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卷一百三十二 子部四十二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杂家类存目九

△《群书摘草》·五卷(左都御史张若溎家藏本)

明王国宾编。国宾号养默,武进人。万历甲戌进士。其作此书时,方监榷杭州北新关,未详其终於何官也。其书仿庾仲容《子钞》、马总《意林》之例,摘取《家语》以下至明张时彻《说林》三十二种,附以兵书七种。每种各摘数段,无所持择,盖亦当时书帕之本。

△《闺范》·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吕坤撰。坤有《四礼疑》,已著录。此编乃其为山西按察使时所作。前一卷为嘉言,皆采六经及《女诫》、《女训》诸文为之训释。后三卷为善行,分女子、妇人、母道各一卷。叙其本事,而绘图上方,并附以赞。文颇浅近,取易通俗也。当时尝传入禁中,神宗以赐郑贵妃,妃重刻之。后妖书案起,遂以是书为口实。朱国桢《涌幢小品》曰:吕新吾司寇廉察山西,纂《闺范》一书。焦弱侯以使事至,吕索序刊行,弱侯亦取数部入京。郑贵妃之侄国泰乞取添入后妃一门,而贵妃与焉。众大譁,谓郑氏著书,弱侯交结为序,将有他志云云。所纪与史小异。然国桢与焦竑为友,目睹刊本,所记似得其真。此本无郑贵妃序,当为坤之原本也。

△《百子咀华》·十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胡效臣编。效臣字锺衡,黄州人。万历丙子举人,官旌德县知县。是书取诸子之文而割裂之,或摘其一段,或拾其数语,或撮其数字,以供时文獭祭之用。首列《左传》次六子,次子汇,次则以儒家、道家、法家、兵家分类,又以明人所著参错於古人之中,不知其体例何在。又题曰焦竑批评。竑之陋何至於此,其依托可不问而知也。

△《琅琊代醉编》·四十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张鼎思撰。鼎思有《琅琊曼衍》,已著录。是编乃其自给事中谪滁州驿丞时杂钞诸史百家之言,胪次成书。名曰代醉编者,欧阳修在滁州时有醉翁亭,鼎思适宦其地,以著书代饮酒也。其书体例庞杂,无所折衷考订,特借以消闲遣日而已。

△《兰芳录》·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徐三重撰。三重有《馀言》,已著录。是编皆录古人轻世遗荣之事,分内外二篇。自序谓内篇近自得,外篇稍假物缘,亦不入世累。然曾点之沂水春风置之外篇,叶梦得之读书饮酒置之内篇,殊不晓其优劣之旨。首冠以《论语》饭疏食一章,贤哉回也一章,别题曰孔颜乐事,又不在内外篇之数,则恐失讲学本色耳。

△《警语类抄》·八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程达撰。达字顺甫,清江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漳泉兵备道。是编取先哲格言善行,分类编次。其目六十,割裂冗杂,殊无伦次。凡例云,是编重理学,故诸儒要语独详。然於仙则信淮南之上昇,王母之降汉,於释则言灭佛之报应,谈禅之超悟,均不免自乱其例也。

△《诸经品节》·二十卷(通行本)

明杨起元编。起元有《证学编》,已著录。是编删纂道、释二家之书。道家凡《阴符经》、《道德经》、《南华经》、《太玄经》、《文始经》、《洞古经》、《大通经》、《定观经》、《玉枢经》、《心印经》、《五厨经》、《护命经》、《胎息经》、《龙虎经》、《洞灵经》、《黄庭经》十六种,释家凡《楞严经》、《维摩经》、《心经》、《金刚经》、《六祖坛经》、《圆觉经》、《楞伽经》、《药师经》、《法华经》、《无量经》、《弥陀经》、《盂兰经》十二种。扬雄《太玄》本为拟《易》,诸史皆著录於儒家,此引之道家,殆晋人老、易归一之旨。至列子《冲虚经》删而不载,又不明其故矣。起元传良知之学,遂浸淫入於二氏,已不可训。至平生读书为儒,登会试第一,官跻九列,所谓国之大臣,民之表也,而是书卷首乃自题曰比邱,尤可骇怪矣。

△《沈氏学弢》·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沈尧中撰。尧中字执甫,嘉兴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刑部尚书。其自序曰:为纲二十有四,为目三百五十有八,皆宇宙内鸿钜之事,非草木鸟兽之类。然杂采旧文,无所考订,亦无所别择。如日月星宿诸占,全录《天官书》,而不知太初之法最为疏漏。论周官则过信俞庭椿之说,以为冬官不亡,散见五官,而不知割裂五官,有乖经义。盖杂驳之学也。

