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三十七 子部四十七

2016-09-08 19:53:31

○类书类存目一

△《圣贤群辅录》·二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一名《四八目》,旧附载《陶潜集》中。唐、宋以来相沿引用,承讹踵谬,莫悟其非。迩以编录遗书,始蒙睿鉴高深,断为伪托。臣等仰承圣训,详悉推求,乃知今本潜集为北齐仆射阳休之编。休之序录称其集先有两本,一本六卷,排比颠乱,兼复阙少。萧统所撰八卷,又少《五孝传》及《四八目》。今录统所阙并序目等合为十卷,是《五孝传》及《四八目》实休之所增,萧统旧本无是也。统序称深爱其文,故加搜校,则八卷以外不应更有佚篇,其为晚出伪书,已无疑义。且集中与子俨等疏称子夏为孔子四友,而此录四友乃为颜回、子贡、子路、子张。又《五孝传》引孝乎惟孝友于兄弟之文,句读尚从包咸注,知未见古文《尚书》。而此录四岳一条,乃引孔安国传,其出两手,尤自显然。至书以《圣贤群辅》为名,而鲁三桓、郑七穆、晋六卿、魏四友以及仕莽之唐林、唐遵,叛晋之王敦,并列简编,名实相迕,理乖风教,亦决非潜之所为。昔宋庠校正斯集,仅知八儒三墨二条为后人所窜入,而全书之赝,竟不能明。潜之受诬,已逾千载,今逢右文圣世,得以辨别而表章之,使白璧无瑕,流光奕叶,是亦潜之至幸矣。

△《锦带》·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梁昭明太子萧统撰,陈振孙《书录解题》又云梁元帝撰。比事俪语,在法帖中《章草》、《月仪》之类。详其每篇自叙之词,皆山林之语,非帝胄所宜言,且词气不类六朝,亦复不类唐格,疑宋人案月令集为骈句,以备笺启之用,后来附会,题为统作耳。今刻本《昭明集》中亦有之,题曰十二月启,然《昭明集》乃后人所辑,非其原本,未可据以为信也。

△《锦带补注》·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旧本题宋杜开撰。其本较明人所刻多前序一篇,不著撰人名氏。词旨颇鄙,注文尤谬,又出师古注杜诗之下。如开卷注昭明太子四字曰,姓萧,名普,字子施,昭明者,号也。殆目未睹史书者。其他所引《论语》德不孤必有邻君子以文会友,诗中心藏之何日忘之等数条,为有根据。馀则无一不出杜撰。疑亦妄人依托也。

△《岁华纪丽》·四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唐韩鄂撰。考《唐书·宰相世系表》,载韩休之弟殿中丞倩,倩之子河南兵曹参军涤,鄂乃涤之曾孙也。其书以四时节候分门隶事,各编为骈句,略如《北堂书钞》、《六帖》之体。《唐志》、《宋志》皆列其名,陈振孙《书录解题》亦载之,然久无传本。此本为胡震亨秘册函中所刻,毛晋收其残版,以入《津逮秘书》者。震亨跋称得之郑晓家,王士祯《居易录》以为即震亨伪造。案钱曾《读书敏求记》云,《岁华纪丽》旧抄,卷终阙字数行,又失去末叶。后见章邱李中麓藏宋刻本,脱落正同。是此书确出宋本,不由震亨之依托。然《书录解题》称其采经史子传岁时事,类聚而以俪句间之,此本乃全作俪句,已不相合。又俪句拙陋殊甚,所引书不过数十种,而割裂饾飣往往不成文句。且《杜阳杂编》,苏鹗所作。鹗、僖宗光启中进士,已届唐末。《摭言》,王定保所作。定保,昭宗光化三年进士,已入五代。鄂安得引二人之书?至中引《四时纂要》一条,考之《唐志》,是书即鄂所作。鄂又何至自引己作?况鄂既唐人,不应称唐玄宗及唐时,均属疑窦。曾所云云,正未可据为定论也。

△《标题补注蒙求》·三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晋李瀚撰,宋徐子光注。《书录解题》、《宋史·艺文志》皆作八卷。今所行者凡二本,一本二卷,乃子光之原注,已著於录。此本又分三卷,凡子光注中陈振孙所谓兼及他人事者,皆为删去,而每句之下俱有评识二字,如好贤、循吏、孝义、廉介之类,即所谓标题。盖坊刻改窜之本,不足取也。

△《文选双字类要》·三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旧本题宋苏易简撰。易简有《文房四谱》,已著录,是编取《文选》中藻丽之语,分类纂辑。其中语出经史,偶为汉以来词赋采用者,亦即以采用之篇,注为出典。易简名臣,不应荒陋至此。陆游《老学菴笔记》称宋初崇尚《文选》,草必称王孙,梅必称驿使,月必称望舒,山水必称清晖,方为合格。疑其时科举之徒辑为此书,托易简之名以行也。

△《类要》·一百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宋晏殊撰。殊字同叔,抚州临川人。景德初,张知白以神童荐,赐同进士出身,擢秘书省正字。官至集贤殿学士,同平章事,兼枢密使。卒谥元献。事迹具《宋史》本传。是编乃所作类事之书,体例略如《北堂书钞》,白氏《六帖》,而详赡则过之。叶梦得《避暑录话》称殊生平未尝弃一纸,虽封皮亦十百为沓。每读书得一故事,则批一封皮。后批门类,命书吏传写,即今《类要》也。故所载皆从原书采掇。不似他类书互相剽窃,辗转传讹。然自宋代所传名目,卷帙已多互异。欧阳修作殊神道碑,称类集古今为集选二百卷,曾巩作序则称上中下帙七十四篇,惟《宋史·本传》称一百卷,与今本合。据其四世孙知雅州袤进书原表,则南渡后已多阙佚,袤续加编录,於开禧二年上进。故今书中有於篇目下题四世孙袤补阙者,皆袤所增,非殊之旧矣。自明以来,传本甚罕,惟浙江范氏天一阁所藏尚从宋本抄存,而中间残阙至四十三卷。别有两淮所进本,仅存三十七卷,门类次序,尤多颠倒,且传写相沿,讹谬脱落,甚至不可句读。盖与《太平御览》同为宋代类书之善本,而其不可校正则较《御览》为更甚,故今惟附存其目焉。

