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卷一百二十八 子部三十八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杂家类存目五

△《应菴任意录》·十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罗鹤撰。鹤字子应,号应菴,泰和人。是书计二百四十四条。大意欲仿《容斋随笔》、《学斋佔毕》诸书,而耳目颇隘,不能尽有援据考证,多据所闻见,以意褒贬而已。其持论有最偏驳者,如赤龙合庆都生尧,修己坼背生禹,本纬书妄说,皆反覆论辨,以为必然。又引章氏《家谱》、宏益《记闻》、东林《论易语》、尹氏之《性学指要》、赵说之《心学渊源后跋》、胡氏《大同论》一切琐说,文致周、程诸儒皆以僧为师。至以乡曲之私,谓建文逊国之时杨士奇不当死难,使务此小节则不足以为东里,尤为害义。其谓吕后名雉,高祖字之曰野鸡之类,杜撰故实,又其小疵矣。

△《路史》·二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旧本题青藤山人撰。青藤山人,徐渭别号也。渭有《笔元要旨》,已著录。渭以才俊名一时,然惟书画有逸气,诗文已幺弦侧调,不入正声,至考证之功,益为疏舛。是编盖其杂记之册。王士祯《香祖笔记》尝议其不知隃糜为汉县,而妄云唐时高丽贡墨,以糜胶和松烟谓之隃糜。又云中山酒、中山兔毫并是应天府溧水县,非古中山,亦出杜撰。今考其书,琐事多据《事文类聚》,训诂多据《洪武正韵》,故事多据《十七史详节》,颇为弇陋。甚至檀弓之髽指为丧冠,月令之大酋指为《周礼》,以暨季江为江季,以寒具为寒食之具,种种臆谈,不可枚举。至云刘歆字子骏,向之少子,亦记为异闻,则更无谓矣。

△《梅花草堂笔谈》·十四卷、《二谈》·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张大复撰。大复字元长,昆山人。是编为其《梅花草堂集》中之一种,据《江南通志·文苑传》,乃其丧明以后追忆而作也。所记皆同社酬答之语,间及乡里琐事,辞意纤佻,无关考证。第十三卷中有论孟解十二条,以释家语诠解圣经,殊属支离。二谈轻佻尤甚。如云《水浒传》何所不有,却无破老一事(案:美男破老,《逸周书》之文),非关阙陷,恰是酒肉汉本色如此,以此益知作者之妙。是何言欤?

△《闻雁斋笔谈》·六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张大复撰。是编大抵欲仿苏轼《志林》,故多似古人杂帖短跋之格。然所推重者李贽,所规摹者屠隆也。

△《河上楮谈》·三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朱孟震撰。孟震字秉器,新淦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右副都御史,巡抚山西。是书多述旧闻轶事,间或评论诗文,考证典籍,亦颇喜谈神怪。其停云小志一卷,记当时文士颇详,所载诗篇,多可采录。其论文宗王世贞,推为明代第一,则当时耳目所染,无足深怪。其辨王祎、吴云事甚有典据,而逊国一事全沿史彬《致身录》之讹,引证愈多,舛谬愈甚,与所论元顺帝出宋后事,同一误信之失。其论《史记》讹字最确,而前辈博雅一条,不知《清江集》之现存。又误以《孔传六帖》为三孔所作,疏驳亦甚矣。

△《汾上续谈》·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孟震撰。其体例与《河上楮谈》同,而所记多琐事,惟安南国试录一条,叙述颇详,足资考证。

△《浣水续谈》·一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朱孟震撰。是编乃万历十三年孟震官四川按察使时所作,故以浣水为名。浣水者,浣花溪也。其书杂撮而成,往往不著时代,亦不著出典。如并州士族好为可笑诗赋一条,盖《颜氏家训》之原文,而孟震笔之於己书,俨如新事。然则所谓誂撆邢、魏诸公者,不几为明代之邢、魏乎?惟松柏滩观音寺一条,考询遗老,绘画地图,核其坟塔名氏,师弟世系,知所谓雪菴和尚者在有无疑似之间,特为明确。

△《游宦馀谈》·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朱孟震撰。自序称生平宦辙,殆遍九州,因摭耳目所及,撰成此书。初分五卷,后乃并为一卷。所录多琐事。末附西南夷风土记二十六条,颇为详明。然孟震序中自言,未至滇云,则惟据传闻书之,恐亦未尽确实矣。

△《黄帝祠额解》·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李维桢撰。维桢有《史通评释》,已著录。是书乃其奉诏谒黄帝陵,见旧祠取鼎湖之事,额曰龙髯。乃作是书以辨其不经,谓骑龙即乘六龙之义。其实《子华子》已有是说,无庸复赘。又举百家所言黄帝神灵诸事,一一驳诘,词极辨博。实亦司马迁五帝本纪文不雅驯,荐绅难言之绪论也。