△《霞外麈谈》·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周应治编。应治字君衡,鄞县人。万历庚辰进士。杨德周序,称为观察,不知官何省何道也。是书辑隐逸高尚之事,分霞想、鸿冥、恬尚、旷览、幽赏、清鉴、达生、博雅、寓因、感适十类。大抵以《世说新语》为蓝本,而稍以诸书附益之。至於《云仙散录》、《师古伪》、《杜诗注》之类,影撰故实,亦皆捃拾,殊无别裁。又多不见原书,辗转稗贩。如披裘公不取遗金,王摩诘诗中有画,列子郑人蕉鹿诸条,尤割裂不成文理。至於宗悫乘风破浪,鲍生爱妾换马,全与高隐无关,不过杂凑以盈卷帙耳。

△《宋贤事汇》·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李廷机撰。廷机有《汉唐宋名臣录》,已著录。是编杂采史书说部所载宋人行事,分为四十三类。首有自序,谓宋之世风人材,颇类今日,言论行事,往往有可用者云云。宋、明之季,儒者如出一辙,此类亦可以观矣。

△《说类》·六十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叶向高编,林茂槐增删。向高字进卿,号台山,福清人。万历癸未进士,官至东阁大学士。谥文忠。事迹具《明史》本传。茂槐有《诸书字考》,已著录。是书摘唐、宋说部之文,分类编次,每类之下,各分子目,每条下悉注原书。然皆习见之典,别无新异。其上细书评语,体例尤为近俗。

△《遯世编》·十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钱一本撰。一本有《像象管见》,已著录。是编纪古来隐逸之士,自唐虞至元,分神隐、真隐、儒隐、节隐、侠隐、哲隐、达隐、高隐、别隐九类。芜杂殊甚,疏漏尤多。如不知姓名谓之真隐,然所谓阮籍遇苏门山人即是孙登,不得曰无姓名也。又顾阿瑛以晚年祝发入之别隐,褚伯秀本为黄冠乃入之高隐,梁鸿无排难解纷之事乃入之侠隐,林灵素诡谲羽流亦目曰别隐,皆未为允协。其他亦多科配未确,简择未当者。一本研心经学,所著《易解》,能自成一家之言,不应此书独乖剌如是。盖一本以建言罢归,姑借此以抒忘情仕宦之志,考据则非其所留意也。

△《廉平录》·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傅履礼、高为表同撰。履礼题长芦盐运司知事,为表题沧州学正,其始末均未详也。是书采前代至明事迹,分类编辑。凡廉录三卷,曰卿相,曰馆阁,曰宪台,曰省郎,曰监司,曰守令,曰武臣,平录二卷,曰畿内,曰外藩,曰郡州,曰列县。廉者操守,平者听断也。每类之中,各以时代为次。万历戊子,长芦巡盐御史东莞谭耀刻之。盖耀命二人编辑,以充书帕者耳。

△《焦氏类林》·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焦竑撰。竑有《易筌》,已著录。是编前有自序,谓庚辰读书有感葛稚川语,遇会心处辄以片纸记之。残稿委於箧笥,李君士龙见之,乃手自整理,取世说篇目括之。其不尽者括以他目,譬之沟中之断文以青黄,则士龙之为也。士龙为上元李登字,然则竑特偶为标出,而成此书者则登也。凡分五十有九类,皆非奇秘之文。

△《二十九子品汇释评》·二十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题曰翰林三状元会选,前列焦竑、翁正春、朱之藩三人名。其书杂录诸子,毫无伦次,评语亦皆托名,谬陋不可言状。盖坊贾射利之本,不足以当指摘者也。

△《田居乙记》·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方大镇撰。大镇有《荷薪义》,已著录。是编乃其家居读书时所作。自序谓遇有赏心,辄乙其处,命儿子录之,故名乙记。分四门:一曰潜见,分记学、记仕二子目;二曰筌宰,分记君、记臣二子目;三曰伐阅,分记操持、记作用二子目;四曰居息,分记家论、记性命二子目。所录虽皆前人格言善事,然条缀原文,无所阐发,其出处或注或否,体例亦不画一。

△《省括编》·二十三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明姚文蔚撰。文蔚有《周易旁注会通》,已著录。是编采史传中先机应变之迹,自春秋至元季,汇为一书,分言、事、兵为三类。以省括名编,盖取太甲若虞机张往,省括於度则释之义。然兵亦事也,分类未允。间有论断,亦未见特识,特书生好谈作用者耳。

