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卷一百三十四 子部四十四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杂家类存目十一

△《五子纂图互注》·四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龚士卨编。士卨爵里无考。前有自序,题景定改元,盖理宗时人。又有三私印,一曰龚氏,一曰子质,一曰石庐子,盖其字与号也。是书於《老子》用河上公注,凡二卷。於《庄子》用郭象注,附以陆德明《音义》,凡十卷。於《荀子》用杨倞注,凡十卷。於扬子《法言》用李轨、柳宗元、宋咸、吴秘、司马光五家注,凡十卷。於《文中子》、《中说》用阮逸注,凡十卷。每种前各有图,而於原注之中增以互注,多引五经四书及诸子习见之语,未能有所发明。其於《文中子》则并无互注,体例殊未画一。至《老子》之首列三图,一曰混元三宝,一曰初真内观静令,一曰金丹;《庄子》之首惟列周子《太极图》;《荀子》之首列三图,一曰欹器,一曰天子大路,一曰龙旂九斿;扬子之首列二图,一曰浑仪,一曰五声十二律;《文中子》之首列二图,一曰世系,一曰年表;无一足资考证者。而《庄子》因大宗师篇有太极二字,遂附会以周子之图,尤为无理。核其纸色版式,乃宋末建阳麻沙本,盖无知书贾苟且射利者所为。因其宋人旧刻,姑存其目,以备考耳。

△《艺圃蒐奇》·十八卷、《补阙》·二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旧本题明徐一夔编。一夔字大章,天台人。侨寓嘉兴。元末尝官建宁教授。(案:一夔官建宁教授,见其《始丰稿》与《危素书》,《明史·本传》不载,盖偶未考其文集。)洪武初徵修礼书,王祎又荐修《元史》,辞不至。后起为杭州教授。又召修《大明日历》,特授以翰林官,以足病辞归。事迹具《明史·文苑传》。《翦胜野闻》称其官杭州教授时,以表文忤旨,收捕斩之,殊为妄诞。《野闻》托名徐祯卿,多《齐东》之语,此亦其一也。是书前有至正戊申自序,称钱塘陈子彦高避兵槜李,惠子之五车,茂先之三十乘,携以俱来。适余亦栖止是邦,尝得借观。兹编皆古今名人杂著之小者,从无刊版。彦高检有副本,悉以赠余,装成若干册,名之曰《艺圃搜奇》云云。彦高,陈世隆字也,故是书或亦题世隆所编,凡一百三种。其中舛谬颠倒,不可缕举。其最甚者,如褚少孙补《史记》,自前代即附刊《史记》中,并非秘笈,而取为压卷,名曰《史记外编》,又佚其平津侯列传建元以来侯年表二篇。挚虞《文章流别论》,乃抄《艺文类聚》、《太平御览》之文,犹有所本也。至《谷神子》即《博异记》,《醴泉笔录》即江休复《嘉祐杂志》,苏轼《格物粗谈》即伪本《物类相感志》,俞琬《月下偶谈》即《席上腐谈》,杨万里《诚斋挥麈录》即王明清《挥麈录》,晁说之《墨经》即《晁子一墨经》,大抵改易书名、人名以售其欺。至镏绩虽元、明间人,而霏雪录成於洪武中,此编既辑於至正戊申,犹顺帝之末年,何以预载其书?且所录《灌畦暇语》与李东阳重编残阙之本一字不易,岂元人所及见邪?其为近时所赝托,不问可知矣。原本有录无书者凡十三种,国朝曹寅为补录之,釐为二卷。盖寅亦为奸黠书贾所绐也。

△《柏斋三书》·三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何瑭撰。瑭有《医学管见》,已著录。是书一为阴阳管见,一为乐律管见,一为儒学管见,大都好为异说以自高。如论阴阳则以周子相生之说为不可信,於张子《正蒙》、邵子《经世》诸书皆排诋其失;论乐律则以蔡元定《律吕新书》为不可行,并讥《礼经》之乐记为过当而失实;论儒学则以朱子为欠明切,而真德秀《大学衍义》於大学之道实亦不知;皆所谓一知半解也。末有崔铣跋。铣学颇醇正,而极称所论之超卓,殊不可解。

