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二十五 子部三十五

2016-09-08 19:53:28

○杂家类存目二

△《识仁编》·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罗汝芳撰。其门人杨起元编。名以识仁者,盖取程子为学须先识仁之语也。然是书皆提唱禅宗,恣为幻杳之论,特假借程子以为名耳。

△《古言》·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郑晓撰。晓有《禹贡图说》,已著录。晓清直端谅,号为名臣,其人足以自传。此编则随笔成文,议论时有偏僻,引据亦不免疏舛。如谓公孙弘胜司马光,谓王安石远过韩、范、富、欧,谓王通胜董仲舒,谓柳宗元胜韩愈,谓张子胜程子,甚至谓尧、舜非生知安行,皆务为高论而不近理。又谓佛言空,道家言虚,儒言太极,只一个空圈,为学只要还此本体。谓吾儒格致诚正工夫与佛、老无甚异,但二家不归於修身,谓老佛、莫可系绊,天理完固。又欲以老子、周子、文中子别为三子,其他如前劫、后劫无不毁之天地,岂有不亡之国,不败之家,不死之身云云。提唱二氏之说,不一而足,尤不可为训。至於以《竹书》纪伊尹事误为《逸周书》,以《大禹谟》为《今文尚书》之类,小小笔误,又不足言矣。

△《浑然子》·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张翀撰。案《明史》有两张翀,一在列传第八十者,字习之,潼川人。正德辛未进士,官户科给事中。以疏争大礼谪戍。此张翀在列传九十八,字子仪,柳州卫籍,马平人。嘉靖癸丑进士,授刑部主事。以疏劾严嵩下诏狱,谪戍都匀。隆庆初起为吏部主事,官至刑部右侍郎。是书凡十八篇,曰神游论,曰田说,曰樵问,曰将,曰明心,曰士贵,曰体用论,曰兴废,曰祸福,曰忠孝,曰变化,曰穷理,曰求知,曰弭盗,曰用材,曰强弱,曰臣道,曰高洁。皆设为主客问答,旁引曲证,以推明事物之理。大抵规仿刘基《郁离子》也。

△《经子臆解》·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传》,已著录。是编凡解《易》二条,解《论语》二条,解《孟子》三条,解《老子》一条。大抵自以己意推衍,无所考证发明,不脱明人语录之习。

(案:陆德明《经典释文》兼及《老子》、《庄子》而古来著录皆入经解,以其考订音训,始末兼该,汉以来诸儒旧学,藉是以传。二子附录其中,存而不论可也。世懋是编,虽亦解《周易》、四书,然不过偶拈数则,特笔记之流,不足以言经义。又参以道家之言,是有德明之过而无其功,不能与之并论矣。今入之《杂家类》中,从其实也。)

△《望崖录》·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世懋撰。是书内篇一卷,皆谈佛理。自称以三教归一,与林兆恩、屠隆所见相同。盖明中叶以后士大夫之所见,大抵如斯。外篇一卷,记师事昙阳子事,尤为怪谬。

△《澹思子》·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世懋撰。是编乃其讲学之书,多浸淫於二氏。盖万历以后,士大夫操此论者十之九也。至谓孟子所以不及孔子者为性善二字,则益横矣。

△《内外篇》·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周宏祖撰。宏祖字少鲁,麻城人。嘉靖己未进士,官至南京光禄寺卿。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内篇所论皆性命道德事,多剽窃老、庄之旨。外篇则自天文、地理、钱穀、甲兵皆各有论,然皆略涉藩篱,不能得其精要也。

△《文雅社约》·一卷、《附录》·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沈鲤撰。鲤字仲化,归德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文渊阁大学士。谥文端。事迹具《明史》本传。鲤里中有文雅台,相传即矍相之圃,鲤与里人修举社饮之礼,以礼法相约。凡书札、宴会、称呼、揖让、交际、冠服、闲家、御下、田宅、器用、劝义、明微、冠婚、丧祭、身检、心检十六条,附录社仓约、义学约、族田约、劝施迂谈、垂涕衷言、乡射约、笃亲会、墓享仪、沈氏祠堂生忌单、女训约言十篇。刻本题为社约下卷。然沈氏祠堂生忌之类,非可约之一社者。前有鲤自序,称总十六类,百六十三款,则十篇显为附录,为其后人所误合明矣。《明史》称鲤念时侈,因稽典制,自冠婚丧祭以及酬酢往来,率定为中制,颁示天下。盖救奢崇朴,鲤之本志,此书犹是意也。中多失於太略太俭,不合古礼者。盖事取易行,义主救弊,不无矫枉过直耳。

△《脉望》·八卷(内府藏本)

明赵台鼎撰。台鼎字长元,自号丹华洞主,内江人,大学士贞吉之子也。其书杂论三教,於道藏尤为详悉。故名以《脉望》,自比於书内蠹鱼三食神仙之字。然陈因相袭,未能独抽奇秘也。

△《庭帏杂录》·二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嘉善袁衷等录其父母之训,而钱晓所订定者也。衷父参坡生五子,长即衷,次曰襄,曰裳,曰表,曰衮。表尝举於乡,衮游文徵明之门,能以文学世其家。晓婚於袁氏,故删定而为之跋云。

△《甘露园长书》·六卷、《短书》·十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陈汝锜撰。汝锜字伯容,高安人。嘉靖中由贡生官建阳县训导。是编前有自序云,文之有首尾,稍纡徐曲折者,为长书。其边幅稍狭,辞不加纯缘,若语录、说家之类者,为短书。题曰甘露园,从所居也。长书於经史及古今人物各为论一篇,大约多纵横之辞,持论亦多纰缪。如论宋和议,谓李通归附,韩常、王镇、崔庆辈乞降,皆乌珠阴指使之,而岳飞不悟,偶以班师,故不舆尸返耳。又斥胡铨封事为欲使其君为无父无母之人。又论张巡遮蔽江淮,食人以守,死不为功。至力为王安石辨冤作史谤一十九条,其中如辨安石排滕甫、贬吕公著皆引《东轩笔录》以证之。考魏泰为曾布妇弟,倾险无行,所作《东轩笔录》与《碧云騢》,皆党邪丑正,颠倒是非,可据以为公论乎?《短书》尤议论多而考证少,亦间记时事,大致失之佻巧,已开屠隆、陈继儒等小品风气。其论入定苦行诸条,则全入於外道。更笃信轮回之说,历引古事以证,且谓刘基为北斗六星,王守仁为南安上座,殊属荒渺不经。至谓尝至法云寺见阿罗汉像,一一如旧相识,一僧在旁知其意,谓尔原此会中人,遂悟平生因缘云云,尤恍惚不足诘。初,其从子兵部侍郎邦瞻取短书汰其十一刊行,后其同里刘愿人以邦瞻所删过甚,又据原本增刊之。愿人刻书凡例曰:司马公刻短书,删有十之一。余细细求之,大都司马公胆较小耳。其胆之小,以官之大也云云。可谓悍然无忌矣。

△《海蠡编》·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袁士瑜撰。士瑜号七泽,公安人。即宗道、宏道、中道之父也。其书大旨以儒、释二家同源异派,或援释疏孔,或证孔於释。谓濂、洛诸儒於圣人书诠释妙畅,如樽注海,是篇如蠡注海,故名《海蠡编》。开卷释明德,谓明德即是良知,德即是明,不可以明更求於明,朱子注为虚灵不昧最妙。又谓善何以曰至,住於恶固非至善,住於善亦非至善,善恶两边俱不倚,是何境界,所谓至善也。但起心动念,便不是止。起心动念,不属善边,便属恶边,便不是至善。息机忘见,便是止於至善。皆本释氏之虚寂,与无善无恶之说而曼衍之,盖沿姚江末流而变本加厉者耳。