△《春秋经传类对赋》·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宋徐晋卿撰。晋卿里贯未详。自署称将仕郎秘书省校书郎,亦不知其始末也。《左传》文繁词缛,学者往往纬以俪语,取便记诵。见於《宋史·艺文志》者有崔昇等十馀家,今并亡佚。惟此赋尚存,凡一百五十韵,一万五千言。属对虽工,而无当於义理,其徵引亦多舛漏。前有皇祐三年自序云,首尾贯串十得八九,殊未然也。国朝高士奇尝为之注,《通志堂经解》亦收之。末有元至大戊申长沙区斗英一跋,称江阴路总管太原赵嘉山得善本,授郡庠,俾鋟梓云。

△《文选类林》·十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旧本题宋刘攽撰。攽字贡父,新喻人,敞之弟也。与敞同举庆历六年进士。历官秘书少监,出知蔡州,后终於中书舍人。事迹具《宋史·本传》。是编取《文选》字句可供词赋之用者,分门标目,共五百四十九类。然攽兄弟以文章学问与欧阳修、苏轼诸人驰骋上下,未必为此饾飣之学,疑亦南宋时业词科者所依托也。

△《记室新书》·七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宋方龟年编。龟年,莆田人。景祐元年进士,官至屯田郎中。《宋史·艺文志》事类门,载方龟年《群书新语》十一卷。《福建通志》亦载之,作十卷。均无《记室新书》之名。考世传抄本《翰苑新书》,有明沔阳陈文烛序,谓是宋人书,抄自秘阁者。无撰人姓氏,凡分四集。其别集十二卷,即此书之前十二卷。其前集七十卷,此书割去前十二卷,以十三卷以下五十八卷续别集后,仍足七十卷之数。盖坊贾得残阙《翰苑新书》,并两集为一集,改此名以售欺也。

△《别本实宾录》·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卷首题曰《苏台云翁录》,末志正德五年五月望后苏台云翁录於西阁湾南之垂云楼,时年七十有七,盖明人抄本也。核其所载,即节录宋马永《易实宾录》,非所自才,亦非完书。今马氏原本已於《永乐大典》内编次成帙,此为弃馀矣。

△《诗律武库前后集》·三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宋吕祖谦编,与历代制度详说皆祖谦年谱所不载。然历代制度详说具有条理,且刊自元人,亦有所授受,此书则徵引故实,大抵习见之事,在类书中最为浅陋,断非祖谦之所为,殆后人依托也。

△《补侍儿小名录》·一卷(内府藏本)

宋王铚撰。铚字性之,汝阴人,自称汝阴老民。绍兴初,以荐,诏视秩史官,给札奏御,为枢密院编修官。是书前有题词云,以续洪适之书。考王楙《野客丛书》,谓洪驹父作《侍儿小名录》,或者又作《续侍儿录》,则是洪刍非洪适。然考《侍儿小名录拾遗》,称少蓬洪公则作适为是,或王楙偶误记欤?铚本博洽,而此书所采,猥鄙殊甚。钱希言《戏瑕》曰,汝阴王铚著《补侍儿小名录》,杂出不伦,所引《霍小玉传》媒氏鲍十一娘一段,殊与侍儿小名无当。又载《李文公集》禽滑厘问於子墨子,叔曰无恒,侄女曰数奇,妾曰善佞,皆寓言也。王丞相妾雷尚书,是嘲戏之词,何预小名故事,其抉摘颇当。今观其书,如《左传》萧同叔子,杜预之注甚明。唐进士段何一条,云髻半髻,乃言其装饰,均非小名。至唐人多呼婢为小玉,故元微之悼亡诗有小玉上床铺夜衾句。窦果一条,以小玉惊人踏破裙句,竟为小名,亦殊舛误,尚不止希言之所诋矣。

△《姬侍类偶》·二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宋周守忠撰。守忠有《养生杂纂》,已著录。是书成於嘉定庚辰。有朝奉大夫郑域中序,及守忠自序。其意仿《侍儿小名录》,其体则以四言隔句用韵,如李瀚之《蒙求》。凡八十有八联,通附见注中者,共一百八十二人。其文属对既拙,又多漏略,大抵以《太平广记》为稿本,而《广记》中春条、金釭之类,乃遗不载。亦兼采各家诗集,而《杜牧集》中收张好好定子而遗其特作大篇之杜秋,《白居易集》收樊素小蛮、紫绡、红绡诸人而遗其最所赏鉴之都子,以至《文选》、《玉台新咏》本非僻书而奏弹刘整文中之绿草、汝南王所歌之刘碧玉亦都失载,所注或有原委,或无始末,繁简尤为失当,可谓简陋之极。域中序尤极荒谬。如谓《诗》有媵,《记》有妾,《礼》有嫔,《春秋》有姞,以《记》与《礼》分为二书,已为盲说,所谓《春秋》有姞者,更不知为何语。殆见他书引《左传》燕姞梦兰之事而影响剿说也。非是人不序是书,其斯为各从其类欤。

△《璧水群英待问会元选要》·八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建安刘达可编,元华亭沈子淮选。宁州查仲孺、吴江徐珩批点。俱不知何许人。盖麻沙书坊本也。其书为太学诸生答策而设,故有《璧水群英待问》之名,分十六门,每门之外分二例。一曰名流举业,又分立意发端、稽古伟议、法祖嘉猷、时文警段、绮语骈珠、当今猷策、生意收结等七子目。二曰故事源流,又分《经传格言》、《皇朝典章》、《历代事实》、《先正建议》、《文集菁华》等五子目。大抵当日时文活套,不足以资考证。前有淳祐乙巳建安陈子和序,亦极俚陋。南宋待太学之礼最重,而当时相率诵习者乃此剽窃腐烂之书,其亦大非养士之意矣。