△《智品》·十三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樊玉衡撰,於伦补葺。玉衡字元之,万历乙未进士,官昆山县知县;伦字惇之,万历辛丑进士,官至右通政;皆黄冈人。是编蒐辑古初至明代用智之事,分为七门。一曰神品,察兆於未萌者也。二曰妙品,知几於将至者也。三曰能品,救败於已然者也。四曰雅品,端士之善应变者也。五曰具品,小才之偶见长者也。六曰谲品,纯任术者也。七曰盗品,阴贼害正者也。杂隶古事,而皆不著其所出。如赵简子欲杀孔子之事,出宋人伪《子华子》,管仲诸事,出《管子》轻重诸篇,词皆依托,而信为实然,未免失於考证。又辅过、絺疵得列神品,与大禹同科,而文王、周公乃仅入妙品,殊为倒置。至窦良女蜡书灭贼,厥志可尚,而乃列之盗品中,尤乖剌矣。

△《再广历子品粹》·十二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旧本题明汤宾尹编。宾尹字嘉宾,宣城人。万历乙未进士,官南京国子监祭酒。考《明史·艺文志》及《江南通志》皆无此书名。卷前题为百大家批评,会元汤宾尹辑,诸名笔录注,书林余象斗梓。前有宾尹序,称双峰堂余君,鋟正历子行矣,爰授以广历子云云。卷端称再广历子,中缝又称续广历子,已参错无绪,而所列二十四家子书,又多杜撰名目。如《六韬》谓之尚父子,《诗外传》谓之韩诗子,《潜夫论》谓之王符子,《忠经》谓之马融子,刘昼《新论》谓之孔昭子,《论衡》谓之王充子,前后出师表谓之孔明子,陆贽奏议谓之陆宣子,《骆宾王集》谓之宾王子,殆於一字不通。宾尹虽仅工时文,原非读书稽古之士,亦不荒谬至此,疑或托名欤?

△《续说郛》·四十六卷(通行本)

明陶珽编。珽,姚安人。万历庚戌进士。是编增辑陶宗仪《说郛》,迄於元代,复杂抄明人说部五百二十七种以续之,其删节一如宗仪之例。然正、嘉以上,淳朴未漓,犹颇存宋、元说部遗意。隆、万以后,运趋末造,风气日偷。道学侈称卓老,务讲禅宗,山人竞述眉公,矫言幽尚。或清谈诞放,学晋、宋而不成;或绮语浮华,沿齐、梁而加甚。著书既易,入竞操觚,小品日增,卮言叠煽。求其卓然蝉蜕於流俗者,十不二三。珽乃不别而漫收之,白苇黄茅,殊为冗滥。至其失於考证,时代不明。车若水之《脚气集》以宋人而见收,鲜于枢之《笺纸谱》以元人而阑入,又其小疵矣。

△《智囊》·二十八卷(内府藏本)

明冯梦龙编。梦龙有《春秋衡库》,已著录。是编取古人智术计谋之事,分为十部。亦闲系以评语,佻薄殊甚。

△《智囊补》·二十八卷(内府藏本)

明冯梦龙撰。梦龙先於天启丙寅成《智囊》一书,以其未备,复辑此编。其初刻补遗一卷,亦散入各类。

△《谭概》·三十六卷(内府藏本)

明冯梦龙撰。是编分类汇辑古事,以供谈资。然体近俳谐,无关大雅。

△《知非录》·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黄时燿编。时燿字德韬,号我素,新都人。是书成於万历庚子,杂抄诸书,分为内外二篇。内篇之目凡六,首立志,次为学,次存心,次检身,次处家,次应世。外篇之目凡三,曰闲适,曰摄养,曰禅观。各目之中又自分子目,颇为糅杂。其内篇剿取《近思录》、《自警编》、《读书录》、《白沙集》、《传习录》、《居业录》、《击壤集》等书汇合而成,端绪已多岐出,外篇则竟涉异学矣。盖心学盛行之时,无不讲三教归一者也。

△《学古适用篇》·九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吕纯如撰。纯如字孟谐,一字益轩,吴江人。万历辛丑进士,官至兵部侍郎。是编采前代至明凡前事之可为后法者,分类编次为九十一门,亦间附以论断。前有自序,谓冯慕冈《经世实用》,义在宪章当世,而明以前存而不论。冯琢菴《经济类编》,罗列虽多,间或不适於用。万思默《经世要略》,其扬榷者止於就人汇事,未尝就事求人。兹编大意,仿三书之体,而所列事迹则以适於用者为主。然事变靡常,情势各异,譬之古方今病,贵於临证详求,亦未可执以一定之法,遽谓之适於用也。

△《经史典奥》·六十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来斯行编。斯行,萧山人。万历丁未进士,官至福建右布政使。是编於经取《易》、《诗》、《书》、《春秋左传》、《礼记》、《周礼》,於史取《史记》、前后汉书,各摘其字句,标题於前,而以经史原文及注详列於后。盖以备词章采择之用,不为考证设也。斯行自序云:昉迹於汉隽诸篇。然考林钺汉隽,随事辑类。此则不分门目,逐卷抄撮,专采字句之可用者。盖近司马光《徽语》之例,非汉隽例也。书凡六十七卷,而序云八十六卷,岂其后有所归并,未及追改前序欤?