△《槐亭漫录》·(无卷数,湖北巡抚采进本)

明严尧黻撰。尧黻字汝仪,号槐亭,朝邑人。官房县主簿。是书凡十一篇,曰明玄,曰太极,曰天文,曰地理,曰时令,曰人物,曰性命,曰鬼神,曰文史,曰杂著,曰拒邪。前有嘉靖甲辰自序,谓是录皆经传格言,师友绪论。然钞撮旧文,参以肤谈,不足称穷理格物之功。

△《东水质疑》·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胡衮撰。衮字补之,自号味菜山人,鄱阳人。嘉靖中官台州教授。东水者,其所居也。前四卷皆史论,起周讫宋。后二卷皆读书题记,自《左传》、《国语》以暨诸子、诸集,起周讫明。前有小引,自谓於诸生讲论之暇,笔之以备考订。然持论疏浅,不免为饾飣之学也。

△《宵练匣》·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得之撰。得之自号参玄子,乌程人,一云靖江人。是书凡分三编。曰稽山承语,纪其闻於师者也。曰烹芹漫语,纪其闻於友者也。曰印古心语,纪其验於经典而有得於心者也。皆提唱心学,阳儒阴释。其曰《宵练匣》者,案《列子》,宵练,剑名,昼则见影不见光,夜则见光不见形,触物而不觉,喻其析理之入微,不在名象间也。曰匣者,理寓於书,如剑藏於匣也。即其名之不衷,而书可想见矣。

△《意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于陛撰。案明嘉隆时有两陈于陛,一为曲周人,嘉靖己未进士,官至南京户部尚书。一为南充人,大学士以勤之子,隆庆戊辰进士,官至文渊阁大学士。此书自署曰玉垒,玉垒在蜀,则南充陈于陛也。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乃其劄记,每段各立标题。其立教、立物诸条,极驳王守仁之说,盖以笃实为本者。而出处一条,天意一条,造物所福一条,天道一条,则纯为黄、老之谈。至於老、庄一条,更直露出本旨矣。用人一条,颇涉於植党树援。元史一条,尤偏驳。孝宗世庙一条,称成化之浊乱,武宗之放纵,非当时臣子所宜言。且宪宗谓之浊乱,似亦稍过当也。

△《艺圃琳琅》·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蒋以忠撰。以忠字孝甫,常熟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广平府知府。此书因何景明大复论门目太狭,推而广之,自从化至殖业,凡八十二篇。以忠为长乐令时尝刊行之,诸生林大桂为之集注。及守广平时,复令训导何锦删订前注,而属永平令张可久重刻。所论皆类集古人成语,而以己意联络之。词多排偶,大旨与类书相似,但稍变其体例耳。

△《笔麈》·十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于慎行撰。慎行有《读史漫录》,已著录。此编乃其退居穀城山中时所著。凡分三十五类,所纪多明代故典,亦颇及杂记。

△《问辨牍》·四卷、《续问辨牍》·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管志道撰。志道有《孟义订测》,已著录。是书萃其平日与人讲学之书,合为一编,曰《问辨牍》,取问以辨之之义也。志道之学,出於罗汝芳。原本先乖,末流弥甚。放荡恣肆,显唱禅宗,较泰州、龙谿为尤甚。其答王塘南书,谓孔、颜真是即心是佛,即经世是出世,与文殊之智,普贤之行,两不相违。其宗旨可见矣。虽为儒言,实则佛教,今附之杂家类焉。

△《从先维俗议》·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管志道撰。是书多论往来交接之礼。其四、五卷皆讲学之语,理杂二氏,且明立三教主宾之说。并谓敦化通於性海,川流通於行海,经世之中有出世,是孔子与佛同道。又云,达摩安心,了不可得之宗。孔门七十二贤,靡不得其大意,至遵此实际,则惟颜子一人,而曾子启手足时曾及之。其附会尤甚。盖心学盛行,而儒、墨混而为一,是亦明季之通病矣。

△《无甚高论》·七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明赵鸿赐撰。鸿赐字承元,桐城人,嘉靖中副都御史釴之子也。此书杂引佛经及释子语录,而以圣贤之经传互相辨证,大旨以援墨入儒为主。

△《何之子》·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周宏禴撰。宏禴字元孚,麻城人。万历甲戌进士,官至尚宝司少卿。事迹附见《明史·李沂传》。是编乃其初谪代州州判时所作。汝南吴同春序,称其语似《关尹子》。然九流竞起,虽多以怪谲为宗,要无不可寻文索解。宏禴此书,乃以常词故为涩体。其命名之义,似取《礼记》伥伥何之之语,已为好异。至如书中太虚奚无,无以无无无,无无无则无无,无无则虚,虚虚则实,实实则极,极极则易,易易则始诸语,殆至不可句读,则尤为无取矣。

△《鸿苞》·四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屠隆撰。隆字长卿,鄞县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仪制司主事。《明史·文苑传》附载《徐渭传》中。此书乃隆晚年所著,其言放诞而驳杂,又并所为杂文案牍同编入之,体例尤为饾飣。大旨耽於二氏之学,引而加於儒者之上。谓周公、孔子大而化之之谓圣,老子、释迦圣不可知之谓神。儒者言道之当然,佛氏言道之所以然。盖李贽之流亚也。

△《证学编》·四卷、附《证学论策》·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杨起元撰。起元字贞复,广东归善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吏部左侍郎。谥文懿。《明史·儒林传》附载《王畿传》末。称其清修姱节,而其学不讳禅。是编载尺牍语录及杂文,附论策数首,大抵讲学之语,故以证学为名。观其论佛仙云,秦、汉以远,不复知道为何物,而佛之教能守其心性之法。及至达摩西来,单传直指,儒生学士从此悟入,然后稍接孔脉云云。其授儒入墨,诬诞实甚。艾南英尝作文待序曰:盖自摘取良知之说,而士稍异学矣。然予观其书不过师友讲论,立教明宗而已,未尝以入制举业也。其徒龙谿、绪山阐明其师之说,而又过焉,亦未尝以入制举业也。然则谁为之始欤?吾姑为隐其姓名,而又详乙注其文,使学者知以宗门之糟粕为举业之俑者,自斯人始云云。顾炎武《日知录》尝考南英所乙注者,即起元文也。然则起元变乱先儒,其流毒且及於经义矣。

△《因明子》·(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恒撰。恒字伯常,嘉定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太常寺少卿。是书於儒、释之辨言之甚力。屡提幽明二义,以佛法为幽教,圣道为明教。书名因明,当取於此书中多借古人之言为作转语。笔墨间有轻隽自喜之意,故其理多参语录,其格则颇近清谈。

△《进修录》·三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冯渠撰。渠字谦川,江西新城人。万历癸未进士。是书全规仿《论语》之文,复仿《论语》分为二十篇。盖又王通《中说》之重佁也。

△《三一子》·(无卷数,检讨萧芝家藏本)