△《木几冗谈》·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彭汝让撰。汝让字钦之,青浦人。是编乃劄记清言,儇佻殊甚,盖屠隆一派也。

△《说颐》·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余懋学撰。懋学字行之,婺源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南京户部右侍郎。天启中追谥恭穆。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凡三百五十二则,每则徵引古事相类或相反者二条,撮为四字标题,而以论断数语缀其末。旁见侧出,颇得连珠遗意。然引事不标出典,置论亦多庸肤。

△《留青日札》·三十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田艺衡撰。艺衡有《大明同文集》,已著录。是书欲仿《容斋随笔》、《梦溪笔谈》,而所学不足以逮之,故芜杂特甚。其中诗谈初编、二编各一卷,玉笑零音一卷,大统历解三卷,始天易一卷,皆以所著别行之书编入,以足卷帙,尤可不必。

△《玉笑零音》·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田艺衡撰。是书皆采取新奇故事,纬以俪语,凡一百二十八条。其中如以尧、舜之让天下为爱身,不与朱、均以天下为爱子。舜、禹之受天下为不知害,铸鼎为镇厌之术,金縢为诅咒之媒,皆纰缪之甚者。已编入所著《留青日札》中,此乃其初出别行之本也。

△《留留青》·六卷(通行本)

明徐懋升编。懋升字元举,钱塘人。初,田艺衡作《留青日札》,驳杂颇甚。懋升删存六卷,因以《留留青》为名,标目已为纤佻。其所选录,亦未为精审。

△《天都载》·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马大壮撰。大壮字仲复,徽州人。罗汝芳之门人也。尝筑天都馆读书,因以名其所著。大抵喜采异闻,亦间有考证,而往往务求博引,不核虚实。如鱼化为人一条,即引《搜神记》孔子厄陈、蔡时,鱼妖与子路斗事为证,是岂可为徵信乎?又往往采自说部,不据本书。如夜郎王事自见《后汉书·西南夷传》,而云小说称夜郎王云云,则亦杂录之学耳。

△《异林》·十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明支允坚撰。允坚字子固,号梅坡居士。是编凡轶史随笔二卷,时事漫记三卷,轶语考镜三卷,艺苑闲评二卷。轶史、随笔论多琐屑,时寓不遇之感而识趣颇卑。如论刘穆之金柈贮槟榔,段文昌金莲花盆濯足之类,皆不胜企羡。又论飞燕、合德无损於汉,妲己、喜皆不白之冤,殊为偏僻。至於薛嵩梦虱报恩,西王母论汉武帝语,小说诬词,皆竟据为实事,尤不足取。时事漫记多载委巷之谈,轶语考镜掇拾饾飣,如宋人二结之类,点窜《列子》而不竟其说,不知何取。艺苑闲评皆诗话之流,而所见亦浅。

△《宙合编》·八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林兆珂撰。兆珂有《毛诗多识编》,已著录。是编乃其考证之文,分为六门。一曰泰真测徼,皆谈天地。二曰珍驾提羽,皆谈经籍。三曰墨兵微画,皆谈史传。四曰议畴剽耳,皆谈世务。五曰在钧诵末,皆论学问文章。六曰说薮鬖髿,皆谈杂事。明代说部,大都挦撦断烂,游谈无根。兆珂又摭明人之说部而以己见断之,辗转稗贩,似奥博而实无考证。每篇名目,故为诡异。篇首各有小序,亦皆涩体。均之当时习气也。

△《累瓦三编》·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吴安国撰。安国字文仲,长洲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宁波府知府。是编凡读经二卷,读史二卷,述训二卷,谈艺二卷,匡时二卷,纪庞二卷。其读经诸条多有驳孟子辟朱子之语,读史内谓汤武之征诛为逆,而以圣人应天顺人之说为非。述训以下语颇平正,然大都抄撮说部,亦无所心得也。

△《牖景录》·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徐三重撰。三重有《馀言》,已著录。此书名牖景者,盖取北人读书如显处视月,南人读书如牖中窥日意也。中多杂论世事,故与所作语录别为一书。中多笃实切近之论,而伤於拘迂者亦颇有之。如谓杜甫诗厚禄故人书断绝,恒饥稚子色凄凉,不如明道程子诗陋巷一生颜氏乐,清风千古伯夷贫。谓宋之问(案:此苏味道诗,三重误以为之问诗。)上元夜诗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游妓皆秾李,行歌尽落梅,三代盛王之时恐无此俗,《国风·雅颂》之什亦无此言;谓杜甫黄四娘家花满谿一首为不轨於名教,皆不能谓之无理。然事事操此论以往,其势未有不窒碍者也。

