏四大部洲之说,敦原篇谓古人父重母轻,以制礼者乃男子,故为己谋,不免於偏私;其言皆不可训也。

△《宋学商求》·一卷、《附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枢撰。枢有《易修墨守》,已著录。其学援儒入墨,纯涉狂禅。所刻《木钟台集》,无非恣肆之论。此编皆评论宋儒,大抵近於禅者则誉,不近於禅者则毁,不足与辨是非。《附录》一卷,则其与人论学之语,以发明此书之意者也。

△《疑谊偶述》·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枢撰。首题门人潘鸣时述,末又有鸣时跋语。盖枢所作以示鸣时者,凡十八条。具论古今学术法制之可疑者,故以疑谊名篇。其文诘曲聱牙,几不可解,殆所谓以艰深文其浅易者欤。

△《一菴杂问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唐枢撰。是书自心性知觉至进德修业,旁及於诗学、韵学、字学、乐律,皆设为问答。其论学以禅为宗,而附会以儒理。如问千手观音何义,曰一个身有千百个化身,一双手化出千百双手,这便与一致而百虑意思相似。殊不免援儒入墨之讥。又谓作字必求工,便是玩物丧志。又谓《太平御览》、《册府元龟》、《说郛》、《玉海》、《通典》、《通考》、《艺文事文类聚》诸书,必非有道者所为,大抵皆佛家扫除语言文字之见。其馀杂论,则多因袭恒谈,罕所考证。

△《嘉禾问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枢撰。枢於嘉靖壬辰、癸巳间讲学嘉兴,其门人录为此编,初名《四书杂问》,邑令周显宗改题今名。其言格致心性诸说,率宗王守仁之绪论。原本二卷,后其门人王爱翻刻,并为一卷。末附数十条,乃杂论经史传注,不专主於四书,疑为爱所增入也。

△《辖圜窝杂著》·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枢撰。亦所著讲学杂文。其以辖圜名窝者,杭州唐禹序云,天非圜无以职覆,人非心无以辖圜。盖专言心学者也。其大旨宗王守仁,而实未尝及其门。观所作元菴访谊一篇,知其学实得之穆孔晖。中间如海上十三参,梅花屋梦语诸条,纯以禅机立论。盖沿姚江之末派而失其本原,宜其惝怳无归矣。

△《酬物难》·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枢撰。其立名本之韩非说难,皆以阐明心学。首篇末云,迹其意之所求,道其往之所止,明通而通,力极而极,势驻以驻,详於参伍之变,因於性情之宜。以此七语,别为七篇,附於后。枢有引辞曰,予之难於酬物也,有所惩而苦之於思,於思鬼神有庇焉。盖任心太过,故坚僻至此。即其所言,可以知其所蔽矣。

△《咨言》·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枢撰。枢聚徒讲学,所至即为咨言。一作於金波园,一作於木钟台,一作於飞英寺,一作於天心书院。大抵衍述良知之说。末有《小学》咨言,专明孝廉二字之义,则训蒙之文也。

△《景行馆论》·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枢撰。嘉靖十七年,浙人辟景行馆延枢讲学。枢因作论三十一篇,其门人钱镇叙而梓之。枢平日专以讨真心为教,故论中首及此旨。是时尚在枢罢官讲学之初,其说未尽流於禅,故持论尚不甚诡於正云。

△《积承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枢撰,其门人吴思诚编。以其承受於师门者积为一书,故曰《积承录》。卷首即拈真心二字立义,盖其宗旨如此。录中阐发,较因领录尚稍纯正,然引《圆觉经》及支道林、刘静春之言以诠释性命之旨,究属援儒入墨。许孚远序所谓假借援引以示性学之真者,究不免曲为回护也。

△《一菴语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枢撰,其壻陆稃编。枢初号朋垣子,后改一庵,故以为名。枢尝言良知一拈万到,本末具举,今日只欠躬行。编中所录,大抵不离此意。然其所谓躬行者,亦只师心自用而已。

△《因领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枢撰,其壻吴允恭编。皆枢讲学往复书札。词意诞谩,多涉佛理。费攀龙序称,初述神体以揭其要,末纪十谛以示其全。允恭跋亦称,此吾师与门弟子相为应感之语,种种自一性呈露。其提唱禅宗,悍然无忌,又不止於阳儒而阴释矣。