△《宗藩训典》·十二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冯柯撰。柯字贞白,慈谿人。以荐举侍襄靖王书堂。是编即奉襄王令所作。取史书中诸藩封行事可为劝戒者,摘录其略,各系以评。起秦、汉,迄金、元,得宗属七百二十三,附与事之臣八十六,共为评一千一百三十八。万历壬寅,其子瑛进之王府,命工刊刻。

△《清寤斋欣赏编》·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象晋撰。象晋有《群芳谱》,已著录。是书分六类,曰葆生要览,曰儆身懿训,曰佚老成说,曰涉世善术,曰书室清供,曰林泉乐事。皆摭明人说部为之,犹陈继儒诸人之习气也。

△《稗史汇编》·一百七十五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王圻撰。圻有《东吴水利考》,已著录。是书搜采说部,分类编次。为纲者二十八,为目者三百二十,所载引用书目凡八百八种,而辗转稗贩,虚列其名者居多。如《三辅决录》、《吴录》、《三齐略记》、《太原记》、《湘中记》、《鸡林志》、《申子》、《尸子》之类,圻虽博洽,何由得见全帙?又卷首虽列书名,卷中乃皆不注出处。是直割裂说部诸编,苟盈卷帙耳。

△《增定玉壶冰》·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闵元衢编。元衢有《罗江东外纪》,已著录。初,都穆采古来高逸之事,题曰《玉壶冰》。宁波张孺愿稍删补之,题曰《广玉壶冰》。元衢以为未尽,复增定此编。分纪事、纪言为二卷,仍列穆之原书,於所加者则注增字以别之。山人墨客,莫盛於明之末年,刺取清言,以夸高致,亦一时风尚如是也。据《浙江通志》,此二卷外尚有《补玉壶冰》一卷,亦元衢所著。此本不载,殆偶佚欤?

△《古今长者录》·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黄文炤撰。文炤字季弢,晋江人。万历中诸生。是编辑周、秦以迄明代忠厚长者之事,大抵皆取其一节,故人品不甚别择。末附别品六则,则似薄而实厚者。其导俗之心甚善,书则不免芜杂也。

△《洹词记事抄》·一卷、附《明良记》·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李鹗翀编。鹗翀字如一,江阴人。洹词本崔铣所著文集,鹗翀摘其论宋事及明初事迹者六十一则为书,其不涉记事者皆不录。续抄三十六则,皆前所挂漏也。鹗翀自题云,前抄成於庚子秋,备阅七载,今春裒诸说部梓行之。发箧得前抄,因同杨宪副二记附为一帙。今二抄之后惟杨仪《明良记》四卷前有鹗翀小引,称与保孤一记皆系秘本,则所谓二记者,乃合保孤记言之,而此本佚其一耳。

△《清赏录》·十二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张翼、包衡同撰。翼字二星,馀杭人。衡字彦平,秀水人。二人皆久困场屋,弃去制义,因共购阅古书,采摭隽语僻事,积而成帙。一刻之秀州,一刻之武林。翼游盘谷,又重刻焉。然多习见之词,特剽剟成书,无裨考据。

△《十可篇》·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马嘉松编。嘉松字曼生,平湖人。万历末诸生。是书摘录子史及诸家小说,分为十篇,曰可景、可味、可快、可鄙、可泯、可坦、可远、可谐、可嘉、可删。前有陈继儒序及自序。其可景、可味、可嘉三编多取古人嘉言善行以为法,馀七编多取古人丑行败德以为戒。然徵引错杂,绝无体例,评语尤多伤轻薄。

△《舌华录》·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曹臣撰。臣字盖之,歙县人。是书取前人问答隽语,分类编辑,凡十八门。《世说新语》之馀波也。所录皆取面谈,凡笔札之词不载,故曰舌华,取佛经舌本莲华之意。上起汉、魏,下逮明人,颇为猥杂。原序亦自言,近时之事,多所润饰,则非尽实录可知矣。

△《元壶杂俎》·八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赵尔昌撰。尔昌字庆叔,钱塘人。官宣城县知县。是书杂采史传说部,钞合成编。分胜事、名言二纪,各为四卷,大致欲仿沈括《清夜录》、周密《澄怀录》之体,而采掇芜杂,或注所出,或不注所出,亦无定例,不过陈继儒之流耳。前有万历辛亥笪继良序,称采之古者什七,裁之今者什三。则其随意成书,不尽有典据可知矣。