明程德良撰。德良字凝之,号云连,云梦人。万历癸未进士,官崇信县知县。《云梦县志》载所著有《不波馆正续集》、《白莲沜代豆日抄》、《明文览》诸书,今皆不传,传者惟此书。前有自序,谓是书作於宰崇信时。若三才一人焉,则吾岂敢?若三不朽而居一焉,则亦不敢。第次三篇,而名曰《三一子》。三篇以立德、立功、立言为序,其大旨亦欲合儒、释而一之。

△《微言》·四卷、附《说书随笔》·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詹在泮编。在泮字定斋,衢州人。万历癸未进士。是编采辑明代讲学语录,王守仁、王畿、罗汝芳三家合为一卷,良知家之宗主也。又杂录诸儒之言为一卷,良知家之支派也。其非良知家言而亦割裂剿缀者,援儒入墨之术也。末为《说书随笔》一卷,则在泮所自著。要其宗旨,总借儒言以阐禅理耳。

△《宗一圣论》·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吴应宾撰。应宾字尚之,桐城人。万历丙戌进士,官翰林院编修。以目眚告归。《江南通志》称其著《宗一圣论》十篇。今考上卷为性善篇、致知上篇、致知下篇、养气篇、孝慈篇,下卷为知人篇、乐善篇、述志篇,凡八篇,则《通志》之言误也。其书阐发性命,多入禅宗。

△《祈嗣真诠》·(无卷数,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袁黄撰。黄有《皇都水利》,已著录。黄持功过格甚谨,乡里称为愿人。是书分改过、积善、聚精、养气、存神、和室、知时、成胎、治病、祈祷十门。杂引常言俚语及医方果报之事,颇为芜杂。

△《支谈》·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焦竑撰。竑有《易筌》,已著录。是书主於三教归一,而并欲阴驾佛、老於孔子之上。此姚江末流之极弊,并其本旨失之者。虽亦讲学之言,不复以儒家论之,亦不复以儒理责之矣。

△《焦弱侯问答》·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焦竑撰,潘曾纮编。竑师耿定向而友李贽。於贽之习气沾染尤深,二人相率而为狂禅。贽至於诋孔子,而竑亦至尊崇杨、墨,与孟子为难。虽天地之大无所不有,然不应妄诞至此也。曾纮乃缀拾刻之,以教新郑之士子,可以见明季风气矣。

△《丛语》·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吴炯撰。炯字晋明,华亭人。万历己丑进士,官杭州府推官。是书成於万历癸巳,初无门目,故李时英序但称上编、下编。此本乃其门人孙汝学重为排次,刻於南京。始分为十七类,其学亦出於姚江,而不甚取其末流之狂肆。至於论处世之道,谓相安於无事为上。又云为善亦须顾虑。虽激於时事而言,然已参入黄、老矣。

△《环碧斋小言》·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祝世禄撰。世禄字无功,江西德兴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尚宝司卿。是书纯以禅门之说附合儒理。如云中本无物,执亦非我。又云圣人空空,鄙夫亦空空,故虚而能受。又云贤者之学从意立根,圣人之学从无意立根。又云许行、白圭、陈仲子、杨朱、墨翟皆有意於圣人之学而不悟几希。又云有善之善与恶对,无善之善善不足以名之。又云或问所存者神,曰神识不生,如空如水。问所过者化,曰雁过长空,影落寒水。又云禅那才下一语,便恐下语为尘,连忙下一语扫之。又恐扫尘一语复为尘,连忙又下一语扫扫尘语。宗门尤为陡绝。弩之机,剑之锋,无容拟议。六经原自无尘,而自为扫尘语亦不少。既已曰识曰知,又曰不识不知;既已曰再思,曰九思,曰千虑,曰百忧,又曰何思何虑,至吾有知乎哉,无知也。应口即扫,何其迅速。自训诂之学兴,引葫芦之缠,凿混沌之穷,起人种种见解,而圣人当下指趣反为晦蚀,快句以钝,空句以填,於是高明者为之攒眉扼腕,不难叛孔氏而皈依佛氏矣云云。观其所言,盖姚江、龙溪之末流也。

△《时习新知》·六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郝敬撰。敬有《周易正解》,已著录。是书旧名《知言》,敬於万历壬辰官永嘉时自为之序。后改今名,复於万历己未及崇祯戊辰为自序二首。几初篇三卷,中篇二卷,后篇一卷,阅三十年而成。自序谓早岁出入佛、老,中年依傍理学,垂老途穷,乃输心大道。书中於周子《太极图说》、张子《正蒙》、邵子《皇极经世》及二程子、朱子无不肆言诋斥。谓宋儒设许多教门,主静持敬,操存省察,致知穷理,专内疏外,举体遗用,为浮屠之学。又谓世儒先知后行,以格物为穷理,以闻见为致知,皆非。是即王守仁知行合一,致知格物之说。然既借姚江之学以攻宋儒,而又斥良知为空虚,以攻姚江,亦可谓工於变幻者矣。

△《西行草》·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曾伟芳撰。伟芳字君彦,号沧岩,惠安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兵部武选司员外郎,谪宾州州判,天启中赠布政使司参议。是书皆其杂著笔记之文,即谪宾州时舟中所作。凡论学二十二章,论君道五章,论臣道七章,论治九章,杂论四十五章,而杂文十二首附焉。大旨以王守仁之学为主。

△《传家迂言》·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贺应保撰。应保字宏任,号正予,永新人。是编凡十四篇皆其家训。多参引古事以示劝戒,然颇谈果报之说。

△《迂议》·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贺应保撰。是编多评论古事,盖随笔劄记之文。持论颇笃实,而别无新意。

△《迂亿》·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贺应保撰。是编与所作《迂议》体例相近,盖随得一编,即各立一名,实则正续集尔。第一卷皆解四书,其说以心学为主,故多与朱子龃龉。馀三卷多考证史事及经史文句,如《五代史》韩通无传,《孟浩然集》有送孟郊诗之类,颇袭旧说。亦有失於详检者,如论大事不须卜一条曰,又如卜郊,苟三卜不吉,可不郊耶?不知《春秋》固有三卜郊不从,犹三望也。又谓宇文虚中偶迕金人被杀,不知虚中以谋劫金主而死,元好问《中州集》载之甚详,非偶迕也。

△《其发编》·四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曹于汴撰。于汴字自梁,安邑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左都御史。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乃为淮安推官时讲学安定祠内,与门人问答之语。其持论多涉玄妙。如谭大礼问无我相之语,儒与禅宗将无同。于汴答云,若天地万物一一联属於我,斯无我相矣。然天地万物亦无相也。以相观天地,则如彼其大矣。以相观万物,则如彼其众矣。安能联属於我?故幻相非真,真相亦非真,而无相者为真。夫堕禅者非也,避禅者亦非也。无真而未尝无真,无幻而未尝无幻,无天地万物而未尝无天地万物。裁成辅相,种种现成,乌在其禅与不禅云云。是坐儒者之皋比,而演释迦之经咒,则何不披缁而开方丈也。

△《尽心编》·一卷、《证语》二卷、《海鸥居日识》二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陈伯友撰。伯友字中怡,济宁州人。万历辛丑进士,官至太常寺卿。是书取《孟子》尽心之义,其说为心统性仁,其要在悟。悟由於耻与愤,加以操存涵养扩充,则心无不尽矣。故前列为总图、分图,后各为之论。大抵沿良知之学而参入禅机。其《证语》二卷则牵引宋儒之言,以附会其说。《海鸥居日识》上卷多论世事,反稍切实。然谓佛生尧、舜之时,则所就不在孔子下。佛生孔子之时,则所就不在颜、曾下。又谓吾儒心性透悟,则肢节皆灵。又谓一贯如水迸荷叶,散为万珠。盖即晦堂和尚以闻木樨香证圣人无隐之义。下卷或为骈句,或如偈语,或如诗话,在彼法颇具聪明,而於圣贤本旨,则愈失愈远矣。