△《六诏纪闻》·二卷(户部尚书王际华家藏本)

上卷曰会勘夷情录,乃嘉靖十四年建昌道兵备副使俞夔处置四川盐井卫士千户与云南丽永二府土舍争界事公移案牍。下卷曰南荒振玉,乃乩仙方海、何真人与夔等唱和之诗。南京吏科给事中彭汝嘉合刻传之,夔门人李应元为之序。二卷一记边防,一谈神怪,殊为不伦,殆於无类可归,姑隶之杂编,附存其目。夔,建德人,正德丁丑进士,汝嘉,嘉定州人,正德辛巳进士。

△《木钟台集》·(无卷数,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唐枢撰。枢有《易修墨守》,已著录。此编凡分二十九种,曰礼元剩语,曰真谈,曰语录,曰游录,曰周礼因论,曰因领录,曰三十测,曰咨言,曰感学编,曰答言,曰辖圜窝杂著,曰证道,曰偶客谈,曰疑谊,曰海议,曰国琛集,曰未信编,曰馆论,曰易修墨守,曰法缀,曰列流测,曰宋学商求,曰枝辞,曰积承录,曰政问,曰冀越通,曰嘉禾问录,曰春秋读意,曰激衷小拟。析门分类,俱各冠以序文。其别行之本,已各存目,此其总汇之本也。

△《邱陵学山》·(无卷数,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王文禄编。文禄有《廉矩》,已著录。此本乃其汇刻诸书,以拟宋左圭《百川学海》,故以《邱陵学山》为名。所载以《千字文》编次,自天字至师字凡七十四种,然欲矜繁富而考订未精,故类多删节原文,不能全录。又以前人文集所已载者析出而附益之,强立名目,牵率殊甚。至《海沂子》以下数种,皆文禄自著之书,而亦阑入其中,尤不出明人积习。非但远逊左圭,即视商维濬、吴琯辈相去亦悬绝矣。

△《陆学士杂著》·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陆树声撰。树声有《平泉题跋》,已著录。是编皆其所著杂说。曰《汲古丛语》一卷,曰《适园杂著》一卷,曰《陆学士题跋》二卷,曰《耄馀杂识》一卷,曰《禅林馀藻》一卷,曰《陆氏家训》一卷,曰《善俗裨议》一卷,曰《病榻寤言》一卷,曰《清暑笔谈》一卷,曰《长水日抄》一卷。其中亦有别本单行者,此则其门人子弟所合刊成帙者也。

△《陆文定公书》·(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陆树声撰。是集首列适园杂著,次清暑笔谈,次善俗裨议,次乡会公约,次题跋,皆其罢官家居时所作。较陆学士杂著所刊少五种,而多乡会公约一种,盖其刻在杂著前也。

△《两京遗编》·五十七卷(内府藏本)

明胡维新编。维新,馀姚人。嘉靖己未进士,官监察御史。是刻凡新语二卷,贾子十卷,盐铁论十卷,白虎通二卷,潜夫论二卷,仲长统论一卷,风俗通十卷、中论二卷,人物志三卷,申鉴五卷,文心雕龙十卷,共十一种。以所采皆汉文,故以两京名书。其中如徐幹虽名附《魏志》,然卒於建安二十二年,附之汉末可也。至於刘邵为魏人,刘勰为梁人,序乃称以其文似汉而进之;王充《论衡》、刘向《说苑》、实皆汉人之文,又以其卷帙之多而弃之;去取殊无义例。且《文心雕龙》纯为四六骈体,而云其文似汉,尤乖谬之甚矣。

△《纪录汇编》·二百十六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沈节甫编。节甫,乌程人。嘉靖己未进士,官至工部左侍郎。谥端靖。是书采嘉靖以前诸家杂记,裒为一集,凡一百一十九种。其中有关典故者多已别本自行。其馀如王世贞《明诗评》之类,则文士之馀谈;祝允明志怪之类,又小说之末派;一概阑入,未免务博好奇,伤於冗杂。且诸书有全载者,有摘钞者,甚或有一书而全录其半,摘钞其半者,为例亦复不纯,卷帙虽富,不足取也。