△《唐集辑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枢撰。此本为国朝王表正删辑。分讲学、论治、澄道、阐性为四篇。枢之学纯出於禅,所言大抵空虚幻杳。此集虽刊除其太甚,而根本如斯,徒翦其枝叶无益也。

△《存愚录》·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张纯撰。纯,永嘉人。嘉靖戊子举人。官至南康府知府。是编虽自称尊崇道学,然实无所发明。至以王制五祀为金、木、水、火、土,又以鬼怪不经之事杂入卷中,以解经传,亦殊失醇正也。

△《百泉子绪论》·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皇甫汸撰。汸字子循,长洲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云南按察司佥事。《明史·文苑传》附见其兄涍传中。此书凡八篇,一曰原墨,二曰罪言,三曰非俗,四曰诡士,五曰刺饮,六曰慨礼,七曰诒戚,八曰知难。皆为时弊而发,讥切甚至。世传汸解官后尝为御史王言捕系,复为陈御史所窘,因破其家。观此书极论台谏恶习,至谓其逞忿己私,媒孽善类,众口易铄,百足不僵,俱抗论无所避。当时必恶其诋己而摭拾之,可谓不肯随时俯仰者。然其文多骈偶,往往以辞累气,此又王世贞所谓学六朝而时时失步者也。

△《夜灯管测》·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沈恺撰。恺字舜臣,号凤峰,南直隶华亭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湖广布政司右参政。是书乃其为宁波知府防倭海上时所作。凡一百篇,篇各标题,皆借事寓言,以示劝戒,大抵规仿《郁离子》而作。然摹古有痕,亦颇涉纤佻。至如欧阳修作《五代史》而误云韩愈,桓温不识王猛而讹为{艹付}坚,兴之所至,不暇检点者亦多矣。

△《冬游记》·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罗洪先撰。洪先字达夫,吉水人。嘉靖己丑进士第一,官至赞善。隆庆初赠太常寺少卿,谥文恭。事迹具《明史·儒林传》。洪先宗姚江良知之说,是书乃其赴召时取道金陵,与王守仁弟子王畿王艮辈讲学语。所言性命学问,浸淫佛氏,沦於虚寂,并守仁本旨而失之。李贽诸人,沿流不返,遂至累及守仁,为儒者诟厉。其所从来者渐矣。

△《太薮外史》·一卷(户部尚书王际华家藏本)

明蔡羽撰。羽字九逵,自号林屋山人,又称左虚子,吴县人。由国子生授南京翰林院孔目。《明史·文苑传》附载文徵明传中。是编前有嘉靖庚子正月自题,称夜梦一文移,上有符信曰《太薮外史》。私念具区为扬州之薮,一曰太湖,左虚子去翰林归太湖,盖所谓外史。因著文五首,题曰《太薮外史》,志梦也。说颇荒诞。其文为文苑考上下篇二首,政通上下篇二首,易大赞一首。史称羽自负甚高,文法先秦两汉。而此五首中,类多排偶之词,体格卑杂,未能及古,殊为不副其名也。

△《拟诗外传》·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黄省曾撰。省曾有《西洋朝贡典录》,已著录。是书杂论治乱之理,凡三十条。每条引诗二句为证,全仿韩婴《诗外传》之例,故谓之拟。然感时发议,何妨自著一书,乃学步邯郸,规规形似。此亦明人赝古之一端矣。

△《客问》·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黄省曾撰。其书凡十五则。前四则论阴阳象纬,后十一则论人事,皆设为客问而答之。其论解州盐池殊附会,论月星不借日光亦不知推步之法,所论人事则大抵愤时嫉俗之言。

△《闲适剧谈》·五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邓球撰。球自号三吾寄漫子,祁阳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铜仁府知府。是编前四卷题元集、亨集、利集、贞集,后一卷题起元集,盖取贞下起元之义。末载自跋,托言万历癸未遇隐君子,悟忘言之意,盖书止於是矣。其书杂论象理,兼涉三教,设为客问己答。所注《太极图说》、《西铭》、《老子》诸书,皆全部收入,亦设为问答。寻其体例,似乎先隶诸书,条分件系,而后各命一意以融贯之。故每徵一事,辄连录旧文,多拥肿不能运化。亦有仅徵其事而未及排比者,如问人不问位,受吊不受庆诸条,皆痕迹宛然也。

△《汲古丛语》·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陆树声撰。树声有《平泉题跋》,已著录。是书论阴阳五行之理,多以《周易》为言,然皆参以术数之说,与老、庄之旨,非《易》之精义也。已汇入《陆学士杂著》中,此本乃陈继儒摘入《广秘笈》者。《明史·艺文志》载树声所著小说,无是书之目,或偶遗欤。