△《寅阳十二论》·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叶秉敬撰。秉敬有《字孪》,已著录。是编分十二篇,曰太极,曰仁孝,曰性善,曰工夫,曰勉强,曰学问,曰资质,曰知行,曰理欲,曰好恶,曰零总,曰独并。其说喜为新奇,而理多不惬。

△《剩言》·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戴君恩撰。君恩字忠甫,澧州人。万历癸丑进士,官至四川兵备副使。是编凡内篇十一卷,外篇三卷,乃君恩家居时所著,其学出於姚江。至外篇谓孔子近禅,孟子近道,真可谓援儒入墨矣。

△《宏山集》·四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张后觉撰。后觉字志人,号宏山,茌平人。官华阴县训导。尝受业於尤时熙。《明史·儒林传》附载《时熙传》末。其学源出姚江,推阐弥深,而弥堕禅趣。是集凡教言一卷,语录一卷,皆其门人赵维新所编。第三卷为后觉所作志铭一篇,诗三篇,书五篇。第四卷附录传志之类,教言语录皆窅冥恍惚之谈,动称颜山农,其宗旨可见。诗文皆不入格,尤不谙体例。如为其父作志,题曰明故先考府君墓志铭。夫明者当时帝王国号也,明故先考是谁之先考乎?

△《感述录》·六卷、《续录》·四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赵维新撰。维新字素衷,茌平人。官长山县教谕。《明史·儒林传》附载《尤时熙传》末。以维新师张后觉,源出时熙故也。此二录即维新感其师之言而述之,故曰《感述》。前录皆记后觉讲授四书之义,《续录》前二卷皆自述讲学之旨,第三卷为诗文,第四卷则附录维新行略及张元忭、孙鑛诸人评语也。师弟所述,无非禅机,而转相神圣,以为不传之秘。盖姚江立说之初,亦不料其末流至此矣。

△《治平言》·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曾大奇撰。大奇字端甫,泰和人,明神宗之末,万事丛脞,门户之祸大起。大奇是书分经世、主术、辅臣、明法、责成、富国、赋役、兵制、养兵、庙算、马政、言路、资格、核举、听讼、宦竖十六议,而辅臣议分为二篇,凡十七篇。其体例指陈时弊,略仿贾谊《新书》,而文格则多近苏氏《策论》。然论弊则明,而论所以救弊之道则往往参以书生之见。知其一而不知其二云。

△《论学绪言》·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邹士元撰。士元字志尹,吉水人。是书首载邹元标序,万历时人也。其论学大抵以陈献章、王守仁为宗,而立论多堕於虚无。如与欧南野书云,未发已发分不得先后,时时用吾灵明照察,则私欲客气纤毫容他住脚不得。又与刘一斋书云,吾性之灵乃先天太极未生之时无始之真也,吾气之灵乃后天阴阳交合有生之初赋畀之精也。又与邹东廓书云,真机不息,莫非物也;人情物理,莫非虚也。其大旨略可见矣。

△《林全子集》·四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林兆恩撰。兆恩字懋勋,号龙江,又号子谷子,又称三教先生,莆田人。生平立说,欲合三教为一,悠谬殆不足与辨。至称梦中见孔子,授以鲁论微旨,尤为诞妄。是编乃其门人涂元辅汇刻。分元、亨、利、贞四集,每集十册,皆猖狂无忌之谈。谢肇淛《文海披沙》曰:吾闽莆阳林兆恩,亦自博学能文,能以艮背之法治病。其门人传之者不得其学,徒以上章降魔捉鬼为事,俨然巫矣。纵日捉百鬼何益?况从其教者日盛,奸伪诈盗,无所不有,恐他日一方之患,不下黄巾、白莲也。肇淛为兆恩乡人,其言如此。而顾大韶《炳烛斋集》有《林三教集序》,乃盛推之,谬矣。

△《韦弦佩》·(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屠本畯撰。本畯有《闽中海错疏》,已著录。是书凡四篇,一曰处方,二曰艾观,三曰药镜,四曰郤病。大旨以情性嗜欲之偏为疾病,以清净忍耐之法为医药。后视履一篇,亦谨身寡过之意。然语多近鄙。

△《纪闻类编》·四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窦文照撰。文照字子明,秀水人。万历中官光禄寺典簿。其书每卷分六类,亦格言之流。朱国祚跋甚称其孝行。盖以其人重之,其言则未能免俗也。

△《虞精集》·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周伯耕撰。伯耕字更生,莆田人。是书盖杂家者流。其曰虞精,盖取虞人猎百禽之精意也。前有李维祯序,称原书正续共百馀篇,莆田知县郭如闇为刻其四十七篇。此本实五十三篇,殆刻版时续入四篇,序则未改也。其书篇各立名,镕铸故事以成文,欲以博丽见长,而襞积之痕不化。盖借文以隶事,而非用事以成文,故往往堆砌拥肿,不能运掉。维祯序称其文格与陆贾《新语》、王符《潜夫论》、荀悦《申鉴》、徐幹《中论》、刘劭《人物志》相似。今考其文,实与数书不类。晋、宋以后,以俪偶为子书者,惟葛洪《抱朴子》外篇,刘昼《新论》有是体裁。伯耕此书,盖规橅二家而不成耳。

△《听心斋客问》·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题庐山山人万尚父撰,不详其履贯。书中大旨皆宗尚二氏之学,谓一切声色,弗以耳听而以心听。设为客问,亦弗以言答而以心答也。大抵近俞琬《席上腐谈》,而所言荒渺,尤多纰缪之词。

△《王氏二书选要》·十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贞善撰。贞善字如性,泰和人。是编为邹元标所选定。凡静谈五卷。前四卷皆其语录,分十篇,各摘篇首二字为名。第五卷附杂文五篇。其《象山学辨辨》,则为霍韬《象山学辨》而作。盖贞善为陆九渊乡人,故持论以陆氏为宗也。又读史法戒六卷,前三卷为法言,后三卷为戒言,皆纪古人言行之有关劝惩者。前有元标序,其名为《王氏二书选要》,亦元标所题也。

△《文园漫语》·一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旧本题程希尧撰。不著时代,亦不详其始末。书中诗韵更定一条,称我朝洪武正韵,则明人也。其大旨合儒、禅而一之,谓佛法皆从儒出,较明末尊佛抑儒者其说更巧。然朝三暮四,朝四暮三,同一变幻伎俩也。所考论天文诸条,纯以臆断,如谓地形之大去天不远,其谬可知。至於龟鸨诸解,更为鄙俚矣。

△《辨学遗牍》·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利玛窦撰。利玛窦有《乾坤体义》,已著录。是编乃其与虞淳熙论释氏书,及辨莲池和尚《竹窗三笔》攻击天主之说也。利玛窦力排释氏,故学佛者起而相争,利玛窦又反唇相诘,各持一悠谬荒唐之说,以较胜负於不可究诘之地,不知佛教可辟,非天主教所可辟;天主教可辟,又非佛教所可辟。均所谓同浴而讥裸裎耳。