△《家则》·一卷、《野志》·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徐三重撰。此书皆贻训子孙之语。《家则》为所立规条,每条之后间引古人嘉言善行以证明之,其言酌乎古今之间,如丧礼不得用僧道,而得用纸钱、纸锭之类是也。《野志》分十六篇,曰端习,曰祛惑,曰营业,曰稽籍,曰本教,曰抡交,曰范内,曰居身,曰人道,曰节用,曰使令,曰狎慝,曰庖馔,曰服饰,曰燕乐,曰戏具。其词多用骈偶,盖与所作家则相发明。惟《野志》之名不甚可解,岂礼失求野之意欤?末为附志,则偶然自述家事也。

△《涌幢小品》·三十二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明朱国桢撰。国桢有《大政记》,已著录。是书杂记见闻,亦间有考证,其是非不甚失真,在明季说部之中,犹为质实。而贪多务得,使芜秽汨没其菁英,转有沙中金屑之憾。初名曰《希洪》,盖欲仿《容斋随笔》也,既而自知其不类,乃改今名。其曰涌幢者,国桢尝构木为亭,六角如石幢,其制略如穹庐,可以择地而移,随意而张,忽如涌出,故以为名云。

△《俟后编》·六卷、《补录》·一卷、《附录》·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敬臣撰。敬臣字以道,长洲人。岁贡生。万历丙戌,南京礼部尚书袁洪愈荐授国子监博士。《明史·文苑传》附见《魏校传》中。是编凡经说一卷,论学、论治共二卷,诗文一卷,礼文疏节、便俗礼节共一卷,女戒一卷。其补录一卷,乃其门人所录,故其中时称先生。刊本亦题敬臣撰,校雠者误也。经说论《易》颇切近如其为人。论书《洪范》非《洛书》,亦为有见。论《诗》以三百篇为秦火之馀,后人窜乱,盖阴祖王柏之说,不知其谬。论《春秋》亦平允。说礼仅一条,谓王制出於史官,与汉文博士之说异,未详所本。其讲学以立志为本,以慎独为宗,谓学者不可单看虚明景象,盖参酌於朱、陆之间。所定四礼,大抵以《朱子家礼》为蓝本,而参以乡俗,亦吕坤《四礼翼》之支流。惟《补录》一卷,颇嫌驳杂。如谓朱子误解格致不及阳明之说;又谓朱子后日自悔;又谓王守仁、陈献章皆理学之宗,王艮见道甚确;又谓庄子甚高旷,使在圣门,则为曾点之流;老子比庄子更高一步;皆不可训。盖敬臣之学本从姚江得力,后乃觉其虚无,参以朱学。凡《补录》所载,皆门人过尊其师,一字不欲散佚,掇拾旧论,复成此卷,而不知皆其师所已弃也。至於军中呼万岁,亦下马呼万岁,乃宋张咏事,而《补录》以为郭子仪,则记忆偶讹,又其小疵矣。

△《艺林剩语》·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顾成宪撰。成宪字初章,松江人。是书或杂举古事而缀以论断,或自立议论而证以古事,其说无大新异,亦无大疵谬。卷首有万历甲戌陈所蕴序,称其年未三十,而善著书。末有其门人瞿守跋,亦称其年方比於贾傅,而著述富於董相。盖犹其少作也。

△《赵氏连城》·十八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赵世显撰。世显字仁甫,侯官人。万历癸未进士,官梁山县知县。是书中分三种;一为《客窗随笔》六卷,前有孙昌裔序;一为《芸圃丛谈》六卷,前有谢肇淛序;一为《松亭晤语》六卷,前有林材序。连城则其总名也。以世显自序弁之。其书或引古事而稍附以己说,或自作数语,近乎语录。又或但引古事一条,无所论断,似乎类书。盖全无著作之体者。凡意所不合之事,无论巨细,辄云恨不缚之生饲豺虎,何其褊且躁也。林材序称其松亭晤语不下於洪《景卢随笔》,今观所载,疏谬颇多。如称永乐末诏学官考满乏功绩者,审已有子嗣,听净身入宫训女官辈,时有十馀人,后独王振官至太监云云。考史载太祖不许内侍读书识字,至宣宗时设内书堂,令翰林二三员为教习,由是此辈通晓古今,作奸为患,不言有学官考满净身之事。此殆当时《稗史》诬传,世显信而笔之,殊为失考。又如伪本沈约《竹书纪年》注,所载大舜龙工衣鸟工衣事出自刘向《列女传》,乃误以为约语而诋之,并误沈约为沈总。又古惟庶人称匹夫匹妇,自士以上皆备妾媵,礼有明文,而此书谓孔子不当有妾,驳《孔丛子》之妄,尤为胶固。《孔丛子》本伪书,然其伪不在此等也。其他大抵类此,以比《容斋随笔》,谈何容易乎?