△《翰墨大全》·一百二十五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宋刘应李撰。应李自称乡贡进士,其里籍未详。是书仿祝穆《事文类聚》之例,分二十五门。采摭颇博,而踳驳亦甚。下至对联套语,皆纷纷阑人,尤为秽琐。

△《四六膏馥》·七卷(永乐大典本)

旧本题宋杨万里撰。其书割裂诸家四六字句,分类编次,以备挦扯。其曰膏馥者,盖取元稹作杜甫墓志铭残膏剩馥,沾溉无穷语也。然万里一代词宗,谬陋不应至此,此必坊贾托名耳。

△《两汉蒙求》·十一卷(永乐大典本)

宋刘班撰。班字希范,吴兴人。仕至同知三省枢密院事。是书仿唐李瀚《蒙求》之体,取两汉之事,以韵语括之。取便乡塾之诵习,於史学无所发明。

△《续补侍儿小名录》·一卷(内府藏本)

宋温豫撰。豫字彦几,晋阳人。豫以王铚所补《侍儿小名录》犹未详备,乃续补此书,凡二十九事。其中成风一条,是谥非名。至《北梦琐言》所载之归秦,乃沈询之奴名,非其妾名。豫改增嬖妾二字,其谬甚矣。

△《侍儿小名录拾遗》·一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宋晋阳张邦几撰。前有邦几自序曰,少蓬洪公作《侍儿小名录》,好事者多传焉。王性之《补录》一卷,意语尽矣。余友温彦几复得一卷以授余,曰他日观书有可采录之,乃作《拾遗》,与晁公武《读书志》合。然公武称旧本但题朋溪先生,不著名氏,又称或云董彦远家子弟为之。彦远乃董逌之字,其子弟则不知为谁。此本为明商濬所刊,独题为邦几,不知何据。考濬刻《稗海》,此书与张邦基《墨庄漫录》相连,岂因彼而误作邦墓,又讹基为几耶?钱希言《戏瑕引》作张邦畿,则愈讹愈远矣。《读书志》谓此书多用古字,今不尽然,盖后人所改。所载不甚简择,如江莲、王魁二事皆猥鄙不足道;又如大乔、小乔乃孙策、周瑜之妻,以为侍儿,尤舛谬也。

△《野服考》·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宋方凤撰。凤一名景山,字韶卿,浦阳人。宋末授容州文学。国亡不仕,放浪山泽间,与谢翱、吴思齐友善。此书摭取经史及说部所记野服之制,自台笠缁撮以下凡十六条。殆自托於宋之逸民,故作此以见志欤。

△《群书类句》·二十七卷(永乐大典本)

宋詹光大撰。光大始末未详。其书以场屋之中每艰於属对,因每句必求其偶,亦乡塾剽窃之学。前有蔡公亮序,乃谓此书凡一千五百馀门,字字编珠,联联合璧。世间无书则已,有则必见於此书;无对则已,有则必萃於其类。经史之格言,文史之精语,包罗铺叙,无一遗弃者云云。其推许殊过当也。

△《古今诗材》·八卷(永乐大典本)

宋萧元登撰。元登爵里未详。是书取唐、宋人诗分类编辑,或录全篇,或割取一二联及数句,惟绝句则多全载。间有评注,皆杂取诸家诗话而稍参以己意。取供剽窃,无所别裁,又出《诗律武库》之下矣。

△《十二先生诗宗集韵》·二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宋裴良甫编。案赵希弁《读书附志》曰,《十二先生诗宗集韵》二十卷,裴良甫师圣编杜甫、李白、高适、韩愈、柳宗元、孟郊、欧阳修、曾巩、苏轼、王安石、黄庭坚、陈师道之诗韵,所言与此书悉合。卷末有淦川宋季用校正字。书中殷改欣,桓改欢,用宋礼部韵标目,盖犹旧本。然采摘诗句,依韵分载,颠倒割裂,又削去原题,使览者茫然,殊无义例,不足取也。

△《玉海纂》·二十二卷(内府藏本)

明刘鸿训编。鸿训字默成,长山人。万历癸丑进士,官至文渊阁大学士。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以王应麟《玉海》卷帙浩繁,因节录其要语,部分悉依原目,惟全删其《词学指南》一类。《词学指南》专为当时词科而设,删之亦可,至其全书,正以典核详赡为长。《鸿训》删存十之一二,遂变为记诵剽窃之本,非著书之初指矣。

△《训女蒙求》·一卷(永乐大典本)

宋徐伯益撰。伯益爵里未详。是书仿李瀚《蒙求》之体,类集妇女事迹,为四言韵语以括之。皆习见之词,无足采录。

△《经学队仗》·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朱景元撰。景元不知何时人。考晁公武《读书志》有唐太子谕德《朱景元集》。然此书以道德、心性等字分类标目,而杂引经语以疏其义。因词皆对偶,故以队仗为名。实宋、元时科举策料,决非唐人之书,盖姓名偶同也。

△《八诗六帖》·二十九卷(永乐大典本)

旧本题宋王状元撰,而不著其名。盖坊贾所为之赝本。八诗者,李、杜、韩、柳、欧、王、苏、黄之诗。六帖者,窃白居易之名也。分类猥琐,摘句割裂。如标悬高名三字为题,注曰安知天汉上,白日悬高名。标动千古三字为题,注曰芳名动千古。甚至标无穷二字为题,注曰清芳播无穷。全书谬陋,大抵类此,真无一长可采也。