△《二十五言》·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利玛窦撰。西洋人之入中国自利玛窦始,西洋教法传中国亦自此二十五条始。大旨多剽窃释氏,而文词尤拙。盖西方之教惟有佛书,欧罗巴人取其意而变幻之,犹未能甚离其本。厥后既入中国,习见儒书,则因缘假借以文其说,乃渐至蔓衍支离,不可究诘,自以为超出三教上矣。附存其目,庶可知彼教之初,所见不过如是也。

△《天主实义》·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利玛窦撰。是书成於万历癸卯,凡八篇。首篇论天主始制天地万物而主宰安养之。二篇解释世人错认天主。三篇论人魂不灭,大异禽兽。四篇辨释鬼神及人魂异,论天下万物不可谓之一体。五篇排辨轮回六道戒杀生之谬,而明斋素之意在於正志。六篇解释意不可灭,并论死后必有天堂地狱之赏罚。七篇论人性本善,并述天主门士之学。八篇总举泰西俗尚,而论其传道之士所以不娶之意,并释天主降生西土来由。大旨主於使人尊信天主,以行其教。知儒教之不可攻,则附会六经中上帝之说以合於天主,而特攻释氏以求胜。然天堂、地狱之说与轮回之说相去无几,特小变释氏之说,而本原则一耳。

△《畸人十篇》·二卷、附《西琴曲意》·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利玛窦撰。是书成於万历戊申。凡十篇,皆设为问答以申彼教之说。一谓人寿既过,误犹为有。二谓人於今世惟侨寓耳。三谓常念死候,利行为祥。四谓常念死候,备死后审。五谓君子希言而欲无言。六谓斋素正旨非由戒杀。七谓自省自责,无为为尤。八谓善恶之报在身之后。九谓妄询未来,自速身凶。十谓富而贪吝,苦於贫窭。其言宏肆博辨,颇足动听。大抵掇释氏生死无常、罪福不爽之说,而不取其轮回、戒杀不娶之说,以附会於儒理,使人猝不可攻。较所作《天主实义》纯涉支离荒诞者,立说较巧。以佛书比之,《天主实义》犹其礼忏,此则犹其谈禅也。末附《西琴曲义》八章,乃万历庚子利玛窦觐京师所献,皆译以华言,非其本旨。惟曲意仅存。以其旨与《十论》相发明,故附录书末焉。

△《交友论》·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利玛窦撰。万历己亥利玛窦游南昌,与建安王论友道,因著是编以献。其言不甚荒悖,然多为利害而言,醇驳参半。如云友者过誉之害,大於雠者过訾之害,此中理者也。又云多有密友,便无密友,此洞悉物情者也。至云视其人之友如林,则知其德之盛;视其人之友落落如晨星,则知其德之薄;是导天下以滥交矣。又云二人为友,不应一富一贫,是止知有通财之义,而不知古礼惟小功同财,不概诸朋友,一相友而即同财,是使富者爱无差等,而贫者且以利合,又岂中庸之道乎?王肯堂《郁冈斋笔麈》曰:利君遗余《交友论》一编,有味哉其言之也。使其素熟於中土语言文字,当不止是。乃稍删润著於篇,则此书为肯堂所点窜矣。

△《七克》·七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西洋人庞迪我撰。书成於万历甲辰。其说以天主所禁,罪宗凡七,一谓骄傲,二谓嫉妒,三谓慳吝,四谓忿怒,五谓迷饮食,六谓迷色,七谓懈惰於善。迪我因作此书,发明其义,一曰伏傲,二曰平妒,三曰解贪,四曰熄忿,五曰塞饕,六曰坊淫,七曰策怠。其言出於儒、墨之间,就所论之一事言之,不为无理;而皆归本敬事天主以求福,则其谬在宗旨,不在词说也。其论保守童身一条,载或人难以人俱守贞不婚,人类将灭,乃答以傥世人俱守贞,人类将灭,天主必有以处之,何烦过虑。其词已遁。又谓生人之类有生必有灭,亦始终成毁之常,若得以此终,以此毁,幸甚大愿。则又词穷理屈,不觉遁於释氏矣,尚何辟佛之云乎?

△《西学凡》·一卷、附录《唐大秦寺碑》·一篇(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西洋人艾儒略撰。儒略有《职方外纪》,已著录。是书成於天启癸亥,《天学初函》之第一种也。所述皆其国建学育才之法,凡分六科。所谓勒铎理加者,文科也。斐录所费亚者,理科也。默第济纳者,医科也。勒义斯者,法科也。加诺搦斯者,教科也。陡禄日亚者,道科也。其教授各有次第,大抵从文入理,而理为之纲。文科如中国之小学,理科则如中国之大学,医科、法科、教科者,皆其事业,道科则在彼法中所谓尽性致命之极也。其致力亦以格物穷理为本,以明体达用为功,与儒学次序略似。特所格之物皆器数之末,而所穷之理又支离神怪而不可诘,是所以为异学耳。末附唐碑一篇,明其教之久入中国。碑称贞观十二年大秦国阿罗本远将经像,来献上京,即於义宁坊敕造大秦寺一所,度僧二十一人云云。考《西溪丛语》,载唐贞观五年有传法穆护何禄将祅教诣阙闻奏。敕令长安崇化坊立祅寺,号大秦寺,又名波斯寺。至天宝四年七月,敕波斯经教出自大秦传习而来,久行中国,爰初建寺,因以为名,将以示人,必循其本,其两京波斯寺并宜改为大秦寺,天下诸州郡有者准此。《册府元龟》载,开元七年吐火罗国王上表献解天文人大慕阇,智慧幽深,问无不知。伏乞天恩唤取,问诸教法。知其人有如此之艺能,请置一法堂,依本教供养。段成式《酉阳杂俎》载,孝亿国界三千馀里,举俗事祅,不识佛法,有祅祠三千馀所。又载德建国乌浒河中有火祅祠,相传其神本自波斯国乘神通来,因立祅祠。祠内无像,於大屋下置小庐舍,向西。人向东礼神,有一铜马,国人言自天而下。据此数说,则西洋人即所谓波斯,天主即所谓祅神。中国具有纪载,不但有此碑可证。又杜预注《左传》次睢之社曰:睢受汴,东经陈留、梁、谯、彭城入泗,此水次有祅神,皆社祠之。顾野王《玉篇》亦有祅字,音呵怜切,注为祅神。徐铉据以增入《说文》。宋敏求《东京记》载,宁远坊有祅神庙。注曰:四夷朝贡图云,康国有神名祅,毕国有火祅祠,或曰石勒时立此。是祅教其来已久,亦不始於唐。岳珂《桯史》记番禺海獠,其最豪者蒲姓,号白番人,本占城之贵人。留中国以通往来之货,屋室侈靡逾制,性尚鬼而好洁,平居终日相与膜拜祈福,有堂焉以祀。如中国之佛,而实无像设。称谓聱牙,亦莫能晓,竟不知为何神。有碑高袤数丈,上皆刻异书如篆籀。是为像主,拜者皆向之。是祅教至宋之末年,尚由贾舶达广州。而利玛窦之初来,乃诧为亘古未睹。艾儒略作此书,既援唐碑以自证,则其为祅教更无疑义。乃无一人援古事以抉其源流,遂使蔓延於海内。盖万历以来,士大夫大抵讲心学,刻语录,即尽一生之能事,故不能徵实考古,以遏邪说之流行也。