△《左传国语国策评苑》·六十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穆文熙编。文熙有《七雄策纂》,已著录。是编凡左传三十卷,国语二十一卷,战国策十卷。《左传》用杜预注、陆德明释文,而标预名不标德明之名。《国语》用韦昭注、宋庠补音。《战国策》用鲍彪注,参以吴师道之补正。均略有所删补,非其原文。盖明人凡刻古书,例皆如是。谓必如是,然后见其有所改定,非徒翻刻旧文也。其曰评苑者,盖於简端杂采诸家之论云。

△《中都四子集》·六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朱东光编。东光字元曦,浦城人。隆庆戊辰进士,官分巡淮徐道。以老子在亳,庄子在濠梁,管子在颍,淮南子在寿春,皆中都所辖地,因与凤阳府知府张云登裒而刊之。《老子》二卷,用河上公注。《庄子》十卷,用郭象注。《管子》二十四卷,用房玄龄注及刘绩增注。《淮南子》二十六卷,用高诱注。时郭子章奉使凤阳,每书各为之题词。其书刊版颇拙,校雠亦略,又於古注之后时时妄有附益,殆类续貂。遂全失古本之面目,书帕本之最下者也。

△《明小史》·八十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汇辑明人传记说部,凡四十六种,皆习见之本。所录迄於嘉靖中,殆隆庆、万历间人所刊也。

△《山居清赏》·二十八卷(内府藏本)

明程荣编。荣字伯仁,歙县人。是编列南方草木状至禽虫述凡十五种,多农圃家言,中惟茶谱一种为荣所自著。采摭简漏,亦罕所考据。

△《今献汇言》·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高鸣凤编。案《明史·艺文志》,高鸣凤《今献汇言》二十八卷,此本止八卷。据其目录所列,凡为书二十五种,乃首尾完具,不似有阙。盖其版已散佚不全,坊贾掇拾残剩,刻八卷之目冠於卷首,诡为完书也。

△《吕公实政录》·七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吕坤撰。坤有《四礼疑》,已著录。是书皆其历官条约之类。第一卷为明职,第二至第四卷曰民务,第五卷曰乡甲约,皆巡抚山西时所作。第六卷曰狱政,第七卷曰宪约,则为山西按察使时所作。其门生赵文炳巡按湖广时校刊之,总题此名。中宪约前有陈登云重刊一序,题万历癸巳,而文炳序作於万历戊戌,反在其后。盖诸书各有单行之本,文炳特汇而刻之,存其原序也。

△《天学初函》·五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李之藻编。之藻有《頖宫礼乐疏》,已著录。初,西洋人利玛窦入中国,士大夫喜其博辩,翕然趋附,而之藻与徐光启信之尤笃。其书多二人所传录,因裒为此集。书凡十九种,分理、器二编。理编九种,曰西学凡一卷,曰畸人十论二卷,曰交友论一卷,曰二十五言一卷,曰天主实义二卷,曰辨学遗牍一卷,曰七克七卷,曰灵言蠡勺二卷,曰职方外纪五卷。器编十种,曰泰西水法六卷,曰浑盖通宪图说二卷,曰几何原本六卷,曰表度说一卷,曰天问略一卷,曰简平仪说一卷,曰同文算指前编二卷、通编八卷,曰圜容较义一卷,曰测量法义一卷、测量异同一卷、勾股义一卷。其理编之职方外纪,实非言理,盖以无类可归而缀之於末。器编之测量异同,实自为卷帙,而目录不列,盖附於测量法义也。西学所长在於测算,其短则在於崇奉天主以炫惑人心。所谓自天地之大以至蠕动之细,无一非天主所手造,悠谬姑不深辨。即欲人舍其父母而以天主为至亲,后其君长而以传天主之教者执国命,悖乱纲常,莫斯为甚,岂可行於中国者哉!之藻等传其测算之术,原不失为节取,乃并其惑诬之说刊而布之,以显与六经相龃龉,则傎之甚矣。今择其器编十种可资测算者,别著於录。其理编则惟录《职方外纪》,以广异闻,其馀概从屏斥,以示放绝。并存之藻总编之目,以著左袒异端之罪焉。