△《诸史偶论》·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旧本题进士柳州计宗道校。考太学题名碑,弘治己未科进士有计宗道,马平人。马平为柳州府属,盖即其人。然自题曰校,则非其所著。观书中所引史事,唐以前为多,五代仅桑维翰、敬翔诸人,寥寥数条,当为宋人作也。书中分三十五门,一百九十七子目。每目各引二事为案,或相似者,如孔光所奏削稿,戴胄亦所奏削稿之类,有相近而不同者,如刘行本置笏求退,周宣帝谢之。褚遂良置笏求退,唐高宗命引出之之类;有相反者,如娄敬以舌得官,贺若弼以舌死之之类。其体例在史评、类书之间。盖以备程试答策之用者。其持论迂阔,亦确出南宋人云。

△《裁纂类函》·一百六十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其书杂录《册府元龟》之文,而删易其篇目。前有虞集序,称相台庐陵周宏道先生所著。考道园《学古录》不载此文,所谓宏道先生亦无所考。据其文意推之,盖周必大《平园集》外尚有著述八十馀种不传,奸黠书贾,因伪造此书,以依托求售。既讹必大之字洪道为宏道,又以必大先世郑州人,而加相台二字於庐陵之上。观其序词旨鄙俚,可资笑噱,正不足与辨真赝也。

△《万卷菁华前集》·八十卷、《后集》·八十卷、《续集》·三十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亦无序跋。观其体例,盖宋人科举之书也。前后集皆分一百七十门,每门又分子目。一目之中首以名君事要,名臣事要,亦间有增入圣贤事要及君臣事要合编者。次事括,则杂录也。次譬喻,次反说譬喻,皆借事寓意之文,反说者皆反覆申明之论也。次赋偶,次赋隔,皆摘录程试之句,赋偶者两句对,赋隔者四句对也。续编冠以历代世系谱。前二十二卷为帝王,次九卷为名臣,后三卷为圣贤,亦各以事实议论隶於诸人之下。皆饾飣残賸之学,殊无可取。

△《三场通用引易活法》·九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盖南宋人取说《易》之词,分类排比,以备场屋之用者也。其词虽皆解《易》,而其体则全为类书,不可复列之经类,故改隶子部焉。

△《启劄云锦裳》·八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亦不详时代。其书以书劄泛词分类编次。门目猥杂,字句庸腐,盖至陋之俗书。然《永乐大典》全部收之,则犹元以前本矣。

△《启劄锦语》·七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亦不详时代。与《启劄云锦裳》并载《永乐大典》中,其体例相同,其猥鄙亦如出一辙。

△《启劄渊海》·二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首载四六体式,次曰四六名对,次曰四六警对,次曰全篇式,次曰时令类。又有起居、神祐、申诉、台照、候问、颂德、叙官、自叙诸式,亦俗书也。

△《聚课琼珠诗对》·九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亦不详时代。皆以浅俗对句分类编次。每类之中又分一字、二字、三字、四字等目,盖村塾课蒙之作。

△《对属发蒙》·二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共八十一门,分类至为琐屑。如节候门有云上数目下节候,如三春、三冬之类。又云上虚字下节候,如新春、先春之类。又云上节候下声色,如春光、春容之类。在俗书之中,亦至下者也。

△《赋学剖蒙》·二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其书割裂旧文,分类编辑,字句陈因,更多牵凑。其标目尤为鄙陋,如将字类、必字类之属,皆自为一门,是直剽窃之活套而已。

△《启劄青钱》·十八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所载手书正式,一曰具礼,二曰称呼,三曰叙别,四曰瞻仰,五曰即日,六曰时令,七曰伏惟,八曰燕居,九曰神相,十曰尊候,十一曰托庇,十二曰入事,十三曰未见,十四曰祝颂,十五曰不宣。亦近日书柬活套之滥觞也。

△《敏求机要》·十六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旧本题月梧刘实撰,凤梧刘茂实注。而撰人於刘字之下实字之上空一字。疑二人兄弟,本以实字连名,旧本模糊,传写者因於撰者之名空一字也。前有自序,不著时代。考书中历代帝王条,称宋自庚申至丙子三百一十七年止,不数昰、昺二王,知为元人所作。书中尚往往称大宋,则宋遗民也。其书以历代故实编为歌括,以便记诵。卷一、二、三为历代帝王,卷四、五为历代圣贤群辅,卷六为称号相同,卷七为经书,卷八为诸子,卷九为史书,卷十为天文、律吕、节候,卷十一为地理、山泽,卷十二为官制沿革,卷十三为文武制度法禁,卷十四为纲常、德行、道艺,卷十五为人品、身体,卷十六为物产、服食、器用。盖乡塾课蒙之本,然其考证颇不苟。如五德之运篇中,称张仓水德说不主土德,贾谊尝推明公孙臣引黄龙见,从此汉运以土更,汉末方申火德说,赤伏符谶不虚设,东汉火德开中兴,蜀虽正统竟微绝云云。於王莽、刘歆始以汉为火德之事,考之最明。视《通鉴》误载淖方成语於成帝时即言火德者,转为精核,是亦寸有所长矣。

△《古赋题》·十卷、《后集》·五卷(永乐大典本)

旧本题天历己巳古雍刘氏翠岩家塾识。盖元仁宗时所刊,其刘氏名字则不可考矣。前有自序曰,宇宙间事物皆可赋,然群书不能遍观而历考也。文场寸晷,未免有望洋之叹。今於经史子集类纂赋题十卷,各疏本末其下,鋟梓以行,又於庚午春续为后集五卷云云。考宋礼部贡举条例,载出题必具其出处。所列如周以宗强赋,则注曰,以周以同姓强固王室为韵,依次用,限三百六十字以上成。又大书其后曰,出《史记》叙管蔡世家,曰周公主盟,太任十子,周以宗强,嘉仲改过云云。故宋人有备对策论经义之书,无备诗赋题之书。至元此制不行,故《钱惟善集》载有乡试以罗刹江赋命题,锁院三千人不知出处之事,此书之所以作欤?