△《灵言蠡勺》·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西洋人毕方济撰,而徐光启编录之。书成於天启甲子,皆论亚尼玛之学。亚尼玛者,华言灵性也,凡四篇。一论亚尼玛之体,二论亚尼玛之能,三论亚尼玛之尊,四论亚尼玛所同美好之情,而总归於敬事天主以求福。其实即释氏觉性之说,而巧为敷衍耳。明之季年,心学盛行,西士慧黠,因摭佛经而变幻之,以投时好。其说骤行,盖由於此。所谓物必先腐而后虫生,非尽持论之巧也。

△《空际格致》·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西洋人高一志撰。西法以火、气、水、土为四大元行,而以中国五行兼用金、木为非,一志因作此书以畅其说。然其窥测天文,不能废五星也。天地自然之气,而欲以强词夺之,乌可得乎?适成其妄而已矣。

△《寰有铨》·六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西洋人浦汛际撰。书亦成於天启中。其论皆宗天主。又有圜满纯体不坏等十五篇,总以阐明彼法。

(案:欧罗巴人天文推算之密,工匠制作之巧,实逾前古;其议论夸诈迂怪,亦为异端之尤。国朝节取其技能,而禁传其学术,具存深意。其书本不足登《册府》之编,然如《寰有诠》之类,《明史·艺文志》中已列其名,削而不论,转虑惑诬,故著於录而辟斥之。又《明史》载其书於道家,今考所言兼剽三教之理,而又举三教全排之,变幻支离,莫可究诘,真杂学也,故存其目於杂家焉。)

△《苍崖子》·(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健撰。健字子强,进贤人。天启辛酉举人。是书凡十篇,曰大气,曰广化,曰达命,曰质情,曰裁理,曰挈真,曰善学,曰习境,曰简制,曰镜治,皆题曰内篇。前有其弟徽序,云外篇专於商订今古,杂考物类。而内篇则自天地造化性命之精微,阴阳律历之广博,间及於古今成败,人事得丧,盖略以备矣。然则尚有外篇也。其文滉漾自恣,而时时参以排偶,仅仿佛伪《子华子》。明鲁重民辑《子史类语》,收入是书,乃称其文沉郁古奥,绝似魏、晋。未免标榜之词矣。

△《爨下语》·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复撰。复字子远,休宁人。其书黄虞稷《千顷堂书目》作四卷。此本止分上下二卷,每条俱以偶语联比成文,颇似格言而多杂以委巷之语。前有天启壬戌陈继儒序,知为继儒一流人矣。

△《尚絅小语》·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姚张斌撰。张斌号尚絅,亦号絅生,金谿人。天启乙丑进士。是编皆其杂著笔记,多论人情世事,所见颇粗。而自序乃上援孔子,亦云妄矣。

△《垂训朴语》·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其德撰。其德字太华,桐乡人。据卷中灾荒纪事,称生於万历初年,而作记於崇祯十四、十五年,则明末之人。自序称苜蓿多年,则尝为学官也。是书皆劝善格言,附以遗诗十首。卷首题同里后学编校,而劖去其名,末喻何故。

△《狂夫之言》·三卷、《续狂夫之言》·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继儒撰。继儒有《邵康节外纪》,已著录。此书曰《狂夫之言》者,用汉晁错传语也。书中杂论古今得失,才辨亦颇纵横,而见地多失之偏矫。如谓佛家能养鳏寡孤独,殊不免故为异论。至於指颜子端居不动为以身讽孔子,左邱明《春秋内传》非有意於发明孔子,则尤为臆见矣。

△《安得长者言》·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继儒撰。安得长者之言句,本《汉书·龚遂传》语,继儒取以名其书。自序云,少从四方名贤游,有闻辄录,使异日子孙躬耕之暇,粗识数行字者,读之了了。盖亦语录之类。然圣贤以言立训,本出自然,有意雕镌,便非心得。张昞跋谓其於热闹中下一冷语,冷淡中下一热语。宗尚如此,宜其於布帛菽粟之旨去之益远也。

△《睿养图说》·(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观光撰。观光,招远人。崇祯戊辰进士,官至少詹事。是书乃其为赞善时所进。以唐六典载东宫官制,赞善掌侍从翼养之事,故以睿养之道,演为三图,一曰养性图,二曰养气图,三曰养体图,每图各系一说。末附凡例数条,以明奇耦方圆不同之故。其说养性,则首重良知,养气则专言夜气,养体则推阐太极。反复演说,皆舍实践而谈微妙,非启迪引翼之道也。

△《寻乐编》·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毛元淳撰。元淳字还朴,一字婴中,松阳人。崇祯癸酉岁贡生。是编乃其所撰语录。序称慕周茂叔寻孔、颜乐处,遇会心辄便记录,故以寻乐名编。然意旨颇为浅近,自称素性读陈眉公书则跃然喜,读李卓吾书则怫然不悦,非有意爱憎,乃气味自有同异。盖所见与继儒相近,故著作亦复似之云。

△《补计然子》·一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董汉策撰。汉策字帷儒,乌程人。是书成於崇祯壬午。杂取《左》、《国》、《吴越春秋》诸书为之,凡四十篇,又叙略一篇。大旨以句践之复伯,起衰激怠,事在人自为之,盖借以为晏安之戒。自云是书为寓言,又云释愤之作,是也。考《文献通考》载范子《计然》十五卷,今其书不传,故《汉策》补之。然不伪托於古书,贤於姚士粦《於陵子》、王逢年《天禄阁外史》以赝售欺者多矣。

△《蔬斋厞语》·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沈大洽撰。大洽号愚公,又号雪樵,杭州人。是书卷首吴之鲸序,称武林高士坊有梅花屋,明圣湖有读书舫,表忠观右有蔬斋,法华山有万竹庐,愚公随意偃息云云。盖亦赵宧光、陈继儒之类。前一卷皆随笔小品,不儒不释,强作清言,不出明季山人之窠臼。后二卷为诗。末为自作小传,亦当时纤佻之体。其曰厞语者,厞训为隐,盖故取僻字以窃附《书》、《极书》之例耳。

△《激书》·(无卷数,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贺贻孙撰。贻孙有《诗触》,已著录。是书凡三十三篇。以《激书》名者,自云深感夫激我者成我之德,故记而述之。所述皆愤世嫉俗之谈,多证以近事。或举古事,易其姓名,借以立议,若《太平广记》贵公子炼炭之类;或因古语而推阐之,如苏轼书孟德事之类。其文称心而谈,有纵横曼衍之意,而句或伤於冗赘,字或伤於纤丽,盖学《庄子》而不成者,其大旨则黄、老家言也。

△《真如子醒言》·九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化隆撰。化隆自号真如子,广汉人。由贡生官主簿。其书分天道、地道、人道、懋修、订学、钩玄、彝典、齐治、均平九篇,篇各分章,皆设为问答。其文颇博丽宏肆,规仿《淮南》、《鹖冠》诸子。然理不足而轧茁,其辞又多用奇字,如《亢仓子》之例,则亦金玉其外而已。

△《养生弗佛二论》·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魏大成撰。大成字时夫,柏乡人。其养生论以平情为祛病之本,而深明医之不足恃。其弗佛论则明儒理以辟释也,持论颇不诡於正。然养生论称圣有心而无为,无为则能平情,情平总归无情,所以长生久视,则辟佛而转入黄、老矣。故退而列之杂家类焉。