△《病榻寤言》·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陆树声撰。自序谓卧病初起,捉笔疾书,名寤言者,以其得於寤寐也。中多养生家言。至於缓步当车,晚食当肉,语出《战国策》,而以为《史记》,则明人读书不求源本之故也。

△《耄馀杂识》·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陆树声撰。其书成於万历甲寅。杂抒所见,颇有足以警世厉俗者。而多杂二氏之学,不为纯粹。盖著是书时,树声年已八十二,喜与方外游,故其言如此。至若论许衡、吴澄不当仕元一条,全本邱濬之语,则偏谬尤甚矣。

△《金罍子》·四十四卷(内府藏本)

明陈绛撰。绛字用言,上虞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太仆寺卿。其书上篇二十卷,中篇十二卷,下篇十二卷。大抵欲仿其乡人王充《论衡》,博引古事而加以论断考证,然迂僻者居多。本名《山堂随钞》,陶望龄为删汰之,改题今名,以所居有金罍山也。

△《经济录》·二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张炼撰。炼字伯纯,武功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湖广按察司佥事。是编上卷论捍御西北之计,皆纸上陈言。其远计一篇,以坚壁清野为上策,而我之强弱,敌之进退可勿论,世有此安边之法乎?下卷一论盐法,一论钱法,一论徒夫宜以充役。末附以史论四条,一论赵盾,一论秦坑儒,一论汉高祖斩丁公,一论王导负周顗,益与经济无关矣。

△《学道记言》·五卷、《事行纪略》·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周思兼撰。思兼字叔夜,华亭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湖广按察司佥事。迁广西提学副使,未上而卒。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乃其随时札记。始嘉靖壬戌七月二十八日,讫甲子五月二十二日,逐日记载,取前言往行及所睹闻为之论辨,盖语录之类。末附补遗家训遗语各数则,又汇录碑版传志等文为《事行纪略》一卷,皆其子绍元、绍节所增辑也。

△《推篷寤语》·九卷、《馀录》·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李豫亨撰。豫亨字元荐,松江人。自序谓舟之亡所见者,篷蔽之。人之懵所知者,寐障之。此书欲启昔之寐,为今之觉,故曰《推篷寤语》。分测微、原教、本术、还真、订疑、毗政六篇,共三十类,五百五十章。黄虞稷《千顷堂书目》作十二卷,今原刻实止九卷,盖虞稷误也。其书参掇前闻,附以己见,多涉释、道二家言,原教还真两篇尤为驳杂。馀录一卷则豫亨裒其友人周思兼往返书翰,附缀於后。所谈皆修真炼性之说,益不足道矣。

△《三事溯真》·一卷(内府藏本)

明李豫亨撰。豫亨以有生所必资者衣食居处三事,因为原本所由,逮及古今成行可为世则者缀於篇。前有王畿序,称其卓然有见,能私淑良知之学。然豫亨笃好内典,所作《推篷寤语》已沦虚寂之宗,而此书中人身之生净裸裸,赤洒洒诸语,尤近禅门语录矣。