△《类编古今事林群书一览》·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宋祝穆撰。止有地理一门,体例亦与穆《方舆胜览》相近。然卷首即为大兴府,决非穆所作矣。以下仅有江南诸路,而江北诸路全阙。目录后有陆续梓行之语,盖元人未完之本也。

△《增修诗学集成押韵渊海》·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元严毅撰。毅字子仁,建安人。其始末未详。惟卷首有后至元庚辰张复序,知为元人尔。其书体例与《韵府群玉》相近,而更为简略。每字之下首列活套,次为体字。体字者,如东字下列青位震方四字,童字列儿曹二字,即宋人所谓换字也。次为事类,次为诗料,则多采五言七言诗句,而不著其姓名。所载惟有上下平声,而无仄声。盖专为近体设,又止二十九部,其三江一部因韵窄字少,删之不载。其猥陋可想见也。

△《群书钩元》·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元高耻传撰。耻传,临邛人。是书杂采古事古语,以字数为标目次第,自一字起至七字止。其不能限以数者,别为脍炙句二卷。其一字类不能成句,则以古文奇字当之。庞杂殊甚。后附删节通鉴一卷,题曰建置沿革。又附陈骙文则一卷,更无伦理。前有至正七年耻传自序,乃盛自夸饰,过矣。

△《声律发蒙》·五卷(内府藏本)

元祝明撰,潘瑛续,明刘节校补。据高儒《百川书志》云,《声律启蒙》二卷,元博陵安平隐者祝明文卿撰。自一字七字至隔句各押一韵,对偶浑成,音响自合,共九十首,则此编前二卷为明书,后三卷瑛所续也。瑛不知何许人。节有《春秋列传》,已著录。其书每一韵先列韵字与注,而后列杂言对属之语。盖为初学发蒙而作,无所当於著述。《百川书志》所云,未免过情之誉也。

△《别本声律发蒙》·六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元祝明撰。原书二卷。此本作五卷,盖后人所分。末附歌一卷,题曰黄石居士撰,不知为谁。每卷又题马崇儒重订,亦不知何许人。据书中前后题识,盖嘉靖中衡王府医正也。

△《四六丛珠汇选》·十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旧本题当涂县学官晋江王明嶅繁昌教谕黄金玺同校选,不著时代。前有明嶅序,称宋季叶氏采当代名家汇集成编,名曰《四六丛珠》。分门数百,成帙累千云云,则即宋人《四六丛珠》旧本而为之摘录者也,故其职官舆图皆南宋之制。然止摘偶句,不列姓名,徒供剽掇之用,则亦村塾《兔园册》耳。

△《永乐大典》·二万二千八百七十七卷、《目录》·六十卷(翰林院藏本)

明永乐元年七月奉敕撰。二年十一月奏进,赐名《文献大成》。总其事者为翰林院学士兼右春坊大学士解缙,与其事者凡一百四十七人。既而以所纂尚多未备,复命太子少保姚广孝、刑部侍郎刘季篪与缙同监修,而以翰林学士王景、侍读学士王达、国子祭酒胡俨、司经局洗马杨博、儒士陈济为总裁,以翰林侍读邹辑、修撰王褒、梁潜、吴溥、李贯、杨覯、曾棨、编修朱纮、检讨王洪、蒋骥、潘畿、王偁、苏伯厚、张伯颍、典籍梁用行、庶吉士杨相、左春坊左中允尹昌隆、宗人府经历高得旸、吏部郎中叶砥、山东按察使佥事晏璧为副总裁,与其事者凡二千一百六十九人。於永乐五年十一月奏进,改赐名曰《永乐大典》。(案:以上俱见《明实录》。)并命复写一部,鋟诸梓,以永乐七年十月讫工(案:事见明赵友同《存轩集·送礼部员外郎》刘公复命序。),后以工费浩繁而罢。(案:事见《旧京词林志》。)定都北京以后,移贮文楼。(案:文楼即今之宏义阁。)嘉靖四十一年,选礼部儒士程道南等一百人重录正副二本,命高拱、张居正校理。(案:事见《明实录》。)至隆庆初告成,仍归原本於南京。(案:事见《旧京词林志》。)其正本贮文渊阁,副本别贮皇史宬。(案:事见《春明梦馀录》。)明祚既倾,南京原本与皇史宬副本并毁。今贮翰林院库者,即文渊阁正本,仅残阙二千四百二十二卷。顾炎武《日知录》以为全部皆佚,盖传闻不确之说。书及目录共二万二千九百三十七卷,与原序原表并合。《明实录》作二万二千二百一十一卷,《明史·艺文志》作二万二千九百卷,亦字画之误也。考《明实录》载成祖谕解缙等,称尝观《韵府》、《回溪》二书(案:《回溪》谓《回溪史韵》也,)事虽有统,而采摘不广,纪载太略。尔等其如朕意,凡书契以来,经史子集百家之书,至於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之言,备辑为一书,无厌浩繁云云。故此书以《洪武正韵》为纲,全如韵府之体。其每字之下,详列各种书体,亦用颜真卿《韵海镜源》之例。惟其书割裂庞杂,漫无条理,或以一字一句分韵,或析取一篇,以篇名分韵,或全录一书,以书名分韵,与卷首凡例多不相应,殊乖编纂之体。疑其始亦如《韵府》之体,但每条备具始末,比《韵府》加详。今每韵前所载事韵,其初稿也。继以急於成书,遂不暇逐条采掇,而分隶以篇名,既而求竣益迫,更不暇逐篇分析,而分隶以书名。故参差无绪,至於如此。然元以前佚文秘典,世所不传者,转赖其全部全篇收入,得以排纂校订,复见於世,是殆天佑斯文,姑假手於解缙、姚广孝等俾汇存古籍,以待圣朝之表章,有莫知其然而然者,正不必以潦草追咎矣。今仰蒙指授,裒辑成编者凡经部六十六种,史部四十一种,子部一百三种,集部一百七十五种,共四千九百四十六卷。菁华已采,糟粕可捐,原可置不复道。然蒐罗编辑亦不可没其创始之功,故附存其目,并具载成书之始末,俾来者有考焉。