△《合刻五家言》·(无卷数,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锺惺编。惺有《诗经图史合考》,已著录。是书一曰道言,凡十二卷,即《文子》也;二曰德言,分上下二卷,即刘昼《新论》也;三曰术言,即《鬼谷子》也;四曰辨言,即《公孙龙子》也;五曰《文心雕龙》,凡十卷。各书俱有专行之本,不可强合而别立标题,务为诡异,可谓杜撰无稽矣。

△《夷门广牍》·一百二十六卷(通行本)

明周履靖编。履靖字逸之,嘉兴人。是编广集历代以来小种之书,并及其所自著,盖亦陈继儒《秘笈》之类。夷门者,自寓隐居之意也。书凡八十六种,分门有十,曰艺苑,曰博雅,曰食品,曰娱志,曰杂古,曰禽兽,曰草木,曰招隐。曰闲适,曰觞咏。观其自序,艺苑博雅之下有尊生、书法、画薮三牍,而皆未刊入。所收各书,真伪杂出,漫无区别。如郭橐駞《种树书》之类,殆於戏剧,其中间有一二古书,又删削不完。如释名惟存书契一篇,而乃题曰《释名全帙》,尤为乖舛。其所自著,亦皆明季山人之窠臼。卷帙虽富,实无可采录也。

△《盐邑志林》·六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樊维城编。维城,黄冈人。万历丙辰进士,崇祯中以福建按察司副使家居。张献忠陷黄州,抗节死。事迹附见《明史·樊玉衡传》。是编乃维城官海盐县知县时辑海盐历朝著作,共为一集,凡三国三种,晋二种,陈一种,唐一种,五代一种,宋三种,元一种,明二十九种。其中如陆绩《易解》之类,多出抄合,明人所著,又颇删节,大抵近《说郛》之例。其最舛误者,莫如顾野王之《玉篇广韵直音》。《玉篇》自唐上元中经孙强增加,宋人又有大广益会之本,久非原帙。举今本归诸野王,已为失考。又《玉篇》自《玉篇》,《广韵》自《广韵》,乃并为一书,尤为舛谬。且《玉篇》音用翻切,并无直音之说,忽以直音加之野王,更不知其何说。考首卷订阅姓名,列姚士粦、郑端允、刘祖锺三人。士粦固当时胜流,号为博洽者也,何其误乃至於是哉!

△《张氏藏书》·四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张应文撰。凡十种,曰箪瓢乐,曰老圃一得,曰兰谱,曰菊书,曰先天换骨新谱,曰焚香略,曰清閟藏,曰山房四友谱,曰茶经,曰瓶花谱。其清閟藏尚可资赏鉴考订,别有刊本,附其子丑《清河书画舫》后,已著於录。其馀九种,大抵不出明人小品之习气。其山房四友谱中所称以《史记》真本刊今本之讹者,诡诞无稽,不足与辨。箪瓢乐中粥经一篇,摹仿《论语》,托诸孔子之言,尤可骇怪。一条云,小子何莫吃夫粥,粥可以补,可以宣,可以腥,可以素,暑之代茶,寒之代酒,通行於富贵贫贱之人。一条云,子谓伯鱼曰,汝吃朝粥夜粥矣乎?人而不吃朝粥夜粥,其犹抱空腹而立也与。如斯之类,殆於侮圣言矣。明之末年,国政坏而士风亦坏,掉弄聪明,决裂防检,遂至於如此。屠隆、陈继儒诸人不得不任其咎也。

△《格致丛书》·(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胡文焕编。文焕有《文会堂琴谱》,已著录。是编为万历、天启间坊贾射利之本,杂采诸书,更易名目,古书一经其点窜,并庸恶陋劣,使人厌观。且所列诸书,亦无定数。随印数十种,即随刻一目录,意在变幻,以新耳目,冀其多售。故世间所行之本,部部各殊,究不知其全书凡几种。此本所列,凡经翼十五种,史外二十一种,居官十二种,法家十二种,训诫十四种,子馀八种,尊生十八种,时令农事八种,艺术十种,清赏十七种,说类十一种,艺苑三十五种,较他本稍备,或其全帙欤。如经翼中压卷三种,摭王应麟《困学纪闻》论诗之语,即名曰《困学纪诗》,又摭其《玉海》中诗类一门,即名曰《玉海纪诗》,又摭马端临《经籍考》论诗数段,即名曰《文献诗考》,已极可鄙。末三种,一曰张华《博物志》,一曰李石《续博物志》,一曰《释常谈》,皆以小说家言谓之经翼,不亦傎乎?史外列《禽经》、《兽经》,又列戴埴《鼠璞》、龚颐正《芥隐笔记》,是於史居何等也。居官列仪注便览、新官轨范、官级由升、法家列行移体式、告示活套、训诫列梓潼、帝君救劫宝章。如斯之类,不可枚举,是尤不足与议矣。