△《教家类纂》·八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明薛梦李编。梦李字近泉,嘉兴人。是书成於万历壬子。摭取前人家训及劝善诸书薈萃成编,附以议论,分四门,首图说,次敦伦,次治家,次省身。其言浅近,盖专为愚蒙而说。图说捃拾凑合,深者为心学诸图,非常人所解,俚者至於绘画故事,系之以说。如云这一个门内站的人是某朝某人云云,又失之太鄙,亦殊芜杂不伦也。

△《益智编》·四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孙能传撰。能传有《谥法纂》,已著录。是书成於万历甲寅,凡分十有二类,曰帝王,曰宫掖,曰政事,曰职官,曰财赋,曰兵戎,曰刑狱,曰说词,曰人事,曰边塞,曰工作,曰杂事。每类各为子目,凡七十有四,俱杂采古来设奇应变之事,间附评语。其凡例有曰,期於尽事而止,不复注所出书。又曰:所采事多断章取义,其始末应述,不及致详。又曰:是编雅俗并收,事多踳驳,但取益人意智,真赝勿问之矣云云。是其书之不足据,能传已自言之矣。

△《法教佩珠》·二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林有麟撰。有麟有《青莲舫琴雅》,已著录。是书成於万历甲寅,杂采儒先格言及二氏因果之语。前有许乐善序,称其撷菁华於三教,漱芳润於百家。则固明言其杂以释道,非纯然儒者之书矣。

△《经世环应编》·八卷(内府藏本)

明钱继登撰。继登字尔先,又字龙门,嘉善人。万历丙辰进士,官至佥都御史。是书所采皆史籍权变之术,亦《省括编》之流也。

△《愧林漫录》·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瞿式耜撰。式耜字起田,常熟人。万历丙辰进士,官至右佥都御史,巡抚广西。进文渊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大兵下广西,抗节死之。事迹具《明史》本传。乾隆四十一年赐谥忠节。是编成於崇祯丙子。杂抄诸儒之言,分为学问、居心、规家、酬世、在位、积德、读书、究竟、摄生、依隐十篇,儒、墨兼陈,盖林居时录以自警。大旨归於为善而已,非辩别学术之书也。

△《掌录》·(无卷数,安徽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绣云居士撰,不著姓名时代。其抄书格纸,边页刊绣云居土,盖犹其手稿。卷首小序之末有私印曰李辂,而卷中天台陈刚中一条下有自注亦称辂少失屺恃,则李辂所作。又上阑有一条云,吾邑顾升伯入丁未会场,特落一人名而登所善门生李光元。考文秉《定陵注略》,载万历丁未,汤宾尹为同考官,有阴毁申时行子朱卷,而改中江西李光元事,非顾升伯,所记为误。然可知辂为万历以后人也。其书杂抄说部,漫无体例,多取之於《说郛》,亦无异闻。其曰掌录,意其取《拾遗记》苏秦、张仪录书掌中事也。

△《检蠹随笔》·三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杨宗吾撰。宗吾字伯相,成都人。官锦衣卫指挥。大学士廷和之曾孙,修撰慎之孙也。是书为类二十有四,采掇琐碎,分条编载,体近类书,而当时邸报及其祖父遗事亦间附焉。又有数条乃驳陈耀文正杨之非,及陈建通纪载杨廷和事之误。又丽句、琐语二门,专取诗文词藻,与全书体例皆不相类,殊为猥难。自序称不问人之弃取,惟意是采。今古驳杂,积成数卷,盖亦道其实也。

△《厚语》·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钱蓘撰。蓘字懋登,海盐人。万历中由贡生官於潜县训导。是编皆录长厚之事可为世法者,故曰《厚语》。分十六类,皆以明人居前,而古事以类列於后。其凡例谓耳目所逮,尤易信从云。

△《偶得绀珠》·一卷(内府藏本)

明黄秉石撰。秉石字复子,江宁人。万历中以荐为推官,官至严州府同知。是编杂采诸书,饾飣少绪,又多不注出典。盖随手笔记,未有诠次体例也。

△《培垒居杂录》·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郑端允编。端允字思孟,海盐人,郑晓之曾孙也。是书杂采诸家劝戒之言,至《太上感应篇》亦所不遗。虽意主训诲,而其言不尽出於儒者,盖杂家流也。

△《广百川学海》·(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明冯可宾编。可宾,益都人。天启壬戌进士。是编於正续《百川学海》之外,捃拾说部以广之,分为十集,以十干标目。然核其所载,皆正续《说郛》所有,版亦相同,盖奸巧书贾於《说郛》印版中抽取此一百三十种,别刊序文目录,改题此名,托言出於可宾也。