△《原始秘书》·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宁王权撰。权有《汉唐秘史》,已著录。是书体例与《事物纪原》相类,而荒谬特甚,如谓丑妇始嫫母,妒妇始尹吉甫妻,淫妇始柳宗元河间妇者,不一而足。甚谓自缢始申生,饮酖始叔牙,自刎始吴王夫差,其陋殆不足辨也。

△《群书拾唾》·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九韶撰。九韶有《元史节要》,已著录。其书仿王应麟《小学绀珠》之例,以数记事。分十二门,共一千一百二十五条,颇便检阅,然特饾飣之学。李登序谓其超出乎《类聚》、《通考》等书,则过论矣。

△《群书备数》·十二卷(内府藏本)

明张九韶撰。检核其文,与《群书拾唾》一字不异,盖书肆重刊,改新名以炫俗也。

△《姓源珠玑》·六卷(左都御史张若湛家藏本)

明杨信民撰。信民,江阴人。永乐中官日照县知县。是编以《洪武正韵》分隶诸姓,而各系古之名人於姓下。分为八十一类,各以四字标题,别为编目於卷首。书与录绝不相符,体例极为丛脞,其中乖舛,尤不胜摘。如梁姓列梁武帝梁简文帝。黄姓列黄帝。舜姓列舜,唐姓列唐高祖、唐明皇、唐文宗,宋姓列宋明帝、宋武宗、宋徽宗、宋山阴公主,已为无理;至扬姓首列扬雄,次列一名曰扬州鹤,注其下曰,尝有四客,各言志,一愿为扬州刺史,一愿有钱十万,一愿骑鹤上昇,一兼言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则殆於戏具矣。前有宣德七年王直序,称太宗在位时,修《永乐大典》,徵天下文学之士集馆阁,信民与焉。当时所用之人如是,宜二万馀卷之书皆割裂庞杂,纷如乱丝也。考《明史·列传》,宣德中有杨信民,浙江新昌人。官至佥都御史,巡抚广东,以循良称。亦与王直同时。其擢广东左参议,即直所荐。盖名姓偶同,与著此书者非一人云。

△《群书纂类》·十二卷(内府藏本)

明袁均哲撰。均哲字庶明,建昌人。正统中官郴州知州。是编因临江张九韶《群书备数》补其阙遗,加以注释。凡十三门,百二十三事,千四百三十四条。

△《韵府续编》·四十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元青田包瑜撰。考括苍汇编,包瑜字希贤,青田人。景泰庚午举人。官教谕。著有《周易衍义》。黄虞稷《千顷堂书目》载包瑜《周易衍义》,注曰成化中浮梁知县,则瑜实明人。观书中所列部分,已用《洪武正韵》,是其明证。盖鬻书者以其版似麻沙,故割去原序,伪为元刻耳。其书补阴氏《韵府群玉》之遗,丛脞庞杂,殊无可采。惟间附考证案语,与《韵府群玉》体例小有不同。

△《策府群玉》·三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何乔新撰。乔新有《周礼集注》,已著录,是编乃私备对策之用,捃拾补缀,不足以言著书。盖康熙甲辰其裔孙在闇欲刊印《椒邱全书》,而力不能及,谋之其友魏应桂,先刻此书,取其易於剽窃,可炫俗目,人必争售。冀借纸墨之赢资,以助全集剞劂之功,其用心良苦。然以射利之故,使乔新以此等书传,殊非乔新意也。

△《典籍便览》·八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范泓撰。泓字本涵,婺源人。书前题新安员一隐士,盖未仕者也。其书分天象、月令、地势、经世、德行、言语、政事、文学、人类、物类十部,每部又各分子目。所采故实,不免芜杂罣漏之讥。

△《群书集事渊海》·四十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明史·艺文志》以为弘治时人编,盖据高儒《百川书志》所载也。考李东阳《怀麓堂集》有此书后序,称国初人所辑,内官监左少监贾性在司礼购而得之。捐赀镂版,病其字太小,募善书者录之,稍拓其式。是此书本出自明初,《百川书志》特据贾性重刻之本,遂误以为宏治间人耳。其书分门十,分子目五百七十二,集诸书事迹自春秋迄战国凡数千条,条下各注所出,皆陈因习见。又门目繁碎,配隶或多不当,引据亦多舛误,殊无足采录,即李东阳及刘健原序亦深致微词云。

△《涉览属比》·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朱文撰。文,睢州人。末有自跋,称书成於正德乙巳,然正德纪年无乙巳,或己巳误也。其书每条以古人二事相似者合而论之,事皆习见,议论亦肤浅。自跋谓事之同异,未得以类而论,时之先后,弗克以次而序,以是为歉。盖欲为类书而未成云。

△《文安策略》·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刘定之撰。定之有《易经图释》,已著录。是书乃所拟场屋对策之作。分经书、子史、吏、户、礼、兵、刑、工各为一科。周荣作定之年谱,记此书成於宣德九年甲寅。时定之止二十六岁,尚未登第,盖其揣摩程试之具。后正德癸酉刊所作《呆斋集》时,已编入集中,此其别行之本也。

△《谢华启秀》·八卷(内府藏本)