△《学易堂笔记》·一卷、《二笔》·一卷、《三笔》·一卷、《四笔》·一卷、《五笔》·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项皋谟撰。皋谟字懋功。自称酉山居士。嘉兴人。郑履淳之壻也。是书乃所作劄记。分为五编。盖窃袭洪迈《容斋随笔》之例。《笔记》之后,附生生阁学易三章。《二笔》之后,附同时人赠言一卷。《三笔》之后,附滴露轩杂著一卷。《四笔》之后无所附,但有自跋一篇。《五笔》之后附明历年图一卷,自吴元年丁未至天启四年,皆纪干支,别无所载。惟吴元年下注一条曰,嘉兴府鼓楼匾吴元年建十字而已。其四笔自跋曰:余年三十三之前,不白相,不读书。四十六之后,又读书,又白相。自今以往,不知读书之为白相,白相之为读书云云。则其书可不必问矣。

△《天都阁藏书》·二十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程允兆编。允兆字天民,歙县人,故取天都山以名其阁。是书序称丁卯长至,不著年号。相其版式,全仿闵景贤《快书》,确为万历以后之本。所谓丁卯,盖天启七年也。所录自锺嵘《诗品》以下凡十四种。中严羽《沧浪诗话》题曰《沧浪吟卷》,盖羽诗集本名《沧浪吟卷》,明人所刻以诗话冠首,允兆从集中剽出而不辨其为全集之名也。杂评一卷,不著名氏,皆论书之语,中忽云帏帽兴於国朝,此唐张彦远之语也。又称我朝王孟端及沈周、陈道复,则明人语也。参错无章,殆不知文义人所为。袁昂《书评》之后赘以笔阵图,张怀瓘《书断》改其名曰《书断列传》,敖陶孙《诗评》仅一页有馀,盖自《丹铅录》钞出,而并评末杨慎之论连为陶孙之评,盖坊贾射利之本耳。

△《眉公十集》·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陈继儒撰。继儒有《邵康节外纪》,已著录。是书名为十集,实十一种,曰读书镜,曰狂夫之言,曰续狂夫之言,曰安得长者言,曰笔记,曰书蕉,曰香案牍,曰读书十六观,曰群碎录,曰岩栖幽事,曰槐谈。皆在宝颜堂《秘笈》之内,惟《读书十六观》一种为《秘笈》所未收。简端各缀以评,其评每卷分属一人,而相其词气,实出一手。刊版亦粗恶无比,盖继儒名盛一时,坊贾於《秘笈》中摘出翻刻,又妄加批点也。

△《津逮秘书》·(无卷数,内府藏本)

明毛晋编。晋有《毛诗陆疏广义》。已著录。此为所纂丛书。分十五集。凡一百三十九种。中《金石录》、《墨池篇》有录无书,实一百三十七种。卷首有胡震亨序。震亨初刻所藏古笈为秘册汇函,未成而毁於火,因以残版归晋,晋增为此编。凡版心书名在鱼尾下,用宋本旧式者,皆震亨之旧。书名在鱼尾上,而下刻汲古阁字者,皆晋所增也。晋家富藏书。又所与游者多博雅之士,故较他家丛书去取颇有条理。而所收近时伪本,如《诗传》、《诗说》、《岁华纪丽》、《琅嬛记》、《汉杂事秘辛》之类,尚有数种。又经典释文割裂《周易》一卷,尤不可解。其题跋二十家,皆抄撮於全集之中,亦属无谓。今仍分著於录,而存其总名於此,以不没其蒐缉刊刻之功焉。

△《汉魏别解》·十六卷(内府藏本)