△《湘烟录》·十六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闵元京凌义渠同编。元京字子京,乌程人。义渠之舅也。未详其所终。义渠字骏甫,此书亦题为乌程人,而太学题名碑作归安人,盖二县同为湖州倚郭也。天启乙丑进士,官至大理寺卿。崇祯甲申殉国难,世祖章皇帝赐谥忠介。事迹具《明史·本传》。其人自足不朽,而其书乃不出明末山人之习。所分咫闻、清检、兰讯、鼎书、奁史、谈啁、金荃补、革志、詺目、偏记十门,标名诡异,大致欲仿段成式《酉阳杂俎》。其杂采新事,各注所出之书则欲仿冯贽《云仙杂记》,意在标举幽异,而不免於剽窃类书,如杜甫旧雨今雨之语见於本集,原非僻书,而注曰《六帖》,不知白居易《六帖》无唐事,有唐事者乃宋孔传《续六帖》,是既已疏漏,且复舛误。又卷首参订姓名列董斯张为第二,而书中多引《广博物志》,即斯张所纂《类书》,既非其所自撰,何不出斯张所著书名乎?捃拾无根,斯亦显证矣。

△《云薖淡墨》·六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木增撰。增字生白,云南丽江土司,世袭土知府。以助饷征蛮功,晋秩左布政使。年甫三十,即谢职。天启五年,特给诰命以旌其忠。增好读书,多与文士往还。是书盖其随笔摘抄之本,大抵直录诸书原文,无所阐发。又多参以释典道藏之语,未免糅杂失伦。特以其出自蛮陬,故当时颇传之云。

△《子史碎语》·二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胡尚洪编。尚洪字叔开,宣城人。是编成於天启丙寅,《明史·艺文志》著录。然皆采摭诸书,饾飣而成。分造化、人事、君道、臣术四门,又分子目三百八十有三,烦碎冗杂,无复条理。《三坟》、《天禄阁外史》、《心书》之类,皆伪妄显然者,亦皆采录。至如割裂郭象《庄子注》谓之郭子,亦自我作古,前此未闻也。

△《诸子拔萃》·八卷(内府藏本)

明李云翔编。云翔字为霖,江都人。是书成於天启丁卯,取坊本诸子汇函割裂其文,分为二十六类。其杜撰诸子名目,则一仍其旧。古今荒诞鄙陋之书,至诸子汇函而极,此书又为之重佁。天下之大,亦何事靡有也。

△《倘湖樵书》·十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来集之撰。集之有《读易隅通》,已著录。是书初编六卷,二编六卷,皆采摭唐、宋、元、明诸家之说,以类相从,排纂其文。而总括立一标目,或杂引古书而论之,或先立论而以古书证之。徵摭繁富,颇有考证之处。而细大不捐,芜杂特甚,亦多有迂僻可笑者。如论经篇中引《名贤录》所载宋章樵遇李全之乱,率诸生盛服坐堂上讲诵,寇至敛刃而退事;又引《宋濂集》所纪宋郑霖讲《中庸》一篇,使寇退不敢攻城事,以为读经之效,胜於修斋。其他引读经却鬼治病事,不一而足。然则以孔门圣籍为二氏之符箓经忏矣。

△《博学汇书》·十二卷(内府藏本)

明来集之撰。凡读书所得,随笔记录,不分门目,惟以类相从,鳞次栉比,俾可互证。视他书丛杂无次者,较为过之。然所采多小说家言,如《拾遗》、《洞冥》诸记,是岂足取以为据乎?

△《尧山堂外纪》·一百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蒋一葵撰。一葵字仲舒,常州人。尧山其读书堂名也。是书取记传所载轶闻琐事,择其稍僻者,辑为一编。上起古初,下迄明代,每代俱以人名标目。雅俗并陈,真伪并列,殊乏简汰之功。至以明诸帝分编入各卷之中,尤非体例矣。

△《家规辑要》·(无卷数,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胡爌撰。爌有《拾遗录》,已著录。是书仿《温公家范》、《吕氏乡约》之意,采辑旧文,排纂成编。大概为中人以下设也。

△《笔记》·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继儒撰。继儒有《邵康节外纪》,已著录。此书取杂事碎语,钞录成帙,略无伦次。惟所载陆完跋颜书朱巨川告身一篇,为《铁网珊瑚》、《清河书画舫》诸书所未收,亦可以备参考。然已载所著《见闻录》中,此亦复出也。

△《读书十六观》·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继儒撰。采古人成语,自吕献可以下凡十六条,联缀成编,以为读书之法。命名之义,盖拟浮屠氏之《十六观经》也。后有跋云,写前观毕,梦有老人自称斫轮翁云云。虽本寓言,究涉荒渺。此编尝刻入《秘笈》中,与书画史误合为一,今析出别著於录焉。

△《群碎录》·一卷(内府藏本)

明陈继儒撰。其书随笔纪录,不暇考辨,故以群碎为名。前有自跋,谓读书者一字一语不忍弃之。然不应琐杂如是也。

△《珍珠船》·四卷(内府藏本)