△《说原》·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穆希文撰。希文字纯文,嘉兴人。是编成於万历丙戌。分原天、原地、原人、原物、原道术五部。杂采事迹,间亦论断,其体例在类书、说部之间。大抵剽剟之谈,非根柢之学,又不著其所出,更茫无依据。

△《焦氏笔乘》·八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焦竑撰。竑有《易筌》,已著录。是书多考证旧闻,亦兼涉名理。然多剿袭说部,没其所出。如周易举正一条,乃洪迈《容斋随笔》语。秃节一条,乃宋祁《笔记》语。开塞书一条,乃晁公武《读书志》语。一钱一条,乃师古伪苏轼《杜诗注》语。花信风一条,乃王逵《蠡海集》语。玉树菁葱一条,乃封演《闻见记》语。何逊诗一条,乃黄伯思《东观馀论》语。乌鬼一条,乃沈括《梦溪笔谈》语。仓颉一条,乃张华《博物志》语。续史记一条,乃无名氏《尊俎馀功》语。如斯之类,不可缕数。其中周易举正条,末称此书世罕见,晁公武所进《易解》多引用之。盖洪迈当南宋孝宗时,故其言云尔。至明代则郭京书有刊本,而晁公武书久佚,正与迈时相反,乃仍录原文,斯非不去葛龚耶?竑在万历中,以博洽称,而剽窃成书,至於如是,亦足见明之无人矣。其讲学解经,尤喜杂引异说,参合附会。如以孔子所云空空及颜子之屡空为虚无寂灭之类,皆乖迕正经,有伤圣教。盖竑生平喜与李贽游,故耳濡目染,流弊至於如此也。

△《郁冈斋笔麈》·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肯堂撰。肯堂有《尚书要旨》,已著录。是编第一卷所载论医诸条,凡四十页,皆深切微妙,得古人法外之意。与所作证治准绳足相表里。其他杂论天文、算术、六壬、五行家言,以及赏鉴书画之类,亦颇足资参考。惟生於心学盛行之时,凡所议论,大抵以佛经诂儒理,甚至谓教习庶吉士当令看《楞严经》,是何言欤?

△《紫桃轩杂缀》·三卷、《又缀》·三卷(礼部尚书曹秀先家藏本)

明李日华撰。日华有《梅墟先生别录》,已著录。是书《明史·艺文志》不载。书中惟论书画,用其所长,馀多剽取古人说部而隐所自来,殊无足取。不及其《六研斋笔记》远矣。

△《瓶花斋杂录》·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袁宏道撰。宏道有《觞政》,已著录。此书多记闻见杂事,及经验医方,间及书传,持论亦多偏驳。如孟子说性善,及儒与老、庄同异诸条,第喜逞才辨,不自知其言之过也。

△《文海披抄》·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谢肇淛撰。肇淛有《史觿》,已著录。是编皆其笔记之文,偶拈古书,借以发议,亦有但录古语一两句,不置一词,如黄香责髯奴文之类者。大抵词意轻儇,不出当时小品之习。较所作《五杂俎》稍为简约,而疏舛时复相似。如乌老一条,谓近来村学究作,不知此唐人所录,见《太平广记》,其人非出近代也。曹娥碑一条,据《三国演义》为说,不知传奇非史也。妇人能文一条,谓刘琬丫头能熟鲁灵光赋,花面丫头字出刘禹锡诗,刘琬丫头无典也。诗谶一条,谓冰镜不安台为梁武帝诗,不知梁书作元帝也。不妄称人一条,谓鲍照问惠休己与灵运优劣,不知《诗品》所载乃颜延年也。人日一条,谓虞挚不知曲水为不学无术,不知束晳传所载乃挚虞,即字仲洽作《文章流别论》者也。缠足一条,引《杂事秘辛》,亦不知为杨慎依托。盖一时兴至辄书,不暇检阅耳。

△《西峰字说》·三十三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曹学佺撰。学佺有《易经通论》,已著录。是书分天、地、人三大部,而天部止三卷,人部止三卷,地部乃居二十七卷。其中或引《说文》小篆之解,或又仅就楷字发义。如解春字以为三画象三阳,虽与《说文》不合,而义尚可通。若解冬字以为反文之反,即阴变阳之义,不知反文云者,所据何典?且合计通部之中,解字者十之一二,不解字者十之七八,若天官占验、地理郡国排次成卷,皆与《字说》无与,亦莫解其故。《明史·艺文志》不载此书,《福建通志》载此书而不载卷数。殆学佺没后,后人重其忠义,掇拾残稿刻之。故详略不齐,体例亦不画一也。四库之中,无类可附,姑存其目於杂家焉。

△《射林》·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朱光裕撰。光裕字仁仲,苏州人。万历中诸生。是书取平日所见闻者论次之,曰舆象系、君臣系、政事系、艺文系、礼乐系、疆戎系、田赋系,皆为发策决科而设,中多沿袭旧闻,间有深中时弊者。如取士制禄防御之类,亦不为无见。惟其决震泽隄、废会通河诸论,揆之时势,皆不可行。至欲仿海运凿新河,则又邱濬之偏见矣。