明杨慎撰。慎有《檀弓丛训》,已著录。是书取诸书新艳字句裁为对偶,自二字以至八字,各为一卷。其八字以外者,自为一卷。其二字类中无对句者十五条,三字类中无对句者四条,四字类中无对句者三十二条,盖未完之本。中间或注出典,或不注出典,即注者亦不详悉,尤非著书之法。盖偶然劄记,以备骈体之用,后人得其残稿刻之耳。其曰《谢华启秀》,取陆机文赋中语也。然其中多全引旧文两句旧诗一联者,殊乖其命名之义。又如锋猬斧螗,柳宗元平淮夷雅之成句,即析为二字之对,已属陈因,兼伤割裂,然犹列柳名也。至巢父壶公为庾信《小园赋》旧对,则竟没其名矣。卉服注曰《汉书》,竟忘禹贡。王世贞谓慎求之六合之外,而失之目睫之前,其此类耶?至於吴牛魏鹊,明载《初学记》中,抄类书以为类书,何必慎始能之也?四字以下对偶益不工整。如以咸则三壤对画为九州,以作法於凉对谁能执热则虚实字颠倒。便娟轻丽对犀角丰盈,铢两全不相称,以季氏八佾舞庭对管仲三归反坫,偏枯尤甚。甚乃以胡燕胸斑声大对越燕红襟身小,则亘古四六无此复句,以农为邦本本固邦宁对民生於勤勤则不匮,改窜经文,仍不配偶,则益拙矣。

△《均藻》·四卷(内府藏本)

明杨慎撰。其书乃《韵府群玉》之流。案许慎《说文》无韵字,小学家以均字代之,引《鹖冠子》五均为证。慎之立名,盖取於此,然亦太粉饰矣。假借通用之法,可行於古,不可行於今也。且全书不用古字,独於书名用一古字,是亦何足为古乎?

△《哲匠金桴》·五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杨慎撰。采摘汉、魏以后诗隽句及赋颂之类,分韵编录。然徵引庞杂,挂漏亦多,不足重也。

△《可知编》·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明杨慎撰。亦隶事之书,然《升庵书目》不载此名。其书分天、地、人三部,又分子目三十八。援引踳驳,必坊贾所依托也。

△《王制考》·四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李黼撰。黼无锡人。是书采经史中有关制度者,以《周礼》、《礼记》、《春秋左传》、《国语》凡先王之法类聚於前,以《史记》、《汉书》以下凡后世之法类聚於后,统为七十四篇。自序谓他日下陈场屋,上对明廷,盖为举业对策设也。其书成於正德中,本四卷,朱彝尊《经义考》误作一卷。且此书杂采经史,自分门类,非疏解《礼记》之王制。彝尊列之《礼记》,亦为失考,盖彝尊原注未见,特循其名而录之,故有此失也。然此本实出自《曝书亭》,或藏收浩繁,自不及检欤?抑得此本时已在《经义考》后也。

△《经世格要》·二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邹泉撰。泉有《尚论编》,已著录。是书成於万历中。其例以故实分隶六官,六官之中又各立子目,附以诸儒之论。较坊本类书,颇有条理。然所采掇,大抵不出《文献通考》、《大学衍义》补诸书。为程试之具则有馀。备考古之资则不足也。

△《物原》·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罗颀撰。颀字仪甫,浙江山阴人。以宋高承《事物纪原》不能黜妄崇真,故更订此编。分十八门,共二百三十有九条。然《纪原》犹著出典,颀乃溷众说而一之,疏舛弥甚。如谓乌孙公主作琵琶,张华作苔纸,皆茫乎不知本事者也。

△《五车霏玉》·三十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吴昭明撰,汪道昆增订。昭明始末未详。道昆字伯玉,歙县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兵部左侍郎,《明史·文苑传》附见《王世贞传》中。是编於诸类书中掇拾残剩,割裂饾飣,又皆不著其出典。盖兔园册子之最陋者。道昆虽陋,尚未必至是,疑坊刻托名也。

△《修辞指南》·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浦南金编。南金,吴县人。嘉靖壬午举人,官国子监助教。是编取《尔雅》、《左腴》、《汉隽》、《书叙指南》四书,汇为一编,分二十部,四十类。辗转稗贩,殊无可观。

△《左粹类纂》·十二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施仁撰。仁字宏济,长洲人。嘉靖戊子举人。兹编以《左传》所纪之事,分十五门编载。变解经之书为类事之书,去春秋之义远矣。

△《骚苑》·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前三卷明黄省曾撰,后一卷张所敬补。省曾有《西洋朝贡典议》,已著录。所敬字长舆,自署曰清河,疑从郡望也。是编摘《楚辞》字句以供剽剟之用,亦刘攽《文选》双字之类,而并泯其篇题,则尤简略。所敬所续乃并刘勰《辨骚篇》亦摭入之,盖以楚词刊本附载此篇也。亦可谓随手捃拾,不核端末矣。

△《骈语雕龙》·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游日章撰。日章字学絅,莆田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知府。是编以骈偶之词,类隶古事,盖合《初学记》、《事类赋》之体而一之。分十七门,一百五十八子目,内惟官制一门颇详,其馀挂漏殊甚。如天文言星及老人星,而不载日月,有云露雨雪,而不及风雷,地理则止言河,器用亦止及扇、烛两种,其弃取殊不可解。晋安林世勤为之注释。自谓引书至六百七十馀种,而芜杂亦多,皆无足取。陈继儒尝刻入《普秘笈》中,此其别行之本也。

△《诗学事类》·二十四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明李攀龙撰。攀龙字于麟,历城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河南按察使。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是编纂辑故事,分二十四门。观其所载,大都简陋。攀龙与王世贞共倡古学,谓学者不当读唐以后书,归有光诸人排之甚力。然其学终有根柢,不应疏芜至此,必托名也。

△《韵学事类》·十二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明李攀龙撰。分韵隶事,惟有上下平声,盖仅备律诗之用。庞杂弇陋,亦伪托也。

△《韵学渊海》·十二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明李攀龙撰,唐顺之校。其书前无序例,名曰《新刊增补古今名家韵学渊海大成》。盖取坊间伪托攀龙所著《韵学事类》、《诗学事类》二书合并成编。於伪书之中,又为重佁矣。

△《姓汇》·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陈士元撰。士元有《易象钩解》,已著录。是编乃其《归云集》中之一种,故标曰别集。其说谓姓氏之源由来已久,因推本於五帝,分列世系,兼综而条贯之,然大概抄撮《氏族略》之文,鲜有考订。夫自有天地,即有君民。据姓氏书所说,无不出自神明之后,即至微者如仓、庾之类,亦出世官。然则洪荒以后,秦、汉以前,其庶人皆后嗣殄绝乎?是正可姑妄言之,姑妄听之耳。而士元又拾其馀唾,著为此书。是亦不可以已乎?