明黄澍、叶绍泰同编。自《吴越春秋》讫於薛收《玄经传》,凡四十六种。其凡例云,六朝诸家文集,一篇不载。而编中收江淹、任昉诸集,不一而足。又云,皆录全文。而节录者亦复不少。至近代伪书,如《天禄阁外史》之类,亦一概滥收,殊失鉴别。

△《快书》·五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闵景贤、何伟然同编。景贤字士行,乌程人。伟然字仙臞,仁和人。是编割裂诸家小品五十种,汇为一集。大抵儇薄纤佻之言,又多窜易名目。如《会心编》改名《秋涛》,《醒言》改名《光明藏》之类,不一而足。甚至周守忠之姬侍类偶改名姝联,姝即姬侍,联即类偶也,亦可谓拙陋矣。

△《广快书》·五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何伟然编。伟然初刻《快书》五十种,与闵景贤同订,兹又以五十种广之,同订者吴从先也。所采皆取明人说部,每一书为一卷,卷帙多者则删剟其文。立名诡异,有曰一声莺者,有曰有情痴者,有曰照心犀者,有曰呕丝者。所谓万病可医,俗不可医者欤。从先尝选明一代布衣之诗,名布衣权,惟紫淀老人张文峙家藏有写本,明季兵燹,遂亡佚。而《快书》百种,最下最传。盖其轻儇佻薄,与当时士习相宜耳。

△《皇书帝佚》·(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蒋轶凡编。轶凡字季超,诸暨人。首载伪《三坟》、及《乾坤鉴度》,谓之皇书。次载《中天佚典》,托名五帝之言,谓之帝佚。前有自序,称遇辽阳韩友於燕都,得五帝佚典,乃是箕子所赠,汉初重购不得者。其说极荒诞不经。轶凡乃曲为注释,并加评点以附会之,真可谓不善作伪矣。

△《古介书》·(无卷数,安徽巡抚采进本)

题东海黄禺、金定邵闇生编,不知为何许人。分前后二集。前集载丰坊《伪大学古本》、《大学石经古本》、《伪三坟》、《穆天子传》、孔鲋《小尔雅》、汪若海麟书、郭璞《山海经图赞》、卫元嵩《玄包经传》、魏伯阳《参同契》、胡文焕逸诗、论语会心诗、南华逸楚衡岳神禹、碑文、汉滕公石椁铭、吴季札碑,后集曰史訇、史遗、左逸、小易、寤凡、讠巢訷、握奇经、奇门专征赋、胜义谛。均丛脞无绪,盖书肆粗识字义之人刊以射利者也。

△《群芳清玩》·(无卷数,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李玙编。玙字惠时,苏州人。是刻为丛书十有二种。曰《鼎录》,曰《刀剑录》,曰《研史》,曰画鉴,曰石谱,曰瓶史,曰奕律,曰兰谱,曰茗笈,曰香国,曰采菊杂咏,曰蝶几谱。并题曰毛晋订。其书踳驳不伦,盖亦坊贾射利之本也。

△《溪堂丽宿集》·(无卷数,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亦不著时代,无序跋,无目录,其名亦不甚可解。首曰昭明遗事,则撮取《南史》、《梁书》数条;次曰程氏家训,宋程若庸所纂;次曰圣传要旨,题曰宋本心、岷麓二先生著,嗣孙辅之望集;次曰文会燕语,题曰束正铎;次曰巴山夜语,题曰戚璞;次曰林下常谈,题曰孔严化;次曰山村杂言,题曰齐趣庄;次曰渔艇野说,题曰武惠孙;次曰林泉村话,题曰孟德厚;次曰莲幕燕谈,不题撰人。庞杂冗琐,茫无端绪,盖庸陋书贾抄合说部,伪立名目以售欺。范钦为其所绐,遂著录於天一阁耳。

△《翰苑丛抄》·十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取左圭《百川学海》所载诸书,删其书名卷数与撰人,颠倒次序,连缀抄为一编。伪书之最拙者也。

△《学海类编》·(无卷数,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旧本题国朝曹溶编。溶有《崇祯五十宰相传》,已著录。此编裒辑唐、宋以至国初诸书零篇散帙,统为正续二集,各分经翼、史参、子类、集馀四类,而集馀之中又分行诣、事功、文词、纪述、考据、艺能、保摄、游览八子目,为书四百二十二种,而真本仅十之一,伪本乃十之九。或改头换面,别立书名,或移甲为乙,伪题作者,颠倒谬妄,不可殚述。以徐乾《学教习堂条约》、项维贞《燕台笔录》二书考之,一成於溶卒之年,一成於溶卒之后,溶安得采入斯集?或无赖书贾以溶家富图籍,遂托名於溶欤?