△《青溪暇笔》·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姚福撰。福字世昌,自号守素道人,江宁人。是编皆劄记读书所得,及杂录耳目见闻。其首卷所述明初轶事,多正史所不载。惟体用字见《周易正义》,福乃以为宋儒以前无此字,出於佛典。至其取郑谧之说谓异姓可以为后,而深驳陈淳之论,其为乖剌,又不止训诂间矣。

△《读书杂记》·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胡震亨撰。震亨有《海盐县图经》,已著录。是编乃其读书笔记。如引元稹《白集序》,证刊版始唐长庆中;引颜师古《匡谬正俗》,证柏梁诗传写之谬;引刘孝标《世说注》,证《蜀都赋》有改本;引杜牧诗,证木兰为黄陂人;引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证爆仗字;引朱子陆游诗,证豆腐缘起;引曾慥《类说》,证李贺容州槎语;引王象之《碑目》,证顾况《仙游记》;皆语有根据。他如辨孔子防墓,辨周称京师,亦俱明确,以及元乡试录条格、赞宁译经论、道藏源流诸条,亦足以资考据。惟其生於明末,渐染李贽、屠隆之习,掉弄笔舌,多伤佻薄;愤嫉世俗,每乖忠厚。如谓嫦娥、纤阿两雌、与吴刚共处月中,则调笑及於明神;谓生天,生地,乃生盘古,应称三郎,则嘲弄及於古帝。以至明末时事,动辄狂詈,牵及唐之进士,并诋为贼,其傎亦未免已甚也。

△《说储》·八卷、《二集》·八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陈禹谟撰。禹谟有《经籍异同》,已著录。是编乃其劄记。皆偶拈一二古事,缀以论说,不出明人掉弄笔墨之习。中多阐扬佛教,大抵沿屠隆鸿苞之派,但不至如隆之放恣耳。

△《阅耕馀录》·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张所望撰。所望字叔翘,上海人。万历辛丑进士,官至广东按察司副使。此其随笔劄记之文。中颇有所考证,而摭拾旧文者亦多。又兼录谐谑果报诸杂事,盖陈继儒《珍珠船》之类也。

△《书肆说铃》·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叶秉敬撰。秉敬有《字孪》,已著录。是书乃其随笔劄记,原分三卷。后乌程闵元衢为之重编,分十一类,并为上下二卷,而仍载原次於卷首,以存其旧,即此本也。秉敬好为议论,而考据殊疏。如谓三代皆建寅,若周人建子则二十四气皆错,不知古本无二十四气之名;谓《三都赋》改草木甲坼为甲宅,不知《周易》古本实作甲宅;谓冰凝於水而寒於水为《翰苑新书》论文之妙,不知本《荀子》语,《昭明太子文选序》亦尝引用;皆失之目睫之前。至於溺信二氏,谓盲儒之议老子,如叔孙之毁仲尼,桀犬之吠尧舜,又谓读书不可不学禅,其言尤不可训也。

△《蓬窗日录》·八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陈全之撰。全之字粹仲,闽县人。万历甲辰进士。是编分世务、寰宇、诗谈、事纪四门,门各二卷。世务一门多可采。寰宇一门颇参舆记陈言。诗谈、事纪则更伤猥杂矣。

△《欧馀漫录》·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闵元衢撰。元衢字康侯,乌程人。县有昇山,山麓有欧阳亭,故昇山一名欧馀山。元衢因以欧馀生自号,并以名其劄记。书中考证间有可采,而肤浅者居多。

△《秋泾笔乘》·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宋凤翔撰。凤翔字羽皇,秀水人。万历壬子举人。是书皆载史传杂事,而附以议论,类多迂阔。其记太仓王千户入海见龙抱石事,则又涉於神怪矣。

△《燕居功课》·二十七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安世凤撰。世凤字凤引,商邱人。万历癸丑进士,官定海县知县。是编分二十四类,每类子目各五。其议论出入儒、释之间。自谓天地之大,无不阅历,然所见率皆肤浅。至於标题纤巧,识见偏驳,尤明代山人结习,不足深诘者矣。

△《仙愚馆杂帖》·七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黄元会撰。元会字经甫,太仓人。万历癸丑进士。是书多剽掇佛、老浮谈,而於服食修炼尤所笃信,其名馆以仙愚,当由於此。其他杂说引据,亦多讹舛。如唐优宋妇一条,谓德宗为宋主;点陈言为佳句一条,谓宋王珪与柳宗元论诗;海棠无香一条,谓彭渊材为刘渊材;文人显纰一条,谓荀悦称汉高祖字国;则其他不足诘矣。