明陈继儒撰。是书杂采小说家言,凑集成编,而不著所出,既病冗芜,亦有讹舛。盖明人好剿袭前人之书而割裂之,以掩其面目。万历以后,往往皆然,继儒其尤著者也。

△《销夏》·四卷(内府藏本)

明陈继儒撰。其书杂录清胜之事,取其可以销夏,如冰荷玉帐见於诸小说家者,靡不采录。纤仄琐碎,亦可谓徒费心力矣。

△《辟寒》·四卷(内府藏本)

明陈继儒撰。继儒既作《销夏》四卷,又成此书,义例与《销夏》相类。如狨座蹲鸱之类,皆泛载之,尤为拉杂。

△《古今韵史》·十二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陈继儒撰。是书摭拾诸书隽语,分类编次。凡韵人二卷,韵事二卷,韵语三卷,韵诗二卷,韵词二卷,韵物一卷。皆以古事与明人事参录,亦《世说新语》之支流,而纤佻弥甚。

△《福寿全书》·(无卷数,内府藏本)

明陈继儒撰。皆录前贤格言遗事,自惜福以至好还,凡分二十类。多以因果为说,盖意在惩恶劝善。而徵引糅杂,遂近於小说家言。

△《广销夏》·一卷、《广辟寒》·一卷、《销夏补》·一卷、《辟寒补》·一卷、《销夏再》一卷、《辟寒再》一卷、《寒夏合再》一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明周诗雅撰。诗雅有《南北史抄》,已著录。是编本陈继儒《销夏》、《辟寒》二书,更著此以推衍之。编拾丛杂,较之继儒原书,风更下矣。

△《可如》·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董德镛撰。德镛字孔昭,鄞县人。其书取禽兽鱼虫之事,合於忠孝节义者,分类摘录,共六十三门。每门又各为标目,皆冠以可如二字,如云可如鸭、可如鹅之类,颇为近俚。自序谓诸书所载,散见而不聚,隐而义未显,故特表以出之。其名禽兽鱼虫,其事则人也。其曰可如者,盖心存乎劝戒也。逐条之下,附以评语。大抵愤世嫉俗之词,有所激而然也。昔开封阮汉闻嫉明末将帅之怯懦,因辑古来妇人行兵制胜之事,编为二卷,题曰女云台,以深愧之。德镛此编,其用意与之相类。盖明之末造,人心世道无不极敝,故士大夫发愤著书,往往如是云。

△《枕函小史》·(无卷数,内府藏本)

明闵于忱编。于忱始末未详。是编凡分二种,一曰谭史,采苏米志林议论,二曰癖史,杂记古人癖事。各加评点,总不出明季佻纤之习。

△《捣坚录》·二十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朱廷旦撰。廷旦字尔兼,一号旋菴子,嘉善人。天启中贡生。是书分一百类,每类各为小序,陈劝戒之旨,而徵引故实列於后,其末又缀以评论。其凡例谓主於破疑扫疾,故刺恶之条,溢於奖善。称捣坚者,谓如病之刺其坚也。所言多主祸福,盖欲世俗易省耳。

△《萃古名言》·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赵民献编。民献,云南人。其书刻於崇祯初年。康熙中交河王琯官迤西道时得之於其子孙,已残阙失次。琯复增损其文,后任湖广学政时以授胡之太刊之。琯任满携版北归,楚士子复为重刻。故是书有南北二本,此即南本也。其书举先儒嘉言懿行分类编辑,凡四十六门,多不载所出。其凡例云,或赵氏所自言,或他书所尝见,故不复细加分别。然体例殊不画一,各门之后,之太又添缀评语,尤为蛇足。琯字昭玉,交河人。康熙癸丑进士,官湖广提学副使。此本皆题王琯,盖传刻之误。之太字听岩,黄州人,其仕履未详。

△《昨非斋日纂》·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郑瑄撰。瑄字汉奉,闽县人。崇祯辛未进士,官至应天巡抚。此书皆记古人格言懿行,区为二十类,每类各为小引。然议论佻浅,徵引亦多杂糅。冥果一类,皆出小说家言,尤不可为典要。

△《迪吉录》·九卷(内府藏本)

明颜茂猷撰。茂猷字壮其,又字仰子,平湖人。崇祯甲戌特赐进士。是编分官鉴、公鉴二门,皆杂录诸书因果之事。

△《明百家小说》·一百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明沈廷松编。廷松号石闾,未详其爵里。前有自序,题甲戌小寒日,当为崇祯七年。而其书乃全与国朝陶珽《续说郛》同,盖坊贾以不全《说郛》伪镌序目售欺也。