△《枕流日劄》·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观其中引明薛瑄、蔡清、吴与弼事,则明中叶以后人矣。前有自题,称偶有会心,即述诸楮,不伦不次,或佛或儒。今观所录诸条,大抵格言之类。至於说志字之义,以为从士从心,不知志字上本从,知为不学人矣。

△《息斋藏书》·十二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裴希度撰。希度字晋卿,号中菴,阳曲人。崇祯甲戌进士,官监察御史。入国朝官至太常寺少卿。是书第一卷曰儒经撮要,第二卷曰道统中一经,第三、四、五卷曰四子丹元,第六卷曰学镜约,第七卷曰心圣直指,第八、九、十卷曰嘉言存略,第十一卷曰公馀证可,第十二卷曰麈谭摘,皆讲学之言,中间多与蔚州魏象枢书问辨论。卷首凡例,谓自一卷至十卷皆古先圣贤之前言往行,间出臆见,以发摅其底蕴。十一卷之证可,十二卷之麈谭摘,则同人之书札往来,与夫坐谭有涉名教者。今核是编,其中四子丹元,举濂溪、明道、象山、阳明而不及朱子,其生平宗主,已可概见。至道统中一经,多以二氏之言互证,亦未免於杂也。

△《衡书》·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唐大陶撰。大陶字铸采,夔州人。书中自称官长子时事。盖尝为长子县知县也。是书凡核儒、仁师、五行、审知、利才、释孟、受任、抑尊、权实、贱隶、贞隐、明悌、富国十三篇,大抵学庄、列之寓言。如核儒篇称冉有为鲁将,与齐兵战败,季孙欲诛之,惧而奔楚。子贡游说吴越,反为鲁召兵,国几亡。朱子进正心诚意之说,金人闻风而遁,遂恢复中原,并削平西夏。皆故缪其事实,以资嘲戏。盖大陶生於明末,故其书多有激之谈也。

△《新妇谱》·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陆圻撰。圻字丽京,号讲山,钱塘人。顺治中贡生。其书皆详论为妇承顺之道,凡五十九条。乃其嫁女之时,作以授之者,故多通俗之语。自序谓傅氏有《理县谱》,今世无其书。所见惟《时人治谱》一帙,京邸授官者,率不可阙。故仿其例,亦名之为谱云。

△《格物问答》·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先舒撰。先舒有《声韵丛说》,已著录。此书为《思古堂全集》十四种之一。大旨主王守仁之说,以格物为格去物欲,力斥朱子穷理之非。然王守仁初为是说,特高明之过,流入释氏耳。先舒乃毅然谓三教本一,二氏为儒之根本。且称此论既确,决定无疑,恪欲专一守此以为自修自证之学。盖明季心学之流弊,深中乎人心如此,此固非守仁所及料者矣。

△《螺峰说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先舒撰。大旨调停於儒、禅之间。谓圣人之学深入於无生死,故其说曰格物欲者完性命,完性命者了生死。曰尽伦常者完性命,完性命者了生死。格物欲语与考亭异,尽伦常语与佛氏异云云。盖欲以佛立教,而恐儒者以蔑伦攻之,故巧立是说以弥缝其阙也。

△《圣学真语》·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国朝毛先舒撰。先舒既著《匡林问答》诸书,复约其指归以为是编。其学虽出刘宗周,然宗周传良知之说而主於慎独,故持论笃实。先舒传良知之说乃流於幻窅支离,无语非禅,而又自以为非禅。所谓姚江末流,愈失愈远,弥巧而弥离其宗者也。

△《潜斋处语》·一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庆撰。庆有《古韵叶音》,已著录。是书分二十四门。大旨欲仿宋儒语录而所见颇浅。其驳陈淳论鬼神一条,以曾於梦中亲见《抱朴子》葛洪,具有灵验为证。夫淳以为必无鬼神,固宋儒主持过甚之论。然庆所云祈祷感应之说,亦非知鬼神之理者也。

△《蒙训》·一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庆撰。是编凡十九门,皆采摭古人之言,而大旨出袁黄《功过格》,杂以二氏福田之说。动辄称引鬼神,所谓有为而为,非儒者之本旨也。

△《理学就正言》·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祝文彦撰。文彦字方文,海宁人。自称受学於刘宗周。然所论主於儒道同源,合孔、老而一之,似非宗周慎独之旨也。

△《圣学大成》·(无卷数,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国朝孙锺瑞编。锺瑞字子麟,嘉兴人。是编杂抄明人语录,始自曹端,终於金铉,共八十五人。大旨以朱、陆、罗、王各分党与,酿为门户之争,欲以调停之说解两派之纷,其意本善。然两派判如水火,言人人殊,诟争固为私心,竟合而一之,莫明谁是,后学将何所适从?此所谓子莫执中者也。所引皆讲学之语,当列於儒家。以其中杨起元辈俨然自号比邱者亦厕简牍,则其流不一矣。故改录之於杂家,从其实焉。

△《拳拳录》·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衷灿撰。衷灿号梅村,含山人。官荆门州知州。其学出鹿善继孙奇逢。是书分内、外二篇。内篇讲学,以见性为宗。外篇以阴符为卫道、卫仁之书,谓朱子晚岁自悔早年训诂章句之非。皆沿袭姚江宗旨,去其师说犹不甚远。云不为俗情所染,方能说法度人,光明藏中,孰非游戏,淫坊酒肆,遍历道场,丝竹管弦,皆谈般若。则定兴、容城之学均无此论矣。

△《颜巷录》·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衷灿撰。是书多记前言往行,其大旨归於淡泊。盖成於衷灿罢官之后,故以颜巷名编,然往往杂於二氏之学。如载九宫隐咒寝魂之法,又云真儒始能彻佛之巅,真禅始能窥儒之岸,其宗旨可见矣。

△《晚闻篇》·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衷灿撰。是书摘录宋周、程五子以下至国朝孙奇逢、魏裔介、成性诸人之语,大旨在抑朱而尊陆。末附祖乩二条。南华十二条,更显然入二氏之谈矣。

△《柏乡魏氏传家录》·二卷、附《家约》·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魏裔介撰。裔介有《孝经注义》,已著录。是编皆训导子孙之词,多讲举业。后附《家约》一卷,凡十事。大旨主於谨身守法,保全富贵。盖其为大学士时作也。

△《劝世恒言》·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题曰时人近本,昆林删订。昆林者,魏裔介之别号也。凡四十八条,意主化导下愚,是以多陈因果,然皆杂用骈偶之词。以文论则不工,以示俚俗又不能解,未免两无所取矣。

△《万世太平书》·十卷(内府藏本)

国朝劳大舆撰。大舆有《瓯江逸志》,已著录。是书皆杂缀先儒绪论。其曰《万世太平书》者,考周密《癸辛杂识续集》载,道学诸儒,自称为生民立极,为天地立心,为万世开太平,为前圣继绝学。命名之义,当取是语云。

△《龙岩子集》·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李丕则撰。丕则自号龙岩山人,曲沃人。顺治乙未进士,官金谿县知县。是书乃其自编语录。首列天地万物一体图,为其讲学宗旨。书中议论,务为奇创。如云鹅湖之会,紫阳毫未有悟,直诋朱子为强项。又云余每不乐与天地合其德等语,加一与字,是天地与己为二,遂欲窜改经文。可谓果於自用。乃亟称明《一统志》、《月令广义》为无所不备,尤不可解也。