△《戒庵漫笔》·八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李诩撰。诩字厚德,江阴人。少为诸生。坎坷不第,年八十馀而卒。所作《世德堂吟稿》、《名山大川记》诸书,皆已亡佚,惟是编为其孙如一刊行,皆所记闻见杂说。诩自号戒庵老人,因以为名。书中称世宗为今上,而又载有万历初事,盖随时缀录,积久成编,非一时所撰集,故前后不免於驳文也。其间多志朝野典故及诗文琐语,而叙次烦猥,短於持择,於凡谐谑鄙俗之事,兼收并载,乃流於小说家言。惟记苏轼、黄庭坚真迹诗句,可补本集之亡佚;记刘基画《蜀川图》,可证《图绘宝鉴》之阙漏。又如论《孟子》古本同异,则较王士祯《池北偶谈》所摘为详。又据《三水小牍》以证洪迈《夷坚志》之蹈袭,辨《两山墨谈》所称苏轼有妹嫁秦观之诞妄诸条,为沙中金屑耳。

△《认字测》·三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周宇撰。宇有《字考启蒙》,已著录。是书标八十一字,每字各为疏解一篇。其义欲借以讲学,而穿凿点画,实则王安石之绪馀而已。既非小学,又非语录,四库之中,无类可入,姑附之於杂家焉。

△《吕氏笔弈》·八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吕曾见撰。曾见字眉阳,绍兴人。由贡生官西安县教谕。是编前有方应祥、邹维琏、汪庆伯、吕奇策序,盖万历中人也。首二卷多说经义。其学出於姚江,诋毁程、朱颇甚,至谓伊川背师忘本。每篇各有批评,乃纯用禅语,殊不免心学习气。其馀或史论,或杂考,大抵捃摭杨慎、王世贞、陈耀文、胡应麟、焦竑诸家说部,而以议论贯串之,亦非根柢之学也。

△《黄元龙小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黄奂撰。奂字元龙,歙县人。是书分醒言一卷,偶载一卷。醒言皆读书时随笔劄记之文,所见颇为迂阔。偶载则鬼神怪异之事,亦多不经。

△《古今评录》·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商维濬撰。维濬字初阳,会稽人。世所传商氏《稗海》,即所辑也。是书皆借古事立论,不出明季纤巧之习,间有考证,每多疏舛。如论以船量物事,谓《苻子》所纪燕昭王称豕事,在曹苍舒称象之前,不知《苻子》为苻朗所撰。朗,秦王坚之侄也。其书今已佚,惟见《类书》所引。如关龙逢谏桀,齐景公好马之类,皆假借古人为寓言,并无事实。维濬徒知燕昭王在苍舒前,而不知朗在苍舒后,殊为失考。其肤浅率此类也。

△《雪菴清史》·五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乐纯撰。纯字思白,号天湖子,沙县人。是书皆小品杂言。分清景、清供、清课、清醒、清神为五门,每门又各立子目。大抵明季山人潦倒恣肆之言,拾屠隆、陈继儒之馀慧,自以为雅人深致者也。

△《露书》·十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姚旅撰。旅号园客,莆田人。其书分核篇二,韵篇三,华篇、杂篇、迹篇、风篇、错篇、人篇、政篇、籁篇、谐篇、规篇、枝篇、异篇各一。杂举经传,旁证俗说,取东汉王仲任所谓口务明言、笔务露文之意,名曰《露书》。然词气儇薄,颇乖著书之体。其核篇所论经义,率毛举捃拾,无关大旨。韵篇亦猥杂不伦,谐异诸篇尤多鄙俚。至谓屈原宜放,马迁宜腐,以其文之繁也。傎亦甚矣。

△《稽古堂论古》·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明张燧撰。今核其书,即从《千百年眼》中摘出,盖坊贾伪立此名以售欺者。钞本尚新,是近时所依托也。

△《书焦》·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继儒撰。继儒有《邵康节外记》,已著录。是书皆杂抄《古今名物训诂》及奇文隽字可供词藻之用者,随笔劄记,颇无伦次。如执金吾秦吉了之类,人所习见者,俱泛载之,徒费简牍。又如泥孩儿一条出陆游《老学菴笔记》,而没其书名,亦为攘美。至以阚止为宰予,浑瑊为浑珹,陈正敏为陈所敏,尤失考矣。

△《枕谈》·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陈继儒撰。仅寥寥数条。自跋谓读古人书,往往承袭讹谬,因取目前常用之语而考据之。然亦各有所本,非心得也。

△《偃曝谈馀》·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陈继儒撰。取其平日与客谈者抄撮成书,无他考证。所纪历代年号一则,遗漏尤多。前有自跋云,入冬喜负暄读书,故以偃曝名之云。