△《瞿塘日录》·十二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来知德撰。知德有《瞿塘易注》,已著录。是编分内篇七卷,外篇五卷。内篇分十五种。一曰弄圆篇,作一大圈,虚其中以象无极,外围则用陈敷文所传蜀中太极图形,以黑白互包,象阴阳递相消长,而以人事世运绕圈旋转而注之。二曰河图洛书论,皆其《易》说之绪馀。三曰格物诸图,大旨以论语三戒为三欲,务格而正之。四曰大学古本。不取朱子之说,亦不取王守仁之说,大旨以明德为五伦,以明明德为明人伦,以亲民为亲亲而仁民,归本於修身,而以格物为克己。犹然格去物欲之说也。五曰入圣工夫字义,其体例略如陈淳《北溪字义》,但立说不同耳。六曰省觉录,皆讲学之语。七曰孔子谨言工夫,以《论语》四十条联贯其文,分为八段。其首一段云,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君子欲讷於言而敏於行。末一段云,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夫我则不暇,始吾於人也,谁毁谁誉。今吾於人也,慎言其馀,言思忠,非礼勿言,似不能言者,时然后言,言必有中。其大概可以想见矣。八曰省事录,与省觉录相近,但彼多讲学,此多论事耳。九曰九善榻记。十曰四箴。十一曰谕俗俚语。十二曰革丧葬之俗,并有录无书,殆此本偶佚欤。十三曰理学辨疑,所论皆阴阳天象之事,纯以臆断。如论昼夜长短不以南北至为度,而谓冬至一阳生,阳气主升,则日随而高,夏至一阴生,阴气主沈,则日随而低。论日月谓如一镜在桌上,一镜在桌下,如何月能受日之光。论交食谓日月如两飞球,疾驰而过,彼此安能相掩,其食不过如氛祲之类,偶然有变。诸儒不明造化阴阳大头脑,所以信历家之说。十四曰心学晦明解,自述所以攻驳先儒之意。十五曰读《易》悟言,亦有录无书。但注於标目下曰:有易注别刻单行。朱彝尊《经义考》载是书,谓见日录中,或彝尊所见又别一本欤。盖知德自嘉靖壬子举於乡,后因公车不第,退居空山,自求解悟。既无师友之切劘,又无典籍之考证,冥心孤想,时有所见,遂坚执所得,自以为然,不知天下之数可以坐推。故所注《周易》,虽穿凿而成理,至於天下之事物,非实有所见,则茫乎无据。朱子之学必以格物致知为本,正虑师心悬想,其弊必至此也。知德以是讥朱子,宜其敝精神於无用之地,至老死而终不悟矣。外篇为所作诗文,曰斧山稿,曰悟山稿,曰游峨嵋稿,曰快活菴稿,曰八关稿,曰游足稿,曰重游白帝稿,曰求溪稿,曰买月亭稿,曰铁凤稿,曰游华山稿,曰游太和稿,曰续求溪稿,凡十三集。大抵自为知德之诗文而已。

△《一贯编》·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罗汝芳撰。汝芳有《孝经宗旨》,已著录。王守仁之学一传而为王艮,再传而为徐樾,三传而为颜钧。钧即所谓颜山农,凡弟子投谒,必先殴三拳以为贽礼者也。汝芳习其师说,故持论洸洋恣肆,纯涉禅宗,并失守仁之本旨。是编为其门人熊滨所辑。冠以一贯说,次为讲论五经四书之说,次为心性之说。前有滨序,又有杨起元序。起元亦汝芳之门人也。案《明史·杨时乔传》曰:时乔受业永丰吕怀,最不喜王守仁之学,辟之甚力,尤恶罗汝芳。官通政时,具疏斥之曰:佛氏之学初不溷於儒,乃汝芳假圣贤仁义心性之言,倡为见性成佛之教,谓吾学直捷,不假修为,於是以传注为支离,以经书为糟粕,以躬行实践为迂腐,以纲纪法度为桎梏。逾闲荡检,反道乱德,莫此为甚。请敕所司明禁,用彰风教。诏从其言云云。是当时持正之士已纠其谬,朝廷且悬为禁令。然运当末造,风气浇漓,好异者终不绝也。所以世道人心日加佻薄,相率而趋於乱亡欤。

△《近溪子明道录》·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罗汝芳撰。前有昆明郭斗序,称汝芳以家居富美堂及云南五华书院所集讲义二卷,合而刻之。一题曰《五华会语》,一题曰《双玉会语》。其门人杜应奎又附以所记汝芳论学编为三卷,题曰《近溪先生会语》。此本题曰《明道录》,作八卷,又每卷但题会语,不标其地。卷端题门人乐安詹事讲校梓盖应奎编於前,事讲又编於后,故书名卷帙,各不同也。

△《会语续录》·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罗汝芳撰。是编乃万历丙戌汝芳游南京时讲学之语。其门人杨起元加以评语,国子监祭酒赵志皋为之付梓。以先有《会语》,故名《续录》。前有自题,称与年友周君到白下,声闻大老,络绎往来。时周君以小恙先归,余未得去。时诸大老於兴善方丈,鸡鸣凭虚,久亦联有讲会,拉余偕往。乃裒成兹帙,既而大司成瀫阳赵老先生贻音促付梓氏。且云诸老先生意固均此云云。盖以夸讲席之盛。其开章第一条云,今日吾侪聚讲凭虚,是天下文明一大机会。大宗师诸僚及诸俊彦不下千人,皆应期而集,以昌明昭代圣化。於道脉固当光显,即文字精英亦於此须发露妙义云云。其词气亦似禅僧登座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