△《唾居随录》·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贞生撰。贞生有《玉山遗响》,已著录。是编乃其家居之时,於玉山下葺颓垣为唾居,随意会所至,或披阅有得,陆续笔记成帙,故名曰《随录》。凡九百八十三则,皆讲学之语,持论颇为平正,多切近人情,而失之太繁,遂枝叶多於根柢。又多为对偶长联,犹沿明季陈继儒等小品之习。

△《图书秘典一隅解》·一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沐撰,其子煓注。《秘典》者,沐之书。一隅解者,煓之注也。沐有《周易疏略》,已著录。煓仕履未详。是书前无序文,而列汤斌、毛甡(案:毛甡即毛奇龄之原名)书二首。其说以天下事物之数起於一,而其要在集神明。如云闻见之知,月也。神明之知,日也。毛发寒变之知,星也。肌肤痛痒之知,辰也。其知皆神明也,而不可谓即神明。其说实本姚江之良知,而变化其语。至煓之注,则守其父说而玄虚弥甚。如云一旦跃起,正容端坐,息心以集神明。又云圣人在上,蔽目塞耳,敛手并足,端居深宫,而家国天下治,神明而已。尧、舜、周、孔以来,有是枯寂之学乎?至典之为训,说文谓从册在几上,尊阁之也。五帝之书,乃有是称,沐以自名,不免於僣。至《灵兰秘典》,乃《黄帝·素问篇》名,方技家依托之文,更不应以名儒书矣。

△《潜书》·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唐甄撰。甄字铸万,达州人,侨寓苏州。顺治庚子举人。官长子县知县。宋李覯先有《潜书》,今见《盱江集》中。甄此书偶同其名,凡分上、下二篇,而上篇下篇又各析为二,凡九十七目。大略仿《论衡》之体,自心性、治术,以至处世淑身之理,无不具列。甄与魏禧友善,故其文格颇相类。然所载多据当时见闻,及友朋酬对之语。其尊孟篇颇诋伊川。法王、虚受、知行三篇,又力崇良知之学,皆未为醇粹。

△《五伦懿范》·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旧本题曰天台鹿门子撰,不著名氏。前有康熙五年自序一篇,又有康熙十年四明山人鹤控子序一篇,亦不知何许人。其书以五伦为纲,而各分子目。一目为论一篇,反复申劝戒之旨。词多浅易,盖意求通俗也。

△《天方典礼择要解》·二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刘智撰。智字介濂,江宁人,回回裔也。尝搜取彼国经典七十种,译为《天方礼经》。后以卷帙浩繁,复撮其要为此书。首为原教、真宰、识认、谛言四卷,次为五功四卷。五功者,念真、礼真、斋戒、捐课、朝觐也。次为禋祀一卷,次为五典四卷,言五伦之事,次为民常四卷,次为娶礼、婚礼、丧礼,而附以归正仪。每事详为解释,以自尊其教。回回教本僻谬,而智颇习儒书,乃杂援经义以文其说,其文亦颇雅赡。然根柢先非,巧为文饰无益也。

△《进善集》·(无卷数,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天柱撰。天柱字孟高,号擎菴,秀水人。康熙丙申,天柱寄迹南京,见风俗奢汰,因为是书。共三十篇,总题为持身要则。惟编末略览古昔、近观天地二篇别署进善宝书,其中如保身禁忌、功过格之类皆附入焉。大意在箴砭世俗侈靡之失,而归之於三教清净。谓清净者儒之髓,佛之原,道之宗。又谓佛继三王、周、孔,有功於后世。三王、周、孔为盛世之佛。其立意未始不善,而立言则悖谬甚矣。

△《懿言日录》·一卷、《二录》·一卷、《续录》·一卷、《别录》·一卷、附《礼闱分校日记》·一卷、《七规》·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喆生撰。喆生字素岩,昆山人。康熙壬戌进士,官翰林院编修。是书编年成帙。《日录》始康熙庚申,终丁丑。《二录》始戊寅,终壬寅。《续录》始雍正癸卯终丁未。多讲学之语,亦兼及杂事。大旨尊程、朱,攻陆、王。谓孙奇逢初守程、朱甚笃,自鹿善继诱以文成,讲习遂复异趣,所遇非人,固其不幸云云。案鹿善继之在明季,力赴杨、左之难,触珰焰而不辞,洎大兵攻定兴,死守孤城,力竭授命。为人如是,亦可无愧於圣贤。而喆生不论人品之醇疵,但论学术之同异,至以非人诋之,程、朱所传,恐不如是。至《别录》一卷,纯言修炼之术,称为真仙所传。又称佛言应生无所住心,是无上妙义,能见得无住之心,便可超凡云云,纯为二氏之学。其《礼闱分校日记》一卷,乃康熙乙丑为同考官时所作。《七规》一卷,则其邀讲学诸人结会,每一会静坐七昼夜,以验心学者也。

△《方斋补庄》·(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方正瑗撰。正瑗字引除,号方斋,桐城人。康熙庚子举人,官至陕西潼商道。是书以《庄子》背驰圣道,故即其内篇之目而补其所未及论者。盖欲明孔之全,正庄之偏,反庄之肆,以归学庄者於醇也。然庄子之书,汪洋恣肆,本不附托圣人以立言,此乃一一与之辨难,殊为赘设。至反《南华经》之名而别名《西华经》,尤为不必矣。

△《公馀笔记》·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文炳撰。文炳有《易象数钩深图》,已著录。此书乃其讲学之语。凡八十一篇,各立篇名。其大意欲仿《通书》,故其自序谓官浙江安吉州州判时,尝奉檄校刊。钦定《朱子全书》,御纂《周易折中》,得益窥圣学之始终,全体大用,多所发明。然其学以无为宗,已全流於佛氏。又多杂以丹经之语,亦为不醇。

△《容膝居集杂录》·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葛芝撰。芝字龙仙,昆山人。是书所载,类多格言,若所云心本无欲,欲者非心之类。其学盖颇杂於禅。卷首有芝自序,不著年月。而中引魏禧、徐枋语,知为近时人作矣。

△《苕西问答》·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学孔录其师罗为赓讲学语也。为赓号西溪,南充人。康熙中官乌程县知县。尝颜其书室曰古小学,与门人讲论其中。学孔录其问答而附以与人论学之书。其大旨出於陆、王,而体例则全如禅宗机锋。

△《续笺山房集略》·十八卷(兵部员外郎丁田树家藏本)

国朝郑道明撰。道明字希濂,号松冈,怀宁人。乾隆丙辰副榜贡生。是编皆其读书劄记之文。卷一曰理气解略,卷二至卷四曰四书解略,卷五曰四书徵略,卷六至卷八曰四书疏略,卷九曰洪范解略,卷十曰春秋解略,卷十一至十四曰经史解略,卷十五曰明史论略,卷十六十七曰明史纲目述略,卷十八曰葬仪记略、节烈记略。其学尺尺寸寸,摹仿宋儒,惟恐有一毫不似。在乡塾老儒之中,亦可谓笃志者矣。

△《颐菴心言》·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乔大凯撰。大凯有《周易观澜》,已著录。是编乃其笔记之文,多所论辨,而颇近拘迂。

△《圣学逢源录》·十八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金维嘉撰。维嘉号潜川,休宁人。是书每卷为一类,每类以六字标题。既以逢源录为名,而每卷之首又别题深造篇第几字,未喻其例。其书为讲学而作,然大旨参杂以佛、老。

──右“杂家类”杂学之属,一百八十四部,七百五十卷,内十三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