△《明辨类函》·六十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詹景凤撰。景凤有《画苑补益》,已著录。是书《明史·艺文志》、黄虞稷《千顷堂书目》俱作《詹氏小辨》。而世所传崇祯壬申刊本,实作《明辨类函》,盖后又改名也。首列作者辨,以发明周子《太极图》至蔡氏《范极十书》之旨。次造化辨,分理气至异事八目。次人道辨,为篇三:曰明自,言学也;曰行自;言治也;曰适自,言艺也。次人品辨,为统二,以历代君臣志得道行者为得志统,以不能行其道者为赍志统。景凤宗耿定向之学,故所论格物致知及明明德於天下皆以知识为良知,乖隔支离,不能窥见本体。其於当时为禅学者,虽亦斥之甚力,而中无定识,往往骑墙。如诸子门中谓夫子与老子同生周世,为万古开辨局。又谓佛、老倘真能信之,亦足为清心寡欲之助。仍不免混儒、墨而一之。又称孟子在齐,三卿往返数年,名实竟未加上下。尤放言无忌。其品藻同时诸人,每恨不为王世贞所知,盖亦文士好名者,乃欲附讲学以自重。议论高而无所归宿,终不免於游谈无根之诮也。

△《澹斋内言》·一卷、《外言》·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杨继益撰。继益字茂谦,松江人。是书内言间有考证,外言则语录也。议论皆宗二氏。其解邵子三十六宫都是春句,误以为宫闱之宫,殊为疏舛。欲删《元史》一条,尤为悖谬。惟解《孟子》泄泄沓沓一条,引《说文》呭训多言,引《荀子》誻誻而沸亦谓多言,证泄沓皆多言之意,足备一解耳。末有陈继儒跋,称其学道有得,盖为禅学言之也。

△《说楛》·七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焦周撰。周字茂叔,上元人。焦竑之子也。万历庚子举人。其书皆刺取诸书中新颖之语,及闻见所及,可资谈噱者,杂载成编,不分门类。如元微之谪通州,史无其事。论吴越改元,误以欧阳修《五代史》与《十国世家》为二书,亦时有疏舛。其称《说楛》者,取《荀子》说楛勿听之义也。

△《谭子雕虫》·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谭贞默撰。贞默有《三经见圣编》,已著录。此书作於崇祯壬午,乃其《著作堂集》之一种。所录只小虫赋一篇,又名《小化书》,其命意盖取《庄子》惟虫能虫,惟虫能天,及家语倮虫三百有六十而人为之长二语。因即虫喻人,分为三十七段。每段自为之注,亦和《香方》、《禽兽决录》之支流也。

△《福堂寺贝馀》·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茅元仪撰。元仪有《嘉靖大政类编》,已著录。此书首有自序云,崇祯三年,余守大将军,以傲罢,为头陀於是寺,有所感则识之。盖其罢官后所为也。杂记古今,语无伦次,议论亦多偏驳。

△《兰叶笔存》·(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释本以撰。本以字以轩,别号亦已,又号师岳叟,苏州人。书中载天启四年董其昌所记玉玺事,则犹在其后也。又称先生每书竟,必令潜写填语,盖潜其本名矣。是编首页题为《兰叶笔存》,次页又题为《慎辞录》。所论淳熙秘阁续帖,於黄庭内景经点画形模,辨析丝毫,盖即姜夔兰亭偏傍之意。其馀多谈书画,亦偶及杂事。所称引者,焦竑、董其昌语为多。中后杂载诗二十馀首,即其自作。大抵随笔纪录之册,后人抄合为帙也。其中石头城谣一条,论《乐府》音节,穿凿附会,殊不足据。馀皆明末山人语耳。

△《蒙泉杂言》·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上卷采撮阴阳五行之说,率多穿凿附会。下卷随笔记载,如以书家《永字八法》为合於太极两仪四象八卦之类,亦多牵强。

△《东皋杂记》·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所载皆有明朝野杂事,间及经义及《音律诗话》。其中若辨康定易储,薛瑄不谏。谓崔铣修《孝宗实录》,亲见秘阁旧案,瑄衔下注以公出,则瑄乃未尝与其事,非不谏也。此类颇有关於史事。至所论乐律,谓六十调仲吕所生之黄钟,仅能得黄钟之半而差强焉。考黄钟无半声,旋宫所用之半声乃变半声也,止得四寸三分有奇,则得黄钟之半而犹弱焉。此书云差强,殊不可晓。其他亦率多肤末,无足采择。

△《春寒闲记》·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卷末自跋,称辛酉三月二十五日记,署曰德水。又有钱塘厉鹗跋,谓是书颇有可观,而疑德水为德州卢氏子。盖以卢世氵隺字德水也。案御史题名曰,卢世氵隺,山东德州左卫军籍,直隶氵来水人。前明进士。顺治元年起福建道御史,以病乞归。其书多录前人佳事隽语,然颇推重李贽。

△《山居代譍》·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凡胪列山居、园居、舟居、游居、瓢居、独居、酣居、宵居、睡居、病居十目,下引前人闲适之语以应之,意以示客,故名代譍。其所引书有明末陈继儒《岩栖幽事》,而序题丁亥夏五,则当在国朝顺治四年也。