△《读书止观录》·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吴应箕撰。应箕字次尾,贵池人。崇祯壬午副榜贡生。顺治元年大兵破南京,殉节死。事迹附见《明史·邱祖德传》。明末称复社五秀才,应箕为首。其克全晚节,尤不愧完人。然是书乃袭陈继儒《读书十六观》之馀绪,推而衍之,杂引古人论读书作文之语,而稍以己意为论断,语意儇佻,颇类明末山人之派。又每条之末必终以读书者当观此六字,五卷皆然,盖仿《十六观》中读书者当作是观之例,尤病於效颦。

△《韦弦自佩录》·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辅撰。辅号杲庵,建德人。官至简州知州。此书取唐、宋以来议论事实可为法戒者,分类摘载。分十二门,颇杂以禅门,宗旨未为精粹。尝再刻於壶关。及桂林兵燹,散佚。康熙四十一年,其子雯重刻於江宁。前有王士祯序,称仿白孔《六帖》而作。然《六帖》乃类书,无所不备,此只录前言往行,实赵善璙《自警编》之流,士祯所言非也。

△《广仁品二集》·(无卷数,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李长科编。长科字小有,扬州兴化人。此书阐明佛家戒杀之说,皆杂举故实以明因果。题曰二集,当尚有初集。今未之见。

△《今古钩玄》·四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诸茂卿撰。茂卿字子茂,诸城人。是编所取,大都小说为多,杂糅不伦,又不分门类,引证亦往往疏舛。如第二十一卷吞舟之鱼一条,云出刘向《谈丛》,向无是书也。

△《山樵暇语》·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俞弁撰。弁始末未详。是书杂录古今琐事及词章典故,间加考据,亦有全录旧文者。盖偶随所得而录之,故编次皆无伦序,亦多疏舛。如称唐韦庄上书浙帅之类,不一而足。

△《杨氏塾训》·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杨兆坊撰。兆坊字思说,杭州人。其书分门编次,自居家至交友服官,每类各引经史成语以为法式,盖家塾童蒙之训。然较少仪《外传》诸书,不及远矣。

△《著疑录》·九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戴有孚撰。有孚字圣山,永新人。是书分十六门,皆抄撮诸书而成,体例颇为丛脞。如第一门曰儒,次之以艺文,又次以士,次以老佛仙术。儒即士也,乃分而为二。又七卷父子祖孙为一门,附以奴仆,君臣、夫妇、兄弟乃皆不及。其中舛谬不可殚述,所隶之事,与门目不相应者,十之五六,更不解其何说也。

△《布粟集》·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但自题曰布粟子,又自题其号曰凤台,不知何许人也。其书采《管子》至《郁离子》,凡八十馀家,各摘数语。自序称虽不足於连篇大观,然终身玩之,愈觉有馀味,故曰布粟。然诠次殊无意义,盖欲仿马总《意林》而不及其去取之精也。

△《九朝谈纂》·(无卷数,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辑明太祖至武宗九朝说部杂事,共为一书。分太祖为三册,成祖以下为七册。前列所采书目凡五十馀种,而卷内所辑书名尚有在所列之外者,盖江少虞《事实类苑》之类。然采摭未备,去取亦未精也。

△《观生手镜》·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薠川布衣编,不著名氏。书中摘载古事,每事缀以评语,所徵引至明代而止。其持论不甚谬,而词气儇薄,皆明末山人之习,必万历以后人作也。

△《枕中秘》·(无卷数,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卫泳编。泳字永叔,苏州人。王晫《今世说》曰,吴门之有永叔兄弟,犹建安之有二丁,平原之有二陆,时人号称双珠。其弟著作今未见。是编仿马总《意林》之体,采掇明人杂说凡二十五种。曰闲赏,曰二六时令,曰国士谱,曰书宪,曰读书观,曰护书,曰悦容编,曰胜境,曰园史,曰瓶史,曰盆史,曰茶寮记,曰酒缘,曰香禅,曰棋经,曰诗诀,曰书谱,曰绘抄,曰琴论,曰曲调,曰拇阵,曰俗砭,曰清供,曰食谱,曰儒禅,皆隆、万以来纤巧轻佻之词。前列凡例二十五则,题曰致语。考宋代教坊乃有致语,而泳取以自名,尤可异之甚矣。

△《百子金丹》·十卷(内府藏本)

明郭伟编。伟字士俊,泉州人。其书分文编、武编、内编、外编、奇编、正编六门。所采上自周、秦,下迄明代,诡立名号,不可究诘。如曹植《七启》设为镜机子问答,即割其一段,题曰镜机子。其大略可知矣。

△《诸子裒异》·十六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汪定国编。定国字苍舒,海宁人。是书采录诸子,俱取其文字之奥僻者,於佛氏为尤多,而邵子、张子、蔡季通诸儒之说,亦一概摘入,纯驳互见,颇为糅杂。且所标书名,大半今世所未见,率以意为之,尤明季锢习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