△《庄屈合诂》·(无卷数,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钱澄之撰。澄之有《田间易学》,已著录。是编合《庄子》、《楚辞》二书为之训释。《庄子》止诂内篇,先列郭象注,次及诸家。《楚辞》则止诂屈原所作,以《朱子集注》为主,而以己意论断於后。其自序云,著易学、诗学成,思所以翊二经者,而得《庄子》、屈原。以庄继《易》,以屈继《诗》,足以转相发明。然屈原之赋固足继风雅之踪,至於以老、庄解《易》则晋人附会之失。澄之经学笃实,断不沿其谬种。盖澄之丁明末造,发愤著书,以《离骚》寓其幽忧,而以《庄子》寓其解脱,不欲明言,托於翼经焉耳。

△《杨园全书》·三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履祥撰。履祥有《沈氏农书》,已著录。是编为宁化雷鋐所刊,凡十二种。愿学记一卷,共一百十九条,皆其劄记讲学之语。问目一卷,共三十八条,皆其受业刘宗周时录以就正之词,中载山阴刘先生批者,即宗周也。初学备忘二卷,皆训导后进之言,意在兼启童蒙,故词多浅近。经正录一卷、辑朱子《训学斋规》、《白鹿洞学规》、司马光《居家杂仪》及朱子《增损吕氏乡约》,合为一编。近古录四卷,采明陈良谟《见闻记训》、耿定向《先进遗风》、李乐《见闻杂记》、钱蓘《厚语》,各采其所记嘉言善行,分立身、居家、居乡、居官四门。见闻录二卷,记近时之嘉言善行。丧祭杂说一卷,皆纠时俗违礼之失。学规一卷,凡澉湖塾约十四条,东庄约语五条。答问一卷,皆其门人张嘉珍问而履祥答。前为答张佩璁别楮,皆论丧祭之礼。后为答张佩璁所问,皆杂考经史疑义。佩璁即嘉珍字也。门人所记一卷,则嘉珍与姚瑚、姚琏录履祥之语。训子语二卷,凡分十二纲,一百四十五条,盖履祥晚始得子,惧弗及教诲,故留以训之。农书二卷,多就桐乡物土言之。履祥初讲蕺山慎独之学,晚乃专意於程、朱,立身端直,乡党称之。其书多儒家之言,而《近古录》、《见闻录》等率传记之流,农书又农家之流,言非一致,难以概目曰儒家,故著录於杂家类焉。

△《张考夫遗书》·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张履祥撰。是编书凡四种,曰训子语二卷,曰经正录一卷,曰备忘录一卷,曰书简一卷。张兰皋序云,训子一册,先得我心,因合数种授之梓人。盖刻於《杨园全书》之前,故卷帙不及其富也。

△《竹裕园笔语》·十二卷(礼部尚书曹秀先家藏本)

国朝李曰涤撰。曰涤字亦白,临川人。前明岁贡生。是编裒其平生杂著为之。一曰迩言一卷,皆辨析事理之谈。二曰蛩草一卷,三曰梅草一卷,皆戊子秋冬避兵山居所劄记。三书识趣议论,出入於屠隆、袁宏道、陈继儒之间,盖明末风气如是也。四曰驱暑草一卷,皆其客楚时作。前为或问十章,缀以无富、无分、无过、无不过四论,皆借以发抒心迹。五曰馀草一卷,皆所作杂文。六曰四书笔语六卷,依经生义,自抒所怀,与章世纯《雷书》相类。二人本同时,又相善也。