△《枣林杂俎》·(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谈迁撰。迁有《海昌外志》,已著录。是书分类记载,凡十二门。曰科牍,曰艺篑,曰名胜,曰器用,曰荣植,曰颐动,曰幽冥,曰丛赘,曰彤管,曰空元,曰炯鉴,曰纬候。多纪明代轶事,而语多支蔓。其名胜一门,杂引《志乘》及《里巷齐东》之语,漫无考证。艺篑亦多疏舛。其馀大抵冗琐少绪,亦不分卷。疑杂录未成之本也。

△《读书偶然录》·十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程正揆撰。正揆字端伯,孝感人。前明崇祯辛未进士,官尚宝司卿。入国朝授光禄寺丞,官至工部侍郎。是编乃其读书劄记,议论考证,兼而有之,间出新意,而颇不免踳驳。如以武王上祭於毕为毕星,引《苏竟传》为证,未免牵合。论联句诗二条,一以为始於柏梁,一以为起於式微,一书之中,自相矛盾。又解杜甫《丹青引》,据先帝天马玉花骢句,以为至尊含笑,圉仆惆怅,乃深讥肃宗不轸羹墙之念,而斥旧说之非。则不考明、肃、代三朝受终年月,而臆为穿凿,尤固於说诗矣。

△《见闻记忆录》·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余国桢撰。国桢字瑞人,别号劬庵,遂安人。前明崇祯庚辰进士,官富顺县知县。是编乃其入国朝以后家居所作。自序称生平卷帙,尽佚兵火,偶举所忆,惝恍都如梦境。后其子中恬分为五卷:曰记文,曰记人,曰记物,曰记异,曰杂记。本随笔纂录之本,大抵皆明末琐事,间涉荒诞,无关考证。又所作杂文并厕其中,亦非得体。

△《馀菴杂录》·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国朝陈恂撰。恂字子本,本姓曹,海盐人。前明崇祯壬午举人。是书杂说经义诗文,兼载碎事。其论禹治水顺行一条,全攘郑樵之说,不言所自。其引伊世珍《嫏嬛记》一条,以范睢裹足不入秦语为女子缠足之证,亦失之不经。

△《冬夜笺记》·一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王崇简撰。崇简字敬哉,宛平人。前明崇祯癸未进士。入国朝补选庶吉士,官至礼部尚书。是编成於康熙乙巳,皆其随笔劄记之语。所述格言,多先儒名论,亦间摘录古事及同时耳目所见闻。然徵引旧闻,皆不载其出典,亦或偶然记忆未真。如伯夷、叔齐姓名一条,云出《吕氏春秋》及《韩诗外传》,今二书并无此文。案《论语疏》所引乃出《春秋·少阳篇》也。

△《樗林三笔》·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魏裔介撰。裔介有《孝经注义》,已著录。是书分三种。樗林闲笔一卷,樗林偶笔二卷,樗林续笔二卷。闲笔所载多息心养生之论,偶笔上卷多讲学之语,下卷皆论史事,续笔则援引先儒,间参己见,亦颇及明季时事。裔介以讲学名,而是编多以二氏为宗,殆不可解。至续笔内称杨嗣昌起复入都,白帢布袍,所过驿传蔬粳而已。剿杀流贼,不遗馀力。襄阳之破,郁郁而死云云。未免为之回护,则亦不尽公论矣。

△《雕邱杂录》·十八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梁清远撰。清远字迩之,号葵石,真定人。顺治丙戌进士,官至吏部侍郎。是编十有八卷,卷立一名。一曰眠云闲录,二曰藤亭漫钞,三曰情话记,四曰巡檐笔乘,五曰卧疴随笔,六曰今是斋日钞,七曰闭影杂识,八曰采荣录,九曰饱卿谈丛,十曰过庭暇录,十一曰东斋掌钞,十二曰予宁漫笔,十三曰晏如笔记,十四曰西庐漫笔,十五曰晏如斋檠史,十六曰耳顺记,十七曰啬翁檠史,十八曰休园语林。皆随时笔记之文。大抵杂录明末杂事及真定轶闻,颇多劝戒之意。惟末年尤信修炼之说,亦间涉释氏,至谓《心经》是古今第一篇文字。盖禅学、玄学、明末最盛,清远犹沿其馀风也。间有考证,然不甚留意。如九卷载李屏山所作《西嵓集》序,称李义山喜用僻事,下奇字,晚唐人多效之,号西昆体,殊无典雅浑厚之气,反詈杜少陵为村夫子。是以杨亿事为李商隐事,殆唐、宋不辨。又引黄庭坚之言,谓韩退之诗如教坊雷大使舞,学退之不至,即为白乐天。是以陈师道所评苏轼词,苏轼所评陶潜诗,并误为庭坚评韩愈诗之词,颠舛尤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