△《姓觿》·十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陈士元撰。是编亦其《归云别集》之一种。捃摭姓氏诸书,依韵编辑,略载源流支派。凡平声一千七百一十四姓,上声六百八十九姓,去声六百一姓,入声六百二十一姓,外蕃九十九姓,不入韵中,共三千七百二十四姓。徵引寡陋,且多疏舛,又在凌迪知《万姓统谱》之下。

△《名物类考》·四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耿随朝撰。随朝号敬庵,滑县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山西按察司副使。是书诠释名物,分十五门。盖《尔雅》之支流。而往往阑入故实,已为自乱其例,又皆不著出典。如春曰苍天云云,是《尔雅》之文也。东曰变天云云,是《吕氏春秋》之文也。而突接以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云云,是儒、墨混为一说矣。天神曰昊天上帝云云,突接以风神曰封姨,是经典与小说联为一例矣。至於所引故实,动辄舛谬。如程邈作飞白,蔡邕作章草之类,已为颠倒;甚至谓古之善琵琶者昭君,是不亦《齐东之语》乎?

△《异物汇苑》·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明王世贞撰。世贞有《弇山堂别集》,已著录。是书分二十七门,大抵捃摭类书,冗碎无绪,且删改原文,多失本意。世贞著述,牴牾失实或有之,亦何至陋劣如此乎?其伪不待问矣。

△《汇苑详注》·三十六卷(内府藏本)

一名《类苑详注》。旧本题明王世贞撰,邹善长重订。善长不知何许人。其书成於万历乙亥,《明史·艺文志》亦著录。凡二十七部,首列引用书目,似乎浩博,其实就唐、宋诸类书采掇而成。观官职门中所列,皆用宋制,知为剽剟《事文类聚》、《合璧事类》而成矣。疑亦托名世贞者也。

△《古今类腴》·十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前有吴一鹏序,云是王麟洲所作。麟洲,王世懋别号也。所著《却金传》,已著录。是书分十门,一百二十一子目,皆采掇成语以备举业之用。殆坊刻陋本,必不出世懋之手。

△《彊识略》·四十卷(内府藏本)

明吴梦材编。梦材字国贤,崇阳人。其书分三十九类,类各一卷,惟杂志分上下二卷,皆剽剟类书,略为联贯成文,弇陋殊甚。卷端刻王世贞批二行云,《彊识略》,奇书也,梓之必传。第入梓时不可不更详慎。则世贞已婉讽之矣,何梦材不悟,犹引以为重耶?

△《考古辞宗》·二十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况叔祺编。叔祺字吉甫,高安人。嘉靖庚戌进士,官至贵州提学佥事。是书以浦南金所编《修辞指南》为蓝本,而增抄《文选·双字类要》於各类之下。一切分目体式,及每类之前半,皆仍浦氏之旧。因人成事,不足尚也。

△《杂俎》·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刘凤撰。凤有《续吴中先贤赞》,已著录。是书分八类,曰玄览、稽度、地员、兵谋、藻览、原化、问水、词令。凤为文,好刺取隐僻以为奇,故是编皆摘录古书字句以备剽剟,或注出典,或不注出典,亦漫无义例,不免为饾飣之学。

△《国宪家猷》·五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可大撰。可大字元简,南京锦衣卫人。嘉靖癸丑进士,官至台州府知府。是书凡分十四部,曰宪典,曰象纬,曰禨祥,曰舆图,曰事理,曰文史,曰医药,曰滑稽,曰方技,曰诡异,曰权术,曰雅适,曰遗事,曰大统。皆杂采故事,依类排纂。然端绪错杂,古今混糅。如事理部会稽一条,不入於舆地;子午之年五月戌酉一条,不入於禨祥之类,则分部亦未允也。又如谓人鬼设尸之外,天神地祗之不见於经者,诸儒不必强为之说。今考《周礼》大祝云,凡大礼祀则执明水火而号祝隋衅逆牲逆尸,注云,禋祀,祭天神也。又节服氏云,郊祀裘冕二人,执戈送逆已。《尚书·大传》,维十有三祀,帝乃称王,而入唐郊,犹以丹朱为尸。《国语》,晋祀夏郊,董伯为尸。《周礼》士师,若祭胜国之社稷,则为之尸。《春秋传》,周公祀太山,召公为尸。何谓天神、地祗用尸不见於经传耶。其考核之疏,往往类此,盖徒取浩博之故也。

△《文选锦字》·二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凌迪知撰。迪知有《左国腴词》,已著录。是书以《文选》字句辑为二十七门。自谓合清江刘氏《类林眉山》、苏氏《双字类要》而增损之。然二家之书已涉饾飣,叠床架屋,尤为无谓矣。

△《群书纂粹》·八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旧本题明徐时行编。案明申时行初寄养於徐氏,从其姓,此盖其未复姓时作也。所著有《书经讲义会编》,已著录。是编掇摘诸家议论之文,分类纂辑,以备策论之用。不足以言著述。殆其应举时所私抄,而传写者授之梓欤?

Top