△《昭代丛书》·一百五十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国朝张潮编。潮字山来,徽州人。是编凡甲、乙、丙三集,每集各五十卷,每卷为书一种,皆国初人杂著。或从文集中摘录一篇,或从全书中割取数页,亦有偶书数纸,并非著述,而亦强以书名者。中亦时有窜改。如徐怀祖之《海赋》,去其赋而存其自注,改名《台湾随笔》。黄百家之《征南先生传》,芟其首尾,改名《内家拳法》。犹是明季书贾改头换面之积习,不足采也。

△《丹麓杂著十种》·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晫撰。晫有《遂生集》,已著录。是编皆所著杂文。一曰龙经,拟《禽经》而作。二曰孤子吟,皆哭父之诗。三曰松溪子,皆笔记小品。四曰连珠,拟陆机体。五曰寓言,假禽虫以示劝戒。六曰看花述异记,自记梦遇古来诸美女事。七曰行役日记,乃康熙甲寅为其父乞铭於宜兴,述往返所经。八曰快说续纪,因金人瑞《西厢记评所说快事》而演之。九曰禽言,效梅尧臣体。十曰北墅竹枝词,咏其乡之轶事。每种有同时诸人序跋评语,毛际可又总为之序。大抵皆明末山人之派。而看花述异记,摹仿午僧孺《周秦行记》,聚历代妃主,备诸冶荡,尤非所宜。赞皇之党托名诬奇章可也,晫乃无端自诬乎?

△《檀几丛书》·五十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国朝王晫、张潮同编。是书所录皆国朝诸家杂著,凡五十种。大半采自文集中,其馀则多沿明季山人才子之习,务为纤佻之词。如张芳之《黛史》,丁雄飞之《小星谱》,已为猥鄙,至程羽文之《鸳鸯牒》,取古来男女不得其偶者,以意判断,更为匹配。其序文引谭元春之说,谓古来多少才子佳人,被愚拗父母板住,不能成对,赍情而死,乃悟文君奔相如,是上上妙策,其语已伤风化。书中以王昭君配苏武,以班昭配郑康成,以王婉仪配文天祥之类,虽古之贤人,不免侮弄。至於以魏甄居配曹植,以辽萧后配李煜,以汉班婕妤、晋左贵嫔配梁简文帝、梁元帝,则帝王妃后亦遭轻薄矣。其书可烧,奈何以秽简牍也。

△《政学合一集》·(无卷数,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国朝许三礼撰。三礼有《读礼偶见》,已著录。是集正编三十三种,乃其宰海宁时所作。其《读礼偶见》一种,为作於家居时,亦编入其中。续编十三种,则其为御史以后所作,而其后人又录谕祭文、行述、志铭附焉。正编自读礼偶见外,所自著不过数篇,篇不过数页。若会讲之语,杂录群言,政绩诗颂,俱出他手。合律全书、乐只集、登高唱和诗三种,乃并有录而无书,盖饾飣凑合,摹印时有佚脱也。续编自帝王甲子表、圣孝广义、圣庙崇祀图三种外,多与正编相出入。大抵皆有意近名,失於夸诩。在海宁尝建告天楼,官京师时亦然。所定告天工课,俨然释、道家忏诵章咒之属,非儒者立言之道也。

△《秘书廿一种》·一百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汪士汉编。二十一种者,其中《三坟》为宋人伪书,楚史《梼杌》、晋《史乘》为元人伪书,《剑侠传》、《竹书纪年》为明人伪书,《续博物志》虽不伪而以南宋人为晋人,亦为疏舛。今已皆辨证於本书之下。此因士汉裒辑刊刻,别立总名,姑存其目备考焉。

△《检心集》·十四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闵则哲撰。则哲字睿先,应山人。是集为其子衍所编,以语录讲义杂著与杂文参错成书,颇无条理。其有书名者,为说书管见四卷,又说书一卷,订学肤言二卷。其不能以一卷者,曰宽酌篇、敢问篇、偶及篇、经说略、史说略、子说略、仕语节录、论兵摘略、迁议存稿、惕愆质语、节录内则续言、蕉窗笔谈,馀皆杂文。其中论说既繁,不免小有牴牾。如史说略中引《史记》桀观炮烙于瑶台云云,乃《符子》之寓言,《史记》实无此文也。

──右“杂家类”杂编之属,四十五部,一千三百九十六卷,内十三部无卷数,皆附《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